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活着

(1994年張藝謀執導電影)

編輯 鎖定
《活着》是由年代國際有限公司1994年出品的劇情片。該片改編自餘華的同名小説,由張藝謀執導,葛優鞏俐等主演 [1] 
影片以中國內戰和新中國成立後歷次政治運動為背景,通過男主人公福貴一生的坎坷經歷,反映了一代中國人的命運。
1994年,該片在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上獲得了評委會大獎、最佳男演員獎等獎項 [2] 
中文名
活着
外文名
Lifetimes Living
其他譯名
Woot jeuk
人生、Lifetimes、To Live [12] 
類    型
劇情、家庭、歷史 [12] 
出品公司
年代國際(香港)有限公司
製片地區
中國內地
導    演
張藝謀
編    劇
餘華
蘆葦
製片人
邱復生
主    演
葛優
鞏俐
片    長
132 分鐘 [12] 
上映時間
1994年6月30日 [12] 
對白語言
普通話
色    彩
彩色
imdb編碼
tt0110081 [1] 
主要獎項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審團大獎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2]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人道精神獎
第48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外語片獎
出品時間
1994年
攝    影
呂樂
混    音
Dolby
原    著
餘華

活着劇情簡介

編輯
《活着》海報
《活着》海報(5張)
福貴葛優飾)是一個嗜賭如命的紈絝子弟,把家底兒全輸光了,老爹也氣死了,懷孕的妻子家珍鞏俐飾)帶着女兒鳳霞離家出走,一年之後又帶着新生的兒子有慶回來了。福貴從此洗心革面,和同村的春生一起操起了皮影戲的營生,卻被國民黨軍隊拉了壯丁,後來又糊里糊塗的當了共產黨的俘虜。他們約定,一定要活着回去。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平安回到家中,母親卻已去逝,女兒鳳霞也因生病變啞了。
一家人繼續過着清貧而又幸福的日子。在“大躍進”中當上區長的春生不慎開車撞死了有慶,一家人傷痛欲絕,家珍更是不能原諒春生郭濤飾),文革時,春生遭到迫害,妻子自殺,一天半夜他來到福貴家,把畢生積蓄交給福貴,説他也不想活了。這時家珍走出來讓春生到屋裏坐。春生臨走時,家珍囑咐他好好的活着。
後來鳳霞認識了忠厚老實的二喜,兩人喜結良緣。然而不幸總是不肯放過福貴一家。不久鳳霞生下一子,自己卻因難產而死。鳳霞的兒子取名叫饅頭,聰明可愛。最後,福貴説饅頭趕上好時候了,將來這日子會越來越好 [3] 

活着演職員表

編輯

活着演員表

    • 葛優 飾 福貴
      備註  徐家大少爺
    • 鞏俐 飾 家珍
      備註  福貴妻子
    • 劉天池 飾 鳳霞
      備註  福貴女兒
    • 姜武 飾 二喜
      備註  鳳霞丈夫
    • 張璐 飾 兒童鳳霞
    • 倪大紅 飾 龍二
      備註  皮影戲班主,後以賭博詐取福貴祖產
    • 肖婕 飾 少年鳳霞
    • 董飛 飾 有慶
      備註  福貴兒子

活着職員表

製作人 邱復生、葛福鴻、曾敬超、張震燕
原著 餘華
導演 張藝謀
副導演(助理) 王斌、張曉春
編劇 蘆葦
攝影 呂樂
剪輯 杜媛
美術設計 曹久平
服裝設計 佟華苗
錄音 陶經
展開
(演職員參考資料來源 [4] 

活着角色介紹

編輯
  • 福貴
    演員 葛優

    福貴是一個嗜賭如命的紈絝子弟,把家底兒全輸光了,老爹也被他氣死了,懷孕的妻子帶着女兒離家出走,一年之後妻子回來之後,他洗心革面,重新開始了自己的生活。他和同村的春生一起操起了皮影戲的營生,卻被國民黨軍隊拉去做了壯丁,後來又糊里糊塗的當了共產黨的俘虜。最後活着回到了家裏,但一切卻發生了變故。

  • 家珍
    演員 鞏俐

    家珍是一位任勞任怨,勤勞、善良、賢惠的女子。她與福貴風雨同舟相濡以沫,是福貴“活着”的一條重大精神支柱。當丈夫嗜賭把家財敗光,家珍因勸其而不聽,一氣之下領着女兒回來孃家。但就在福貴一無所有時,當她聽説福貴已經徹底戒了賭之後,她又回到了福貴身邊與他共患難。她不貪圖大福大貴,只想“過個安生日子”。

  • 春生
    演員 郭濤

    福貴要好的朋友,兩人一起被抓過壯丁,為人講義氣,後來參加瞭解放軍,在當上區長後被打成走資派,並遭到了批鬥。

  • 龍二
    演員 倪大紅

    他是一個掠奪不義之財的暴發户。原是皮影劇團的班主,靠賭博贏走了福貴的全部家產後變為土財主。解放後,他因千方百計謀到了福貴的田產,被劃分為地主。他看到要沒收他的房產時不服氣,一把火燒掉了那所宅子。之後被定為“反革命破壞罪”,判處槍決。

  • 二喜
    演員 姜武

    為人忠厚老實,善良、忠誠、質樸。與鳳霞認識後二人喜結良緣。

  • 鎮長
    演員 牛犇

    忠誠、平和的小農。鳳霞長大後,鎮長來夫福貴家提親,將縣城裏的一名小夥子介紹給了鳳霞。

(角色簡介參考資料來源 [5] 

活着音樂原聲

編輯
《活着》原聲帶、影視音樂
作曲
序號
曲目
序號
曲目
趙季平
1
《Lifetimes》
2
《Fugui Performs Puppetry》
3
《Jiazhen Leaves Fugui》
4
《Fugui Leaves His Old Home》
5
《The Wounded Soldiers》
6
《Fugui Performs For The Army》
7
《Jiazhen Returns》
8
《Fengxia Dies》
9
《Fugui Takes His Son To School》
10
《Fugui Returns From The War》
11
《Erxi Fixes The House》
12
《Fugui Performs At The Steel Works》
13
《The 1950's》
14
《Fengxia Leaves Her Parents》
15
《Closing Credits》
16
《The Puppet Performance》
(參考資料 [6] 

活着獲獎記錄

編輯
時間
獎項名稱
獲獎/提名
獲獎方
1994年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評審團大獎
獲獎
《活着》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獲獎
葛優
第47屆戛納國際電影節人道精神獎
獲獎
1995年
第48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外語片獎
獲獎
《活着》
第52屆美國電影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提名
《活着》
全美國影評人協會最佳外語片
獲獎
《活着》
洛杉磯影評人協會最佳外語片
獲獎
《活着》
(獲獎記錄參考資料來源 [2] 

活着幕後製作

編輯
創作背景
影片工作照 影片工作照
電影《活着》改編自餘華的同名小説。張藝謀選擇餘華的小説來拍攝,是因為這個題材正符合他想“向過去的自己挑戰”的願望。張藝謀最初看中的是餘華的另一篇小説《河邊的錯誤》,因為想全面瞭解他,所以張藝謀要求看他所有作品。餘華就給了張藝謀《活着》的清樣。張藝謀看完了這篇小説後,被小説寫出的中國人身上那種默默承受的韌性和頑強求生存的精神而感動。張藝謀決定拍《活着》之後,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和劇組主創人員討論故事、人物、影片結構和語言。最後張藝謀確定用最平常的方法講一個平常家庭的故事 [7] 
製作發行
類型
名稱
製作公司
ERA International
上海電影製片廠
發行公司
Golem Distribución S.L.(西班牙)
Madman Entertainment Pty. Ltd.(澳大利亞)
Samuel Goldwyn Company(美國) [8] 

活着製作發行

編輯

活着發行公司

公司名稱
Golem Distribución S.L.(西班牙)
Madman Entertainment Pty. Ltd.(澳大利亞)
Samuel Goldwyn Company(美國) [8] 

活着上映日期

上映日期
國家/地區
上映日期
國家/地區
1994年5月18日
法國
1994年11月25日
瑞典
1994年5月26日
荷蘭
1994年11月25日
西班牙
1994年6月30日
中國香港
1994年12月16日
澳大利亞
1994年7月28日
德國
1995年3月17日
葡萄牙
1994年9月30日
美國
1995年5月27日
韓國
1994年10月14日
英國
2002年3月23日
日本 [9] 

活着影片評價

編輯
《活着》是中國式的黑色幽默片,也是跨越年代較長的一部影片,被部分觀眾和影評人推崇為張藝謀最優秀的作品之一。影片透過一個人的一生遭遇,涵蓋着人在歷史中的命運無法掌控的生命之痛,衍生出了對死亡的苦笑。在福貴的一生當中,最初的紙醉金迷,到五顆槍子的恐懼,到兒子夭亡時的悲憤控訴,到女兒意外去世時的無奈接受,影片結尾時吃飯時的辛酸苦樂,個人命運隨波逐流,被歷史牽引。
《活着》具有一定的史詩性,這種史詩性被包裝在個人和家庭的命運之下,同時隱隱露出一股的悲憫情懷和傷感的黑色幽默。影片的個人生存狀態和苦難,在經過精簡的歷史背景裏,體現出小人物的悲歡離合和時代的荒謬感。影片的結尾雖然很温和,但頗引人深思。福貴的一生是一個逐漸演變的過程。片中對大躍進、文革等時期也進行了温和的諷刺。影片中的絕望、無助、無力在黑色幽默裏得到轉變,變為中國人在艱難生存狀態下的忍受。(金鷹網評) [10] 
《活着》海報以及劇照
《活着》海報以及劇照(3張)
《活着》這部電影既符合原著精神,又加入導演自己的理解。從原著來講,作者是通過福貴的回憶來敍述的。電影裏的活着要比小説輕鬆些。張藝謀加了一些諷刺的東西。例如:救鳳霞的教授因為太餓被饅頭噎着,而不能去動手術,眼睜睜地看着鳳霞被紅小兵們弄得大出血死亡,還有加了福貴靠皮影吃飯的情節。導演完全理解了原著,並在影片中注入自己的東西。相比餘華的小説《活着》,電影《活着》則有種入世的味道,是張藝謀拿了一個諷刺的筆,給觀眾展現了在那個時代裏一個個生離死別,風風雨雨的農民家庭。
影片的故事很親切,很真實,就像發生在觀眾身邊一樣。一個小人物在鉅變的歷史中浮沉,完全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不幸和坎坷總是纏繞着他。然而他從沒有放棄活下去的信念,從不怨天尤人,並且對生活和未來報着無限美好的希望。此外,電影的配樂也非常好,二胡拉起的渺渺空間裏,渺渺人生的種種無奈就流泄而出了(鳳凰網評) [11]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