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王夫人

(古典小説《紅樓夢》人物)

鎖定
王夫人是在中國古典小説紅樓夢》中登場的虛擬人物,她是賈珠賈元春賈寶玉之母,賈政之妻,是王熙鳳的姑姑,薛姨媽之姐。
中文名
王夫人
別    名
二太太
飾    演
周賢珍(87版紅樓夢)
歸亞蕾(10版紅樓夢)
鍾奕兒(17版紅樓夢)
配    音
李林(87版)
性    別
登場作品
《紅樓夢》及其衍生作品
公    公
賈代善
婆    婆
賈母
丈    夫
賈政
兒    子
賈珠賈寶玉
女    兒
賈元春
同母哥哥
王子騰
同父妹妹
薛姨媽
內侄女
王熙鳳
兒    媳
李紈
外甥女兼兒媳
薛寶釵

王夫人人物形象

王夫人出生於賈、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護官符中,“東海缺少白玉牀,龍王來請金陵王”的金陵王。
王夫人性情直率,為人慈愛寬厚,唯獨不喜矯揉造作之人,作中角色對她評價都很高。然而出於情節衝突需要,與她的妹妹薛姨媽有描寫其“慈”的情節不同,小説中缺乏以她為主場的正面情節。相反,在攆金釧兒和晴雯中等主要故事中她的形象都較為負面(儘管原文中亦同時聲稱王夫人很少這樣發作),因而招致一定非議。

王夫人正文描寫

王夫人固然是個寬仁慈厚的人,從來不曾打過丫頭們一下,今忽見金釧兒行此無恥之事,此乃平生最恨者。(《紅樓夢》三十回)
王夫人原是天真爛漫之人,喜怒出於心臆,不比那些飾詞掩意之人。(《紅樓夢》七十四回)

王夫人他人評價

劉姥姥:他們家的二小姐着實響快,會待人,倒不拿大.如今現是榮國府賈二老爺的夫人.聽得説,如今上了年紀,越發憐貧恤老,最愛齋僧敬道,舍米舍錢的。(《紅樓夢》六回)
賈母:你這個姐姐她極孝順我,不像我那大太太一樣,婆婆跟前不過是應景兒。(《紅樓夢》四十六回)
王熙鳳:太太又疼他(探春),雖然面上淡淡的,皆因是趙姨娘那老東西鬧的,心裏卻是和寶玉一樣呢(《紅樓夢》五十五回)
賈探春:太太滿心疼我,只因姨娘每每生事,幾次寒心。我但凡是個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業,那時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兒家,一句多話也沒有我亂説的。太太滿心裏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務,還沒有做好一件事,姨娘倒先來作踐我(《紅樓夢》五十五回)
賈迎春:從小兒沒了娘,幸而過嬸子這邊過了幾年心淨日子。(《紅樓夢》八十回)

王夫人人物經歷

王夫人初次登場

王夫人登場始見於第三回,向林黛玉囑咐道,我有一個“孽根禍胎”,是家裏的“混世魔王”,可見其對賈寶玉既溺愛又憂慮的心情,全書中許多場面少不了王夫人,但較少獨立情節,較重要的情節如下:

王夫人金釧事件

金釧是王夫人跟前大丫頭,第三十回寶玉到了王夫人上房內。王夫人在裏間涼榻上睡着,寶玉上去和金釧調情,王夫人認為金釧兒是“行無恥之事”,翻身起來就照金釧臉上打了一嘴巴,還破口大罵,一定要把她攆了出去,“雖金釧苦求,亦不肯收留”,最後導致金釧跳井自殺,間接導致後來三十三回寶玉捱打事件,王夫人向賈政哭求死勸,口稱要寶玉死,豈非有意絕我。

王夫人提拔襲人

襲人是寶玉房中大丫頭,寶玉捱打後,三十四回襲人向王夫人進言,因林黛玉薛寶釵與賈寶玉都是表親,男女日夜一處起坐不便,為防眾人口舌詆譭,將賈寶玉挪出大觀園才好。這話説到王夫人心坎裏,到了三十六回王夫人提高了襲人待遇。一如姨娘

王夫人抄檢大觀園

七十四回王夫人決定抄檢大觀園,該事件寓意是相當深刻的。大觀園是作者精心虛構的一座人間仙境,是寶玉和少女們的人間樂園。這座花園寄寓了作者的人生及社會理想,它乾淨、閒雅、脱俗,人與人之間相親相愛,主子與丫鬟之間幾乎忽略了等級差別。裏面沒有功名利祿等世俗願望的干擾,也沒有外面世界的污濁惡臭。在寶玉看來,只有在園子裏才能保持自己的真性情,女兒們才能永葆青春與清淨。他希望這座花園能常駐人間,女兒們也永遠不要離開這裏。但是,大觀園畢竟只是理想的存在,它依託於現實世界的外在形式,自然不能避免世俗的襲擾。大觀園的最終命運,是歸於毀滅,這是《紅樓夢》悲劇精神的核心所在。抄檢大觀園,是毀滅的開始,所以驚心動魄。
抄檢的起因是園子裏發現了繡春囊。這可能是司棋潘又安幽會時遺落在園裏山石上的。這件東西是男歡女愛的象徵,而園子裏住的是未婚男女,所以才使王夫人感到震驚。她尤其擔心寶玉做出風流情事,壞了名聲。尤其是當她聽信了王善保家的的挑撥,見到晴雯打扮得像個病西施時,就越發動怒,於是下令抄檢。
在這次事件中,邢夫人未出場,但邢夫人與王夫人面和心不和,妯娌間本有矛盾;與鳳姐更是介蒂很深,常常互相拆台。邢夫人藉機一石二鳥,是想讓王夫人與鳳姐姑侄倆難堪。她還派王善保家的推波助瀾,惟恐天下不亂,最終導致了抄檢。所以説,此情節反映了妯娌、婆媳間的矛盾。
王熙鳳在此間扮演的角色值得注意。當她被冤枉時,侃侃而談,以五條理由辯白,終獲王夫人信任,反映出她的機敏。當她知道邢夫人與王善保家的用心時,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奧妙,所以此後的言談舉止就特別講究分寸,漸漸變被動為主動,最後把難堪又還給了邢夫人與王善保家的一方。鳳姐管家有年,深明利害,有此翻雲覆雨手段,是合乎情理的。從抄檢過程看,鳳姐只是奉命行事,並無故意加害於園中人的用心。她為晴雯紫鵑入畫等説情,更可看出她的心是向着大觀園的。由於後四十回掉包計的影響,鳳姐與黛玉的關係常被誤解,這是應當分辨明白的。
對於抄檢事件本身,園中主人的表現,作者主要寫了探春、惜春兩姐妹的反應。探春反應激烈,持堅決對抗的態度,認為這是家庭矛盾的結果,終將為家庭招來禍害。她從家族的全局利益着眼,義正辭嚴,眼光敏鋭,頭腦清楚。她無所畏懼,不但頂撞鳳姐,拂逆王夫人之意,且打了王善保家的耳光,表現出敢作敢當的勇氣。惜春年幼執拗,始則懼怕,繼則攆入畫,與探春的態度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關於丫鬟,主要寫了晴雯、入畫、司棋等的反應。晴雯最無辜,卻先遭讒陷,被王夫人痛罵,所以抄檢之夜她的態度也最激烈。她兜箱底倒物的舉動,突出表現了她內心的憤怒與火爆性情。然而,結果對她十分不利,在七十八回,她成了抄檢的最大受害者。晴雯的命運,集中反映了宗法社會中大家庭家長們的刻薄無情。入畫被攆事出有因,襯托出惜春冷面冷心的特點。司棋完全是邢王兩派家庭矛盾的犧牲品,但她無所畏懼,且毫無羞愧之意,可見她與表弟潘又安的相愛是出於真心的,她的性格也是潑辣大膽的。因此她的行為雖有失檢點,其悲劇命運卻也同樣值得寄予深深的同情。
從藝術上看,這段情節頗為曲折。事件的發生極為突兀,王夫人的怒氣令人摸不着頭腦。接着寫鳳姐的辯解與謀劃,事情得以平息。不料,王善保家的又來挑撥是非,王夫人立即叫來晴雯呵斥,情勢急轉直下。抄檢時由南至北,開始平淡無事,忽寫探春大義凜然,最後以王善保家的打嘴現世作結,可以説波瀾起伏,變幻不定,文情非常活潑生動。
借事寫人,是曹雪芹一貫的藝術追求。通過抄檢大觀園一事,作者描寫了眾人不同的反應,既展現了錯綜複雜的家庭矛盾,也刻畫了人物的鮮明性格。王夫人缺乏心計,耳軟面硬;鳳姐精明幹練,老於世故;王善保家的陰毒奸險,沒有眼色;探春剛毅果敢,明辨是非;晴雯脾氣剛烈,司棋敢作敢當等,均給讀者留下了鮮明印象。

王夫人發落園中丫鬟

七十七回,王夫人帶了李嬤嬤等進大觀園清人。晴雯懨懨弱息,被人從炕上拉了下來,蓬頭垢面,兩個女人架起來攆出賈府。同時被驅逐的有四兒芳官等人。

王夫人結局爭議

八十回後的程高本中王夫人繼續存在並活動,但已無獨立的重要情節,由於程高本中林黛玉之死主要是王熙鳳獻調包計,賈母做主舍黛取釵,所以清代到民國以來評論多是非難賈母和王熙鳳。
隨着胡適先生提出程高本中八十回後的情節並非曹雪芹原筆後,周汝昌先生在《紅樓夢新證》中率先指出能進入元春宮中看望乃至影響元春決定的只有王夫人,開始提出了王夫人迫害黛玉致死説,西嶺雪則認為王夫人是導致探春和親的關鍵人物之一,而探春和親起因可能正是主動替嫁而成全了黛玉,本來和親人選是黛玉。 [1]  63回李紈説黛玉是“不得貴婿反捱打”則隱含了八十回後黛玉因拒絕皇家和親而捱打的命運,對此蘆哲峯發出”難道黛玉的命運真的會淒涼於斯嗎,我尚如此不忍”的感嘆。 [2]  歐麗娟則認為王夫人是《紅樓夢》中的“大母神”,周汝昌等人的解讀是過度闡釋。 [3] 

王夫人人物評析

王夫人在《紅樓夢》中是形象很複雜的人物,雖然曹雪芹在書中多次提到她是善良厚道的二太太,但全書中各色人物都有正邪兩賦的特點,比如賈璉尤二姐也有浪子真情;薛蟠雖不成器,對母親和妹妹還算不錯;連賈珍也有人分析出他是兩府中為數不多的有男子氣概、敢於擔當的人。王夫人亦是如此。雖是榮國府二房的二太太,當家的大太太邢夫人,是大老爺賈赦後娶的續絃,為人愚鈍。況且賈政住在榮國府中軸線建築內,榮國府的當家主事的人便是王夫人,是榮國府的實權派。她推説年紀大了精力不濟,把大權交給自己的內侄女王熙鳳。不過從可見,許多的事物鳳姐仍是須向她請示彙報。王熙鳳自己戲謔,她不過是個掛鑰匙的丫頭。
87版紅樓夢王夫人(周賢珍飾) 87版紅樓夢王夫人(周賢珍飾)
她看起來寡言少語,求神拜佛,是個沉悶一心向佛的人,但她實際上遇事沒有主見,脾氣急躁冒進,不計後果,且十分專橫,對寶玉無限制地溺愛。
伺候她多年的丫頭金釧兒,言語略有輕浮,和賈寶玉説了一句玩笑話,觸怒王夫人,被她一個巴掌“打得半邊臉火熱”,罵金釧兒是下作的小娼婦,我好好的爺們兒都叫你們給教壞了。金釧兒跪地哭求,王夫人也沒有惻隱之心,命她媽將她帶走。金釧兒回家哭死哭活,沒幾日便投井自盡了。得知金釧兒死訊,王夫人又後悔了,卻是向前來安慰的薛寶釵這樣解釋:把她的一件東西弄壞了,一時生氣,打了她兩下子,本來還想叫她進來。可見其沒有什麼憐憫之心。
大觀園裏出現了繡春囊,邢夫人來使王夫人難堪,她拿到繡春囊,便逼問王熙鳳,認為是鳳姐與賈璉不尊重,將這樣東西放在女兒家住的大觀園裏,使得王熙鳳驚惶,沿着炕沿跪下細細辯解自己絕不是犯下這等大錯的人,才知道錯怪了鳳姐;因王善保家的覺得大觀園丫頭們不奉承她,心理不忿,便因私讒言晴雯如何如何不好,建議封門閉户,半夜抄檢大觀園,便不顧大觀園中女孩兒們的清譽,而抄檢大觀園,使得只是閨中女孩兒的賈探春都悲涼流淚:百年之蟲死而不僵,一時是殺不死的,必須先從家裏自殺自滅起來,才能一敗塗地;事後,而命僕婦將三日水米未沾病弱不堪的晴雯從炕上拖下來,架出怡紅院,卻向賈母回話時卻説晴雯又懶又淘氣,且得了女兒癆,才把她送出大觀園的。
10版紅樓夢王夫人(歸亞蕾飾) 10版紅樓夢王夫人(歸亞蕾飾)
既而親自查閲賈寶玉的怡紅院,趕走四兒,出言警醒:我身子雖不大來,我的心耳神意時時都在這裏。暗示怡紅院裏有她的人時時都替她看着這裏。又看芳官道:唱戲的女孩,自然都是些狐狸精了。連同與芳官一起的其他小戲子全都趕走。
不過,王夫人在“揚善”方面還是做得不錯的。在平時,王夫人對黛玉、寶釵、湘雲、寶琴、岫煙、李紋李綺等姑娘,都能做到關愛厚待。雖然她素來愛靜,不喜熱鬧,對小輩們的嬉鬧從不主動參與,但在道義上和經濟上予以支持為她們提供方便。這麼多人寄居在大觀園,她照樣發放月銀,鳳姐説小姐們的丫頭太多了,對小姐們也感難侍候,王夫人還是説與過去相比還沒有多,毫無半點嫌棄和反感。與邢夫人的吝嗇、勢利形成了鮮明的反差。對貧病交困的族人,王夫人也是幫困之心。比如,對賈瑞病危,“賈代儒各處請醫療治,皆不見效,因後來吃獨蔘湯,代儒如何有這力量,只得往榮府來尋”。求告於王夫人,王夫人聽後很焦急,急命鳳姐秤二兩人蔘立刻給賈代儒,當鳳姐百般推説沒有時。王夫人就命她想辦法一定要籌集到:“就是咱們沒有了,你打發個人往你婆婆那邊問問,或是你珍大哥那府裏再尋些來,湊着給人家。吃好了,救人一命,也是你的好處。”連脂硯齋也説:“王夫人之慈若是。”(庚辰本第十二回雙行夾批)在鳳姐生病期間,王夫人命李紈、探春、寶釵三駕馬車代理鳳姐治家,一面不計較探春作為趙姨娘親生女兒的嫌疑,破格提拔她、任用她,反映了其寬廣的胸襟。另一方面,又借李紈、寶釵在下人們中間的賢德聲望助探春壓穩陣腳,也反映了王夫人的謀事老道。 [4] 

王夫人影視形象

1944年《紅樓夢》袁竹如飾王夫人。
1962年越劇電影紅樓夢鄭忠梅飾王夫人。
1962年邵氏電影《紅樓夢》陳雪華飾王夫人。
1987年央視版《紅樓夢》周賢珍飾王夫人。
黛玉傳--王夫人 黛玉傳--王夫人
1989年北影版《紅樓夢王敏宜飾王夫人。
2002年《紅樓丫頭惠娟豔飾王夫人。
2007年越劇電影《紅樓夢應國英飾王夫人。
2008交響版越劇電影《紅樓夢》葛佩玉飾王夫人。
2002年《越劇紅樓夢》王濱梅飾王夫人。
2010年《新版紅樓夢歸亞蕾飾王夫人。
2009年《黛玉傳》張蘭飾王夫人。
參考資料
  • 1.    西嶺雪.《西嶺雪探秘紅樓夢 貳》:時代文藝出版社,2014年:第240—245頁
  • 2.    蘆哲峯.《醉愛紅樓》: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18年:第18頁
  • 3.    歐麗娟.《大觀紅樓 母神卷》:台灣大學出版中心,2015年:第265—362頁
  • 4.    曹雪芹.《紅樓夢》: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