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延輝

(濟南軍區一級演員)

編輯 鎖定
戰士的最高榮耀是倒在報效國家的戰場上,演員的最高榮耀是倒在為兵服務的舞台上。”這是濟南軍區政治部文工團國家一級演員王延輝常説的話。2009年12月5日晚,在空軍工程大學工程學院50週年院慶晚會上,年僅55歲的他,用生命詮釋了這個誓言,倒在了他一生鍾愛的舞台上。 人們從當時的錄像資料上看到這一幕,無不為王延輝的激情演出而感動。事實上,從軍以來,他一直就是這樣,39年如一日,堅持為兵服務。他説,我是部隊的一名文藝戰士,為兵服務、為提高部隊戰鬥力服務是我的天職。
中文名
王延輝
國    籍
中國
逝世日期
2009年12月5日
畢業院校
解放軍藝術學院
職    業
演員
原    因
突發心肌梗塞去世

王延輝人物生平

編輯
1988年9月,王延輝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之際,駐京兩家文藝單位的負責人主動找到他,想留他在京工作。這時,軍區話劇團領導也打來電話,説團裏非常需要他這樣的台柱子。王延輝二話沒説,毅然回到了團裏。有人説他“沒有長遠眼光,算不過賬來”,他笑言,我是話劇團培養出來的人,就應該回到這個舞台上為官兵服務,這個賬已經很明白了,還用算什麼?
這些年來,王延輝榮立了7次三等功、嘉獎16次,參加演出的劇目和個人先後獲得20多個全國、全軍等重要獎項。熟悉他的人都稱讚説:“得到的獎盃不少,口碑更好。”
作為從基層成長起來的演員,王延輝始終與基層官兵保持着天然的純樸感情,在他心中,“兵事最重”。
2003年12月,王延輝一行10餘人顛簸3個多小時登上渤海深處的“四無”島。演出結束後,聽説附近還有一個小島,上面住着幾名戰士,他主動提出要去這個小島上演出。陪同人員説,這條航道的暗湧很多,就是一些老漁民往島上去時也擔驚受怕。王延輝與其他演員商量後決意前行。
海面風疾浪大。起錨不久,大家再也坐不住了,吐得昏天黑地。船靠岸後,一個個渾身無力地爬上島,但王延輝一看到戰士們,身上立刻升騰起一股力量,第一個唱起了《咱當兵的人》。王延輝説: “我是從基層一名戰士成長起來的演員,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忘了本,特別是當自己有些名氣後,更要把心鉚在基層舞台上。”
和王延輝在舞台上搭檔30多年的李莉,在話劇《老兵》中扮演夫妻。那時,他已經是40多歲的人了,從形體到氣質與角色要求都有不小的差距。劇中第一幕的結尾是表現老兵王丙成談戀愛的戲,劇情要求他背對觀眾跑上十幾級台階,在舞台高處和戀人相見。
“排練時,我感到他步履有些沉重,跑起來不像二十幾歲的小夥子。其實,在近兩個小時的大戲裏,這段戲總共不到1分鐘。沒想到他卻認了真,每天早晚去爬英雄山,在上百級台階上跑上跑下,直到腳步輕盈起來。”李莉説。
《老兵》進京彙報演出獲得成功,但王延輝總覺得還沒有把王丙成愛海島、愛崗位的精神演到位。於是,劇組到長山島演出時,他專門到船運大隊找到老兵的原型。
王延輝常説:“對待藝術要精益求精,一個眼神不到位就可能影響一台戲。”
1999年夏天,王延輝扮演大型話劇《光照千秋》的主角人物戚繼光。開始,劇組為他準備了道具――鎧甲是紙殼糊的、劍是竹片做的。他認為這樣排練演不出民族英雄的英勇氣概,就堅持披真道具:鐵打的頭盔,鐵片穿的鎧甲,負重40多斤。每次排練完畢走下台,他就像從水裏撈出來的一樣,幾次累得癱倒在台上。他説:“排練也是演戲,有十分力就不能用九分九!”
既能演“一號”,也能“跑龍套”,王延輝身上閃耀着一名文藝老兵的風範。1996年,民族交響音畫《長征》開始排練時,其中一名演員因故未到位,需要一名替補演員臨時上場。這時,王延輝主動站出來擔任這一角色。演員們都不敢相信,這位他們心目中的台柱子,竟然甘心跑起了“龍套”。每次走台時,他一絲不苟地配合,劇情銜接十分順暢,沒出任何紕漏。演員到位後,他又默默地站在台下觀看排練,主動做一些幕後的劇務工作。《長征》獲獎後,大家都説有王延輝的功勞。
“這種超強的責任心來源於他對文藝事業的執著追求,來源於他對文藝宗旨的忠誠實踐,來源於他對軍隊文藝工作者這個稱號的特別感情。”文工團政委李靜説。
2003年,話劇團與歌舞團合併,身為話劇演員的王延輝的演出任務大量減少。對於一個痴迷於舞台藝術的文藝工作者來説,失去了舞台,就等於失去了情感的寄託,也就是失去了堅守的陣地。
“我的生活只有舞台和戲。”王延輝找到了另一個“舞台”,從此,他把精力轉移到為部隊培訓文藝骨幹、為軍地輔導文藝節目上。這些年,他為官兵演出萬餘場,輔導節目千餘個,培訓文藝骨幹3000多名。他説,聽着戰士唱着我教的歌曲,看着戰士演着我輔導 的節目,心裏面就是一種享受。
“工作上極端認真,舞台上極端負責。”與王延輝有過接觸的人,都這樣評價他。
王延輝常説:“作為一名演員,用歌聲贏得觀眾的掌聲並不難,難得的是要用人格贏得觀眾的讚譽。” 與一些地方文藝圈的人相比,部隊文藝工作者的生活相對清貧。近幾年來,地方一些單位多次慕名邀請他前去捧場,但無論出什麼價碼,他都一一謝絕。他始終恪守“三不演”的底線:組織不批准的不演,不是弘揚主旋律的不演,與為兵服務有衝突的不演。他説,外面的舞台再精彩,也不能忘記軍隊文藝工作者應有的道德操守。

王延輝成就及榮譽

編輯
永不消失的背影
仰面躺在煙花噴湧綻放的舞台上,胳膊架在胸前,手指彎曲,嘴唇張開,雙眼緊閉,臉上寫滿激情和陶醉…… 這是他留在人間最後的姿勢!以這種壯烈的戰鬥姿態永遠倒下的,是濟南軍區政治部前衞文工團戲劇曲藝隊國家一級演員王延輝。 2009年12月5日晚,古城西安。 空軍工程大學工程學院50週年院慶演出進入最後一個節目——大合唱《團結就是力量》。 新穎獨到的編排方式、別具一格的演唱模式震撼了現場所有人。21時15分,4位主持人踏着音樂的節拍走上舞台,晚會即將結束。 此時,大合唱指揮者王延輝手臂高揚,用盡全身力氣準備收住最後一個音符。然而,意外發生了:他身體直立後傾,倒在了舞台上。 年僅55歲的王延輝突發心肌梗塞去世,以這種悲壯的方式完成了他作為黨的文藝戰士最動人的謝幕。 “這重要那重要,為兵服務最重要;這個獎那個獎,戰士的掌聲是最高獎” 這是一封從戰火硝煙中寫來的書信,早已泛黃——作為一名參戰軍人,我深深為您冒着炮火硝煙為我們唱的戰地歌聲(曲)所吸引……謝謝您能支持我們前線,給我們增添了戰鬥的“力氣”…… 捧讀這位名叫田忠寶的軍人給王延輝寫的來信,我們依稀看到當年王延輝和他的戰友們為前線將士演出的忙碌身影。 1985年,王延輝和戰友們到前線慰問演出。在10多天裏,他和戰友們先後演出86場次。 入伍39年,王延輝始終把為官兵服務視為畢生的追求。從前沿陣地到內地軍營,從深山哨所到邊防海島,都留下他的足跡和身影。他累計為官兵演出上萬場次,幫助指導基層編排文藝節目近千個,輔導培養基層文藝骨幹3000餘人。 2003年12月,王延輝和戰友們又一次登上黃海深處的長山島,為駐守在那裏的官兵們帶去歡聲笑語。 計劃中的演出已經結束,王延輝一行6人已坐上返航的輪船。閒談中,陪同的部隊領導提到10海里外還有一個彈丸小島,島上住着兩個班的官兵,文化生活單調,“他們一直希望能夠看到軍區的‘大藝術家’的演出。” “返回,上島!”王延輝大手一揮,毫不猶豫。 在大海中顛簸了近3個小時,王延輝等人吐得一塌糊塗。當他們登上小島時,早已渾身乏力。 王延輝第一個站出來,唱了一曲《小白楊》。 臨別,官兵們依依不捨。王延輝等人乘坐的小船慢慢遠去,小島上的官兵們仍然奮力揮舞着雙臂,一遍一遍地高喊着“再見……再見……” 前衞文工團原代理團長李軍至今還難以相信王延輝已永遠離開了他。他説:“王延輝一生始終抱定一個信念,這就是‘這重要那重要,為兵服務最重要;這個獎那個獎,戰士的掌聲是最高獎’。” 許多人在網上悼念王延輝。網友“老兵”寫道:他懂藝術,懂部隊,特別是懂兵心……
“作為一名黨的文藝工作者,能為駐地羣眾性文化出力助勁,是職責所繫”
刁蘇曼有一個無法彌補的遺憾。
2009年國慶節,刁蘇曼所在的興業銀行山東省分行舉行歌詠比賽。作為部門經理,她慕名請王延輝來輔導。
“在濟南文化圈內,王老師是一個全能式的‘腕’級人物,話劇、唱歌、指揮……幾乎無所不能。”刁蘇曼回憶,可是他沒有一點架子,“在輔導我們的那些天裏,他都是利用業餘時間,常常加班到深夜。”
比賽結束,刁蘇曼所在部門取得比賽第一名。“我們總想請王老師吃一頓飯,每一次都被他婉言謝絕,他對我説:‘給大家輔導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你們拿獎等於給我身上增添了光彩,我應該謝謝你們。’”
“沒想到他就這麼走了,沒有給我們留下表達謝意的機會。”接受採訪時,刁蘇曼幾度哽咽。
從藝以來,王延輝就是這樣,總是自覺把推動社會主義文化大繁榮大發展作為神聖職責,在堅持為部隊官兵服務的同時,積極服務社會羣眾。
2009年5月,中宣部、中央文明辦等10部委聯合發出《關於廣泛開展“愛國歌曲大家唱”羣眾性歌詠活動的通知》,並推薦了100首愛國歌曲。
“這是傳播先進文化的好契機。”始終牢記黨的文藝戰士職責和使命的王延輝,主動與他曾經輔導過的20多家地方單位聯繫,敲定輔導時間。
“他總是廢寢忘食、不分晝夜地幫我們設計演唱的舞台表現形式、配合動作等。”大眾日報集團幹部王華燕説,“王老師不僅教會了我們唱紅色歌曲,而且給我們闡釋了人生奮鬥、拼搏、奉獻的涵義,演繹了生命昂揚向上的狀態,讓我們懂得人生可以這樣去塑造,生命的意義要用責任和奉獻來衡量。”
從基層業餘演出隊成長起來的王延輝,對羣眾性文化工作有着特殊感情。他常説:“作為一名黨的文藝工作者,能為駐地羣眾性文化出力助勁,是職責所繫。”
這些年,大到廣場會堂,小到街道車間,無論走到哪裏,王延輝都把主旋律弘揚到哪裏。僅2009年慶祝新中國成立60週年期間,他就先後到32個單位輔導過216場次。在齊魯晚報社,他編排的合唱《映山紅》,成為傳統教育的生動教材;在濟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他創作的詩朗誦《忠誠》,激勵幹警獻身使命;在山東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他滿含深情地講解怎樣用心唱好《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王延輝累計輔導山東省、濟南市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80餘個,指導排練文藝節目900餘場次,參演和觀眾人數達10餘萬人次。
山東省歌舞劇院主席常興江説:“王延輝的離去,是濟南市羣眾文化的一大損失。”
“傳播先進文化不能扯着耳朵灌,要打造藝術精品增強傳播力、感染力,讓官兵和羣眾自覺認同”
國家一級演員李莉與王延輝共事了30多年,她對記者説,王延輝對藝術精益求精的認真態度讓她折服。
“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傳播先進文化不能扯着耳朵灌,要打造藝術精品增強傳播力、感染力,讓官兵和羣眾自覺認同。’”李莉説。
1996年轟動全國的話劇《老兵》,講的是9名老兵紮根海島、獻身國防的動人故事。王延輝扮演男一號王丙成。
“這部戲的難度很大。”劇中飾演王延輝妻子的李莉回憶,“我們要從20多歲演到40多歲,而當時我們都是40多歲,形體、氣質與角色要求都有不小的差距。”
劇中第一幕的結尾,要求王延輝跑上十幾級台階,在舞台高處和戀人相見。“排練時,我感到他的腳步有些沉重,跑起來不像20多歲的小夥子,就把這種感覺告訴了他。”李莉説。
令李莉沒有想到的是,王延輝較起了真,儘管這段戲在近兩個小時的大戲中,總共不到一分鐘。
每天早晚,王延輝都要去爬附近的英雄山,在近百級的台階上跑上跑下,常常是大汗淋漓,直至腳步輕盈起來。
《老兵》初演時,好評如潮。但令同事們不太理解的是,王延輝還是覺得自己沒把王丙成愛海島、愛崗位的精神演到位。
劇組來到大海深處的長山島慰問演出。王延輝專門到船運大隊找到老兵原型,白天跟着老兵們進船艙、修機器,晚上同老兵們一塊睡工棚、拉家常。
在離開海島的最後一場演出結束時,老兵們跑上台抱着王延輝失聲痛哭,不停地説:“你演得太好了,太像了!”
同事們都説,在王延輝心中,藝術是精神食糧,摻不得半點雜質。他飾演的每一個角色,都力求盡善盡美。
1999年夏天,文工團排練大型歷史劇《光照千秋》,王延輝飾演主角戚繼光。
創排這種大型古裝劇,在前衞文工團的歷史上是第一次,對王延輝而言,同樣是首次。
為更好塑造戚繼光這一民族英雄形象,王延輝幾乎跑遍了濟南市的圖書館,深入研究那段歷史和戚繼光抗擊倭寇的英雄事蹟,全身心投入創作。
戲中,戚繼光的鐵盔鐵甲足有20多公斤重。排練時,劇組為減輕他的負擔,專門給他做了替代品:盔甲是紙殼糊的,劍是竹子做的。
王延輝拒絕採用:“排練也不能馬虎,有十分力就不能用九分九。”每次排練,他都是“全副武裝”。
《光照千秋》在第七屆中國戲劇節上引起巨大反響,摘得中國話劇金獅獎,並獲當年的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
演員魏積安是王延輝在解放軍藝術學院的同班同學,他深情地追憶:“延輝在《光照千秋》裏的精彩表現,體現了京劇、歌劇成分,顯示了他素質比較全面的舞台水平。”
有付出就有收穫。作為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王延輝生前先後參加了《沂蒙兒女》《濟南戰役》《老兵》《光照千秋》《徐洪剛》《英雄戰士》等10多部重要影視和舞台劇目的演出,創作演出的作品先後獲得國家“五個一工程獎”、曹禺戲劇文學獎、中國人民解放軍文藝獎、中國話劇金獅獎、全軍抗洪搶險題材優秀文藝作品獎、中國戲劇藝術節優秀表演獎等,並7次榮立三等功。
淡泊名利的王延輝,始終把德藝雙馨作為價值追求。他常常告誡自己:“台下做好人,台上才能演好戲。”
文工團政委李靜説,王延輝始終恪守“三個不演”的底線。
在濟南演藝圈,地方不少公司特別是演藝會館紛紛找上門,想借他的名氣擴大影響。但無論出多高的價碼,王延輝都一一謝絕。
不是王延輝不缺錢,而是他認為,“演出裏面有政治,演出裏面有形象”。
斯人已去,精神永存。許多人心中,王延輝仍然活着。關於他的一首歌已在齊魯大地的軍營內外傳唱開來:“多想再一次聽到你的歌聲/多想再一次看到你走上舞台/常常後悔沒有把你留下來……”
[1] 

王延輝社會評價

編輯
王延輝同志39年如一日堅守軍隊文藝舞台,熱情為兵服務,傾心為基層服務,用生命踐行了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充分體現了軍隊文藝工作者的良好精神風貌和崇高價值取向。大家深有感觸地談到,王延輝同志是從一名基層文藝骨幹成長起來的藝術家,一生聽黨話、跟黨走,勤奮敬業,甘於奉獻,為了黨的文藝事業獻出了自己的寶貴生命,實現了“演員的最高境界是倒在為兵服務舞台上”的崇高誓言,不愧是軍隊文藝工作者的優秀代表。大家一致認為,軍隊文藝工作者要帶頭學習王延輝同志的先進事蹟,始終保持堅定的理想信念,熱心為兵服務、為基層服務,藝術上執着追求,生活上淡泊名利,真正擔負起軍隊文藝戰士的崇高使命和光榮職責。大家表示,要像王延輝同志那樣,牢記使命,忠於職守,追求卓越,永葆本色,自覺投身火熱的軍營生活,為廣大官兵奉獻更多無愧於時代、無愧於軍隊的精品力作,大力培育和模範踐行當代革命軍人核心價值觀,為有效履行我軍歷史使命、推動部隊建設科學發展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