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沈振東

(東山縣書法協會第一屆主席)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沈振東,湖北羅田人。1931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同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5年轉入中國共產黨。曾任羅田縣遊擊大隊宣傳隊隊長、第十五軍團騎兵連副連長。參加了鄂豫皖蘇區反“圍剿”、長征和山城堡戰鬥。後任八路軍一一五師連指導員、山西青年抗敵決死隊支隊參謀長、八路軍部政治部巡視團軍事研究室組長、冀魯豫軍區副師長。參加了平型關戰鬥和遼瀋、平津、渡江、廣西等戰役。建國後,任廣東軍區分區代司令員。1952年畢業於軍事學院。後歷任海軍基地司令員、國家海洋局局長、海軍艦隊副司令員。是中共十大代表。
中文名
沈振東
出生日期
1927
畢業院校
福州大學
代表作品
《中國現代書法界人名辭典》
《中華人物辭海》
籍    貫
福建東山

沈振東人物簡介

編輯
沈振東(1927~ )字子春。福建東山人。1952年畢業於福州大學物理系師訓班。政協東山縣委員會第二、三、四屆常委,福建省書法家協會會員,漳州市書法家協會第一屆常務理事,東山縣書法協會第一屆主席,石齋畫社顧問,上海民族畫苑書畫師。其書法作品在中華民族“藝術杯”書畫大賽中獲民族優秀獎及“聖王杯”海內外書畫大賽中獲銀獎。書法作品曾被人民大會堂、中央統戰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 甘肅省博物院、深圳博物館、日本山梨縣美術館、屈原碑林峨眉山、豐都、鵝嶺公園等四十餘處風景地收藏、刻匾、刻碑。作品多次參加省、市、縣書展,並有作品被台灣、香港及日本、新加坡、加拿大、美國等地區和國家收藏。書法曾為河南鄭州黃河碑林、鞏縣神墨碑林、開封翰園碑林刻石成碑。
作品、傳略輯入《中國現代書法界人名辭典》、《中華人物辭海》、《世界文化名人辭海》、《世界當代書畫家大辭典》、《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等。 [1] 

沈振東社會評説

編輯
第一次欣賞沈振東先生的書法作品,是在二十年前的一個夏日。那時,我應邀到東山縣電大執教《中國文學》,一得暇即與幾位書友品茗論字,飲酒揮毫。風光無限的東山島,雖地域不廣,設縣至今猶不足百年,但文化積澱卻也豐厚,歷史上出現過不少書畫行家。明清以降,一代大家黃道周之外,還有康瑞、馬兆麟、沙璞、林嘉、陳友梅、林紹曾、李英、盧嵩等等書畫家飲譽閩南。他們的書畫藝術,常成為我們談論的話題。一日,偶然得見沈先生的一幅行楷對聯,大吃一驚———該聯碑帖兼容,用筆沉厚,結體於端嚴中寓靈巧,斂放自如,實非一般民間書家所能為者。當時“書法熱”甫興,耳寓目見的行家書法寥寥,不經意間竟在海島一隅領略到傳統書法一脈的魅力,感慨系之良久。
今年盛夏,有幸偕友人赴東山拜訪沈振東先生,夙願得償。沈先生的寓所,在銅陵鎮。跨入大門即是天井,右邊圍牆上嵌着一方大理石,鐫有“博雅”二字,字跡秀挺温厚,為沈先生手書,十分醒目。走進正廳,只見中堂供着關公夜讀的畫像,兩側配聯一對:“削魏平吳扶炎漢,降魔伏虜佐熙明。”橫批為“仁義行聖”。字與畫皆用鏡框環護着,尤見整肅華美。聯語為沈先生墨跡,行筆方圓兼具,墨色潤枯合宜,朗朗有神,堪稱沈先生得意之作。廳堂左右壁上,懸掛的則是漳州廈門兩地幾位前輩書畫家的條幅,與堂聯相映生輝,構成一個清雅和諧的整體。置身其間,頓覺墨香陣陣襲來,塵囂暑氣盡釋。
沈先生書法之旅已長達六十餘載,一直依經典碑帖而行。他於稚童時即得父親啓蒙,從顏楷入手,在間架結構的方正莊重上狠下功夫。繼而苦臨黃山谷、趙子昂法帖,力求將擒縱之筆法、妍媚之姿態、勻淨之骨肉一一再現,為日後個人風格的形成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青年時又得其母舅指導,改習於右任行楷書,以體味北碑一路峻逸灑脱、遒勁疏放之美。隨後,轉攻北魏名碑《鄭文公》、《石門銘》,從中參悟篆隸筆意和剛柔相濟之理,年復一年,漸臻佳境,遂告功成。
沈先生擅行楷,作品風格鮮明,亦碑亦帖,巧拙互見。因其所學皆有所本,沉浸於古碑帖不計時日,厚積而薄發,故作品中每一點畫都講究準確周全,多用中鋒,涵蓄深藏,並以北碑筆法寫行楷,將碑體楷書的內扌厭筆畫轉為外拓,摻入篆法圓筆,多得圓潤委婉、藴藉平和之致。結體偏於縱勢,常在工穩中求疏宕,開合間得優遊。整體的布白喜用字字獨立的北碑式樣,於規整安詳的表達中謀取氣韻上的連貫,省卻了許多刻意營造的煩瑣,輕鬆朗暢,自得怡然。
最能代表沈先生行楷書水平的作品,當數《司馬光客中初夏詩》、《節錄蘭亭集序》、《梅堯臣魯山山行詩》諸立軸。《司馬光客中初夏詩》的點畫節奏明快,簡潔凝練,提按變化從容閒適,清爽煥發,兼具碑帖風神;謀篇佈局錯落有致,平中寓奇,團和一氣。《梅堯臣魯山山行詩》糅合楷行草,碑帖互相滲透,方折處精整嚴實,環轉時不失渾穆,且每每輔之以逸放舒展之筆,故執傲凝重中平添了幾分清雋之氣,耐人咀嚼品味。《節錄蘭亭集序》則一變故態,去沉穩含蓄而取輕靈躍動,行筆嫺熟,精氣外耀,飄然欲舉,傳達出瀟灑快適、清新儒雅的流美風致,同“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的文辭含意融為一體,頗得書與文諧、文與情愜之妙。
在書法空間切割的掌控上,沈先生一向表現出十足的理性和自信,近些年的行楷書作品如此,早期的碑體楷書作品亦然。如作於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為人民服務》等作品,文字內容長,可自始至終沉着穩健,無一懈筆和拖沓的點畫,足見其基本功之紮實。此外,還可在其偶爾為之的篆書作品中得到印證,如《劉克莊詞一首》中堂,小篆的每一線條的組合安排,都相當的妥帖、精密、規範,着實不易———儘管少了些書寫的意趣。
青年時代,沈先生曾師從鄉賢蕭笠雲治印,宗漢為主,刀法精緻細膩,衝切並用,於平實間求安適古雅,才情初露,惜乎中途輟刀,未能自立面目。
沈先生已七十八高齡,仍耳聰目明。沈先生曾在小學、中學任教達四十年之久,受其薰陶者難以數計。他為人謙和,為藝勤勉,享譽一方。作為東山縣書協第一屆主席、漳州市書協第一屆常務理事、福建省書協老會員,沈先生的書法藝術在當地的影響相當廣泛,其作品及傳略也入編多種辭書。欣聞沈先生書法作品集即將付梓,謹呈此拙文,並恭祝沈先生健康快樂!
參考資料
  • 1.    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異天、戈德主編《中國當代藝術界名人錄》第五卷(上),57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