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澶淵之盟

(北宋和遼國在1005年締結的盟約)

編輯 鎖定
澶(chán)淵之盟是北宋和遼朝,在經過二十五年的戰爭後締結的盟約。
公元1004年秋(宋真宗景德元年),遼朝蕭太后與遼聖宗,親率大軍南下深入宋境。有的大臣主張避敵南逃,宋真宗也想南逃,因宰相寇準的力勸,才至澶州督戰。宋軍堅守遼軍背後的城鎮,又在澶州(河南濮陽)城下以八牛弩射殺遼將蕭撻凜(一作覽)。遼由於自身原因,很早就通過降遼舊將王繼忠與北宋朝廷暗通關節。宋真宗也贊同議和,派曹利用前往遼營談判,於十二月間(1005年1月)與遼訂立和約:遼宋約為兄弟之國,宋每年送給遼歲幣銀10萬兩、絹20萬匹,宋遼以白溝河為邊界。因澶州(河南濮陽)在宋朝亦稱澶淵郡,故史稱“澶淵之盟”。 [1] 
此後宋遼兩國百年間不再有大規模的戰事,禮尚往來,通使殷勤,雙方互使共達三百八十次之多,遼朝邊地發生饑荒,宋朝也會派人在邊境賑濟,宋真宗崩逝消息傳來,遼聖宗“集蕃漢大臣舉哀,后妃以下皆為沾涕”。 [2] 
中文名
澶淵之盟
外文名
Chanyuan Treaty
發生時間
1005年1月
發生地點
澶州(又稱澶淵,今河南濮陽)
相關人物
宋真宗、寇準蕭太后遼聖宗
簽訂雙方
北宋、遼國
結    果
宋遼和議,雙方維持了長久的和平局面

目錄

澶淵之盟背景

編輯
宋遼邊境形勢 宋遼邊境形勢 [3]
鹹平二年(公元999年)開始,遼朝陸續派兵在邊境挑釁,掠奪財物,屠殺百姓,給邊境地區的居民帶來了巨大災難。雖然宋軍在楊延朗(又名楊延昭,也就是人們熟知的楊六郎)、楊嗣等將領率領下,積極抵抗入侵,但遼朝騎兵進退速度極快,戰術靈活,給宋朝邊防帶來的壓力愈益增大。 [4] 
雍熙北伐慘敗後,宋朝對遼朝就一直心存畏懼,逐漸由主動進攻轉為被動防禦。相反,遼朝對宋朝卻是步步緊逼,不斷南下侵擾宋朝。 [4] 
從中原王朝來看,燕雲十六州的得失,關係一代江山的安危。這十六州的幽、薊、瀛、莫、涿、檀、順七州在太行山北支的東南,稱為“山前”,其餘九州在山的西北,稱為“山後”。今長城自居庸關以東向西南分出一支,綿亙於太行山脊,到朔州以西復與長城相合,這就是內長城。中原失“山後”,猶有內長城的雁門關寨可守,失“山前”則河北藩籬盡撤,遼國的騎兵就可沿着幽薊以南的坦蕩平原直衝河朔。所以中原王朝從後周柴榮起,就開始了與遼爭奪幽雲十六州的戰爭。 [5] 
宋遼戰爭長達25年,其目的在於爭奪燕雲十六州。由於燕雲十六州是一個先進的農業區,它的農業、手工業和其他文化活動都比遼國本部地區發達。因此遼國統治者對這一地區的重要性有着足夠的重視,他們把燕雲十六州中的幽州升為南京,改皇都為上京,把原先的南京(遼陽)改為東京,又在南京幽州建立了相應的許多官職,視為腹地,儼然以大國的姿態屹立於宋朝對峙的北方。 [6] 
從這時的遼朝來看,蕭太后逐漸的治理內政,勵精圖治,國內逐漸穩定下來,奠定了發動戰爭的基礎。

澶淵之盟過程

編輯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遼蕭太后與遼聖宗耶律隆緒以收復瓦橋關(今河北雄縣舊南關)為名,親率大軍深入宋境。蕭撻凜攻破遂城,生俘宋將王先知,力攻定州,俘虜宋朝雲州觀察使王繼忠,宋軍憑守堅城。宋廷朝野震動,真宗畏敵,欲遷都南逃,宋朝大臣王欽若主張遷都升州(今江蘇南京),陳堯叟主張遷都益州(今四川成都);宰相寇準力請宋真宗趙恆親征。宋真宗被迫北上。這時寇準倚重的將領是在歷次抗遼戰鬥中屢立戰功的楊嗣楊延朗楊業之子,後改名延昭)等人。楊延朗上疏,建議“飭諸軍,扼其要路,眾可殲焉,即幽、易數州可襲而取”,但未被採納。宋軍在澶州前線以伏弩射殺遼南京統軍使蕭撻凜(一作覽),遼軍士氣受挫。 [7] 
從以上資料來看,遼朝北宋邊境不斷挑釁,直至揮師進逼,可見其覬覦中原之心,其妄圖吞併北宋,引發兩國之間的戰爭,這便是之後兩國所締結的澶淵之盟的直接原因。 [6] 
澶州之戰 澶州之戰
遼軍至定州,兩軍出現相峙局面,王繼忠乘間勸蕭太后與宋朝講和。遼恐腹背受敵,提出和約,初為真宗所拒。十一月,遼軍在朔州為宋軍大敗,岢嵐軍的遼軍因糧草不繼撤軍。遼軍主力集中於瀛州(今河北河間)城下,日夜不停攻城,宋軍守將季延渥死守城池,激戰十多天未下。蕭撻凜、蕭觀音奴二人率軍攻克祁州,蕭太后等人率軍與之會合,合力進攻冀州貝州(今河北清河),宋廷則“詔督諸路兵及澶州戌卒會天雄軍”。遼軍攻克德清(今清豐),三面包圍澶州(今濮陽),宋將李繼隆死守澶州城門。
遼朝統軍蕭撻凜恃勇,率數十輕騎在澶州城下巡視。宋軍大將張環(一説周文質)在澶州前線以八牛牀子駑射殺遼南京統軍使蕭撻凜,頭部中箭墜馬,遼軍士氣受挫,蕭太后等人聞撻凜死,痛哭不已,為之“輟朝五日”。《遼史》載:“將與宋戰,(蕭)撻凜中弩,我兵(遼兵)失倚,和議始定。或者天厭其亂,使南北之民休息者耶!”此時宋真宗一行抵澶州。寇準力促宋真宗登上澶州北城門樓以示督戰,“諸軍皆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百倍”。宋真宗御駕親征鼓舞了士氣,集中在澶州附近的大宋軍民多達幾十萬人。
趙恆到北城轉了一圈後,也受到這種氣氛的感染,於是也就安下心來,留寇準在北城全權總理各項事宜,自己回南城住下。而這個時候,遼國方面卻遇到了一定的困難,因為儘管他們這次出兵進展順利,但是戰線拉得過長,補給非常困難,再加上孤軍挺進宋朝腹地,萬一戰敗,後果不堪設想。蕭太后本身也是一個很務實的領導人,在出兵之前,她已經做好了可戰、可和的兩手準備,見遼軍初戰失利,加上孤軍深入,恐難取勝。於是就聽從了降將王繼忠的建議,派人赴入澶州轉達了自己罷兵息戰的願望。
宋真宗趙恆 宋真宗趙恆 [8]
這也正是趙恆的心願,所以當即回信表示宋朝也不喜歡窮兵黷武,願與遼國達成和解,又派出殿直曹利用作為使臣去與契丹洽談議和事宜。寇準在聽到消息後,急忙趕回南城向趙恆苦諫,稱遼國已是強弩之末了,正是打敗他們的大好時機,邊防大將楊延昭也派人上書,稱敵軍人困馬乏,我軍士氣高漲,正應該趁此良機,扼守各路要道,對敵圍而殲之,然後再乘勝北上,收復燕雲十六州。可惜趙恆畏敵如虎,只想媾和,而朝中大臣們也都懼怕遼國,紛紛表示支持合議,甚至聯合起來攻擊寇準擁兵自重,寇準無奈之下,也只得同意與遼國講和。既然雙方都有心和解,剩下的事情也就好辦了,無非就是討價還價上的問題了。趙恆貪圖苟安,財大氣粗,也不在乎錢,起先遼國派人説要宋朝歸還被周世宗奪走的瓦橋關南之地,趙恆生怕失去合議機會,也怕割地求和,會遭後人唾罵,於是立即派曹利用去議和,並對他説:“只要不割地,能講和,遼國就是索取百萬錢財,也可以答應。”曹利用就問底線到底是多少呢?趙恆不假思索地道:“如事不得已,百萬亦可。”寇準聽到之後,又暗中把曹利用叫了過去,説道:“皇上雖有百萬之約,但要是超過三十萬,我就砍了你的腦袋。” [4] 
曹利用領命去了遼營談判,最終達成協議:
  1. 宋遼為兄弟之國,遼聖宗年幼,稱宋真宗為兄,後世仍以齒論。
  2. 宋遼以白溝河為界(遼放棄瀛、莫二州),雙方撤兵;此後凡有越界盜賊逃犯,彼此不得停匿;兩朝沿邊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創築城隍。
  3. 宋每年向遼提供“助軍旅之費”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至雄州交割。
  4. 雙方於邊境設置榷場,開展互市貿易。
在歲幣的問題上,遼國求和心切,也不敢獅子大開口,幾經討價還價,雙方達成了宋朝每年給遼國三十萬銀絹的數字。曹利用自覺很光榮地完成了任務,興沖沖地回去交旨。請見之時,趙恆正在吃飯,侍者就問曹利用許給遼國多少銀兩。曹利用沒有説話,只是伸出三個手指放在額頭上,意思是三十萬兩。侍者誤以為是三百萬兩,真宗得知後大驚:“太多了,太多了。”便召見他親自盤問。曹利用戰戰兢兢地答道:“三十萬兩。”趙恆聽完嘀咕一聲:“才三十萬,這麼少。你很會辦事,很會辦事!”隨後重重地獎賞了曹利用。
百科x混知:圖解澶淵之盟 百科x混知:圖解澶淵之盟

澶淵之盟後續

編輯
寇準像 寇準像
澶淵之盟以後,北宋在邊境上的雄州(治今河北雄縣)、霸州(治今河北霸州)等地設置榷場,開放交易。北宋的制瓷和印刷技術傳往遼。北宋政府用香料、犀角、象牙、茶葉、瓷器、漆器、稻米和絲織品等,交換遼的羊、馬、駱駝等牲畜。民間的交易也很發達。
考古工作者在今內蒙古和東北遼代古城和墓葬中,發現了宋朝製造的瓷器、漆器、銅錢等文物,這些都是通過貿易流入遼境的。
遼宋貿易促進了契丹族與漢族的經濟文化交流和發展,增進了兩族人民的友誼。澶淵之盟後,寇準功高望重,受到宋真宗的疑忌。不久,宋真宗藉故把他貶斥出朝,任命妥協派王欽若為宰相。
這樣,宋朝更不想收復幽雲十六州了。遼這時也發生了變故,1009年,蕭太后病死。1011年,就在蕭綽去世後的第十五個月,韓德讓也隨之去世。接着,遼政權內部又開始發生分裂,遼再也無力大規模興兵南下。澶淵之盟後,宋、遼在百年裏沒發生過戰爭。其間只發生了兩次重要交涉。一次是1042年(宋仁宗慶曆二年),遼乘北宋同西夏交戰的機會,向北宋勒索土地。北宋增給遼歲幣銀10萬兩,絹10萬匹。另一次是1074年(宋神宗熙寧七年),遼藉口北宋在山西邊境增修堡壘破壞邊界,要求劃界。第二年,宋政府允許以分水嶺為界,又放棄一些土地。

澶淵之盟影響

編輯

澶淵之盟積極

一、結束了宋遼之間長達二十五年的戰爭,“生育繁息,牛羊被野,戴白之人(白髮長者),不識干戈”,此後宋遼邊境長期處於相對和平的狀態。
二、宋朝節省了鉅額戰爭開支,歲幣(30萬)的支出不及用兵的費用(3000萬)百分之一,避免了重兵長年戍邊的造成的過量徭役和朝廷賦税壓力,以極少的代價換取了戰爭所難以獲取的效果。
三、促進了宋遼之間的經濟文化交流,有利於中華民族的經濟發展、文化繁榮、民族融合。

澶淵之盟消極

王安石富弼認為澶淵之盟之後,宋朝真宗、仁宗、英宗三朝“忘戰去兵”,禁軍河北軍和京師軍“武備皆廢”,只剩下陝西軍可用;馬知節曹瑋王德用等武臣被排擠,文臣掌握了西府的支配權,王欽若和陳堯叟深獲寵幸,以至於導致慶曆增幣。
同時,百餘年沒有發生大的戰爭直接導致宋、遼雙方兵備鬆弛,後皆為女真建立的金國擊敗。遼國殘餘勢力只得西遷,在西域建立西遼苟延殘喘。宋朝也失去淮河以北大量土地,被迫向金國稱臣。

澶淵之盟評價

編輯
澶淵之盟是宋真宗在有利的軍事形勢下接受求和的結果。對宋而言,一方面幽雲十六州的大部分土地未能收回,另一方面要輸金納絹以求遼朝不再南侵,此後遼更是不斷索取,以金錢換取和平使北宋不再居安思危。對遼國而言,卻是在不利的軍事情勢下佔了大便宜,得到了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
最重要的是,澶淵之盟以後,宋遼雙方大致保持了百年之和平,這對兩國之間的貿易關係、民間交往和各民族之間的融合是非常有利的。 [4]  為中原與北部邊疆經濟文化的交流創造了條件。 [7]  [9] 
蔣復璁曾説及宋遼澶淵之盟“影響了中國思想界及中國整個歷史”。
黃仁宇説:“所以澶淵之盟是一種地緣政治的產物,表示這兩種帶競爭性的體制在地域上一度保持到力量的平衡”。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