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準提閣

(惠州西湖準提閣)

編輯 鎖定
準提閣又名準提禪院,是惠州西湖十四景——準提遠眺,位於惠州獅山北支獅爪上,為一座明代清初建築。我國著名文學家蘇曼殊曾在這裏削髮為僧。面湖而立,青松翠竹環繞其間,繁茂的樹木,並不妨礙人們的視線,似“竹葉篩空不礙晴”。從準提閣可俯瞰全湖,名曰“準提遠眺”。 [1] 
中文名
準提閣
地理位置
惠州
氣候條件
亞熱帶海洋性季風氣候
門票價格
著名景點
大雄寶殿
觀音殿
始    建
明代
名    人
蘇曼殊

準提閣基本信息

編輯
準提閣 準提閣
準提閣依山傍湖,環境幽靜,登高望遠,“江峯遠近橫”,“水滿六橋低”,它是惠州具有民族風格的古代建築。閣內原有玉佛及十八羅漢等精美的塑像,現已不存。現園林部門收回準提閣舊址,計劃重建二層殿閣,塑十八羅漢,綠化園林,恢復“準提高閣倚斜陽,俯瞰全湖萬頃涼。不覺神遊到靈隱,對湖觀日上韜光”的意境。

準提閣歷史沿革

準提禪院始建於明代,明末清初時稱瑞開閣,後因閣中供奉準提菩薩,改稱準提閣。準提閣是嶺南佛教著名禪院,很多高僧大德曾駐錫於此。其中空隱和尚道獨、澹歸和尚今釋、雪樵和尚真璞、準提和尚元桴這四大高僧相繼在此佈道傳法,使得準提閣在明末清初成為東江乃至嶺南最負盛名的禪林之一。
“準提遠眺”曾是西湖的著名景點之一,1903年,著名革命僧人蘇曼殊輾轉來到惠州,並在西湖準提閣拜一老僧為師,第二次剃度出家。
1953年,準提閣內的十八羅漢塑像和準提觀音神像被毀,隨後舊址改建為西湖中學,1969年禪院移交給駐軍使用。1986年,準提閣劃歸惠州地方政府管理。歷經400多年坎坷,準提閣最終避免瞭如西湖永福寺等覆滅佛寺的命運,得以倖存。
1980年代 部隊將寺院土地移交後,準提禪院得以恢復原地。部隊遺留下來的老房子年久失修成危房。
1996年 惠州市政府批准準提禪院的重建計劃。禪院開始自行籌集重建資金2000多萬元。
2005年 西湖主景區取消門票,因準提閣不再劃歸西湖管理局管理,西湖景區介紹裏再沒提到準提閣,禪院的知名度大幅下降。
1998年和2001年 準提閣大雄寶殿和側殿觀音殿分別交付使用後,剩餘重建工程停止。
2008年 禪院山坡發生滑坡。

準提閣歷史信息

西湖佛事的起興,這要追溯到東漢末年僧文簡在銀岡嶺一帶修築的伏虎台。在此之後,惠州佛教時興時廢,真正興盛是在南宋。據記載,南宋惠州西湖附近山頭林間建滿了各種佛寺、庵堂、精舍、道院等,每當清晨黃昏,晨鐘暮鼓,野寺嵐煙,也就有了楊萬里“峯頭寺寺樓樓月”的傳神之句。
入明以後,朱元璋限制佛教自由的政策對佛教的發展起了一定的抑制作用,惠州也不能例外。在長達兩百多年的明史裏,惠州佛教盛況不再。明洪武初年,惠州西湖的棲禪寺、嘉祐寺、圓通寺、光孝寺,通通撤併到永福寺。到了成化年間,永福寺的僧人還欠債逃逸,可見明朝惠州佛教的不景氣。到了明嘉靖、萬曆年間,佛教在惠州的活動因為幾位大德高僧的到來而活躍起來,如真空禪師、憨山禪師、終南和尚以及空隱道獨等相繼來到惠州西湖和羅浮山,在永福寺、古榕寺、六度庵、準提閣、華首台等處聚眾弘法。至此,準提閣才出現在惠州西湖。
相比較而言,準提閣並不如永福寺等有名氣,但是這種情況在清朝初年時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原來,俯瞰豐、鱷二湖,佔一湖之勝概的準提閣,除了地理位置非常優越外,還因為一個方丈而改變了自己在惠州佛教史的地位。這位來自福建漳州的方丈叫雪槱和尚,明清鼎革之後,他拒絕入仕新朝而削髮為僧。康熙初年,雪槱和尚來到惠州弘法,因此準提閣很快就成為惠州從事反清復明的仁人志士的根據地。而雪槱和尚本身就是典型的文化僧人,所謂“往來無白丁”,那麼準提閣成為當時惠州士子的酬唱之所,就順理成章了。

準提閣現狀信息

準提禪院靠近西湖的基座山坡上,地面的水泥已經出現連續裂縫,由於地面裂縫過大,禪院的大雄寶殿石圍欄也出現了斷裂,由於擔心遊客靠近會有危險,寺院管理人員將欄杆都用鋼管隔離起來。
2008年,禪院的山坡就已發生過一次滑坡,但此後禪院的山體只是得到了簡單維護,只是種了幾棵樹而已。由於山體滑坡和水土流失作用,禪院的地面已經比山坡看上去陡然高出了30釐米左右。禪院住持釋持忍表示,由於非常擔憂滑坡,現在他每晚睡覺前都要繞着整座禪院巡視一番,看看山體周圍有無險情才能安心。
不僅是山體滑坡危險,僧人們居住的鐵皮屋也存在安全隱患。有3間僧人的鐵皮屋宿舍就搭建在面臨滑坡隱患的山坡旁邊,鐵皮屋旁邊的地面也已經出現明顯裂縫。
禪院裏的僧人目前全部居住在用鐵皮或是石棉瓦遮頂的簡易宿舍裏,夏天的時候外面30多攝氏度,鐵皮屋裏能達到40多攝氏度。由於禪院的電源系從旁邊的部隊牽引過來,變電站距離較遠,這就使得在用電最高峯時,由於電壓太低,整個禪院最多僅能維持2部空調運轉,而目前整個禪院僧人加上工作人員,共有17人分住在多個鐵皮屋裏,夏天的時候開不了空調,住着跟蒸籠一樣。

準提閣反清詩僧

甲申國變,清軍入關,金戈鐵馬越嶺南馳,惠州成了抗清保明的最後戰場之一。不少惠州士子毅然加入了南明政權,與清軍作殊死爭鬥,支撐危局;救亡失敗後又誓不與清廷合作,或隱遁鄉園,圖謀恢復;或食貧自甘,結茅著書;又或皈依佛門,削髮明志——葉挺英、姚子蓉、葉維城等人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他們和託跡留連在惠州的今釋、屈大均、陳恭尹等一大批嶺南遺逸在一起,形成一個陣容強盛的詩人羣體,感時傷事,慷慨悲歌;而他們詩酒文宴的場所,除卻葉維城的泌園和葉維陽的兼園外,還有惠州準提閣。
準提閣在明末清初名為瑞開閣。佛閣高踞崇道山麓,俯瞰豐鱷二湖,象嶺雄秀峙其北,兩江澄碧來於東,玉塔為鄰微瀾搖映於几席,煙霞相伴鷗鷺翔集在山門,可謂是佔一湖之勝概,作莊嚴之寶剎,這樣的一處佛門清淨地,何故會成為反清的聯絡點?原來,當時佛閣方丈為雪槱和尚,福建樟州人,俗姓徐,明亡後因拒絕入仕新朝而祝髮出家,號為真樸,康熙初來惠州宏法於準提閣。有這樣一位人物作住持,反清復明的仁人志士們常以佛閣作居停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雪槱為高僧木陳道忞的法嗣,德行淵深,是典型的文化僧人,曾重修《曹溪通志》、輯錄《弘覺忞禪師北遊集》。擅書畫,亦能詩,乾隆《歸善縣誌》錄有他《豐湖集興》三首,即為當時與眾遺逸興會酬唱時所作。詩中寫道:“郊原羣動息,笳鼓到雲堂。”又説:“磬疏朝食罷,獨杖倚檐梅。”足見他雖然隱居方外,卻是心存社稷,守志不易如老梅傲霜。
像雪槱那樣以儒生遁入空門,其實是明清易代時眾多漢族知識分子與新朝劃清界線的政治選擇,前明兵、工二部尚書葉夢熊的曾孫葉挺英走的也正是這條路。挺英字昌胤、(一作裕,今從《葉氏家譜》),號潔吾,惠州府城人,崇禎中補邑博士弟子,明亡後拒穿清朝諸生服,隱居不出,最後從雪槱和尚出家準提閣,法號元桴,字石新。元桴也是一位詩僧,著有《餘夢集》、《雲水殘言》等。他在準提閣寫有一首《西湖山居》詩,末二句雲:“萬緣歸泡影,世外復何求。” 語似豁達卻能見出詩人內心深處國破家亡的哀痛。挺英還得雪槱之傳,工書畫,尤善畫佛像、羅漢,幾乎每天都畫,澹歸和尚有詩稱讚他“畫佛五千四百八,硯池日日蓮花發”。他的作品,“獲者以為拱璧”,“流佈海內”。有山水名卷為趙念合江草堂所藏,江逢辰曾有詩提及,説是“畫幀兼收葉挺英,草堂故物半通靈”,後人尊崇他的民族氣節,對其遺作倍加珍重。

準提閣其他信息

編輯
姚子蓉與準提閣
姚子蓉也是與準提閣關係密切的清初詩人。子蓉字梅長,號曉白,惠州府城人,是前明御史姚祥的後裔,嘗官南明兵部司務,明亡後築山莊於姚坑清醒泉畔(今迭翠山莊附近),隱居修志。他在《重修〈惠州西湖志〉》詩中説:“吾郡雖僻處,頗見風俗敦。文物自有根,山村自有魂。上下千載眼,匠心細於發。悠悠羅浮燈,炯炯西湖月。志士果不滅,我亦甘薇蕨。”不能匡扶社稷,便退而為故園修志,以期保存民族文化的根魂,可謂用心良苦。最後四句擲地有聲,錚錚節志見於言外。他除修撰《惠州西湖志》外,還著有《醒泉詩集》,澹歸為他作序,稱讚他是“清醒泉邊清醒人”。因作品多觸犯清廷忌諱,經雍正、乾隆反覆清剿,存世甚少。子蓉學兼儒釋,退隱後尤篤信佛教,自號水真,“精淹釋典”,結交多名僧大德,與澹歸、雪槱關係尤密,實不妨以詩僧視之。他曾留宿準提閣,題詩曰:“萬情銷一宿,四面白無邊。閣靜山為夢,
湖空水得禪。雲煙生暮氣,老樹卧秋天。僧語殘燈夜,寒聲嶺外懸。”“閣靜山為夢,湖空水得禪”二句能傳佛閣精神氣韻,可作山門聯語。
澹歸和尚與準提閣
這一時期外地僧人中與準提閣來往最密的當數今釋即澹歸和尚。關於澹歸的生平,韓文兄大作《準提禪院話滄桑》已有介紹,讀者不妨上網尋讀,此處不贅,只略談他駐錫準提閣時所關涉的一些人事和作品。康熙年間,澹歸曾多次來惠州,留下不少詩作,結為《鵝城唱和集》,其中有多首是關於準提閣的,從詩題和內容看,他作客惠州時多是在此閣掛錫,而與之往來的除雪槱、元桴師徒外,尚有眾多惠州僧俗人士,最有名的是泌園主人葉維城。
葉維城與準提閣
葉維城字宗翼,號猶龍,是葉夢熊的孫子,襲父爵升錦衣衞指揮同知僉事,人稱葉錦衣。明亡後歸隱西湖,居泌園。這位出身勳閥世家的貴胄公子對故國新朝的政治態度,可以從一件事情看出:明亡前,南海名士鄺露曾藏有明正德皇帝御琴綠綺台,順治七年清軍破廣州城,鄺露抱琴殉難,一位清兵奪琴而售於市,被葉維城認出,嘆曰:“是御琴也!”於是解百金贖歸,有客來則偕與泛舟豐湖鼓琴悲歌(據説“夫子彈琴”由此得名)。康熙五年,澹歸與止言和尚訪泌園,維城知止言與鄺露為故交,談及往事不勝唏噓,即攜琴與“扁舟搖曳西湖水”,澹歸“因念兩公用意於交情生死之際不在一琴”,感而賦長詩《綠綺台歌》。此詩悲慨淋漓,充滿了故國之思,是澹歸的力作之一,《惠州志·藝文卷》有載,其手書此詩的長卷亦為《廣東歷代書法圖錄》所收錄。止言為廣東番禺人,俗名啓明,喜談論國事,尚志節。清兵入關,其兄遇難,遂入空門皈依天然禪師,法名今墮,字止言,為訶林監院,又創順德容寄雨花寺,盡散家財產業結納資助反清人士,其訪葉錦衣即有聯絡同志,圖謀恢復之意。止言亦能詩,當日聞鼓御琴當有詩作,惜今未得見。
曾與葉維城泛舟豐湖聞鼓琴而“流涕作歌”的,還有著名詩人屈大均。大均字翁山,廣東番禺人。明亡削髮為僧,法名今種,字一靈。其詩多慷慨鬱勃氣,意象雄奇,寄託遙深,與陳恭尹、梁佩蘭合稱“嶺南三大家”,負盛名於一時。康熙年間他曾多次作客惠州,與葉維陽、葉維城、王煐等往來酬唱,作品頗多,《綠綺琴台歌》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首。後雍正、乾隆大興文字獄,在廣東,屈大均、雪槱和澹歸首當其衝。屈大均被指“文中多有悖逆之詞,隱藏抑鬱不平之氣”,結果被“戮屍梟示,親屬緣坐,詩文毀禁”,這是雍正在廣東所興的首宗文字獄。雍正又指雪槱所編《弘覺忞禪師北遊集》“狂悖乖謬之語甚多”,下敕銷燬。乾隆則親諭兩廣總督李侍堯説:“僧澹歸《遍行堂集》語多悖謬,必應譭棄,即其餘墨跡墨刻,亦不應存”,嚴令將澹歸所有碑石“椎碎推僕,不使復留於世間”。惠州準堤閣曾以雪槱為住持,又是當年澹歸、止言等人云遊惠州的憩錫處,所作詩文屢屢言及,當然也在劫難逃。準提閣的這一段歷史及與其有關的人事和作品,終清一代,正史方誌大都諱莫如深,文人墨客也因懼怕犯忌招禍而避之不談,以致長期湮沒不彰,幾乎為人們所忘卻。泌園和兼園也遭到同樣的命運,惠州清代人文不及明代興盛,雍乾二世文字獄的沉重打擊,確實是因由之一。
陳壽祺與準提閣
清同治年間,惠州名士陳壽祺作《準提閣》詩,描述了當年準提閣狀況,其詩曰:“飛閣凌空鎖暮煙,摳衣直上翠薇巔。沉沉鐘磬穿雲表,落落峯戀拜座前。金碧樓台多佛寶,湖山風月上乘禪。憑欄不覺拈花笑,香雨無聲灑大千。”除此之外,入清以來詠吟準提閣的詩文還有很多。較出名的還有清光緒年間主講豐湖書院的舉人石德芬的“準提高閣倚斜陽,俯瞰全湖萬頃涼。不覺神遊到靈隱,對湖觀日上韜光。”從這首詩來看,“準提遠眺”一景已經約定俗成了。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