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烈日炎炎

(2006年陳寶國、苗圃主演電視劇)

編輯 鎖定
《烈日炎炎》是由滕文驥執導,孫藝菲陳寶國苗圃連奕名等主演的電視劇,2007年10月3日於四川台影視文藝頻道播出 [1] 
該劇根據董立勃小説《白豆》改編,講述了1949年解放初期一羣胸懷大志的開疆戰士為了祖國、為了民族、為了人民放棄小我,墾農護疆的故事 [2]  。2007年,該劇獲得重慶衞視2006—2007中國劇·風尚潛力作品獎 [3] 
中文名
烈日炎炎
外文名
Extremely hot
類    型
軍旅、情感、戰爭
出品公司
大連恆光文化傳媒等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發行公司
北京東方恆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等
首播時間
2007年10月3日
導    演
滕文驥
編    劇
劉躍軍,張延紀,李小樸
製片人
劉虎虎
主    演
孫藝菲陳寶國苗圃連奕名常戎褚栓忠
集    數
26集(電視台版)
每集長度
47 分鐘
主要獎項
2006—2007中國劇·風尚潛力作品
在線播放平台
愛奇藝、樂視、PPTV等
出品時間
2007年
語    種
普通話

烈日炎炎劇情簡介

編輯
1949年10月,伴隨着新中國成立的禮炮聲,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新疆,在穩定了新疆的社會局勢以後,駐疆部隊響應中央的號召,一手拿着戰鬥的武器繼續清剿反動和分裂勢力,另一手拿起了生產的武器,開始了屯墾生產。為了穩定解放軍指戰員們的思想,使他們做好紮根邊疆,長期屯墾戍邊的準備,新疆軍區決定從內地徵召大批女兵入疆,解決駐疆部隊指戰員的婚姻問題。
春鈴和秋芳是正在內地讀中學的女學生,兩個人是同班同學,情同姐妹。由於捲入了一樁買賣婚姻之中,秋芳被迫要中斷學業嫁給鎮上的一個無賴。此時新疆部隊正在鎮上徵召女兵,在春鈴的鼓勵和幫助下,秋芳逃到了徵兵站,在最後一刻登上了女兵專列,而春鈴也在匆忙之中忘了下車,就這麼糊里糊塗地參了軍,和秋芳一起來到了新疆。然而,在她們到部隊以後,春鈴和秋芳完全走出了兩條不同的命運軌跡。
《烈日炎炎》劇照
《烈日炎炎》劇照(17張)
秋芳被分配到師部工作,在師部醫院當了一段護士以後,很快就同羅師長結婚,並得到了學習進修的機會。雖然起初她對自己的婚姻並不滿意,但羅師長對她的寬容和細心關懷終於使她感動,她終於接受了羅師長,過上了幸福的家庭生活。
春鈴的命運則非常曲折多舛。她被分配到屯墾下野坡的三營,這裏條件異常艱苦,每天都要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但戰士們在馬營長的帶領下戰天鬥地,他們以苦為樂,開墾荒地、修築大渠,用自己的雙手改變着大野坡的面貌。春鈴在緊張工作之餘,主動擔負起了照顧烈士遺屬翠蓮的責任,她的漂亮和善良很快引起了三營很多官兵們的注意,成了男兵們集體暗戀的對象。
老楊和胡鐵幾乎同時看上了春鈴,一對戰友很快就成了情敵,展開了對春鈴的激烈競爭。老楊利用自己能經常外出買到東西的機會不斷對春鈴展開物質攻勢,春鈴對此不屑一顧,但是老楊卻搶先在教導員吳大姐面前要求組織出面撮合,吳大姐答應了老楊的要求,做通了春鈴的工作;不料胡鐵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以後,也立刻向吳大姐提出了同樣的要求,萬分為難的吳大姐不得不採用抓鬮的方式來解決這個矛盾,結果幸運者是胡鐵;老楊表面上接受了這個結果,內心則產生了深深的怨恨。
正在春鈴和胡鐵已經開始準備結婚的時候,毫不知情的馬營長向吳大姐表示了他對春鈴的好感,吳大姐出於對老戰友、老搭檔的關懷,向他隱瞞了春鈴已經與胡鐵訂婚的真相,又把春鈴撮合給了馬營長,胡鐵不得不接受了組織上的安排,情緒低落,欲離開三營,馬營長真摯的挽留使他又留了下來。
然而,就在春鈴即將與馬營長結婚的前夕,春鈴去師部看望秋芳後,在返回三營的途中被蒙面人強姦,現場證據顯示胡鐵有重大嫌疑,胡鐵被捕入獄。遭受巨大創傷的春鈴非常堅決地拒絕了馬營長的結婚要求,傷心的馬營長很快就和一直暗戀他的曾梅結了婚。老楊乘虛而入,贏得了春鈴的信任,如願以償地和春鈴結了婚。但婚後一、兩年後,老楊又因為春鈴沒有生育而離開了春鈴,與翠蓮組成了新的家庭;正在這個時候,春鈴發現強姦自己的蒙面人正是老楊。
屢遭打擊的春鈴選擇在遠離營區的養豬場一個人孤獨地生活着。在野外與正在勞改的胡鐵的一次意外相遇,使她意識到胡鐵蒙受着巨大的冤屈。為了給胡鐵平反,為了讓老楊得到懲罰,她開始上下奔走。在秋芳和羅師長的大力支持下,在馬營長、居樁和翠蓮等人的幫助下,案子終於真相大白,老楊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在下野坡迎來又一個大豐收的時候,無罪釋放胡鐵終於和春鈴在金黃的麥田邊幸福地擁抱在一起 [4] 

烈日炎炎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解放初期,天山腳下的一座軍營裏,氣氛異常凝重,大家都為剛剛發生的一件事感到震驚和氣憤。原來一夥叛匪劫持了幾名解放軍戰士逃走了。全營士兵紛紛請戰。馬營長保持着冷靜,在師部羅師長的統一部署下,組織營裏的一半士兵參與戰鬥,而把另一半留在營裏繼續農墾,繼續為即將到來的新兵蓋新房。

    一個叫楊德順的班長沒有能參與戰鬥,他覺得因為自己是收編過來的,沒有得到其他人的信任,心裏很不是滋味。

    與此同時,徵兵工作在一座縣城裏火熱的進行着。清純質樸的少女春鈴看到同學曾梅光榮的加入瞭解放軍,不由十分羨慕,可是她不捨得離開一直照顧她的爺爺,不得不放棄了當兵的念頭。

    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春鈴情同姐妹的好友秋芳被家裏人賣給了鎮上的無賴薛家作媳婦。秋芳驚慌失措的向春鈴求助。春鈴給秋芳指出了她唯一的出路——參軍。於是兩個人在薛家人的窮追不捨下,匆忙趕往火車站,在火車就要開動的緊要關頭踏上了即將運送新兵前往部隊的火車。

    春鈴為秋芳逃脱了薛家人的追趕而興奮,卻突然發現,火車已經開動,自己已經下不了車了。


    第2集

    春鈴急着想下火車,可同行的秋芳、曾梅都勸她留下來,跟她們一起去建設大西北。負責徵兵的陳參謀也想方設法鼓勵春鈴參軍。春鈴猶豫了,陳參謀讓她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多年前在她家養過傷的羅營長。春鈴對這位英武的羅營長十分難忘,她覺得陳參謀好像就是那位羅營長,帶着疑問,春鈴重新上了火車,加入了參軍的行列。

    馬營長帶着牛排長、胡鐵等人執行羅師長佈置的任務,途中找到了營裏被劫持的翠蓮等女戰士。要麼丟下戰友不管繼續執行任務,要麼營救戰友卻可能打亂整個戰場的部署。就在馬營長面對這兩難的選擇難以作出決斷的時候,叛匪嫌帶着人質累贅,打算下毒手。

    沒有猶豫的時間了,馬營長當即展開了營救行動。一場激烈的戰鬥後,翠蓮等戰士被成功的營救出來,而牛排長則在戰鬥中受了傷,受到了翠蓮悉心的照料。

    殘餘的叛匪向國境線方向逃竄,馬營長急忙派胡鐵向總部報告情況。胡鐵在幹路過程中墜馬,又被兩名叛匪追擊,多虧一位名叫居樁的守林人相救,才脱離險境。為此,胡鐵對居樁感激不盡。

    在槍林彈雨中出色完成任務的馬營長萬萬不會想到,一幢不幸的事即將降臨到他身上。他懷孕的妻子米脂不慎落入河中,被無情的河水捲走。


    第3集

    米脂的離去給全營都蒙上了一層陰影。而負責照顧米脂的戰士劉三則為自己沒能照顧好米脂而深深自責。

    不知情的馬營長在戰鬥結束後,沒有趕回營裏,反而帶着部下去迎接新兵。春鈴一行人下了火車才發現,她們要去的地方的艱苦程度遠遠超過她們的想象。下了火車還要走幾十公里的路才能坐上運送新兵的汽車。而最讓春鈴生氣的是,陳參謀好像根本不認識她。秋芳在其中調解,才發現這不過是一場誤會,陳參謀根本不是當年在春鈴家養上的羅營長。

    在分配單位的時候,秋芳和春鈴被分開了。秋芳去了師部,而春鈴和曾梅則一起被分配到了馬營長所在的營裏。馬營長興高采烈帶着新來的女兵回到營裏,卻聽到了米脂去世的消息。這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立刻將這個鐵骨男兒擊倒。他不吃不喝,把自己鎖在屋裏發呆。

    米脂離去的消息給新來的女兵們也帶來了不少觸動,原來的歡迎會取消了,營裏籠罩在一種悲傷的氣氛中。

    幾經周折,春鈴在羅師長的安排下去了營部醫院當了護士。羅師長聽説米脂離去的消息,親自來到馬營長所在的營裏,以老朋友的身份鼓勵馬營長拿出勇氣,活出個樣來。


    第4集

    羅師長在離開營部前,給營裏負責婚嫁工作的吳大姐下了一條命令,一年內必須給馬營長重新物色一個合適的媳婦。

    春鈴慢慢融入了部隊的生活,雖然艱苦,卻有一種別樣的滋味讓她體會。

    在吳大姐的撮合下,牛排長和翠蓮舉辦了婚禮,結為夫妻。在滿地單身漢的軍營裏,這確實是一件大事。大家都在想着自己什麼時候能迎來這麼一天。

    青春活潑的春鈴在翠蓮的婚禮上盡情地跳舞,引起了胡鐵的注意。而馬營長卻觸景生情,想起了離去的米脂。吳大姐趁機勸馬營長再娶一個,可馬營長對米脂難以忘懷,根本沒有心思想再婚的事。

    胡鐵心裏記掛着對他有救命之恩的居樁,帶了自己親手打造的匕首去看他。居樁一個人住在樹林裏,無親無故,過着孤獨的日子。這天他來到附近的烏蘇鎮吃飯,卻看到一夥無賴在找老闆娘苗子的麻煩。他出手製服了幾個無賴。苗子對他產生了好感。


    第5集

    春鈴迎來了一個休息日。她急不可待的收拾好東西,動身去師部看望秋芳。熱心的老楊駕着馬車把春鈴拉到師部,對春鈴表示好感。可不解風情的春鈴以為老楊對她不過是戰友之間的友情,完全沒理解老楊的意圖。

    春鈴和秋芳見面,有説不完的體己話。秋芳告訴春鈴,她喜歡上了陳參謀。春鈴對這個消息多少感到有點意外,可是想到秋芳的幸福,她也就不再説什麼。

    胡鐵聽説春鈴用的坎土曼壞了,特意把自己珍藏的寶貝拿出來,用作材料,給春鈴打了一個新的坎土曼。

    胡鐵和老楊都有了心上人,可是彼此都沒有意識到,他們喜歡的是同一個人——春鈴。翠蓮懷孕了,這個好消息同時也引來了一個叫王強的戰士的風言風語。胡鐵等人都對傳閒話的王強感到非常憤怒,可牛排長卻大度的原諒了王強。

    胡鐵送給春鈴的坎土曼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春鈴對胡鐵非常感激,更堅定了胡鐵追求春鈴的決心。


    第6集

    羅師長負傷住進了醫院。膽小的秋芳鼓足了勇氣,完成了給羅師長打針的任務。陳參謀也為她感到驕傲。胡鐵和老楊都展開了對春鈴的攻勢,一個打野雞送她,一個買糖送她。可春鈴把這些禮物都送給了懷孕的翠蓮。胡鐵漸漸取得了春鈴的信任,而老楊則找到翠蓮,想讓翠蓮幫忙撮合。

    胡鐵和老楊對春鈴的熱情態度讓春鈴覺得困惑。本來她以為戰友之間完全可以有這樣的情誼,可是在外人看來,胡鐵和老楊對她的感情可絕不僅僅是“戰友情”這麼簡單。春鈴心裏雖然也喜歡他們兩個,可還是覺得感情沒到想嫁給他們的份上。

    終於,胡鐵和老楊來找春鈴時撞到了一起。他們這時才發現兩人喜歡的是一個人,頓時非常尷尬。兩人是患難的戰友,可在這個問題上卻誰也不肯讓步。

    老楊和胡鐵都找到吳大姐,請吳大姐幫忙撮合為他們和春鈴的婚事做主,吳大姐非常為難。羅師長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決定,他命人準備一桌酒菜,要招待秋芳,這讓秋芳和陳參謀都感到非常意外。接下來更讓他們意外的是,羅師長竟然在酒桌上向秋芳求婚。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完全攪亂了陳參謀和秋芳之間的感情。陳參謀腦子立刻陷入混亂當中。


    第7集

    秋芳希望陳參謀能勇敢向羅師長坦白他們二人之間的感情,可陳參謀念在羅師長對自己的恩情的份上,決定隱瞞這一切,並從中退出,這讓秋芳異常傷心。

    吳大姐找到春鈴,要她在胡鐵和老楊之間做個選擇。春鈴的回答讓吳大姐非常無奈,她説自己還不想嫁人。秋芳獨自來到營部,找到春鈴,向她哭訴陳參謀的無情。陳參謀趕來一面勸説秋芳,一面訴説自己的苦衷,卻更激怒了秋芳。她一賭氣,決定嫁給羅師長,讓陳參謀難過。

    吳大姐向老楊轉達了春鈴的意思。老楊起初灰心喪氣,可經過吳大姐的勸説,決定不放棄,用實際行動來感動春鈴。胡鐵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兩人在這件事上較着勁,關係也變得緊張起來。

    老牛執行巡邏任務遲遲不歸,翠蓮在後方為此惴惴不安。原來,老牛在巡邏時遇上了暴風雪,整個隊伍都在惡劣環境中艱難跋涉着。王強在路上差一點遇難,多虧老牛相救才撿回命來。想起自己曾經在背後説翠蓮的壞話,王強非常慚愧。

    在巡邏歸途中,隊伍遇到了意外,一位戰士被殘餘的土匪殺死。老牛命令其他人回去報告,自己則留下了追蹤敵人的蹤跡。

    馬營長派胡鐵等人去迎接老牛。胡鐵他們很快與回來報信的隊伍匯合,大家一同返回去尋找老牛。


    第8集

    胡鐵、老楊等一行人按照老牛做出的標記找到了殘匪的老窩,卻始終沒有看到老牛本人。他們趁殘匪出動的時機,一鼓作氣端掉了殘匪的據點。胡鐵根據殘匪俘虜説出的情況,急忙出發營救老牛。

    可是等他們找到老牛,老牛已經英勇犧牲了。老牛犧牲的消息傳回營部,馬營長非常難過,為了翠蓮和她腹中胎兒的平安,他決定暫時向翠蓮隱瞞事情的真相。

    馬營長騙翠蓮説他們派老牛去執行另一項緊急任務去了,所以不能見到老牛。翠蓮相信了馬營長的話,感到非常失落。

    春鈴明知事情真相,卻還要在翠蓮面前強作笑顏,心裏非常難過。翠蓮順利生了一個兒子。為了有人能照顧翠蓮。馬營長特意把春鈴調到了離翠蓮家很近的炊事班。

    居樁在烏蘇鎮與上次結怨的幾個無賴狹路相逢。無賴有備而來,要找居樁的麻煩。居樁,這一次是苗子及時把居樁拉進了自己的店裏,才使居樁擺脱了困境。苗子請居樁留下來,做酒店的男主人。


    第9集

    心事重重的翠蓮始終不出奶水,把大家都急壞了。胡鐵和老楊都想盡各種辦法,搞來了牛奶和奶粉。

    翠蓮對老牛的去向越來越懷疑,也總感覺身邊的人有事瞞着他,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她精神開始恍惚起來,一次忘了蓋爐蓋,差點釀成大禍。這讓春鈴非常擔憂。

    胡鐵和老楊對春鈴的熱情不減,春鈴也開始動搖。終於,她做出了決定。她找到吳大姐,説出了自己的想法。誰願意陪她一起照顧翠蓮,她就願意嫁給誰。吳大姐找老楊談話,老楊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春鈴的條件,馬上就喜滋滋的買起了結婚用的東西。

    春鈴心裏分不出更喜歡誰,可是當吳大姐説打算撮合她和老楊時,她再看到胡鐵,心裏似乎有點失落。

    老楊把自己即將和春鈴結婚的消息告訴了胡鐵,本以為木已成舟,胡鐵也只能接受現實。可他沒想到,胡鐵竟然半夜去和吳大姐論理,説組織的做法不公平。胡鐵和老楊誰也不肯讓步,吳大姐無奈之下想出一個沒辦法的辦法——抓鬮。胡鐵抓中了,老楊懊悔不已。


    第10集

    老楊不甘心,與胡鐵打起架來,可這也沒有幫他贏回春鈴。老楊見事情已經無法挽回,只好知趣的退出了。

    春鈴幾乎是最後一個知道消息的人,她沒有表現得多麼驚訝,反而很平靜的接受了現實。秋芳和羅師長結婚了,可春鈴卻因疏忽錯過了秋芳的婚禮。婚後秋芳才得知,原來羅師長和前妻有兩個十幾歲的孩子養在鄉下,這讓秋芳非常接受不了。為此,她和羅師長髮生了激烈的衝突。

    羅師長見秋芳怒氣不減,找陳參謀來勸説秋芳,讓陳參謀非常為難。帶着羅師長佈置的任務,陳參謀找到秋芳,想勸説她接受羅師長的孩子,可秋芳卻提起舊話,説到陳參謀對她的背叛。兩人不歡而散。

    春鈴對翠蓮細心的照顧感動了馬營長,讓他想起了死去的米脂。不知內情的馬營長對春鈴產生了好感。他找來吳大姐,請她幫忙撮合。吳大姐想起師長佈置的任務,便沒有把春鈴和胡鐵已經訂婚的事告訴馬營長。

    吳大姐想觀望春鈴的態度,卻在無意中向翠蓮説出了老牛犧牲的消息。翠蓮當即昏倒在地。


    第11集

    在春鈴的陪伴和馬營長等人的幫助下,翠蓮熬過了最難熬的時光。

    吳大姐擅自作主,決定勸説春鈴和胡鐵退婚。春鈴沒想到自己的婚事又出變故,她覺得這樣做對不起胡鐵,所以不願答應。可是吳大姐提醒春鈴,當初她自己曾經説過婚事由組織安排。春鈴無話可説了,心裏非常煩躁。

    春鈴把吳大姐的打算告訴了曾梅,因為她知道曾梅心裏一直喜歡着馬營長。曾梅雖然沒説什麼,可心裏也覺得很彆扭。

    不知情的老楊和胡鐵還在為春鈴的事鬧着彆扭。老楊醉酒之後説出了真心話,胡鐵沒想到老楊早已接受事實,沒想到他還是這麼不甘心。

    春鈴給秋芳寫信,説出了自己目前的困境。秋芳把春鈴接到自己家裏,姐妹倆互訴衷腸。秋芳為春鈴的前途考慮,堅持認為她應該嫁給馬營長。春鈴百般思量,覺得自己不能再對不起胡鐵,還是堅持自己原來的決定。

    胡鐵從工地回來,立刻就被吳大姐拉來。吳大姐勸他放棄春鈴,惹火了性格暴烈的胡鐵。


    第12集

    老楊聽説了胡鐵被勸退婚的事,不由幸災樂禍。在他的挑撥下,暴怒的胡鐵衝到營部,以匕首相威脅。緊接着,失去理智的胡鐵綁架走了春鈴,把她帶到胡楊林裏,強逼她立刻與自己成婚。劉副營長趕到,從胡鐵手中救下了春鈴。

    胡鐵被關了禁閉。春鈴想起事情不知不覺走到了今天這一步,不由傷心起來。劉副營長覺得事已至此,只能將錯就錯,瞞着馬營長把事情解決了。

    經歷了這件事,春鈴也開始對胡鐵的人品產生了懷疑,加上吳大姐的勸説,春鈴也動搖了。

    胡鐵認為春鈴已經拋棄了他,對她惡語相向。兩人決裂了。春鈴做出了痛苦的決定:嫁給馬營長。秋芳懷孕了,她把這個喜訊告訴春鈴與她分享。多日愁眉不展的春鈴終於破涕為笑。

    苗子與居樁過上了安穩的生活,可是沒想到,一天客店裏迎來了一位特別的客人,他是苗子以為早就死了的丈夫老杜。他對苗子大打出手,咒罵苗子養野漢子。


    第13集

    胡鐵知道事情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終於做出了讓步。他向劉副營長請求調離,並遞交了一份申請。

    馬營長從師部開完會回來,對這段時間裏因為他和春鈴而發生的一系列事完全不知情,只是高興的得知他和春鈴的婚禮已經訂好了日子。胡鐵主動請求調離的申請引起了馬營長的懷疑。在劉副營長和吳大姐的遮掩下,胡鐵離開這裏的真正原因才沒有被揭穿。在馬營長真誠的挽留下胡鐵才同意留下來。馬營長打算把自己的妹妹馬蘭介紹給胡鐵。

    羅師長得知了秋芳懷孕的消息,沒有高興,反而勸秋芳不要為了生孩子而耽誤學業。秋芳大感意外,又一次與羅師長翻臉。孤獨的秋芳打電話給吳大姐,想把春鈴接來跟她做伴。這一次又是老楊送春鈴去師部。説起往事,兩人心裏都不是滋味。

    馬蘭被馬營長的一封信騙到下野坡來,可是一見這荒涼的景象,氣不打一處來。多虧馬營長反覆賠罪才勉強答應留下來住幾天。

    經過反覆考慮,秋芳覺得羅師長説的有道理,她也捨不得放棄學業,於是作了人工流產。


    第14集

    馬營長交給吳大姐一項任務,就是勸馬蘭留在下野坡。一場大雨引起了山洪暴發,戰士們正在修的大渠面臨着嚴峻的考驗。戰士們全力投入到搶救大渠的行動中,這場面感動了馬蘭。可是無論大家怎樣努力,大渠最終還是被洪水沖毀。馬營長痛心的昏倒在地。

    羅師長沒有責怪馬營長,反而把責任歸咎在自己身上。馬營長鼓舞大家不要在失敗面前氣餒,要繼續發揚拼搏精神,重新把大渠建起來。

    居樁來到苗子開的酒店,卻被苗子拒之門外。苗子痛心的告訴他,丈夫回來了,他們兩個以後不能再見面了。馬營長不經馬蘭同意,就給她辦了入伍手續。馬蘭跟馬營長大鬧了一場。

    春鈴在秋芳家呆不住了,打算回到營區。可是在回去的路上,她遭到了一個蒙面人的襲擊。等她醒來後,發現每個女孩最害怕的事發生在了自己身上。

    春鈴的遭遇轟動了全營。馬營長立刻開展行動調查罪犯。經過調查,全營裏胡鐵的嫌疑最大。這時,劉副營長和吳大姐也不得不把胡鐵和春鈴曾經訂婚的是告訴了馬營長。


    第15集

    秋芳得知春鈴的事後,立即趕來把春鈴接到了師部醫院,並且叮囑劉副營長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查出兇犯來。負責調查案件的人在犯罪現場找到了胡鐵的匕首。馬營長立刻下令逮捕胡鐵。胡鐵一口咬定,事情不是他乾的。馬營長把他移送師部保衞科。

    馬營長決定把押送胡鐵的任務交給老楊。老楊與胡鐵暴發了新一輪衝突。

    胡鐵的事平息下來後,大家不由想到了馬營長的婚事。吳大姐勸馬營長髮生了這樣的事,不要再娶春鈴了。馬營長不但不贊同吳大姐的主張,還堅持等春鈴一出院就立刻舉行婚禮。

    在醫院裏休養的春鈴想了很多。她覺得遭遇了這樣的事不是自己的錯,可還是免不了別人的指指點點,她不想因此毀了馬營長的前途,決定不和馬營長結婚了。她毅然決然地了斷了她和馬營長之間的關係,並囑咐吳大姐給馬營長另物色一個。

    在吳大姐的反覆勸説下,曾梅答應嫁給馬營長。秋芳為春鈴打抱不平,可春鈴卻一再説,這些都是她自己的主意,不能怪別人。她不僅不生氣,還為曾梅高興呢。


    第16集

    馬營長和曾梅在預定的日子舉行了婚禮。可是新婚之夜,馬營長卻以工作忙為由,去了大渠工地,把曾梅一個人拋在了洞房裏。

    春鈴在醫院裏呆不住了,打電話給吳大姐,請她派人來接她。老楊趕着馬車來了,馬車上還特意繫着紅花,這讓春鈴十分感動。

    春鈴回到營區,看到已經來了新的鐵匠頂替胡鐵,物是人非,讓春鈴心裏不免幾分傷感。曾梅見到春鈴,覺得很對不住她。可春鈴卻真心為她高興。曾梅十分感動。

    春鈴回來後,大家都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安安靜靜過自己的日子。只有馬蘭耐不住性子,戳破了窗户紙,把馬營長對春鈴念念不忘的真心話告訴了春鈴,讓春鈴十分難過。

    曾梅覺察到了馬營長對春鈴和對自己態度的不同,頓生醋意。她毫不掩飾的把心裏話告訴了春鈴。


    第17集

    春鈴承受不了周圍一些惡毒婦人的議論,感到非常孤獨。翠蓮勸慰她,告訴她老楊心裏還裝着她呢。可春鈴的心理還很脆弱,再經不住什麼事,所以暫時沒有嫁人的打算。

    曾梅對馬營長百般温柔,可馬營長還是那樣一副客客氣氣的樣子,絲毫沒有愛的感覺,這讓曾梅非常接受不了。她跟馬營長為此爭吵,卻沒有任何結果。傷心之下,她提出要跟馬營長離婚,重新成全馬營長和春鈴。馬營長一口回絕。

    王強因為幫了春鈴的忙而受到妻子的訓斥,春鈴受不了王強妻子赤裸裸的羞辱,終於忍無可忍,出手打了王強妻子。雖然組織站在春鈴一邊,可春鈴還是遭受了一些人的白眼和非議。

    曾梅看出了春鈴的困境,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再拿她和馬營長的事來煩她,於是姑且把這件事放下不提。吳大姐覺得總不能讓春鈴長期這樣下去,於是想把她嫁出去,可物色到的卻是營里人品最差的老歪。老歪得意忘形,立刻就去找春鈴對她動手動腳。春鈴用胡鐵以前送給她的匕首自衞,保護了自己。

    經過了這幾件事,營裏的男兵不知該拿什麼樣的態度來對待春鈴,於是乾脆見了她就躲。春鈴的處境非常難堪。


    第18集

    胡鐵被宣判了十二年徒刑,春鈴聽了,心裏有説不出的感覺。她受不了周圍人的目光,向吳大姐申請了一份不用見人的工作——去養豬。

    秋芳突然出血,被羅師長送往醫院。醫生告訴他們,秋芳以後再不能生育了。秋芳受到很大的打擊,不問青紅皂白的跟羅師長髮起脾氣來。羅師長勸慰她説,生不了孩子也不要緊,他們已經有兩個孩子了。可秋芳一下子還是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馬蘭學習歸來,她熱情洋溢的打算把《王貴與李香香》排成話劇,演給戰士們看。她的這個想法得到了馬營長的肯定。可是她又提出讓春鈴出演李香香立刻遭到馬營長的否定。馬蘭不死心,又來找春鈴本人商量,得到了同樣的答覆。

    在秋芳的努力下,春鈴收到了調往師部的調令。她雖然捨不得翠蓮等人可再也受不了周圍人對她一樣的眼光,心裏很矛盾。

    就在秋芳馬上要上路的時候,老楊突然出現了,他請求春鈴嫁給他。春鈴不再害怕,答應了老楊的請求。兩人很快舉行了婚禮。馬營長為了改善跟曾梅的關係,充滿誠意的向曾梅道歉,感動了曾梅。


    第19集

    羅師長把兩個孩子接到了家裏。秋芳看到羅師長跟孩子親密的樣子,想到自己以後再也不能生育,心裏很不是滋味。羅師長派陳參謀來勸解秋芳。經歷了這些事以後,兩人都成熟了許多。他們不再動不動就吵鬧,而是能平靜的談一些事。

    胡鐵就被關在離營區很近的一所勞改營裏,在那裏他受到其他囚犯的欺負,卻靠自己的方式贏得了他們的尊重。

    春鈴和老楊經常以乾媽乾爹的身份去看望翠蓮的兒子鐵軍。老楊看着人家的孩子,不由心癢,他也想有自己的孩子。

    曾梅也懷孕了,這更觸動了老楊。因為春鈴不懷孕,夫妻兩人的關係漸漸緊張起來。

    在荒野參加勞改的胡鐵看到了春鈴,他請求春鈴為她向上級遞一個申訴材料。春鈴還不知道怎麼處理,材料就被怒氣衝衝的老楊撕毀了。情急之下,老楊説出了很多傷人的話,讓春鈴非常震驚。在翠蓮的勸解下,兩人才和好。


    第20集

    老楊幾乎每天都在等着春鈴懷孕的消息,給春鈴也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老楊幾乎每天都在埋怨春鈴不能懷孕的事,對春鈴的態度也越來越惡劣。懷孕幾乎成了他們夫妻二人間唯一的話題。春鈴自己也覺得很對不住老楊。

    大渠終於建設成功,整個營都一片歡騰。可馬營長卻在羅師長那裏得到了一個令人意外的消息:部隊將改製為農墾軍團,這意味着他們將脱去軍裝。

    部隊改制的消息在營區裏引起了強烈反響,很多人都一時難以接受。可馬營長帶頭做了表率,即使脱去軍裝,他們仍然保持着同樣的精神面貌。

    鐵軍得了急病,營區的醫務室條件不夠無法救治,翠蓮只好求老楊把鐵軍送到師部醫院去。鐵軍的病情很嚴重,多虧了老楊的幫助才沒有釀成大禍。翠蓮越來越感覺到,做一個單身母親的艱難。她希望家裏能有一位男人幫她支撐起這個家來。

    羅師長的孩子與別人打架被羅師長罰站。秋芳向孩子們問清了事情的來由,並幫助他們和與他們打架的孩子建立了友誼。秋芳因此獲得了孩子們的敬重,秋芳也很興奮,體會到了一個做母親的快樂。


    第21集

    營裏的劉三被派往監獄工作,他意外地發現,胡鐵就在自己管轄的監獄裏。胡鐵請求他出面,幫他洗清罪名,可劉三還是堅持認為,胡鐵不是無辜的。

    春鈴因為懷不上孩子又開始聽到人們的閒言碎語,精神上承受着很大的壓力。而曾梅順利生下一個兒子,馬營長興奮不已。老楊眼紅,回家對春鈴發起脾氣來。

    秋芳收到老家來信,説家裏遭了災,一家人都流離失所。羅師長主動站出來,答應為秋芳家修一幢房子。秋芳感激不已。老楊漸漸對春鈴失去了信心。一天他趁着酒醉,向翠蓮説出了想和春鈴離婚,娶翠蓮的想法,讓翠蓮很驚訝。見翠蓮沒有一口回絕,老楊更大膽了。他索性回去找春鈴商量離婚的事。不用老楊説,春鈴已經猜出老楊想娶翠蓮。她平淡的答應了老楊,讓老楊都深感驚訝。翠蓮心裏覺得雖然對不住春鈴,可自己一個人帶孩子的日子也確實難以維持,於是便同意了老楊的計劃。


    第22集

    馬蘭排的《王貴與李香香》大獲成功,收到了戰士們熱烈的歡迎,在各團巡演。她遇到了正在基層鍛鍊的陳參謀。

    老楊要與春鈴離婚的請求遭到了馬營長的堅決反對,可無奈春鈴本人也堅持要離婚,只好勉強答應。馬營長和曾梅都感到,春鈴總是在為別人考慮,卻從來不為自己的未來着想,可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子,卻遭受了這麼多的不幸。他們不禁為春鈴感嘆起來。

    翠蓮和老楊結婚了,考慮到春鈴的感受,他們沒有大辦,只是自己在屋裏準備了幾樣酒菜。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陳參謀對馬蘭產生了好感,他為此特意來找吳大姐,請她幫忙撮合。馬營長對陳參謀挺滿意,可馬蘭本人聽説了這個消息卻覺得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她對陳參謀不過是同志間的友誼,沒有別的特殊感覺。

    老楊雖然與春鈴離了婚,可還是舊情不忘,但遭到了春鈴的拒絕。一天春鈴整理留下來的東西,突然發現了她以前丟失的鐲子。她想起,這個鐲子就是在自己被強暴那天丟失的。春鈴這時才意識到,原來老楊才是真正的罪犯。


    第23集

    春鈴拿着鐲子與老楊對證,老楊卻死不承認,堅持説鐲子是從居樁那兒買來的,並且從春鈴手裏搶走了鐲子。

    翠蓮為了維護家庭的完整,毫不猶豫地站到了老楊這邊。她堅持認為春鈴是嫉恨老楊拋棄她,才故意栽贓陷害。她和春鈴發生了幾次衝突,這讓春鈴非常傷心。

    孩子在學習上遇到了困難,秋芳又一次出面幫孩子解決了問題。她越來越感到作母親的榮耀。而羅師長也越來越讚賞秋芳教育孩子的方式,他也參與進來。

    為了弄清事實的真相,春鈴開始了自己的調查之旅。她去看望胡鐵,讓胡鐵非常意外。為了證明老楊的話是否真實,她從胡鐵那裏打聽到了找到居樁的方法。可是居樁的住所在樹林深處,胡鐵雖然一再阻止,可春鈴決心已下,非要找到居樁不可。

    第二天天剛剛亮,春鈴就踏上了尋找居樁的旅程。她的失蹤引起了曾梅的不安。夜裏還是不見她的蹤影,曾梅終於覺得事情蹊蹺,於是讓馬營長帶了人去尋找春鈴的蹤跡。


    第24集

    天亮時分,馬營長終於把春鈴找回來了。顯然這一次她沒有什麼收穫。

    於是她又一次去找胡鐵。胡鐵想到了第二個辦法,他想起居樁曾提起過一個住在烏蘇鎮的女人,找到她也許就能找到居樁。按照胡鐵的指點,春鈴沒費多大力氣就找到了苗子。可苗子似乎對居樁這個話題非常忌諱,顯然她為此捱過不少打。

    就在春鈴走後不久,苗子發現了一件蹊蹺的事,一個政府正在通緝的土匪逃犯竟然和丈夫老杜有聯繫。苗子發現他們把一包東西藏在了酒店的地窖裏。

    春鈴的行動攪亂了翠蓮一家人的生活,尤其老楊為此整天愁眉不展悶悶不樂。翠蓮感覺到老楊的態度很可疑,於是向老楊逼問真相。老楊在幾次否認之後,最終還是説出了真相,確實是他強暴了春鈴。翠蓮為此感到非常震驚,她一怒之下把老楊攆出了家門。可是翠蓮想到這件事給鐵軍帶來的影響,她打算幫着老楊掩蓋事實真相。

    春鈴開始向組織反映情況,以解救被冤枉的胡鐵。組織也非常重視,立刻開始重新着手調查此事。可老楊和翠蓮都對鐲子的事矢口否認,調查陷入了僵局。


    第25集

    因為證據不足,老楊很快就被解除了隔離審查。而春鈴也幾乎擔上了破壞別人家庭的罪名。

    春鈴為了給胡鐵洗刷罪名,承受了很多痛苦。一次一次的挫折並沒有讓春鈴氣餒,她堅持一定要找到證據,為胡鐵洗刷罪名,讓真正的罪犯承受應有的懲罰。胡鐵被她深深感動了。兩人之間的感情在一步步加深。

    春鈴向秋芳和羅師長求助。羅師長下命令重新調查此案。春鈴又一次看到了希望。這一次陳參謀親自來負責調查,春鈴感到非常欣慰。她興奮得向胡鐵轉述這個好消息。胡鐵也覺得自己出獄似乎指日可待了。可是無論陳參謀怎麼調查,都找不到任何有説服力的證據,翠蓮和老楊一口咬定,鐲子的事完全是春鈴為了栽贓,自己捏造出來的。

    苗子終於鼓起勇氣打開了那個丈夫藏在地窖裏的包裹,發現裏面藏的竟然是軍火。而老杜發現自己的罪證被苗子發現,把苗子捆起來,關在了地窖裏。


    第26集

    羅師長因為胃病住進了醫院,秋芳悉心照料,讓羅師長感受到了秋芳對他的感情。一家人相互間的信任和了解已經達到了一定的程度,秋芳很高興得看到,兩個孩子和她跟羅師長在一起的時候,已經很有家庭的氛圍了。

    就在老杜打算對苗子下毒手滅口的時候,苗子奮力掙脱了繩索,逃了出來。她不知該去何處,於是找到春鈴,向她求助。春鈴認為這事必須向政府報告,不能再包庇下去了。

    老杜被逮捕了,苗子與居樁重逢了。苗子請求居樁幫助處於困境中的春鈴,居樁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陳參謀找不到有力的證據,無功而返。胡鐵則要在監獄裏繼續呆下去。春鈴為了救落水的鐵軍毫不猶豫地跳入冰水中,為此發起了高燒。獄中的胡鐵聽説春鈴生了重病,再也呆不下去了。他逃出監獄,把春鈴帶到胡楊林裏,請周圍的樹木作證婚人,和春鈴舉行了聖潔的婚禮。胡鐵被帶回了監獄,可春鈴卻懷上了胡鐵的孩子。

    幾個月過去了,春鈴再一次為了胡鐵來求羅師長。羅師長覺得再用以前的辦法還是不會有結果,於是破例下達了一道搜查令。

    老楊聽到風聲緊,急忙悄悄溜走打算處理掉鐲子這個證據,卻被尾隨而來的居樁抓住。居樁押着老楊當眾揭穿了他的罪行,此時翠蓮良心發現,也出面作證證實了居樁的話。一切終於真相大白了。胡鐵被無罪釋放。

    春鈴和胡鐵歷經了無數的磨難,終於盼到了相聚的這一天。


(以上資料來源 [5-9] 

烈日炎炎演職員表

編輯

烈日炎炎演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10-11] 

烈日炎炎職員表

出品人 王琳、楊文虎、張小路
製作人 虎虎
監製 蔣開方、王樂慷、薛文波、宋陽
導演 滕文驥、邱國強(執行導演)
副導演(助理) 崔智
編劇 劉躍軍、張延紀、李小樸
攝影 高琨、高琦
剪輯 滕雲
道具 英森濤
美術設計 譚昭儀
造型設計 麻雙穎
服裝設計 劉維鳳
視覺特效 閆紹春
燈光 姜寧
錄音 田昕
場記 耿旭
佈景師 王立軍、吳立清
發行 北京東方恆和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東陽漢唐傳媒有限公司
展開
(以上資料來源 [10-11] 

烈日炎炎角色介紹

編輯
  • 春鈴
    演員 孫藝菲
    本來是一個正在讀中學的女學生,命運的陰差陽錯使她懵裏懵懂地來到新疆的軍墾農場,成為一名軍墾人,在與戰友們一起戰天鬥地的同時,她經歷了幾次感情波折,終於在農場迎來豐收的同時,得到了自己真正的愛情和幸福。
  • 羅師長
    演員 陳寶國
    一位身經百戰的高級指揮員,有着儒將風範,前妻在戰爭年代英勇犧牲,率領部隊來到新疆轉為軍墾部隊以後,喜歡上了剛剛參軍的秋芳並很快結婚。他以寬大的胸懷包容了秋芳並細心關懷着秋芳,終於感動了秋芳。
  • 秋芳
    演員 苗圃
    為了逃婚她參軍來到新疆,愛上了年輕有為的陳參謀,卻嫁給了已屆中年的羅師長,在經過一段不和諧的家庭生活之後,情深義重的羅師長終於感動了她。
  • 胡鐵
    演員 連奕名
    從槍林彈雨中走出來的戰鬥英雄,跟隨部隊進軍新疆,成為軍墾人。他死心塌地愛上了春鈴,卻蒙受不白之冤入獄,但患難的遭遇反而使他和春鈴的愛情得到了更快 的發展,最終他的冤案得以平反,他和春鈴的愛情也終成正果。
  • 馬營長
    演員 常戎
    在戰爭年代是一員虎將,來到新疆又成為軍墾農場的拼命三郎。愛妻的意外喪生對他造成了沉重的感情打擊,很長一段時間他不願再提感情問題,在經歷了與春鈴的感情糾葛之後,終於與一直暗戀他的曾梅組成了幸福的家庭。
  • 老楊
    演員 褚栓忠
    從國民黨舊軍隊中收編過來的老兵,立過戰功,但骨子裏難改兵痞習氣,當他喜歡上春鈴以後就不惜採取一切手段要得到她,得到春鈴以後才發現自己並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最終不得不為自己的犯罪行為付出了代價。
  • 翠蓮
    演員 王晴
    翠蓮是參軍較早的女戰士,在她懷孕的時候,丈夫牛排長在剿匪戰鬥中犧牲,戰友們的關懷和照顧使她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為了維持她和老楊組成的新家,她做了一些違心的事,但在關鍵時刻她挺身而出,揭露了老楊的犯罪行為。
  • 曾梅
    演員 姜超
    春鈴的同學和好友,後嫁給馬營長。也曾為婚姻之事和春鈴產生矛盾,誤會解除後,在關鍵時刻幫助了春鈴。
  • 馬蘭
    演員 傅晶
    馬營長的妹妹,內地藝術學校畢業,被哥哥馬營長“騙”到新疆以後,逐漸愛上了軍墾農場,找到了發揮自己文藝才能的用武之地,使部隊的文藝生活活躍起來。
以上資料來源 [12] 

烈日炎炎音樂原聲

編輯
歌曲
歌手
作詞
作曲
備註
《讓愛》
呂柯憬
呂柯憬
呂柯憬
片頭曲
《謝謝你讓我愛過》
苗圃、呂柯憬
呂柯憬
呂柯憬
片尾曲
《燃燒的青春》
夢郎
小皮
小皮
插曲
(以上資料來源) [10] 

烈日炎炎幕後花絮

編輯
  1. 劇中飾演孕婦翠蓮的王晴現實中也正身懷六甲。拍攝時,除了身在同一劇組的愛人李夢男無微不至的照顧,所有的工作演職人員都視她為掌上明珠,可是王晴卻堅持不搞特殊 [13] 
  2. 該劇是苗圃與陳寶國的首次合作,但是兩人默契不錯,拍攝時通常都是一條過 [14] 
  3. 在拍攝一場“流產”戲時,劇情要求苗圃在洗手間暈倒,陳寶國衝進來,一邊吩咐保姆打電話叫救護車,一邊抱起苗圃。然而,陳寶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抱不起苗圃,並稱自己“腰快斷了”。最終,他硬是把苗圃拽了出來 [14] 
  4. 孫藝菲有場與牛一起拍攝的戲,和它聊天,給它按摩還給它吹口琴,拍攝時孫藝菲和它相處起來很自然,一點都沒有覺得害怕 [15] 
  5. 孫藝菲有場戲,角色要一直坐着,沒有任何肢體語言,但可以流淚,但她覺得這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到正式開拍時,她徹底放鬆跟着感覺走,隨着身邊的人不斷地“刺激”,孫藝菲突然找到了感覺。她邊哭邊笑地撫摸着自己的肚子,説:“寶貝,你的父親得救了“ [16] 

烈日炎炎獲獎記錄

編輯
時間
獎項
備註
2007年4月2日
中國劇風尚頒獎禮2006—2007中國劇·風尚潛力作品
獲獎 [3] 

烈日炎炎播出信息

編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
2007年10月03日
四川台影視文藝頻道 [1] 
2008年11月26日
上海衞視新聞綜合頻道 [17] 
2009年03月02日
湖南電視劇頻道 [2] 

烈日炎炎劇集評價

編輯
該劇最吸引觀眾的地方就是軍墾歲月,儘管很多影視作品對於軍人,對於邊疆,都有過不同程度的描寫,但《烈日炎炎》卻將視角集中在一羣女兵身上。全劇沒有把那段歲月侷限在困苦中,而是縱橫於更加廣博的視野,透視出一羣外來女人,在邊疆土地上如何用血淚灌溉,呵護甚至捍衞自己生存中的愛情 [18]  。苗圃和孫藝菲在劇中分別扮演秋芳和春鈴——兩個為逃婚而參軍的女兵。兩個青春萌動的女孩在軍營中開始了不同的命運。苗圃扮演的女兵秋芳在劇中堅強而又獨立,進入兵團後順利地與陳寶國扮演的羅師長戀愛、結婚,成就了一段革命婚姻。而素有“演技派柔美小青衣”之稱的孫藝菲在劇中所扮演的春鈴,她的愛情可謂多舛,春鈴因為美麗善良招來了不少的麻煩,她與三個男人之間的感情糾葛實為曲折,跌宕起伏的婚姻生活讓完成了一個女孩到一個女人的蜕變過程,而她在戲中所表現出的細膩,內斂,也讓這個人物本身增色不少。 [18]  網易娛樂評)
《烈日炎炎》劇照
《烈日炎炎》劇照(12張)
《烈日炎炎》是一部專一表現女性命運的作品,劇中所描述的新疆軍墾生活,勾起了許多上海老知青的回憶,此外陳寶國在劇中的演繹被觀眾盛讚“有殺氣”(新聞午報評) [19]  ;而孫藝菲在戲中所表現出的細膩,內斂,也讓人物本身增色不少(新浪網評 [20]  ;苗圃則用她一向淡定自然的表演方法詮釋了一段獨特的感情關係(成都商報評) [21] 
《烈日炎炎》雖然對時代背景有所展示和表現,卻仍多少弱化或虛化了這一特定年代的時代背景和標誌性的勞動場面,只是變着法兒一個勁地展示和渲染愛情紛爭,這種設置未免少了幾分本應與之相依相附的時代感和年代味,也因此淡化了人們對那個特定年代該有的特有思索(羊城晚報評) [22]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