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獨立宣言

(美國立國文書之一)

編輯 鎖定
《獨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是北美洲十三個英屬殖民地宣告自大不列顛王國獨立,並宣明此舉正當性之文告。
1776年7月4日,本宣言由第二屆大陸會議(Second Continental Congress)於費城批准,這一天後成為美國獨立紀念日。宣言之原件由大陸會議出席代表共同簽署,並永久展示於美國華盛頓特區之國家檔案與文件署當中。此獨立宣言為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書之一。7月4日是決議採用宣言的日期,之後進行了印刷,議會代表們大多采用1776年8月2日簽署本宣言。
《獨立宣言》由四部分組成:第一部分為前言,闡述了宣言的目的;第二部分闡述政治體制思想,即自然權利學説主權在民思想;第三部分歷數英國壓迫北美殖民地人民的條條罪狀,説明殖民地人民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拿起武器的,力爭獨立的合法性和正義性;第四部分,也就是在宣言的最後一部分,美利堅莊嚴宣告獨立。
中文名
獨立宣言
外文名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文件屬性
綱領性文件
地    位
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書之一
簽署日期
1776年8月2日
決議採用日期
1776年7月4日
批准會議
第二屆大陸會議
批准地點
賓夕法尼亞費城
現存地點
華盛頓特區美國國家檔案館
重要人物
約翰·亞當斯、富蘭克林、傑斐遜

獨立宣言歷史背景

編輯
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
在整個18世紀60年代和18世紀70年代之間,英國和其北美殖民地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英國議會對殖民地不斷徵税,但在議會中卻沒有殖民地的代表。英國議會分別頒佈《糖税法》(1764年)、《印花税法案》(1765年)、《湯森税法》(1767年,又稱《湯森法案》),引發殖民人民的反抗。英屬北美十三殖民地與大不列顛王國之間緊張關係持續升高,終在1775年爆發列剋星敦和康科德戰役萊剋星頓槍聲)(Battle of Lexington and Concord),成為美國獨立戰爭之先聲。
徹底獨立一開始只是少數人的想法,直到強力壓制殖民地自治的不可容忍法案通過後,大不列顛母國為壓迫者的觀點方日益廣佈。馬薩諸塞殖民州1774年之沙福克決議(Suffolk Resolves)與托馬斯·潘恩於1776年出版之小冊《常識》等文告更加掀起了反不列顛之風潮。托馬斯·潘恩的《常識》這本不到50頁的小冊子中,托馬斯·潘恩以簡練而生動的語言準確地回答了北美殖民地人民所關心的問題,並從一個全新的角度指出了北美殖民地獨立的必要性。托馬斯·潘恩呼籲,殖民地人民必須與英國一刀兩斷,建立自己的共和國。他強調真正的權力必須而且只有來源於人民。托馬斯·潘恩的思想代表了美國革命中激進派的主張。他的理論激勵了更多的北美殖民地人民,特別是中下階層的人民,堅定地投身於獨立戰爭。至此,戰爭已轉向為爭取殖民地的獨立。
獨立宣言是一份由托馬斯·傑斐遜起草,並由其它13個殖民地代表簽署的最初聲明美國從英國獨立的文件。早在獨立前的一百多年間,歐洲啓蒙思想就開始在北美傳播,為《獨立宣言》的發表奠定了理論基礎。在歐洲啓蒙思想的薰陶下,北美殖民地也產生了自己的啓蒙思想家,代表人物是本傑明·富蘭克林托馬斯·傑斐遜,他們反對奴隸制,主張人民享有自由、平等的權利。並且喊出了:“沒有代表權,就不得徵税”(“No Taxation without Representation”)的口號。這句口號原本是英國政治的基本原則,在英國貴族與王室的鬥爭中使用過,但獨立戰爭期間被殖民者用來捍衞自己的權利。

獨立宣言宣言起草

編輯
傑斐遜(站立)、亞當斯和富蘭克林 傑斐遜(站立)、亞當斯和富蘭克林
1776年6月7日,在第二屆大陸會議的一次集會中,弗吉尼亞自治領的理查德·亨利·李提出一個議案,即李氏決議文(Lee Resolution),決議文中寫道:“我們以這些殖民地的善良人民的名義和權力,謹莊嚴地宣佈並昭告:這些聯合殖民地(United Colonies)從此成為、而且名正言順地應當成為自由獨立的合眾國;它們解除對於英王的一切隸屬關係,而它們與大不列顛王國之間的一切政治聯繫亦應從此完全廢止。”(茲決議:合眾殖民地為,亦應為,自由獨立之國家,其免除自身對不列顛王室之擁戴;其與大不列顛國之一切政治聯繫為,亦應為,徹底無效。——北美獨立宣言)。6月10日大陸會議指定一個委員會草擬獨立宣言。實際的起草工作由托馬斯·傑佛遜負責。
1776年6月11日,大陸會議任命一個“五人委員會”(Committee of Five)起草一份宣言,該委員會由康涅狄格殖民州的羅傑·謝爾曼、賓夕法尼亞殖民州的本傑明·富蘭克林、弗吉尼亞殖民州的托馬斯·傑斐遜、馬薩諸塞殖民州的約翰·亞當斯和紐約殖民州的羅伯特·R·利文斯頓組成 [2]  ,聚集起草合宜之文告以宣示獨立之決心。五人委員會決議,宣言由托馬斯·傑斐遜獨立起草後對富蘭克林與亞當斯展示,富蘭克林一人即至少修訂了其中48處。傑斐遜後據此謄錄了一份修訂版。宣言委員會從1776年6月11日開始工作,直到1776年7月5日《獨立宣言》發表的那一天。五人委員會於1776年6月28日首次向大陸會議提交了該文件。 [2]  7月2日,正式宣告獨立。
7月4日獨立宣言獲得通過,並分送十三州的議會簽署及批准。這十三個州分別是:新罕布什爾州馬薩諸塞州羅得島州康涅狄格州紐約州新澤西州賓夕法尼亞州特拉華州馬里蘭州弗吉尼亞州北卡羅來納州南卡羅來納州佐治亞州
五人委員會向大陸會議提交《獨立宣言》 五人委員會向大陸會議提交《獨立宣言》 [1]

獨立宣言宣言內容

編輯
威廉與瑪麗學院畢業的傑斐遜曾寫道,《獨立宣言》是“籲請世界的裁判”。自1776年以來,《獨立宣言》中所體現的原則就一直在全世界為人傳誦。美國的改革家們,不論是出於什麼動機,不論是為了廢除奴隸制,禁止種族隔離或是要提高婦女的權利,都要向公眾提到“人人生而平等”。不論在什麼地方,當人民向不民主的統治作鬥爭時,他們就使用傑斐遜的話來爭辯道,政府的“正當權力是經被統治者同意所授予的”
《獨立宣言》由四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為前言,闡述了宣言的目的。
第二部分高度概括了當時資產階級最激進的政治思想,即自然權利學説主權在民思想。
第三部分歷數英國壓迫北美殖民地人民的條條罪狀,説明殖民地人民是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被迫拿起武器的,力陳獨立的合法性和正義性。
在宣言的最後一部分,美利堅莊嚴宣告獨立。《獨立宣言》並非1776年7月4日簽署的,7月4日是決議採用宣言的日期,之後進行了印刷。議會代表們大多於1776年8月2日簽署本宣言。

獨立宣言中英對照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獨立宣言
In Congress, July 4, 1776,
大陸會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
THE UNANIMOUS DECLARATION OF THE THIRTEE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美利堅合眾國十三個州一致通過的宣言
When in the Course of human events, it becomes necessary for one people to dissolve the political bonds which have connected them with another, and to assume among the Powers of the earth, the separate and equal station to which the Laws of Nature and of Nature's God entitle them, a decent respect to the opinions of mankind requires that they should declare the causes which impel them to the separation.
在有關人類事務的發展過程中,當一個民族必須解除其和另一個與之有關的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繫,並在世界各國之間,接受自然法則和自然界的造物主的旨意賦予的獨立和平等的地位時,出於對人類輿論的尊重,必須把他們不得不獨立的原因予以宣佈。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我們認為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
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類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是經被治理者的同意而產生的。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and to institute new Government, laying its foundation on such principles and organizing its powers in such form, as to them shall seem most likely to effect their Safety and Happiness. Prudence, indeed, will dictate that Governments long established should not be changed for light and transient causes; and accordingly all experience has shown, that mankind are more disposed to suffer, while evils are sufferable, than to right themselves by abolishing the forms to which they are accustomed. But when a long train of abuses and usurpations, pursuing invariably the same Object, evinces a design to reduce them under absolute Despotism, it is their right, it is their duty, to throw off such Government, and to provide new Guards for their future security.
當任何形式的政府對這些目標具破壞作用時,人民便有權力改變或廢除它,以建立一個新的政府;其賴以奠基的原則,其組織權力的方式,務使人民認為唯有這樣才最可能獲得他們的安全和幸福。為了慎重起見,成立多年的政府,是不應當由於輕微和短暫的原因而予以變更的。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説明,任何苦難,只要是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為了本身的權益便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但是,當追逐同一目標的一連串濫用職權和強取豪奪發生,證明政府企圖把人民置於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併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Such has been the patient sufferance of these Colonies; and such is now the necessity which constrains them to alter their former Systems of Government. The history of the present King of Great Britain is a history of repeated injuries and usurpations, all having in direct object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absolute Tyranny over these States. To prove this, let Facts be submitted to a candid world.
這就是這些殖民地過去逆來順受的情況,也是它們不得不改變政府制度的原因。大不列顛國在位國王的歷史,是接連不斷的傷天害理和強取豪奪的歷史,這些暴行的唯一目標,就是想在這些州建立專制的暴政。為了證明所言屬實,現把下列事實向公正的世界宣佈--
He has refused his Assent to Laws, the most wholesome and necessary for the public good.
他拒絕批准對公眾利益最有益、最必要的法律。
He has forbidden his Governors to pass Laws of immediate and pressing importance, unless suspended in their operation till his Assent should be obtained; and when so suspended, he has utterly neglected to attend to them.
他禁止他的總督們批准迫切而極為必要的法律,要不就把這些法律擱置起來暫不生效,等待他的同意;而一旦這些法律被擱置起來,他對它們就完全置之不理。
He has refused to pass other Laws for the accommodation of large districts of people, unless those people would relinquish the right of Representation in the Legislature, a right inestimable to them and formidable to tyrants only.
他拒絕批准便利廣大地區人民的其它法律,除非那些人民情願放棄自己在立法機關中的代表權;但這種權利對他們有無法估量的價值,而且只有暴君才畏懼這種權利。
He has called together legislative bodies at places unusual, uncomfortable, and distant from the depository of their public Records,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fatiguing them into compliance with his measures.
他把各州立法團體召集到異乎尋常的、極為不便的、遠離它們檔案庫的地方去開會,唯一的目的是使他們疲於奔命,不得不順從他的意旨。
He has dissolved Representative Houses repeatedly, for opposing with manly firmness his invasions on the rights of the people.
他一再解散各州的議會,因為它們以無畏的堅毅態度反對他侵犯人民的權利。
He has refused for a long time, after such dissolutions, to cause others to be elected; whereby the Legislative powers, incapable of Annihilation, have returned to the People at large for their exercise; the State remaining in the mean time exposed to all the dangers of invasion from without, and convulsions within.
他在解散各州議會之後,又長期拒絕另選新議會;但立法權是無法取消的,因此這項權力仍由一般人民來行使。其實各州仍然處於危險的境地,既有外來侵略之患,又有發生內亂之憂。
He has endeavoured to prevent the population of these States; for that purpose obstructing the Laws of Naturalization of Foreigners; refusing to pass others to encourage their migrations hither, and raising the conditions of new Appropriations of Lands .
他竭力抑制我們各州增加人口;為此目的,他阻撓外國人入籍法的通過,拒絕批准其它鼓勵外國人移居各州的法律,並提高分配新土地的條件。
He has obstructed th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by refusing his Assent to Laws for establishing Judiciary powers.
他拒絕批准建立司法權力的法律,藉以阻撓司法工作的推行。
He has made Judges dependent on his Will alone, for the tenure of their offices, and the amount and payment of their salaries.
他把法官的任期、薪金數額和支付,完全置於他個人意志的支配之下。
He has erected a multitude of New Offices, and sent hither swarms of Officers to harass our People, and eat out their substance.
他建立新官署,派遣大批官員,騷擾我們人民,並耗盡人民必要的生活物質。
He has kept among us, in times of peace, Standing Armies without the Consent of our legislatures.
他在和平時期,未經我們的立法機關同意,就在我們中間維持常備軍。
He has affected to render the Military independent of and superior to the Civil power.
他力圖使軍隊獨立於民政之外,並凌駕於民政之上。
He has combined with others to subject us to a jurisdiction foreign to our constitution, and unacknowledged by our laws; giving his Assent to their Acts of pretended Legislation:
他同某些人勾結起來把我們置於一種不適合我們的體制且不為我們的法律所承認的管轄之下;他還批准那些人炮製的各種偽法案來達到以下目的:
For quartering large bodies of armed troops among us:
在我們中間駐紮大批武裝部隊;
For protecting them, by a mock Trial, from Punishment for any Murders which they should commit on the Inhabitants of these States:
用假審訊來包庇他們,使他們殺害我們各州居民而仍然逍遙法外;
For cutting off our Trade with all parts of the world:
切斷我們同世界各地的貿易;
For imposing Taxes on us without our Consent:
未經我們同意便向我們強行徵税;
For depriving us in many cases, of the benefits of Trial by Jury:
在許多案件中剝奪我們享有陪審制的權益;
For transporting us beyond Seas to be tried for pretended offences:
羅織罪名押送我們到海外去受審;
For abolishing the free System of English Laws in a neighbouring Province, establishing therein an Arbitrary government, and enlarging its Boundaries so as to render it at once an example and fit instrument for introducing the same absolute rule into these Colonies:
在一個鄰省廢除英國的自由法制,在那裏建立專制政府,並擴大該省的疆界,企圖把該省變成既是一個樣板又是一個得心應手的工具,以便進而向這裏的各殖民地推行同樣的極權統治;
For taking away our Charters, abolishing our most valuable Laws, and altering fundamentally the forms of our Governments:
取消我們的憲章,廢除我們最寶貴的法律,並且根本上改變我們各州政府的形式;
For suspending our own Legislatures, and declaring themselves invested with power to legislate for us in all cases whatsoever.
中止我們自己的立法機關行使權力,宣稱他們自己有權就一切事宜為我們制定法律。
He has abdicated Government here, by declaring us out of his Protection and waging War against us.
他宣佈我們已不屬他保護之列,並對我們作戰,從而放棄了在這裏的政務。
He has plundered our seas, ravaged our Coasts, burnt our towns, and destroyed the Lives of our people.
他在我們的海域大肆掠奪,蹂躪我們沿海地區,焚燒我們的城鎮,殘害我們人民的生命。
He is at this time transporting large armies of foreign mercenaries to compleat the works of death, desolation and tyranny, already begun with circumstances of Cruelty & perfidy scarcely paralleled in the most barbarous ages, and totally unworthy the Head of a civilized nation.
他此時正在運送大批外國傭兵來完成屠殺、破壞和肆虐的老勾當,這種勾當早就開始,其殘酷卑劣甚至在最野蠻的時代都難以找到先例。他完全不配作為一個文明國家的元首。
He has constrained our fellow Citizens taken Captive on the high Seas to bear Arms against their Country, to become the executioners of their friends and Brethren, or to fall themselves by their Hands.
他在公海上俘虜我們的同胞,強迫他們拿起武器來反對自己的國家,成為殘殺自己親人和朋友的劊子手,或是死於自己的親人和朋友的手下。
He has excited domestic insurrections amongst us, and has endeavoured to bring on the inhabitants of our frontiers, the merciless Indian Savages, whose known rule of warfare, is an undistinguished destruction of all ages, sexes and conditions.
他在我們中間煽動內亂,並且竭力挑唆那些殘酷無情、沒有開化的印第安人來殺掠我們邊疆的居民;而眾所周知,印第安人的作戰律令是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格殺勿論的。
In every stage of these Oppressions We have Petitioned for Redress in the most humble terms: Our repeated Petitions have been answered only by repeated injury. A Prince, whose character is thus marked by every act which may define a Tyrant, is unfit to be the ruler of a free people.
在這些壓迫的每一階段中,我們都是用最謙卑的言辭請願改善;但屢次請求所得到的答覆是屢次遭受損害。一個君主,當他的品格已打上了暴君行為的烙印時,是不配作自由人民的統治者的。
Nor have We been wanting in attention to our British brethren. We have warned them from time to time of attempts by their legislature to extend an unwarrantable jurisdiction over us. We have reminded them of the circumstances of our emigration and settlement here. We have appealed to their native justice and magnanimity, and we have conjured them by the ties of our common kindred to disavow these usurpation, which would inevitably interrupt our connections and correspondence. They too have been deaf to the voice of justice and of consanguinity. We must, therefore, acquiesce in the necessity, which denounces our Separation, and hold them, as we hold the rest of mankind, Enemies in War, in Peace Friends.
我們不是沒有注意我們英國的弟兄。我們時常提醒他們,他們的立法機關企圖把無理的管轄權橫加到我們的頭上。我們也曾把我們移民出這裏和在這裏定居的情形告訴他們。我們曾經向他們天生的正義感和雅量呼籲,我們懇求他們念在同種同宗的份上,棄絕這些掠奪行為,以免影響彼此的關係和往來。但是他們卻對於這種正義和血緣的呼聲一直充耳不聞。因此,我們實在不得不宣佈和他們脱離,並且以對待世界上其它民族一樣的態度對待他們:戰即為敵;和則為友。
We, therefore, the Representativ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General Congress, Assembled, appealing to the Supreme Judge of the world for the rectitude of our intentions, do, in the Name, and by Authority of the good People of these Colonies, solemnly publish and declare, That these United Colonies are, and of Right ought to be Free and Independent States; that they are Absolved from all Allegiance to the British Crown, and that all political connection between them and the State of Great Britain, is and ought to be totally dissolved; and that as Free and Independent States, they have full Power to levy War, conclude Peace, contract Alliances, establish Commerce, and to do all other Acts and Things which Independent States may of right do. And for the support of this Declaration, with a firm reliance on the Protection of Divine Providence, we mutually pledge to each other our Lives, our Fortunes and our sacred Honor.
因此,我們,在大陸會議上集會的美利堅合眾國代表,以各殖民地善良人民的名義並經他們授權,向全世界最崇高的正義呼籲,説明我們的嚴正意向,同時鄭重宣佈;這些聯合的殖民地是而且有權成為自由和獨立的國家,它們取消一切對英國王室效忠的義務,它們和大不列顛國家之間的一切政治關係從此全部斷絕,而且必須斷絕;作為自由獨立的國家,它們完全有權宣戰、締和、結盟、通商和獨立國家有權去做的一切行動。為了支持這篇宣言,我們堅決信賴上帝的庇佑,以我們的生命、我們的財產和我們神聖的名譽,彼此宣誓。
JOHN HANCOCK, President [3] 
Attested, CHARLES THOMSON, Secretary
鑑定無誤,查爾斯·湯姆森,秘書
New Hampshire: JOSIAH BARTLETT, WILLIAM WHIPPLE, MATTHEW THORNTON
Massachusetts-Bay: SAMUEL ADAMS, JOHN ADAMS, ROBERT TREAT PAINE, ELBRIDGE GERRY
Rhode Island: STEPHEN HOPKINS, WILLIAM ELLERY
Connecticut: ROGER SHERMAN, SAMUEL HUNTINGTON, WILLIAM WILLIAMS, OLIVER WOLCOTT
Georgia: BUTTON GWINNETT, LYMAN HALL, GEO. WALTON
Maryland: SAMUEL CHASE, WILLIAM PACA, THOMAS STONE, CHARLES CARROLL OF CARROLLTON
Virginia: GEORGE WYTHE, RICHARD HENRY LEE, THOMAS JEFFERSON, BENJAMIN HARRISON, THOMAS NELSON, JR., FRANCIS LIGHTFOOT LEE, CARTER BRAXTON.
New York: WILLIAM FLOYD, PHILIP LIVINGSTON, FRANCIS LEWIS, LEWIS MORRIS
Pennsylvania: ROBERT MORRIS, BENJAMIN RUSH, BENJAMIN FRANKLIN, JOHN MORTON, GEORGE CLYMER, JAMES SMITH, GEORGE TAYLOR, JAMES WILSON, GEORGE ROSS
Delaware:GEORGE READ, THOMAS MCKEAN, CAESAR RODNEY
North Carolina: WILLIAM HOOPER, JOSEPH HEWES, JOHN PENN
South Carolina: EDWARD RUTLEDGE, THOMAS HEYWARD, JR., THOMAS LYNCH, JR., ARTHUR MIDDLETON
New Jersey: RICHARD STOCKTON, JOHN WITHERSPOON, FRANCIS HOPKINSON, JOHN HART, ABRAHAM CLARK

獨立宣言複寫副本

1776年7月4日,大陸議會決議採用本宣言,其手寫之初稿由議會主席約翰·漢考克與秘書查爾斯·湯姆森(Charles Thomson)簽署後,即送往數個街口外的約翰·當列普(John Dunlap)印刷廠印製。當晚即產出150份至200份的印刷本,今稱當列普單面印刷版(Dunlap broadside)。其中一份於7月6日送達喬治·華盛頓將軍手中,他於7月9日對駐紮於紐約的部隊宣讀。尚存的25份當列普單面印刷版為本宣言最古老之現存版本,手寫之原稿今已不存。
波士頓慘案 波士頓慘案
1776年7月19日,大陸議會裁示,手抄謄錄一份印刷版的宣言以供與會代表簽署。這份抄本的原稿由提摩西·梅拉克(Timothy Matlack)在議會秘書之協助下,大字正體謄錄而成。大部份與會代表於1776年8月2日簽署本宣言,依據各人所代表的殖民州之地理位置,由北而南排序。數名代表因未出席會議,須於日後補行簽署,其中有兩名代表甚至根本沒有簽署。後來才加入大陸議會的代表們允獲補籤,最終共有56名代表簽署本宣言。這份原稿今展示於國家檔案署。
約翰·杜倫巴爾之名畫常遭誤解為獨立宣言簽署人之羣像,但實為五人小組上呈大會其成果。1777年1月18日,大陸議會裁示,本宣言應更廣為傳佈。經由瑪麗·凱瑟琳·高達德(Mary Katherine Goddard)製作第二份手抄本。第一份手抄本上僅列出漢考克與湯姆森的姓名,第二份手抄本方列明所有的簽署人。
1823年,印刷專家威廉·史東(William J. Stone)銜國務卿約翰·昆西·亞當斯之命,製作與原件毫無二致之雕版印刷本。史東使用濕墨轉印法,即濕潤原件之表面,並將原件上的部份油墨轉印至一片銅質平板上。該銅質轉印板後經蝕刻,用以反覆壓印,製作副本。1776年製作的原稿因十九世紀時的不當保存而歷盡風霜,史東的雕版印刷本反而成為現代重製品的基礎。
1776年7月6日至8日,本宣言由賓夕法尼亞的史坦因與西斯特(Steiner & Cist)譯為德文,印刷成單面不折疊的形式。

獨立宣言本文註解

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之本文可分為五個章節:序文、前言、控訴英王喬治三世、譴責英人和總結。
1、序文
1776年7月4日,於國會內
美洲十三合眾州全體一致宣告:此時此刻,於人事發展進程中,斯屬必要者,業為解消一羣人民與他羣間之政治捆縛,並視其地位─基於自然法與造物主之賜─於塵世諸政權間為互不隸屬且相互平等,適切尊重人類宣告獨立的目標理想之需求。
2、前言
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
我等之見解為,下述真理不證自明:凡人生而平等,秉造物者之賜,擁諸無可轉讓之權利,包含生命權、自由權、與追尋幸福之權(原意為:擁有私人資產之權)。茲確保如此權力,立政府於人民之間,經受統治者之同意取得應有之權力;特此,無論何種政體於何時壞此標的,則人民有權改組或棄絕之,並另立新政府,本此原則,以成此型式之政權,因其影響人民之安全幸福至巨。深思熟慮後,當得此論,即建立長久之政府,不應以無足輕重之理由改組,而基於已知之過往,世人寧可容忍積重難返之邪僻。然當連串之濫權者與篡奪者執迷不悟,迫人民屈伏於絕對專制下時,推翻此政府,是其權利,是其義務,併為未來之安穩提供新保障。
3、控訴
此限制已令各殖民地長久不堪,此事現今亦已成為必要,即由人民改變過往政府體制。大不列顛今上長久以來剝下益上,直接導致遍及各州之專制暴政。為證明斯言屬實,且將事實呈交公正之世間。
他拒絕批准,裨益最深且對公眾利益至關緊要之法條。
他禁止轄下總督們通過當前迫切而必要之法條,延宕法條直至得其恩准;而於留中不發期間,他徹底置之不理。
他拒絕通過其他法條以調解廣大行政區內之人民,除非人民放棄於立法機構內之代表權,此為人民至高無上之權,唯暴君畏之懼之。
獨立宣言原本 獨立宣言原本
他於異常、不當、且遠離公共紀錄保管之處所召集民意代表與會,唯一目的為使其因疲於奔命而屈從於他個人之意旨。
他反覆解散議會,因其勇於堅決反對他侵犯民權。
他長期拒絕─於議會解散之後─使其他人當選以讓立法權─無可消滅者─迴歸由多數民意行使;國家長期暴露於一切可能導致動亂之中。
他力阻各州增加人口,為達目的而阻撓外籍歸化法,拒絕通過鼓勵移民內附之法條,並提高撥用新土地之門檻。
他拒絕通過建立司法權之相關法條,藉以妨礙司法。
他置司法於個人意志之下,獨斷決定其職位與薪資之數目與款項。
他設立大量新機構,送來成羣的官吏吸取民脂民膏。
他於吾民之間維持常備軍─於承平時期─不經議會同意。
他酬庸軍權,使之自外於,並超逾民權。
他勾結他人,使我等隸屬之司法體制,既逾越於憲法,亦未經律令之認可。御準虛有其表之議會所炮製之種種法案:
於吾民中駐紮大軍:
以偽審判卵翼殺人犯逍遙法外:
切斷吾民與他方之貿易往來:
不經吾民同意即開徵税賦:
多次剝奪吾民由陪審團聽審之權益:
押送吾民至海外,審以羅織之罪名:
廢止英式自由法制於一鄰省,立專制政府於其中,並擴展其疆域,作為樣板與便宜行事之手段,用以推行相同之威權統治至各殖民地中;
奪吾民之憲章,廢止我最具價值之律法並根本改變我政府體制:
中斷我之立法職能,而聲稱他們有權為我一切大小事宜立法。
他拋棄此地之政務,聲明吾民不在其保護之下,對吾民強加戰爭之重荷。
他掠奪我海域,踐踏沿岸,焚燒城鎮,殘民以逞。
他刻正運來大批外籍傭兵以恣意屠戮、蹂躪、與妄為,其手段之虐酷與卑劣幾與最野蠻之時代毫無二致,作為一個文明國家之元首,完全失格
他強俘吾民於公海且武裝之,以對其母國不利,強令其成為親朋好友之劊子手,或被害者。
他煽動內亂於吾民之間,圖我開疆拓土之民;眾所周知,未開化之印地安野人作戰法則為不分男女老幼格殺勿論。
於承受如此壓迫之時期吾民謙詞請願興革:吾民一再之請願遭回以反覆之傷害。一國之君,其品格已然烙下可稱為殘虐之措施時,已不配作為自由民之統治者。
4、譴責
並非我等未曾顧念我不列顛之同胞。我等曾不時警示其企圖,即外延立法權以將非法之司法管轄權籠罩吾民。我等曾提醒其民,我移民與墾殖者之狀況。我等曾籲其天生之正義感與雅量,我等曾求其以同文同種之情一改前非,其作為,無可避免地影響雙方之關係與往來。他們對情理之聲充耳不聞。我等必須因而順勢宣告與之分離,並待之如待其餘人等,敵視我者敵視之,睦我者睦之,友我者友之。
5、總結
領銜簽署者們主張(現時人民須改組政府之態勢,不列顛致之),各殖民地有必要推翻與不列顛主權之政治束縛,成為獨立國家。結論之核心,包含於1776年7月2日通過之李氏決議文。
我等,美利堅合眾國之代表,召開全員大會,為吾民之公正意向世界最崇高之正義籲求,以各殖民地正直善良民意之名義,及其授權,鄭重發表與宣告,團結之諸殖民地為,亦有權是,自由獨立之國家,有權宣戰、媾和、締盟、建立貿易關係、從事其他獨立國家有權行使之事務。為支持此宣言,以神賜之洲之屏障為堅固依靠,吾等相互託付生命、財產、與榮譽。

獨立宣言兩稿異同

本宣言於採用前經三次修訂:
1、傑斐遜之初稿。
2、傑斐遜之初稿經富蘭克林與亞當斯之修訂由五人小組上呈大會之文告。
3、經大會審訂之最終版本。
傑斐遜之初稿譴責奴隸交易(‘他從事殘酷之戰爭壓制人類之天性,侵犯人身之生命與自由二項未侵犯他者之人最神聖之權,俘虜他們並奴役於地球另一端,或於運送過程中悲慘地死去。’),後因大會刪除,因譴責不列顛人民與國會之部分過於冗長。傑斐遜説:“ 我們為在英格蘭之友人而言詞吞吐,此種優柔寡斷之念縈繞多人內心。這些表達對英人之譴責等段落為此而被刪,唯恐冒犯。”

獨立宣言簽署人名

大字正體謄錄本上最先簽署,也是最出名的簽署者為會議主席約翰·漢考克。簽署人中的托馬斯·傑斐遜與約翰·亞當斯後來當選總統。當時,26歲的愛德華·拉特利奇(Edward Rutledge)為最年輕的簽署人,70歲的本傑明·富蘭克林則最年長。
56名簽署宣言的與會代表依所代表的殖民州之地理位置羅列於後(由北而南):
《獨立宣言》簽署人名單
新罕布什爾


馬薩諸塞
羅得島



康涅狄格


新澤西
賓夕法尼亞

特拉華


馬里蘭

弗吉尼亞



北卡羅來納


南卡羅來納



獨立宣言宣言分析

《獨立宣言》包括三個部分:第一部分闡明政治哲學——民主與自由的哲學,內容深刻動人;第二部分列舉若干具體的不平等事例,以證明喬治三世破壞了美國的自由;第三部分鄭重宣佈獨立,並宣誓支持該項宣言。
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
在第一部分中,《獨立宣言》闡述的政治哲學主要是自由和民主內容。包括人人平等,天賦人權等等。以及政府的組成和社會契約等內容。並且,對於英國政府的行為,從哲學的角度給予了抨擊。這主要得益於啓蒙思想的傳播。殖民地比較寬鬆的社會民主氣氛,給啓蒙思想的傳播提供了外部的社會條件,殖民地人民渴求自由、進取精神是啓蒙思想傳播的內在動力。到獨立戰爭前夕,啓蒙思想已經深入到人民羣眾之中。一切的政治宣言,都要從哲學和文化中找到依據,《獨立宣言》也是這樣。在為革命鬥爭闡述理論依據的同時,這部分內容也是在對廣大的人民做出動員。
在第二部分中,《獨立宣言》列舉了共29款事例,來證明喬治三世和整個英國政府對於北美殖民地的迫害。
其中,有15款是有關立法和司法方面的。這説明,法律方面的相關權利是北美殖民地所爭取的最為主要的權利。法律在西方社會具有無可比擬的權威性,而北美殖民地的人民絕大多數都是來自於英國本土和歐洲國家的。在社會生活中,法律的神聖性和權威性也深入到每個人的內心。所以立法權和司法權被擺在了最重要的位置上。由此也可以看出,北美殖民地人們此前也曾經進行了許多形式相對温和的鬥爭。但是,英國國王和政府的鎮壓也不斷的加強。最終,形式温和的鬥爭被暴力革命所取代。
《獨立宣言》第二部分的其餘條款,涉及了其他的方面。包括經濟,軍事等各個方面對於殖民地的迫害。
總體説來,《獨立宣言》的第二部分中,列舉的各項事例都證明了英國國王和政府對於北美殖民地鎮壓的政策。由此可以看出,英國希望北美的殖民地可以和其他的海外殖民地一樣,成為國王統治下的忠實臣民,成為本土的原料產地和消費市場。但是由於北美殖民地人民的素質普遍較高,加之很好的保存了英國舊有的議會傳統和民主傳統。所以,英國的政策在北美殖民地受到了強烈的抵制。如果按照當時的情況來分析,英國的統治者答應全部或者大部分北美殖民地人民的要求的話,獨立和革命是完全能夠避免的。
通過對於這29款事例的分析,不難看出,北美殖民地最初並不否認自己是英國的公民,充其量是“自治的公民”,而要求的自治權力也是相對來説比較少的。這一點從1774年費城第一屆大陸會議中可以看出。大陸會議要求英國政府撤消高壓法令,要求自治。但是並沒有提出獨立的要求。1751年富蘭克林在談到英國時,把英國比作“一個聰明而善良的母親”,把大英帝國説成是一個“大家庭”。1760年代中期,儘管北美殖民地人民對英國議會不斷徵税的做法極為不滿,但那時殖民地人民談論更多的不是獨立,而是如何在殖民地與宗主國之間建立一種理性、合理的關係,即讓殖民地在英國議會中擁有某種形式的代表權。遺憾的是,英國國王和政府選擇了錯誤的方式,以武力作為對北美殖民地人民要求的迴應,最終釀成了革命。
在第三部分中,《獨立宣言》鄭重的立誓,宣佈美國的獨立。宣誓的誓詞,以基督教和契約理論作為依據。體現出了北美殖民地人民已經在語言、宗教信仰、社會思想的基礎上,達到了同一。嶄新的美利堅民族已經宣告誕生。
儘管滿篇都是關於自由的宣言,但有一句話的地位遠比其他重要,"但是,當大量出現濫用權利,巧取豪奪,始終追求同一目標,表明政府企圖把人民至於專制暴政之下時,他們有權利、有義務拋棄這樣的政府,為他們以後的安全提供新的守衞"。

獨立宣言重要人物

編輯

獨立宣言五人委員會

五人委員會 五人委員會
委員會的成員(右圖由左至右)由康涅狄格的羅傑·謝爾曼、賓夕法尼亞的本傑明·富蘭克林、弗吉尼亞自治領的托馬斯·傑斐遜(第三任總統)、馬薩諸塞的約翰·亞當斯(第二任總統)和紐約的羅伯特·R·利文斯頓組成,並被組成以起草合適的宣言。傑斐遜在起草宣言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宣言被大陸會議採納以前,大陸會議對傑弗遜的草稿作了重大改動,在刑事法庭上被重寫,特別是在佐治亞和南卡羅來納代表們的堅持下,刪去了他對英王喬治三世允許在殖民地存在奴隸制和奴隸買賣的有力譴責。其中一個被移除的篇章涉及奴隸制度

獨立宣言本傑明.富蘭克林

本傑明.富蘭克林 本傑明.富蘭克林
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資本主義精神最完美的代表,十八世紀美國最偉大的科學家和發明家,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哲學家、文學家和航海家以及美國獨立戰爭的偉大領袖。他一生最真實的寫照是他自己所説過的一句話“誠實和勤勉,應該成為你永久的伴侶。”
他是一位優秀的政治家,是美國獨立戰爭的老戰士。他參加起草了《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積極主張廢除奴隸制度,深受美國人民的崇敬。他是美國第一位駐外大使(法國),所以富蘭克林及其他的著作(20張)在世界上也享有較高的聲譽。 [4] 
1790年4月17日夜裏11點,富蘭克林溘然逝去。他靠印刷起家,後來就連他的墓碑上也只刻着:印刷工富蘭克林。

獨立宣言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
托馬斯·傑斐遜在歷任美國總統智商排名中排在第二位的,他同時也是《獨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美國開國元勳中最具影響力者之一。除了政治事業外,傑斐遜同時也是農業學、園藝學、建築學、詞源學、考古學、數學、密碼學、測量學與古生物學等學科的專家;又身兼作家、律師與小提琴手;還是弗吉尼亞大學的創辦人。許多人認為他是歷任美國總統中智慧最高者。他在任期間保護農業,發展民族資本主義工業。從法國手中購買路易斯安那州,使美國領土近乎增加了一倍。 [5] 

獨立宣言理查德·亨利·李

理查德·亨利·李是著名政治家、演説家。1774年,李作為弗吉尼亞自治領出席在費城舉行的第一屆大陸會議的代表團團長,為英屬美洲殖民地人民準備了演講,併為大不列顛人民準備了第二次演講,這是當時最有影響力的文件之一。會議期間他接受了許多重要委員會的任命。1776年6月7日,根據弗吉尼亞議會的指示,李在第二屆大陸會議上提出了以下著名的決議《李氏決議文》(《李決議》):(1)“這些聯合的殖民地現在是,而且理應是自由和獨立的國家,它們不再效忠英國王室,它們與大不列顛王國之間的一切政治聯繫現在是,而且應該完全消失”;(2)“採取最有效的措施來建立外國聯盟是有利的”;(3)"準備一份邦聯計劃並將其傳達給各個殖民地供其考慮和批准"。
在對第一項決議進行了三天的辯論之後,大陸會議決定將對該決議的進一步審議推遲到7月1日,但同時應任命一個委員會來起草一份《獨立宣言》。由於李的妻子生病,他未能成為起草委員會的成員,但他的決議於7月2日獲得通過,兩天後《獨立宣言》獲得通過,理查德·亨利·李簽署了《獨立宣言》。 [6] 

獨立宣言歷史影響

編輯
美國的獨立宣言受1581年荷蘭共和國宣告獨立之影響,籲求誓絕(Oath of Abjuration)。蘇格蘭王國於1320年的阿布羅斯宣誓(Declaration of Arbroath)作為史上第一次的獨立宣言,毫無疑問也具有影響力。傑斐遜個人曾製作弗吉尼亞人權宣言,於1776年見採。

獨立宣言哲理影響

獨立宣言受美國共和主義精神所影響,即以之為自由權之基本架構。另外,宣言中也反映啓蒙時期的哲學,包含自然律、自決、與自然神論等觀點。宣言中的理想,甚至其中一些片斷,直接引用英國哲學家約翰·洛克之著作,尤其是其以“文明政府之真實起源、範疇、與終結之各項專論”為題之政府二論(Second Treatise on Government)。於其論文中,洛克擁護由受統治者成立政府之信念。洛克寫道,人類擁有天賦人權。其他獨立宣言所受到的影響包括阿爾傑農·西德尼之演講與著作天助自助者(Wawrzyniec Grzymala Goslicki),以及托馬斯·潘恩。據傑斐遜之理念,獨立之目的為“非為尋找前此未有之新原則,或新論述……而是置事物之常理於世人眼前,以簡潔之語句搏取贊同,並使之以我等受迫之立場自我判斷。”

獨立宣言實際影響

若干史家相信獨立宣言曾用以作為宣傳工具,即美國人嘗試為其叛英行為立説,以説服不願起事之殖民地加入,並對可能施以援手之外國建立正當性。獨立宣言亦曾用以結合大陸議會之成員。大多數的簽署人都明白,自己籤的是與革命事業成功與否息息相關的生死狀,而本宣言縮短革命與成功之距離。或如本傑明·富蘭克林所挖苦的:“我等而今務須生死與共,否則定遭個別處決。”("We must all now hang together, or we will all surely hang separately.")

獨立宣言影響

獨立宣言包含多名美國開國元勳之基本理念,其中若干日後獲編入美國憲法中。1848年賽尼卡福爾斯會議的《感傷宣言》以此為本。日後越南與羅得西亞等國之獨立宣言亦本諸於此。在美國,獨立宣言經常為日後之政治性演説所引用,如亞伯拉罕·林肯之堡葛底士堡演説,與馬丁·路德·金博士之著名演説《我有一個夢》。獨立宣言也激勵了人權和公民權宣言,即法國大革命中的根本宣言之一。

獨立宣言世界評價

編輯
約翰·尼克松向眾人宣讀《獨立宣言》 約翰·尼克松向眾人宣讀《獨立宣言》
17、18世紀歐洲啓蒙運動的思想家宣揚的天賦人權,社會契約,自由、平等、民主和法治,三權分立等思想原則,成為《獨立宣言》的理論來源;英屬北美殖民地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為《獨立宣言》的發表奠定了物質基礎;英屬北美殖民地民族民主意識的不斷增強,是《獨立宣言》發表的內在動力;而獨立戰爭爆發後,爭取民族獨立成為北美人民的首要任務,在此形勢下,《獨立宣言》的發表已是人心所向。1776年7月4目,在人民羣眾的強力推動下,第二屆大陸會議通過了由傑斐遜等人起草的《獨立宣言》。
《獨立宣言》的中心思想是宣佈美國獨立,它深刻地闡述了資產階級民主主義原則。
第一,平等學説。宣言明確認為平等應包括政治平等和經濟平等。這是針對英國殖民者的政治壓迫和經濟剝削而提出的,雖有空想成分,但具有反封建的革命進步意義。
第二,天賦人權學説。宣言繼承並發展了洛克天賦人權學説,把人們追求幸福的權利明確寫入。宣言指出:“人人生而平等,他們都被他們的造物主賦予了某些不可轉讓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這一觀點提高了人民的地位,承認了個人的尊嚴,從理論上摧毀了封建專制主義存在的基礎。把人們的自然權利由原來的“財產權利”上升到“追求幸福”這一新的高度上,把促進人民的幸福當成是政府的主要目的,它打破了否定現世生活而把希望寄託在天堂或來世的中世紀宗教觀念,這是現代政治理論上的一次重要革命。
第三,主權在民學説。宣言指出:人民是主權者,政府的一切權利來自人民,政府是服從人民意志的,是為了人民幸福和保障人民權利而存在的,即政府的正當權力,系得自被統治者的同意。
第四,人民革命權利學説。宣言寫道:“如果遇有任何形式的政府變成損害這些目的的,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來改變它或廢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這説明政府一旦成為禍國殃民的壓迫者,人民就有權利發動起義或革命來推翻它。
《獨立宣言》發表後,對當時的美國產生了重大的影響。《獨立宣言》的全稱是《北美十三國聯合一致的共同宣言》,宣言宣佈各殖民地已是擁有主權的獨立國家,從此切斷與英國的一切從屬關係,這反映了北美廣大人民的共同心聲。因此,《獨立宣言》的發表極大地動員了一切革命力量,大大鼓舞了北美人民的鬥志,成為北美人民爭取獨立的旗幟,對爭取獨立戰爭的勝利起了巨大推動作用。《獨立宣言》也是一篇著名的資產階級革命文獻,它提倡資產階級的自由、平等和主權在民思想,否定了封建等級制和專制統治,否定英國對殖民地統治的合法性,宣言凝集了北美先進分子的思想,它所體現的革命精神,對獨立戰爭進程具有巨大的鼓舞和指導作用。《獨立宣言》正式向全世界宣告美國脱離英國而獨立。這標誌着北美獨立戰爭進入一個新的階段,即把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武裝鬥爭同爭取民族獨立的偉大的正義事業聯繫起來。美國獨立日被定為1776年7月4日。
《獨立宣言》作為美國立國精神的最重要的文獻之一,深深地影響了美國未來的發展。自1776年以來,“人人生而平等”作為美國立國的基本原則,作為人們的信念和理想,一直為後人所傳頌。美國正義的社會改革者,在社會的各個歷史階段,不論是為了廢除奴隸制、禁止種族隔離或是要提高婦女的地位,都要提到這一理想。不論在什麼地方,當人民向不民主的統治作鬥爭時,他們就要用《獨立宣言》作為最有力的思想和武器,這有力地推動了美國民主化的進程,對美國政治生活產生了經久不衰的影響。宣言體現的民主思想,激勵了一代又一代美國人為之奮鬥。
手捧《獨立宣言》的自由女神 手捧《獨立宣言》的自由女神
《獨立宣言》推動了世界歷史的發展。《獨立宣言》最重要的作用是將歐洲啓蒙運動時期產生的天賦人權和社會契約思想轉化為現實政治的原則,它標誌着美洲和人類歷史上一種新的政治生態環境的開端。《獨立宣言》是一個偉大的歷史文件,它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以國家的名義宣佈人民的權利為神聖不可侵犯的。它比法國的《人權宣言》早13年,由於它是最早的闡明瞭天賦人權的政治綱領,因此馬克思稱它是“第一個人權宣言”。《獨立宣言》充滿着革命精神,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以政治綱領的形式宣告了民主共和國的原則,徹底摧毀了封建專制主義的理論根基,將人民主權首次貫徹到了新興資產階級的建國實踐中。它直接影響了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推動了整個歐洲的反封建鬥爭,也給拉丁美洲和亞洲民族獨立運動以巨大推動力。宣言所體現的民主共和思想,也使中國資產階級思想家受到啓迪和鼓舞,為辛亥革命爆發奠定了思想基礎,推動了中國民族解放運動的發展。
《獨立宣言》草案中明確反對奴隸制,但在大陸會議表決時,由於左治亞和南卡羅來納代表們的堅決反對,刪去了對英王喬治三世允許在殖民地存在奴隸制和奴隸買賣的有力譴責,反映了資產階級革命的侷限性。宣言雖然指出“人人受造而平等”的原則,但在當時,宣言所標榜的自由平等權利只能是資產階級的權利,反映了資產階級的階級本質,是為資本主義制度服務的。

獨立宣言相關作品

編輯
1、音樂劇
〈音樂喜劇〉:(及1972年據此改編的電影)《1776》虛構了獨立宣言產生之過程(但符合若干史實)。但是,內容述及若干政治政議,例如:反對終結奴隸制度如何差點使本宣言不獲採用。 1972年電影上映時,應尼克松總統要求刪除了與奴隸制度相關的 "Cool, Considerate Men"一曲,尼克松認為該歌曲會對共和黨當年大選產生不利影響。實際上電影直到大選結束後才公映。2003年出版的修復版DVD中將此曲加回片中,使得本片分級由G(大眾級)進入PG(普通輔導級)。
2、電影
國家寶藏》:2004年,上映的電影同樣以獨立宣言為主題。本片由尼古拉斯·凱奇與戴安·克魯格主演,故事敍述獨立戰爭期間,隱身於獨立宣言背面的一張藏寶圖引起尋寶者爭相自英國共濟會手中奪取寶藏。
當幸福來敲門》:2006年,上映的電影亦藉由引述獨立宣言中所提之追尋幸福之權,延伸成為電影之主題。本片由威爾·史密斯及其子傑登·史密斯所主演,改編自美國賈納理財公司(Gardner Rich & Co)執行長克里斯多佛·賈納(Christopher Gardner)的真實故事,主要描述主角如何歷經千辛萬苦,最終出人頭地獲致幸福之勵志故事。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