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登高必自卑

編輯 鎖定
登高必自卑是漢語詞語,是指登上高處一定要從低處開始。自 《禮記·中庸》“君子之道,闢如行遠必自邇,闢如登高必自卑。”
詞    目
登高必自卑
注    音
dēng gāo bì zì bēi
釋    義
登上高處一定要從低處開始
典    出
《禮記·中庸》

目錄

登高必自卑詞目

編輯
【注音】:dēng gāo bì zì bēi
【釋義】:登上高處一定要從低處開始。比喻做事情要循序漸進,逐步深入。
異義】:空中樓閣
【示例】:無論我們做什麼事都要登高必自卑,不能好高騖遠
【典出】:《禮記·中庸
【原文】:“君子之道,闢如行遠必自邇,闢如登高必自卑。”
【譯文】:“君子實行中庸之道,就像走遠路一樣,必定要從近處開始;就像登高山一樣,必定要從低處起步。”
【誤讀】:登上高處一定會感到自卑
【辨義】:此處的“自卑”一詞是古今異義。不是現代漢語的雙音節詞,應作兩個獨立的單音節詞。
“自卑”應為“自”“卑”講。自,從;卑,低處。“自卑”,從低處起。不能解釋為輕視自身。

登高必自卑碑刻

編輯
登高必自碑 登高必自碑
登高必自碑
登高必自碑在孔子登臨處坊東。立於明嘉靖甲子年(1564年),翟濤題,青社載璽書。 此四字出自《禮·中庸》:“闢(譬)如行遠必自邇,闢如登高必自卑”。碑中將“卑”字省略,給後人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翟濤為明代嘉靖四十三年濟南府同知,青社載璽書。
按照中國書法的書寫傳統,作者落款一般採用籍貫加姓名字號的形式,籍貫地名在前,名號在後。具體到“青社載璽”四字,青社應為地名,載璽則為人名。那麼青社究竟為何地呢?據王克煜介紹,青社原指祭祀東方土神處,古人還常用來借指青州,轄境在今山東濰坊、益都一帶,為齊故地。如《漢書》記載,漢武帝封自己的兒子劉閎為齊王,詔曰“嗚呼!小子閎,受茲青社”。北宋著名政治家富弼曾任青州知州,時值災荒,他賑災救民,救活災民50餘萬。富弼把在青州實施救荒的文牘記錄,題稱為《青社賑濟錄》。元代於欽齊乘》記:“蓋古者以太社五色土隨方封國,使立社,故齊有青社之稱。”由此看來青社載璽便是青州載璽,這位載璽到底是誰呢?通過研究證實,他就是明代嘉靖萬曆年間的青州衡王府新樂王朱載璽。
朱明一代,曾先後有三位宗室親王分藩青州。其一為齊王朱榑,明太祖朱元璋第七子,其二為漢王朱高煦,明成祖朱棣第二子,都先後被廢。衡王則是明代封藩青州的最後一個王爵。成化二十三年,明憲宗朱見深封其第七子朱祐楎為衡王,弘治十二年就藩青州,共傳六世七王,他們是恭王祐楎——莊王厚燆——康王載圭、安王載封——定王翊鑊——憲王常氵庶 ——末代王由棷,前後共歷140餘年。清兵入關,末代衡王朱由棷降清,順治三年以私藏金玉銀印、欲行謀反等罪名被處死,青州衡王至此完結。
明朝自太祖朱元璋開國,就有“天子之眾子必封為王,諸王之眾子必封郡王,世世相傳”的定製。據記載,歷代衡王共封過十四個郡王,新樂王朱載璽便是其中之一,他是首位衡王朱祐楎之孫,嘉靖三十六年襲爵,萬曆二十一年去世。《明史·諸王傳》有衡府三位郡王的記載,其中就説到朱載璽,稱他“博雅善文辭,索諸藩所纂述,得數十種,梓而行之。又撰《洪武聖政頌》、《皇明政要》諸書,多可傳者。”朱載璽著述之宏富,不僅為衡藩諸郡王之冠,在整個明代宗室中,也屈指可數。據《明神宗實錄》卷十三,萬曆帝曾因山東巡按及禮部奏稱新樂王朱載璽“敦倫好學”而對這位遠房叔叔予以褒獎。
因喜好文學藝術,朱載璽與當時的著名文人學者徐渭李開先呂時、徐來複、梁辰魚等都有來往。李開先《閒居集》卷二有《送東野呂中輔自浙回攜新制詞冊再赴新樂王之招》,徐來複《徐民上先生集》卷二有《新樂王始生世子寄賀一首》,梁辰魚《鹿城詩集》卷一有《初秋新樂王殿下內苑宴應教十韻》,這些記述和詩作都是朱載璽和他們結下深厚友誼的明證。
有明一代的泰山崇拜和碧霞元君信仰輻射全國,泰山吸引了各地無數遊客,以皇帝為首的皇室宗親對碧霞元君的崇信程度與普通百姓相比也毫不遜色。據田承軍講,正德以後的諸位皇帝以及封藩河南的周王府、封藩山西的沈王府、封藩濟南的德王府以及青州衡王府等都在泰山留下了許多修建宮廟或祭祀碧霞元君的遺蹟、遺物。新樂王朱載璽與翟濤怎樣共同創作了這通“登高必自”碑,其中的過程已不得而知,此碑為證實明代皇室與泰山的密切關係又增添了新的史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