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潘金蓮

(小説《水滸傳》與《金瓶梅》中人物)

編輯 鎖定
潘金蓮(1100年—?),女,漢族,山東省陽穀縣人,是《水滸傳》中出現的虛構人物,《金瓶梅》對其進行了進一步的深化。幾百年來,她一直被釘在歷史恥辱柱上,堪稱妖豔淫蕩狠毒的典型。在中國傳統道德觀念中,很少有人同情她的遭遇,這就是潘金蓮。至後,潘金蓮這一人物形象被極度演繹而活在戲劇舞台文學作品中,成為茶餘飯後的壞女人樣板。
在《金瓶梅》中,其經歷、性格、生活等得到了多方面的重要的充實,從而塑造成一個美麗風流、心狠手辣、搬弄是非、淫慾無度的女人。潘金蓮是西門慶的第五房妾,最後死於武松之手。
中文名
潘金蓮
外文名
Pan Jinlian
別    名
潘六姐
潘千金
性    別
登場作品
《水滸傳》與《金瓶梅》及其衍生作品
年    齡
22歲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100年
出生地
清河縣
配    偶
武大郎
所處朝代
宋朝
結    局
武松殺死

潘金蓮角色背景

編輯
潘金蓮 [2]  是出自《水滸傳》中的人物,為賣炊餅的武大郎妻子,與西門慶私通,姘淫為惡,毒殺親夫武大郎,最後兩人惡行曝光,均被武大郎的弟弟武松殺死。但後來《金瓶梅》一書擷取此段故事加以創作,以潘金蓮為女主角,並將其塑造為漂亮美豔卻歹毒殘忍的荒淫蕩婦,生動描寫她嫉妒、潑辣、陰險、狠毒的個性,殘忍毒辣,放浪形骸,“慾火燒身,淫心蕩漾”,“青春未及三十歲,慾火難禁一丈高”,結果西門慶被潘金蓮多灌春藥,在性交後精盡人亡。潘金蓮在水滸傳與金瓶梅的結局都是死於武松之手。
魏明倫的川劇《潘金蓮》,張宇的《潘金蓮》、何小竹的《潘金蓮回憶》和閻連科的《金蓮,你好》皆屬此類。都不產生多大影響。成為反對封建制度的勇者。

潘金蓮角色經歷

編輯

潘金蓮水滸傳中的描述

潘金蓮生於宋哲宗元符元年(1098年)2月4日,卒於宋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4月8日,屬虎,在清河縣的一個大户人家當侍女,孃家姓潘,小名喚做金蓮,二十餘歲,因為姿色美豔,長得眉目如畫,通體雪豔,是個美人胚子,被主人看上,想納為妾。潘金蓮便向夫人告狀。於是主人在一氣之下,將潘金蓮白白嫁給相貌醜陋、頭腦可笑的武大郎,甚至倒賠些妝奩,不向武大郎要任何錢。時年二十二歲,年輕美貌、如花似玉的潘金蓮並不甘心嫁給武大而白白糟蹋一生。而武大郎又無法滿足潘金蓮的旺盛慾火,清河縣裏有幾個奸詐的浮浪子弟經常到武大郎家裏調戲她。
潘金蓮是個淫蕩貪色、風流狐媚的女人,見武大郎身材短矮、人物猥瑣,心存不滿。她見武大出去賣炊餅了,就打開大門,在竹簾下面故意露出小小的似嫩筍一樣的三寸金蓮,嘴裏磕着瓜子,臉上抹得厚厚的濃妝,頭髮上打着很厚的蘇州產的桂花頭油,隔老遠就能聞到濃濃的桂花香,憑着年輕漂亮、淫蕩無羈的資本,和那些浮浪子弟私通上了。因此街坊鄰里都傳説她:“無般不好,為頭的愛偷漢子。”那些浮浪子弟還經常在武大郎家門前叫道:“好一塊羊肉,倒落在狗口裏!”武大郎在街坊鄰里面前丟盡了臉,他又是個懦弱本分的人,因此在清河縣住不下去,便帶着潘金蓮搬到陽穀縣紫石街賃房居住,每日仍舊挑賣炊餅。
因此在見到高大壯碩又是打虎英雄的年輕小叔武松時,十分傾心,動了淫歡之心,有了邪念,便精心梳妝,勻粉臉,描黛眉,塗紅唇,換豔服,打扮停當,陪着武松喝了幾杯酒,潘金蓮主動以言辭試探引誘挑逗,淫媚放蕩,但武松不被她的美色所動,起先還先忍着,不料潘金蓮卻越發嬌聲浪氣,淫心愈熾,武松乃有義之人,斷然拒斥,並瞭解到嫂嫂潘金蓮是個風騷輕佻又不安份守己的女人。事後潘金蓮惱羞成怒,向武大郎誣告遭武松調戲,武大郎不信,而武松為免破壞兄嫂和諧,隱忍不言並搬離武大家。
潘金蓮過了一段寧靜的生活後,一日,潘金蓮在門前收拾簾子時,手上叉竿一滑,不小心打到從門前經過的西門慶,西門慶定神一看潘金蓮妖豔輕佻,驚為天人。西門慶發現武大郎家隔壁剛好就是他認識的王婆家,後來便時常藉故到王婆家兜轉。西門慶請託王婆幫他物色美女,潘金蓮在清河也稱得上是有名的大美女,王婆知道他看上潘金蓮的美色,因為貪愛西門慶的錢財,所以答應幫忙撮合。
某日,王婆假意請潘金蓮到他家中幫忙縫製壽衣,中午就留潘金蓮用飯,打扮得光鮮亮麗的西門慶此時依計又來串門,潘金蓮便一起陪着飲酒。潘金蓮本來就是一個水性楊花,風流淫蕩的女人,在加上正值青春年華,按捺不住寂寞,西門慶又不時以花言巧語討潘金蓮歡心,王婆見潘金蓮已經上勾,故意出門買酒,製造他們二人幽會的機會。西門慶此時更加大膽,在一次肌膚挑逗後,西門慶慾火焚身,潘金蓮春心蕩漾,兩人眉來眼去,郎有情妹有意的二人便在王婆房裏偷雞摸狗的雲雨。完事後,如膠似漆,王婆故意闖入,一方面指責潘金蓮偷情,要求潘金蓮日後必須時時赴約與西門慶幽會,不然就要向潘金蓮的丈夫武大郎揭發他們私通之穢事,另一方面趁此機會向西門慶催索酬謝,以免西門慶過河拆橋,不到半個月,街坊鄰舍都曉得西門慶和潘金蓮淫亂的醜事,只是一直瞞着武大郎。
潘金蓮與西門慶勾搭成奸,暗中偷情,紙終究包不住火,一名叫鄆哥的少年因受了王婆的氣,憤而向武大郎告發西門慶與潘金蓮通姦之事,於是武大郎夥同鄆哥前往捉姦,果然看到西門慶正與潘金蓮淫亂,當場捉姦在牀,不料竟打不過西門慶,武大還反而遭西門慶踢中心窩受傷。武大郎由於先天身形缺陷,所以性格軟弱,委曲求全,只要求潘金蓮略盡人妻之責,他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並威脅潘金蓮如果不答應,他就要把他們的姦情告訴剛烈火爆的弟弟武松,讓武松來懲罰制裁這對姦夫淫婦,但潘金蓮仍然肆無忌憚,第二天,潘金蓮將武大郎撇在家中,依舊精心梳妝,打扮得花枝招展,濃妝豔抹地去王婆家與西門慶縱淫偷歡,打得火熱,這段期間潘金蓮對武大郎不但不管不問,反而變本加厲折磨他。
這時潘金蓮的歹毒心腸暴露了出來,和西門慶、王婆商量如何解決武大郎,王婆認為一不做,二不休,提議殺人滅口,藉武大郎養傷的機會用毒殺武大郎。由家開藥鋪的西門慶提供砒霜,潘金蓮摻入湯藥中給武大郎服下,王婆幫忙收拾善後,武大郎就在三人通力合作下這麼一命嗚呼。西門慶企圖用錢打點負責驗屍的團頭何九叔,何九叔知道問題嚴重,但暫且不發。後來武松造訪武大家,赫然發現哥哥武大竟然猝死,哀慟之餘也留下幫忙料理後事。武松一開始就懷疑武大為人陷害,某夜,似乎有武大郎冤魂向武松訴苦,這加深了武松的懷疑,武松遂前往驗屍的何九叔家質問詳情。得知始末的武松怒不可遏,隔日清晨即向官府告狀,但縣吏懼於西門慶的勢力,推説證據不足,難以辦案。武松火大,乾脆自己把潘金蓮和王婆抓來審問,並召集鄰里見證。潘金蓮的臉被武松用尖刀反覆磨蹭,在武松的威逼下一五一十地全招了,結果當場就被武松抓住髮髻揪倒在地,開胸剖肚,掏出心肝五臟祭兄,並在尚未失去意識的時候被武松活生生砍下腦袋用於祭祀,年僅二十二歲。

潘金蓮金瓶梅中的描述

在金瓶梅中關於潘金蓮的部分,描述她出生於宋哲宗元祐三年(1088年)2月4日,屬龍,死於宋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4月8日,還有一直到武大郎被毒死和水滸傳中的描述並無不同。但在毒死武大郎之後,金瓶梅中的描述是西門慶與潘金蓮淫亂後,又偷娶進門,因此武松出公差回來之後,並沒有找到潘金蓮,他又去找西門慶,但卻誤打死了李皂隸,隨後武松便被帶走。話説西門慶與潘金蓮燒了武大郎後,當天潘金蓮就膽大妄為的和西門慶一起尋歡作樂,縱慾宣淫,次日,又安排一席酒,向王婆作辭後,潘金蓮將迎兒交付給王婆撫養,七年後,武松遇赦回鄉。
潘金蓮是南門外一名裁縫的女兒,排行第六,小名六姐,出身貧寒,七歲時父親去世,母親送她到餘秀才家上了三年女學,詩詞歌賦唱本都認識,又教她女紅針指,因為自幼生得有些姿色,纏得一雙小腳,有如三寸金蓮,所以名叫金蓮,九歲時就被賣去學藝,王招宣教他彈琴吹簫、吟詩寫字、繪畫圍棋、打雙陸、抹骨牌,梳頭勻臉、點腮畫眉,潘金蓮十二歲時,就會描眉畫眼,傅粉施朱,品竹彈絲,女紅針指,描鸞繡鳳,知書識字,精通琵琶,能歌善舞,琴棋書畫,百家詞曲,多才多藝,無所不通。潘金蓮十五歲時,出落得格外美豔俏麗,聰明伶俐,在大户人家當侍女,教她琴棋書畫、歌舞侍人,潘金蓮十八歲時,出落得臉襯桃花,眉彎新月,又學會吹笙歌舞等技藝,夫人餘氏甚是抬舉,給她金銀首飾梳妝打扮,大户見她姿色妖豔,聰明伶俐,便將她收用,後被媽媽餘氏得知,張大户為保持與潘金蓮的姦情,故將她贈與武大郎為妻,武大郎因膽小怕事,又因潘金蓮本就是張大户的人,故對他兩人的苟且之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直到張大户病死,武大郎與潘金蓮才在媽媽餘氏的逼迫下搬離張大户家的房子。
武大郎和前妻生有一女,名叫迎兒,年僅十二歲,迎兒幼稚木訥,膽小怕事,笨拙呆板,姿色一般,這樣一個不漂亮,不機靈的丫頭,自然不受潘金蓮疼愛,經常受到潘金蓮殘忍的欺凌虐待,對她兇狠粗暴,毫無憐憫之心,而身為父親的武大郎卻因為自卑,聽之任之對待,迎兒像是丫鬟一般,任由狠毒驕悍的潘金蓮肆無忌憚虐待她,時常無故被朝打暮罵,不給飯吃,被當成奴婢一般折磨使喚,武大郎又對潘金蓮極為看重,甚至不捨潘金蓮洗衣做飯,作粗活兒,於是,一切家務事全都壓在迎兒身上,潘金蓮則在一旁只顧梳妝打扮,嗑瓜子兒,可是,潘金蓮仍不滿意,對武大郎和迎兒只是一味打罵,毫不領情,一直生活在潘金蓮的淫威下,潘金蓮因為思念情夫西門慶,不時派王婆、迎兒去打探消息,回來時因為沒消息,迎兒又被潘金蓮噦罵在臉上,打在臉上,怪她沒用,又叫她跪着,餓到中午,又不給她飯吃,心情不好時,潘金蓮本是壞後母,因受到西門慶冷遇,變得更壞,更促狹,更殘忍,便遷怒迎兒,打罵她出氣,還狠狠打了她幾個耳光,武大郎死後,迎兒更成了潘金蓮的丫鬟奴婢和出氣筒子,指使著端茶倒水,也變本加厲打罵凌虐她,而迎兒孤苦無依,只得和繼母繼續住在一起。
一日潘金蓮精心親手做了一籠餡肉角兒,想款待西門慶享用,由於迎兒肚子餓了,便偷吃她蒸下的一個角兒,潘金蓮數了數,少了一個,繼母潘金蓮生得惡毒,便把滿腔的氣憤全都發泄在迎兒身上,殘酷地懲罰迎兒,打她,罵她偷吃角兒,她扒光迎兒的衣服,用鞭子抽了她三十鞭子,直到她招認為止,又用刻薄惡毒的言語咒罵迎兒,拿馬鞭子打迎兒幾十下,之後潘金蓮放迎兒起來,又叫她打扇,打了一回扇,潘金蓮又叫迎兒把臉伸給她,用尖指甲在迎兒的臉上,掐了兩道血口子,才饒了迎兒,其狠毒暴戾的個性,可見一斑,甚至潘金蓮和西門慶在外幽會偷情,還要迎兒看家,而且威脅迎兒,不許告訴武大郎,迎兒因畏懼潘金蓮,應諾不提。
潘金蓮是西門慶的第五個小妾,西門慶給潘金蓮分配了一個丫鬟名喚龐春梅。潘金蓮嫁給西門慶後,過着荒淫糜爛,花天酒地的腐朽生活,在西門慶的諸多妻子中,潘金蓮潑辣美豔,卻最有心計,由於西門府中爾虞我詐的殘酷現實,從而變得更加心狠手辣,身上的“小家碧玉”漸漸消失,“邪惡小人”漸漸升騰,不僅經常毒打凌遲丫鬟,還折磨虐待秋菊,還害死了宋蕙蓮,甚至連她親生母親也常遭到她責罵厭棄,潘金蓮陰險毒辣,工於心計,陰狠殘酷,極其狠毒,憑着她的聰明機敏,美豔嬌媚,和西門慶的幾個老婆勾心鬥角,無所不用其極,最後勝出,又和李瓶兒爭寵,之後李瓶兒生了個兒子,母以子貴,西門慶便對李瓶兒寵愛有加,把潘金蓮恨得牙癢癢,妒火中燒,一心想害死李瓶兒的兒子,便施展一切陰險狠毒的手段,用盡各種陰謀詭計,打擊陷害對手,潘金蓮養了一隻白貓,把李瓶兒的兒子嚇死了,李瓶兒日夜悲啼,不思飲食,又經不起潘金蓮的攻擊詆譭和步步逼近,一病不起,不久去世。
潘金蓮與西門慶雲雨後,西門慶因多吃春藥,縱慾過度死去,潘金蓮寂寞難耐,淫慾成性,與女婿陳敬濟通姦,在與陳敬濟的偷情過程中,潘金蓮懷孕了,白胖兒子生下來後,用草紙裹着扔進了茅坑,謊稱月事來了,幾天後,一個挑糞的漢子,在茅坑裏,挑出了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於是,潘金蓮與陳敬濟通姦的醜事曝光,正室吳月娘令王婆將其領回,但潘金蓮仍慾火熾盛,淫亂不止,依舊打扮喬眉喬眼,描眉畫眼,彈弄琵琶,在簾下看人,除了與陳敬濟藕斷絲連外,竟又與王婆的兒子王潮兒勾搭成奸,這時武松遇赦回家,迎兒恰好十九歲,到了出嫁年齡,武松以看顧迎兒為由,假稱願娶潘金蓮,將再次守寡的潘金蓮騙回來。於是故事迴歸最初水滸傳和金瓶梅的分叉點:武松為武大郎報仇,殺死淫婦潘金蓮,將她斬首剖腹,得年三十二歲。

潘金蓮人物關係

編輯
她與西門慶的關係雖然看似如“蜜糖兒調”般融洽,但可以在西門慶死前死後看出她對西門慶是否有無真正感情。西門慶在外與家僕韓道國的老婆王六兒偷情回來,本來精疲力盡的他又被淫慾旺盛的潘金蓮強行索要,並服下過量春藥,致使西門慶脱陽而亡。就是在西門慶病重的那幾日,她也不放過,仍強行與他行房,根本不管不顧他的死活。(潘金蓮晚夕不管好歹,還騎在他身上,倒澆蠟燭掇弄,死而復甦者數次——金瓶梅 第七十九回 西門慶貪慾喪命 吳月娘失偶生兒 [3]  )。

潘金蓮角色形象

編輯

潘金蓮1. 貌美

別説西門慶見了她神魂顛倒,同性的人眼裏她也是風姿綽約 ,甚至老和尚見一眼潘金蓮都能被她迷倒:眾和尚見了武大這老婆,一個個都迷了佛性禪心,關不住心猿意馬,七顛八倒,酥成一塊。
《金瓶梅》第九回,描述潘金蓮剛被娶到西門家時,吳月娘第一次看到潘金蓮,她眼中的潘金蓮就書中所敍:“月娘在坐上仔細定睛觀看,這婦人年紀不上二十五、六,生得這般標緻,但見:眉似初春柳葉,常含着雨恨雲愁;臉如三月桃花,暗帶着風情月意。纖腰嫋娜,拘束的燕懶鶯慵;檀口輕盈,勾引得蜂狂蝶亂。玉貌妖嬈花解語,芳容窈窕玉生香。吳月娘從頭看到腳,風流往下跑;從腳看到頭,風流往上流。論風流,如水晶盤內走明珠;語態度,似紅杏枝頭籠曉日。”之後吳月娘還咒罵潘金蓮是個“九尾狐狸精”。吳神仙在看了潘金蓮的面相後,説她“發濃鬢重,光斜視以多淫,臉媚眉彎,身不搖而自顫,面上黑痣,必主刑夫;唇中短促,終須壽夭。”,“舉止輕浮惟好淫,眼如點漆壞人倫,月下星前長不足,雖居大廈少安心。”
《金瓶梅》中這樣描寫潘金蓮的美貌:“但見她黑鬒鬒賽鴉鴒的鬢兒,翠彎彎的新月的眉兒,香噴噴櫻桃口兒,直隆隆瓊瑤鼻兒,粉濃濃紅豔腮兒,嬌滴滴銀盆臉兒,輕嫋嫋花朵身兒,玉纖纖葱枝手兒,一捻捻楊柳腰兒,軟濃濃粉白肚兒,窄星星尖翹腳兒,肉奶奶胸兒,白生生腿兒,更有一件緊揪揪、白鮮鮮、黑裀裀,正不知是甚麼東西。觀不盡這婦人容貌。”
《金瓶梅》中潘金蓮的打扮:“頭上戴着黑油油頭髮鬏髻,一逕裏縶出香雲,周圍小簪兒齊插。斜戴一朵並頭花,排草梳兒後押。難描畫,柳葉眉襯着兩朵桃花。玲瓏墜兒最堪誇,露來酥玉胸無價。毛青布大袖衫兒,又短襯湘裙碾絹紗。通花汗巾兒袖口兒邊搭剌。香袋兒身邊低掛。抹胸兒重重紐扣香喉下。往下看尖翹翹金蓮小腳,雲頭巧緝山鴉。鞋兒白綾高底,步香塵偏襯登踏。紅紗膝褲釦鶯花,行坐處風吹裙跨。口兒裏常噴出異香蘭麝,櫻桃口笑臉生花。人見了魂飛魄喪,賣弄殺俏冤家。”

潘金蓮2. 有才

琵琶歌曲:潘金蓮九歲被賣入王招宣府中作使女,學習的是琵琶,書中多次寫到與西門慶獨處時她彈琵琶助興,而且應該還是彈得不錯的,如:
輕舒玉筍,款弄冰弦,慢慢彈着,低聲唱道:
冠兒不帶懶梳妝,髻挽青絲雲鬢光,金釵斜插在烏雲上。喚梅香,開籠箱,穿一套素縞衣裳,打扮的是西施模樣。出繡房,梅香,你與我捲起簾兒,燒一炷兒夜香。
西門慶聽了,歡喜的沒入腳處,西門慶歡喜的沒入腳處,可見她彈的至少很動聽。獨自一人時,也唱有寄情思與琵琶歌曲的,或表相思,或表幽情(她嫁給西門慶後就很少有這閒情了),比如她表達對嫁給武大不滿:常無人處,唱個《山坡羊》為證:想當初,姻緣錯配,奴把你當男兒漢看覷。不是奴自己誇獎,他烏鴉怎配鸞鳳對!奴真金子埋在土裏,他是塊高號銅,怎與俺金色比!他本是塊頑石,有甚福抱着我羊脂玉體!好似糞土上長出靈芝。奈何,隨他怎樣,到底奴心不美。聽知:奴是塊金磚,怎比泥土基!看,把她的心思表達的多好!而第三十八回題目直接為“王六兒棒槌打搗鬼 潘金蓮雪夜弄琵琶”。

潘金蓮3. 廚藝

潘金蓮能做的一手好菜,這也是她人盡皆知的特點之一。書中她沒嫁到西門慶府中還處在跟他偷情階段時,每次幽會,都擺出一桌好菜助興,大部分菜都是自己做的,而另一個和西門慶偷情的女人王六兒,則都是去買的熟食了。

潘金蓮4. 女紅出色

女紅古代的一般女孩都會,潘金蓮的特點在於她女紅的出眾,應該是百裏挑一的,也是遠近聞名的,王婆幫西門慶勾搭她時,也是藉着請她做壽衣之名。
詩詞:書的前半部(後來感覺金蓮對西門慶已經死心了)潘金蓮思念西門慶時,經常作詩以寄相思 ,如:一面走入房中,取過一幅花箋,又輕拈玉管,款弄羊毛,須臾,寫了一首《寄生草》。詞曰: 將奴這知心話,付花箋寄與他。想當初結下青絲髮,門兒倚遍簾兒下,受了些沒打弄的耽驚怕。你今果是負了奴心,不來還我香羅帕。由此可見潘金蓮不僅會唱還是,還有點書香氣,會弄筆作詩,不説內容好壞,會寫毛筆字就不錯,在我看來。説了這麼多,主要就是一句話,潘金蓮非常天資聰穎。

潘金蓮5. 適應力強

這一點也可以説是生命力旺盛吧,總之就是除了最後潘金蓮被武松剖腹剜心慘死之外,她之前的路可謂一路順風,並不是因為她的環境好,只是因為她的適應力強。和她一塊做使女的白玉蓮死了,她沒死,進了西門慶府中,她過關斬將,剷除情敵,先後鬥死了宋惠蓮,李瓶兒母子,牢牢地佔據着西門慶最多的寵愛,沒有一個人能擋她的路。雖然她也遇到過挫折,第一次偷情時被西門慶狠狠懲罰了一下,但她很快吸取教訓,再沒犯過同樣的錯,重搏了西門慶的好感。她的“成功”和她的資質與性格是分不開的。
首先,她很機警,西門慶不管和誰偷情,還是在外邊嫖妓,總是潘金蓮最先嗅到。高興了姑且縱容着甚至幫忙窩藏討西門慶歡心,或以此來向西門慶要東西,不高興了要扳倒哪個説到做到。美麗有錢的李瓶兒一進門,她立馬意識到危機,並且開始展開行動,相對的李瓶兒則把她當好人,絲毫沒意識到危機。此外她很有心機,再加上心狠手辣毫無顧忌,有什麼幹不成的。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在兩個人之間挑撥是非,對李瓶兒説月娘背地裏講李瓶兒壞話,對月娘説李瓶兒背地裏埋怨月娘,她那一張巧嘴逮到好時機一説,兩個老實人竟都信了。想想她多麼可怕。她反應也快,西門慶也經常稱她“小油嘴兒”。比如,李瓶兒跟潘金蓮一塊下棋,李瓶兒被月娘打發人來叫,就走了,託潘金蓮看孩子,潘金蓮卻去山洞跟她女婿偷情,因為李瓶兒走不開,孟三姐來抱孩子,正好看到一個大黑貓把孩子嚇哭了,這時候潘金蓮出來,立即説自己剛在上廁所,撒謊真是快,並且她還跟過去對大家説,哪有什麼貓,是孩子餓了,不僅想着遮掩自己的醜事,還想得到把自己的過失推得一乾二淨。她本來對西門慶存有愛情幻想,才嫁到西門府,有次回孃家,很晚了,春梅打發人來接她回家,潘金蓮還對別人説西門慶有心來接她,人家説明了之後,她還説肯定是西門慶忙忘了,人家又説西門慶在跟人家喝酒。從這裏可以看出來那時候她對西門慶還有天真的幻想,並且可以看出西門慶對她的無情。但是隨着她加入西門府,很快就看到了西門慶是什麼樣的人,於是利落割斷了對西門慶的愛,他只是她享樂的工具,最後直把西門慶玩死,當着西門慶她不敢偷情,揹着他則不管,他死了她更是一點自責沒有,把責任推乾淨,很快投入到自己的偷情生活中了。她的淫,她的不知羞恥,也可以看作是與她的的遭遇相適應的心理反應。
總之,她機警聰敏,能言善辯,機變伶俐,工於心計富於手段,心思陰毒,斬盡殺絕毫不留情。

潘金蓮6. 依賴,善妒

潘金蓮是一個有獨立意識的女性,她雖然適應力強活的滋滋潤潤,但給人感覺是她不太有自尊心,也沒羞恥感,沒有有意維護自己獨立、尊嚴、人格的意識。她沒有自己獨立的人格,本身非常依賴。這也許和她總是被賣來賣去,沒法掌控自己的命運有關。在西門慶府中,西門慶就是最高權威的家長,潘金蓮就十分依賴他,別人欺負潘金蓮不得(但是她好像不太在意別人的看法,我行我素的),但是潘金蓮則是徹底屈服於西門慶的,最能體現她畏懼西門慶的一個事是,西門慶因為在外邊玩女人冷落了新婚後的潘金蓮,她難忍寂寞,就和小廝偷情,西門慶聽到風聲後雷霆大怒(他自己好色從不知足,卻不容許別人有一點背叛),要把潘金蓮剝了衣服打,潘金蓮就真的戰戰兢兢脱了衣服任他打了。因為人格的不獨立,潘金蓮雖有才能,卻無法和外界進行很好的通融,不可能領導別人(這一點春梅感覺就強於她)。她與外界的關係,除了春梅孟玉樓兩個相好的,以及對西門慶是依賴,與其他的人則是敵人的感覺了,就是損人利己,誰也佔不到她一點便宜的,包括對她親媽都是,她也是弱的保護不了自己的媽媽的(感情上),當然她的媽媽也沒對她盡到應有的愛,她們感情有限,搞得母女關係很尷尬。這裏要説一點,她並沒有有意害過人,凡是她害過的,都是或多或少威脅她利益的,細細審查無一例外都是有關西門慶的,從開頭的妨礙她跟西門慶偷情的武大郎,到後來幾個跟他搶奪西門慶的愛的女人。她只是一個弱女子,從小就無父母的庇護,無意要做什麼,她也不貪財,所做的僅僅是為了保存自己擁有的可憐的一小塊安身之地。最後還是被強壯的武松剖了心。因為沒有了獨立的人格,她也不在乎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道義,她本身也是弱勢羣體,下手的都是比她更弱的。她遭遇的就從沒道義可言,於是她行事上也就絲毫沒道義的意識。因為西門慶是她有的唯一的一點依靠,所以她非常的善妒,並且不擇手段,比如,李瓶兒生了孩子之後,她每每生壞心,氣李瓶兒,對小孩子也沒絲毫惻隱之心,逮着機會就對他下手,最後官哥的死可以説就是潘金蓮蓄意設計害死的。她的善妒並不是因為愛情,她對西門慶早沒了愛,他只是她的大家長。她是一個還沒獲得自己獨立人格的人,來到這污濁的世界,為了保全漸漸學會了這個世界的那一套,加於她的惡,她再加給別人,因為沒有抵抗力(這其實也是許許多多人的處境),就成了這個世界的傀儡。當她與西門慶偷情害怕武松找事時,要殺武大郎,全是王婆出招,西門慶定奪,真的不關金蓮的事,她是毫無主見的,絲毫不知道這個行為給自己帶來的後果,只是聽別人的。最後這個沒有反抗能力的人就學來了這一招,變得冷血狠毒。

潘金蓮7. 性淫

這一點覺得沒太多可説的。先説説性,生物學上好像是很簡單的一件事,但是它的社會內涵,真的太多了,甚至很多社會觀念本身就相沖突,搞得很複雜。只是覺得這只是潘金蓮的個人私事,實在無關道德,犯不着去審判人家,人家淫不淫是人家的事,關你什麼呢?要真要説一句的話,就是覺得她很飢渴,就像一個沒被滿足的孩子一樣貪着。一般如果你特別渴求特別在乎一樣東西時,最可能就是你太缺了,你被剝奪的太久了,由此只能説,一個女人被一個男人擁有,卻不能擁有一個完整的男人,真不公平啊。對笑笑生那種“直麪人生”的態度我還是很欣賞很佩服,還有那純熟的無一不盡無一多餘的描寫。

潘金蓮8. 成長環境

出生於裁縫家,排行老六(估計以上的哥哥姐姐都沒好養活的,書裏都沒提到他們,只提到她的媽媽),九歲被賣到王招宣府中做使女學習彈唱。后王招宣死,又被賣入張大户家做使女,後被張大户收用,因其妻子嚴厲,張大户將她嫁給武大郎,以圖自己還可以用。之後被西門慶弄入府中。

潘金蓮9. 生活環境

嫁於富豪西門慶家。在這個家中,西門慶是絕對的權威,大姐姐吳月娘官宦小姐出身,但畏懼西門慶,實際上一點也不當家。二房李嬌兒本是娼妓出身,因不得寵愛戲份很少,因一些口舌與潘金蓮結仇。三房孟玉樓為改嫁過來,採取中立自保態度,不爭寵吃醋,但也沒受辱(就像把府中當驛站一樣,不付予期望與悲喜,她後來果然嫁了個好人家當唯一的夫人),與潘金蓮交好。四房孫雪娥,本為丫頭(和春梅出身相似),地位很低,不得西門慶寵愛與潘金蓮結仇。五房潘金蓮,得西門慶最多寵愛。六房李瓶兒,皮膚白皙,也很得西門慶寵愛,但從不與潘金蓮爭。西門慶的風流主要在外頭為主。

潘金蓮歷史原型

編輯
潘金蓮是明朝貝州(恩州)知州家的千金小姐,少女時代是遠近聞名聰明美麗的大家閨秀,是一位名門淑媛,住在距離武家那村不遠的黃金莊。結婚後以善良賢惠勤勞仁義之賢妻良母聞於鄉里,和武大郎恩恩愛愛,白頭到老,先後生下4個兒子。 [4] 

潘金蓮人物之死

編輯
在《金瓶梅》中,潘金蓮是情慾的最高代表及書中死亡之最慘烈者。她是情慾的化身,這情慾不僅僅只指性慾方面,也指她充滿了旺盛的生命力。書中潘金蓮情慾失控,致人死者有武大郎、李瓶兒母子、宋惠蓮、西門慶諸人。眾多評論家稱之為殺人兇手,對武松活剮潘金蓮如此慘無人道之事拍手稱快,恨不能手刃其人。儘管亦有不少人對潘金蓮之死深感悲哀與同情,但是,潘金蓮被釘上恥辱的十字架永無翻身之日,卻是不爭的事實。
在《水滸》中,武松似乎對她有所憐惜,一刀了斷了她的性命,沒有折磨她。潘金蓮因耐不住寂寞而出軌進而殺夫,雖屬事出有因,但是也罪該處死。武松的一刀既是正義的判決,也是顧念叔嫂一場的情分。

潘金蓮原著描寫

編輯
單表武松自從墊發孟州牢城充軍之後,多虧小管營施恩看顧。次後,施恩與蔣門神爭奪快活林酒店,被蔣門神打傷,央武松出力,反打了蔣門神一頓。不想蔣門神妹子玉蘭,嫁與張都監為妾,賺武松去,假捏賊情,將武松拷打,轉又發安平寨充軍。這武松走到飛雲浦,又殺了兩個公人,復回身殺了張都監、蔣門神全家老小,逃躲在施恩家。施恩寫了一封書,皮箱內封了一百兩銀子,教武松到安平寨與知寨劉高,教看顧他。不想路上聽見太子立東宮,放郊天大赦,武松就遇赦回家,到清河縣下了文書,依舊在縣當差,還做都頭。來到家中,尋見上鄰姚一郎,交付迎兒。那時迎兒已長大十九歲了,收攬來家,一處居住。就有人告他説:"西門慶已死,你嫂子又出來了,如今還在王婆家,早晚嫁人。"這漢子扣了,舊仇在心。正是: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次日,理幘穿衣,徑走過間壁王婆門首。金蓮正在簾下站着,見武松來,連忙閃入裏間去。武松掀開簾子便問:"王媽媽在家?"那婆子正在磨上掃面,連忙出來應道:"是誰叫老身?"見是武松,道了萬福。武松深深唱喏。婆子道:"武二哥,且喜,幾時回家來了?"武松道:"遇赦回家,昨日才到。一向多累媽媽看家,改日相謝。"婆子笑嘻嘻道:"武二哥比舊時保養,鬍子楂兒也有了,且是好身量,在外邊又學得這般知禮。"一面請他上坐,點茶吃了。武松道:"我有一樁事和媽媽説。"婆子道:"有甚事?武二哥只顧説。"武松道:"我聞的人説,西門慶已是死了,我嫂子出來,在你老人家這裏居住。敢煩媽媽對嫂子説,他若不嫁人便罷,若是嫁人,如是迎兒大了,娶得嫂子家去,看管迎兒,早晚招個女婿,一家一計過日子,庶不教人笑話。"婆子初時還不吐口兒,便道:"他在便在我這裏,倒不知嫁人不嫁人。"次後聽見説謝他,便道:"等我慢慢和他説。"
那婦人在簾內聽見武松言語,要娶他看管迎兒,又見武松在外出落得長大身材,胖了,比昔時又會説話兒,舊心不改,心下暗道:"我這段姻緣還落在他手裏。"就等不得王婆叫他,自己出來,向武松道了萬福,説道:"既是叔叔還要奴家去看管迎兒,招女婿成家,可知好哩。"王婆道:"我一件,只如今他家大娘子,要一百兩銀子才嫁人。"武松道:"如何要這許多?"王婆道:"西門大官人,當初為他使了許多,就打恁個銀人兒也勾了。"武松道:"不打緊,我既要請嫂嫂家去,就使一百兩也罷。另外破五兩銀子,與你老人家。"這婆子聽見,喜歡的屁滾尿流,沒口説道:"還是武二哥知禮,這幾年江湖上見的事多,真是好漢。"婦人聽了此言,走到屋裏,又濃濃點了一鍾瓜仁泡茶,雙手遞與武松吃了。婆子問道:"如今他家要發脱的緊,又有三四個官户人家爭着娶,都回阻了,價錢不兑。你這銀子,作速些便好。常言先下米先吃飯,千里姻緣着線牽,休要落在別人手內。"婦人道 :"既要娶奴家,叔叔上緊些。"武松便道:"明日就來兑銀子,晚夕請嫂嫂過去。"那王婆還不信武松有這些銀子,胡亂答應去了。
到次日,武松打開皮箱,拿出施恩與知寨劉高那一百兩銀子來,又另外包了五兩碎銀子,走到王婆家,拿天平兑起來。那婆子看見白晃晃擺了一桌銀子,口中不言,心內暗道:"雖是陳敬濟許下一百兩,上東京去取,不知幾時到來。仰着合着,我見鐘不打,去打鑄鐘?"又見五兩謝他,連忙收了。拜了又拜,説道:"還是武二哥知人甘苦。"武松道:"媽媽收了銀子,今日就請嫂嫂過門。"婆子道:"武二哥,且是好急性。門背後放花兒--你等不到晚了?也待我往他大娘那裏交了銀子,才打發他過去。"又道:"你今日帽兒光光,晚夕做個新郎。"那武松緊着心中不自在,那婆子不知好歹,又奚落他。打發武松出門,自己尋思:"他家大娘只叫我發脱,又沒和我斷定價錢,我今胡亂與他一二十兩銀子就是了,綁着鬼也落他一半多養家。"就把銀鑿下二十兩銀子,往月娘家裏交割明白。月娘問:"甚麼人家娶去了?"王婆道:"兔兒沿山跑,還來歸舊窩。嫁了他家小叔,還吃舊鍋裏粥去了。"月娘聽了,暗中跌腳,常言"仇人見仇人,分外眼睛明",與孟玉樓説:"往後死在他小叔子手裏罷了。那漢子殺人不斬眼,豈肯幹休!"
不説月娘家中嘆息,卻錶王婆交了銀子到家,下午時,教王潮先把婦人箱籠桌兒送過去。這武松在家中又早收拾停當,打下酒肉,安排下菜蔬。晚上婆子領婦人過門,換了孝,帶着新(髟狄)髻,身穿紅衣服,搭着蓋頭。進門來,見明間內明亮亮點着燈燭,重立武大靈牌供養在上面,先有些疑忌,由不的發似人揪,肉如鈎搭。進入門來,到房中,武松分付迎兒把前門上了拴,後門也頂了。王婆見了,説道:"武二哥,我去罷,家裏沒人。"武松道:"媽媽請進房裏吃盞酒。"武松教迎兒拿菜蔬擺在桌上,須臾燙上酒來,請婦人和王婆吃酒。那武松也不讓,把酒斟上,一連吃了四五碗酒。婆子見他吃得惡,便道:"武二哥,老身酒勾了,放我去,你兩口兒自在吃罷。"武松道:"媽媽,且休得胡説!我武二有句話問你!"只聞颼的一聲響,向衣底掣出一把二尺長刃薄背厚的朴刀來,一隻手籠着刀靶,一隻手按住掩心,便睜圓怪眼,倒豎剛須,説道:"婆子休得吃驚!自古冤有頭,債有主,休推睡裏夢裏。我哥哥性命都在你身上!"婆子道:"武二哥,夜晚了,酒醉拿刀弄杖,不是耍處。"武松道:"婆子休胡説,我武二就死也不怕!等我問了這淫婦,慢慢來問你這老豬狗!若動一動步兒,先吃我五七刀子。"一面回過臉來,看着婦人罵道:"你這淫婦聽着!我的哥哥怎生謀害了?從實説來,我便饒你。"那婦人道:"叔叔如何冷鍋中豆兒炮?好沒道理!你哥哥自害心疼病死了,幹我甚事?"説由未了,武松把刀子(忄乞)楂的插在桌子上,用左手揪住婦人云髻,右手匹胸提住,把桌子一腳踢番,碟兒盞兒都打得粉碎。那婦人能有多大氣脈,被這漢子隔桌子輕輕提將起來,拖出外間靈桌子前。那婆子見勢頭不好,便去奔前門走,前門又上了栓。被武松大叉步趕上,揪番在地,用腰間纏帶解下來,四手四腳捆住,如猿猴獻果一般,便脱身不得,口中只叫:"都頭不消動意,大娘子自做出來,不干我事。"武松道:"老豬狗,我都知道了,你賴那個?你教西門慶那廝墊發我充軍去,今日我怎生又回家了!西門慶那廝卻在那裏?你不説時,先剮了這個淫婦,後殺你這老豬狗!"提起刀來,便望那婦人臉上撇了兩撇。
婦人慌忙叫道:"叔叔且饒,放我起來,等我説便了。"武松一提,提起那婆娘,旋剝淨了,跪在靈桌子前。武松喝道:"淫婦快説!"那婦人唬得魂不附體,只得從實招説,將那時收簾子打了西門慶起,並做衣裳入馬通姦,後怎的踢傷武大心窩,王婆怎地教唆下毒,撥置燒化,又怎的娶到家去,一五一十,從頭至尾,説了一遍。王婆聽見,只是暗中叫苦,説:"傻才料,你實説了,卻教老身怎的支吾。"這武松一面就靈前一手揪着婦人,一手澆奠了酒,把紙錢點着,説道:"哥哥,你陰魂不遠,今日武松與你報仇雪恨。"那婦人見勢頭不好,才待大叫。被武松向爐內撾了一把香灰,塞在她口,就叫不出來了。然後劈腦揪番在地。那婦人掙扎,把(髟狄)髻簪環都滾落了。武松恐怕他掙扎,先用油靴只顧踢他肋肢,後用兩隻手去攤開他胸脯,説時遲,那時快,把刀子去婦人白馥馥心窩內只一剜,剜了個血窟窿,那鮮血就冒出來。那婦人就星眸半閃,兩隻腳只顧登踏。武松口噙着刀子,雙手去斡開他胸脯,扎乞的一聲,把心肝五臟生扯下來,血瀝瀝供養在靈前。後方一刀割下頭來,血流滿地。迎兒小女在旁看見,唬的只掩了臉。武松這漢子端的好狠也。可憐這婦人,正是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亡年三十二歲此是金瓶梅中潘金蓮結局,由於此書爭議很大,西門慶死又是桃色事件,所以僅引用此一段,告訴大家除了《水滸》還有別的書寫潘金蓮。
相關電影版本
有多少女星演繹過潘金蓮這一角色呢?
2013年《武松》這部電視劇中孫耀琦飾演的潘金蓮有各種大尺度沐浴戲、激情牀戲被網友冠以“豁出去”的評價吸引了萬千宅男的眼球,她還被網友評為“最萌潘金蓮”。
2011年新版《水滸傳甘婷婷飾演的潘金蓮定位為悶騷。看上去沒有了以往版本中的風騷,反而多了幾分清純。她又被網友一致封為“最美潘金蓮”,不愧為娛樂圈的一朵奇葩。
2008年《金瓶梅》及《金瓶梅2之愛的奴隸》。這部由港台地區拍攝的電影,女主角大都是日本AV女星。其中潘金蓮的角色由早川瀨裏奈飾演,其身材姣好、臉蛋粉嫩。在觀眾的口碑中呼聲極高。
2001年《情義英雄武二郎》。傅藝偉所飾演的潘金蓮並未給我們留下多麼深刻的印象。
1998年,因為《水滸傳》、因為潘金蓮,王思懿從而一炮打響,走上明星道路。與此,“潘金蓮”一角也成為王思懿演藝生涯難以超越的一個角色。
1996年《新金瓶梅》。曾經具有“亞洲第一美胸”之稱的楊思敏所扮演的潘金蓮可以説是最符合國人心中那個悲慘女性的形象。
1994年《少女潘金蓮》。潘金蓮是怎樣煉成的?本片追溯的更早,裸露的更多,只不過黃美貞的名字如今已被其他沒有她年輕沒有她暴露的潘金蓮們遮擋得嚴嚴實實。
1993年《水滸笑傳》,毛舜筠飾演的風流美麗“潘金蓮”將搞笑作為了主題。在由高志森導演,黃百鳴毛舜筠沈殿霞主演的《水滸笑傳》中,角色之間巨大反差,毛舜筠卻能刻畫入微,給人留下比較深的印象。
1991年《金瓶風月》。本片中由紀倩兒扮演的潘金蓮穿的前所未有的好看,不過也是脱的前所未有的無私。
1989年《潘金蓮之前世今生》。藉潘金蓮投胎到現代香港的故事來為古代第一淫婦翻案,不過在該部作品中王祖賢的前世表演比今生出彩。
1983年《山東版水滸》牟霞飾演潘金蓮。牟霞飾演的潘金蓮形神具備,且人物造型及情節完全符合原著,因此被稱為史上最經典的潘金蓮。
1973年《風流韻事》、1974年《金瓶雙豔》。胡錦演繹刻畫出的“風騷入骨”的潘金蓮頗合傳統觀點,尤其結尾處安排那淫婦再次猙獰殺夫,不僅具備出乎意料的震撼效果,而且充滿宿命意味,不失為畫龍點睛的妙筆。
1955年《金瓶梅》。關於此中潘金蓮扮演者李香蘭有着眾多傳奇:她是中國人收養的日本少女,她是當年的“東亞第一影星”,她從最初的“文化漢奸”轉變為促進中日友好的文化使者……不過當今以及將來的觀眾們,唯一還有機會看到的,只剩下她演的潘金蓮了。
水滸無間道》是一部現代警匪劇,時空交錯地讓水滸傳的角色來到現代,張智霖飾武松、王喜林沖、黎姿飾潘金蓮。在《水滸無間道》中,林沖和武松被編劇搞笑式地處理成與潘金蓮有一段三角戀。黎姿扮演的這個潘金蓮不完全是個壞女人,她的外表很開放,但內心卻很貞潔。
1982年,李翰祥又導演《武松》,狄龍汪萍劉永谷峯王萊主演。也許汪萍不是所有“潘金蓮”中外表最美的,但卻是演技最高的。汪萍將潘金蓮被武松捅了一刀後欲仙欲死的表情展示得淋漓盡致時,也讓她獲得那一屆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
廖學秋把握住了潘金蓮的“風騷”。廖學秋在影視方面以扮演風情女子居多,但似乎跟想象中的潘金蓮相差甚遠,不過在牀戲上則非常大膽,非常逼真,至少把握住了潘金蓮的“風騷”。
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突顯了角色本身的野性豪放形象。素有“最美麗的動物”之稱的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突顯了角色本身的野性、豪放形象。與此,張仲文所飾演的潘金蓮也是如此之多版本中最大氣凜然的一版。
電視劇《武松》。據悉,《武松》中將會有兩位金蓮,分別飾演少女時期和青年時期,青年金蓮扮演者是新版《還珠格格》裏的“金鎖”。潘金蓮自古給人的印象就是風情萬種,但孫耀琦似乎很難和風情萬種聯繫起來。《武松》中武松與潘金蓮“青梅竹馬”的設定為這段傳奇英雄故事平添了一份温馨色彩,讓這部劇中的潘金蓮似乎有大不同。據探班記者報道,孫耀琦飾演的潘金蓮有“萌”感。

潘金蓮影視形象

編輯

潘金蓮電視劇

電視劇
年代
劇名
演員
備註
1976年

1983年
《山東版水滸》
牟霞

1984年
《武松與潘金蓮》
王寶玉
台灣黃梅調電視劇
1987年
台灣電視歌仔戲
1988年

1994年

1995年
天師鍾馗之毒夫記》

1998年
水滸傳

2001年

2004年
轉世現代
2011年
水滸傳

2013年
武松
少女潘金蓮
青年潘金蓮
2014年

2014年

2016年

2020年
李頌慈

潘金蓮電影

電影
上映時間
電影名
演員
備註
1927年
《武松殺嫂》

1928年
《武松大鬧獅子樓》

1938年

1938年

1948年10月9日

1949年10月23日
《武松血濺鴛鴦樓》

1955年6月22日
金瓶梅

1956年9月19日

1959年10月22日

1963年
武松
京劇戲曲電影
1963年4月12日
《潘金蓮》
黎明

1964年4月9日
潘金蓮

1968年9月27日
《金瓶梅》
日本電影
1973年8月4日

1974年1月17日

1982年10月28日
武松

1989年9月21日

1991年5月9日

1991年6月22日

1993年6月30日

1993年
《鎖金梅》
吉翔羚
台灣電影
1994年6月24日
黃美貞

1996年
《新金瓶梅
系列電影,共五集
2002年9月5日

2003年


2008年9月19日
金瓶梅

2009年4月1日

2013年
2015年12月30日

2016年1月14日

2016年

2016年4月29日

2016年6月14日

2016年7月21日
李倩

2016年8月30日
穿越至古代成潘金蓮
牛雪霞
原本時空的潘金蓮,意外死亡
2016年9月6日
《我是潘金蓮》

2016年9月26日

2016年10月14日
《夢遊水滸之炊餅俠武大郎》
歐陽雨霏

2016年10月18日

2016年10月19日

2016年11月17日

2016年12月26日

2017年1月6日

2017年2月24日
《絕色美人之一蓮幽夢》

2017年3月1日
薛雨如
電影又名《宋朝女人那點事兒
2017年
米鹿

2017年3月17日

2017年
《我的千年女友》
電影又名《我是潘金蓮
2018年3月13日

2018年4月24日
《天傷星武松》

2019年
《大宋異聞錄之陌上花開》
熊小梨

2019年5月31日
《行者武松》
李泓漫

2020年
《我真不是潘金蓮》
張譯丹

2020年
《殭屍女妖》
青蛇版潘金蓮
2020年5月1日
《殭屍夜魔》
崔航
電影又名《殭屍西門慶》
2020年7月30日

2021年3月7日

潘金蓮人物評價

編輯
一個悲劇的女人。
一個不滅的形象。
她死了。幾百年來,她一直被訂在歷史恥辱柱上,成為妖冶、淫蕩、狠毒的典型,千夫所指,怎得不亡!
她沒有死。人們同情她的遭遇,羨慕她追求自由反抗舊倫理的勇氣,甚至在受人尊敬的先驅者和因偷情通姦而觸範刑律被判決的囚徒以及現今越來越多的第三者身上都可以看到她精神的某種程度上的復活。
這就是潘金蓮。經施耐庵初刻劃蘭陵笑笑生極度演繹而活在戲劇舞台文學作品市井百姓茶餘飯後的壞女人樣板。
她以極端的手段和極大代價追求封建社會一夫一妻婚姻制度下女子愛情自由和人的性的權利,而這結果至今還使我們顫慄、猶豫、彷徨、在迷惘中掙扎,在掙扎中反思。
潘金蓮是中國封建社會婦女被侮辱被壓迫的代表,又是歷史上女性淫、毒、惡的集大成者。她的身上既閃爍着人性真善美的光輝,又演繹着人性失去約束後向假醜惡的膨脹。她的死亡,既帶有那個時代婦女悲劇的宿命色彩,又是她畸形性格極端手段造成的獨特後果。
武松殺害了潘金蓮,殺害潘金蓮的兇手卻不是武松,雖然他會受到封建禮教的毒害,腦子裏也有“風化主義”,在這件事上執行的卻是正義的宣判。有人説整個事件裏最悲劇性的人物是武松,“這樣一個敢於反對貪官污吏、反抗朝廷,敢於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他卻殺死了一個事實上也是在反抗封建制度的女人(雖然她也有罪過),而且還認為自己殺得很對,很正確。”實際上今天的潘金蓮們還在繼續受死,只不過插在胸口的那把尖刀換成了為死者復仇的子彈。
潘金蓮問題是一個社會制度問題,還是一個婚姻制度問題,又是一個人性慾望問題。如果以一種低層次的因果關係掩蓋高層次上的因果關連,那就會把嚴肅的悲劇庸俗化;如果只注意其中的反封建意義而忽略一夫一妻制對人性的壓制及性壓抑下慾望的演繹,把複雜的問題簡單化,則會走向另一歧途。( 紅袖添香 作者:玉德)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