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澳大利亞英語

(語言)

編輯 鎖定
澳大利亞英語在1788年新南威爾士殖民地(the colony of New South Wales)建立之後開始與英國英語(British English)產生差異,並於1820年被公眾認同。這種差異產生於早期來自不列顛羣島(British Isles)相互可以理解的各個方言區的殖民者孩子們融合在一起,並很快發展成為一種主要的英語類別。
中文名
澳大利亞英語
外文名
Australian English
別    名
澳式英語
使用地區
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英語主要影響

編輯
在18世紀50年代,第一次澳大利亞淘金熱引起了移民潮,大概有五分之一的大英帝國(United Kingdom)移民到了新南威爾士殖民地和維多利亞殖民地(the colony of Victoria)。大量移民的匯入為當地語言注入了新的內容。例如一些源自愛爾蘭語的詞彙被採用,例如tucker for the native food,tuck in!(吃吧!)
一些澳大利亞土著語言託雷斯海峽島嶼語言也被澳大利亞英語吸收,主要存在於一些地名(Canberra,澳大利亞首都,當地語言為“開會的地方”)、植物和動物名(例如dingo,澳洲野狗)及當地文化。這部分語言有些在地區通用,有些在澳大利亞通用,而有些則國際通用,例如kangaroo袋鼠),boomerang(飛去來)。
北美英語在19世紀的淘金熱中為澳大利亞英語帶來了單詞、拼寫、詞組和用法上的變化,這其中的一些詞彙在以後的歲月中竟變成了澳大利亞英語的代表,例如dirt,digger,bonzer。二戰中,美國軍隊對澳洲英語產生了進一步的影響,例如一直被澳大利亞英語使用的okay, you guys and gee。在北昆士蘭(North Queensland),二戰和二戰之後美語的影響依然存在,一些美語詞彙代替了當地詞彙,例如bronco for the native brumby(野馬)和cowboy for the native drover。自從電影的發明,美式英語對澳大利亞英語的影響主要是通過流行文化和媒體。
談到澳大利亞英語是偏英國英語還是美國英語的問題上,澳大利亞英語有時喜歡澳大利亞自己的用法,例如capsicum(for US bell pepper, UK red or green pepper);有時喜歡用英國英語用法,例如eggplant for UK aubergine;有時喜歡用美國英語用法,例如mobile phonefor US cell phone

澳大利亞英語詞彙

編輯
澳大利亞英語中有很多單詞和習語是很獨特的。在麥考瑞字典(Macquarie Dictionary)中收錄了很多全國通用的澳大利亞詞彙。
國際上被人熟知的澳大利亞詞彙例如澳大利亞人稱呼自己為Aussie;outback,意思是一個遙遠的人跡罕至的地區;the bush,意思是原始森林或者一大片鄉村地區;還有g'day,一種問候語;Dinkum, or fair dinkum,意思是“true”或者根據上下文表示“Is that true?”。
(編者注:澳大利亞人在體育比賽等活動中,為自己的國家隊吶喊助威,常喊“Aussie,Aussie,Aussie!Oi! Oi! Oi!”)
澳大利亞詩歌中,例如The Man from Snowy River,和鄉村歌曲中,例如Waltzing Matilda,包含着些不常用但仍然可以被澳大利亞人理解的詞彙和短語。
澳大利亞英語,和許多英國英語方言一樣,例如,倫敦方言(Cockney),利物浦方言(Scouse),格拉斯哥方言(Glaswegian),紐卡斯爾方言(Geordie),使用mate。還有許多詞彙曾經在英國使用但已經不再使用或者改變了意思。
間接肯定法(Litotes),既雙重否定表示肯定,例如“not bad”、 “not much”、 “you are not wrong”,經常被使用。置小詞(diminutives)也非常常用,例如arvo(afternoon),barbie(barbecue),smoko(cigarette break),Aussie(Australian),pressie(present/gift)。這種方式也常用在給別人起外號上(其他英語國家也使用類似的置小詞法),例如Gazza for Gary。
在非正式會話中,不完全的比較形式有時也會使用,例如“sweet as”。在鄉村及南澳大利亞英語中,常在一個詞的前面用“full”,“fully”,“heaps”增強程度。有一些澳大利亞人也常把副詞詞綴“-ly”省略,“really good”就變成了“real good”。

澳大利亞英語口音

編輯
澳大利亞英語是一種“非兒化”(non-rhotic)英語,被大部分本土出生的澳大利亞人所使用。從音系學(phonologically)上講,它是世界上地區差異最小的語言之一(編者注:澳大利亞英語不像英國英語,每個城市都有很大區別)。和許多英語方言一樣,澳大利亞英語發音和其他方言的區別主要是元音的不同。
本文討論的是通用澳大利亞英語(General Australian English)。
元音(Vowels)
澳大利亞英語的元音可以通過發音長短來區分。長元音(the long vowels),包括單元音(monophthongs)和雙元音(diphthongs),大部分與RP英語(Received Pronunciation)中的緊元音(tense vowels)和中向雙元音(centring diphthongs)一致。短元音(short vowels),僅包括單元音,與RP英語中的鬆元音(lax vowels)一致。
在澳大利亞英語中,長短元音的重疊元音(overlapping vowel)現象使該種方言具有因素長度區別(phonemic length distinction),這種現象是其他英語方言所不具備的。
註解及舉例(Notes and Examples)
1./ɪ/
例子:kit,bid,hid(RP:/ɪ/)。這個音與其他英語方言中的音比更緊一些(tenser),許多外國人聽起來像/i/,因此有些單詞例如pin和kin會聽起來與peen和keen一樣。有些單詞例如happy和city,結尾是典型的/i/,會延長到/i:/,所以聽起來像happee和citee。這一特點在墨西哥英語中也有體現。
(編者注:在澳大利亞語言界,有兩種注音方法,一種是修訂過的(revised ones),這種注音方法更代表真實的英語發音;另一種是MD法(Mitchell-Delbridge system),更接近於RP的標音方法,也是麥考瑞字典等學術論文使用的標音方法。但本文使用的是第一種,即修訂過的標音方法,使用IPA(International Phonetic Alphabet)國際語音字母符號來表示和講解,同時根據國內讀者的教育背景,用括號標註英國RP音標(British Received Pronunciation),即學校教學用音標,幫助讀者學習和理解。另外,下文中出現的/ɪ/ 音,即不帶點的i,為了方便,如無特別説明將全部用i代替。)
2./i:/
例子:fleece,bead,heat(RP: /i:/)。
注:長音符號“ː”在國際音標中實際是兩個相對的小三角形,而並不是我們常用的冒號“:”,但使用冒號“:”並不會引起任何誤解,下文中的一些地方也將為了方便而使用“:”。
3./ɪə/
例子:near,beard,hear(RP:/ɪə/)。在澳大利亞英語中,該音只有在開音節(open syllables)中才是雙元音(diphthong);在閉音節(closed syllables)中,該音變為/i:/音。
4./ʉ: /
例子:goose, boo, who’d(RP:/u:/)。在澳大利亞的一些地區,在/l/音前該音變為完全靠後的/ʊ:/音(編者注:即舌頭完全靠後);而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和維多利亞州(Victoria),該音靠前為/ʉ:/。許多RP的/ʊə/音在澳大利亞英語中變為/ʉ:ə/音。
5./ʊ/
例子:foot, hood(RP:/ʊ/)
6./e/
例子:dress, bed,head(RP:/e/)。維多利亞州人在/l/音前多將該音變成了/æ/音,所以單詞celery和salary聽起來相同。(salary-celery merger
7./e:/
例子:square,bared,haired(RP: /eə/)。澳大利亞英語中,在/eə/音中的/ə/被同化到前一個/e/,成為/e:/, 成為bared/be:d/。
8./ə/
例子:about,winter(RP: /ə/)。符合許多英語方言的發音特點,該音只在非重讀音節(unstressed syllables)中出現。
注:在澳大利亞英語中,單詞結尾有-er出現時,該音的發音要比我們熟悉的/ə/要低一些,即嘴要大一些,使其聽起來有點像/a/,所以有些單詞例如faster,聽起來像fasta。另外,字典中常標註出可以是/i/音,也可以是/ə/音的地方,澳大利亞人往往選擇/ə/音,例如,複數boxes,聽起來像RP的boxers。
9./ɜ:/
例子:nurse, bird, heard(RP:/ɜ:/)。該音要至少和/e:/一樣高(high),即嘴要小。
注:在1996年IPA曾對注音符號進行修改,自此我們熟悉的,從小學到大的/ə:/音寫法變成為/ɜ:/。
10./ɔ/
例子:lot, cloth, body, hot(RP:/ɒ/)。
11./o:/
例子:thought, north, sure, board, hoard, poor(RP:/ɔ:/)。許多包含RP/ʊə/音的單詞,在澳大利亞英語中都變成了這個音,但與英國口音(British accents)不同,沒有出現/o:/與/ʊə/合併(merger)的現象。
12./æ/
例子:trap,lad,had(RP:/æ/)。
13./æ:/
例子:bad, tan(RP:/æ/)。這個音在RP中是沒有的,但長/æ:/在澳大利亞英語中確實存在。這個音在形容詞bad,mad,glad和sad中出現(編者注:這裏並不能認為以/d/音結尾的就是/æ:/音,例如上一條中出現的lad,所以建議讀者乾脆就記住這幾個詞。);在/ɡ/音前會出現,例如hag,rag,bag等;還有實義詞(content word)中在同一個音節的/m/和/n/前時,例如ham, tan, plant等。)
在有一些澳大利亞人尤其是使用粗廣澳大利亞口音的人中,/æ:/和/æ/常變成/e/音。因為鼻輔音(nasal consonant)在發音時改變了它之前的元音以使空氣能順利的流入鼻部。這樣一些單詞如jam, man, dam和hand就發/e/音了。(編者注:讀者可以試一試,如果鼻音/n/發的正確的話,ten比tan好發音發的多。)
14./a/
例子:strut, bud, hud(RP:/ʌ/)。
(編者注:與RP相比,該音要比/ʌ/要低(low)一些,即嘴要大一些,和/a:/的位置是一樣的。另外,該音實際正確IPA書寫應為/ɑ/, 即沒有帽子的a,但是本文方便,一律用a代替。)
15./a:/
例子:bath, palm, start, bard, hard(RP:/ɑ:/)。
注:與RP相比,該音更靠前,即舌頭的位置更靠前。
16./oɪ/
例子:choice,boy(RP/ɔɪ/)
注:該音比RP中的/ɔɪ/要更高一些,即嘴更小一些。
17./æɔ/
例子:mouth, bowed, how’d(RP:/aʊ/)。在粗廣澳大利亞口語中,該音的第一個音素升高(raised)(編者注:即舌位升高)。還有一些澳大利亞人,將該音説成/æʊ/,例如town, now等。
18./æɪ/
例子:face, bait, hade(RP:/eɪ/)。該音中第一個音素比其他許多英語方言的發音都要低。
注:這個音是澳大利亞英語最著名的變化,但並不是有些材料中所講的變成了/aɪ/, 因為這個/æɪ/音的第一個音素,即/æ/音,要比/aɪ/音的/a/音素要靠前,即舌頭要跟靠前。
19./əʉ/
例子:goat, bode,hoed(RP:/əʊ/)。該音的第一個音素實際上是發介於/ə/和/a/之間。(編者注:參考上面第8條。)
該音的最重要的變音是在/l/音之前的/ɔʊ/,例如,gold,sold等,使得/əʉ/與/ɔ/趨於一致。
20./ae/
例子:price, bite, hide(RP:/aɪ/)。在粗廣澳大利亞口語中,該音的第一個音素升高並且圓嘴(rounded),所以在一些外國人聽起來,buy很像boy。該音是受倫敦口音影響(Cockney English)。紐約口音(New York accent)也有這一特點。
21./ʊə/
例子:tour(RP:/ʊə/)。該音在澳大利亞英語中很少見,幾乎絕跡。大部分澳大利亞人使用/ʉ:ə/或者在/ɹ/音前使用/ʉ: /。(注:見本文本節第4條,/ʉ:/)。另外,為方便行文,下文中的/ɹ/音將用字典中常用的/r/音代替。)
輔音(Consonant)
澳大利亞英語的輔音與其他非兒化(non-rhotic)英語相近。
1.非兒化發音(non-rhoticity)
澳大利亞英語是非兒化英語,換句話説,/r/音不出在一個音節的末尾或緊靠在一個輔音前面。
2.連接及侵入或增強/r/音(Linkingand intrusive or epenthetic /r/)
當一個單詞是r字母結尾且下一個單詞是以元音開頭的單詞時,會出現連接/r/音(linking /r/)。例如,在詞組car alarm中,/r/音會出現,變為/,ka:’rəla:m/;但是在詞組far more中,不會發生該現象,因為far後接的more不是以元音開頭。侵入/r/音(intrusive /r/)同樣是在元音前出現,但之前的單詞沒有r字母結尾。例如drawing聽起來像draw-ring;saw it聽起來像sore it;the tuner is的發音可能是/ðətʃʉːnərɪz/。有些澳大利亞人會在/əʉ/音後使用微弱的增強(epenthetic)/r/音,使no成為/nəʉr/;hello/hə’ləʉr/;don’t/dəʉ-rnt/;low/ləʉr/。
3.兩個元音之間的閃音現象(Intervocalic alveolar-flapping)
在非詞首與非重讀音節中,兩個元音之間的(intervocalic)/t/音和/d/音在非詞首與非重讀音節前會發生濁化和閃音現象,例如butter, party;在成音節/l/音前也有此現象,例如bottle;還有在一個單詞的結尾和下一個單詞的第一個音是元音時,例如whatelse, whatever。該現象也會產生同音異義詞(homophony),例如metal與medal、petal與pedal。在正式演講和講話中,/t/音還是被保留着。
注:
  • 國內及國際上的教學多用/d/音代替該音,因為在口語中,是非常接近的,但這兩個音是有區別的。
  • 英語字典中為了方便使用與記憶使用的/r/音,在IPA中,表示的其實是齒齦顫音(alveolar trill),就是俄語中非常特別的那種顫音。字典中所要表示的/r/音,在IPA中,是用/ɹ/符號表示,像一個倒着寫的r。而上文提到的閃音的[ɾ]與這兩個音的不同也應被讀者所瞭解。
在一個單詞的中間且在一個有重音的元音前,澳大利亞英語同樣會出現閃音現象,例如fourteen。輔音音叢(consonant cluster)/nt/也會發生閃音現象,在日常快速表達中,winner和winter會成為同音詞。閃音不在/n/音後出現,例如button/batn/。這特點是澳大利亞英語與北美英語最明顯的共同點。
4.T-閉鎖音(T-glottalisation)
有些澳大利亞人使用喉塞音[ʔ](編者注:該注音符號像一個問號沒有下面的點。)代替詞尾的/t/音,例如trait, habit;在非重讀音節中後,緊跟一個/n/音,澳大利亞人也會普遍使用喉塞音[ʔ],例如button, fatten。
5./j/-省略與合併(Yod-dropping and coalescence)
許多澳大利亞人將/tj/和/dj/合併為/tʃ/和/dʒ/音。Tune和dune的標準發音就變成了/tʃʉːn/和/dʒʉːn/(和June的發音完全相同)。
6.軟齶化的/l/(velarised L)
許多英語口音都有兩個/l/音,一個是淺的[l](clear L),一個是深的[ɫ](dark L,velarised L)。在典型的英國公認發音(RP)中,只要/l/後面還有元音,/l/就會是淺的[l];而在典型的澳大利亞英語中,除了詞首的/l/還稍稍淺一些,剩下的/l/基本就都是深的了。也有許多澳大利亞人在任何情況下都只用深的[ɫ]。
全升調的語調(High Rising Intonation)
英語中,向上揚的語調(在一句話的結尾提高聲音的音高)是典型的提問題信號。但一些澳大利亞人即使不是提問題也普遍使用向上揚的語調,以使對話人能更好的關注自己的談話,明白自己的意思。這一特點在加利福尼亞英語中也很常用。
注:從學習的角度,該特點容易掌握,使澳大利亞英語與其他英語相比要好學的多。
與其他變化的關係
(Relationship to othervarieties)
澳大利亞英語與新西蘭英語最像,兩國人經常分不清有什麼區別,但區別確實有一些。新西蘭英語有更中向化的/i/,而且其他短前元音更高一些(編者注:舌位更高,即嘴型小)。新西蘭英語更明顯的保留了near和square中的雙元音特點,而且這兩個音有時候會合併成類似/ɪə/的音。新西蘭英語沒有bad-lad split,但和維多利亞州英語類似,在/l/音前/e/和/æ/音有趨同現象(merge)。
澳大利亞英語和新西蘭英語都和南非英語類似,所以人們常把它們定義為“南半球英語”(southern hemisphere Englishes)。和在這個分類中的其他兩種方言類似,澳大利亞英語和英國東南部(South-Eastof Britain)英語相似,並且和新西蘭英語一樣,尤其與倫敦英語(Cockney)相似。
歷史上,澳大利亞英語曾有過在不發音的摩擦音(unvoiced fricatives)前使用延長的/ɔ/音的現象,但像很多英語方言一樣,這種現象不再存在了。澳大利亞英語自從使用倫敦英語的人定居在這兒後就很少有變化,例如沒有倫敦英語的[ʔ](:見二、輔音,第4條),th-舌前位發音(th-fronting)及h-省略(h-dropping)。而澳大利亞英語中有的兩個元音之間的(intervocalic)閃音特點在美國英語中也能找到。
澳大利亞英語的元音/i/, /e/, /æ/, /ɜ:/, /ə/ and /o:/比RP中的等同音更靠近(closer)(higher,更高的舌位),中向雙元音也因此比RP中的等同音更靠近。大多數英國英語方言使用靠後(back)的/a:/音,但是澳大利亞英語使用靠前的/a:/音。(:見一、元音,註解與舉例,第15條。)。

澳大利亞英語差異

編輯
學術研究表明,澳大利亞英語只有很有限的地區差異,最明顯的差異當屬來自社會文化層次的差異。

澳大利亞英語社會文化

根據語言學家的研究,澳大利亞英語分為三大類,粗獷澳大利亞口音(broad),通用澳大利亞口音(general),有教養的澳大利亞口音(cultivated)。這些口音形成了一個逐漸演變的系統影響着澳大利亞英語。這種分類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不同説話者的社會階層,教育和城市或鄉村背景。
澳大利亞土著英語自成一體,有些地區的土著英語與標準澳大利亞英語(編者注:即一般澳大利亞口音)相近,而有些地方則不同。

澳大利亞英語地區

雖然澳大利亞英語與其他英語國家的英語相比沒有太明顯的地區差異,但仍然是有一些變化的。多數人居住的東南部澳大利亞英語與南部澳大利亞、西部澳大利亞及澳大利亞託雷斯海峽羣島英語在詞彙及語音方面是有些不同的。
大部分地區差異是在詞彙的使用方面。例如,游泳衣(swimming clothes)在新南威爾士州(New South Wales)被稱為cossies or swimmers;在昆士蘭州(Queensland)稱為togs;在維多利亞州南澳大利亞州稱為bathers。“footy”這個單詞指澳大利亞橄欖球;啤酒杯在各個州也有不同的名字。語法上比較有特點的不同還包括,有些地方使用表示疑問的“eh?”(編者注:不是uh?、oh?、ah?,是eh?);有些昆士蘭州人會把but放在句子後面,“But I don't like him”becomes “I don't like him but”。
有些詞還存在地區間的發音差異。Trap-bath split的程度就是一例,這一語音學上的演變在南澳大利亞州更進一步。L-元音化(L-vocalisation)在南澳大利亞州也比其他州普遍。在西澳大利亞州(West Australia)英語中,near和square的元音是典型的雙元音,但在東部各州卻是單元音。在維多利亞州英語中,一個比較普遍的特點是salary-celery merger,既salary和celery發音趨同。
注:中世紀英語中有兩個/a/音,/a/ 和/a:/,這兩個音僅有長度的區別。但在漫長的英語演變過程中,這兩個音又在不同的情況下分別演變為/a:/和/æ/。這種變化被稱作“split”。這樣的變化還有bad-lad split 等。與之相反的,有許多音在/l/前發生了趨同現象,這種現象叫做“merger”,例如salary-celery merger,fill-feel merger, fell-fail merger等。

澳大利亞英語拼寫和語法

編輯
和大多數英語國家一樣,政府沒有出台相關法規確定正規的拼寫和語法。但澳大利亞大學和一些組織使用麥考瑞字典來規範正確的澳大利亞英語拼寫。
澳大利亞拼寫與英國拼寫類似。和英國英語一樣,習慣在honour和favour等詞中保留字母“u”。在theatre和metre中使用-re,而不是-er。在organise和realise中,“-ize”的用法確實存在,但很少見。澳大利亞拼寫也有與英國不同的地方,例如澳大利亞用program,而不是英國使用的programme;用encyclopedia,而不是英國使用的encyclopaedia。還有兩種形式都可以的,如acknowledgment和acknowledgement; abridgment和abridgement,但較短的這種形式被澳大利亞政府所採納。還有一些其他的例子證明澳大利亞拼寫採用了美國英語的形勢。
記錄年月日使用DD/MM/YYYY方式。如2015年6月24日,寫成24th June 2015或24th June, 2015,用數字簡記成24/06/2015。
在澳大利亞的歷史中存在不同的英語拼寫。有一本曾在悉尼出版的名叫《美國拼寫法》的小冊子中宣稱“沒有一種合理的詞源學上原因而保留honor,labor等詞中的u”。這之後只有一家悉尼晨報去掉了u,其他家報紙仍然使用老式拼法。這種影響還可以在澳大利亞工黨的名稱上體現,即Australian Labor Party。
參考資料:翻譯編輯自維基百科英文版(Wikipedia)詞條:澳大利亞英語(Australian English)、澳大利亞英語發音(Australian English Phonology)、英國公認發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及英語發音(English Phonology)。

澳大利亞英語預言

編輯
澳大利亞英語作為一種英語變體,它將來還會進一步分化成新的區域性變體。著名學者周海中教授1994年在《二十一世紀的英語特徵》一文中就曾預言:澳大利亞英語將分離出西澳英語、北澳英語、南澳英語等。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