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狼牙山五壯士

(著名抗日英雄羣體)

編輯 鎖定
狼牙山五壯士(1941),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1軍分區1團7連6班 [1]  ,為在河北省保定市易縣狼牙山戰鬥中英勇抗擊日軍和偽滿洲國軍的八路軍5位英雄,他們是馬寶玉葛振林宋學義胡德林胡福才,他們用生命和鮮血譜寫出一首氣吞山河的壯麗詩篇。
在戰鬥中他們臨危不懼,英勇阻擊,子彈打光後,用石塊還擊,面對步步逼近的敵人,他們寧死不屈,毀掉槍支,義無反顧地縱身跳下數十丈深的懸崖。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壯烈殉國;葛振林宋學義被山腰的樹枝掛住,倖免於難;5位戰士的壯舉,表現了崇高的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和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被人民羣眾譽為“狼牙山五壯士”。 [2] 
民政部公佈第一批著名抗日英雄羣體。 [1] 
2015年9月1日,八一電影製片廠在京宣佈將重拍《狼牙山五壯士》,將啓用高科技航拍特技、數字和3D技術,把影片拍成更適合現代觀眾和青少年口味的經典之作。 [3] 
中文名
狼牙山五壯士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職    業
軍人
主要成就
第一批著名抗日英雄羣體
人    物
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葛振林宋學義

狼牙山五壯士簡介

編輯
他們是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1軍分區第1團第7連第6班班長、共產黨員馬寶玉,副班長、共產黨員葛振林,戰士宋學義、胡德林、胡福才。1941年8月,侵華日本軍隊華北方面軍調集7萬餘人的兵力,對晉察冀邊區所屬的北嶽、平西(今北京西部)根據地進行毀滅性“大掃蕩”。9月25日,日偽軍約3500餘人圍攻易縣城西南的狼牙山地區,企圖殲滅該地區的八路軍和地方黨政機關。第7連奉命掩護黨政機關、部隊和羣眾轉移。完成任務撤離時,留下第6班馬寶玉等5名戰士擔負後衞阻擊,掩護全連轉移。第6班5名戰士堅定沉着,利用有利地形,奮勇還擊,打退日偽軍多次進攻,斃傷90餘人。次日,為了不讓日偽軍發現連隊轉移方向,他們邊打邊撤,將日偽軍引向狼牙山棋盤陀峯頂絕路。日偽軍誤認咬住了八路軍主力,遂發起猛攻。5位戰士臨危不懼,英勇阻擊,子彈打光後,用石塊還擊,一直堅持戰鬥到日落。面對步步逼近的日偽軍,他們寧死不屈,毀掉槍支,義無反顧,縱身跳下數十丈深的懸崖。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壯烈殉國;葛振林、宋學義被山腰樹枝掛住,倖免於難。5位戰士的壯舉,表現了崇高的愛國主義、革命英雄主義精神和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被人民羣眾譽為“狼牙山五壯士”。晉察冀軍區領導機關授予3名烈士“模範榮譽戰士”稱號;通令嘉獎葛振林、宋學義,並授予“勇敢頑強”獎章。為紀念和表彰5位抗日英雄,當地革命政府在棋盤陀峯頂修建了“狼牙山三烈士碑”。1959年5月重建,更名為“狼牙山五勇士紀念塔”。聶榮臻為紀念塔題詞:“視死如歸本革命軍人應有精神,寧死不屈乃燕趙英雄光榮傳統”。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宋學義轉業到地方工作,1971年逝世。 [6]  葛振林1981年7月離職休養,離休前任湖南省軍區衡陽軍分區後勤部副部長,2005年逝世。 [4] 

狼牙山五壯士人物生平

編輯

狼牙山五壯士馬寶玉

馬寶玉 馬寶玉
(1920年—1941年),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下元皂村人,1937年參加八路軍,兩年後入黨。1941年9月在易縣狼牙山為掩護主力部隊和人民羣眾安全轉移,他帶領全班4名戰士奮勇殺敵,同數千日軍巧妙周旋一整天,將敵人引上絕路,勝利完成阻擊掩護任務,寧死不屈,毅然跳崖犧牲,年僅21歲。
1920年10月,馬寶玉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七七”事變全面抗戰爆發。10月26日,八路軍115師楊成武獨立團在取得平型關大捷後乘勝北上,光復蔚縣全境。馬寶玉在西合營鎮隨本縣4000多名熱血青年一起參加了革命軍隊,成為一名光榮的八路軍戰士。
1939年他光榮入黨,不久後擔任班長。從此他更加嚴於律己,階級覺悟不斷提高,革命鬥志更加旺盛。
1941年抗戰進入最困難時期。8月為報“百團大戰”一箭之仇,日本華北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調動10萬兵力向我晉察冀根據地發動大規模“掃蕩”。9月初其先頭部隊三千人在佔領了狼牙山打轉,企圖尋找八路軍主力進行決戰,由於敵強我弱,上級決定我軍主力帶領羣眾撤出狼牙山,轉到外線安全地區。經數次鏖戰,七連完成組織轉移任務後,大部撤離,只留六班扼守狼牙山。首長的命令是“在第二天中午之前,不準敵人越過棋盤陀。六班當時只剩5人,班長馬寶玉、副班長葛振林,戰士胡德林、胡福才、宋學義。他們接受任務後,趕到東山口,選擇了一個叫“小鬼臉兒”的險要處,準備阻擊敵人。
破曉時分,敵人開始了進攻,馬寶玉沉着應戰,等敵人走得很近時才令大家一起射擊,手榴彈也接二連三飛進敵羣,敵人一批批倒下。他們一時搞不清山上究竟有多少八路軍,以為是碰上了主力,便下令炮轟。太陽已經偏西,按計劃大部隊也已轉移完畢。馬寶玉便下令“撤!”剛走不遠,發現前面是個岔路口:向北去是主力部隊和羣眾轉移的方向,他們可以很快歸隊,可敵人正尾隨其後,肯定會追上來,那無疑將前功盡棄,並使主力部隊和羣眾處於危險境地;向南走,通向棋盤陀是一絕路。此刻,寶玉毫不猶豫,果斷下令:“向南走!”5個勇士一條心,寧可犧牲自己,也要保證主力部隊和羣眾的安全。
五勇士邊打邊撤,並有意將行動暴露給敵人。敵人以為我軍主力就在山上,緊緊咬住不放。五勇士憑據險要地形,又擊退了敵人多次進攻,子彈、手榴彈用光了就用石頭砸,最後連能搬動的石頭也完了,面對擁上來的敵人馬寶玉神情莊嚴地對戰士們説:“同志們,我們都是有骨氣的中國人,寧死不投降!為祖國、為人民犧牲是光榮的!”五勇士折斷槍支,從容走向懸崖!21歲的馬寶玉整整軍衣、正正軍帽,大喊一聲:“同志們,跟我來!”第一個縱身跳下深谷。葛振林等4名戰士也相繼跳下懸崖。
五勇士悲壯之舉,令一向驕橫的“武士道”信徒們個個膽戰心驚,直到這時他們才弄明白,數千日軍圍攻一天,耗費大量彈藥,死傷數百人,原來與他們作戰的只有5名八路軍。
五勇士跳崖後,馬寶玉等3人壯烈殉國,葛振林、宋學義在半山腰被樹枝擋住,負傷脱險後返回部隊。
1942年4月,晉察冀軍區在棋盤陀上建立了“三烈士塔”,後毀於日軍炮火。1959年3月“三烈士塔”重建,更名為“狼牙山五勇士紀念塔”,聶榮臻元帥親筆題詞:“視死如歸本革命軍人應有精神,寧死不屈乃燕趙英雄光榮傳統。

狼牙山五壯士葛振林

(1917年—2005年)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黨城鄉喜峪村人。1937年參加革命,1940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41年9月25日,在河北省易縣狼牙山阻擊日軍戰鬥中,葛振林與四位戰友寧死不屈,壯烈跳崖,他和宋學義被掛在樹上,倖免於難。
傷愈後,先後投入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屢建戰功。朝鮮停戰後回國,歷任湖南省警衞團後勤處副主任、湖南省公安大隊副大隊長、衡陽市人武部副部長,衡陽警備區後勤部副部長,1982年離休。擔任全國近200家中小學的校外輔導員。
2005年3月21日23時10分,葛振林在衡陽病逝,終年88歲。
2005年3月21日,並不是一個特殊的日子,就像1941年9月25日一樣。
那個瞬間之後——當他與四位戰友從狼牙山主峯棋盤坨一躍而下,命運又給了這個戰士64年的時光。
2005年3月25日上午,衡陽市殯儀館最大的靈堂三門齊開,人羣和花圈還是擠滿了院落。在挽幛上,人們可以看到聶力的名字,這位女中將的父親,正是當年的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
“狼牙山五壯士”六字,正是司令員當年對英勇下屬的斷語。
在弔唁人羣中,一些鬚眉皆白、舉止整肅的老者引人注目,但更多的男女老少並沒有明顯的特徵。
“他真的是一個大英雄。”72歲的衡陽市民王煥雲説,自己是文盲,過去不知道葛振林是誰,這幾天聽孫兒講這是個大英雄,跑過來一看,就相信了。
那個愛説笑的老頭去了在黃茶嶺的小院附近,大家對平日稱為葛老的這個人有另一種描述。
葛振林(前中)與解放軍官兵交談 葛振林(前中)與解放軍官兵交談
“不像個英雄,倒是個瘦瘦的乾巴老頭。”在街角擺擦鞋攤的李雲説。這位34歲的婦女來自湖北,她説自己學過《狼牙山五壯士》的課文,但葛老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樣,沒有架子,常來問寒問暖,讓她心裏覺得“蠻舒服的”。“他常常會問蹬三輪的、賣菜的,家是哪的,收入怎麼樣,幾個娃,上學了嗎?”附近賣期刊的老人蘆石安回憶説。
“成年都是一身舊軍裝,戴個黃軍帽。”年紀小12歲的蘆石安還給葛老起過一個外號:“葛兩毛”,因為街上的人都知道,葛老買東西若餘幾毛錢找零,總説句不要了擺手就走。
“窮人富人,他都很能合得來。”75歲的葛振林夫人王貴柱説,老伴還是更喜歡窮人和孩子,他喜歡摸孩子們的小腦袋;喜歡窮人就是給錢。
“要飯的就喜歡圍着葛老家門口轉。”蘆石安得出這樣的結論。
王貴柱還解釋道,葛老就喜歡舊軍裝,做了一件西服,從來沒穿過。戴黃軍帽是因為跳崖時碰了頭,戴帽子擋擋風。
多年來的每天早晨,黃茶嶺的人們會看到這個身着舊軍裝的老人拄着枴杖去警備區拿報紙,一路上敲得地面“鐺鐺響”,他見了誰都會打招呼,逗會兒樂。鄰居們説,可能除了打仗的時候,葛老一輩子都是笑口常開。
宋學義(左)葛振林(右) 宋學義(左)葛振林(右)
“可是現在街上都冷清了,那個愛説笑的老頭去了。”蘆石安嘆了口氣。2005年3月25日上午,81歲的抗日老戰士、原衡南縣武裝部部長宋文坤在老伴攙扶下來到靈堂,向多年的老戰友告別。
“我以為他能挺過來的。”宋文坤説,他們夫婦20多天前曾去看望術後的葛振林,當時,喉嚨上插着管子的老葛還一邊比劃一邊唱:“老子的隊伍才開張……”
“你個摔不死的,這次也沒事。”宋老這話曾讓兩家人開懷大笑。
但此時的葛老已是沉痾難返。衡陽市169醫院三內科主任彭寒林介紹,由於心、腎、肺功能幾近衰竭,葛老的氣管先後切開了兩次。
“但他沒有痛苦的樣子。”彭寒林説,一般人做氣管切開手術,麻醉醒來會非常難受,葛老卻總是將笑掛在嘴上。
“特殊材料製成的老人”,護士們這麼稱呼他。
“他的頑強是一個老兵與生俱有的。”原衡陽軍分區副司令員朱旭更願意這樣理解相知64年的葛振林。
1941年,朱旭在晉察冀軍區政治部負責發放藥品,在當年11月5日的晉察冀日報上,他看到一篇題為《棋盤坨上的五個“神兵”》的報道,而此報道多年後被修改編入小學課本,定名《狼牙山五壯士》。
“在反掃蕩鬥爭中,五名八路軍戰士為掩護大部隊和老百姓轉移,把敵人引上了狼牙山的主峯棋盤坨。在消滅了50多個敵人後,五名戰士砸碎了手中的武器,縱身跳下了萬丈懸崖。”朱旭記得當時報道如此描述。
另有史料記載,當幾百名日軍衝上懸崖頂,發現與之激戰近一日的對手只有五個人,他們就在懸崖上排成幾列,面對五人跳崖處三度折腰。
1941年11月7日,晉察冀軍區司令員聶榮臻簽署訓令,將五戰士命名為“狼牙山五壯士”,“那時候我就知道了有這麼五個人,但還未見過老葛。”朱旭説。
抗戰結束直至建國初,葛振林歷經天津、張家口、清風店和太原戰役,還參加過江西剿匪和抗美援朝,全身六處負傷,為三等甲級傷殘。
長沙解放時,在湖南省軍區政治處軍郵辦事處任處長的朱旭第一次見到了葛振林,他的第一印象是“瘦高瘦高”,並總是笑呵呵的。
抗美援朝歸來,葛振林歷任湖南省軍區警衞團後勤處副主任、湖南省公安大隊副大隊長、湖南省軍區警衞營長、衡南縣兵役局副局長、衡陽市人武部副部長。
大約在1962年,葛調任衡陽軍分區後勤部副部長,正式和朱旭成為同事。
“認真是他的一大特點,他在後勤部負責軍裝的發放、後勤保障等物資的管理,從來沒出過錯”,朱旭説。
1966年春,葛振林向衡陽軍分區司令部提交申請希望休養,上級考慮到他的傷病,批准了這一請求,當年8月,這位老戰士離崗退養,時年49歲。
16年後的1982年,葛振林正式離休,享受正師級待遇。

狼牙山五壯士胡德林

胡德林 胡德林
胡德林(1922年—1941年)、胡福才(1923—1941年),河北省保定市容城縣人,是叔侄兩個。他們和葛振林一樣,小時受苦,日本鬼子來了,又增添了民族恨。
1940年,八路軍攻打容城縣城,他們踴躍支前。縣城打開,他們又自告奮勇幫助部隊運送戰利品。當部隊領導誇獎他們任務完成得好,要他們回家時,他們卻不肯回去,一再要求留下,跟着部隊上前線打鬼子。就這樣,胡德林、胡福才一起參了軍,也被分配到六班。這時候,葛振林已經光榮地參加了中國共產黨,擔任副班長。班長是共產黨員馬寶玉。此後葛振林、胡德林、胡福才多次一起參加戰鬥,表現都很勇敢,他們二人都在狼牙山阻擊戰中壯烈犧牲。

狼牙山五壯士胡福才

胡福才 胡福才
胡福才,河北省保定市容城郭村人。1938年,參加八路軍。1941年,在晉察冀軍區一分區一團七連六班當戰士。同年秋,日本侵略軍對晉察冀邊區發動猖狂進攻。
1941年9月25日,日偽軍3000餘人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分兵幾路圍攻駐紮在河北省易縣狼牙山一帶的一分區司令部及其所屬一團。
他與班長馬寶玉、副班長葛振林、戰士胡德林宋學義奉命阻擊敵人,掩護主力部隊轉移。他們英勇作戰,邊打邊走,機智地將敵人吸引到狼牙山主峯棋盤陀。途中,不斷地埋設地雷,緊追不捨的敵人觸雷死傷慘重。當日午後,他與4名戰友撤到棋盤陀峯頂小橫嶺上,在這三面是懸崖,一面是敵人的險境,沉着應戰,一次次打退敵人的進攻。當子彈打光後,就用石頭居高臨下砸向敵人。石頭用盡後,敵人一步步逼進。為不被俘虜,他與4名戰友砸碎槍支,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共產黨萬歲”等口號,縱身跳下萬丈懸崖。他與馬寶玉、胡德林壯烈殉國。
1942年春,晉察冀邊區政府和人民在狼牙山上修建了“三烈士紀念塔”。1959年和1986年在原址重新修建了“狼牙山五壯士紀念塔”。

狼牙山五壯士宋學義

宋學義 宋學義
(1918年—1971年),河南沁陽縣北孔村人,是聞名中外的“狼牙山五壯士”之一 [5]  。學義出身貧苦,祖父和父親常年給地主扛長工,哥哥整年累月跑老山(太行山)擔挑為生。學義從小就當童工,給縣城一家面鋪蹬大籮,全家老小拼死拼活幹,總是維持不了生計。到1937年,共欠40塊(銀元)高利貸,地主乘機把全家僅有的二畝保命田奪走了。從此,一家人的生活更無着落。學義只好背井離鄉,逃荒要飯。1939年夏,他在濟源王屋山討飯途中,巧遇抗日遊擊隊,參加了八路軍被編入晉察冀一分區一團七連。
學義參軍後,父親帶領全家逃荒,哥哥被壓死在山西大同煤礦,嬸母、堂弟相繼死於日軍刺刀下,姐姐、妹妹先後賣給本縣楊香村和江蘇徐州。不久,父親因貧病交加也離開了人間。
1941年秋,日軍華北司令部集中兵力,對晉升察冀抗日根據地進行規模空前的“大掃蕩”。9月25日,駐紮在狼牙山周圍的界安、龍門莊、北樓山、營頭的敵人約3500多人,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分九路向狼牙山發起進攻。當天,駐紮在狼牙山的八路軍,在連續打退敵人10幾次進攻以後,決定留下宋學義所在的七連六排六班,掩護主力和羣眾轉移。他同班長馬寶玉、副班長葛振林,戰士胡福才、胡德林堅守在東山口。他們憑藉險要的地勢,同敵人展開鬥智鬥勇的決戰。當夜,宋學義和四名戰友進入陣地,把手榴彈捆成捆,以彈代雷,埋于山腰各處,然後分五路隱蔽起來,放冷槍把3000多敵人緊緊牽制住。敵人惱羞成怒,用大炮向狼牙山猛烈轟擊。宋學義等5名戰士在敵人打炮時隱蔽起來,炮火一過,他們又用槍彈、手榴彈襲擊敵人。這樣邊打邊往山頂退,把日軍死死牽制在狼牙山上。當宋學義及其戰友撤到三面懸崖絕壁的狼牙山頂峯——棋盤陀時,敵人一次又一次向上衝鋒,五壯士先用槍彈、手榴彈,後用石頭接連打退敵人10餘次進攻,勝利地完成了牽制敵人的光榮任務。共產黨員馬寶玉在火線介紹宋學義等加入中國共產黨。
最後,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宋學義等5名戰士擲出最後一顆手榴彈,砸毀槍支,縱身跳崖,班長馬寶玉和胡福才、胡德林壯烈犧牲,宋學義和葛振林被半山腰的樹叢掛住,宋學義腰部受重傷,他們第二天被接回部隊,送往野戰部隊醫院進行治療。晉察冀軍區召開慶功會,分區司令員楊成武代表軍區司令員聶榮臻把軍區頒發的“堅定頑強”的五星獎章分別掛在葛振林、宋學義的胸前。
1944年,宋學義轉業到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北管頭村,任農會主席,並與貧農女兒李桂榮結婚。
1947年,宋學義得知家鄉解放,遂和愛人一起返回沁陽北孔村。返鄉20多年來,他從不居功自傲,始終保持英雄本色,帶領羣眾艱苦創業,使北孔村發生了巨大變化。他多年任縣、公社黨委委員和北孔村黨支部書記,先後出席了全國烈軍屬和殘廢軍人積極分子大會,全國民兵英雄代表大會,1969年赴北京出席了中國共產黨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
宋學義同志在長期的革命鬥爭中,積勞成疾,1971年6月26日逝世。 [6] 

狼牙山五壯士主要事蹟

編輯
1941年,侵華日軍對晉察冀根據地河北易縣狼牙山地區抗日根據地進行了連續的“掃蕩”,製造了田崗、東婁山等多起慘絕人寰的慘案,妄圖以兇殘的“三光”政策,“蠶食”我抗日根據地。 [7] 
1941年9月23日,日軍分三路向易縣進軍,妄圖包圍楊成武司令員指揮的晉察冀軍區一分區。
24日,3500名日偽軍突然包圍了狼牙山地區,將邱蔚團以及易縣、定興、徐水、滿城四個縣的游擊隊以及周圍人民羣眾共2000多人圍住,形勢十分嚴峻。
邱蔚團長急速將此情報告楊成武司令員,為解救游擊隊員與當地百姓,楊成武司令員制定了“圍魏救趙”的作戰方案,命令3團、20團佯攻管頭、松山、甘河一帶日軍,促使日軍從狼牙山東北方向調兵增援,以便於被圍的游擊隊員與人民羣眾從狼牙山東北方向突圍。
邱蔚團長根據此作戰方案將掩護部隊轉移的任務交給7連。午夜,邱蔚團長指揮部隊及當地羣眾從盤陀路安全地轉移到了田崗、牛崗、松崗一帶。清晨,日偽軍誤以為邱蔚團已經被包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500多日偽軍兇猛地向狼牙山方向攻來。
7連戰士早就在敵人必經的路上埋下地雷,炸得日偽軍丟下五十多具屍體慌忙地逃了回去。日軍指揮官深信邱蔚團已被圍住,命令部隊再次瘋狂地向狼牙山方向進攻。激戰中,7連戰士大部分犧牲,連長劉福山身負重傷,生命垂危。為了讓大部隊及7連受傷的戰士能安全地轉移,指導員蔡展鵬命令馬寶玉這班留下堅守。為了拖住並吸引日偽軍,馬寶玉帶領葛振林、宋學義等5名戰士邊打邊向棋盤陀方向撤退,把日偽軍引向懸崖絕路。當他們退到棋盤陀頂峯時子彈已經全部打光,他們就舉起石塊向日偽軍砸去。日偽軍發現他們已經沒有子彈了,蜂擁向山頂衝來,並叫喊道“捉活的,捉活的!”
脱險後的宋學義與葛振林(右) 脱險後的宋學義與葛振林(右)
馬寶玉葛振林宋學義胡德林胡福才5人寧死不屈,為了不讓日偽軍活捉與武器落到日偽軍手中,砸碎槍後,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萬歲!”等口號縱身跳下懸崖。馬寶玉、胡德林、胡福才三人壯烈犧牲,但副班長葛振林、戰士宋學義被山崖上的樹枝掛住,倖免於難。
班長馬寶玉等五名戰士的英雄壯舉迅速傳遍全軍全國,被譽為“狼牙山五壯士”。
1942年5月,晉察冀軍區舉行了“狼牙山五壯士”命名暨反掃蕩勝利祝捷大會,晉察冀軍區領導機關授予3名烈士“模範榮譽戰士”稱號,並追認胡德林、胡福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通令嘉獎葛振林、宋學義,並授予“勇敢頑強”獎章。
狼牙山五壯士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和堅貞不屈的民族氣節受到聶榮臻司令員的高度評價,他説:“他們身上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的優秀品質,體現了中華民族的英雄氣概。”
1971年6月26日,宋學義在鄭州病逝,享年53歲,長眠於沁陽市烈士陵園。2005年3月21日,在即將迎來抗戰勝利60週年之際,葛振林病逝於湖南衡陽,享年88歲。至此,狼牙山五壯士中最後一位在世者也永遠離開了人們。可他們的精神卻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狼牙山五壯士 狼牙山五壯士
狼牙山五壯士狼牙山在河北省易縣西南部。狼牙山是晉察冀邊區東大門,因其峯巒狀似狼牙而得名,有5坨36峯,遠遠望去,羣峯突兀連綿、壁若刀劈斧鑿。它不僅在軍事上佔有重要地位,而且是抗日根據地的武器裝備庫。
1941年9月25日,日軍糾集三四千人的兵力,進犯我晉察冀根據地的狼牙山地區。當時在這一地區隱蔽着我們的許多幹部和三四萬羣眾。由於我主力部隊轉移到敵後去了,所以防守狼牙山的八路軍只有一個連的兵力,這個連就是晉察冀軍區一分區一團七連。七連經過一個多月的英勇奮戰,給了敵人以沉重的打擊,但由於敵我力量懸殊,決定將連隊主力和幹部羣眾轉移到龍王廟,由這個連的六班擔任掩護。
六班的5名戰士,即班長馬寶玉,副班長葛振林,戰士胡德林、胡福才和宋學義,為掩護連隊和羣眾轉移,一邊打,一邊撤,把敵人引上狼牙山棋盤坨的懸崖絕壁。他們與敵人激烈戰鬥,打退了敵人多次衝鋒,打死敵人50多名。當手榴彈、子彈打光後,他們寧死不屈,縱身跳下身後深不見底的懸崖。 [8] 
五壯士跳崖後,馬寶玉、胡福才和胡德林壯烈犧牲,葛振林、宋學義被山腰的一棵橫生的樹掛住,身體負傷,沒有犧牲。他倆甦醒後,不顧劇痛堅持爬上山頭,經羣眾幫助,又回到了連隊。
著名抗日英雄、狼牙山五壯士之一的葛振林老人因病於2005年3月21日23時10分在湖南衡陽逝世,享年88歲。
狼牙山五壯士,表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革命戰士的崇高革命精神和中華民族不可征服的英雄氣概。 [9] 

狼牙山五壯士人物紀念

編輯
為紀念和表彰5位抗日英雄,當地革命政府在棋盤陀主峯建起了紀念塔。新中國成立後,狼牙山五壯士英勇事蹟被收錄進小學課本。 [10] 
2009年9月14日,“狼牙山五壯士”被選入“100位為新中國成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範”之列。
2015年8月,人民日報14版刊文《狼牙山五壯士——一個抗日英雄羣體》。文章指出:以5名戰士為代表的八路軍同當地羣眾的親密關係無可置疑。有人將葛振林回憶在山上拔蘿蔔吃的故事,引申到八路軍的紀律作風問題。今天,當地老百姓對這種説法既感到憤怒,也覺得可笑。通過在狼牙山的實地察訪,瞭解到,只要有個籽就會結果實,蘿蔔並不是老百姓特意種的。抗戰歷史不能褻瀆,民族英雄不容詆譭,尊重歷史,尊重事實,是對抗日英雄的最好紀念,也是對中華民族未來的責任擔當。 [11] 

狼牙山五壯士相關事件

編輯

狼牙山五壯士提起起訴

2016年6月27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狼牙山五壯士”中的兩位英雄葛振林、宋學義的後人葛長生、宋福保起訴《炎黃春秋》雜誌社前執行主編洪振快侵害名譽權、榮譽權案作出一審宣判,判決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害葛振林、宋學義名譽、榮譽的行為;判決生效後三日內,被告洪振快在媒體上刊登公告,向原告葛長生、宋福保賠禮道歉,消除影響。 [12] 
法院經審理認為,“狼牙山五壯士”及其精神,已經獲得全民族的廣泛認同,是中華民族共同記憶的一部分,是中華民族精神的內核之一,也是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內容。被告洪振快發表的兩篇文章在無充分證據的情況下,文章多處作出似是而非的推測、質疑乃至評價,通過強調與主要事實無關或者關聯不大的細節,引導讀者對“狼牙山五壯士”這一英雄人物羣體及其事蹟的細節產生質疑,從而否定主要事實的真實性,進而降低他們的英勇形象和精神價值。因此,被告實施了侵害名譽、榮譽的加害行為。並且,案涉文章經由互聯網傳播,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傷害了原告的個人感情,傷害了社會公眾的民族和歷史情感,同時也損害了社會公共利益。
法院認為,被告作為生活在中國的一位公民,對“狼牙山五壯士”的歷史事件所藴含的精神價值,應當具有一般公民所擁有的認知。對“狼牙山五壯士”及其所體現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感情,應當具有通常成年人所具有的體悟,尤其應當認識到案涉文章的發表及其傳播將會損害到“狼牙山五壯士”的名譽及榮譽,也會對其近親屬造成感情和精神上的傷害,更會損害到社會公共利益。被告有能力控制文章所可能產生的損害後果而未控制,仍以既有的狀態發表,在主觀上顯然具有過錯,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認為,“狼牙山五壯士”及其事蹟所凝聚的民族感情和歷史記憶以及所展現的民族精神,是當代中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來源和組成部分,具有巨大的精神價值,也是我國作為一個民族國家所不可或缺的精神內核。對“狼牙山五壯士”名譽的損害,也是對中華民族的精神價值的損害。被告採用了侵害他人名譽、榮譽權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的方式進行所謂“學術研究”,否認狼牙山五壯士英勇抗敵的事實和所表現的大無畏精神,其所主張的言論自由明顯不足以抗辯其侵權責任的成立。
依據上述理由,法院作出一審判決。

狼牙山五壯士強制執行

最高人民法院消息,“狼牙山五壯士”後人葛長生、宋福保分別訴洪振快名譽權、榮譽權糾紛案,因被告洪振快拒絕履行生效判決確定的義務,近日被依法強制執行,根據判決,兩案一、二審判決書的內容摘要在10月21日的《人民法院報》上刊登。
據瞭解,2013年9月9日,洪振快在財經網發表《小學課本“狼牙山五壯士”有多處不實》一文,對狼牙山五壯士事蹟中的細節提出質疑。2015年8月17日,“狼牙山五壯士”兩名倖存者的後人葛長生和宋福保分別向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洪振快立即停止侵犯行為並公開道歉。2016年6月17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兩案作出一審判決,判令洪振快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並公開道歉。判決後,洪振快不服,上訴至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6年8月15日,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駁回洪振快的上訴,維持原判。根據判決,洪振快須在判決生效後三日內在媒體上公開發布公告,向葛長生、宋福保賠禮道歉。因洪振快逾期未履行,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決定刊登兩案判決書的主要內容,所需費用由洪振快承擔。 [13]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