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滋養細胞

編輯 鎖定
滋養細胞是指具有滋養功能的細胞,來自胚胎外的滋養層滋養層細胞生長迅速,在胚囊表面形成許多毛狀突起,稱“絨毛”(villi)。
絨毛滋養層主要是細胞滋養細胞和合體滋養細胞。中間型滋養細胞是覆蓋了上述兩種細胞的形態和功能特徵的獨立的滋養細胞類型,是絨毛外滋養層的主要組成部分。
中文名
滋養細胞
外文名
Trophoblast cells
類    型
CT、ST、IT

滋養細胞簡介

編輯
滋養細胞是指來自胚胎外的滋養層的、具有滋養功能的細胞,。滋養層細胞生長迅速,在胚囊表面形成許多毛狀突起,稱“絨毛”(villi)。
滋養層開始只有一層扁平立方形細胞,當形成絨毛時,這層細胞逐漸分化為兩層。內層和間質接觸,以往稱“郎漢斯細胞”,現稱“細胞滋養細胞 (cytotrophoblast)”。外層和子宮蜕膜接觸,舊稱“合體細胞”,今稱“合體滋養細胞 (syncytiotrophoblast)”。經更進一步瞭解正常滋養細胞具有某些獨特的生物學特點,這些特點更接近於惡性腫瘤而非正常組織。滋養細胞從包繞胚囊的部位離心性侵犯子宮內膜、肌層及螺旋動脈,建立子宮胎盤循環。滋養細胞因侵犯血管,在整個正常妊娠期廣泛播散在血液中,主要到肺,分娩後消失。被覆於絨毛膜絨毛的滋養細胞稱“絨毛滋養細胞”。子宮內其他部位的滋養細胞叫“絨毛外滋養細胞”。絨毛外滋養細胞形成滋養細胞柱,從絨毛錨着的基底處橫貫絨毛間隙;浸潤包繞胚囊底蜕膜,形成滋養細胞殼,其部分演變成光滑絨毛的上皮層;侵犯胎盤牀的螺旋動脈;浸潤種植部位下的肌層。

滋養細胞類型

編輯
滋養細胞由異源性細胞羣組成,形態上有3種明確的類型,即:細胞滋養細胞(CT)、合體滋養細胞(ST)、中間型滋養細胞(IT)。
細胞滋養細胞(CT)由均勻、多角形至卵圓形的上皮細胞組成,具單個、圓形核、胞質少、透明或顆粒狀,胞界清,核分裂活躍。
合體滋養細胞(ST)由多核的、胞質豐富、雙染性或嗜酸性細胞組成,在妊娠的頭兩星期內含大小不等的空泡,其中有些形成陷窩。合體滋養細胞缺乏核分裂現象,因其是滋養細胞中最分化的類型。
中間型滋養細胞(IT)大多由單個核細胞組成,比細胞滋養細胞大,但也可見多核細胞型、中間型滋養細胞呈圓形或多角形,在絨毛外可呈梭形,胞質清、豐富,雙染性或嗜酸性,核呈圓形和葉狀、卵圓形,染色質分佈不規則,核分裂少見。中間型滋養細胞與細胞滋養細胞,合體滋養細胞具有某些共同特點,但在光鏡、超微結構、生物化學及功能的特點與細胞滋養細胞、合體滋養細胞顯然不同。

滋養細胞發病機制

編輯
1.正常絨毛和滋養細胞
滋養細胞來自胚胎外的滋養層。滋養層細胞生長迅速,在胚囊表面形成許多毛狀突起,稱“絨毛”(villi)。
滋養層開始只有一層扁平立方形細胞,當形成絨毛時,這層細胞逐漸分化為兩層。內層和間質接觸,以往稱“郎漢斯細胞”,現稱“細胞滋養細胞(cytotrophoblast)”。外層和子宮蜕膜接觸舊稱“合體細胞”,今稱“合體滋養細胞(syncytiotrophoblast)”。
經更進一步瞭解正常滋養細胞具有某些獨特的生物學特點,這些特點更接近於惡性腫瘤而非正常組織。滋養細胞從包繞胚囊的部位離心性侵犯子宮內膜肌層螺旋動脈,建立子宮胎盤循環。滋養細胞因侵犯血管,在整個正常妊娠期廣泛播散在血液中,主要到肺,分娩後消失。
2.滋養細胞腫瘤的超微結構
20世紀60年代後國外開展對滋養細胞腫瘤超微結構的研究,但在為數不多的報道中對超微結構的描述並不一致,其原因可能為滋養細胞本身形態的變異,取材部位不同或觀察者的誤差,但是大部分研究者均認為葡萄胎、絨癌和正常早期絨毛的滋養細胞在超微結構上是相似的。
3.滋養細胞腫瘤其他病理學研究
滋養細胞腫瘤其他病理學研究也涉及許多領域,包括基礎和臨牀應用範疇,其對探索滋養細胞腫瘤的發生、發展以及結合臨牀診斷和治療方面均有所裨益。
4.滋養細胞腫瘤其他免疫組化的研究
通過免疫組織化學檢查,可檢測妊娠滋養細胞腫瘤nm23H,增殖細胞核抗原(PCNA)、P糖蛋白(P-gp)谷胱甘肽S轉移酶(GST-π)、野生型和突變型p21蛋白的存在,對滋養細胞腫瘤基礎研究、臨牀分期、化療方案選擇、預後及耐藥問題等均有參考意義。

滋養細胞妊娠滋養細胞疾病

編輯
妊娠滋養細胞疾病(gestational trophoblastic disease,GTD)是從良性到惡性逐漸轉化的一組疾病,即良性葡萄胎可以向侵蝕性葡萄胎、絨癌轉化。滋養細胞本身有向母體子宮壁內浸潤的能力,當其生長的精確的時空調控被打破,就形成了滋養細胞腫瘤(gestational trophoblastic tumor,GTT)。因此,本病破壞力強,很早就可通過血運播散,廣泛轉移,對婦女生命威脅很大。隨着更多的化療藥物用於妊娠滋養細胞疾病的治療,滋養細胞腫瘤的治癒率達80%一90%,使其成為最早可治癒的惡性腫瘤之一。由於滋養細胞腫瘤的病因不明,所以早期正確的診斷,確定滋養細胞腫瘤的性質,與及時化療,判斷化療效果及預測病變轉歸是治療的關鍵。但到如今,沒有一個預測葡萄胎惡變的客觀指標。隨着分子生物學的研究進展,人們試圖從分子水平來預測葡萄胎惡變的早期診斷,以期及時治療。腫瘤細胞最根本的生物學特徵是分化受阻和無限制增殖,其增殖活性與腫瘤的生物學行為及預後密切相關。惡性腫瘤細胞增殖程度遠遠高於正常組織和良性腫瘤,增殖指數越高,惡性程度也愈高。現以Ki-67、增殖細胞核抗原、核仁組成區相關嗜銀蛋白等細胞增殖標記物在滋養細胞疾病中的表達情況做為測定滋養細胞增殖水平的指標,將其在滋養細胞疾病中增殖程度與其惡性程度的關係作以綜述,以期為預測妊娠滋養細胞疾病轉歸的研究提供思路。 [1]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