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漢語詞彙

(漢語詞彙集合)

編輯 鎖定
漢語裏詞的總彙,即所有的詞的集合體,其中也包括性質和作用相當於詞的固定詞組,如成語。漢語的某個歷史斷代、某個地域方言社會方言(如行業語)的詞語的集合體也使用詞彙這個名稱, 如先秦詞彙、廣州話詞彙、水手詞彙;某種特殊類別或某種作品的詞語的集合體也可稱為詞彙,如口語詞彙、《紅樓夢》詞彙。在線新華字典現已經收錄20959個漢字、52萬個詞語 [1] 
中文名
漢語詞彙
外文名
Chinese lexicon
含    義
所有的詞的集合體
語    種
漢語
學    科
語文

漢語詞彙基本特點

編輯
①漢語語素絕大部分是單音節的,單獨使用時就是詞,不單獨使用時就是構詞成分。如:“光”和“明”既是兩個語素,又是兩個詞,二者合起來是一個詞。②構詞法與句法基本一致,這主要由於漢語缺乏形態變化,詞根複合是新詞產生的主要方法,因此很多複音詞是由古代單音詞構成的詞組發展而來的,如妻子、睏乏等。
③漢語複音節詞絕大部分是合成詞,但有一部分是雙音單純詞,主要表現為疊音詞聯綿詞。疊音詞是同一個字重疊而成,如關關、交交、習習、所所等;聯綿詞大多數是由具備雙聲疊韻關係的兩個字構成的,如:逍遙、徘徊、望洋、蕭瑟、流離、倜儻等。疊音詞和聯綿詞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詞中的單字不表示任何意義,只起記錄音節的作用,重疊或兩個字合起來後的兩個音節表示具體詞義。
④漢語中的外來詞,如雪茄(cigar)、康拜因(combine)、加侖(gallon)等,屬於音譯外來詞。漢語中的外來詞主要有兩種情況:純粹音譯,就像上面所舉的例子;半譯音半譯義,如 :哀的美敦書(uleimatum) 、吉普車(jeep)、啤酒(beer)等。
⑤漢語詞彙的雙音節化趨勢:單音節詞常常擴充為雙音節,多音節詞語往往被壓縮成雙音節,如:車—車子,鳥—飛鳥,月—月亮,窗—窗户,高級中學—高中 ,電視大學—電大 ,對外貿易—外貿,挖掘潛力—挖潛等。
⑥漢語中有大量四字成語,就其語言結構單位説,多屬於詞組,就其造句功能説,相當於一個詞。任何一種語言的詞彙都永遠處於不斷變化狀態,漢語詞彙將隨着中國社會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發展而不斷髮展和豐富。

漢語詞彙相關內容

編輯
單音節語素和複合構詞法
詞彙由詞組成,詞由語素構成。漢語的語素絕大部分是單音節的。它們不單用的時候是構詞成分,單用的時候就是詞。由於許多單音節語素能獨立成詞而語素和語素又能相當自由地複合成詞,這就使漢語構詞具有很大的靈活性。用複合法構成的詞,人們容易理解和接受。因此漢語在歷史發展中就能方便自如地創造新詞,以表示不斷出現的新概念,滿足社會對於語言的要求。例如“生”、“產”兩個語素,它們既能單獨成詞,又能相互組成複合詞“生產”、“產生”;同時還能個別地跟其他單音節語素組成一系列複合詞,包括許多新詞在內。例如:生活、生存、生物、生理、生態,發生、滋生、派生、寄生、衞生;產業、產品、產量、產值,出產、資產、特產、包產。
構詞法和句法的一致
漢語缺乏形態變化,語音-形態學構詞法僅存上古遺蹟, 如:入(-p)/內(-d)、立(-p)/位(-d)、執(-p)/贄(-d)、接(-p)/際(-d)、結(-t)/髻(-d)、鍥(-t)/契(-d)、脱(-t)/蜕(-d)、列(-t)/例(-d);漢語又缺少地道的前綴和後綴,詞綴附加法在構詞上不佔重要地位。漢語裏應用最廣的構詞法詞根複合法,即依照句法關係由詞根組成複合詞的方法,這種構詞法跟由詞結合為詞組的造句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比如,漢語詞組的主要結構類型為“偏正”、“並列”、“述賓”、“述補”、“主謂”,而複合詞的構成格式也同樣是這 5種。因此,漢語裏常有詞組轉化為詞的現象(如“國家”、“衣裳”),而一個雙音組合是詞還是詞組有時難以確定(如“打仗”、“吵架”)。
疊音字和聯綿字
漢語詞彙的基本構件是單音節語素。這個特點表現在書寫形式上就是“一字一義”,即每個字代表一個成詞的或不成詞的語素,不代表語素的字是例外。就漢語固有詞而言,這些例外主要見於“疊音字”和“聯綿字”。疊音字和聯綿字都是雙音的單純詞,其中每個字只代表一個音節。疊音字由兩個相同的字組成,多數是形容詞和象聲詞,如:盈盈、楚楚、孜孜、喋喋、熊熊、習習、喃喃、啾啾。聯綿字大多由兩個具有雙聲、疊韻關係的字組成,多數是形容詞,也有一些指具體事物的名詞,如:參差、躊躇、忸怩、陸離、玲瓏、 伶俐、 拮据、倜儻、磊落、彷彿、鴛鴦、孑孓、蟾蜍、 轆轤 (以上雙聲),伶仃、混沌、酩酊、迷離、靦腆、依稀、潺湲、玫瑰、螳螂、蜻蜓、碌碡(以上疊韻)。古代漢語裏有不少疊音字和聯綿字,近現代漢語沿用了一些,也新創了一些。
外來詞的義譯
跟其他許多語言一樣,漢語詞彙以民族固有詞作為主體,也適當吸收外語詞來豐富自己。但漢語的詞大多數是字各有義的,字不表義的音譯外來詞在説漢語的人的心理上較難接受,因而純粹音譯詞在漢語詞彙裏所佔的比重很小,通用的為數更少。一時一地曾經流行的某些音譯詞也往往逐漸為自創的詞所取代。如:撲落( plug,插頭)、水汀( steam,暖氣)、麥克風(microphone,擴音器)、盤尼西林(penicillin,青黴素)。漢語裏比較通行的吸收外語詞的方式是:①譯音加類名,如:卡車(car)、啤酒(beer)、芭蕾舞(ballet)、高爾夫球(golf);②半譯音半譯義,如:霓虹燈(neonlamp)、摩托車(motor-cycle);③仿譯,即用漢語語素對譯原詞的組成部分,如:籃球(basket-ball)、馬力(horse-power)、汽船(steamboat)、 機關槍 (machine gun) 。最後一種義譯法尤其常用。
雙音節化趨勢
漢語詞彙的發展傾向於把單音節擴充為雙音節,把多音節壓縮為雙音節。把單音節擴充為雙音節的方式是在單音節的前面或後面加上一個成分,如:發/頭髮、唇/嘴唇、雀/麻雀、鵲/喜鵲、鯉/鯉魚、韭/韭菜、鼻/鼻子、指/指頭,或者把兩個意義相近或有關的單音節合起來用,如:皮膚、牙齒、牆壁、窗户、雲彩、月亮。把三音節壓縮為雙音節的方式是省去其中一個音節,如:落花生/花生、山茶花/茶花、機關槍/機槍、潛水艇/潛艇、生地黃/生地、川貝母/川貝。把四個以上音節壓縮為雙音節的多見於某些詞組的簡稱,如:初級中學/初中、化學肥料/化肥、華僑事務/僑務、對外貿易/外貿、文化教育/文教、政治法律/政法、彩色電視機/彩電、科學技術委員會/科委、高等學校入學考試/高考、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蘇聯。
四字成語
漢語詞彙裏包含大量成語。漢語成語的特點是絕大部分是四個字,而且正如漢語複合詞多由兩個語素並列構成,四字成語的內部成分也大多兩兩並列。這是漢語駢偶性的一種表現。四字成語結構緊湊,語法功能相當於一個實詞。它們具有特殊的修辭作用,應用十分廣泛。例如:銅牆鐵壁、鳳毛麟角、粗枝大葉、落花流水、來龍去脈、 油腔滑調、 東鱗西爪、狼吞虎嚥、輕描淡寫、胡思亂想、裏應外合、半斤八兩、一乾二淨、五花八門、千方百計、開宗明義、頂天立地、興風作浪、設身處地、發號施令、捕風捉影、咬牙切齒、改頭換面、驚心動魄、開誠佈公、標新立異、駕輕就熟、好高騖遠、避重就輕、掛一漏萬、風平浪靜、海闊天空、水深火熱、兵荒馬亂、心平氣和、筋疲力盡、眉飛色舞、目瞪口呆、貌合神離、身敗名裂、德高望重、人微言輕、夜長夢多、凶多吉少、爾虞我詐。

漢語詞彙歷史發展

編輯
斯大林在《馬克思主義和語言學問題》裏指出:“語言是隨着社會的產生和發展而產生和發展的。”“語言的詞彙對於各種變化最敏感,它處在幾乎不斷變化的狀態中。”“工業和農業的不斷髮展,商業和運輸業的不斷髮展,技術和科學的不斷髮展,都要求語言用工作需要的新詞新語來充實它的詞彙。"漢語詞彙正是這樣隨着中國社會的發展而發展,經過漫長的歷程,達到非常豐富的境地。主要的趨勢是:新詞不斷產生,構詞法逐漸完備,雙音節化傾向越來越顯明。以下分4個時期略述大概。
先秦
現在能看到的反映漢語詞彙最早狀況的文獻是殷代甲骨卜辭。從中已經認識的甲骨文字有1000個左右。從這些文字可以看出許多屬於基本詞彙之列的詞當時已經出現。就詞性看,它們絕大多數是實詞,其中名詞最多,動詞次之,形容詞很少。就語義內容看,它們包括的範圍頗廣,涉及自然現象、生產勞動、物質文化、社會關係、日常生活、意識形態等方面。以一部分名詞為例,如關於自然界的名稱:天、日、月、星、風、雲、雨、雪、霧、 雹 、虹、山、阜、丘、陵、陸、巖、嶽、河、川、泉、州、沚、澗、谷、土、石、水、火;季節和時間的名稱:年、歲、春、秋、時、旬、今、昔、翌、晨、旦、朝、昃、 昏、 暮、夕;方位的名稱:上、下、右、中、左、內、外、東、西、南、北;動植物的名稱:馬、牛、羊、豕、 豚、 彘、犬、兔、兕、象、狼、狐、虎、鹿、麋、牝、 牡、 魚、龜、蛇、鳥、雛、雀、雉、雞、蟲、蠋、螽、木、 林、杞、慄、杏、桑、竹、禾、粟、稷、麥、秫、穈;人體和器官的名稱:人、身、首、面、眉、目、耳、 鼻、 口、舌、齒、肘、趾、心、腹、骨;生產和生活資料的名稱:田、疇、圃、囿、宮、室、宅、寢、門、户、 倉、廩、窌、牢、圂、井、舟、車、輿、刀、斧、斤、 耒、 犁、弓、矢、網、羅、畢、阱、鼎、鬲、尊、俎、 卣、斝、簠、甗、皿、盤、壺、爵、米、羹、酒、鬯、 絲、 帛、衣、裘、巾、帶、旂、橐、玉、貝、角、磬、 鼓; 武器的名稱:戈、矛、鉞、介、盾;人倫和身分的名稱:祖、妣、父、母、兄、弟、妻、婦、嬪、妾、子、 侄、 孫、賓、臣、宰、民、奴、俘、奚、眾、工、畯、 君、 王、侯、伯、尹、卿、巫、史;天干地支的名稱; 甲、 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醜、 寅、 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甲骨卜辭裏雙音組合很少,但在傳世今文《尚書》的《商書》裏卻為數較多,構成格式主要是偏正式和並列式。如:天命、天時、王庭、少師、沖人、百姓、師長、邦伯、眾庶、讒言、神祇奸宄、法度、心腹、田畝、津涯、老成、篤敬、先後、遠邇、安定、震動、顛越攘竊殄滅。其中有一些已經可以看作複合詞
周秦時代
特別是春秋戰國時期,社會變化較大較快,諸如生產力的提高、經濟基礎的變動、政治制度的演進、學術文化的進步,都促使漢語詞彙迅速發展,主要表現為新詞大量產生和雙音節化傾向漸趨明顯。古代漢語詞彙的基本規模在這個時期初步形成。
這個時期實詞中的各類名詞、動詞和形容詞都大為增加。以反映物質文化的一部分詞為例,如農作物的名稱: 谷、稙、稺、穜、稑、秬、秠、芑、粱、穄、?、麻;農具的名稱:?、耨、銚、?、錢、鎛、枷;田地和耕作的名稱:畎、町、畦、畔、畛、畹、菑、畲、墾、耕、稼、種、獲、穮、耘、耔;金屬和冶鑄的名稱:金、鐵、鉛、鏐、鍛、 鑠、冶、鑄;衣着的名稱:裳、袞、禕、袗、襦、袍、 袢、褐、襁、襟、衽、袂、冠、冕、屨、舄;樂器的名稱:琴、瑟、笙、竽、簫、管、簧、壎、篪、鍾、鏞、鼗、柷、敔。在反映上層建築方面,出現了許多關於政治、職官、禮制、軍事和刑法的詞;關於倫理道德的詞陸續增多,如:孝、弟(悌)、德、忠、信、仁、義、知(智)、勇、廉、恥。
其他詞類也有比較充分的發展。諸如指示代詞人稱代詞疑問代詞,表示時間、範圍、程度、方式、狀態和語氣的副詞,表示並列、承接、轉折、選擇、因果、假設和讓步的連詞,以及各類介詞、語氣詞和嘆詞,大都具備。後世書面語裏的一套“文言虛字”這時已經基本形成。
這個時期又出現了許多雙音單純詞(疊音字、聯綿字)和大量複合詞。前者多見於《詩經》、《楚辭》等韻文作品,如:夭夭、菁菁、冉冉、嫋嫋、喈喈、坎坎、蕭蕭、颯颯、黽勉、 邂逅、栗烈、窈窕、婆娑、繽紛、繾綣、滂沱;後者普遍見於各類典籍,如:角弓、金罍、羔羊、魴魚、旭日寢衣、蛾眉、雲梯、良人赤子玄鳥、白茅、二毛、三星、四海、五穀九有、萬舞、處士征夫支解、草創、燕居、佇立、宮室、道路、丘陵、聲音、朋友、賓客、爪牙、干戈、社稷縲紲、爵祿、婚姻、奔走、征伐、扶持、教誨、修飾、束縛、恐懼、離別、變化、瞻望、純粹、悠遠、劬勞、枯槁、恭敬。複合構詞法在周秦時代的廣泛應用為此後漢語創造新詞以適應社會生活的需要開闢了廣闊的途徑。
漢唐時代
在這個長時期裏,隨着社會經濟的進步、文化學術的發達和中外交通的興盛,漢語詞彙相應地發生了些變化。主要的情況是:新詞繼續產生,書面語和口語詞彙的差異變大,雙音詞的構成格式多樣化。
這個時期產生的新詞裏還不乏單音詞,以魏晉以後出現的為例,如:店、?、灘、覓、趁、透、驀、硬、攤、㩳、噇、怕、鬧、 帖、剩、懶、瞎、爺、娘、哥、儂、這。但雙音詞為數更多,特別是表示抽象概念的詞大為增加,如:情形、意義、操行、神氣、風采、情緒、性質、威信、權力、本領、舉止、異同、界限、比喻、考驗、揣度、商量、通融、醒悟、差異、均等、錯亂、繁華、安穩、光榮、敏捷、冷淡、質樸、公正、風流、仔細、透徹。同時雙音虛詞也陸續增多,如:往往、常常、每每、漸漸、一再、一向、向來、當即、立地、登時、隨時、畢竟、終歸、從來、元本、一齊、非常、極其、公然、果然、必定、未必、千萬、互相(以上副詞)、如若、若或、如其、倘若、假使、設使雖則、無論、不問、除非、因為、所以、因而、不但、不唯、寧可(以上連詞)。這都是漢語詞彙進一步充實的明顯標誌。
構詞法看,這個時期產生的雙音詞偏正式和並列式複合詞為主,但述賓式和述補式也已出現,如:努力、注意、知心、拼命、下手、障泥、隔壁、臨時、吃苦、矯正、制服、説合。此外,魏晉以後出現了一些類詞綴成分,如前加的“ 阿”、“ 老”,後加的“子”、“兒”、“頭”,從而構成一批附加式雙音詞。例如:阿大、阿五、阿母、阿誰,老鼠、老鴉、老兄、老姊、老奴老傖,兔子、鷂子、燕子、蟻子、果子、竹子、刀子、亭子、艇子、袋子、巾子、冠子、帽子、鞋子、眼子、面子、合子、拂子、托子,婆兒、豬兒、狗兒、貓兒、雀兒、魚兒、花兒、衫兒,階頭、钁頭、膝頭、舌頭、骨頭、手頭、心頭、地頭、日頭、東頭、前頭。
漢魏以後
六朝時代的一些文獻已經或多或少透露這方面的消息。到了晚唐五代,禪宗語錄(如《六祖壇經》、《祖堂集》)和通俗文學作品(如敦煌變文)比較充分地反映出當時口語的面貌 , 其中出現了大量的不見於“正統文言”的詞語,是研究近代漢語前期詞彙發展的重要資料。
西漢以後,由於國際交往的頻繁,漢語從古印度語言吸收了跟佛教有關的外來詞,如:般若菩提、南無、伽佗、羯磨、比丘等。其中一部分應用較廣,進入了漢語的一般詞彙。有一些復音節的詞因常用而省縮為單音,如:僧伽(sa凚gha)/僧、魔羅(m╣ra)/魔、塔婆(thūpa)/塔、劫波(kalpa)/劫、懺摩(k▄ama),而這些單音詞又可以作為語素造出許多複合詞,如:高僧、僧徒、惡魔、魔鬼、寶塔、浩劫、劫數、缽盂、衣缽。
宋至清
宋代以後中國社會經濟繼續進步,農副業、手工業、商業和貿易都有較大發展,學術和文藝(包括自然科學和通俗文學)也頗為發達。跟經濟、文化的進展相適應,漢語詞彙裏出現了許多變化和創新。主要表現為:反映生產、生活和學藝的新詞大為增多;口語詞更為豐富並大量進入白話文學作品;在新產生的詞裏雙音詞佔明顯優勢,三音詞也有所增加。
在反映生產和生活方面,由於宋代工商業和都市生活繁榮,有關作坊、市場、商行、店鋪的詞語空前增多。例如:木作、竹作油作、磚瓦作、裁縫作、碾玉作,米市、肉市、花市、金銀市,魚行、菜行、果行、麻布行、骨董行,麪店、酒店、茶店、餛飩店,針鋪、漆鋪、藥鋪、絨線鋪。同時各種日用消費品的名目也大為增加。以食品中的面、糕、餅、糖為例,如:三鮮面雞絲麪炒鱔面、筍竦面、??面,餈糕蜜糕、豆糕、玉屑糕、鏡面糕、重陽糕,燒餅、炊餅、月餅、荷葉餅菊花餅芙蓉餅薑糖麻糖、乳糖、烏梅糖、鼓兒糖、五色糖。由於農業生產的進步,有關作物品種的詞語明顯加多。以稻米名稱為例,宋代就已有幾十種,如:早稻、旱稻、赤稻、小香稻、杜糯、蠻糯、糯米、粳米、紅米、黃米、黃秈米、箭子米、黃芒、上稈、冬舂、早占城。又如關於蠶桑業的詞語,在宋元時代也已積累得十分豐富,如:桑幾、桑籠、桑網、蠶宅、蠶屋蠶箔蠶槌、蠶椽、蠶架、繭甕、繭籠、火倉、抬爐、熱釜、冷盆、絲籰綿矩、絡車、繰車、絮車、緯車經架、捻綿軸。
宋代自然科學和應用技術(如天算、律歷、土木建築、農田水利)進步較大,有不少發明創造和專門著述,元明時代又從近東伊斯蘭世界傳入一些科技知識和觀測儀器。與此相應,漢語裏出現了一批新詞。到了明末清初,歐洲來華耶穌會士和中國知識分子合作,譯述了許多西方科技書籍(包括數學、天文、曆法、樂律、輿地、水利、機械製造等),從而漢語裏又增添了一批近代科技術語,如:天頂、日球、月球、地球、經度、緯度、儀器、遠鏡、測算、測量、算術、幾何、界説、推論、比例、對數、象限、割圜、直角、橢圓、平面、面積、體積、容積、等邊、多邊、三角、八線、機器、射線、透視。
自宋代迄明初,由於對外貿易發達,漢語裏出現了一些從阿拉伯語、馬來語等語言吸收的外來詞,大部分是域外特殊物產的名稱,如:俎蠟(長頸鹿)、花福祿(斑馬)、馬哈獸(大羚羊)、金顏香、篤耨香、打麻兒香、祖母綠、火不思、沙糊、考黎(海蚆)、腽肭臍。但通行開來的只有一小部分。
這個時期是漢語口語詞彙大發展並源源進入語體文學的時期。從南宋到清代,各種體裁的白話作品(如南戲諸宮調、雜劇、平話、小説)與日俱增,較為完全地顯示出近代漢語各個發展階段的詞彙面貌。從宋元話本和明清小説所反映的當代口語狀況可以清楚看到漢語詞彙一步一步接近它的現狀的歷史進程。
鴉片戰爭以來
從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社會經歷急劇的變革,政治上、經濟上和文化上的新事物、新概念層出不窮。社會生活和人們思想的巨大深刻的變化推動着漢語詞彙迅速發展,不斷創新。
從1898年戊戌變法到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50年間,漢語裏增加了許多新詞,其中絕大部分是雙音詞,小部分是三音詞,也有少數三個音節以上的詞。詞彙增補的主要來源是:①自創新詞。例如:總統、國會、法院、公司、火車、輪船、飛機、炸彈、水泥、紙煙、罐頭、電影、鋼琴、郵票、執照、拍賣、匯兑民工、機車、壁報、劇本、金筆、膠捲、部門、機構、集體、骨幹、階段、功能、因素、總結、精簡、顯微鏡、收音機、消炎片、降落傘、羽毛球、游擊隊、兒童節、意識形態、唯物史觀。②吸收印歐語詞。例如:沙發(sofa)、撲克(poker)、咖啡(coffee)、可可(cocoa)、 蘇打(soda)、吐司(toast)、繃帶(bandage)、引擎(engine)、邏輯 (logic)、摩登 (modern)、維他命(vitamin)、模特兒 (model)、托拉斯(trust)、布爾喬亞( bourgeois)、歇斯底里(hysteria)、卡片(card)、雪茄煙(cigar)、法蘭絨(flannel)、吉普車(jeep)、蜜月(honeymoon)、超人(╇bermensch)、下意識(subconsciou-s)、閃電戰(Blitzkrieg)、時代精神(Zeitgeist ) 、黑客 (hacker) 。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社會政治狀況變更之大之快為歷史上前所未有,諸如社會主義制度的建立、馬列主義的傳播、經濟建設的開展、文化教育的普及、科學技術的進步、國際往來的頻繁、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精神風貌的改變 , 無不促使漢語詞彙發生種種變化。這些變化表現在各個方面,例如:①政治、哲學用語大普及,有的成了常用詞。如:政策、策略、方針、口號、階級、成分、黨派、民主、協商、談判、立場、觀點、思想、意識、理論、實踐、現象、本質、抽象、具體、主觀、客觀、相對、絕對、量變、質變、感性、理性、對立面。②科技、衞生用語大發展,有的進入了一般詞彙。如:宏觀、微觀、塑料、磁帶、電腦、軟件、頻道、激光、掃描、遙控、縮微、複印、錄像、半導體、顯像管、潰瘍、血栓、發炎、休克、抗體、疫苗、鏡檢、輸液、造影、免疫、氣功、理療、抗菌素、心電圖。③不少詞語的意義或用法有了新的擴展。如:“革命”可指在共產黨領導下從事任何有益於國家人民的工作;“鬥爭”可指用體力或腦力來解決問題或克服困難;“同志”可指人民羣眾的任何一員;“羣眾”可指人民中每一個人,又為“領導”或“黨團員”的對稱;“集體”可指每一個人所在的若干人組成的總和,又為“全民”或“個體”的對稱;“單位”可指機關、團體,或屬於一個機關、團體的各部門;“叔叔”可指跟自己父母同輩的任何男子;"態度"可指一個人對任何事情的看法和採取的行動;"精神"可指重要文件或高級領導人講話的要點。
在構詞法上也有一些新的趨勢:①複合詞仍以偏正式和並列式為主,如:工地、車間、能源、僑胞、國格、新秀、普查、擴建、賒銷、空投、篩選、項目、環節、效益、拼搏、離休。但述賓式、述補式和主謂式也有發展,特別是述賓式出現較多,如:供電、分洪、截流、脱粒、投料、待業、奪魁、投標、合資、創匯、掛鈎、牽頭、保健、務虛、碰硬。②一些構詞成分詞綴化,由此構成的附加式複音詞逐漸增多。以帶後加的"性"、"化"、"員"、“家”的詞為例,如:計劃性、技術性、趣味性、知識性、全民性、綜合性、可行性、主觀能動性,綠化、老化、大眾化、絕對化、一元化、年輕化、專業化、制度化,炊事員、飼養員、郵遞員、售貨員、駕駛員、理論家、實幹家、改革家、美食家、社會活動家。③簡稱不斷出現,不少簡稱因常用而轉化為詞。如:統一戰線/統戰、武裝警察/武警、化學纖維/化纖、民用航空/民航、電視大學/電大、體格檢查/體檢、空氣調節/空調、展覽銷售/展銷、旅行遊覽/旅遊、表示態度/表態、節約能源/節能、失去控制/失控、少年先鋒隊/少先隊、奧林匹克運動會/奧運會。
改革開放的三十餘年來,中國社會取得了長足的巨大進步,語言中便產生出大量的新詞語來反映新事物、新風貌,如“爆棚、復讀、家教、軍嫂、另類、特首、體彩、外企、知本家、自駕遊、公眾人物、觀光農業、遠程教育”等。當然也會有腐朽思想沉渣泛,語言中也同樣會出現一些詞語對其加以反映,如“二奶、人蛇、色狼、血頭、一夜情、暗箱操作”。
現在,全球化、信息化的飛速發展已徹底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交往方式、思維方式以及語言方式,其中最為典型的是青少年中的“新新人類”、“e一代”。如果説網絡傳播的快捷性加速了新詞彙的發展,那麼就是網絡交互的隱蔽性滋生了新詞彙的胚芽。在全世界文化趨同的趨勢下,其中不甘平庸的“新新人類”們為了凸顯自己獨特的個性而追求標新立異與眾不同或是出於吸引他人注意的心理,於是就對我們的規範字大動手腳,並在網絡上大肆傳播。另一類人,則是出於保護自己隱私的原因,就即興發明了一種作為相互之間身份辨別的符號,如同學之間聊天用的符號。還有一類人則是在聊天的過程中出於簡單便捷的目的而使用這些已被大家所熟知並認同的新詞彙。“這種由於語言的歷史積澱,語言間的接觸影響,語言要素創新時的衝動,語言使用者和語言使用場合的千差萬別等因素的影響,語言實在不容易純潔。但是語言生活應當健康,也有可能健康。”這是一個多元文化現象,因而多元文化思潮或許可為我們科學看待和妥善處理這個問題提供一種新的視角。
新詞彙“入侵”了傳統的媒體。“PK”(英文單詞或詞組的縮寫,目前常指Player Kill,網語詞彙之一,意為兩人對決)一詞,要是五年前出現在大眾媒介上,所有受眾都會感到雲遮霧罩,不知所云。可是,隨着2005年湖南衞視“超級女聲”節目風靡各地,其中一個叫“PK”的環節,使“PK”一詞在大眾傳媒上頻頻出現,並逐漸演變成包括單挑、搞掂、末位淘汰等多重延伸意義的新詞。如果加上諸如“秀”“歇菜”“粉絲”“雷人”等層出不窮的網絡語言,對社會新聞進行歸類提煉的“被就業”“口頭捐”“釣魚執法”等新詞,可以説,新詞彙“入侵”新聞報道已成不爭的事實。這給廣大新聞工作者出了一道難題:如何以客觀、科學的態度,對其作出合乎理性的取捨。對這些建立在動態語言系統之上、以網絡為主要載體的新詞彙,其甄別和適用範圍,國家語委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並未作出專門規定。但作為一種客觀存在的語言現象,不少專家學者對此做過深入探討和研究。目前新聞業內人員對新聞報道中使用新詞彙孰是孰非也尚無定論,但多數意見是:那些具有典型性、便捷性、形象性、詼諧性、不可替代性,較符合語言發展規律、規範,並符合社會需求的新詞彙,才有可能被認可、吸收到主流語言體系中,才能供新聞報道篩選採用,反之,就只能是短期小範圍流傳,也會被大眾傳媒摒棄。摒棄不良新詞彙。
新詞語就是這樣隨着社會發展的要求,一波一波地出現在我們的語言生活中。正是由於詞彙的這種生命律動,才使得我們的語言在與社會的因應中獲得吐故納新的發展。
從有文字記載以來,漢語詞彙經過3000多年的歷史進程,發展到現在已是面目全新,無比豐富。隨着中國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的前進,漢語詞彙將越加豐富。

漢語詞彙佛教來源詞語

編輯
漢語中的這些詞彙都來源於佛教
禪宗不立文字,以心印心(資料圖) 禪宗不立文字,以心印心(資料圖)
兩漢之際,佛教傳入中國,許多佛教典籍也陸續被翻譯成漢語。而讓你想不到的是,時至今日,很多我們日常生活中朗朗上口的詞語也都來自佛教用語。
梵語“Ksana”的音譯。佛典中“剎那”指“時之極微者”,即非常短的時間。“剎那無常”、“剎那生滅”、“剎那三世”等也是佛教用語。現在人們還常用“一剎那”、“剎那間”等詞。
佛教宣稱釋迦牟尼能顯現出各種各樣的形象,向不同的人講説佛法,是為現身説法。後來指以親身經歷為例證,對人進行解説或勸導。現身的意思已經由顯現人身變為親身經歷。
很難想象,該詞原是佛教頭陀(dhata)的別稱。所謂抖擻,就是僧人修持的一種苦行。修苦行的僧人,能斷除對飲食、衣服、住處等貪着煩惱,就像去掉衣服上的灰塵一樣。
掛礙即牽掛。原為佛教用語,指內心沒有任何牽掛。玄奘所譯的《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中有:“心無掛礙:無掛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
據説釋迦牟尼佛坐在菩提樹下入定的時候,魔王波旬率領眾魔千方百計地來搗亂、搔擾。佛陀不為所動並降服眾魔,魔王只好率領羣魔退去。與魔王的鬥爭,事實上就是與“自我”、與“心”的鬥爭。戰勝自我,這是全世界最難的事,而佛陀做到了。
徹底的覺悟,達到“不生不滅”的地步,屬於大菩薩的境界。現在連我們凡人也可以使用這個詞了。
唐代大曆年間,禪僧元覽在竹上題詩:“大海從魚躍,長空任鳥飛。”表達了禪宗自由自在的廣闊胸襟和活潑的禪機。後改變為“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
自因自果。苦果、逆境,都是自己的惡業所招致,不必怨天尤人。
今日之果是當初之因的延續。眾生在嚐到苦果之後才“悔不當初”,而菩薩深明“因果”之理,終無懊悔。故曰:“眾生畏果,菩薩畏因。”
指能擾亂心性的因素。人的根本煩惱就是貪、嗔、痴三毒。
指色、聲、香、味、觸、法六塵。因六塵是心的所緣,能染污心性,故稱塵緣。
即“老婆心”之略,源出禪門。有些禪師誨人不倦,絮絮叨叨,猶如老婆子饒舌,叢林中稱為“老婆心”、“老婆禪”。今演為“苦口婆心”。
我們現在形容時光短暫常用“彈指一揮間”這個比喻。“彈指”是佛教中的一個時間量詞,出自於印度梵語。《僧只律》上解釋説:“二十念為一瞬,二十瞬名一彈指,二十彈指名一羅預,二十羅預名一須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須臾。”另外,“彈指”也是捻彈手指做聲的動作,它原本是印度的一種風俗,用以表示歡喜、讚歎、警告、許諾、覺悟、召喚、敬禮、詛咒等。
我們現在用來形容光線暗。其實,它本是佛教用語,出於《續燈錄》卷七:“伸手不見掌。”這句禪語的意思是:悟道的人見一切事物,不加以主觀的虛妄分別與憎愛,因為一切事物在本質上是平等不二的。 [2] 

漢語詞彙出口漢語詞彙

編輯
Tuhao土豪”有望攜手“Dama大媽”以單詞形式收錄進《牛津英語詞典》,這則消息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和關注。據相關數據統計,目前《牛津英語詞典》中有二百餘個包含中文淵源的詞彙。事實上,在日常生活中,許多漢語藉詞已經在英語詞彙系統中佔據了一席之地,成為其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1] 
種類繁多的漢語藉詞
“ganbu(幹部)、guanxi(關係)等詞多年以前就正式進入了《牛津英語詞典》;tofu(豆腐)、Peking duck(北京烤鴨)、chow mein(炒麪)已進入了外國人的日常生活用語;cheng-guan(城管)、dia(嗲) 等詞也在英語中產生了一定影響。”南開大學漢語言文化學院的冉啓斌副教授介紹説。
實際上,英語中各類漢語藉詞不斷湧現。代表中國歷史文化的詞語,如:Confucius(孔子)、Laozi(老子)、Tao(道/道教)、Tao Te Ching(《道德經》)、feng shui(風水)、Mandarin(官話)……這些詞語已經進入到英語的日常詞彙中。文體娛樂方面:“kongfu(功夫)、Tai Chi(太極)”等詞更是隨着中國功夫電影的傳播而廣為人知。政治經濟方面:“lianghui(兩會)”一詞,是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早帶頭使用,漸漸地,這個詞逐漸成為了各大國際媒體的通用詞彙;我國的貨幣單位jiao(角)和yuan(元)也已被收入英語詞典,有趣的是, yuan這個詞在英語中又經歷了詞義範圍擴大的過程,現在,yuan還可以用來泛指錢(money)。
其實,漢語詞語進入英語詞彙系統,或多或少地都需要經過一定的改造。改造方式有音譯、意譯、音意合譯和音譯加詞綴。例如,漢語拼音“太空”(taikong)和希臘詞“nautēs”(航行者)組成英語單詞taikonaut(太空人),主要用來指中國航天員,現已收錄牛津詞典中。而最先由海外華人創造的中式英語“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採用了直譯的方式,如今這個詞已經成了英美國家裏不少人打招呼的常用語。
同時,漢語詞彙進入權威英語詞典也需要經過一定的審核。“所有詞語被收錄於詞典之中時,都要考慮它的通用程度和使用頻率。”牛津大學出版社雙語詞典項目經理朱莉·克里曼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將外來詞加入詞典的時候,通常要考慮多種因素。“形象化地説,就是要看母語為英語的人能否十分自然地去使用這些詞彙,‘外來語’的感覺是否在逐漸弱化。如果一個詞被媒體廣泛使用,而不僅僅是出現在某篇報道之中,我們肯定會考慮收錄它。另外,將漢語詞彙納入英語詞典時,還需要考慮這些詞語的直觀程度,像‘guanxi(關係)’、‘hukou(户口)’這樣的詞語在我們看來就挺直觀的。”
如今,越來越多的漢語流行詞彙有望被收錄在英語詞典之中。像maotai(茅台)、Peking opera(京劇)……這些詞語在母語為漢語的羣體中有着相當的影響力,那麼,它們“出口”後,在英語中也能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嗎?這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漢語成英語新詞最大來源
總部設在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全球語言監督機構” 發佈報告稱,自1994年以來加入英語的新詞彙中,“中文借用詞”數量獨佔鰲頭,以5%-20%的比例超過任何其他語言來源。該機構主席帕亞克表示:“令人驚訝的是,由於中國經濟增長的影響,中文對國際英語的衝擊比英語國家還大。”
華中師範大學語言與語言教育研究中心姚雙雲教授認為,產生這一現象主要有3個原因。第一,英語開放度高,包容性強,藉詞龐雜;第二,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和文化交流的日益頻繁,必然推動各種語言間的詞語借用;第三,漢語國際地位日益提高,對英語的影響力日益增強,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歸根到底,漢語詞彙的大量“出口”,其深層原因是中國在全球影響力的提升和關注度的提高。
中山大學周海中教授認為,以漢語為來源的英語詞語是漢英兩種語言接觸的必然產物,也是中西文化融合的必然結果;隨着中華民族與英語民族的交流交往日益頻繁,來自漢語的英語詞語及表達方式必然會越來越多。
目前,國內的漢語言學界對於來自英語或其他語言的藉詞研究頗多,而對於漢語詞彙的輸出現象研究較少。近年來,國人中文母語意識的提升,席捲全球的“漢語熱”,網絡上來自中國的各種新聞熱點,都在提醒着我們,應該開始更多地關注和探討漢語詞彙輸出這個文化現象了。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