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愛東

(明代官員)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王愛東(1525一1609年)字槐軒,號別駕,外砂鎮林厝村人(原王厝鄉),明嘉靖五年丙戌(公元1526年)九月二十六日生。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中舉人,初任盱貽教諭。嘉靖四十年任上高縣知縣王為官清廉,政績顯著。於嘉靖四十四年又晉升南昌府通判。致仕後於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編寫澄海縣第一部縣誌。王天性家鄉鄰近外砂河,水患多,常失收,他竭力倡導鄉民出錢出力修築堤防,終於在辛未年築成外砂河西堤沈洲涵至今新溪雙涵一帶堤段。終年84歲,外砂八鄉人民感其恩德,建“懷德祠”紀念他。 王愛東一生為人民辦了許多好事,如關心農田水利,改良品種等等。
本    名
王愛東
字    號
字槐軒,號別駕
所處時代
明嘉靖
民族族羣
出生地
外砂鎮林厝村
出生時間
1526年
去世時間
1609年

王愛東教民栽種

編輯
王愛東到南昌府任通判不到幾天,就有一農夫前來告狀,這農夫報稱:“昨晚被人偷去一擔番薯。”
王通判問:“是在家裏被偷去嗎?”
“不,是在田地上。”農夫答。
“你的番薯種多久了?"王通判又問。
“昨天剛種下的。”
王通判火了,驚堂木一拍:“如此刁民,竟敢捉弄本官,無理取鬧,給我重打40大板!”
農夫被重打40大板,押下收監。
三天後,王通判再次坐堂審案。這個農夫又被押上來,但見王通判走下階來,親手為這農夫鬆綁,扶他起身,命衙役為農夫看座。
“請原諒本官初來乍到,不熟悉農作物生長情況吧!”王通判向農夫道歉説,“你現在可以回家,案件早晚有個着落。……還有,你明天再來,本官有事和你商量。”
第二天,這個農夫真的又上南昌府來了。王通判換了便服,帶了幾個隨從,徑直往農夫園地裏而去。王通判此來並非為了破案而來查勘現場,查現場之事,手下早已辦過了。所以才有昨天的公堂陪禮。今天到園地裏,是別有意圖。但見主通判捲起袖口,隨從給他遞過小刀,他就在隔丘園地上取下了100來條番薯苗,他種了幾株,命隨從和農夫仿照他的插法,把番薯苗都種下去。王通判還不放心,派出差役,奔回澄海老家,請來一位老農,協助這個南昌農夫把番薯管好。
過了幾個月,這片田園的番薯獲得豐收,被人們稱為“通判園”。番薯可以藤栽的消息傳向各鄉,農夫們爭相來學習。就這樣,南昌府從此把番薯塊栽的落後方法改為藤栽,節約了大量的番薯。農夫們到處稱讚王通判愛民若赤。

王愛東變害為利

編輯
那時的南昌是一個水澤低畦區,內澇嚴重,土地酸鹼不一,水澤中還生長着大量的鱟蟲。這廝兇猛異常,人們動它,它就用尾巴把人打得青紫成團,血點斑斑。農夫們沒有辦法,把這些怪物看成妖精,有的看成天神,到處祭拜,祈求豐收。然而鱟蟲咬稻而引起成片農田減產以至失收的事,仍不見減少。
王愛東得知這一情況,急忙馳書家鄉,分別在澄海縣城和潮州府城裏請來了兩名廚師,在縣衙中試做鱟菜,先自己吃.既而又請軍士享用。幾天後,正是南昌一個民間熱鬧的節日,
他請這些廚師用鱟蟲做出不同的菜式,名為“百鱟宴”,把府裏的軍政要員,文人學士,各鄉的紳士富豪,還有一些老農民,都請來共嘗潮州名菜。席間,人們莫不稱讚潮汕廚師的好手藝。
就在宴會行將結束時,王通判才公佈:今天我們大家吃的就是“妖精肉”。大家一聽,有的人作嘔,有的人跪下求神保佑。王愛東向他們講了許多科學道理,告訴人們鱟蟲只不過是一種普通動物而已。於是,人們帶着懷疑的心情離開了府衙。但此後,參加宴會的那些人都平安無事,迷信也就自然破除了。人們開始偷偷試捉,試吃,逐步蔚為風氣。不到兩年,鱟患消除了,水稻又獲大豐收。

王愛東大義責子

編輯
有一次,綿公外出,遇一賣字先生,見其字頗有功底,便與他交談,方知是一名飽學秀才。於是,就請他當西賓,並聲言柬惰從厚。這秀才就答應下來。
誰知,綿公的兒子頑劣異常,無心向學,這位秀才盡了十分的努力,也無濟於事。秀才沒有辦法,只得敷衍了事,自己則潛心攻讀。春去秋來,這秀才在綿公家執教已經3年了,綿公卻絕口不提薪金。秀才臉薄,又念及綿公知遇之恩,自己才可以衣食無憂地攻讀3年,也不向綿公要薪金。有一天,他悄悄地離開了王家。
這秀才回到老家,只見原先住的破屋已變成一座富麗的住宅。正在詫異間,他的妻子走了出來。夫妻相見,悲喜萬分。鄉親們聞訊,都趕來恭賀他在外頭髮了財。至此,秀才方明白綿公一片苦心。當下暗誓,定要報答綿公之德。
又是幾個年頭過去。這一年,綿公強令他的兒子上京赴考。他兒子不學無術,但父命難違,只好硬着頭皮上京。誰料,這一科的考官剛好是當年的這位秀才。幾年來,這位秀才連考連捷,並任了這一次京試的宗師。考場上,他認出了綿公的兒子正好在其中,於是暗中作弊,使綿公的兒子上了榜。
綿公之子哪知其中奧秘,只是一味慶幸。不久,便到福建做官了。
3年後,綿公之子卸任,他滿載着金銀榮歸故里。這時鄉里的父老都來祝賀。綿公見如此多的金銀,頓生疑竇。待眾人散後,便加以逼問,兒子抵賴不過,方説出這些錢財俱是從百姓處搜刮而來。綿公痛心疾首,叫人把他綁起來,準備連同贓銀一起沉入海中。後經鄉中父老再三勸説,又因外砂堤圍多年失修,常鬧水災,便把這些銀子用於築堤,並令兒子親自參加挑土抬石,以示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