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盧佔魁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盧佔魁,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出生於豐鎮廳隆盛莊天寶屯村貧苦農民家庭,青少年時給富户扛過長工。為了生計其父借了一些錢,讓他在隆盛莊擺了個雜貨攤,後遭土匪搶劫。
中文名
盧佔魁
出生日期
1887年
逝世日期
1923年
主要成就
民國初年綏遠地區最大的土匪頭子
出生地
豐鎮廳隆盛莊天寶屯村

盧佔魁綏遠巨匪

編輯
民國以來,綏遠地區各級官員的腐敗,軍閥混戰的禍害,自然災害的頻仍,吸毒賭博的危害,使各族人民苦不堪言。一些人便鋌而走險結夥為匪,成為社會一大毒瘤。據《綏遠通志稿》對民國20多年的統計,臭名昭著的匪首多達263人,其中的巨匪有盧佔魁、楊萬珍、楊猴小、陳得勝、趙半吊子等。在眾多的股匪中,臭名昭著的盧佔魁是民國初年綏遠地區最大的土匪頭子。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他參加了轟動塞外的豐鎮“小狀元(張佔魁)”起義。起義失敗後,盧佔魁跟隨部隊到興和、豐鎮一帶巡防。
民國三年,晉軍大同鎮守使陳希義為消除異己,藉口軍紀渙散,將盧佔魁所在的獨立營官兵全部處死,他因請假回家而倖免於難。
盧佔魁為給死難弟兄報仇,趁隆盛莊廟會之機,將陳希義的孫子和外甥殺死,跑到大青山後,拉起杆子落草為寇。
外蒙古獨立時,派蒙軍參謀、熱河蒙古人達賴公為“內蒙古宣撫使”,煽動內蒙古獨立。達賴公結識了盧佔魁,併為其提供了武器、彈藥等,盧佔魁的隊伍迅速擴大,匪徒人數聚集到千人之多,流竄於武川、陶林(今察哈爾右翼中旗)、固陽、達爾罕、茂明安等旗廳,襲擊士紳富豪,扼守交通要道,劫奪官府和工商户。
各地股匪、亡命之徒紛紛投奔盧佔魁,加之民國三年,綏遠特別行政區都統張紹曾下令解散了蒙古軍隊,因官兵們不悉農耕,迫於生計又有1000多人投奔了盧匪,盧匪的隊伍迅速增加到2000多人。為攏絡匪首,封了“十大弟兄”,即將軍老大盧佔魁、爛頭老二張德義、革命老三趙有祿、喜生老四、豁牙老五崔永勝、格爾濟老六武耀威、閻王老七巴音豹、龍圖老八圖森額、蒙古老九白彥公、回回老十金佔魁。這樣盧匪由漢、蒙、回各族組成了民族匪幫,最多時達2萬之眾。
為了武裝和養活這些過着花天酒地生活的匪徒,盧匪四處搶奪蒙旗保安隊的槍械和馬匹,對老財、商家進行綁票,動輒千元、多者上萬,土匪黑話稱“請財神”, 同時斷了商路,歸綏、包頭等地的商家無法經營。

盧佔魁官兵剿匪

編輯
民國四年十一月,綏遠特別行政區都統潘榘楹上任不久,接到武川、固陽、包頭等縣士紳、商家要求剿匪的請求信。民國政府海陸軍統率辦事處派師長馮佔元為剿匪司令。12月20日,馮佔元下令騎兵、炮兵向大青山進發。他乘坐紅圍轎子跟在部隊後面督戰。當隊伍來到武川銀號時,與大股盧匪遭遇,開始憑藉精良的武器打死土匪20多人。盧匪憑着有利地形,進行猛烈地阻擊。馮佔元這一仗沒有擊敗盧匪。
這次剿匪以後,盧匪變得更加囂張,分為兩股:一股從大青山黑牛溝南下騷擾察素齊、歸綏;一股從大青山五當溝出山,直逼包頭、薩拉齊。12月25日,盧匪糾集2000多人圍攻薩拉齊城,薩拉齊廳知事鄧書山愴惶棄城而逃。
盧佔魁乘坐馮司令的轎子入城後,打開監獄、拘留所,放出犯人和嫌犯,擴充匪徒的隊伍。盧匪還強迫工匠為其製作了旗幟、令箭、軍服、印信等匪徒用品,印信為“塞北都督招討使飛虎上將軍盧”。
盧匪佔據薩拉齊5日之久,使原來繁華的市井變成廢墟。全城商號被劫走的金銀、“袁大頭”現洋、首飾、衣物、馬匹等摺合現洋為33萬元,殺死商人5人、傷2人,居民損失財物2萬多元,恐怖氣氛籠罩全城。
綏遠特別行政區都統聞訊後,速派駐守包頭的剿匪副司令李鶴翔率部開赴薩拉齊進剿盧匪。由於士氣不高,炮轟西門一晝夜不克。李副司令宣佈以獎賞鼓勵士兵攻城,組建了敢死隊。12月30日,匪徒不支出東門,向東南方向逃竄。李部收復了薩拉齊鎮。同時受李副司令派遣,鄭金聲團長率官軍八十團攻克察素齊和畢克齊鎮,擊斃豁牙老五、擊傷匪首蘇雨生、俘獲匪徒數人。剩餘匪徒五六百人羣匪無首,從萬家溝逃向大青山。
民國五年一月,由盧佔魁親自率領,糾集了1200多匪徒竄犯托克托縣城和河口鎮。縣知事趙震勳聞訊攜家眷逃之夭夭。盧匪裹脅縣警察百十多人,搶劫全部槍支彈藥,對大商號大肆搶掠。匪徒盤踞3日後,渡過黃河,向伊克昭盟逃竄。5天后,盧匪以為李團撤回歸綏,又明火執仗地竄向托克托縣城。李團長早已佈防在二道河的官兵,在黎明時分與匪接火,在大炮的轟擊下,擊斃匪徒10多人、俘匪首3人,押往城內處以極刑。盧匪又過河南逃走,此後盧匪分成河南、河北兩大股,時有合分,伏莽潛滋,北掠南劫,四處騷擾,綏遠各族人民迭遭奇禍。

盧佔魁盧匪被撫

編輯
同年二月,盧匪渡河北上,與河北土匪會合,騷擾包、薩、武、固各縣,直接威脅都統署的安寧。由於馮司令剿匪不力,民國政府調多倫鎮守使蕭良臣任綏遠剿匪會辦,率領淮軍騎兵800多人,由卓資山日夜兼程西進,進抵武川,將盧匪圍困後,殲滅盧匪百餘人,生擒匪首劉長毛等21人。此役使盧匪嚴重受挫,被迫逃往後套、阿拉善旗一帶,也震懾了盤踞各縣的股匪,向四處潰散。
不久蕭會辦東調,流竄於各地的小股土匪又在擾亂商家居民,盧佔魁也捲土重來,繼續在武川、固陽一帶擾害。民國六年一月,蔣雁行都統對盧匪採取招撫的辦法,將盧匪萬人改編為一個騎兵旅,盧佔魁任旅長,駐紮在五原縣隆興長、大佘太一帶。
後來,匪徒惡性難改,人民紛紛請求都統署將“盧旅”調離,未果,又推舉大盛魁掌櫃段履莊、土默特旗總管榮祥等赴京上書為民請命。綏籍國民黨議員李景泉等提出彈劾都統案。此時蔣都統晉京辦事,駐綏旅長王丕煥乘機勾結盧匪殺死都統署長官張鳳朝,竊奪都統署權力。民國政府聞綏遠局勢嚴峻,即派蔡成勳率中央陸軍第一師全師、第二師一營、第三師一團來綏剿匪。

盧佔魁誘殺黑山

編輯
九月,民國政府撤掉蔣雁行,任命蔡成勳為都統,他選派騎兵、炮兵4個團的精兵,開赴五原圍剿盧匪。匪徒聞訊後逃經武川、陶林、興和、和林格爾、清水河等縣。官軍窮追不捨,奮力征討,最終將匪徒逼至陝西。
盧匪擾綏近6年,蹂躪10多縣、殺人2000多、搶劫財物上千萬元,給綏遠人民製造了無數的浩劫。惡性難改的盧匪在陝繼續為匪。
民國九年,又流竄四川、湖北、河北、雲南等省,各省採取各個擊破,匪首多為身首異處。盧佔魁成了光桿司令,逃回故里豐鎮,廣置土地房產,招募散匪遊勇,又聚集起300多人,投奔奉系軍閥張作霖。
民國十二年,盧佔魁等110多名匪徒,被鎮守使闞朝璽從奉天全都誘殺於遼寧黑山,屍首用煤油焚化,結束了盧佔魁惡貫滿盈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