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盂蘭盆節

編輯 鎖定
盂蘭盆節,節期在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的節日,也稱盂蘭盆會、中元節。需要注意,一定意義上,中元節歸屬道教,盂蘭盆節歸屬佛教,七月半祭祖節歸民間世俗。有些地方俗稱該節日為鬼節、施孤、齋孤、地官節等。
印度佛教儀式中佛教徒為了追薦祖先舉行“盂蘭盆會”,佛經中《盂蘭盆經》以修孝順勵佛弟子的旨意,合乎中國慎終追遠的俗信,於是益加普及。中國從梁代開始照此仿行,相沿成中元節。不過後來除設齋供僧外,還增加了拜懺放焰口等活動。 [1-2] 
中文名
盂蘭盆節
別    名
佛歡喜日、盂蘭盆會等
時    間
農曆7月14日或15日、13日
活    動
放焰口、河燈度孤等
節名由來
佛教
特    點
普渡

盂蘭盆節節日內容

編輯
在佛教,七月十五日稱為“盂蘭盆節”。“七月十五日”,也是“中元節”(一定意義上講,中元節歸屬道教,盂蘭盆節歸屬佛教,七月半祭祖節歸民間世俗),俗稱“七月半”(華南地區為七月十四,有些地方為七月十三)。依照佛家的説法,農曆七月十五日這天,佛教徒舉行“盂蘭盆法會”供奉佛祖和僧人,濟度六道苦難,以及報謝父母長養慈愛之恩。在中國,月十五日除了傳説西漢時創立的正月十五日元宵節之外,並不是一個重要日子。每個月十五日都重要,是佛教傳入中國後才有的現象。 [7] 
無論貧富都要備下酒菜、紙錢祭奠亡人,以示對先人的懷念。中元節一般是七天,又有新亡人和老亡人之分。三年內死的稱新亡人,死亡超過三年的稱老亡人。迷信説新老亡人這段時間要回家看看,還説新老亡人回來的時間並不相同,新亡人先回,老亡人後回。這天,事先在街口村前搭起法師座和施孤台。到了晚上,家家户户還要在自己家門口焚香,把香插在地上,越多越好,象徵着五穀豐登,這叫作“布田”。有些地方有放水燈的活動。所謂水燈,就是一塊小木板上扎一盞燈,大多數都用彩紙做成荷花狀,叫做“水旱燈”。按傳統的説法,水燈是為了給那些冤死鬼引路的。燈滅了,水燈也就完成了把冤魂引過奈何橋的任務。那天店鋪也都關門,把街道讓給鬼。街道的正中,每過百步就擺一張香案,香案上供着新鮮瓜果和一種“鬼包子”。
上元節是人間的元宵節,人們張燈結綵慶元宵。中元由上元而來。人們認為,中元節是鬼節,也應該張燈,為鬼慶祝節日。不過,人鬼有別,所以,中元張燈和上元張燈不一樣。人為陽,鬼為陰;陸為陽,水為陰。水下神秘昏黑,使人想到傳説中的幽冥地獄,鬼魂就在那裏沉淪。所以,上元張燈是在陸地,中元張燈是在水裏。
民間普遍流傳目連解救母厄的故事:
“有目連僧者,法力宏大。其母墮落餓鬼道中,食物入口,即化為烈焰,飢苦太甚。目連無法解救母厄,於是求教於佛,為説盂蘭盆經,教於七月十五日作盂蘭盆以救其母。”盂蘭實際是佛教的節日,“盂蘭”為梵文,意為救倒懸、解痛苦。  據“佛説盂蘭盆”經記載,當時佛陀的弟子目揵連尊者,以神通力發現其去世的母親在餓鬼道受苦,目揵連孝順深切,以神通力把食物送到其母口中,誰知食物在咽喉中變為火炭,不能食用,痛苦萬分。目揵連焦急憂慮,於是去問佛陀應如何救渡。 [3] 
佛陀告訴目揵連尊者説:“你母親罪根深重,曾有五百世的慳貪,縱使你神通第一也無法解救她的苦難,必須靠十方眾僧大德威神之力才能得到解脱!”到七月十五日那天,是解夏日,又是“佛歡喜日”,亦是眾僧自恣日。所謂自恣就是自己檢點,如發覺自己有過失,應對人露懺悔:如任何人犯過,亦應對僧眾懺悔。當日一切聖聖眾,均精持律儀,身,口,意三業清淨,這時候設齋供僧,功德最為殊勝。故此佛陀咐矚目揵連尊者,在七月十五日那天,準備飯食百味五果、汲灌盆器、燒香燃燈,將世上最珍貴的食物都放在盂蘭盆內,供養十方大德眾僧。當眾僧唸咒加持,祈福消災,使在世人增長福慧,先亡超度。後來目揵連尊者得到佛陀教化在七月十五日設盆供養及齋僧,合各大德威神之力,使母親得以脱離餓鬼之苦。 [3] 
根據經中佛所示,如果能在功德、勝會中供佛僧大布施,可令現世父母、六親眷屬,能脱離三塗,衣食豐足。乃至七世父母都能脱離餓鬼之苦,生於人天中,福樂無極。如父母在,更能福樂百年、長壽無病、無一切苦惱之患,所以身為佛子,為修孝道,應常念及過去仍未解脱之先祖父母,於盂蘭超幽法會中供養上師大德,燃燈供佛作大功德,以報父母之恩乃利樂解脱十方孤魂餓鬼眾生。 [3] 

盂蘭盆節節日文化

編輯

盂蘭盆節佛教盂蘭盆節

日本盂蘭盆節 日本盂蘭盆節
七月十五也是佛教盂蘭盆節。盂蘭盆,梵文Ullam-bana的音譯。“盂蘭”,倒懸的意思,倒懸形容苦厄之狀,盆是指盛供品的器皿。佛教認為供此具可解救已逝去父母、亡親的倒懸之苦。盂蘭盆即“解倒懸”之意。佛典《佛説盂蘭盆經》中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
釋迦牟尼的十大弟子之一目連(亦稱目鍵連),得到六通(六種智慧)後,想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即用道眼視察,看到已逝去的母親在餓鬼道中受苦,瘦得皮包骨頭不成人形。目連十分傷心,於是用缽盛飯,想送給母親吃,但是飯剛送到他母親手中,尚未入口即化為灰燼。目連無奈,哭着請求佛祖幫助救救他的母親。佛祖説:“你母親罪孽深重,你一人是救不了的,要靠十方僧眾的道力才行,你要在七月十五日眾僧結夏安居修行圓滿的日子裏,敬設盛大的盂蘭盆供,以百味飲食供養十方眾僧,依靠他們的感神道力,才能救出你的母親。”目連照佛祖的指點去做,他的母親真的脱離了餓鬼道。佛祖還説:“今後凡佛弟子行慈孝時,都可於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日,即佛喜歡日(於佛制每年一夏九十日間,僧眾聚集一處安居,堅持戒律、皎潔其行,於最後一日,僧行自恣法,即請僧眾舉出各自所犯之過失,於大眾中發露懺悔而得清淨,自生喜悦,稱為自恣。又十方諸佛歡喜其安居圓滿之精進修行,故亦稱佛歡喜日、歡喜日),備辦百味飲食,廣設盂蘭盆供,供養眾僧,這樣做既可為在生父母添福添壽,又可為已逝的父母離開苦海,得到快樂,以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從此,在漢語系佛教地區,根據《佛説盂蘭盆經》而於每年七月十五日便舉行超度歷代宗親佛教儀式,稱為盂蘭盆法會、盂蘭盆齋、盂蘭盆供等。盂蘭盆法會有複雜的儀規,儀潤《百丈清規證義記》卷八中詳載《蘭盆儀軌摘要》,雲全卷見《蘭盆會纂》中。其中有淨壇繞經、上蘭盆供、眾僧受食諸儀節。
佛教的盂蘭盆會出自《佛説盂蘭盆經》。這部經典講的是目連救母的故事。佛陀十大弟子之一目連的母親墮入餓鬼道,號稱佛弟子中神通第一的目連找到了亡母,給她送去飯食,但食未入口,即化成火焰。目連向佛求救,佛説:“汝母罪根深結,非汝一人力所奈何……當須十方眾僧威神之力,乃得解脱。”佛又告訴目連説:“十方眾僧於七月十五日僧自恣時,當為七世父母及現在父母厄難中者,具飯百味五果、汲灌盆器、香油錠燭、牀敷卧具、盡世甘美,以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眾僧……其有供養此等自恣僧者,現在父母、七世父母、六種親屬,得出三塗之苦,應時解脱,衣食自然。漢傳佛教正是根據目連救母的傳説故事,創造了七月十五日的盂蘭盆會。 [7]  傳説,有個叫做目連的人做夢,他夢見自己去世的母親淪落在餓鬼行列中,於是,他送飯給母親,卻屢屢不行。目連將此事告訴佛,佛勸他供養僧眾多行善事,以解脱母親在陰間的罪孽,目連在七月十五這天作盂蘭盆(梵意為“解救倒懸”),於是,僧眾們“皆先為施主家咒愿,願七世父母行禪定意,然後受食”,目連尊者的母親脱離了苦海。由此可見,佛教的七月十五的盂蘭盆節,有兩層涵義,一是教育人們要供養宗教僧眾,二是教育人們多做善事超脱先人罪孽,並提倡孝道。在《易經》中,“七”是一個變化的數字,是復生之數。《易經》:“反覆其道,七日來複,天行也。”七是陽數、天數,天地之間的陽氣絕滅之後,經過七天可以復生,這是天地運行之道,陰陽消長循環之理。“七”也帶着神秘的色彩,如天上有“七星、人的感情有“七情”、色彩有“七色”、音樂有“七音”、詩歌有“七律”、人體有“七竅”等等。“七”也是人的生命週期,七歲始受教育,十四歲進入青春期,二十一歲身體完全成熟……。七數在民間表現在時間上階段性,在計算時間時往往以“七七”為終局、復生之局。“七月是個吉祥月、孝親月,而十四日(二七)是“七”數的週期數。 [1-2]  [4] 
百科x混知:圖解盂蘭盆節 百科x混知:圖解盂蘭盆節

盂蘭盆節道教中元節

道教中元節一方面的確仿效佛教盂蘭盆會,另一方面與道教本身的信仰或教制也不無關係。道教中元節其實是糅合佛、道二教因素而創造的宗教節日。 [7]  張陵正一盟威之道的直接淵源就是巴蜀氐羌民族的原始巫教——鬼道。三官崇拜本為氐羌民族的固有信仰,《洞神八帝妙精經》説人皇(蜀族之祖)主領天、地、水三官。陶弘景《真靈位業圖》所載三官皆為氐羌族人。這種對三官的崇拜,起源於氐羌族人對天地山川的自然崇拜。後來道教又把這種信仰吸收,成為早期道教的中心信仰。 [8]  道教認為產生天地萬物的三個基本元素是天、地、水,即“三元”,三者稱“官”,即時空流動過程中的節段。天官紫微大帝賜福,誕於正月十五,稱上元節。地官清虛大帝赦罪,誕於七月十五,稱中元節。水官洞陰大帝解厄,誕於十月十五,稱下元節。我們熟悉的元宵節即上元節,或稱上元燈節。三元節時,三官下界巡遊,履行職務。它們法力無邊,中元地官清虛大帝於七月十五中元時普渡孤魂野鬼,有罪的人也可向其祈求赦罪。《修行記》雲,“中元日 ,地官降下,定人間善惡,道士於是夜誦經,餓節囚徒亦得解脱。”
中元節時,道教宮觀舉行“中元齋醮”。佛教儀式對道教儀式影響巨大。歷史上道教有兩次被佛教儀式深刻地影響。第一次是東晉末劉宋初古靈寶經開始大量借鑑佛教儀式,奠定了後世道教儀式的基本模式。第二次是從宋朝開始,道教儀式大量借鑑佛教尤其是佛教密宗的儀式(比如手印、真言秘咒/陀羅尼、變神、破獄、施食、幢幡、召請各類孤魂、亡人聽法受戒,等等)和禪宗的清規(對道教中的全真道影響甚大),很多具體做法一直維持到今天。 [7] 

盂蘭盆節融合

一般認為,中元節也即為“盂蘭盆節”;其實這種認識存在很大的誤解。正確來講,七月十四祭祖節、中元節與盂蘭盆節,是分屬於民間俗信、道教與佛教的説法,三者呈並列關係,而非一個節日的三個不同名稱。自道教興起後,“三元説”的“中元”二字,在唐中後期正式被固定為節名,並將節期設在七月十五日。這個節日是三俗合一的節日。“中元節”形成之前,七月十五早已被佛教徵用。佛教中的七月,原為一個佛的歡喜月,而非“鬼節”。但為何七月的盂蘭盆節成為“鬼節”呢?盂蘭盆,是梵文Ulambana的音譯,原意為“救倒懸”,即解救在地獄受苦的鬼魂。佛經《盂蘭盆經》在西晉時期翻譯傳入中國,經中有“目連救母”的故事,與當時仍然存有的孝道觀念暗合,後被推崇“三教同源説”的南朝的梁武帝蕭衍提倡,將其定為一個民俗節日,當時其主要功能是供奉佛祖。只是到了宋代才發生了變化,發展為薦亡度鬼。不知是巧合,還是道教附會佛教的盂蘭盆節,中元節與盂蘭盆節都設定在七月十五這一天。以至於後世以為,這兩個是一個節日的兩個名稱。同時也由於其意義和習俗早已難以分清,兩個節日的習俗開始混用。 [1]  [4-5] 
百科x混知:圖解中元節 百科x混知:圖解中元節

盂蘭盆節節日儀式

編輯
日本盂蘭盆節 日本盂蘭盆節
盂蘭盆會是漢語系佛教地區根據《佛説盂蘭盆經》而舉行的超度歷代宗親的法會。所謂盂蘭盆,據唐·宗密的《佛説盂蘭盆經疏》所説∶“盂蘭是西域之語,此雲倒懸;盆乃東夏之音,仍為救器。若隨方俗,應曰救倒懸盆”。法會的形成淵源於這部八百餘字的佛經,經中説∶目連以天眼通見其亡母生餓鬼道,受苦而不得救拔,因而馳往白佛。佛為説救濟之法,就是於七月十五日眾僧自恣時,為七世父母及父母在厄難中者,集百味飯食安盂蘭盆中,供養十方自恣僧。七世父母得離餓鬼之苦,生人、天中,享受福樂。這就是盂蘭盆會的緣起。
盂蘭盆會一般都是在農曆七月十五日中元節這天舉行。其主要儀式由淨壇繞經、上蘭盆供、眾僧受食三部分組成。在正式儀式開始前,須先建立佛壇(特稱“中元壇”)、普施壇、孤魂壇等三壇。其中,佛壇上設有佛像及導師使用的如意尺(戒尺)等,普施壇上放置多種供品,孤魂壇上設有若干靈位牌。
根據清儀潤所著的《百丈叢林清規證義記》卷八《蘭盆儀軌摘要》記載,整個盂蘭盆會的儀式是這樣的:
首先是淨壇繞經,即繞誦《盂蘭盆經》。先由住持主持繞壇、誦經、灑淨儀式,大眾隨行繞行,口誦《盂蘭盆經》三遍;然後,大眾依照早晚課誦時的位置跪下,隨住持念祝詞,祝願一切冤親同得超度;祝詞完畢,大眾起立,聽維那唸誦佛名,隨磬聲行跪拜禮。跪拜完畢後解散。
第二項內容是上蘭盆供。僧眾重新入壇,禮佛三拜後,住持拈香,維那舉“獻供贊”,大眾同唱。然後,再次反覆讀誦經文,並説明盆供的目的,表明自己的心跡,並不時伴行禮佛跪拜禮。最後唸誦一段迴向詞,上蘭盆供儀式結束。
最後一項儀式是眾僧受食。上供完畢,悦眾將檀越(信徒)所佈施之物集中在一起,不論是來客還是本寺僧人,一律平等分配。接受分配物後,集體念誦一段祝禱詞,然後各自捧缽回寮。整個盂蘭盆會儀式結束。
這套盂蘭盆會儀式較為複雜,因而真正照此實行者不多。倒是民間的以薦亡度鬼為主要目的的一套盆供儀式更為流行。民間的這套儀式是:
預先設立三壇,到了七月十五日那天清晨,由六位僧人組成的行法小組,在一片嗩吶合奏聲中,粉墨登場,走在隊伍前列的手持鈴鐸的是“導師”,緊隨其後的是手執大鼓、木魚、鐺子、鉿子、小手鼓的五位僧人。他們的程序是先淨壇後開壇。首先,要“演淨”,即面向佛壇唸誦《大悲咒》、《十小咒》、《心經》等,再念用好紙寫好的文疏,祈求佛菩薩慈悲下界指導;其次,行“引魂”儀式,讀誦用黃紙寫好的疏文,招引鬼魂入壇,讀誦疏文後,唸誦《心經》、《往生咒》、“三真言”;最後,由主辦盂蘭盆會的功德主在法會的“榜文”上用硃筆一點,預示着開壇完畢。
開壇後的儀程是拜懺,大多依照《慈悲水懺》的儀禮進行。拜懺活動分為三個階段,時間較長,其間還得穿插進行上供與齋僧活動。
普施儀式在晚上舉行,主要是施放焰口。焰口結束後,要放河燈、燒法船、燒靈房,在一片火光閃爍中,法會圓滿結束。河燈照亮了水中鬼魂暗淡的心靈,法船將他們統統渡往了充滿歡樂的彼岸世界;靈房則提供了亡靈世界所必須的廣廈和別墅。盂蘭盆會的所有目的,在這一刻得到了完整的體現。

盂蘭盆節節日相關

編輯
湖湘川陝一帶以七月十四(許多地區以七月十五)為“中元節”,又稱“月半節”,主要是祭祀祖先,所以又叫鬼節。供品中西瓜必不可少,因而又稱瓜節。
佛教舉行超渡法會,稱為“屋蘭瑪納”(印度話ULLAMBANA)也就是孟蘭會。孟蘭盆的意義是倒懸,人生的痛苦有如倒掛在樹頭上的蝙蝠,懸掛著、苦不堪言。為了使眾生免於倒懸之苦,便需要誦經,布絕食物給孤魂野鬼。此舉正好和中國的鬼月祭拜不謀而合,因而中元節和孟蘭會便同時流傳下來。有關中元節的傳説很多,最主要的傳説是,閻羅王於每年農曆七月初一,打開鬼門關,放出一批無人奉祀的孤魂野鬼到陽間來享受人們的供祭。七月半時(也有説是最後一天),重關鬼門之前,這批孤魂野鬼又得返回陰間。所以七月又稱鬼月。還有一個重要的傳説是目蓮救母的故事,源自佛教傳説:目連(目連為佛教人物,釋迦十大弟子之一)的母親墜入餓鬼道中,過著吃不飽的生活。目犍蓮於是用他的神力化成食物,送給他的母親,但其母不改貪念,見到食物到來,深怕其他惡鬼搶食,貪念一起食物到她口中立即化成火炭,無法下嚥。目連雖有神通,身為人子,卻救不了其母,十分痛苦,請教佛陀如何是好。佛於是講述了《盂蘭盆經》,囑咐他七月十五作盂蘭盆供養僧眾以祭其母。近代獻瓜果、陳禾麻以祭先祖,固然有嘗新的含義,也是盆祭的遺風。
從有關中元節的傳説中,可深切體認到中元節的祭祀具有雙重的意義,一是闡揚懷念祖先的孝道,一是發揚推已及人,樂善好施的義舉。這全是從慈悲的角度出發,是很有人情味的,所以“中元節”在當前崇尚“和諧社會”的今天,越來越得到人們的重視。
節物風俗
日本盂蘭盆節 日本盂蘭盆節
在中國最初舉行盂蘭盆會的是梁武帝大同四年。他在同泰寺舉辦“盂蘭盆齋”,此後此儀遂在民間普遍流傳。唐代,每年皇家以音樂、儀仗送盆到各官寺,獻供種種雜物,民間施主也到各寺獻供。唐太宗大曆元年,在宮中內道場祈建孟蘭盆會,設高祖以下七聖位。樹建巨幡,書帝名號。自太廟迎入內道場,梵樂悠揚,旌幢蔽日。百官於光頂門外迎拜導從。此後歷年如此。據《大宋僧史略》説,唐時盂蘭盆極為奢麗,往往飾之金翠。日本園仁《入唐求法巡禮行紀》卷四説,當時長安諸寺七月十五日作花蠟、花瓶、假花果樹等,備競奇妙,常例皆於殿前,廣陳供養,傾城巡寺隨喜,甚為壯觀。
到了宋代,便不是以盆供僧,為先亡得度,而是以盆施鬼了。印賣《尊勝咒》、《目連經》,又以竹竿鋟斫成三腳、高三五尺,上織燈窩之狀,謂之盂蘭盆,掛搭衣服、冥錢其上,焚之。拘肆樂人自過七夕便演《目連救母》的雜劇,直至十五日止,觀者倍增(《東京夢華錄》)。寺僧又於是日募施主錢米,為之薦亡。
七月十五日這天,民間家家祭祀祖先。在諸多祭品中,瓜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七月十五又稱瓜節。在民間的中元節俗中,放燈是最盛大的活動。河燈也叫“荷花燈”,河燈一般是以紙糊成荷花型,在底座上放燈盞或蠟燭,中元夜放在江河湖海之中,任其漂泛。放河燈的目的,是普渡水中的落水鬼和其他孤魂野鬼,為其引路。有意思的是,上元節也用燈,但於陸地,中元節則在水中。
日本的流傳
廟會在中國還在舉辦,但民間的盂蘭盆活動已蕩然無存,中國人已經不知盂蘭盆為何物。如果談及盂蘭盆節,國人的第一反應是日本的節日。實際上這是很大的誤解。盂蘭盆節是華夏的節日,日本盂蘭盆節只不過是孑遺而已。 盂蘭盆節在飛鳥時代傳入日本,已成為日本僅次於元旦的盛大節日。盂蘭盆節在日本又稱"魂祭"、"燈籠節"、"佛教萬靈會"等,原是追祭祖先、祈禱冥福的日子,現已是家庭團圓、合村歡樂的節日。每到盂蘭盆節時,日本各企業均放假7-15天,人們趕回故鄉團聚。節日期間家家都設魂龕、點燃迎魂火和送魂火,祭奠祖先。一般在陽曆的8月13日前後迎接祖先的靈魂,和活人一起生活4天,16日以送魂火的方式把祖先的靈魂送回陰間。京都的“大文字燒”就是這個活動的頂峯。另一種歡送的形式是盂蘭盆舞,夏夜,在太鼓聲中,男女老少穿着浴衣起舞,已成為日本著名的觀光活動。

盂蘭盆節祭祖

編輯
祭祖民間信仰相信,祖先也會在此時返家探望子孫,故需祭祖,但祭祀活動一般在舊曆七月底之前進行,並不侷限於特定的一天。某些地區通過一定儀式,夜晚接祖先靈魂回家,每日晨、午、昏,供三次茶飯,直到七月卅日送回為止。送回時,燒紙錢衣物,稱燒“包衣”,或佛門或道教的超度法事。在江西、湖南的一些地區,中元節是比清明節或重陽節更重要的祭祖日。

盂蘭盆節各地習俗

編輯
貴州省
畢節地區、黔南州、黔西南州 等地,“燒包”時,以包砌塔,用香燭繞包塔一圈,留一缺口排成陣型,寓意亡者領取紙錢之路,紙錢包均為寸厚,每兩包之間夾上畫有駿馬的紙片一張,稱之為“駝錢馬”。燒包前,於圈外置金屬質盆一個,內盛半盆清水。盆上擱有貴州用來夾取煤炭的“夾鉗”一個(也稱“火鉗”,類似北方的“火筷子”)以及菜刀一把。寓意為防止無主的孤魂野鬼靠近。
河北省
泊頭市、南皮縣七月十五攜帶水果、肉脯、酒、楮錢等前往祖先墓地祭掃。並持麻谷至田梗,稱為「薦新」。廣平縣中元節以時鮮食物祭拜祖先,並準備果蔬、蒸羊送給外孫,稱為「送羊」。清河縣七月十五上墳祭掃,以蒸麪羊贈送女兒。
山西省
永和縣讀書人於此日祭魁星。長子縣的牧羊人家於中元節屠羊賽神,俗傳如此可使羊只增加生產。又贈肉給諸親戚,家貧無羊者則蒸麪作羊形來代替。陽城縣農家以麥屑作成貓、虎及五穀之形,于田間祭祀,稱為「行田」。馬邑縣民中元節以麥面作兒童的形狀,名為「麪人」,互贈親戚家的小孩。忻縣農民於中元節在田梗上掛五色紙。
河南省
商丘縣中元祀地官時,懸掛紙旗於門口,傳説可以防蟲。孟津縣中元節放風箏.郲縣七月十五日在門前畫一灰圈,在圈內焚燒紙公以祭拜祖先。
山東省
長島漁民以木板秫稽製成小船,上貼一紙條「供××使用」,或供溺海者的牌位,再裝上食物、衣帽、鞋襪等用具,然後點燃蠟燭,由已婚的男子將小船放入海中。沾化縣各各家採麻柯及新鮮草葉搭棚子,稱為「麻屋」,請祖先牌位於其中祭祀。獨陵縣稱中元節為掐嘴節,家家吃粗茶淡飯。
陝西省
臨潼縣七月十五日燒紙祭麻姑城固縣中元節農家會飲,稱為「掛鋤」。延緩農家,中元節早晨至田間,擇取最高、最茂密的稻穗,掛上五色紙旗,名為「田旛」。
江蘇省
吳縣居民中元節以錫箔折錠,沿路焚化,謂之「結鬼緣」。儀徵縣各地尚流行一種紙鬼,內藏碗燈,有賭鬼、酒鬼、大老官等等。宜興縣中元節河中放四艘船,一艘放焰口,一艘載佛婆唸佛,一艘燒錫箔紙錠,一艘放河燈。東縣鄉民於此日吃扁食,是一種以麪粉和糖作成畚箕形的食品。上海放河燈時,在船尾點綴紅紅綠綠的紙燈,稱為「度孤」。
四川省
四川省俗以中元祭祖燒袱紙。即將紙錢一疊、封成小封,上面寫着收受人的稱呼和姓名,收受的封數,化帛者的姓名及時間。俗傳七月十五鬼門關閉,各家都要「施孤送孩」。成都一帶人們用紙紮「花盤」,上放紙錢及供果,端在手上,在屋內邊走邊念:「至親好友,左鄰右舍,原先住户,還捨不得回去的亡魂,一切孤魂野鬼,都請上花盤,送你們回去羅!」説完後端到屋外焚化。
浙江省
嘉善縣以中元節下雨為水稻豐收之兆。桐廬縣民中元節晚上鳴鑼撒飯於野,稱之「施食」。浙東的盂蘭盆會,請廿四位老太太「走八結」,一邊唸經。天台中元節吃「餃餅」,筒類似春捲。又有放路燈的習俗,以六個壯丁為一組:一人敲鑼、一人打梆、一人提燈籠、一人沿途撒鹽米、一人沿途擺設香燭(插在一片蕃薯或芋頭上),一人沿途擺設一塊豆腐及一飯糰(置於一片大樹樹上),大約每隔百來步設一處祭品。
浙西南(處州一帶)稱此節為“七月半”又稱“鬼節”。晚上一般不讓小孩子在外面,因為小孩的心是純潔的,眼睛是明亮的,能看見大人看不見的東西
江西省
吉安人中元節焚紙,錠然而禁止孕婦摺紙錠。據説孕婦折的紙錠,焚化後鬼拿不動,送到陰間也無益處。放焰口時,法師向台下擲包子、水果。傳説婦女搶取包子一個,次年就可得子。小孩搶得包子,一生可不受驚嚇。安遠縣祭祖,先於七月十二日起焚香泡茶,早晚上供。至十五夜燒楮衣冠,紙錢祭送。
福建省
永福縣中元節,已嫁之女子須回家祭祖。福州方言稱中元為「燒紙衣節」。已嫁之女準備父母之衣冠袍笏置於箱中,以紗籠之,名為「紗箱」,送父母家。閩中中元有普度之俗,無論城鄉必定舉行,其經費則由人沿門募集。即使極貧窮之家,也會想盡辦法籌款來應付。有諺語道:「普度不出錢,瘟病在眼前。普度不出力,矮爺要來接」。舉行普度時,也有子弟樂團之演出。閩南地區也是過整個月的鬼節。閩北地區浦城縣七月半會請親人吃飯,做點小吃點心之類的,最普遍的就是大街小巷都賣“火把”(浦城方言有點類似把麪條打結放在油裏榨出)。
廣東省
廣州、香港、澳門、佛山、東莞等廣府地區的中元節在農曆七月十四,以祭祖、上墳與施孤為主。中元節祭祖有兩個方面:一方面在家內、祠堂為祖先燒香、上供、叩拜;另一方面是上墳、祭掃先人。除了祭拜祖先外,還要施祭野鬼、孤魂。《中華全國風俗志》:“七月十五日,俗謂鬼節,僧道沿街搭台唸經,謂之盂蘭會,謂廣施佛力,以追薦鬼魂,而為餓鬼施食。”。
中元節,廣州人稱“七月半”。舊時居民們於節日前上冥店買來金銀紙衣(即各種色紙,俗以為可制冥衣)、溪銀(冥幣)、元寶等冥具,盛於紙袋中,加封,俗稱“包袱”,上面寫上先人的姓名、官階,每人數包不等,擇日於午後配上牲醴、果品拜祭祖先,拜畢焚化冥具(包袱),俗稱“燒衣”。入夜以後,又以各種冥具及水飯、酒菜、香紙等祭於門前,施以無主之鬼魂。祭畢燃冥具,將祭品(酒飯)留在門外不收回,俗稱“燒幽”。最後還要向街中施撒銅錢。此原意為借金屬的聲音驅鬼,但把銅錢撒到街上去以後,多被兒童們搶走。
廣州現在尚有些居民仍行此俗。 [6] 
廣西
桂林地區的人多以七月十四為祭祖節日,整個節日應該是以七月七開始到七月十四晚上,其過程就是迎接祖先和送祖先,追祭祖先的過程;有的地方從七月七開始迎接祖先,有的是七月十三迎接祖先,但是七月七也是都要“恭飯”(就是祭祀);七月十四晚送別祖先,晚飯前祭祀後 到晚上十點左右進行送祖先儀式,同時將寫有祖先名諱(關於寫多少代祖先各個家庭不一)的“錢包”及 擔夫、引路大王的“錢包”紙錢等物於路口燒去灑米水飯等儀式送別祖先;其過程繁雜嚴肅是當地儀式最為複雜的節日,是當地人相當重視的節日,其重視程度是除春節(當地觀念中元宵節也屬於春節,包括“小年”)外,是和中秋、清明、端午一樣重要的節日。
陽山人以七月十四日為目連節,多殺鴨祭祖,當日路無行人,名為「躲鬼」。在廣西,中元節也稱“鴨子節”,人們認為亡靈可以站在鴨子上,通過鴨子的運載在陽間和陰間自由穿梭。另外也有的“燒包”習俗,一般是先祭祖,然後是給孤魂野鬼燒衣物。祭祖的酒菜是必須要放在扁平笸箕內,意為野鬼不得搶奪。
雲南省
騰越人祭祖後焚包,又用黃瓜一隻,刻成船形,叫「黃瓜船」,與包一起焚化。
湖南省
邵陽人於農歷七月十二前後“接老客”,於農歷七月十五晚焚化紙包、燒香拜祖,曰“送老客”。紙包內包有寸厚紙錢,紙包正面書祖上名諱,包好後須在背面書‘封’字。十五當晚,焚燒封包越多,火勢越大,表示家族越發興旺。
湖北省
麻城人每逢農曆七月十五前後,必宰牲畜,接本姓之姑姑團聚過節,焚燒紙錢祭拜逝去先人。祭祀當天,先獻上葷食與白酒,並“饅頭”飯,竹筷平攤於飯菜之間,燈火齊明,還要訴接祭之言。各家男丁親自在紙錢上打印製作紙錢,燒紙畢,跪拜先人。之後閤家聚筵。節日可以選擇七月十三到十六日間的任一天進行。
新加坡
華人的傳統節日中元節在新加坡特別熱鬧,持續長達一個月之久,超越所有其他華人傳統節日。不説別的,單單在陰曆七月期間的歌台遍地開花,通常一個晚上十幾場,每場觀眾至少一兩千名。另外每晚還有多場中元宴會,一個月下來,參與中元節活動的民眾少説也有六七十萬人次,包括辦歌台、宴會、購買福物與祭品等等的開銷,整個中元節的總花費估計是上億元。
中元節已演變為“多元節”
中元節是新加坡一道奇特的風景線,是具有新加坡特色的民俗活動,據説,這也是新加坡的另一個世界第一。不是説其他華人聚居地區就沒有中元節活動,但是搞得如此熱火朝天,遍地開花,似乎只有新加坡。
一直有人質疑中元節活動的正面意義,新加坡不是早已進入高科技時代了嗎?人們怎麼還那麼熱衷於祭鬼活動?新加坡人是怎麼讓電腦與“好兄弟”(民間因避諱,把鬼稱為“好兄弟”)“和平共處”的呢?
儘管中元現象幾十年來一直受到批評,但是至今依然興盛不衰,可見其生命力之頑強。德國19世紀哲學家黑格爾有個著名的命題:存在必有其合理性。中元現象能在新加坡延續百餘年,必有它的道理,不是簡單一句“封建迷信”就能説得清的。聯合早報在2001年8月12日有則帶分析性的報道,指出中元節在新加坡實際上已演變成“多元節”。
中元節的正面作用
中元節新加坡有着正反兩面的作用,此節日的現象也應正反兩面看,才能全面而且客觀地看待和理解。
負面作用無非為宣揚迷信,造成一定程度的環境污染。
正面作用則可分為四點:
一、重温“甘榜精神”。由於城市化的推進,過去的甘榜(鄉村)都成了城鎮,當年的厝邊(鄰居)各奔東西,中元宴給所有人提供了一個聚會敍舊的機會。同個組屋區的居民,也借這次機會聯絡感情。
二、增進同業友情。中元集會讓同一商業中心、巴剎做生意的人之間加強了聯繫,彼此增進了感情。
三、為慈善事業籌款。各慈善團體、社區組織會利用機會難得的中元宴會籌募義款。
四、給民間俗文化一個展現的舞台。

盂蘭盆節節日其他

編輯
盂蘭盆節是在日本僅次於元旦的盛大活動,原來是佛教的法式。盂蘭盆是“Ullabana”的音譯略詞,本意是“倒懸之苦”,為了拯救這個苦難而進行的法式。據“盂蘭盆經”的解釋,説是目連尊者為了拯救陷入餓鬼道的母親,按照佛教的教義,在7月15日(陰曆),供奉各種食品為供品,以這個法式救出了母親。
這個活動在很古以前在印度和中國盛行,在日本則從飛鳥時代開始進行。後來傳播得很廣泛。家家都設魂龕、點燃迎魂火和送魂火,成為祭奠祖先的日本特有的活動。京都的“大文字燒”就是這個活動的頂峯吧。
在日本,離開自己的故鄉到外地工作的人很多,所以利用這個時段回老家團聚。可以説這是祖先和活着的人一起聚會,也不算過分吧。從中國的風俗來看,好像是把清明和春節一起過一樣。因為城市裏的人都回到鄉下去,被稱作“民族大移動”,這時大城市東京等地有一段時間顯得很冷清呢。
盂蘭盆節少不了的是盂蘭盆舞。這本來是表達了離開地獄的人們的喜悦,已經變成了具有各地特徵的民間舞蹈了。在夏天的夜晚,合着大鼓的鼓聲,全村的人圍成大圓圈跳舞,是這個時期在日本各地都能夠見得到的風景畫。
過了盂蘭盆節,漸漸進入秋天,該是颱風襲來的季節了。
盂蘭盆節原本是佛教徒為了追薦祖先舉行的一種佛教儀式,由於合乎中國追先悼遠的習俗,所以在民間廣泛流傳。傳説釋尊有個叫目連尊者的弟子,神通廣大,能看到死者的靈魂。當他看到死去的母親墮落於“餓鬼道”中,受飢餓與倒懸之苦時,為了解救母親,目連求教於佛,佛教於七月十五日作盂蘭盆以救其母。後人為了死去的親人免遭落地獄和飢餓之苦,同日照此仿行,設齋供祭品,請法師僧人誦經唸佛等等。
據説盂蘭盆的習俗是在1400-1500年前傳入日本的,在日本叫“盂蘭盆會”。我周圍的人們常常問我:“中國是不是也有盂蘭盆會?”。在他們看來日本許多文化淵源於中國,那麼中國也可能有同樣的節日。
盂蘭盆節已經成為日本特有的祭奠祖先、祈禱冥福的節日,有其獨自的特點。一般在陽曆的8月13日傍晚,在佛坦或靈棚前掛上盆提燈(盂蘭盆節時超市裏賣的一種白或乳白色的紙燈籠),在大門口點燃叫作“迎魂火”的麻稈兒,迎接祖先靈魂的迴歸,與活人一起生活4天,16日將先祖的靈魂託付與“水燈”(多為白色的蠟燭紙燈),放置於附近的河面上,送祖先的靈魂回陰間。而在京都這天的傍晚,在半山坡上點燃“大“字樣的篝火,為祖先的靈魂送行,這就是有名的“大文字”祭祀活動。
每到盂蘭盆節,日本各企業均放假7~10天,2010年休假是8月12-20日之間。這期間飛機電車爆滿,沿高速公路行駛的汽車行列可長達幾十公里,人們離開喧囂的城市趕回故鄉,因此有“民族大移動”之説。盂蘭盆節除了家家户户掃墓,祭祀先祖外,更重要的是它已成為閤家團圓、舉國歡樂的節日。白天人們帶着鮮花,香典,供品去墓地祭奠祖先,夜晚有跳盂蘭盆舞等活動,於是,當夕陽西落之後,公園,街道或村莊裏寬闊些的場所,便張燈結綵,身着“悠卡踏”(夏季和服)的男女老幼會聚而來,大家合着笛聲鼓點,圍成大圓圈跳起盂蘭盆舞,跳累了,就找個空地坐下,邊喝着飲料啤酒,或吃着小吃,與親朋近鄰聊天。孩子們歡快地在人羣中嬉笑追逐,隨大人一起跳舞或點放花火。。。。。,一直狂歡到深夜。也有些家庭不願湊熱鬧,就帶領全家老少來到海邊,搭起帳篷,支起燒烤爐,乘着涼爽的海風乾杯。然後,躺在鬆軟的沙灘上,仰望着星星月亮,相互詢問着,伴着輕輕的海浪聲入睡。也有的人約戀人,朋友或和家人,參加河邊湖旁舉辦的焰火大會,早到的人佔一席之地,3-5成羣的湊在一起説笑着,有人帶來的愛犬也搖頭晃尾的圍着家人,等待焰花開放。
盂蘭盆節是繼元旦的“正月”(相當中國的春節),5月的“黃金週”之後的第三次,也是一年中最後的長假。有些人藉此機會往日本國內或海外旅遊,飽覽自然風光,享受陽光浴,森林浴,海水浴,温泉浴,或去度假村打高爾夫球,或享受美味佳餚。。。。。,也有些學者,鑽進實驗室或閉門謝客,想趁長假作出更多的結果或寫篇論文之類的,但也有些人,想好好休息,養精蓄鋭,乾脆哪兒也不去。總之,人人都在它來臨前設想着:“我該怎樣度過呢?”
每逢這樣的節日,人口減少又老齡化的中小城鎮,村莊,突然熱鬧了起來,道路上車多了,奔跑的車裏,來自全國四面八方的地域。超市的人多了,食品的價格也隨之上漲,餐館,旅店不事先預約,臨時去是沒有空位的。這樣的節日促進個人消費,帶動經濟的發展,為不景氣的日本增添了幾分生機。

盂蘭盆節其他習俗

編輯
燒包
燒包:“七月半”(不同的地區有不同的節期,分別有十三日、十四日、十五日)。送祖時,紙錢冥財燒得很多,以便“祖先享用”。同時,在寫有享用人姓名的紙封中裝入錢紙,祭祀時焚燒,稱“燒包”。年內過世者燒新包,多大操大辦,過世一年以上者燒老包。
放焰口
[放焰口]七月十五這一天,事先在街口村前搭起法師座和施孤台。法師座跟前供着超度“地獄”鬼魂的地藏王菩薩,下面供着一盤盤面制桃子、大米。施孤台上立着三塊靈牌和招魂幡。過了中午,各家各户紛紛把各式發糕、果品、瓜果等擺到施孤台上。主事者分別在每件祭品上插上一把藍、紅、綠等顏色的三角紙旗,上書“盂蘭盛會”、“甘露門開”等字樣。儀式是在一陣莊嚴肅穆的廟堂音樂中開始的。緊接着,法師敲響引鍾,帶領座下眾僧誦唸各種咒語和真言。然後施食,將一盤盤面桃子和大米撒向四方,反覆三次。這種儀式叫“放焰口”。
普渡拜拜
[普渡拜拜]七月十五日下午,大家便開始準備黃昏的大拜拜。祭壇上各種牲禮及水果擺上幾百盤,殺豬幾十條甚或百多條,米穀整卡車,魚山、內山聳立着,極盡鋪張能事,與“做醮”相同。另請和尚或道士登壇作法誦經,引渡孤魂野鬼,迴歸天地,有時也上演鍾旭道捉鬼等民間戲曲。 孟蘭盆法會:七月十五日是佛教所謂的結夏安居修行的最後一日,法善充滿。在這一天的法會中,和尚誦經,盆羅百味,供養僧眾,功德無量。
搶孤
[搶孤]在普度的廣場上搭起高丈餘的台子,上面放滿各式各樣的供品。普度完畢,主持人一聲令下,大家就蜂擁而上搶奪,因為沒有秩序易造成傷亡,所以清朝下令停辦。1992年宜蘭頭城再度舉辦此活動,仍延襲舊制,架高近四層樓的棚子,上放置十三盞食物和純金牌。參加的隊伍以每五人一組,每隊各據一根柱子,待主辦者一下令,選手便奮不顧身望往上攀爬。由於有遊戲規則所以沒有混亂的場面,是一項值得提倡的民俗體育。搶孤由來:因為七月普度鬼魂羣集,為了怕它們流連忘返,所以有人發明此活動。據説當鬼魂看到一羣比自己還要兇猛搶奪祭品的人時,會被嚇得逃開。

盂蘭盆節節日考究

編輯
民俗中元節
農曆七月十五是傳統的“中元節”,又稱盂蘭盆節,這個節在老百姓中還有幾種不同的叫法——“七月半”、“鬼節”。在這一天,老北京有中元法會、拜三官、盂蘭盆會、燒法船、祭祖、放河燈、點蓮花燈、送面羊等民俗。其實,民間之所以叫“鬼節”,無非是人們對逝去親人的追思。七月十五的習俗,剔除掉其中的迷信色彩,會發現其中包含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孝道。“人生百善孝為先”,孝是善心、良心和愛心的體現,無論是對尚健在的長輩,還是已逝的親人,不忘孝道,這才是“中元節”的現實意義。
農曆七月十五與正月十五的上元節和十月十五的下元節,並稱中國歲時節令中的“三元”。這“三元”都是我國古老的傳統節日。
中元節是道教節日。據《唐六典》稱,道士有“三元齋”:“正月十五日天官為上元,七月十五日地官為中元,十月十五日水官為下元。”天官、地官、水官是道教的三神,三元節乃是道教節日。按照道教的説法,由於地官要過生日,大赦孤魂遊鬼,人間為免受鬼神干擾,便在七月十五日設“中元普渡”,供奉食品及焚燒冥紙、法船,希望孤魂遊鬼收到禮物後升到極樂世界去。老北京的道觀在每年七月十五中元節這一天,都要舉行“祈福吉祥道場”,以祈禱“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盂蘭盆會,也稱盂蘭盆齋、盂蘭盆供。這是來源於佛教的習俗,比道教的中元活動要早,我國從南北朝時期的梁代開始仿行。“盂蘭”是梵語音譯,意為倒懸,“盆”是漢語,是盛供品的器皿,言此器皿可以解先亡倒懸之苦,因此,盂蘭盆會實際是個“孝親節”。依據《盂蘭盆經》而舉行儀式,始於梁武帝。自此以後,成為風俗,歷代帝王以及民間無不舉行盂蘭盆會,以報祖德。
盂蘭盆齋也與《目蓮救母》的傳説有關。
據佛經中的《盂蘭盆經》記載:“有目蓮僧者,法力宏大。其母墮落餓鬼道中,食物入口,即化為烈焰,飢苦太甚。目蓮無法解救母厄,於是求教於佛,為説盂蘭盆經,教於七月十五日作盂蘭盆以救其母。”
據説當時目蓮在陰間地府經歷千辛萬苦後,見到他死去的母親劉氏,發現她受一羣餓鬼折磨。目蓮想用缽盆裝飯菜給她吃,飯菜卻被餓鬼奪走,目蓮只好向佛祖求救,佛祖被目蓮的孝心感動,授予其盂蘭盆經,並要他在農曆的七月十五日做盂蘭盆齋,備百味飲食以及桃、李、杏、慄、棗五果,供養十方僧眾。按照盂蘭盆經的指示,目蓮於農歷七月十五用盂蘭盆盛珍果素齋供奉母親,捱餓的母親終於得到了食物。目蓮感激佛祖,並向佛祖進言,年年舉辦施食會,以解那些孤魂餓鬼倒懸之厄運。佛祖便將七月十五的施食會命名為“盂蘭盆會”,令各佛寺進行佛事活動。寺廟裏的僧人和善男信女們在這一天舉行佛事,不僅僅是祭祀死去的親人,也是紀念目蓮,藉以表彰他對母親之孝道,並勸人盡孝。
當時人們把此節作為追念祖先以及已故親友的節日,老北京的各個戲園子每到這個日子,都要連演數日《目蓮救母》的京劇應景戲。這戲雖説是個“鬼戲”,但也宣揚了自古以來的孝道美德。
這一天,老北京的皇宮內及一些大的寺廟,也有“燒法船”之俗,也稱“燒活”。法船是一種大型冥器,由舊時的冥衣鋪用木條或秫秸及彩紙糊制而成。法船上艙、櫓、槳、舵齊全,大的可糊幾層數節,抱到法會之處再拼接而成。
寺廟道觀的僧侶和道士們當年在放焰口、做法事、誦經、焚香超度亡靈等儀式後,要焚燒一隻法船。抗戰時及勝利後,曾在北海公園的天王殿、中山公園的音樂堂、永安寺等處集會,由僧人、道士、喇嘛三種不同的宗教派別身披法衣、敲打法器,與各界人士、平民百姓一起為抗戰陣亡的將士們舉行法會,當時還舉行了鄭重的焚燒法船、點河燈儀式,為抗日將士超度,以表示追思。
這天,還有祭祖的傳統。老北京這天各家均祭祀已故之宗親五代,以示“慎終追遠”。清《北京歲華記》載:“中元節前上冢如清明。”清《帝京歲時紀勝》也説:“中元祭掃,尤勝清明。綠樹蔭枝,青禾暢茂,蟬鳴鳥語,興助人遊。”
一般皇宮內還要在太廟舉行祭祖大典,民間百姓中元祭祖的形式有多種形式,有的親到墳地燒錢化紙,有的則在家以裝有金銀紙元寶的包裹當主位,用三碗水餃或其他果品為祭,上香行禮後將包裹在門外焚化。據明《帝京景物略》雲:“上墳如清明時,或制小袋以往,祭甫訖,輒於墓次掏促織。滿袋則喜,秫竿肩之以歸。”説明自元、明以來,中元上墳,帶有秋季郊遊的性質。初秋之時,掃墓連帶全家秋遊,無疑是孩童們的一次出旅,孩子們早把“鬼節”拋之腦後。
夜放河燈和點蓮花燈是中元節的重要習俗,也是繼正月十五元宵燈節後,老北京的又一個傳統燈節。
放河燈的歷史悠久,明人劉若愚的《明宮史》載:“七月十五日中元,甜食房做供品,西苑做法事,放河燈。”西苑即説的前三海。
清史中也有記載,皇宮內每年七月十五,太后及帝后嬪妃都要到北海觀看河燈。屆時上千名的太監及侍衞,手持荷葉,葉上點燃蠟燭,燭光閃閃羅列兩岸,太液池水上幾千盞琉璃河燈隨波漂盪,並伴有梵樂和禪誦之聲。“坊巷遊人入夜喧,左連哈德右前門。繞城秋水河燈滿,今夜中元似上元。”清代文昭所著之《京師竹枝詞》描寫舊京中元節時的盛況。
放河燈亦做放荷燈,是自古以來流傳下來超度亡人的一種習俗。
老北京的荷花燈都是用天然的荷葉插上點好的蠟燭做成荷花燈。那時也有用西瓜、南瓜和紫茄子等,將其中心掏空,當中插上點好的蠟燭,將這些燈往河裏一送,順水漂流自然而下,排成一隊“水燈”,隨波盪漾,燭光映星,相映成趣。當時北京的什剎海、北海、積水潭、泡子河、東直門外的二閘、御河、護城河等地,到處是一片如晝燭光,月下百姓雲集,熱鬧非凡。電視劇《四世同堂》裏祁老爺子在河邊放河燈超度亡人的鏡頭,真實再現了老北京中元節的風俗。
蓮花燈則是用絲綢、絲紗、彩紙或玻璃製作的酷似蓮花的一種花燈。懸掛花燈已有兩千多年曆史,清乾隆年間每到七月十五的夜晚在圓明園,乾隆皇帝及后妃都要到西洋景的“迷宮”處,看眾宮女提着綢制的蓮花燈來走迷宮。民國時期,七月十五這天點蓮花燈也是必需的習俗。四合院、大雜院裏的孩子,都人手一隻蓮花燈。市面上的各類集市——東安市場、隆福寺、崇文門花市、天橋、什剎海荷花市場等,從七夕節後即有專門的鋪面開始售賣蓮花燈,其燈皆是用彩紙蓮花瓣組成的各式花籃或鶴、鷺等飛禽動物,任人選購。普通街市上及串衚衕的小販賣的就是及其便宜的荷葉燈了。這些燈外形與河燈相仿,只是多根抵棍和線繩罷了。一些窮孩子還有用大棵香蒿子縛上香頭,或用蓮蓬插上香頭代替蓮花燈的。更為別緻的是,茄子插香頭而燃之,謂“茄子燈”;西瓜瓢內插蠟燃之,謂“西瓜燈”。
七月十五前後的晚上,各家的孩子均呼伴結羣,遊逛街市衚衕,小孩們眾口一詞地喊道:“蓮花燈、蓮花燈,今兒個點了明兒個扔!”那時的孩子們要在夜晚相互比誰的燈更美更亮,當年謂此舉為“斗燈會”。《舊京秋詞》中有這樣的描述,“小隊兒童巷口邀,紅衣蠟淚夜風搖。蓮燈似我新詩句,明日憑仍樂此宵。”七月十五之夜,水中河燈蕩碧波,岸上燭光滿城街,街市一片璀璨。
農曆七月十五,還被稱為“送羊節”。漢許慎《説文解字》中説:“羊,祥也。”甲骨文《卜辭》中也稱羊通祥。可見在古代,羊這種動物,一向代表吉祥之意。
舊京及華北地區的農村,民間流行七月十五由外祖父、舅舅給小外甥送活羊的習俗。傳説此風俗與沉香劈山救母的傳説有關。沉香劈山救母后,要追殺虐待其母的舅舅二郎神,二郎神為重修兄妹之好和舅甥之誼,每年的七月十五都要給沉香送一對活羊,據説這是取二郎神和沉香之母“楊”姓的諧音,以重結兩家之好。從此民間留下了舅舅送活羊的習俗,後來逐漸演變為送一對面羊。
這一民俗的另一説法是,母親為出嫁的閨女用白麪塑一雙羊,當然還要蒸熟,而且羊頭還要纏掛上紅布條。孃家要組成一支小型送羊隊伍到新姑爺家,由新姑爺動手切開面羊,並將切下的第一塊用紅繩拴掛在客廳中,這塊“面羊肉”等到第二年的七月十五送來新面羊時才能取下來。這其中的講究是“陳羊見新羊,年年有餘糧。”新姑爺切完羊後,要吃羊頭,出嫁的閨女則吃羊腳,其他的分送男方長輩鄰里,以表和和美美,共享喜慶吉祥。
我們對鬼節的瞭解並不是很多。我是在08年8月13日寫下的。我想我們上面寫的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具體的事情我們並不瞭解。可能有更多的事情需要我們去探討,只不過有些東西我們在古代沒有辦法研究,就使用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名詞或者帶有特色的名詞來表述自己的看法。
有傳説,在盂蘭盆節時,那些已經死去的人的靈魂會與親人跳最後一支舞。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