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田豫

(三國時期曹魏將領)

編輯 鎖定
田豫(171年~252年),字國讓,漁陽雍奴(今天津市武清區)人。三國時期曹魏將領。初從劉備,因母親年老回鄉,後跟隨公孫瓚,公孫瓚敗亡,勸説鮮于輔加入曹操。曹操攻略河北時,田豫正式得到曹操任用,歷任穎陰、郎陵令、弋陽太守等。
後來田豫常年鎮守曹魏北疆,從徵代郡烏桓、斬骨進、破軻比能,多有功勳;也曾參與對孫吳的作戰,在成山斬殺周賀,於新城擊敗孫權。官至太中大夫,封長樂亭侯。有一子田彭祖
本    名
田豫
國讓
所處時代
漢末三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漁陽雍奴
出生日期
171年
逝世日期
252年
主要成就
北卻鮮卑,東破孫吳;常年鎮守曹魏北疆
官    職
振威將軍,領幷州刺史,假節
爵    位
長樂亭侯

田豫人物生平

編輯

田豫早年經歷

田豫 田豫
劉備投奔公孫瓚,田豫當時年紀還小,自己託身於劉備,劉備非常看重他。劉備任豫州刺史後,田豫以母親年老為理由請求回鄉,劉備涕泣着與他告別,説:“只恨不能與君一起建立大業。” [1] 
公孫瓚命田豫為守東州縣令,公孫瓚的部將王門背叛公孫瓚,為袁紹率領一萬餘人前來進攻。眾人恐懼,準備投降。田豫登上城牆對王門説:“你受到公孫將軍厚待,卻離開他,想必有不得已的原因;如今卻回來為敵,這才知道你是個犯上作亂的人。人們雖然只有提瓶打水的才智,也知道守護自己的瓶子。我已接受了公孫將軍的委任,你為什麼不趕緊來進攻?”王門慚愧地退走了。公孫瓚失敗後,鮮于輔為屬下官民所推重,代行太守之事,他與田豫素來關係很好,任命田豫為太守府長史 [2] 
當時羣雄並起,鮮于輔不知依從誰好。田豫對鮮于輔説:“最終能夠安定天下的,一定是曹操。應該趕緊投奔他,不要等着以後遭禍。”鮮于輔聽從了他的建議,因而受到曹操的重用和封官、尊寵。曹操召田豫為丞相府軍謀掾,任命為穎陰、郎陵令,遷升為弋陽太守,所到之處,都得到很好的治理。 [2] 

田豫北征代郡

建安二十三年(218年)四月,代北烏桓無(能)臣氐等反叛,鄢陵侯曹彰征討代郡,以田豫為相。軍隊進抵易水北岸,烏桓埋伏下騎兵偷襲,軍人亂成一團,不知如何是好。田豫根據地形,用戰車圍繞成圓形戰陣,弓弩手拉滿弓守在裏面。胡人攻不進來,便潰散了。大軍乘勢追擊,大破烏桓軍。田豫於是揮兵前進,擊敗前來支援烏桓鮮卑軍隊,軻比能逃往塞北, [3-4]  平定了代郡,這些都是田豫謀劃的。 [5] 
又遷升為南陽太守。先前,郡里人侯音反叛,率眾數千人在山中作盜匪,給南陽造成極大禍患。前任太守收捕了侯音的黨羽五百餘人,上表奏請全部處死。田豫召見全體在押囚犯,加以安慰曉諭,為他們指明悔過自新之路,打開刑具,一次全部釋放。各位囚犯都叩頭感恩,希望為田豫效命,當即互相轉告,各部盜賊一天之內便都解散了,郡中得以清靜安定。田豫如實向上彙報,曹操予以表揚。 [6] 

田豫威震北疆

魏文帝初年,北方的遊牧民族強盛,侵擾邊塞,朝廷於是任命田豫為持節、護烏丸校尉牽招、解俊同為護鮮卑校尉。從高柳以東,濊貊以西,有鮮卑人數十個部落,比能、彌加素利分割地區加以統領,各自有自己的地界;他們共同立下誓言,都不得把馬賣給中原人。田豫認為,胡人聯合在一起,對中原朝廷不利。於是先挑撥離間他們,讓他自相仇視,互相攻殺。素利違反盟約,把一千匹馬送給官府,因而遭到軻比能的攻擊,向田豫求救。田豫擔心因此互相兼併,造成更大的危害,認為應該救助善良、懲治兇惡,向各部族顯示威信。於是單獨率領精鋭士兵,深入到胡虜控制的地區,胡人很多,在官兵前後進行抄掠,截斷退兵之路。田豫遂率軍挺進,距胡人十餘里時,紮下營寨,收集許多牛馬的糞便燒了起來,從另外一條路撤走了。胡人見煙火不斷,以為田豫的軍隊還在,便離去了,走了數十里之後;才發現田豫已撤走。他們又追擊田豫至馬城,將其重重圍困,田豫嚴密防守,令司馬樹立起旗幟,奏起鼓樂,率步騎兵從南門殺出,胡人把注意力集中到哪裏,便向哪裏攻擊。田豫則率領精鋭騎兵從北門衝了出來,擂鼓呼叫衝殺,兩面發起衝擊,胡人措手不及,陣腳大亂,都丟棄弓、馬逃走了。田豫率兵連擊二十餘里,胡人的屍體佈滿了原野。 [7] 
此後,烏丸王骨進對官府不恭敬,田豫到塞外調查,自己僅率領百餘人到了骨進的部落中,骨進出來迎接拜見,田豫命令手下人將骨進斬首,又公佈了他的罪惡,以號令其部眾。骨進的部眾者恐懼不敢行動,田豫便以骨進的弟弟統領其部眾。從此後,胡人嚇破了膽,田豫的聲威震動沙漠。 [7] 
山賊高艾,有部眾數千人,四處搶劫抄掠,在幽、冀西州為害,田豫引誘鮮卑素利部殺死高艾,將其首級送到京城。朝廷封田豫為長樂亭侯。他擔任護烏丸校尉九年,統治少數部族,對兼併者予以壓服,對豪強者使其離散。凡是逃走的奸邪之人,為胡人出謀劃策不利官府的,田豫都挑撥離間他們之間的關係,使他們的兇惡陰謀不能得逞,聚居在一起卻不得安寧。田豫的計劃還沒有完全實現,幽州刺史王雄的黨羽欲圖讓王雄擔任領烏丸校尉,因此詆譭田豫擾亂邊境,為國家生事。朝廷於是把田豫調任汝南太守,加官為殄夷將軍。 [8] 

田豫襲殺周賀

太和六年(232年),公孫淵在遼東反叛,魏明帝要征討他,卻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中領軍楊暨推舉田豫,於是使田豫以本官統帥青州的各路軍隊,假予符節,前往討伐。正值吳國派使臣周賀等與公孫淵相勾結,明帝認為賊人眾多,又要渡海,詔令田豫停止出兵。田豫估計,賊人船隻將要返回,正是年底風急的季節,一定懼怕風高浪大,東面又無岸可依,肯定要到成山。成山沒有藏船的地方,只好依傍岸邊行進。他觀察好地形,在各個山島的險要之處,佈置軍隊防守,他親自到成山,登上漢武帝所建的樓觀。賊人返回時,果然遇到大風,船隻都觸山沉沒,飄蕩到岸邊,無處逃竄,全為田豫佈置的將士俘虜。當初,各位將領都笑他在空地等待賊人,及至賊人慘敗,都爭相執行他的計劃,請求入海奪取飄泊的敵船。田豫恐怕敵人在陷入窮途末路時,會拼死反抗,但將領都不聽他的命令。當初,田豫以太守的官職統帥青州軍隊,青州刺史程喜心中不服,在進行部署時,多與他意見不一致。程喜知道明帝喜歡明珠,於是秘密上奏説:“田豫雖然立下戰功,但是軍令鬆弛;得到了許多珠寶器物,都發放給官兵而不交納給官府。”因此,田豫的功勞沒有受到獎賞。 [9] 

田豫新城破吳

青龍二年(234年)六月,孫權號稱統帥十萬大軍,攻打合肥新城。徵東將軍滿寵聞訊後,準備率兵前去救援。田豫説:“敵人竭盡全力大舉出動,不只是為了爭奪小利,他們是要藉助攻打新城以引誘我出動大軍。應該聽任他們攻城,挫敗他們的鋭氣,不應該與他們爭高低。他們攻新城不下,士兵必然疲憊;等其疲憊之後,我們再出擊,可大獲全勝。如果敵人知道我們的計劃,就不會再攻城,必定會自動退走。我們若現在進兵,正中了他們的詭計。此外,大軍出動的方向,應該使人難以預料,不應該讓軍隊自己籌畫。”田豫都予以上奏,明帝表示同意。敵人只得退走了。 [10] 

田豫安撫地方

後來,吳軍又來侵擾曹魏疆土,田豫前往抵禦,敵兵立即退走。許多軍士深夜驚喊:“敵人又來了!”田豫安卧不動,對眾人下令説“敢行動者處死”。此後,果然不見敵兵。 [11] 
景初(237年—239年)末年,朝廷增加田豫的食邑三百户,加上先前所封,共五百户。 [12] 
正始(240年—249年)初年,田豫遷升為使持節匈奴中郎將,加官振威將軍,領幷州刺史。境外胡人聞知他的威名,相繼來朝貢獻。他所管轄的幷州界內清靜安寧,百姓都歸心於官府。

田豫情安鐘漏

後來,田豫又被徵召為衞尉。田豫多次請求退職,太傅司馬懿認為田豫年紀正壯,下書告諭不予同意。田豫覆信説:“年紀已經七十歲而佔據着官位,猶如滴漏已經漏盡,鐘聲已響完,而黑夜卻還沒有結束,這是罪人啊。”於是堅決稱病辭職。朝廷拜他為太中大夫,仍領取九卿的俸祿。 [12] 
嘉平四年(252年),田豫去世,享年八十二歲。其子田彭祖繼承了他的爵位。 [12]  [13] 

田豫軼事典故

編輯
田豫不受懷金 田豫不受懷金
不受懷金
田豫生活儉樸清貧,朝廷給他的賞賜都分發給部下將士。每次胡人給他個人送來禮品,都登記好收入官府,從不拿到家裏,因此他家中常常貧困。他雖然性情孤傲,與他人很少來往,但人們都很看重他的節操。嘉平六年(254年)朝廷下詔追思並褒獎徐邈胡質和田豫,賜三人家室二千斛谷和三十萬錢,並佈告天下。 [14-16] 
唐代李翰所撰《蒙求》中有“田豫儉素”一語。

田豫同時期易混人物

編輯
孫資別傳》記載,孫資被同鄉司空掾田豫妒害,楊豐也依附田豫陷害孫資,孫資卻不懷恨,田豫於是請求和孫資和解,結親,最後將女兒嫁給孫資的兒子孫宏。孫資官至中書令時,田豫老病在家,孫資待他很好,還提攜他的兒子為孝廉。 [17] 
但孫資是太原中都人,田豫是漁陽雍奴人,並非同鄉,田豫擔任的也是丞相軍謀掾而非司空掾,故此田豫是太原郡同名同姓者。

田豫人物評價

編輯
劉備: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 [3] 
曹芳:故司空徐邈、徵東將軍胡質、衞尉田豫皆服職前朝,歷事四世,出統戎馬,入贊庶政,忠清在公,憂國忘私,不營產業,身沒之後,家無餘財,朕甚嘉之。 [14] 
陳壽:①豫清儉約素。②田豫居身清白,規略明練。牽招秉義壯烈,威績顯著。……而豫位止小州,招終於郡守,未盡其用也。 [3] 
李重:近自魏朝名守杜畿滿寵、田豫、胡質等,居郡或十餘年,或二十年,或秩中二千石假節,猶不去郡,或還不易方,此亦古人苟善其事,雖沒世不徙官之義也。 [18] 
李世民馮異崇讓,功披荊棘。田豫知止,情安鐘漏。前史稱其高致,昔賢以為美談。 [19] 
解縉:暴寇之來,必慮其強。善守勿應,若李廣、田豫類此。 [20] 
王歆:誰謂劉備不遇俊才,惜田豫遇而不能得用也。英雄得勢,亦須得時,君臣相知,良有緣也。豫之名,不傳於民間,而按其史蹟,御伍之才,用兵之能,可與滿寵、郭淮等比類,陳壽將之並傳,宜也。 [21] 

田豫家庭成員

編輯
兒子:田彭祖,襲封長樂亭侯。 [12] 

田豫演義描寫

編輯
在小説《三國演義》中,田豫於第一百零三回登場 [22]  。蜀相諸葛亮聯吳伐魏,吳主孫權三路發兵,陸遜率眾取襄陽。曹叡令田豫等引兵三路救援,吳軍敗退。 [23-24] 
參考資料
  • 1.    《三國志》:田豫字國讓,漁陽雍奴人也。劉備之奔公孫瓚也,豫時年少,自託於備,備甚奇之。備為豫州刺史,豫以母老求歸,備涕泣與別,曰:“恨不與君共成大事也。”
  • 2.    《三國志》:公孫瓚使豫守東州令,瓚將王門叛瓚,為袁紹將萬餘人來攻。眾懼欲降。豫登城謂門曰:“卿為公孫所厚而去,意有所不得已也;今還作賊,乃知卿亂人耳。夫挈瓶之智,守不假器,吾既受之矣;何不急攻乎?”門慚而退。瓚雖知豫有權謀而不能任也。瓚敗而鮮于輔為國人所推,行太守事,素善豫,以為長史。時雄傑並起,輔莫知所從。豫謂輔曰:“終能定天下者,必曹氏也。宜速歸命,無後禍期。”輔從其計,用受封寵。太祖召豫為丞相軍謀掾,除潁陰、朗陵令,遷弋陽太守,所在有治。
  • 3.    《三國志·卷二十六·魏書二十六·滿田牽郭傳第二十六》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8-25]
  • 4.    《三國志》:後代郡烏丸反,比能復助為寇害,太祖以鄢陵侯彰為驍騎將軍,北征,大破之,比能走出塞。
  • 5.    《三國志》:鄢陵侯彰徵代郡,以豫為相。軍次易北,虜伏騎擊之,軍人擾亂,莫知所為。豫因地形,回車結圜陳,弓弩持滿於內,疑兵塞其隙。胡不能進,散去。追擊,大破之,遂前平代,皆豫策也。
  • 6.    《三國志》:遷南陽太守。先時,郡人侯音反,眾數千人在山中為羣盜,大為郡患。前太守收其黨與五百餘人,表奏皆當死。豫悉見諸繫囚,慰諭,開其自新之路,一時破械遣之。諸囚皆叩頭,願自效,即相告語,羣賊一朝解散,郡內清靜。具以狀上,太祖善之。
  • 7.    《三國志》:文帝初,北狄強盛,侵擾邊塞,乃使豫持節護烏丸校尉,牽招、解俊並護鮮卑。自高柳以東,濊貊以西,鮮卑數十部,比能、彌加、素利割地統御,各有分界;乃共要誓,皆不得以馬與中國市。豫以戎狄為一,非中國之利,乃先構離之,使自為讎敵,互相攻伐。素利違盟,出馬千匹與官,為比能所攻,求救於豫。豫恐遂相兼併,為害滋深,宜救善討惡,示信眾狄。單將鋭卒,深入虜庭,胡人眾多,鈔軍前後,斷截歸路。豫乃進軍,去虜十餘裏結屯營,多聚牛馬糞然之,從他道引去。胡見煙火不絕,以為尚在,去,行數十里乃知之。追豫到馬城,圍之十重,豫密嚴,使司馬建旌旗,鳴鼓吹,將步騎從南門出,胡人皆屬目往赴之。豫將精鋭自北門出,鼓譟而起,兩頭俱發,出虜不意,虜眾散亂,皆棄弓馬步走,追討二十餘裏,殭屍蔽地。又烏丸王骨進桀黠不恭,豫因出塞案行,單將麾下百餘騎入進部。進逆拜,遂使左右斬進,顯其罪惡以令眾。眾皆怖懾不敢動,便以進弟代進。自是胡人破膽,威震沙漠。
  • 8.    《三國志》:山賊高艾,眾數千人,寇鈔,為幽、冀害,豫誘使鮮卑素利部斬艾,傳首京都。封豫長樂亭侯。為校尉九年,其御夷狄,恆摧抑兼併,乖散強猾。凡逋亡奸宄,為胡作計不利官者,豫皆構刺攪離,使兇邪之謀不遂,聚居之類不安。事業未究,而幽州刺史王雄支黨欲令雄領烏丸校尉,毀豫亂邊,為國生事。遂轉豫為汝南太守,加殄夷將軍。
  • 9.    《三國志》:太和末,公孫淵以遼東叛,帝欲徵之而難其人,中領軍楊暨舉豫應選。乃使豫以本官督青州諸軍,假節,往討之。會吳賊遣使與淵相結,帝以賊眾多,又以渡海,詔豫使罷軍。豫度賊船垂還,歲晚風急,必畏漂浪,東隨無岸,當赴成山。成山無藏船之處,輒便循海,案行地勢,及諸山島,徼截險要,列兵屯守。自入成山,登漢武之觀。賊還,果遇惡風,船皆觸山沈沒,波盪著岸,無所蒙竄,盡虜其眾。初,諸將皆笑於空地待賊,及賊破,競欲與謀,求入海鈎取浪船。豫懼窮虜死戰,皆不聽。初,豫以太守督青州,青州刺史程喜內懷不服,軍事之際,多相違錯。喜知帝寶愛明珠,乃密上:“豫雖有戰功而禁令寬弛,所得器仗珠金甚多,放散皆不納官。”由是功不見列。
  • 10.    《三國志》:後孫權號十萬眾攻新城,徵東將軍滿寵欲率諸軍救之。豫曰:“賊悉眾大舉,非徒投射小利,欲質新城以致大軍耳。宜聽使攻城,挫其鋭氣,不當與爭鋒也。城不可拔,眾必罷怠;罷怠然後擊之,可大克也。若賊見計,必不攻城,勢將自走。若便進兵,適入其計。又大軍相向,當使難知,不當使自畫也。”豫輒上狀,天子從之。賊遁走。
  • 11.    《三國志》:後吳復來寇,豫往拒之,賊即退。諸軍夜驚,雲:“賊復來!”豫卧不起,令眾“敢動者斬”。有頃,竟無賊。
  • 12.    《三國志》:景初末,增邑三百,並前五百户。正始初,遷使持節護匈奴中郎將,加振威將軍,領幷州刺史。外胡聞其威名,相率來獻。州界寧肅,百姓懷之。徵為衞尉。屢乞遜位,太傅司馬宣王以為豫克壯,書喻未聽。豫書答曰:“年過七十而以居位,譬猶鐘鳴漏盡而夜行不休,是罪人也。”遂固稱疾篤。拜太中大夫,食卿祿。年八十二薨。子彭祖嗣。
  • 13.    《魏略》:豫罷官歸,居魏縣。會汝南遣健步詣徵北,感豫宿恩,過拜之。豫為殺雞炊黍,送詣至陌頭,謂之曰:“罷老,苦汝來過。無能有益,若何?”健步愍其貧羸,流涕而去,還為故吏民説之。汝南為具資數千匹,遣人餉豫,豫一不受。會病亡,戒其妻子曰:“葬我必於西門豹祠邊。”妻之難之,言:“西門豹古之神人,那可葬於其邊乎?”豫言:“豹所履行與我敵等耳,使死而有靈,必與我善。”妻子從之。汝南聞其死也,悲之,既為畫像,又就為立碑銘。
  • 14.    《三國志·卷二十七·魏書二十七·徐胡二王傳第二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6-07-12]
  • 15.    《三國志》:豫清儉約素,賞賜皆散之將士。每胡、狄私遺,悉簿藏官,不入家;家常貧匱。雖殊類,鹹高豫節。嘉平六年,下詔褒揚,賜其家錢穀。語在徐邈傳。
  • 16.    《魏略》:鮮卑素利等數來客見,多以牛馬遺豫;豫轉送官。胡以為前所與豫物顯露,不如持金。乃密懷金三十斤,謂豫曰:“願避左右,我欲有所道。”豫從之,胡因跪曰:“我見公貧,故前後遺公牛馬,公輒送官,今密以此上公,可以為家資。”豫張袖受之,答其厚意。胡去之後,皆悉付外,具以狀聞。於是詔褒之曰:“昔魏絳開懷以納戎賂,今卿舉袖以受狄金,朕甚嘉焉。”乃即賜絹五百匹。豫得賜,分以其半藏小府,後胡復來,以半與之。
  • 17.    《三國志》引《資別傳》:初,資在邦邑,名出同類之右。鄉人司空掾田豫、梁相宗豔皆妒害之,而楊豐黨附豫等,專為資構造謗端,怨隙甚重。資既不以為言,而終無恨意。豫等慚服,求釋宿憾,結為婚姻。資謂之曰:“吾無憾心,不知所釋。此為卿自薄之,卿自厚之耳!”乃為長子宏取其女。及當顯位,而田豫老疾在家。資遇之甚厚,又致其子於本郡,以為孝廉。
  • 18.    《全晉文》  .新東方寶典[引用日期2013-03-08]
  • 19.    唐大詔令集補訂  .中國考古網[引用日期2013-03-23]
  • 20.    永樂大典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5-13]
  • 21.    歷代廉吏之田豫  .漢豐網[引用日期2013-09-24]
  • 22.    (明)羅貫中.三國演義 下 白話美繪全本註釋版:武漢大學出版社,2015.03:720頁
  • 23.    《三國演義》:正論間,忽報費禕到。孔明請入問之,禕曰:“魏主曹睿聞東吳三路進兵,乃自引大軍至合淝,令滿寵、田豫、劉劭分兵三路迎敵。滿寵設計盡燒東吳糧草戰具,吳兵多病。陸遜上表於吳王,約會前後夾攻,不意齎表人中途被魏兵所獲,因此機關泄漏,吳兵無功而退。”孔明聽知此信,長嘆一聲,不覺昏倒於地;眾將急救,半晌方蘇。孔明嘆曰:“吾心昏亂,舊病復發,恐不能生矣!”
  • 24.    上方谷司馬受困,五丈原諸葛禳星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2-08-25]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