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楚漢之爭

(項羽和劉邦爆發的大規模戰爭)

編輯 鎖定
楚漢之爭,又名楚漢戰爭楚漢爭霸楚漢相爭楚漢之戰等,即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八月至漢五年十二月(公元前202年1月),西楚霸王項羽漢王劉邦兩大集團為爭奪政權而進行的一場大規模戰爭。最終,楚漢之爭以項羽西楚敗亡,劉邦漢朝而告終。
名    稱
楚漢之爭(楚漢戰爭楚漢爭霸等)
地    點
北京河北山西江蘇安徽山東河南湖北陝西等地
參戰方
西楚、漢、九江、雍、塞、翟、韓、魏、代、趙、齊、衡山等
結    果
漢王劉邦勝利,建立漢朝
主要指揮官
項羽范增劉邦韓信陳餘
歷史背景
秦朝滅亡,項羽分封天下定都彭城為西楚霸王
導火線
項羽改封劉邦到巴蜀漢中為漢王
戰爭目的
爭奪全國最高統治權

楚漢之爭戰爭背景

編輯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於沙丘(今河北廣宗西北)病逝,中車府令趙高等人發動沙丘政變,矯詔將長子扶蘇、大將蒙恬賜死,立少子胡亥為二世皇帝。秦二世昏庸荒淫,趙高又專權亂政,賦斂益重,戍徭無已,致使天下越發困疲,百姓苦不堪言。帝國每況逾下,十年暴政最終引發了秦末農民大起義。
劉邦和項羽 劉邦和項羽
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七月,陳勝、吳廣首先發動大澤鄉起義,建立“張楚”政權,陳勝自稱楚王,一時間天下羣雄紛紛響應。九月,前楚國大將項燕之後項梁、項羽叔侄發動會稽起義,項梁自號武信君;同月,原泗水亭長劉邦亦於沛縣(今江蘇徐州沛縣)起兵響應,稱沛公。
陳勝、吳廣農民起義失敗後,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二月,項梁召集楚地各路義軍首領於薛縣(今山東棗莊滕州)議事,劉邦亦率部歸附項梁。是時,燕、趙、齊、魏兼已自立為王,項梁於是採納范增建議,擁立前楚懷王孫熊心為王,仍號“楚懷王”,都盱台(今江蘇盱眙)。八月,秦軍最高統帥、上將軍章邯在攻殺反秦武裝首領魏王咎和齊王田儋後,與項梁展開了定陶之戰,項梁因輕敵而戰死,章邯於是認為楚地已不足憂,遂領兵北上攻打趙國,圍趙王歇於鉅鹿(今河北平鄉西南平鄉鎮),趙王遂求救於諸侯。
章邯破項梁軍,楚國上下十分震恐。劉邦、項羽棄陳留,率軍東歸。秦二世三年十月(公元前207年10-11月,當時十月為歲首),楚懷王遷都彭城(今江蘇徐州);並項羽呂臣軍自將,以呂臣父呂青為上柱國,封沛公劉邦為武安侯,任碭郡長,領碭郡兵;封項羽為長安侯,號為魯公。 [4] 
接着,楚分兵兩路,一路北上救趙,一路西進伐秦。以宋義為上將軍,號“卿子冠軍”,項羽為次將,范增為末將,北上救趙;劉邦則收項梁、陳勝散軍,並以此為基礎西行伐秦。懷王與諸將約:“先入定關中者王之”。
楚漢之爭
楚漢之爭(3張)
劉邦西征前,先行北上收陳楚散卒,先後攻取了洛陽周邊一些地區,企圖奪取洛陽,經函谷關入關中,後被洛陽一帶秦軍出城迎擊,大敗南逃,在得到酈食其為代表的地方豪強支持後,改變策略,轉走武關道入關中,經過幾個月的轉戰,於漢元年十月(公元前207年10月-11月)進至咸陽郊外,於藍田大破秦軍,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秦朝滅亡。劉邦入咸陽,盡除秦苛法,與關中父老約法三章
秦二世三年十二月(公元前208年12月-前207年1月),項羽殺宋義,奪其軍權,率軍北上救趙,在鉅鹿之戰中大破王離北方邊軍主力,之後再連破秦軍,最終秦將章邯投降。項羽為“諸侯上將軍”,於漢元年十二月(公元前207年12月-前206年1月)率諸侯軍進入關,與劉邦會於鴻門,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鴻門宴 [4]  鴻門宴後,項羽屠咸陽,殺秦王子嬰,焚秦宮室,劫掠關中。
平定關中後,項羽上書義帝請封功臣,懷王回覆“如約”。項羽大怒,不遵義帝之命,自主分封。漢元年(公元前206年)二月,項羽尊楚懷王為義帝,立十八路諸侯,自號“西楚霸王”,定都彭城。劉邦則被封為漢王,將巴、蜀、漢中分給劉邦;又將關中地區分為三部,封秦降將章邯司馬欣董翳分別為雍王、塞王、翟王,合稱“三秦”,企圖通過他們控制關中,將劉邦困鎖在巴、蜀、漢中地區。

楚漢之爭戰爭起因

編輯
  • 劉邦韜晦
劉邦被改封到漢中,初不欲就國,謀攻項羽,蕭何進言曰:“漢水上應天漢。漢中,據有形勝,進可攻退可守,秦以之有天下”。
劉邦於是採納蕭何建議,屈就漢王封號,招賢納士以圖天下,同時確定了收用巴(郡治江州,今重慶市北嘉陵江北岸)、蜀(郡治成都,今四川成都),還定三秦,東向以爭天下的方略。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四月,劉邦忍忿前往漢中(郡治南鄭,今漢中市城東)就國,而張良亦回韓國就任韓相。劉邦去漢途中燒燬所過棧道,防止諸侯軍偷襲,並藉此表示無東向之意,以麻痹項羽。項羽亦於同時班師彭城。
韓信亦在此時背楚投靠劉邦,但沒有知名,僅任連敖,後坐法當斬為滕公夏侯嬰所救。夏侯嬰與語知其有才能,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拜韓信為治粟都尉。韓信對不能受到重用而欲離去,於是發生蕭何月下追韓信故事。蕭何再次向劉邦推薦韓信,劉邦拜韓信為大將軍
  • 山東復亂
項羽以韓王(韓成)滅秦無功為藉口,不讓他就國而帶他到彭城,廢為侯爵,又把他殺了,立吳縣縣令鄭昌為韓王。 原燕王韓廣不願徙王遼東,新燕王臧荼攻殺之於無終,並其國。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五月,齊相田榮不滿項羽分封,攻打臨淄王田都,田都逃到楚國,田市本被項羽封為膠東王,田榮卻立田市為齊王,不讓他去膠東就國,田市畏懼項羽,前往膠東就國,田榮對這個不爭氣的侄子大怒,派人追殺田市於即墨,又回軍攻殺濟北王田安。這樣田榮擊並三齊,遂自立為齊王,並予彭越將軍印,令其擊楚。項羽派蕭公角攻打彭越,被彭越打得大敗。
漢二年十一月(公元前206年11-12月),趙將陳餘因不滿項羽分封,派夏説遊説田榮,從齊王田榮處借兵,與自己三縣之兵一起攻常山王張耳,張耳敗走歸漢。陳餘重迎立代王趙歇為趙王,趙王感激陳餘,立陳餘為代王,陳餘以趙歇弱小,不去代國,以夏説為相國,駐守代地,自己留在趙歇身邊,輔佐趙王。
同月,項羽密令九江王英布遣將殺害義帝於郴縣 [4] 
  • 還定三秦
在齊地田榮兼併三齊之時,劉邦在漢中也為攻襲三秦做準備。劉邦入漢中,項羽給予劉邦三萬士兵。劉邦依張良計,入南鄭時燒燬棧道,以防被偷襲和向項羽示意無外侵的意願。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八月,劉邦用韓信的計謀,結果受阻於陳倉,雍王章邯的軍隊在渭上堵截,劉邦打算回漢中,趙衍提議從其他道路走,結果走通,劉邦又在好疇擊潰章邯,最後圍困章邯於廢丘。同月,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被迫向漢王劉邦投降。之後幾個月,劉邦遣將攻取隴西北地上郡。這樣,三秦除章邯困守的廢丘之外全部歸漢。 [5-6] 
而此時因項羽殺韓王成,張良走小路歸漢,派人給項羽送信,稱“漢欲得關中,如約即止,不敢復東”。項羽因此對劉邦放心,而北擊齊國。
劉邦略取關中之際,於九月命令薛歐王吸武關,與王陵聯合,將劉太公呂后等家屬從沛接回來。十月,漢王拜韓王信為韓國太尉,令其循韓地,並許之若定韓地則拜其為韓王。
  • 項羽平齊
韓王信攻下韓地十餘城,項羽所立之韓王鄭昌降,漢二年十一月(公元前206年11-12月),漢立韓王信為韓王。 [4] 
漢二年十月(前206年11-12月),漢王劉邦進至(今河南陝縣)。 [4]  在漢基本平定關中之後,開始準備東進了。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正月,項羽聞知劉邦已兼併三秦,且準備東進伐楚,而趙國、齊國、梁地都已反叛,項羽以齊國與梁最近,威脅最大,北上攻打齊國,項羽派使者向英布徵其一同前往,但英布僅以老弱敷衍,項羽對此深為不滿,幾次遣使斥責。
田榮得知項羽擊齊,率軍迎擊,被項羽打敗。逃至平原,平原民殺了田榮,投降項羽,項羽立田假為齊王。但項羽採取錯誤政策,不僅不予召撫,反而怒田榮反,遷怒齊人,大肆屠殺,所過殘滅,於是齊人紛紛復叛,項羽奔走於齊地,但遠不能撲滅齊地戰火。
田榮弟田橫驅逐田假,立田榮的兒子田廣為齊王,自領齊相,收集齊國敗兵,在城陽(今山東莒縣)反抗項羽,項羽一時沒能攻下城陽。
此時,劉邦正在向東進軍,魏王魏豹、殷王司馬卬相繼降漢,項羽封陳平為武信君,令其平定殷國,於是司馬卬又降楚,過了沒多久,漢王劉邦攻打殷王,平定殷地,俘虜了司馬卬,項羽得知大怒,要誅殺平定殷國的將吏,陳平很害怕,於是來投漢王劉邦。

楚漢之爭戰爭經過

編輯

楚漢之爭彭城之戰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劉邦進至洛陽,接受董公“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服”的建議, [1]  ,以項羽殺害義帝為口實,為義帝報仇討逆為政治號召,令三軍發喪,縞素三日,發檄文佈告全國:“天下共立義帝,北面事之。今項羽放殺義帝於江南,大逆無道。寡人親為發喪,諸侯皆縞素。悉發關內兵,願從諸侯王擊楚之殺義帝者”,聯絡各地諸侯王,趁項羽滯留在齊國之際,糾集塞、翟、魏、趙、殷五國諸侯聯軍56萬,兵分兩路攻楚,北路由曹參灌嬰統率,進攻定陶,擊敗龍且、項它。南路為劉邦親自統率,部將為張良、陳平、韓信、呂澤、張耳、夏侯嬰樊噲以及五諸侯軍,至外黃,擊敗楚將程處、王武,彭越率三萬人歸附劉邦,劉邦封彭越為魏相國,攻打梁地,派樊噲北上攻打鄒縣、魯縣、薛縣、瑕丘,以阻止項羽從齊國南下,向東攻打下邑、派呂澤駐守,下邑在蕭縣西面不遠,蕭縣在彭城西面不遠,項羽南下救援彭城必經蕭縣,這樣,如果項羽回援彭城,呂澤可以與劉邦東西兩面夾擊項羽。與北路軍曹參、灌嬰會合,進攻碭縣、蕭縣,攻取彭城。
項羽得知後,留眾部將繼續擊齊,自率精兵3萬疾馳南下,先擊敗駐守在魯縣的樊噲,當時劉邦等眾諸侯已入彭城,收其貨寶美人,置酒高會。項羽乘劉邦陶醉於勝利,戒備鬆懈之際,率軍繞至彭城西,於清晨時發動突然襲擊,駐守在下邑的漢將呂澤沒來得及作出反應,劉邦不得不撤出彭城,楚軍於是大敗漢軍,漢軍往泗水方向潰逃,楚軍緊追不捨,殺漢軍十餘萬人,一直追擊至靈壁(今安徽靈璧縣)東濉水,漢軍相互擁擠、踐踏,加上楚軍追殺,漢軍十餘萬人皆入濉水,濉水為之不流。此役,漢軍被殲數十萬。劉邦急率殘部先在碭縣整頓,然後向西與呂澤會合。
諸侯見劉邦敗,轉投項羽,塞王司馬欣和翟王董翳入楚為將。趙國發現漢並沒有殺張耳,趙兵退去反與漢為敵,魏王魏豹回到滎陽,斷絕了黃河渡口,也背叛了劉邦,只有彭越獨自帶領他的軍隊向北駐守在黃河沿岸。
項羽雖取得彭城之戰勝利,但齊地戰事卻不利。在其率軍擊諸侯聯軍時,田橫盡收齊地。但田橫復國後並未攻楚,而是中立於楚漢之間,直至酈食其説齊。
  • 下邑畫謀
劉邦到下邑,父親劉太公、母親劉媪和妻子呂雉被楚軍俘獲,被拿住做人質,劉邦派人去沛縣尋找家室。張良向劉邦規劃下一步對策。張良説:“九江王黥布,楚梟將,與項王有隙;彭越與齊王田榮反梁地:此兩人可急使。而漢王之將獨信可屬大事,當一面。即欲捐之,捐之此三人,則楚可破也。”劉邦採納張良建議。謀士隨何自薦往説九江王英布,劉邦來到滎陽,與曹參、灌嬰、靳歙平定雍丘王武的叛亂,程處在燕縣反叛,楚柱天侯在衍氏反叛,羽嬰在昆陽反叛,都被曹參平定樊噲重新取得魯地與梁地。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六月,劉邦回到關中,漢軍水攻廢丘,雍王章邯在抵抗了十個月兵敗自殺,至此三秦悉為漢有。劉邦收關中士卒回到滎陽。
隨何勸降九江王英布,英布叛楚,項羽派龍且、項聲攻打英布。項羽親自進攻下邑,繼續向西進攻,至滎陽,劉邦拜灌嬰為中大夫,統率騎兵,在滎陽以東大敗項羽,又在於“京縣”(今河南鄭州滎陽豫龍鎮京襄城村附近)、“索亭”(今河南滎陽索河街道)之間擊敗楚軍,將項羽楚軍擊退到滎陽以東。
京索之戰後,漢軍穩住陣腳,楚軍也無力突破漢軍防線進攻關中。雙方從來開始在滎、成一帶拉鋸,戰爭進入相持階段。

楚漢之爭成皋相持

京索之戰,漢軍擊敗楚軍,項羽退回滎陽以東,而漢軍亦不能過滎而往東。楚漢相持於滎陽。劉邦派酈食其勸説魏王魏豹重新歸漢,遭到魏豹的拒絕,漢二年八月,劉邦派曹參、韓信兵分兩路攻打魏國,即月攻破安邑,曹參俘虜了魏豹,將魏豹帶至滎陽。漢二年九月,劉邦派陳豨、韓信、曹參攻打代國,後九月,平定代國,斬殺代相國夏説。
漢三年十月(公元前205年10-11月),劉邦派原常山王張耳收復趙國故地,韓信與張耳一同前往,陳兵井陘,趙王因代地已失,又聞漢軍攻打井陘關,集結趙軍主力至趙國北部抵擋漢軍的進攻,此時劉邦趁趙國南部空虛,離開滎陽,北渡黃河,攻克河內,從南面進攻趙國,接着攻克了朝歌(今淇縣)、安陽(今安陽南)、邯鄲(今屬河北),當邯鄲失陷,在井陘與漢軍對峙的趙軍主力進退兩難,張耳與韓信在井陘大敗趙軍,趙將戚將軍逃跑至鄔縣(今山西省介休縣),被曹參斬殺。趙王歇逃到襄國,張耳與韓信追擊,劉邦亦從邯鄲北上攻打襄國,漢軍南北夾擊,攻破襄國,殺掉了趙王歇。項羽遣騎兵渡河爭奪趙地,被漢軍擊退。燕王臧荼降漢。
  • 滎陽成皋戰線
漢三年十二月(公元前205年12月-前204年1月),韓信與張耳留下在趙國繼續作戰,劉邦返回滎陽。此前英布被隨何策反,項羽派龍且攻打英布,英布戰敗,與隨何回到了滎陽。劉邦召見英布,派英布重返九江,收聚數千人歸漢,劉邦也離開滎陽,從成皋南下,到宛縣(今河南南陽)、葉縣一帶迎接英布,給英布增兵,一起回到成皋。
劉邦據守滎陽,開始修築甬道,由敖倉運輸糧食至滎陽。與項羽對峙,雙方進入相持狀態。
項羽率軍數次攻奪甬道,漢軍糧食短缺,於是劉邦向項羽要求和議,滎陽以西歸漢,以東歸楚。項羽打算接受,范增認為優勢在握,如果放虎歸山,必成後患。所以項羽率軍加緊圍攻滎陽城。劉邦認為范增是個大礙,所以給予陳平四萬斤黃金,要他去離間項羽和范增的君臣關係。項羽中計,削其兵權,范增大怒而告老回鄉,於途中病故。
為了打破滎陽對峙的僵局,劉邦派靳歙與灌嬰攻打楚軍的糧道。靳歙切斷了楚軍從滎陽至襄邑的糧道,灌嬰切斷了楚軍陽武至襄邑的糧道,命令靳歙與灌嬰離開滎陽,越過樑地,與彭越聯合,攻打楚國後方的魯縣(今山東曲阜),魯縣與齊國交界,又與彭越毗鄰,是楚國的北部門户,戰略意義重大。
由於調走了灌嬰與靳歙兩支漢軍精鋭,劉邦在滎陽與項羽艱難對峙。漢三年(公元前204年)六月,韓信與張耳已平定趙國的反抗餘波,南下至河內修武,接應劉邦。七月,劉邦令御史大夫周苛、樅公、魏豹等人守滎陽,離開滎陽北渡黃河,來到修武,命令張耳鎮守趙國,拜韓信為相國,韓信請封張耳為趙王,劉邦同意。
劉邦調集原屬韓信與張耳的軍隊,打算回到滎陽支援前線作戰。此時項羽以滎陽發起猛烈進攻,周苛等人死守滎陽,八月,周苛以魏豹是反覆無常之人,難與一起守城,於是殺了魏豹,周苛不能抵擋項羽的進攻,當月滎陽被攻陷,周苛寧死不降楚,被項羽所殺,韓王信被項羽俘虜。劉邦欲回到滎陽與項羽交戰,鄭忠勸諫劉邦,避開項羽的鋒芒,駐紮在河內小修武,不與項羽交戰,劉邦採納。
此時,灌嬰與靳歙在魯縣打敗了項冠,得知滎陽已失,靳歙南下攻打楚國腹地以牽制項羽,灌嬰率騎兵返回前線增援,在燕縣(今河南延津東北)打敗楚將王武,又在白馬津打敗楚將桓嬰,過白馬津渡黃河,到達河內與劉邦會合,護送漢王劉邦南渡黃河回到洛陽,此時項羽又攻破了成皋,到達洛陽附近的鞏縣,雙方在鞏縣交戰,楚軍大敗,不能繼續西進。
劉邦在鞏縣遏制了楚軍的攻勢後,乘勝追擊,意圖奪回成皋,楚軍堅持皋險要,漢軍攻之不下,劉邦打算放棄進攻成皋,退守鞏縣與洛陽。謀士酈食其勸阻劉邦,不要退卻,並向劉邦説明敖倉的重要性,放棄成皋與滎陽就意味着放棄敖倉。此時楚軍後方受到靳歙的牽制,不能全力攻打敖倉,勸劉邦務必加緊進攻成皋,收復滎陽,堅守敖倉。並自請出使齊,勸説齊王田廣降漢。
劉邦非常贊同酈食其的建議,讓他出使齊國,同時派遣灌嬰往邯鄲調回一部分韓信鎮守趙地之軍回到前線,堅守敖倉,並以灌嬰接任周苛的御史大夫之職。
酈食其不辱使命,以三寸之舌成功勸説齊王歸降。齊王同意歸降於漢,撤去歷城的守軍,示無反意,並與酈食其縱酒慶祝。
靳歙在魯縣打敗項冠後,攻打楚國的腹地,此時攻克了繒縣(今屬山東蒼山縣)、郯縣、下邳(今江蘇邳縣)、蘄縣、竹邑,幾乎包圍彭城。如果不出意外,平定了楚國後方的靳歙再從東面進攻,加上彭越的配合,攻打項羽的背後,據守滎陽與成皋的項羽必將被漢軍包抄,奪回滎陽與成皋指日可待。但此時發生了一件令劉邦意想不到的事:韓信從灌嬰口中得知劉邦已失滎陽與成皋,洛陽危急,並且齊國已被酈食其説降,韓信為了自己當齊王,在蒯通的蠱惑下,擅自攻打齊國撤去防守的歷城,齊王大怒,以為是酈食其出賣了他,將酈食其烹殺,急忙派齊軍再次防守歷城,韓信不能攻下。
劉邦得知韓信攻打齊國,齊國叛漢,被迫抽調漢軍主力以武力平定齊國,派灌嬰、曹參、傅寬、蔡寅、陳涓、冷耳、柴武、王周等漢將赴齊助韓信攻打齊國。這樣一來,失去滎陽與成皋的不利局面雪上加霜,攻打楚國後方的靳歙也不得不放棄進攻,回到鞏縣抵擋項羽。齊王不得已向宿敵楚國求援,項羽為壯大自己考慮,也派龍且率20萬楚軍支援齊國。
項羽佔據成皋天險,與漢軍在鞏縣對峙,如果漢軍再失鞏縣,洛陽也將不保。所幸敖倉還在漢軍的掌控下,劉邦派人堅守鞏縣的同時,命令周勃、程黑、郭蒙等堅守敖倉,劉邦自己則駐軍河內小修武(今屬河南焦作),指揮全局,依黃河北岸駐守,封鎖黃河渡口,以阻止楚軍攻入河內平原,為了重新取得戰略上的優勢,漢軍必須奪回成皋。但漢軍的主力都用於攻打齊國了,兵力不夠,為了補充兵源,調集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劉邦派使者發往燕國,請求援助,燕王臧荼派温疥與昭涉掉尾率燕軍助漢。彭越在梁地,可以對項羽的後方發起進攻,牽制項羽,使項羽不能首尾相顧。劉邦又命令劉賈與盧綰率領二萬人渡過白馬津,與活躍於楚軍後方的彭越軍配合,燒掉楚軍的糧草。在燕縣以西打敗楚軍,攻佔睢陽(今河南商丘西南)等17座城池,項羽親自攻打彭越與劉賈,留大司馬曹咎守成皋,臨行前囑部將曹咎謹守成皋,遇漢軍挑戰,切勿應戰,只須阻止其東進即可。
漢四年十月(前204年11-12月),劉邦乘項羽東去兵力薄弱之機,反攻成皋。初時,成皋楚軍堅守不戰。劉邦數次遣人到陣前辱罵,終於激怒曹咎,率部出擊。漢軍乘楚軍半渡汜水之時,全力反擊,斬殺了曹咎,再次奪回成皋,並俘虜了前塞王司馬欣與翟王董翳。乘勝進至廣武(今河南滎陽東北),幷包圍楚將鍾離昧於滎陽以東。項羽急忙從睢陽回救,漢軍鑑於兵力不足,暫時無力徹底消滅楚軍,於是見好就收,據險堅守。(注:汜水在成皋以東,漢軍從西邊進攻成皋,必是先破成皋,後渡汜水,《項羽本紀》的記載可能有誤)
漢軍再次收復成皋後,據險堅守,雙方在廣武山(今河南滎陽東北)再次形成對峙。
此時灌嬰、曹參等趕赴齊國助韓信攻破了歷城、臨淄,齊王田廣逃到高密。項羽所派增援齊國的二十萬楚軍也被漢軍消滅,楚將龍且被漢軍陣斬,齊國全境也被漢軍平定。漢四年(公元前203年)二月,韓信自立為齊王。
此時,彭越數反梁地,絕楚糧食,項羽患之。於是置劉邦的父親太公於鼎鑊上,告訴劉邦説:“今不急下,吾烹太公。”(今天不趕快投降,我就烹煮了你父親),劉邦卻回答道:“吾與汝俱北面受命懷王,曰‘約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則幸分我一桮羹。”項羽見無濟於事,只好作罷。
又有一次,項羽對劉邦説:“天下匈匈數歲者,徒以吾兩人耳,願與漢王挑戰決雌雄,毋徒苦天下之民父子為也。”劉邦卻笑着拒絕説:“吾寧鬥智,不能鬥力。”並向項羽宣佈他的十條罪狀。項羽惱怒之下,用暗箭偷偷射向劉邦,正中劉邦胸部,劉邦受傷,回到成皋養病。
項羽終究無力挽回楚國的頹勢,戰爭的優勢已完全向漢方傾斜。劉邦病好後,他終於可以放鬆一下了,命令樊噲守廣武,周勃守敖倉,帶上在汜水之戰俘虜的前塞王司馬欣,回到關中,將司馬欣在他的原都城櫟陽梟首,置酒慰問關中父老,四日後,帶領關中兵又回到廣武。

楚漢之爭韓信東征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八月,魏王豹踞河東(郡治安邑,今山西夏縣西北禹王城)反漢歸楚,威脅漢軍側翼。劉邦先派酈食其遊説未成,即命韓信率軍進攻。九月,韓信突襲安邑,生擒魏豹,滅魏國。
安邑之戰,漢魏兩軍使用的兵力不大,是個規模比較小的戰役,但是對當時戰局則起了極大影響。漢軍憑着佔領魏屬的河東、太原等郡,可以經略趙代,進攻燕齊,形成從北面包圍楚國的優越戰略態勢。
漢軍統帥韓信於安邑之戰中,採用了與對三秦作戰“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同樣的詭詐手段,又一次成功地獲得了全戰役的徹底勝利。韓信用一部兵力陽渡臨晉,主力暗渡夏陽的手法,引誘輕舉妄動的魏豹,把主力調集到蒲坂以西地區,造成了魏王豹的錯覺,巧妙地掩護了自己渡河的真實意圖,使數萬大軍順利渡河成功。
漢軍渡河急進,奇襲安邑要地,一戰全殲敵人,突出地展示了韓信軍事指揮的卓越才能。
九月,魏王豹率軍迎擊,但遭到大敗,魏王被俘虜,劉邦令其為將助守滎陽。
  • 井陘之戰
安邑之戰後,劉邦繼而採納韓信“北舉燕、趙,東擊齊,南絕楚少糧道,西與大王會於滎陽”的建議,給韓信增兵3萬,開闢北方戰場,以消滅楚的羽翼,實現對楚的戰略包圍。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閏九月,韓信首先破代國,生擒相國夏説,代亡。
漢三年十月(公元前205年10-11月),韓信、張耳率領漢軍越過太行山,與楚的羽翼趙國戰於井陘口(今河北井陘東南),韓信一反常規,背水設陣,大敗20萬趙軍,斬殺趙軍主帥成安君陳餘,生擒趙王歇,一舉滅亡趙國。隨之採納趙國降將李左車建議,乘勢不戰而迫降燕王臧荼,平定燕國。
井陘之戰的結局,對楚漢戰爭的整個進程具有重大的意義。漢軍的勝利,使得其在戰略全局上漸獲優勢,即消滅了北方戰場上強勁的敵手,為下一步“不戰而屈人之兵”、兵不血刃平定燕地創造了聲勢和前提,併為東進擊齊鋪平了道路,從而造就了孤立項羽的有利態勢。這雖然是一次戰役規模的戰爭,但卻有着戰略性質的地位。
與此同時,劉邦亦親攻趙。漢將靳歙兵出河內,擊趙將賁郝於朝歌,破之。又隨劉邦進擊安陽以東,下七縣;別將攻趙軍,虜兩司馬,得趙軍二千四百餘人。接着劉邦對趙之邯鄲發起進攻,破趙軍,攻下邯鄲。漢將靳歙破趙軍於平陽,攻下鄴。這樣趙國悉平。
楚數使奇兵渡河擊趙,張耳、韓信往來救趙,因行定趙城邑,發兵詣漢。漢王立張耳為趙王,拜韓信為相國。漢三年(公元前204年)六月,劉邦再敗滎陽,入趙,收韓信軍,令韓信收趙兵未發者準備擊齊。
韓信滅趙後,陳兵燕境,燕王臧荼迫於漢軍兵威,加入漢方對楚作戰。

楚漢之爭彭越撓楚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漢軍於彭城戰敗後向西潰退,彭越把他攻佔的城池又都丟掉,獨自帶領他的軍隊向北駐守在黃河沿岸。
漢三年(公元前204年),彭越經常往來出沒,替漢王遊動出兵,攻擊楚軍,在梁地斷絕他們的後援糧草。
九月,劉邦採用郎中鄭忠之策,派將軍劉賈、盧綰將卒二萬人、騎數百,由白馬津渡河,進入楚地佐助彭越。漢軍與彭越聯軍燒掉楚軍積聚的糧草,楚軍乏食。楚軍回擊劉賈,劉賈堅守不出不與楚軍交戰,與彭越互相呼應。
漢四年(公元前204年)冬,楚軍和漢軍在滎陽相持,盧綰、劉賈攻下睢陽、外黃等十七座城邑。項羽知悉後,就派曹咎駐守成皋,親自向東收復了彭越攻克的城邑,又都歸復楚國所有。彭越於是率軍北上谷城。
漢五年(公元前202年)秋,楚軍向南撤退到夏陽,彭越又攻克昌邑等二十多個城邑,繳獲穀物十多萬斛,用作漢王的軍糧。

楚漢之爭戰爭後期

  • 灌嬰擊楚
漢四年(公元前203年)二月,韓信自立為齊王,項羽為了避免被漢軍三面包圍,項羽派武涉赴齊國,遊説韓信,勸他發兵助楚,攻打劉邦,但齊國的漢將都是劉邦的親信,韓信以“漢王劉邦待他甚厚,不忍背叛”為由拒絕了武涉的請求。
韓信命令御史大夫 [2]  灌嬰離開齊國,率漢騎南下,首先進攻楚國的魯地,大破楚將薛公杲於魯北。南下再破薛郡長,攻博陽,進軍至下相,奪取取慮、僮、徐等縣。接着渡過淮河,進至廣陵(今江蘇揚州),盡降楚國城邑。
項羽急忙派項聲、薛公、郯公奪回淮北。灌嬰北渡渡淮,在下邳大破項聲、郯公軍,將薛公斬首,奪取下邳。接着追擊楚軍,破楚軍於平陽(南平陽,今山東鄒城市),回師還攻並佔領彭城,俘虜楚柱國項佗,降服留、薛、沛、酇、蕭、相等縣。攻苦、譙,再次俘獲亞將周蘭。
灌嬰平淮北後,後來與劉邦軍會師於頤鄉(位於今河南鹿邑縣)。
  • 鴻溝議和
漢四年(公元前203年)八月,楚軍糧盡,項羽被迫議和,劉邦亦未能調來韓信、彭越援軍,於是雙方訂立和約“中分天下”,劃鴻溝(古運河,位於今河南滎陽以東)為界,東歸楚、西屬漢。楚漢兩軍在滎陽、成皋一線相持兩年零五個月後,休兵罷戰。
和約定立後,劉邦派使者至楚營請求放還劉邦家屬,但都一一遭到拒絕。後來侯生往使,成功説服項羽放還劉邦家人。劉邦拜侯生為“平國君”,但侯生受封之後即隱退。
  • 固陵之戰
劉邦遂聽張良、陳平的建議,趁楚軍鋭氣消磨殆盡的退兵路上發起追擊。彭越趁項羽向南撤退到陽夏之機,攻克昌邑旁二十多個城邑,繳獲穀物十多萬斛,用作漢王的軍糧。劉邦亦趁機率軍發起追殲,於漢五年十月(前203年10-11月)擊敗項羽親率楚軍取得陽夏(今河南太康),樊噲虜楚大將周將軍卒四千人。劉邦率領漢軍追擊項羽至固陵,劉邦另派劉賈南渡淮水包圍壽春,劉賈很快到達,派人尋找機會招降楚大司馬周殷。周殷叛變楚王,幫助劉賈攻下九江,迎着武王黥布的軍隊在垓下會合,斷項羽向南逃後路,並共同攻打項羽。不久,灌嬰、靳歙率領騎兵軍團從彭城往固陵而來,劉邦親自在固陵東邊頤鄉與灌嬰率領的漢軍鐵騎會合。項羽得知灌嬰、靳歙等率領漢軍東來後,為防自己被包圍往南退守至陳下,劉邦在灌嬰、靳歙率領精鋭騎兵到來後,發動反攻。漢將宣曲侯義率領騎兵和汾陽侯靳強率漢軍為先鋒,攻固陵楚軍,便擊破了楚大將鍾離昧的部隊,揭開了陳下之戰的序幕。
  • 陳下之戰
項羽南逃至陳縣,大將鍾離眜也趕到,漢五年十一月(公元前203年11-12月),漢將靳歙從濟陽來與劉邦會合,同時平定淮北的灌嬰到達苦縣(今河南省鹿邑縣)的頤鄉,劉邦與灌嬰會合,對駐陳的楚軍形成東西夾擊合圍之勢,項羽只得繼續東撤,陳縣縣令立即降漢。
  • 城父之戰
項羽繼續向東而逃。此時劉賈已攻佔了壽春,項羽無心攻打壽春,立即調轉馬頭,轉向東方逃跑,越過已被屠成空城的城父。(注:成父(今毫州)與垓下(今靈璧)均是在陳下(今淮陽)正東邊,而不是東南邊)
劉賈派人策反了楚大司馬周殷,周殷叛楚,以舒縣之兵屠戮了六縣,與英布一同北上.,與劉賈會合,離開壽春,前往城父垓下一線對項羽進行戰略合圍,經過城父時對其進行了屠城,雞犬不留。身在齊國的韓信,見項羽大敗,三分天下已無望,於是離開齊國,來到城父與劉邦會合。無論屠六縣還是屠城父都是為了讓楚軍得不到補給和立足之地。

楚漢之爭戰爭結果

編輯

楚漢之爭垓下之戰

漢五年十二月(公元前203年12月-前202年1月),項羽逃離城父,逃至垓下,漢軍迅速跟上,將10萬楚軍包圍於垓下(今安徽靈璧)。
楚軍兵少食盡,屢戰不勝,夜聞四面楚歌,軍心瓦解。項羽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於是夜起慷慨悲歌,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數闋,美人(虞姬)和之(參見霸王別姬)。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楚漢之爭烏江自刎

參見:烏江自刎
是夜項羽拋棄大部隊率800餘騎兵趁夜突圍南逃,天明後劉邦方才發覺,遂派灌嬰率數千騎兵追擊。
楚軍渡過淮河後只剩下百餘騎,逃至陰陵(今安徽定遠縣西北)時因迷路,問路一田父,田父誆騙而左行,結果陷於沼澤,致使漢軍追上。
至東城(今安徽定遠縣境內)時,僅剩下28騎,項羽自度難以脱身,卻依然説:“天亡我,非戰之罪也。”
逃至烏江(今長江,位於今安徽和縣東北烏江鎮)時,烏江亭長力勸項羽過江,以圖東山再起,項羽卻説:“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自覺無顏見江東父老,不肯渡江。
接着在力殺漢軍數百人後,自刎而死。

楚漢之爭最後勝利

垓下一戰,劉邦全殲楚軍,獲得最後勝利。項羽敗亡後,楚地陸續平定,最後唯原項羽封地魯不下,漢軍乃以項羽頭示魯,魯遂降,楚國至此全部平定。
楚漢戰爭末期,屬楚國陣營的衡山王吳芮、九江王英布先後歸附漢王劉邦,唯臨江王仍不聽命。在項羽覆滅的同時,漢軍又攻破臨江國都江陵(今湖北荊州),俘虜項羽所立的臨江王共尉

楚漢之爭戰爭影響

編輯

楚漢之爭西漢建立

楚漢之爭是由秦末農民戰爭直接演變而來的,但性質卻截然不同。在當時的社會條件下,農民戰爭雖然勝利地推翻了舊的封建王朝,但曾經是農民戰爭領袖的劉邦和項羽,卻不得不走封建統治的老路,遂轉變為封建統治權的角逐者。在這場角逐中,項羽具有強烈的舊貴族意識,不善於用人,不能重建統一王朝。劉邦知人善任,因勢利導,終於戰勝了項羽,登上了西漢皇帝的寶座,建立了漢朝。
 百科x混知:圖解漢初三傑 百科x混知:圖解漢初三傑

楚漢之爭長期統一

漢王劉邦統一天下後,便以“漢”為國號,建立了統一的西漢王朝,併為後來的“文景之治”奠定了基礎,又經漢武帝一朝,達到了西漢的巔峯時期。楚漢戰爭造就了統一的西漢王朝,後歷王莽短暫篡國後又進入東漢時期,形成了中國歷史上長達400餘年的長期統一局面,促進了漢民族的形成和經濟的發展。

楚漢之爭戰爭評價

編輯
楚漢戰爭歷時4年多,戰地之遼闊,規模之巨大,用兵韜略之豐富,前所未有,在中國古代戰爭史上佔有重要地位。楚漢戰爭最終實現了西漢王朝的大一統,具有積極的歷史意義。
西楚霸王項羽
西楚霸王項羽(7張)
項羽摒棄秦朝中央集權制度,實行分封制,恢復戰國時期的封建割據,疆土分裂,天下不能真正統一,埋藏戰爭隱患。劉邦項羽爭天下,為什麼項羽失敗了?項羽不會知人善任,不信任手下,不愛聽意見,又吝於封賜,不會識別和籠絡人才,以致韓信、陳平、英布等先後歸漢,不善於團結利用反漢同盟,致使魏王豹、代相夏説、趙王歇與楚各自為戰,魏、代、趙國相繼滅亡。且剛愎自用、優柔寡斷,不會抓準時機,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好哄。他嗜殺殘暴,坑殺20萬秦兵、屠掠咸陽、弒殺義帝,大失人心。時有人諫言建都關中,他不聽而烹殺諫者,誤中陳平離間計,致使謀士范增憤而告退。平定齊國叛亂後,殺戮過重以致齊地復叛。不都關中,放棄形勝之地。他分封不公,導致諸侯叛亂,疲於應付。又封秦朝三個降將於關中,因曾坑殺20萬秦兵,三秦王在關中很難立足,以至漢軍得以輕鬆平定三秦。
時劉邦先入關中,派兵守住函谷關,抗拒諸侯。本來項羽已經準備滅掉劉邦,就因為項伯説情就放了他。鴻門宴上,形勢有利,只要他一聲令下,劉邦就必死無疑,可他優柔寡斷,遲遲不發令。所以項羽失去了所有有利的時機,“時至不行,反受其殃。”因此,項羽敗給了劉邦。
高祖雄風 高祖雄風 [3]
劉邦則是海納百川,只要説得有道理,他都會聽。他善於籠絡利用諸侯以及手下將領,大家樂為其效命,韓信為齊王時,楚使説齊王韓信不反可略見一斑。
名將韓信在戰爭中顯示了其卓越的統帥才能。先定魏王豹之戰、再破代、攻趙、降燕、伐齊,最後在垓下全殲楚軍,其還定三秦之戰暗渡陳倉出自《史記·淮陰侯列傳》;井陘之戰拔幟易幟、背水一戰;濰水之戰以水衝敵、半渡而擊;垓下之戰四面楚歌十面埋伏。韜略之豐富,用兵之靈活,在中國戰爭史上寫下的光輝的篇章,亦為歷代兵家所推敬借薦。

楚漢之爭年表

編輯
公元紀年
中國紀年(農曆)
大事
公元前207年
漢元年十月
劉邦進至灞上,子嬰投降,秦朝滅亡
漢元年十一月
劉邦灞上約法三章
公元前206年
漢元年十二月
項羽火燒咸陽宮,屠咸陽。
漢元年正月
項羽尊楚懷王熊心為義帝,徙義帝於江南,都郴
漢元年四月
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封十八諸侯王,封劉邦為漢王;
諸侯就國;
韓信離楚歸漢。
漢元年七月
項羽殺韓王成;
漢王拜韓信為大將;
田榮使彭越攻殺濟北王田安。
漢元年八月
九江王英布殺害義帝熊心;
漢軍暗渡陳倉進攻三秦,楚漢戰爭開始;
雍王章邯與漢軍戰,不利,退保廢丘;
翟王董翳、塞王司馬欣降漢;
燕王臧荼擊殺遼東王韓廣;
項羽立鄭昌為韓王;
趙佗自立為南越王,稱南越武王。
漢二年十一月
漢立韓王信為韓王
公元前205年
漢二年一月
項羽攻齊王田榮,榮兵敗走平原縣,為平原人所殺;
項羽立田假為齊王。
漢二年三月
漢王自臨晉渡河,西魏王豹降漢;
魏豹將兵從,下河內地,擄殷王司馬卬
田假為田榮弟田橫所敗,奔楚,為項羽所殺;
田橫立榮子田廣為齊王。
漢二年四月
彭城之戰,漢軍大敗;
翟王董翳、塞王司馬欣背漢歸楚,殷王司馬卬戰死;
彭越率兵附漢。
漢二年五月
京索之戰
劉邦進至滎陽,築甬道以取敖倉之粟。
漢二年六月
劉邦立劉盈為太子;
漢軍淹廢丘,雍王章邯自殺。
漢二年八月
魏王豹復歸附楚國。
漢二年九月
安邑之戰,韓信破魏兵,曹參擒魏王豹;
陳豨、韓信破代兵,擒代丞相夏説於閼與
漢三年十月
劉邦出滎陽,北上攻破邯鄲;
井陘之戰,韓信破趙兵;
漢三年十一月
劉邦與韓信會襄國,滅趙王歇;
燕國降漢。
公元前204年
漢三年十二月
劉邦返回滎陽,九江王英布歸漢。劉邦南至宛縣、葉縣迎接英布,俱至成皋;
楚軍侵奪漢軍運糧甬道;
酈食其獻計漢王立六國之後,為張良所阻;
陳平説漢王行反間,亞父范增辭歸,病死於道。
漢三年六月
漢將灌嬰、靳歙、傅寬離開滎陽,攻打魯縣;
漢三年七月
劉邦與滕公出滎陽,至修武,奪韓信、張耳軍,駐守河內。
漢三年八月
周苛樅公殺魏王豹,項羽拔滎陽,殺周苛、樅公,韓王信被俘;
項羽再破成皋;
灌嬰、靳歙破項冠於魯下,靳歙攻楚後方;灌嬰回河內,送劉邦回洛陽,大破項羽於鞏縣;
臨江王共敖薨,子共尉繼位。
漢三年九月
漢王使酈食其入齊都臨淄説齊王田廣歸漢。
韓信攻打齊國,齊王殺酈食其,劉邦派曹參、灌嬰助韓信;
漢四年十月
漢軍破歷城、臨淄,齊王田廣走高密,項羽派龍且援齊;
燕軍助漢,汜水之戰楚軍大敗,曹咎、翟王董翳、塞王司馬欣自殺;
漢軍奪取成皋,成皋之戰結束;
漢四年十一月
濰水之戰,漢軍大敗楚軍,龍且被殺;
齊王田廣逃亡途中不久亦被殺,後田橫自立為齊王;
漢立張耳為趙王,是為趙景王。
公元前203年
漢四年二月
漢立韓信為齊王。
漢四年七月
漢立英布為淮南王
漢四年九月
項羽率兵東歸
漢五年十月
固陵之戰,楚軍鍾離昧戰敗 陽夏被奪
漢五年十一月
陳下之戰,漢軍大敗楚軍;楚大司馬周殷、陳縣縣令利幾降漢
公元前202年
漢五年十二月
垓下之戰,楚軍被消滅,楚漢戰爭結束;
楚地陸續平定,項羽原封地魯最後一個降漢;
漢軍破臨江王共尉,擒殺之。
漢五年一月
諸侯及將相共請尊漢王為皇帝;
徙齊王韓信為楚王,都下邳
立建成侯、魏相國彭越為梁王,都定陶
故韓王信為韓王,都陽翟
徙衡山王吳芮為長沙王,都臨湘
淮南王布、燕王臧荼、趙王張耳如故。
漢五年二月
漢王即皇帝位;
無諸為閩越王。
漢五年五月
兵皆罷歸家
漢五年六月
大赦天下
漢五年七月
燕王臧荼反;
故齊王田橫至洛陽自殺;
趙王張耳薨,子張敖嗣位。
漢五年九月
燕王臧荼為高帝所虜

楚漢之爭相關成語

編輯

楚漢之爭藝術作品

編輯

楚漢之爭相關電影

  1. 電影《霸王別姬》(現代戲劇題材),香港內地聯拍1993年
  2. 電影《西楚霸王》,香港1994年版
  3. 電影《王的盛宴》,內地2011年版
  4. 電影《鴻門宴》,內地2011年版

楚漢之爭相關電視劇

  1. 電視連續劇《楚河漢界》,香港TVB1985年版,30集
  2. 電視連續劇《西楚霸王》,內地1994年版,16集
  3. 電視連續劇《漢劉邦》,內地1998年版,35集
  4. 電視連續劇《楚漢驕雄》,香港TVB2004年版,30集
  5. 電視連續劇《楚漢風流》,又名《楚漢風雲》、《大漢風》,內地2004年版,50集
  6. 電視連續劇《神話》,內地2009年版,50集
  7. 電視連續劇《王的女人》,內地2011年版,35集
  8. 電視連續劇《楚漢爭雄》,內地2011年版,30集
  9. 電視連續劇《楚漢》,又名《楚漢傳奇》,內地2011年版,2012年12月28日上映,80
參考資料
  • 1.    司馬光.《資治通鑑·高祖二年》:中華書局,2005
  • 2.    司馬遷 史記 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一
  • 3.    司馬遷祠景區  .司馬遷祠.2013-11-12[引用日期2015-08-29]
  • 4.    《史記 卷十六 秦楚之際月表》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8-19]
  • 5.    《史記 卷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雍軍塞陳,謁上,上計欲還,衍言從他道,道通。
  • 6.    《史記·高祖本紀》:“八月,漢王用韓信之計,從故道還,襲雍王章邯。邯迎擊漢陳倉,雍兵敗,還走;止戰好畤,又覆敗,走廢丘。漢王遂定雍地,東至咸陽,引兵圍雍王廢丘,而遣諸將略定隴西、北地、上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