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燕太子丹

(戰國末期燕國太子)

編輯 鎖定
燕太子丹(? - 前226年),姬姓,燕氏,名丹,燕國薊城(今北京市房山區)人,戰國時燕國太子。燕王喜子。為質於秦,燕王喜二十三年,亡歸。二十八年,見秦兵旦暮至,乃遣荊軻以送督亢地圖及樊於期首級為名,赴秦刺秦王政。事敗,秦急攻燕。與燕王喜同逃遼東。燕王喜用代王嘉之計斬丹以獻秦。 [1] 
本    名
燕丹
別    名
燕太子丹
所處時代
戰國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燕國薊城(今北京市房山區
逝世日期
公元前 226年
國    家
燕國

燕太子丹人物生平

編輯

燕太子丹做質趙秦

太子丹少年時曾在趙國做人質,嬴政出生在趙國,兩人少年時交好。
燕王喜二十三年(秦王政十五年,公元前232年),燕王喜派太子丹前往秦國作人質,已經成為秦王的嬴政對太子丹不友好。後來,太子丹從秦國逃回燕國。太子丹歸國後,尋求報復秦王政的辦法,但因燕國弱小,力不能及。 [2-3] 

燕太子丹拜見田光

燕王喜二十八年(秦王政二十年,公元前227年),秦國統一六國的兵鋒已達易水,直接威脅到燕國的安全。燕丹見此形勢非常憂慮,於是請教他的老師鞠武。鞠武回答説:“秦國的土地遍天下,威脅到韓國、魏國、趙國。它北面有甘泉、谷口堅固險要的地勢,南面有涇河、渭水流域肥沃的土地,據有富饒的巴郡、漢中地區,右邊有隴、蜀崇山峻嶺為屏障,左邊有餚山、函谷關做要塞,人口眾多而士兵訓練有素,武器裝備綽綽有餘。有意圖向外擴張,那麼長城以南,易水以北就沒有安穩的地方了。為什麼您還因為被欺侮的怨恨,要去觸動秦王的逆鱗呢!”燕國丹説:“既然如此,那麼我們怎麼辦呢?”鞠武回答説:“讓我進一步考慮考慮。” [4] 
過了一些時候,樊於期從秦國逃到燕國,太子丹收留了他。鞠武規勸説:“不行。秦王本來就很兇暴,再積怒到燕國,這就足以叫人擔驚害怕了,又何況他聽到樊將軍住在這裏呢?這叫作‘把肉放置在餓虎經過的小路上’啊,禍患一定不可挽救!即使有管仲、晏嬰,也不能為您出謀劃策了。希望您趕快送樊將軍到匈奴去,以消除秦國攻打我們的藉口。請您向西與三晉結盟,向南連絡齊、楚,向北與單于和好,然後就可以想辦法對付秦國了。”太子丹説:“老師的計劃,需要的時間太長了,我的心裏憂悶煩亂,恐怕連片刻也等不及了。況且並非單單因為這個緣故,樊將軍在天下已是窮途末路,投奔於我,我總不能因為迫於強暴的秦國而拋棄我所同情的朋友,把他送到匈奴去這應當是我生命完結的時刻。希望老師另考慮別的辦法。”
鞠武説:“選擇危險的行動想求得安全,製造禍患而祈請幸福,計謀淺薄而怨恨深重,為了結交一個新朋友,而不顧國家的大禍患,這就是所説的‘積蓄仇怨而助禍患’了。拿大雁的羽毛放在爐炭上一下子就燒光了。何況是雕鷙一樣兇猛的秦國,對燕國發泄仇恨殘暴的怒氣,難道用得着説嗎!燕國有位田光先生,他這個人智謀深邃而勇敢沉着,可以和他商量。”太子丹説:“希望通過老師而得以結交田先生,可以嗎?”鞠武説:“遵命。”鞠武便出去拜會田光,説:“太子希望跟田先生一同謀劃國事。”田光説:“謹領教。”就前去拜訪太子。 [5] 
太子丹上前迎接,倒退着走為田光引路,跪下來拂拭座位給田光讓坐。田光坐穩後,左右沒別人,太子離開自己的座位向田光請教説:“燕國與秦國誓不兩立,希望先生留意。”田光説:“我聽説騏驥盛壯的時候,一日可奔馳千里,等到它衰老了,就是劣等馬也能跑到它的前邊。如今太子光聽説我盛壯之年的情景,卻不知道我精力已經衰竭了。雖然如此,我不能冒昧地謀劃國事,我的好朋友荊卿是可以承擔這個使命的。”太子丹説:“希望能通過先生和荊卿結交,可以嗎?”田光説:“遵命。”於是即刻起身,急忙出去了。太子丹送到門口,告誡説:“我所講的,先生所説的,是國家的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露!”田光俯下身去笑着説:“是。”
田光彎腰駝背地走着去見荊卿,説:“我和您彼此要好,燕國沒有誰不知道,如今太子聽説我盛壯之年時的情景,卻不知道我的身體已力不從心了,我榮幸地聽他教誨説:‘燕國、秦國誓不兩立,希望先生留意。’我私下和您不見外,已經把您推薦給太子,希望您前往宮中拜訪太子。”荊軻説:“謹領教。”田光説:“我聽説,年長老成的人行事,不能讓別人懷疑他。如今太子告誡我説:‘所説的,是國家大事,希望先生不要泄露’,這是太子懷疑我。一個人行事卻讓別人懷疑他,他就不算是有節操、講義氣的人。”
於是田光要用自殺來激勵荊軻,説:“希望您立即去見太子,就説我已經死了,表明我不會泄露機密。”因此就刎頸自殺了。 [6] 

燕太子丹禮遇荊軻

荊軻於是便去會見太子丹,告訴他田光已死,轉達了田光的話。太子丹拜了兩拜跪下去,跪着前進,痛哭流涕,過了一會説:“我所以告誡田先生不要講,是想使大事的謀劃得以成功。如今田先生用死來表明他不會説出去,難道是我的初衷嗎!”
荊軻坐穩,太子丹離開座位以頭叩地説:“田先生不知道我不上進,使我能夠到您跟前,不揣冒昧地有所陳述,這是上天哀憐燕國,不拋棄我啊。如今秦王有貪利的野心,而他的慾望是不會滿足的。不佔盡天下的土地,使各國的君王向他臣服,他的野心是不會滿足的。如今秦國已俘虜了韓王,佔領了他的全部領土。他又出動軍隊向南攻打楚國,向北逼近趙國;王翦率領幾十萬大軍抵達漳水、鄴縣一帶,而李信出兵太原、雲中。趙國抵擋不住秦軍,一定會向秦國臣服;趙國臣服,那麼災禍就降臨到燕國。
燕國弱小,多次被戰爭所困擾,如今估計,調動全國的力量也不能夠抵擋秦軍。諸侯畏服秦國,沒有誰敢提倡合縱策政,我私下有個不成熟的計策,認為果真能得到天下的勇士,派往秦國,用重利誘惑秦王,秦王貪婪,其情勢一定能達到我們的願望。果真能夠劫持秦王,讓他全部歸還侵佔各國的土地,像曹沫劫持齊桓公,那就太好了;如不行,就趁勢殺死他。他們秦國的大將在國外獨攬兵權,而國內出了亂子,那麼君臣彼此猜疑,趁此機會,東方各國得以聯合起來,就一定能夠打敗秦國。這是我最高的願望,卻不知道把這使命委託給誰,希望荊卿仔細地考慮這件事。”
過了好一會兒,荊軻説:“這是國家的大事,我的才能低劣,恐怕不能勝任。”太子丹上前以頭叩地,堅決請求不要推託,而後荊軻答應了。當時太子丹就尊奉荊軻為上卿,住進上等的館舍。太子丹每天前去問候。供給他豐盛的宴席,備辦奇珍異寶,不時進獻車馬和美女任荊軻隨心所欲,以便滿足他的心意。 [7] 

燕太子丹謀劃刺秦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荊軻仍沒有行動的表示。
燕王喜二十八年(秦王政二十一年,年公元前226年),秦將王翦已經攻破趙國的都城,俘虜了趙王,把趙國的領土全部納入秦國的版圖。大軍挺進,向北奪取土地,直到燕國南部邊界。太子丹害怕了,於是請求荊軻説:“秦國軍隊早晚之間就要橫渡易水,那時即使我想要長久地侍奉您,怎麼能辦得到呢!”荊軻説:“太子就是不説,我也要請求行動了。現在到秦國去,沒有讓秦王相信我的東西,那麼秦王就不可以接近。那樊將軍,秦王懸賞黃金千斤、封邑萬户來購買他的腦袋。果真得到樊將軍的腦袋和燕國督亢的地圖,獻給秦王,秦王一定高興接見我,這樣我才能夠有機會報效您。”太子丹説:“樊將軍到了窮途末路才來投奔我,我不忍心為自己私利而傷害這位長者的心,希望您考慮別的辦法吧!”
荊軻明白太子不忍心,於是就私下會見樊於期説:“秦國對待將軍可以説是太狠毒了,父母、家族都被殺盡。如今聽説用黃金千斤、封邑萬户,購買將軍的首級,您打算怎麼辦呢?”於期仰望蒼天,嘆息流淚説:“我每每想到這些,就痛入骨髓,卻想不出辦法來!”荊軻説:“現在有一句話可以解除燕國的禍患,洗雪將軍的仇恨,怎麼樣?”於期湊向前説:“怎麼辦?”荊軻説:“希望得到將軍的首級獻給秦王,秦王一定會高興地召見我,我左手抓住他的衣袖,右手用匕首直刺他的胸膛,那麼將軍的仇恨可以洗雪,而燕國被欺凌的恥辱可以滌除了,將軍是否有這個心意呢?”樊於期脱掉一邊衣袖,露出臂膀,一隻手緊緊握住另一隻手腕,走近荊軻説:“這是我日日夜夜切齒碎心的仇恨,今天才聽到您的教誨!”於是就自刎了。太子丹聽到這個消息,駕車奔馳前往,趴在屍體上痛哭,極其悲哀。已經沒法挽回,於是就把樊於期的首級裝到匣子裏密封起來。 [8] 
當時太子丹已預先尋找天下最鋒利的匕首,找到趙國人徐夫人的匕首,花了百金買下它,讓工匠用毒水淬它,用人試驗,只要見一絲兒血,沒有不立刻死的。於是就準備行裝,送荊軻出發。燕國有位勇士叫秦舞陽,十三歲上就殺人,別人都不敢正面對着看他。於是就派秦舞陽作助手。荊軻等待一個人,打算一道出發;那個人住得很遠,還沒趕到,而荊軻已替那個人準備好了行裝。又過了些日子,荊軻還沒有出發,太子丹認為他拖延時間,懷疑他反悔,就再次催請説:“日子不多了,荊卿有動身的打算嗎?請允許我派遣秦舞陽先行。”荊軻發怒,斥責太子丹説:“太子這樣派遣是什麼意思?只顧去而不顧完成使命回來,那是沒出息的小子!況且是拿一把匕首進入難以測度的暴秦。我所以暫留的原因,是等待另一位朋友同去。眼下太子認為我拖延了時間,那就告辭決別吧!”於是就出發了。 [9] 
太子丹及賓客中知道這件事的,都穿着白衣戴着白帽為荊軻送行。到易水岸邊,餞行以後,上路,高漸離擊築,荊軻和着拍節唱歌,發出蒼涼悽惋的聲調,送行的人都流淚哭泣,一邊向前走一邊唱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又發出慷慨激昂的聲調,送行的人們怒目圓睜,頭髮直豎,把帽子都頂起來。於是荊軻就上車走了,始終連頭也不回。 [10] 

燕太子丹功敗垂成

秦王政見燕國派人前來割地給秦國,非常高興,就聚集羣臣接見荊軻和秦舞陽。荊軻在殿上,展完地圖露出匕首,疾速抓起匕首刺向秦王政,不料秦王政機警躲開。荊軻行刺未中,一場短兵相接的搏鬥便在大殿上展開。但終因人單勢孤,荊軻與秦舞陽刺殺秦王政未成,當場斃命。秦王政對燕國派人行刺非常惱怒,便派將領王翦辛勝率軍攻打燕國。 [11]  燕王喜與趙國殘餘勢力的代王嘉共同發兵反擊秦軍,秦軍在易水以西打敗燕軍。 [12] 

燕太子丹為父所殺

燕王喜二十九年(秦王政二十一年,公元前226年),秦王政增調很多士兵到王翦的部隊中,於是秦軍擊敗太子丹的軍隊,佔領燕國都城薊城(今北京),燕王喜和太子丹逃到遼東郡首府襄平(今遼寧遼陽)。燕王喜一行人來到遼東,秦軍仍在後面攻打,不肯停止進軍。太子丹到襄平後,躲在附近的衍水中,暫避鋒芒。此時代王嘉寫信給燕王喜,説秦軍如此追趕他們,是因太子丹的緣故。如果燕王喜能殺死太子丹,獻給秦王政,秦王政一定能諒解燕王喜而保住燕國。愚昧的燕王喜聽信代王嘉的話,派人到太子丹藏身之所,斬殺太子丹,將其首級獻給秦國。 [13-14] 
秦國雖然得到太子丹的首級,但秦軍還是照樣攻打燕國。燕王喜三十三年(公元前223年),秦軍俘虜燕王喜,滅亡燕國。 [15] 

燕太子丹歷史評價

編輯
司馬貞:督亢不就,卒見芟夷。 [16] 
司馬光:燕丹不勝一朝之忿以犯虎狼之秦,輕慮淺謀,挑怨速禍,使召公之廟不祀忽諸,罪孰大焉!而論者或謂之賢,豈不過哉!夫為國家者,任官以才,立政以禮,懷民以仁,交鄰以信。是以官得其人,政得其節,百姓懷其德,四鄰親其義。夫如是,則國家安如磐石,熾如焱火。觸之者碎,犯之者焦,雖有強暴之國,尚何足畏哉!丹釋此不為,顧以萬乘之國,決匹夫之怒,逞盜賊之謀,功隳身戮,社稷為墟,不亦悲哉!夫其膝行、蒲伏,非恭也;復言、重諾,非信也;糜金、散玉,非惠也;刎首、決腹,非勇也。要之,謀不遠而動不義,其楚白公勝之流乎! [17] 
鍾惺:燕太子丹欲報秦讎,秦亦日出兵山東,禍且及燕,丹患之,問其太傅鞠武,其意固不獨自快其私讎,亦以存燕也。武告以西約三晉、南連齊楚、北購於單于,自是合從舊局。而太子曰太傅之計曠日持久,心惽然恐不能須臾。武已黙會其意,在得一士入秦以行其刼與刺矣。故進田光,光轉進荊軻,其血脈針線固皆歸刼與刺之一路矣。光謂太子曰:“今太子聞光盛壯之時。不知臣精已消亡矣!”語荊卿曰:“今太子聞光盛壯之時,不知吾形已不逮也。”看光此語其少年為一刺客無疑,而太子之所求於光者可知矣。光自知力不能為,而進荊卿自代,償以一死明已之所以辭太子者,非惜其死而慮事之不成也。及太子之吿荊卿,則曰:“諸侯服秦莫敢合從,誠得勇士刼秦王得反侵地,不可因而刺殺之,彼秦大將擅兵於外,而內有亂則,君臣相疑,以其間諸侯得合從其破秦必矣。”是太子遣荊卿之意不專重在刼與刺,而仍歸於合從,不過借刼與刺以為合從地耳。其節次佈置皆以合從始終,中間更添遣荊軻刺秦王一段過脈,較之鞠武之計曲折反多,而謂武計曠日持久,心惽然恐不能須臾非其質矣。此一片苦心密計即對鞠武時有難言者,特其所遭燕秦時勢非。覆信陵輩之世而才亦稍遜之,然其一念存燕之心未可沒也。 [18] 

燕太子丹軼事典故

編輯
太子丹在秦國做人質的時候,曾多次向秦王政要求歸國,秦王政説:“等烏鴉變白,馬匹生出犄角,就准許你回國。”太子丹仰天嘆息,飛來一隻白頭烏鴉,馬匹生出犄角。《風俗通》及《論衡》皆有此説,後用以比喻不可能實現的事。亦比喻歷盡困境,苦熬出頭。 [19] 

燕太子丹歷史遺蹟

編輯

燕太子丹太子河

太子丹死後,後人為了紀念他,就把他曾藏匿過衍水改名為太子河,這就是太子河名稱的由來。太子河也正是因此而成為遼寧省內一條富有傳奇色彩的河流。
明代詩人韓承訓詠太子河詩云:燕丹昔日避秦兵,衍水今傳太子名。渠口遠從千澗出,頭邊近倚一川平。斯干自入維熊頌,如帶應同白馬盟。向晚渡前爭利涉,隔林煙雨棹歌行。

燕太子丹墓冢

在今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境內,有燕太子丹與荊軻衣冠冢塔各一座,該二塔已被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燕太子丹文獻記載

編輯
《燕丹子》三卷,歷代目錄書皆不著撰人。其成書年代,不少學者經考證,提出秦漢之間、東漢之説,但莫衷一是,難成定論。自司馬遷《史記》以後,不少文獻都徵引過荊軻刺秦王的故事,情節有同有異,可知從漢代起就有關於燕太子丹的故事流傳民間,然後由文人蒐集寫定。將它看作是一部頗為完整的漢人傳記小説,是比較適當的。
此書寫戰國末期燕國太子丹,因在質於秦國時受到秦王嬴政的無禮待遇,遂發憤向秦王復仇。最終募得刺客荊軻,百方滿足荊軻的生活需求,荊軻遂冒死赴秦,在陛見秦王時奮力行刺,結果反被秦王所殺。作品寫得有聲有色,充溢悲壯氣氛。 [20] 
此書早已亡佚。清代編纂《四庫全書》時,從《永樂大典》中輯出此書,但祇列入了存目。而《四庫》總纂官紀昀卻私下喜愛此書,自己抄存了一部。清學者孫星衍從紀昀處得到抄本,以永樂大典詳加校勘,後被收入《岱南閣叢書》、《平冿館叢書》等多種叢書。 [21] 

燕太子丹藝術形象

編輯

燕太子丹文學形象

燕太子丹在明代馮夢龍小説《東周列國志》第一百七回《獻地圖荊軻鬧秦庭 論兵法王翦代李信》中出場,燕王聞李信兵至,遣使求救於代王嘉。代王嘉寫信給燕王,讓他殺燕丹避禍,燕王喜猶豫未忍,太子丹害怕被殺,於是和賓客躲藏在桃花島。李信兵屯首山,使人書數太子丹的罪過。燕王喜非常害怕,假裝召太子丹計事,用酒灌醉他,縊殺,然後斷其首。 [22] 

燕太子丹影視形象

年份
電視劇/電影
飾演者
形象展示
1986
秦始皇
馮紹峯飾演的燕丹 馮紹峯飾演的燕丹
1996
千秋英烈傳·刺秦》
1999
紀元
1998
2000
安龍
2002
秦始皇
2004
2015
2017
白一翔
2020
大秦賦
李浩軒葉愷文(少年)
參考資料
  • 1.    張撝之 / 沈起煒.中國曆代人名大辭典.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 2.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二十三年,太子丹質於秦,亡歸燕。
  • 3.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燕太子丹者,故嘗質於趙,而秦王政生於趙,其少時與丹驩。及政立為秦王,而丹質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歸。歸而求為報秦王者,國小,力不能。
  • 4.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其後秦日出兵山東以伐齊、楚、三晉,稍蠶食諸侯,且至於燕,燕君臣皆恐禍之至。太子丹患之,問其傅鞠武。武對曰:“秦地遍天下,威脅韓、魏、趙氏,北有甘泉、谷口之固,南有涇、渭之沃,擅巴、漢之饒,右隴、蜀之山,左關、餚之險,民眾而士厲,兵革有餘。意有所出,則長城之南,易水以北,未有所定也。柰何以見陵之怨,欲批其逆鱗哉!”丹曰:“然則何由?”對曰:“請入圖之。”
  • 5.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居有間,秦將樊於期得罪於秦王,亡之燕,太子受而舍之。鞠武諫曰:“不可。夫以秦王之暴而積怒於燕,足為寒心,又況聞樊將軍之所在乎?是謂‘委肉當餓虎之蹊’也,禍必不振矣!雖有管、晏,不能為之謀也。原太子疾遣樊將軍入匈奴以滅口。請西約三晉,南連齊、楚,北購於單于,其後乃可圖也。”太子曰:“太傅之計,曠日彌久,心惛然,恐不能須臾。且非獨於此也,夫樊將軍窮困於天下,歸身於丹,丹終不以迫於彊秦而棄所哀憐之交,置之匈奴,是固丹命卒之時也。原太傅更慮之。”鞠武曰:“夫行危欲求安,造禍而求福,計淺而怨深,連結一人之後交,不顧國家之大害,此所謂‘資怨而助禍’矣。夫以鴻毛燎於爐炭之上,必無事矣。且以雕鷙之秦,行怨暴之怒,豈足道哉!燕有田光先生,其為人智深而勇沈,可與謀。”太子曰:“原因太傅而得交於田先生,可乎?”鞠武曰:“敬諾。”出見田先生,道“太子原圖國事於先生也”。田光曰:“敬奉教。”乃造焉。
  • 6.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太子逢迎,卻行為導,跪而蔽席。田光坐定,左右無人,太子避席而請曰:“燕秦不兩立,原先生留意也。”田光曰:“臣聞騏驥盛壯之時,一日而馳千里;至其衰老,駑馬先之。今太子聞光盛壯之時,不知臣精已消亡矣。雖然,光不敢以圖國事,所善荊卿可使也。”太子曰:“原因先生得結交於荊卿,可乎?”田光曰:“敬諾。”即起,趨出。太子送至門,戒曰:“丹所報,先生所言者,國之大事也,原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諾。”僂行見荊卿,曰:“光與子相善,燕國莫不知。今太子聞光壯盛之時,不知吾形已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秦不兩立,原先生留意也’。光竊不自外,言足下於太子也,原足下過太子於宮。”荊軻曰:“謹奉教。”田光曰:“吾聞之,長者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國之大事也,原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為行而使人疑之,非節俠也。”欲自殺以激荊卿,曰:“原足下急過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
  • 7.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荊軻遂見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頃而後言曰:“丹所以誡田先生毋言者,欲以成大事之謀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豈丹之心哉!”荊軻坐定,太子避席頓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哀燕而不棄其孤也。今秦有貪利之心,而欲不可足也。非盡天下之地,臣海內之王者,其意不厭。今秦已虜韓王,盡納其地。又舉兵南伐楚,北臨趙;王翦將數十萬之眾距漳、鄴,而李信出太原、雲中。趙不能支秦,必入臣,入臣則禍至燕。燕小弱,數困於兵,今計舉國不足以當秦。諸侯服秦,莫敢合從。丹之私計愚,以為誠得天下之勇士使於秦,窺以重利;秦王貪,其勢必得所原矣。誠得劫秦王,使悉反諸侯侵地,若曹沫之與齊桓公,則大善矣;則不可,因而刺殺之。彼秦大將擅兵於外而內有亂,則君臣相疑,以其間諸侯得合從,其破秦必矣。此丹之上原,而不知所委命,唯荊卿留意焉。”久之,荊軻曰:“此國之大事也,臣駑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頓首,固請毋讓,然後許諾。於是尊荊卿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造門下,供太牢具,異物間進,車騎美女恣荊軻所欲,以順適其意。
  • 8.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久之,荊軻未有行意。秦將王翦破趙,虜趙王,盡收入其地,進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恐懼,乃請荊軻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則雖欲長侍足下,豈可得哉!”荊軻曰:“微太子言,臣原謁之。今行而毋信,則秦未可親也。夫樊將軍,秦王購之金千斤,邑萬家。誠得樊將軍首與燕督亢之地圖,奉獻秦王,秦王必説見臣,臣乃得有以報。”太子曰:“樊將軍窮困來歸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原足下更慮之!”荊軻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見樊於期曰:“秦之遇將軍可謂深矣,父母宗族皆為戮沒。今聞購將軍首金千斤,邑萬家,將柰何?”於期仰天太息流涕曰:“於期每念之,常痛於骨髓,顧計不知所出耳!”荊軻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國之患,報將軍之仇者,何如?”於期乃前曰:“為之柰何?”荊軻曰:“原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王,秦王必喜而見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匈,然則將軍之仇報而燕見陵之愧除矣。將軍豈有意乎?”樊於期偏袒搤捥而進曰:“此臣之日夜切齒腐心也,乃今得聞教!”遂自剄。太子聞之,馳往,伏屍而哭,極哀。既已不可柰何,乃遂盛樊於期首函封之。
  • 9.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於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趙人徐夫人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藥焠之,以試人,血濡縷,人無不立死者。乃裝為遣荊卿。燕國有勇士秦舞陽,年十二,殺人,人不敢忤視。乃令秦舞陽為副。荊軻有所待,欲與俱;其人居遠未來,而為治行。頃之,未發,太子遲之,疑其改悔,乃復請曰:“日已盡矣,荊卿豈有意哉?丹請得先遣秦舞陽。”荊軻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返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彊秦,僕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遂發。
  • 10.    太子及賓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築,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為慷慨羽聲,士皆瞋目,發盡上指冠。於是荊軻就車而去,終已不顧。
  • 11.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燕見秦且滅六國,秦兵臨易水,禍且至燕。太子丹陰養壯士二十人,使荊軻獻督亢地圖於秦,因襲刺秦王。秦王覺,殺軻,使將軍王翦擊燕。
  • 12.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二十年,燕太子丹患秦兵至國,恐,使荊軻刺秦王。秦王覺之,體解軻以徇,而使王翦、辛勝攻燕。燕、代發兵擊秦軍,秦軍破燕易水之西。
  • 13.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二十九年,秦攻拔我薊,燕王亡,徙居遼東,斬丹以獻秦。
  • 14.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第六》:二十一年,王賁攻。乃益發卒詣王翦軍,遂破燕太子軍,取燕薊城,得太子丹之首。
  • 15.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三十三年,秦拔遼東,虜燕王喜,卒滅燕。
  • 16.    《史記·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12-25]
  • 17.    《資治通鑑·卷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5-06-18]
  • 18.    《文章辨體匯選》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5-06-18]
  • 19.    《史記·刺客列傳第二十六》:丹求歸,秦王曰:‘烏頭白,馬角生,乃許耳。’ 丹乃仰天嘆,烏頭即白,馬亦生角。
  • 20.    《燕丹子考辯》  .中國文學網[引用日期2015-06-18]
  • 21.    王根林,黃益元,曹光甫 .漢魏六朝筆記小説大觀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9 .
  • 22.    獻地圖荊軻鬧秦庭 論兵法王翦代李信  .弘善佛教網[引用日期2015-06-18]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