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楊秀清

(太平天國東王)

編輯 鎖定
楊秀清(1823年-1856年),又名嗣龍,廣西桂平人,祖籍廣東嘉應州太平天國主要領袖之一,中國近代史上的農民階級政治家、軍事家。
楊秀清出身貧農家庭,以耕山燒炭為業,不識文字。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加入上帝會,翌年假託“天父”下凡,逐漸取得了上帝會的主導權。道光三十年十二月(1851年1月)參與發動金田起義,拜中軍主將、左輔正軍師。永安建制之際受封“東王”,稱“九千歲”,節制其餘五王,其地位僅次於天王洪秀全。他在太平軍中運籌帷幄,為太平天國運動的蓬勃發展立下汗馬功勞,定都天京便是按照他的意志而決定。定都天京後更是架空洪秀全,成為集教權、政權和軍權於一身的太平天國實際領袖。此後他發動北伐和西征之役,並策劃擊破清軍江北大營江南大營,保衞了天京的安全,穩定了太平天國政權。
太平天國丙辰六年(1856年,清咸豐六年),楊秀清假託“天父”,逼迫洪秀全答應封他為“萬歲”,洪秀全忍無可忍,加上佐天侯陳承鎔告發楊秀清圖謀弒殺洪秀全,洪秀全遂密召在外征戰的北王韋昌輝入天京誅殺楊秀清,引發“天京事變”,楊秀清全家及僚屬均遇害,洪秀全貶其為“東孽”。後洪秀全誅殺韋昌輝等,併為楊秀清平反,累加封號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傳天父上主真神真聖旨聖神上帝之風雷勸慰師後師左輔正軍師頂天扶朝綱東王”。
本    名
楊秀清
別    名
楊嗣龍
所處時代
清末(太平天國)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廣西桂平平隘山東旺衝
出生日期
1823年9月23日
逝世日期
1856年9月2日(一説9月5日)
主要成就
輔佐洪秀全開創太平天國
運籌帷幄,穩定太平天國政權

楊秀清人物生平

編輯

楊秀清少經磨難

楊秀清祖籍廣東嘉應州。據説在清朝雍正年間,楊秀清的曾祖父在廣東無法生活,被迫帶着僅有的兩套爛衫褲,一條麻索褲腰帶,輾轉流落到廣西桂平縣的大宣裏,住了幾年後,生活仍無着落,又翻山越嶺,深入平隘山(鵬隘山)的東旺衝,在那裏開荒種山,砍柴燒炭,才算勉強安定下來。經過兩、三代人的辛勤耕作,子孫繁衍,丁口增多。 [1] 
道光三年(1823年)八月十九日,楊秀清出生。他五歲喪父,九歲喪母,由伯父楊慶善撫養成人。他不曾讀書識字,長大後繼承祖業,繼續以耕山燒炭為生,過着“零丁孤苦,困厄難堪”的生活。 [2-3]  這種磨練造就了楊秀清堅韌倔強的性格,但也摧殘了他的軀體,以致成年以後身材矮小,臉面瘦削,肉色青白,鬍鬚微黃,耳目常有毛病,甚至還瞎了一隻眼睛。 [4]  [5] 
楊秀清雖然家境貧寒,所見世面不廣,但族內的兄弟姐妹很多,親戚朋友也不少,其中與下古棚村的蕭朝貴早已熟識。他還有個堂姐嫁到了大沖村的富户曾家,後來他接觸上帝會就以曾家為媒介。 [6]  楊秀清用賣炭換來的錢買酒,用來在家中招待“俠徒”,走上路上常常放聲高歌,早就懷有反清的“異志”。 [7] 

楊秀清入會掌權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廣東花縣人洪秀全馮雲山創立了上帝會,開始在廣東、廣西兩省傳播教義。兩年後,馮雲山在尋找反清秘密基地的過程中,看中了紫荊山、平隘山地區,他以塾師的身份融入這裏,開始宣傳教義。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經過曾玉珍(楊秀清堂姐之子)一家的幫助,楊秀清與蕭朝貴等都加入了上帝會。 [6] 
起初,楊秀清只是上帝會的普通會員,並無勢力。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末,馮雲山被捕,遣返回籍,洪秀全也趕回廣東,廣西的上帝會眾人心渙散,面臨瓦解的危機。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三月,楊秀清利用廣西山區所迷信的降童巫術,首次假託“天父”(耶和華)下凡。他裝做跌在地上不省人事,過了一刻,他在昏迷狀態下,站立起來,瞬即擺出一副嚴厲肅穆的面孔,厲聲對眾人説:“眾小子聽着!我乃天父是也!今日下凡,降託楊秀清,來傳聖旨。”他宣講了一番天父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權能,命令會眾同心同力去殺“妖”(指清軍),起到了穩定人心的作用,使上帝會危而復安。 [2]  半年後,蕭朝貴也步其後塵,假託“天兄”(耶穌)下凡。不久,洪秀全回到廣西,追加確認了楊、蕭兩人代言“天父”“天兄”的權力。於是楊秀清和蕭朝貴便掌握了上帝會的實權,由此排擠了上帝會早期信徒賜谷王(黃)家和大沖曾家的勢力。另一方面,楊秀清除了可以代言“天父”,自己也取得了“上帝第四子”的地位,僅次於洪秀全(上帝次子)、馮雲山(上帝三子),而蕭朝貴則成為“帝婿”(其妻楊宣嬌為上帝之女),從而在上帝小家庭中佔有一席之地,他們的權力也在事實上超越了馮雲山。 [8] 
道光三十年(1850年)四月,楊秀清患病,到八月病勢加重,以致“耳聾流水,口啞流涎”達兩個月之久,“幾成病廢”。蕭朝貴在這期間主導了上帝會的權力。十月初一日,楊秀清“復開金口”,重新掌權。他復出後否定蕭朝貴的保守政策,果斷採取迎接會眾的措施,不惜與清軍交火,大張旗鼓地準備起事。十月十八日,楊秀清派隊伍至大洋墟迎接前來金田團營的陸川上帝會賴九所部,與清軍激戰,賴九所部順利從上游渡潯江,抵達金田。十一月二十二日,楊秀清又派蒙得恩帶人前往平南縣之花洲(洪秀全、馮雲山所在地),二十四日在思旺圩大敗潯州協副將李殿元部,斬殺秦川巡檢張鏞,迎接洪秀全、馮雲山返回金田團營,是為“迎主之戰”,楊秀清的行動為金田起義的爆發創造了條件。 [9] 

楊秀清天國創業

道光三十年十二月初十日(1851年1月11日),洪秀全發動金田起義,建立太平天國,自稱“太平王”。二月二十一日,洪秀全在武宣東鄉自稱“天王”,其後以楊秀清、蕭朝貴、馮雲山、石達開韋昌輝為五軍主將,其中楊秀清為中軍主將、左輔正軍師,僅次於洪秀全。太平天國辛開元年(1851年,清咸豐元年)十月二十五日,洪秀全在佔領永安州以後,下詔褒封東、西、南、北、翼五王,楊秀清為東王、九千歲,管治東方各國,而西王蕭朝貴、南王馮雲山、北王韋昌輝、翼王石達開“俱受東王節制”,正式確立楊秀清在太平天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權威地位。 [10] 
太平天國創業之際,楊秀清較少親臨前線指揮作戰 [11]  ,但也有他在戰役中頸部受傷的記錄。 [12]  楊秀清主要負責管理內部軍政、運籌帷幄。起義之初,農民的散漫和自私很影響戰鬥,楊秀清又多次借“天父下凡”予以説教並傳達必勝信念,成功地將全軍的意志和力量集結起來。在永安封王四天後,他就處置了太平軍內的叛徒周錫能。周錫能早已脱隊並投降清軍,隨後受清軍之命前往永安城歸隊,伺機行刺獻城。楊秀清識破其謀,假託“天父”下凡指出周錫能的間諜身份,將其處死,使太平天國免於一場滅頂之災。 [2]  天父下凡處理周錫能叛變案讓太平軍將士“同喜沾天父恩德……虔謝天父破滅凡間妖魔鬼計、看顧眾小權能恩德”,為剛封為東王的楊秀清積攢了更多的政治資本。 [13] 
太平天國壬子二年(1852年,清咸豐二年)二月,洪秀全、楊秀清等決定撤離永安州,北上發展,在攻打廣西省城桂林不克後,轉進湖南,但很多太平軍將士不願背井離鄉,想返回廣西,楊秀清則提議“略城堡、舍要害、專意金陵、據為根本”,即建都江寧(今江蘇南京)的構想,得到洪秀全的贊成。 [14]  太平軍進入湖南後,楊秀清與西王蕭朝貴聯名發佈《奉天誅妖救世安民諭》《奉天討胡檄布四方諭》和《救一切天生天養中國人民諭》三篇檄文,號召漢族士民投身反清運動。太平天國壬子二年十二月初九日(1853年1月12日,清咸豐二年十二月初四日),太平軍攻克武昌。此時石達開提出西進四川,洪秀全則有意北上河南,但楊秀清堅持東取江寧,於是太平軍順江而下,於太平天國癸好三年二月十四日(1853年3月19日,清咸豐三年二月初十日)攻克江寧,改稱“天京”,定都於此,正式建立了“小天堂”。 [15]  楊秀清初以朝陽門內江寧將軍署為東王府,後因處於江南大營炮火範圍內而搬至漢西門前長蘆鹽運使何其興的府邸。洪秀全和楊秀清大興土木,營建王府,東王府雖不如天王府金碧輝煌,但也“窮極工巧,騁心閲目,致百姓震驚,以為尊嚴無比” [16]  “琳琅錦繡,煥若天宮”。 [52]  楊秀清每次出行,乘坐由五十六名轎伕抬着的大轎,排場盛大,所有人員必須迴避,如果無法迴避就跪於道旁,否則斬首。 [17-18] 

楊秀清穩定政權

太平軍在離開廣西后,先後折損了南王馮雲山和西王蕭朝貴,為楊秀清的專權創造了機會。楊秀清也通過居中調度、部署各種軍事行動,進一步壟斷太平天國政權,使洪秀全事實上退居幕後,淪為“虛君”。 [19]  定都天京同年,楊秀清陸續加封“禾乃師”“贖病主”“勸慰師”“聖神風”等宗教稱號,其地位亦得到鞏固。 [20]  自此,太平天國一切號令都出自楊秀清,“刑賞生殺,偽官升遷降調,皆專決之”,天王洪秀全唯“畫諾而己”。 [21]  所有奏章必須經楊秀清蓋印才能傳達給洪秀全,即使韋昌輝也不能直接上奏洪秀全。 [59]  楊秀清還取得“立而不跪”的特殊待遇,上殿覲見洪秀全時,楊秀清“立在陛下”,其他諸王則只能“跪在陛下”。 [22]  楊秀清在太平天國之中己無須向任何人跪拜,從而形成了他獨攬大權的局面。
立足天京以後,楊秀清就開始部署北伐與西征。此時太平軍水陸總不過二十萬人,清軍雖屢失利,但主力未被殲,馬步兵力數倍於太平軍。楊秀清不衡量實力對比,將有限之兵力一分為三,既守天京,又同時進行北伐與西征。林鳳祥李開芳所率兩萬北伐軍一路打到天津府靜海縣,因援軍未至而於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自靜海南撤,飢寒交迫,被困阜城。楊秀清先命曾立昌等七千人北援,行軍至臨清州潰滅;後派燕王秦日綱去救,亦自舒城敗回,北伐軍終於全軍覆沒。故太平天國後期主將李秀成將“東王令李開芳、林鳳祥掃北而亡”列為“天朝十誤”之首,這是楊秀清在戰略上的重大失誤。 [23] 
西征軍初時因兵單將弱,攻南昌久不克,楊秀清乃命撤圍佔九江,增兵西進蘄、黃,東取廬州。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春,太平軍第二次佔領武昌,並攻入湖南。這時曾國藩督湘軍水陸東下,先後在湘潭城陵磯與武漢擊敗太平軍。九月,楊秀清急命秦日綱率韋俊等鎮守田家鎮,以保西線戰局。湘軍陸路奪半壁山,水師經血戰而破田家鎮江面防線,進圍九江。楊秀清派翼王石達開督師於湖口,厚集兵力與“將驕兵疲”的湘軍決戰。同年冬,大破湘軍水師,九江解圍。太平軍乘勢西進,於翌年春第三次攻克武昌;又略取江西、湖北各府州縣,取得了西征的勝利。 [23] 
清軍為了奪回江寧,在孝陵衞組建江南大營,在揚州組建江北大營,夾擊天京。太平天國丙辰六年(1856年,清咸豐六年)春,楊秀清主持擊破清軍江南、江北兩大營之役。他先命秦日綱率精鋭萬餘東援鎮江,破清軍圍師。旋又分道渡長江,東西夾擊江北大營,踏平其營壘一百二十餘座。大獲全勝後,全軍即渡江南返,殺江蘇巡撫吉爾杭阿於高資,破九華山清營七八十座,進至天京燕子磯堯化門一帶。楊秀清嚴命次日開攻,不得停留,不奉令者斬,於是各部遵命進戰。之前楊秀清已命石達開率精鋭三萬餘人自江西回援,此時趕到天京,從西路進攻。城中太平軍亦從各門突出,分道進擊,到五月下旬,清軍江南大營全線崩潰,清將向榮逃往丹陽,不久憂憤而死,至此天京獲得了安全。 [23]  接下來,楊秀清計劃調動石達開、韋昌輝等“規取江北,長驅蘇杭”,但隨後就發生了“天京事變”。 [24] 

楊秀清死於內訌

主詞條:天京事變
隨着權力的膨脹和功勳的建立,楊秀清日益野心增長,他“自恃功高,一切專擅,洪秀全徒存其名”,並經常假託天父下凡,任意羞辱天王洪秀全以及諸王百官。 [28]  例如太平天國乙榮五年(1855年,清咸豐五年)七月十九日三更,楊秀清突然假託天父下凡,迫使洪秀全及其妻賴氏跪迎聽諭。 [25]  此外還以天父名義處死天官正丞相曾水源、東府吏部尚書李壽春、僕射黃仕珍等人,將燕王秦日綱等多人罰為奴,杖責北王韋昌輝,並曾將洪秀全之兄洪仁達關入東牢。 [26]  [28]  楊秀清的專橫跋扈讓洪秀全忍無可忍,亦使表面上仰楊秀清鼻息的韋昌輝對楊秀清恨之入骨。洪秀全、韋昌輝和石達開曾密謀除掉楊秀清,但因洪秀全“口中不肯”而沒有行動。 [27] 
太平天國丙辰六年(1856年,清咸豐六年)夏,隨着江南、江北大營被擊破、向榮敗死,楊秀清見外部條件大為改善,便趁機制造了“逼封萬歲”的事件,由此進一步提高自己的權威。當年七月初九日(陰曆七月十五日,1856年8月15日),楊秀清又一次代天父傳言,召洪秀全來東王府,之前未曾出過天王府的洪秀全被迫遵命親赴東王府。 [29]  假託天父的楊秀清聲色俱厲地問洪秀全:“爾打江山幾年,多虧何人?”洪秀全答説:“四弟。”楊秀清説:“爾既知道四弟有咁(很)大功勞,何止稱九千歲!”洪秀全被迫回答:“四弟打江山,也當是萬歲。”楊秀清又問:“東世子豈止千歲?”洪秀全對説:“四弟既萬歲,東世子也便是萬歲,且世代都是萬歲。”楊秀清大喜説:“我回天了。”於是洪秀全向眾臣宣佈“今後遵天父聖旨,東王稱萬歲,東世子也稱萬歲”,預定以八月十九日楊秀清生日那天舉行稱萬歲典禮。 [2] 
不久,佐天侯陳承鎔向洪秀全告密稱楊秀清要弒殺洪秀全而奪其位。洪秀全得報,立刻密召在前線作戰的韋昌輝進京誅殺楊秀清,韋昌輝亦將秦日綱拉入夥。七月二十六日(即陰曆八月初三日、1856年9月1日;一説二十九日,即陰曆八月初六日、1856年9月4日)深夜,陳承鎔開城門接應韋昌輝,韋昌輝在北王府接到洪秀全的誅楊詔書後,在翌日凌晨攻打東王府。 [30]  據説韋昌輝先派人傳楊秀清到天王府議事,楊秀清不去,殺了韋昌輝的使者,並派東殿尚書傅學賢在漢西門大街嚴陣以待。然而韋昌輝已從后街攻入東王府,楊秀清登上望樓擂鼓,韋昌輝部下許宗揚爬上望樓,楊秀清又跳下並逃到廁所裏,許宗揚發現了他的鞋子後就將其抓至韋昌輝面前。楊秀清説:“爾我金田起首,爾此時不能殺我。”韋昌輝説:“爾欲奪位,我奉二哥令殺爾。今日之事兩不能全。不殺爾,我即當死。”於是假裝拔劍自刎狀,而韋昌輝的左右奪其劍並砍死楊秀清,同時遇害的還有楊秀清的二十七名“親丁”、五十四名“王娘”以及有孕侍女。傅學賢率東王部眾與韋昌輝交戰,不久全部被殺。 [31] 
楊秀清遇害當日天亮後,洪秀全就下詔貶楊秀清為“東孽”,向軍民宣佈他“竊據神器,妄稱萬歲,已遭天殛”。 [2]  韋昌輝伏誅後,洪秀全恢復了楊秀清生前所擁有的“勸慰師、聖神風、禾乃師、贖病主、左輔正軍師、東王”的封號,後又加封“傳天父上主皇上帝真神真聖旨勸慰師聖神風雷禾乃師贖病主左輔正軍師後師殿中軍兼右軍東王”“天朝九門御林傳天父上主皇上帝真神真聖旨勸慰師聖神風雷禾乃師贖病主左輔正軍師後師殿中軍兼右軍東王”,到太平天國辛酉十一年(1861年,清咸豐十一年)定號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傳天父上主真神真聖旨聖神上帝之風雷勸慰師後師左輔正軍師頂天扶朝綱東王”。 [20]  [67] 

楊秀清為政舉措

編輯

楊秀清政治

楊秀清主政太平天國期間,在政治方面的措施有:
  • 定都金陵:圍繞建都問題,太平天國內部存在分歧,洪秀全傾向“取河南為家”,石達開有意西進四川,楊秀清則主張“專意金陵(江寧府),據為根本”,最後按楊秀清的意見攻入金陵。打到金陵後,洪秀全仍有意定都河南,楊秀清也無法反對,但一個老水手親自找到楊秀清,進言説:“河南河水小而無糧,敵困不能救解。爾今得江南,有長江之有殮[險],又有舟只萬千,又何必往河南?”楊秀清遂下定決心定都金陵,以此進言於洪秀全,使洪秀全將金陵定為“小天堂”,稱為“天京”。 [15]  [32] 
  • 肅清內奸:楊秀清主政期間,太平天國加強了清洗內奸的工作,他廣泛派遣親信監視下屬,對於可疑人員的行為先暗中記下,然後假託天父下凡,指出其行為,予以處置。 [74]  如在永安州處死了周錫能,定都天京後,又先後破獲了張繼庚、陳先進、吳長崧、朱九妹等內奸陰謀,由此確保了新生政權的安全。 [33] 
  • 提高效率:楊秀清採取中央集權的方針,將所有政務集中於東王府。各種文書經過石達開處理後送到東王府,由楊秀清一一裁決,最後層層轉達,予以實行。楊秀清勤於政務,曾在一日之內發諭多達三百件。 [34]  他不識字,讓人將文書慢慢讀給他聽。 [35]  在他的領導下,太平天國的行政效率非常高,形成了一套“令行禁止”“臂指自如”的軍政體制 [36]  ,政治也“比天朗氣清的澄空還要清明”。 [2] 
  • 選拔人才:楊秀清擇有才而用,明令不準“徇私濫保”。同時不拘一格,大膽起用人才,陳玉成、李秀成初本為普通兵士,以戰功卓著而獲得楊秀清的大力提拔,為太平天國後期儲備了人才。清朝評價楊秀清的用人政策“齎功課職,頗協眾情,初無依違,故其黨爭為致死,雖屢至窮蹙而不捨焉”。這種情況與太平天國後期濫封官爵、失於用人形成鮮明對比。 [2] 
  • 恢復家庭:太平天國開國以來就厲行男女別營之制,定都天京以後依然維持。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八月二十四日,楊秀清託稱自己在夢中接到天父“讓小弟小妹團聚成家”的聖旨,恢復了家庭的存在。 [37]  翌年初,“許三品以上聚妻室於金陵” [38]  ,同時設立媒官來負責指配男女婚姻。 [39] 

楊秀清經濟

洪秀全按照最初的理想,頒佈了實行絕對的土地公有化的《天朝田畝制度》。楊秀清意識到這種制度無法推行,便與韋昌輝、石達開聯名奏請洪秀全,主張在佔領區“照舊交糧納税”,得到洪秀全的允許。 [40] 

楊秀清軍事

太平天國乙榮五年(1855年,清咸豐五年),楊秀清組織人員總結經驗教訓,制訂並頒發了《行軍總要》,要求部隊遵循。《行軍總要》對水陸部隊的行軍紮營、警戒巡邏、指揮集合、點名查夜等,都作了具體規定和要求。他尤其重視太平軍的軍紀,約束士兵“只准誅戮妖魔之官兵,不許妄殺良民一人”,不許他們擅入民房,左腳入民房則斬左腳,右腳入民房則斬右腳,搶奪民物者一律斬首。同時要求將領愛護基層士兵,視如骨肉。規定行軍時,官員馬匹都給傷員騎,如馬匹不夠,由兵士抬負而行。到指定營盤時,令拯危官員每逢禮拜日將傷員醫療情況報明,宰夫官三日兩日按名給肉,以資調養,掌醫、內醫格外小心醫治,佐將當公事稍暇,必須親到功臣衙看視。有親屬的傷員,看遠近情況,酌量令其親屬前來照料,沒有親屬的,由本營兄弟小心提理。 [2] 

楊秀清文化

洪秀全因為早年多次科舉不第,故仇視儒家經典和儒生,規定“凡一切孔孟諸子百家妖書邪説者盡行焚除,皆不準買賣藏讀”。 [41]  楊秀清則不支持這種極端政策,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借天父之口下令:“前曾貶一切古書為妖書。但四書十三經,其中闡發天情性理者甚多,宣明齊家治國孝親忠君之道,亦復不少。故爾東王奏旨,請留其餘他書。凡有合於正道忠孝者留之,近乎綺靡怪誕者去之。至若歷代史鑑,褒善貶惡,發潛闡幽,啓孝子忠臣之志,誅亂臣賊子之心。勸懲分明,大有關於人心世道。再者,自朕造成天地以後,所遺降忠良俊傑,皆能頂起綱常,不純是妖。所以名載簡編,不與草木同腐,豈可將書譭棄,使之湮沒不彰?" [42]  於是太平天國成立刪書衙,由盧賢拔曾釗揚何震川等刪改六經 [43] 

楊秀清外交

太平天國定都天京後,英、法、美使節先後訪問天京,試探太平天國的對外態度。楊秀清要求外國“歸順我朝”“勤事天王”,又允許其自由出入,展開貿易,但要求遵守太平天國的法令。當時英國公使包令要求太平天國尊重《南京條約》賦予英國的特權,否則將重演鴉片戰爭,但楊秀清不僅沒有理睬,反而質問其是否幫助太平軍。總之,楊秀清奉行的是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44] 

楊秀清歷史評價

編輯
  • 天情道理書》:東王蒙天父親命,下凡為天國左輔正軍師,救飢病,乃食天下萬郭[國]弟妹,理宜降生之初無有貧窮困苦之境矣。乃至貧者莫如東王,至苦者亦莫如東王。生長深山之中,五歲失怙,九歲失恃,零丁孤苦,困厄難堪,足見天父將降大任於東王,使之佐輔真主,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乃天之窮厄我們東王者,正天之所以玉成我們東王也。然則東王固歷盡艱辛,非一日而即享天父之大福也,明矣。 [45] 
  • 《醒世文》:覆命東王贖病主,左輔朝綱乃世人。天父下凡親降託,大作主張滅妖精。乃師救飢能療病,乃合(上合下共)萬國得常生。口咬耳聾孔膚出,眼內流淚甚傷情。牽帶弟妹歸真道,後師特出永垂名。 [46] 
  • 李秀成:①至東王楊秀清,住在桂平縣,往[住]山名叫做平隘山,在家種山燒炭為業,並不知機。自拜上帝之後,件件可悉,不知天意如何化作此人?其實不知。天王頂而信用,一國之事,概交於他。軍令嚴整,賞罰分明。②東王佐政事,事事嚴整,立法安民……民心佩服。 [47] 
  • 洪仁玕:①前次拓土開疆,猶有日闢百里之勢,何至於今而進寸退尺,戰勝攻取之威,轉大遜於曩時?良由昔之日,令行禁止由東王,而臂指自如;今之日,出死入生任各軍,而事權不一也。 [36]  ②且東王蒙上帝降託,能知過去後來,令人欽服之至。且東王能代人贖病,至耳聾流水,口症流涎二月餘之久,眾有疑為廢人者,殊後有一日即開口病癒,每有所言即驗應。 [48] 
  • 曾國藩:且以逆賊楊秀清,不過閭里一偷兒,其羽黨亦烏合嘯聚,而其官職、營制、人數之多少、旗幟之分寸、號令之森嚴,尚刊定章程,堅不可改,況吾黨奉朝廷之命,興君子之師,而可參差錯亂,彼立一幟,此更一制,不克整齊而劃一哉? [49] 
  • 毛澤東:太平天國的時候,洪秀全回了一趟廣西,楊秀清説他回到天國了。洪秀全回來時,將領們都是擁護楊秀清的。其實那時楊秀清更年輕有為些,洪秀全應該服從楊秀清的領導。但洪秀全是創教者,是領袖。兩權對立,所以失敗了。 [50] 
  • 羅爾綱:楊秀清之死,是一件歷史悲劇,是農民起義史上當勝利的時候就往往會出現的可悲事件。他妄逞個人威風,要奪取皇帝寶座,乃天京事變的禍首。固然,使楊秀清陷到這個地步,應該歸結到農民階級的狹隘性、私有性和保守性去尋找他的根源,而且還有着種種的客觀原因。但是,這不等於説楊秀清個人不需承擔責任。他必須擔負破壞太平天國團結,破壞太平天國軍師負責制,引起天京事變,從而導致太平天國敗亡的後的果。楊秀清的罪過必須批判,他的大功勞卻必須肯定。論到楊秀清的才能,策略非所長,建都南京,是他對根本決策的重大錯誤;孤軍北伐,是他對戰略的大錯誤。湘潭覆敗,知人善任也有所缺。但是,革命政權為着戰勝強大的敵人,必須有高度集中的權力,楊秀清恰恰在這方面發揮了他的最大的才能,把太平天國全部權力都集中到中央政府來。其權力集中的程度,不要説是以前任何一次農民起義所未有,就是與自吹為“事權之一,綱紀之肅,推校往古,無有比”的清朝盛時相比,也遠駕在它之上。因此,他儘管在策略上犯了一次又一次的大錯誤,而由於權力的高度集中,具有足夠的力量去扭轉逆勢,擊敗敵人。所以,在他執政時期,總的形勢始終是:太平天國是進攻的,敵人是防禦的;太平天國是政治清明、民安國泰的,敵人是焦頭爛額、民不聊生的。不論在軍事上、政治上、經濟上,太平天國都顯現出一派向上發展的大好形勢。秀清對太平天國的功勞是無與倫比的。到他死後,太平天國的形勢就改變了。他的死,標誌着太平天國興盛時期的結束,而開始了它的衰亡的歷程。 [2] 
  • 鍾文典:楊秀清的聰明才智,説到底,主要是從偉大的鬥爭實踐中造就出來的。他經歷過艱難困苦的生產和生活磨練。在動員和組織千萬羣眾起來反抗封建壓迫、抵制外國資本主義侵略的鬥爭中,他始終站在第一線,勇往直前,堅韌不拔,不愧為中國農民戰爭史上的硬漢,傑出的農民革命的組織者和領導者。他的功勳,在太平天國史上是應該大書而特書的。 [51] 
  • 蘇雙碧:楊秀清是太平天國的傑出將領,為太平天國革命事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他的軍事才能、行政才能和組織才能都是出類拔萃的。由於時代和階級的侷限,楊秀清在為太平天國革命立下豐功偉績、在和清王朝搏鬥的戰場上叱吒風雲的同時,卻暴露了農民階級自身的弱點。保守、偏安、封建特權日益增長,是楊秀清在軍事行動上、建都問題上犯了很大的錯誤。特別是建都南京後,“一朝之大,是首一人”,驕傲自大和輕敵麻痹,使他對內部敵人喪失了警惕,終於使韋昌輝發動的天京叛亂得逞,給太平天國革命事業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53] 
  • 孔飛力:①楊秀清具有傑出的軍事才能,這對於運動是極為有用的。但他殘忍無情,野心勃勃,果然不出數年就使運動瀕於毀滅。 [54]  ②許多歷史家都鄙棄楊秀清為毫無信仰可言的陰謀家,認定他個人的宗教主張(反之,洪秀全則有至誠的信念)只是一些詭計而已。楊秀清是不是邪惡的陰謀家暫且不論,有一點是很清楚的,如果沒有楊秀清的卓越行政才幹和集權本能,太平軍運動決不會取得那麼大的成就。 [55] 

楊秀清軼事典故

編輯

楊秀清稱贖病主

楊秀清健康狀況糟糕,最嚴重時曾“耳聾流水、口啞流涎二月餘之久”,後來將此説成是“代人贖病”,故而有“贖病主”這一稱號。 [57]  另有野史記載稱楊秀清與楊宣嬌私通時被捉姦,楊秀清馬上偽託天父下凡,稱是天父“命秀清卧,為天下兄弟贖病也;命宣嬌卧,為天下姊妹贖病也”,於是自號“禾乃師、贖病主”。 [58] 

楊秀清不救西王

據説西王蕭朝貴攻長沙時,因寡不敵眾,請求大本營支援。天王洪秀全準備率軍支援,楊秀清説:“西王剛愎自用,不稍微挫挫他的鋭氣,以後他不會聽命,等他自己回來就行了。”洪秀全擔心蕭朝貴出意外回不來,楊秀清則回答:“西王勇敢彪悍,即使稍有受挫,清妖也不敢逼近他,他肯定能回來。”最終洪秀全沒有出兵支援,而蕭朝貴亦在長沙敗亡。 [60]  [78] 

楊秀清偶得詩句

楊秀清不識字,但他曾自稱在長沙看見某位將士作戰英勇,於是口占一詩,內有“看你渾身都是膽,不亞常山趙子龍”之句。 [61] 

楊秀清眼疾困擾

楊秀清患有眼疾,太平天國癸好三年(1853年,清咸豐三年)七月加劇,後經李俊良等醫官醫治,到翌年四月以損一目為代價,另一目逐漸沒有痛楚。 [4]  [75]  太平天國甲寅四年(1854年,清咸豐四年),北王韋昌輝曾頒佈一道招延良醫誡諭,內稱“眼科為天朝所尤重”,許諾“果能醫治見效,即賞給丞相;如不願為官,即賞銀一萬兩”。 [62]  可見楊秀清求醫之心切。據替楊秀清治療眼睛的醫家事後私下裏透露,楊秀清“只緣色慾太重,致肝腎兩虧”,所以才有此嚴重的眼疾。 [63]  一説楊秀清喜服肉桂高麗蔘鹿茸等温補藥物,“因熱毒上攻,兩目俱昏”。 [64]  還有説法是楊秀清的失明與兒子夭折、悲痛過度有關。 [66] 

楊秀清教訓天王

定都天京後的某年十一月二十日,楊秀清在會議後突然假託天父下凡,批評“爾主天王性氣太烈……主宰天下,皆要從寬。譬如女官,在天朝佐理天事者,多是不明天情,每有不合事宜之處,務要悠揚教導,海量寬容,使其心悦誠服,天事方可週理。若是嚴性過甚,未免其方寸多亂,不知如何樣作法方能稱旨。”並下令將天王府的楊長妹、石汀蘭、大小朱九妹四名女官調到東王府。這道“口諭”通過韋昌輝傳給天王,楊秀清也移駕天王府,問洪秀全是否知錯,洪秀全表示知錯,楊秀清代天父傳令:“爾知有錯,即杖四十!”眾官要求代受杖責,楊秀清不允,洪秀全只得遵旨,俯身受杖。楊秀清説:“爾已遵旨,我便不杖爾!”其後天父“迴天”,楊秀清對洪秀全進行一番諫言,請他管教好幼天王、禮待臣子、慎用死刑等,隨後帶着四名女官到東王府。 [65] 
太平天國乙榮五年(1855年,清咸豐五年)七月十九日三更,楊秀清突然假託天父下凡,其時楊秀清生病,韋昌輝和石達開就在東王府(九重天府)守候,因此馬上就跟着東王去天王府。其時,“夜靜更深,朝門已閉”,洪秀全不得不命女官速開朝門,然後向“天父”請罪,將東王金輿迎至金龍殿。楊秀清除了宣佈對曾頂撞過他的黃期升等從輕處分外,還宣召洪秀全之妻賴氏來聽吩咐,説:“賴媳,算爾曉得時時虔敬天父,曉得敬夫主。其餘眾媳,當教則教,當打則打,不可枉打。如有奸草(即“心”)者,當奏則奏,放膽奏,亦不可枉奏。”其後又囑咐洪秀全要選“老成淑女”為娘娘,當賢內助,接着就“迴天”了。 [25] 

楊秀清人際關係

編輯
  • 父親:楊亞齊(?—1827年)
  • 母親:古氏(?—1831年)
  • 兄弟:楊元清、楊潤清、楊輔清楊宜清等(均為族兄弟或義兄弟)
  • 妻妾:楊秀清元配陳氏,為陳來之女,定都天京後納楊長妹、石汀蘭、朱九妹等為“王娘”,天京事變時有五十四名“王娘”,全部遇害。另外,據説傅善祥也是楊秀清的妻子之一。 [69] 
  • 後代:楊秀清有東王世子等子女,名不可考,其中一子夭折 [66]  ,其餘子女天京事變時幾乎全部遇害,後洪秀全將第五子洪天佑過繼,襲爵幼東王。據報道,有一襁褓中的幼子楊丙昭被楊秀清之妹楊水嬌救出,帶到杭州,由屠姓人家撫養。截至2005年,楊秀清的這支後代有51人。 [69] 
(以上參考資料 [2] 

楊秀清後世紀念

編輯
  • 相關節日
太平天國己未九年(1859年,清咸豐九年),洪秀全宣佈定三月初三日為“爺降節”,紀念楊秀清託“天父”下凡;七月二十七日為“東王昇天節”,紀念楊秀清遇害。 [68] 
  • 人物故居
  • 衣冠墳
杭州蕭山屠家祠堂旁有楊水嬌為楊秀清所建的“衣冠墳”。 [69] 

楊秀清人物爭議

編輯

楊秀清是否祭孔

清人張漢(江夏無錐子)在記錄太平軍與清軍爭奪武漢地區的《鄂城紀事詩》中有“金身神像一時空,偏解衣冠偶聖宮。九叩階前肅禮拜,可知天性本相同”一詩,附註“城內廟中神像盡毀,惟聖宮牌位不敢毀傷,偽東王具衣冠謁聖,行三跪九叩禮。又將武昌府學用紅緞金書‘天朝聖宮’四大字作匾額”,即楊秀清在武昌城破後入城祭孔。1976年,“羅思鼎”撰文據此批判楊秀清為“尊孔倒退的總代表”。後有學者撰文反對此説,認為這是孤證,甚至《鄂城紀事詩》本身就是偽作,不能相信。 [76-77] 

楊秀清逼封萬歲

關於天京事變的起因,《金陵雜記》《金陵省難紀略》《李秀成自述》等史料記載的“逼封萬歲”説最為常見,有人認為不是事實,而是洪、韋共同謀劃殺害楊秀清時所放出來的政治謠言,意在給楊秀清加罪名,作為除掉他的藉口。 [71]  也有學者認為,天京事變後洪、韋對外的口徑是楊秀清“自居萬歲”,可見他們不願承認楊秀清“逼封萬歲”,更無必要製造這種謠言。《天父聖旨》也記載了天京事變前夕洪秀全親赴東王府之事,與“逼封萬歲”的相關情節吻合,只是具體對話內容被洪秀全刪除。因此“逼封萬歲”之説應屬實。 [72] 

楊秀清詩作真偽

天情道理書》中附有楊秀清褒獎太平天國弟妹詩五十首。學者趙慎修認為並非楊秀清本人所作,而是楊秀清幕下文人創作。理由有如果是楊秀清的詩,應放在卷首而非附錄,而且也根本沒有楊秀清會作詩的記載,這些詩的用詞、氣象也不符合楊秀清的個人特質,更像是熟讀古書的文人所作。 [79] 

楊秀清死亡時間

關於楊秀清的死亡時間,一般依據洪秀全所定的“東王昇天節”而記載為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國丙辰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清咸豐六年八月初四日)。也有學者根據相關史料,考證楊秀清實際上死於1856月9月5日(太平天國丙辰六年七月三十日、清咸豐六年八月初七日)。 [73] 

楊秀清史料索引

編輯
《太平天國史 卷四十四 傳第三 楊秀清》 [2] 

楊秀清影視形象

編輯
參考資料
  • 1.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15頁
  • 2.    羅爾綱:《太平天國史-太平天國史卷四十四 傳第三 楊秀清》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01]
  • 3.    《天情道理書》(甲寅四年新刻):至貧莫如東王,至苦亦莫如東王,生長深山之中,五歲失怙,九歲失恃,零丁孤苦,困厄難堪。
  • 4.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一:年約三十餘,身中人,黃瘦微須,現損一目。
  • 5.    謝介鶴:《金陵癸甲紀事略》附粵逆名目略:現年三十二歲,面窄青白色,目常有疾,須微黃,身短小。
  • 6.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18—119頁
  • 7.    《桂平縣誌》(民國九年鉛印本)卷四十一:楊秀清,居宣二里平隘山,夙有異志。貧甚,以燒炭為生,而廬中常款接俠徒,以賣炭錢負竹筒入市沽酒,歸而攬客。道上時引聲浩歌,有掉臂天門之慨。
  • 8.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5—36頁
  • 9.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53—58頁
  • 10.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文書彙編》:中華書局,1979年:第35—36頁
  • 11.    《李開芳又供》,《清代檔案史料叢編》第5輯:羅大江[綱]、蕭潮[朝]貴常出打仗,楊秀青[清]少出,韋正有時出。
  • 12.    洪秀全:《賜英國全權特使額爾金詔》:爺遣東王來贖病,眼蒙耳聾口無聲。受了無盡的辛苦,妖損破頸跌橫。
  • 13.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1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19頁
  • 14.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十一:羣賊懷土重遷,欲由灌陽而歸,仍擾廣西。秀清獨謂非計,曰:“已騎虎背,豈容復有顧戀?今日上策,莫如舍粵不顧,直前衝擊,循江而東,略城堡,舍要害,專意金陵,據為根本,然後遣將四出,分擾南北,即不成事,黃河以南,我可有已。”洪逆等深然之。
  • 15.    王慶成:《太平軍內部對建都問題的論爭及其影響》,《歷史研究》,1978年第6期,第34-45頁。
  • 16.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165頁
  • 17.    謝介鶴:《金陵癸甲紀事略》附粵逆名目略:其出也惟至天賊偽府,或登城,他勿往也。出則賊眾千餘人,大鑼數十對,龍鳳虎鶴旗數十對,絨採鳥獸數十對,繼以洋縐五色龍,長約數十丈,行不見人,高丈餘,鼓樂從其後,謂之“東龍”, 樂已,大輿至,輿夫五十六名,輿內左右立二童子,拂蠅捧茶,謂之僕射,輿後偽相及眾賊官等百人從焉。又繼以龍如前狀焉,行乃畢。
  • 18.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八:凡東王、北王、翼王及各王駕出,侯、丞相轎出,凡朝內軍中大小官員兵士如不迴避,冒衝儀仗者,斬首不留;凡東王駕出,如各官兵士迴避不及,當跪於道旁,如敢對面行走者,斬首不留。
  • 19.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25頁
  • 20.    賓長初:《楊秀清職爵銜考釋》,《安徽史學》2003年第6期,第88-92頁。
  • 21.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5、102頁
  • 22.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6、204頁
  • 23.    郭毅生、史式主編.《太平天國大辭典》: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第16—18頁
  • 24.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15—219頁
  • 25.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17—120頁
  • 26.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12、117、128頁
  • 27.    《石達開供詞》,收入《三略彙編》:韋昌輝請洪秀全殺楊秀清,洪秀全本欲殺楊,口中不肯……
  • 28.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6頁
  • 29.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28頁
  • 30.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11—225頁
  • 31.    滌浮道人:《金陵雜記·續記》:韋至洪處,先遣偽北殿承宣某賊往傳楊逆來洪處議事,楊怒不往,並將其賊使縛於庭柱,用炮轟斃,一面令偽東殿尚書傅學賢率東黨眾賊扎於漢西門大街以待北賊,不意北賊已率黨從后街直入東巢,東賊急避登望樓。自去其梯,並在樓頂擂鼓,意在調黨羽回巢自衞。北賊隨目有偽北殿右二十承宣許宗揚者,即許十八,帶刀緣樓柱而上,東賊見逼急,遂跳而下。潛匿廁坑間。許追至見履,捉縛北賊前。楊雲:“爾我金田起首,爾此時不能殺我。”韋答雲:“爾欲奪位,我奉二哥令殺爾。今日之事兩不能全。不殺爾,我即當死。”佯拔劍欲自刎,隨目環奪其劍亂砍,遂將東賊楊秀清即時戕斃,並殺其親丁廿七口,其被擄姦淫為偽王娘者五十四口,同時被殺,以及擄禁服侍被奸有孕者亦皆殺訖,餘擄婦女未害。
  • 32.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350頁
  • 33.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36頁
  • 34.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七: 所有政事悉由偽侯相商議停妥,具稟於石逆,不行則寢其説,行即代楊逆寫成誥諭,差偽翼參護送楊逆頭門,交值日偽尚書掛號訖,擊鼓傳進,俄頃蓋印發出,即由偽東參護送韋逆偽府登簿,再送石逆處匯齊,由佐天侯發交疏附官分遞各處,雖層層轉達,而毫無窒礙,曾於一日之內,發諭至三百件之多。
  • 35.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東賊自言:“五歲喪父母,養於伯,失學不識字,兄弟莫笑,但緩讀給我聽,我自懂得。”故書手往往得見賊,與其居。
  • 36.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文書彙編》:中華書局,1979年:第94頁
  • 37.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12頁
  • 38.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6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867頁
  • 39.    杜文瀾:《評定粵匪紀略》卷四:令許男女配偶,遂設煤官司其事。
  • 40.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文書彙編》.:中華書局,1979年:第168頁
  • 41.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2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313頁
  • 42.    王慶成編注.《天父天兄聖旨》:遼寧人民出版社,1986年:第103頁
  • 43.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327頁
  • 44.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41—143頁
  • 45.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1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370頁
  • 46.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2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503頁
  • 47.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4年:第347、350頁
  • 48.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2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850頁
  • 49.    曾國藩.《曾國藩全集》書信第二卷:嶽麓書社,1990年:第428頁
  • 50.    孫中山和毛澤東論太平天國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1-07-02]
  • 51.    鍾文典.《太平天國人物》:廣西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57頁
  • 52.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資料彙編》第1冊:中華書局,1980年:第303頁
  • 53.    蘇雙碧.《太平天國人物論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33頁
  • 54.    《劍橋中國晚清史 第六章 太平軍叛亂》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02]
  • 55.    《劍橋中國晚清史 第六章 太平軍叛亂》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21-07-02]
  • 56.    太平天國  .Mtime時光網[引用日期2021-07-02]
  • 57.    羅爾綱、王慶成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2卷: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4年:第409—410頁
  • 58.    謝介鶴:《金陵癸甲紀事略》:(楊秀清)嘗與西賊妻宣嬌私,睡未醒,賊夥至不及避。乃假作天父下凡狀,謂賊夥日:宣嬌我第六女,秀清同胞妹,當易姓楊,蕭朝貴為貴妹夫,我。命秀清卧為天下兄弟贖病也。命宣嬌同秀清卧,為天下姊妹贖病也。同胞兄妹,同卧毋害,眾勿疑。遂自號禾乃師贖病主。
  • 59.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3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8頁
  • 60.    凌善清.《太平天國野史》:江蘇廣陵古籍刻印社,1993年:第317—318頁
  • 61.    張汝南:《金陵省難紀略》:東賊……又有偽示雲:“素不能詩,曾在長沙見某善戰,忽得一絕,示知軍中,須要學他”云云,其下二句:“看你渾身都是膽,不亞常山趙子龍”。
  • 62.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文書彙編》:中華書局,1979年:第113—114頁
  • 63.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續編 太平天國》第4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628頁
  • 64.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4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401頁
  • 65.    中國史學會主編.《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 太平天國》第1卷:神州國光社,1952年:第25—26頁
  • 66.    謝介鶴:《金陵癸甲紀事略》:東賊淫無度,兼以子死,西賊子又死,悲甚而目失明,弗能視。
  • 67.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158頁
  • 68.    太平天國曆史博物館編.《太平天國文書彙編》:中華書局,1979年:第47頁
  • 69.    太平天國東王楊秀清後人 尋找知情人傅桂琴親屬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1-07-08]
  • 70.    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廳、廣西壯族自治區文物局編.《廣西壯族自治區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不可移動文物名錄》:廣西科學技術出版社,,2013年:,第251頁
  • 71.    史式.《史式文集 第1卷 太平天國詞語彙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417—418頁
  • 72.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10—211頁
  • 73.    劉晨.《蕭朝貴與太平天國早期史》: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9年:第222—225頁
  • 74.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一:秀清多任心腹密,布私人,邏察羣下,有言行可疑或為官兵內應,及有一切犯偽令者,皆默識之,突言天父附體,指出其人所行何事,立時訊服。重則點天燈、五馬分屍,輕則斬首。株連累累,時興大獄。
  • 75.    張德堅:《賊情彙纂》卷二:(癸好三年)七月,楊逆目疾劇甚,(李)俊良率諸醫竭技診治,甲寅四月,楊逆一目已損,其一漸無痛楚。
  • 76.    皮明庥.楊秀清“武昌祀孔”考——兼論《鄂城紀事詩》是部偽書[J].武漢師範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78(04):42-49.
  • 77.    鍾文典.楊秀清“尊孔投降”説商榷[J].廣西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78(04):57-61.
  • 78.    凌善清:《太平天國野史》卷十二:天王欲拔隊,秀清曰: “西王剛愎,不稍挫之,後不聽命,俟其自歸可也。”天王曰:“設有不測,奈何?”秀清曰:“西王勇悍,縱有小挫,清妖不敢逼,必能自脱。”
  • 79.    中國社科院文研所近代文學研究組編.《中國近代文學研究集》: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86年:第273—274頁
  • 80.    王偉國,曾慶瑞主編.《走近〈太平天國〉》:京華出版社,2000年:第294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