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梅蘭竹菊

(文化象徵)

編輯 鎖定
梅蘭竹菊指:梅花蘭花菊花。被人稱為“四君子”。品質分別是:傲、幽、堅、淡。
梅、蘭、竹、菊成為中國人感物喻志的象徵,也是詠物詩和文人畫中最常見的題材,正是根源於對這種審美人格境界的神往,也是詠物詩文和藝人字畫中常見的題材,號稱花中四君子。四君子並非浪得虛名,它們各有特色 :
梅:探波傲雪,剪雪裁冰,一身傲骨,是為高潔志士;
蘭:空谷幽放,孤芳自賞,香雅怡情,是為世上賢達;
竹:篩風弄月,瀟灑一生,清雅澹泊,是為謙謙君子;
菊:凌霜飄逸,特立獨行,不趨炎勢,是為世外隱士。
中文名
梅蘭竹菊
外文名
Plum blossoms, orchids,chrysanthemum , bamboo
寓    意
傲、幽、澹、逸
應    用
繪畫、書法、詩詞
探波傲雪,高潔志士
深谷幽香,世上賢達
清雅澹泊,謙謙君子
凌霜飄逸,世外隱士
文化由來
明·黃鳳池《梅竹蘭菊四譜》
文學作品
《四子之歌》/揚眉
文化外延
借物喻志、負載真情

梅蘭竹菊謙謙君子

編輯
“四君子”是中國畫的傳統題材,以、菊謂四君子。是傳統寓意紋樣。
朱宣鹹中國畫《梅蘭竹菊》 朱宣鹹中國畫《梅蘭竹菊》
明代黃鳳池輯有《梅竹蘭菊四譜》,從此,梅蘭竹菊被稱為“四君”。 [1]  畫家用“四君子”來標榜君子的清高品德。《集雅蔡梅竹蘭菊四譜小引》:“文房清供,獨取梅、竹、蘭、菊四君者無他,則以其幽芳逸緻,偏能滌人之穢腸而澄瑩其神骨。”四君子並非浪得虛名,確實各有它的特色:梅,剪雪裁冰,一身傲骨;蘭,空谷幽香,孤芳自賞;竹,篩風弄月,瀟灑一生;菊,凌霜自行,不趨炎勢。關於梅蘭竹菊對梅蘭竹菊的詩一般的感受,是以深厚的民族文化精神為背景的。梅蘭竹菊,佔盡春夏秋冬,中國文人以其為“四君子”,正表現了文人對時間秩序和生命意義的感悟。梅高潔傲岸,蘭幽雅空靈,竹虛心直節,菊冷豔清貞。中國人在一花一草、一石一木中負載了自己的一片真情,從而使花木草石脱離或拓展了原有的意義,而成為人格的象徵和隱喻。
大凡生命和藝術的“境界”,都是將有限的內在的精神品性,昇華為永恆無限之美。

梅蘭竹菊梅信息

編輯
拉丁文學名:Prunus mume
命名者:Apricot
英名:Mumeplant Japanese
別名:春梅、乾枝梅、紅綠梅、紅梅、綠梅等。
科屬:薔薇科、李屬

梅蘭竹菊植物特徵

是薔薇科李屬梅亞屬的落葉喬木,有時也指其果(梅子)或花(梅花)。梅花原產於中國,後來引種到韓國與日本,樹高可達5一6米。樹冠開展,樹幹褐紫色或淡灰色,多縱駁紋。小枝細長,枝端尖,綠色,無毛。單葉互生,葉寬卵形或卵形,邊緣有細鋸齒,先端漸尖或尾尖,基部闊楔形,幼時或在沿葉脈處有短柔毛;葉柄長約1釐米,近頂端有2腺體;具托葉,常早落。
梅花高可達10米;小枝綠色,無毛。葉片寬卵形或卵形,長4—10釐米,寬2—5釐米,頂端長漸尖,基部寬楔形或近圓形,邊緣有細密鋸齒,背面色較淺。花單生或2朵簇生,先葉開放,白色或淡紅色,芳香,直徑2—2.5釐米;花柄短或幾無;萼簡鍾狀,常帶紫紅色,萼片花後常不反折;心皮有短柔毛。核果近球形,兩邊扁,有縱溝,直徑2—3釐米,綠色至黃色,有短柔毛。花期3月,果期5—6月。

梅蘭竹菊文學寓意

詠物詩中,很少有以百首的篇幅來詠一種事物的,而對梅花完成“百詠”的詩人最多。梅花最令詩人傾倒的氣質,是一種寂寞中的自足,一種“凌寒獨自開”的孤傲。它不屑與凡桃俗李在春光中爭豔,而是在天寒地凍、萬木不禁寒風時,獨自傲然挺立,在大雪中開出滿樹繁花,幽幽冷香,隨風襲人。
從梅花的這一品性中,中國詩人們看到了自己的理想人格模式,就是那樣一種“衝寂自妍,不求識賞“的孤清,所以詩人常用“清逸”來寫梅花的神韻,如宋代“梅妻鶴子”的林和靖那著名的詩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清逸”不僅是古代隱士的品格,而且是士大夫的傳統文化性格。梅花所表現的正是詩人共有的一種品質,因而詩人倍加珍愛。
梅花以清癯見長,象徵隱逸淡泊,堅貞自守。那“高標獨秀”的氣質,倜儻超拔的形象,使詩人帶着無限企慕的心情,以一往情深的想象,盼望與梅花在一起深心相契的歡晤:“雪滿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來。”梅花的冷香色,含藴着道德精神與人格操守的價值,因而深為詩人所珍視。
梅花的象徵意義:
梅花被譽為花中“四君子”之首,也是“歲寒三友”之一,因其所處環境惡劣,卻仍在凌厲寒風中傲然綻放於枝頭,是中華民族最有骨氣的花,是民族魂代表。梅的傲骨激勵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不畏艱險、奮勇前進、百折不撓。我們更加熟悉那句“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它的品格與氣節就是民族精神的寫意。
梅花是中國的傳統之花,堅強、高潔、謙虛的品格為世人所敬重,歷代中引來無數愛梅、贊梅的文人志士,在文學藝術史上,關於梅的詩和梅的畫數量之多恐怕是其它花卉所不及的。“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這首詩詮釋了梅花自強不息的傲雪的精神;“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這説明梅花不與羣芳爭豔的高潔之美。
商代時期便有梅花已有四千年曆史之久,從上面的顯達人士到下面的布衣平民,幾千年來無一不對梅花深愛有加。梅花是花中壽星,在中國很多地區存在千年古梅。民間有梅具“四德“、“五福”的説法,梅花的五個花瓣代表着吉祥,為福、祿、壽、禧、財,五個吉祥神;梅花還常被人們看作是傳春報喜的吉祥象徵。
國畫中畫梅的方式有很多種,有圈梅、墨梅、紅梅、粉梅、白梅、赭梅、黃梅、等,其中圈花最難,用筆講究似方非方,大小相襯,前後左右攢聚;畫枝要求勁挺有力,腕力與臂力足夠,要表現出梅花傲雪凌霜之神韻。
畫中梅花也常以梅蘭竹菊組合形式出現,象徵君子品質,正直、純潔、堅貞、氣節。
  梅花與竹子和兩隻喜鵲畫在一起,代表着“梅竹雙喜”。畫喜鵲站在梅梢上鳴叫,寓意喜上眉梢、喜事臨門。

梅蘭竹菊蘭信息

編輯
科學解釋
學名:Cymbidium spp
英名:Cymbidium
別名:蘭草
科名:蘭科

梅蘭竹菊植物特徵

蘭蘭科(Orchidaceae)蘭屬(Cymbidium)70多種植物的通稱。原產於亞洲熱帶和亞熱帶地區,有數千個人工雜種。花白色、淡黃色至綠色、棕紅色或深青銅色。該屬植物土生或附生,是常見的觀賞花卉,多有短的假鱗莖,葉革質帶狀,每一花梗上著生許多朵花。
香草也(説文),蕙,薰草也(本草)。蘭是菊科的佩蘭和澤蘭,而蕙可能是菊科的零陵香。自宋代開始蘭蕙則單指蘭科植物的地生蘭。黃庭堅稱:一干一花而香有餘者,蘭;一干數花而香不足者,蕙。這是春蘭和蕙蘭區別的最初標準。宋朝定癸已(1233年)趙時庚發表了我國第一部蘭花專著《金漳蘭譜》。

梅蘭竹菊文化寓意

空谷生幽蘭,蘭最令人傾倒之處是“幽”,因其生長在深山野谷,才能洗淨那種綺麗香澤的姿態,以清婉素淡的香氣長葆本性之美。這種不以無人而不芳的“幽”,不只是屬於林泉隱士的氣質,更是一種文化通性,一種“人不知而不愠”的君子風格,一種不求仕途通達、不沽名釣譽、只追求胸中志向的坦蕩胸襟,象徵着疏遠污濁政治、保全自己美好人格的品質。蘭花從不取媚於人,也不願移植於繁華都市,一旦離開清幽淨土,則不免為塵垢玷污。因此,蘭花只適宜於開在人跡罕至的幽深所在,只適宜於開在詩人們的理想境界中。
宋人鄭思肖在南宋滅亡之後,隱居吳中(今蘇州),為表示自己不忘故國,坐卧都朝南方。常畫“露根蘭”,筆墨純淨,枝葉蕭疏,蘭花的根莖園藝,不着泥土,隱喻大好河山為異族踐踏,表現自己不願生活在元朝的土地上,不與統治者同流合污的氣節。寥寥數筆,卻筆筆血淚。倪瓚曾為其題詩:“只有所南心不改,淚泉和墨寫《離騷》。”所以,詩人愛蘭詠蘭畫蘭,是透過蘭花來展現自己的人格襟抱,在蘭花孤芳自賞的貞潔幽美之中,認同自己的一份精神品性。
蘭花的花語:美好、高潔、賢德。外國的蘭花花語為:熱烈、友誼、自信、自傲
蘭花有好多種,其中:
紫羅蘭 :永續的美
小蒼蘭 :純真、無邪
嘉德利亞蘭 :貴婦人
蝴蝶蘭 :幸福逐漸到來
文心蘭 :隱藏的愛
劍蘭 :高雅、長壽、康寧

梅蘭竹菊竹信息

編輯
竹子,又名竹。
學名 Bambusoideae(Bambusaceae或Bamboo)
禾本科的一個分支

梅蘭竹菊植物特徵

禾本科的一個分支,分佈在亞熱帶地區,又稱竹類或竹子。有低矮似草,又有高如大樹。通常通過地下匍匐的根莖成片生長。也可以通過開花結籽繁衍,其種子被稱為竹米。為多年生植物。有一些種類的竹筍可以食用。為高大、生長迅速的禾草類植物,莖為木質。分佈於熱帶、亞熱帶至暖温帶地區,東亞、東南亞和印度洋及太平洋島嶼上分佈最集中,種類也最多。
(1)、 (象形。小篆字形,象竹莖與下垂的葉片。“竹”是漢字的一個部首。從“竹”的字大部分是樂器、竹器和記載文字的東西。本義:竹子)
(2)、 常綠多年生植物,一般的竹子在春.冬.夏生筍,且有年份之分。莖有很多節,中間是空的,質地堅硬,種類很多。是種堅強的植物,有君子之稱,一生中僅開一次花。可制器物,又可做建築材料:~子。~葉。~筍。~編(用竹篾編制的工藝品)。~刻,竹笛。
竹葉呈狹披針形,長7.5~16釐米,寬1~2釐米,先端漸尖,基部鈍形,葉柄長約5毫米,邊緣之一側較平滑,另一側具小鋸齒而粗糙;平行脈,次脈6~8對,小橫脈甚顯著;葉面深綠色,無毛,背面色較淡,基部具微毛;質薄而較脆。竹筍長10至30cm,成年竹通體碧綠節數一般在10至15節之間。

梅蘭竹菊文化寓意

竹枝杆挺拔,修長,四季青翠,凌霜傲雨,倍受中國人民喜愛,有“梅蘭竹菊”四君子、“梅松竹”歲寒三友等美稱。中國古今文人墨客,愛竹誦竹者眾多。
竹在清風中簌簌的聲音,在夜月下疏朗的影子,都讓詩人深深感動,而竹於風霜凌厲中蒼翠儼然的品格,更讓詩人引為同道,因而中國文人的居室住宅中大多植有竹子。王子酞説:“何可一日無此君!”蘇東坡説:“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醫。”樸實直白的語言,顯示出那悠久的文化精神已深入士人骨髓。
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涼爽的閒庭中,翠竹依階低吟,挺拔勁節,清翠欲滴,婆娑可愛,既有梅凌寒傲雪的鐵骨,又有蘭翠色長存的高潔,並以它那“勁節”、“虛空”、“蕭疏”的個性,使詩人在其中充分玩味自己的君子之風。它的“勁節”,代表不屈的骨節/骨氣;它的“虛空”,代表謙遜的胸懷,它的“蕭疏”,代表詩人超羣脱俗 。

梅蘭竹菊菊信息

編輯
英名:flos chrysanthemum
別名:菊華、秋菊、九華、黃花、帝女花、笑靨金、節花。
因其花開於晚秋和具有濃香故有“晚豔”、“冷香”之雅稱。

梅蘭竹菊植物特徵

株高20-200cm,通常30-90㎝。莖色嫩綠或褐色,除懸崖菊外多為直立分枝,基部半木質化。單葉互生,卵圓至長圓形,邊緣有缺刻及鋸齒。頭狀花序頂生或腋生,一朵或數朵簇生。舌狀花為雌花,筒狀花為兩性花。舌狀花分為下、匙管、畸四類,色彩豐富,有紅、黃、白、墨、紫、綠、橙、粉、棕、雪青、淡綠等。筒狀花發展成為具各種色彩的“託桂瓣”,花色有紅、黃、白、紫、綠、粉紅、複色、間色等色系。花序大小和形狀各有不同,有單瓣,有重瓣;有扁形,有球形;有長絮,有短絮,有平絮和卷絮;有空心和實心;有挺直的和下垂的;式樣繁多,品種複雜。根據花期遲早,有早菊花(九月開放),秋菊花(十月至十一月),晚菊花(十二月至元月),但經過園藝家們的辛勤培植,改變日照條件,也有五月開花的五月菊,七月開花的七月菊。根據花徑大小區分,花徑在10釐米以上的稱大菊,花徑在10—6釐米的為中菊,花徑在6釐米以下的為小菊。根據瓣型可分為平瓣、管瓣、匙瓣三類十多個類型。菊科所有花卉品種的總稱。多年生草本植物,葉子卵形有柄,邊緣有缺刻或鋸齒,秋季開花。由於人工培育,增加了很多品種,顏色、形狀和大小變化很大。有的品種可入藥。總數最多,約有23000種以上,是世界植物花卉僅次於蘭花的亞軍。

梅蘭竹菊文化寓意

如果説,冬梅鬥霜冒雪,是一種烈士不屈不撓的人格,春蘭空谷自適,是一種高士遺世獨立的情懷,那麼,秋菊才兼有烈士與高士的兩種品格。晚秋時節,斜陽下,矮籬畔,一叢黃菊傲然開放,不畏嚴霜,不辭寂寞,無論出處進退,都顯示出可貴的品質。
兩千多年以來,儒道兩種人格精神一直影響着中國的士大夫,文人多懷有一種“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的思想。儘管世事維艱,文人心中也有隱退的志願,但是,那種達觀樂天的胸襟,開朗進取的氣質,使他們始終不肯放棄高遠的目標,而菊花最足以體現這種人文性格。詠菊的詩人可以上溯到戰國時代的屈原,而當晉代陶淵明深情地吟詠過菊花之後,千載以下,菊花更作為士人雙重人格的象徵而出現在詩中畫裏,那種中和恬淡的疏散氣質,與詩人經歷了苦悶彷徨之後而獲得的精神上的安詳寧靜相契合。因而對菊花的欣賞,儼然成為君子自得自樂、儒道雙修的精神象證。

梅蘭竹菊讚美詩文

編輯
朱宣鹹中國畫《梅蘭竹菊》系列。
梅蘭竹菊 梅蘭竹菊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王安石《梅花》.
孤蘭生幽園,眾草共蕪沒。雖照陽春暉,復悲高秋月。飛霜早淅瀝,綠豔恐休歇。若無清風吹,香氣為誰發。——李白《古風》.
數莖幽玉色,晚夕翠煙分。聲破寒窗夢,根穿綠蘚紋。漸籠當檻日,欲得八簾雲。不是山陰客,何人愛此君。——杜牧《題新竹》.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黃。陶令籬邊色,羅含宅裏香。幾時禁重露,實是怯殘陽。願泛金鸚鵡,升君白玉堂。——李商隱《菊花》.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 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陸游《卜算子 詠梅》.
著名畫家張大林教授全國政協禮堂作品 著名畫家張大林教授全國政協禮堂作品
幽蘭在山谷,本自無人識。只為馨香重,求着遍山隅。——陳毅《幽蘭》.
咬定青山不放鬆, 立根原在破巖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鄭燮《竹石》.
秋叢繞舍似陶家, 遍繞籬邊日漸斜。 不是花中偏愛菊, 此花開盡更無花。——元稹《菊花》.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毛澤東《 卜算子 詠梅》
蘭生幽谷無人識,客種東軒遺我香。知有清芬能解穢,更憐細葉巧凌霜。根便密石秋芳早,叢倚修筠午蔭涼。...——廣羣芳譜 清 劉灝 (最初是《種蘭》蘇轍寫的)

梅蘭竹菊四子之歌

編輯

梅蘭竹菊孤山的梅

《孤山的梅》
揚眉
孤山的梅,
是素雅飄逸的型,
生在江南的土地上,
柔柔素素的枝,
曲曲折折的杆;
孤山的梅,
是冰肌玉骨的身,
長在西湖的水岸旁,
青青綠綠的肌,
朱朱赤赤的膚;
孤山的梅,
是傲雪凌霜的臉,
植根孤山的石隙中,
文文靜靜的眉,
恬恬淡淡的唇。
哦,孤山的梅,
我情感中的女孩,
幾時我不把你思念;
哦,孤山的梅,
我意念裏的女神,
幾時我不把你嚮往。
生活的艱辛,
壓彎了我的腰,
工作的勞累,
磨垮了我的肩,
這都不能磨滅我摯愛你的真心;
道路的坎坷,
磕傷了我的膝,
路途的遙遠,
磨破了我的足,
這都不能阻擋我追尋你的腳步。
因為我的情感裏只有你,
孤山的梅;
因為我的世界裏只有你,
孤山的梅。

梅蘭竹菊蘭溪的蘭

《蘭溪的蘭》
揚眉
蘭溪的蘭是是幽谷中的蘭,
生在蘭溪的水岸,
長在蘭溪的柔波間。
融融的暖春泛起輕曳的散煙,
揉撫着略有喧囂的山谷,
是那翠翠的鳥在尋找情侶,
擾亂了這寂靜的山林;
是那瑩瑩的溪水奔流不息,
拍打着千瘡百孔的石崖陡壁,
給這潮濕的綠幔彈奏着序曲。
我徜徉在蘭溪的石岸,
把那幽綠的劍葉撫摸,
似在親揉我戀人的臉;
我徘徊在蘭溪的水濱,
把那幽雅的香息吮吸,
似在親吻我戀人的唇;
我佇足在蘭溪的花叢,
把那幽靜的蕊蕾端詳,
似在凝視我戀人的眉
---那眉下蕩着一彎含春的水。
哦,山間的鳥已不在我頭上躁躍,
石間的溪已不在我身邊奏鳴,
大地的春暉已不在我眼前呈現出綠的光影。
蘭溪的蘭是遠古的蘭,
生在蘭溪的水岸,
長在蘭溪的柔波間,
從會稽山翠竹中淌出,
曲曲折折滌盪着青石巖板,
拓出了深深渠涵,
九曲迴腸纏繞在蘭亭亭間。
在這蘭溪的岸邊,
曾環坐着青衣的衫,
流着芬芳的羽殤,
把香甜的墨汁頻添,
書寫着文人們最浪漫的詩篇,
吟頌着雅士們最純真的心田。
蘭溪的蘭你深藏在一代明君的聖庵,
只把一屢溢墨留在明清的故殿,
我在那千古絕章前佇足,
把這泛着陳年酒香的墨跡品舔,
那幽幽的蘭溪水呦,
浸濕了我的衣衫;
那濃濃的羲之墨呦,
永刻在我的心田;
蘭溪的蘭
---我的戀人。

梅蘭竹菊君山的竹

《 君 山 的 竹 》
揚 眉
許是,那八百里洞庭湖的春波,
長久地盪漾在我的心間;
許是,那千古一記岳陽樓的美文,
時時的銘刻在我的腦海;
許是,那悲情萬種君山上的翠竹,
默默地融入了我的血液,
我來到了洞庭。
含着清煙的水幔揉撫在春波中,
將浩浩的水面波皺;
含着紫氣的霧靄繚繞在丘巒間,
將叢叢的垂柳潤翠。
放眼望去這雲夢水澤的巴楚聖地,
千里湘江滔滔北去,
萬里長江滾滾東流,
白鶴雲間啼、彩蝶花間飛,
千帆競渡百舸爭流一派王者之氣。
我信步來到了湖邊的岳陽樓,
這四柱三層的江南名樓,
飛檐陡頂、檐牙雕琢、金碧輝煌,
恰似一隻凌空欲飛的鯤鵬,
銜着一池碧水。
我佇足在範公的《岳陽樓記》前,
撫摸着歷經劫難的雕板,
回想着當年窗下誦讀的歷歷情景,
那兒郎時壯懷激烈的報國豪情,
和同桌的她那驚詫欽佩的眸,
禁不住的陣陣心揪。
再讀這博大精深的文筆,
領略着“先天下之憂而憂,
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髓,
感受着聖人胸中豪邁的氣勢,
那鏗鏘的文字再度激起男兒的血性豪氣。
乘着一葉扁舟蕩槳在荷葉輕搖的柔波間,
向含煙滴翠的君山劃去,
在烏龍尾角蹬上了它的石灘,
站在望湖亭上回首彼岸:
八百里煙波浩淼,
九萬户青煙人家。
石雕的亭檐下長着是那高聳的同心竹,
寬厚碧綠的葉片是絲絲的金線,
那竹芯也是嫩黃色的心,
枝枝相依訴不完彼此的心曲,
我拂拭着長長的葉片,
把深深的祝福呢喃。
過星雲圖穿猴子洞,
走翠茶園、我來到了酒心亭 。
那亭邊的亂石中長着絲絲的藤蔓,
藤蔓上粘裹着金色的茸毛,
肥碩的葉面泛綠影,
葉底卻是火紅的焰,
那金絲帶上墜着黃穎穎米粒似的花串,
揉放着濃郁的酒香,
使人心神盪漾醉眼迷離。
藤間散生着稀疏的梅花竹,
酋勁的竹竿上有着深深的槽溝,
那隆起的筋骨似梅花的瓣,
和着這醉人的酒香傲然挺立。
鑑心湖的情波透着鵝黃的底,
似一面橢圓的明鏡丟棄在竹蔭裏,
那湖面上蝶着色彩斑斕的葉,
飄忽在熏熏的清音中,
是那聖音竹在吹着銘心的梵音。
這楠竹的兄弟到了君山卻變得的矮壯起來,
竹根粗大、方寸之間竟能擁擠着數個竹輪,
我靜心在湖岸光色中,
耳畔是那天籟來音,
間或有我熟悉的笑語響起,
是那金玲般的清脆的聲音,
那黑黑的飄發飛掃過我的耳,
撩撥着我少年的心絃。
延着蜿蜒的石板小徑我來到了煙波亭上,
眺首洞庭湖的水面,
只見日光波影中點着幾許眉睫,
間或有荷葉撒出閃爍的星光。
我手摸亭邊方竹的竹竿,
想着那在君山修煉的玉女,
當年若不是她把寶堂的鑰匙藏在煙波亭的石階下,
也該不會有這竹竿方正的竹了,
那天地之間不也就少了方正的秉性,
我們後人不也少了學習的楷模嗎?
進聽濤閣反身龍涎井,
暢飲那黃色山岩間滴下的甘泉露,
燥熱的心一撫而去頓覺爽清;
提步走到羅漢山,
眼前都是形態各異的翠羅漢,
這是古時一位善良的高僧,
善得動感天界中的十八羅漢來此打坐,
可這一坐竟坐了數千年,
這善行是佛家的心,
這善行是世間的情。
下羅漢山走柳毅井翻柳毅亭,
小憩片刻將同心湖眺凝,
幻想着風度翩翩的柳公子從竹林中閃出,
登有緣橋去會那龍女,
想了一會自己到不禁唏笑起來,
若回到千年我可不等那柳郎去送書嘍,
哎,不行這不找着讓玲子把耳朵擰。
下橋過朗吟亭只把那洞賓吟詩處一瞥,
我可不喜歡這狂徒,
你縱有千般本事萬般變化,
卻不為天下蒼生造福,
不去救草民於水火,
只顧得自己成仙得道去天界逍遙,
供你何用。
在孔子的石像前我恭敬地頂禮膜拜,
想着儒家思想如薰風綠了千年洞庭;
在聖哲身邊長着金鑲玉竹,
嫩黃的竹杆上凹陷着翠綠的線條,
隔節對稱生長着,
彷彿一塊塊碧玉鑲嵌其中。
這到叫我想起了君子比德於玉焉的聖語,
這仁、義、智、勇、潔的風姿,
天造物化的就生在這叢叢翠竹身上。
在二妃墓前我長久地佇立沉思,
世間的情呀,
你揉搓着多少痴心的夢,
世間的意呀,
你碾碎了多少苦澀的心。
連這聖明的君家也在彈奏着這悽楚古箏,
那斑駁的石函棲息這已有數千年了,
這冰冷的石頭下睡着兩個憂鬱的香魂,
頭朝着蒼梧的曠野低聲哭泣,
心裏想着九嶷山中她們的虞帝,
--- 那遠古聖哲的明君。
流了千年的淚水呀,
溻濕了這君山的土地,
生出了鳳尾毛竹颯颯的在清風中泣語,
鑽出了翠絲細竹默默地守護着幽靜的碑林。
湘妃祠前,
我看到了心儀已久的斑竹,
是那堯的女兒---娥皇、女英的淚水,
飛濺在青青翠竹上留下的痕跡,
我想這漫天淚水中一定含着女兒的血,
那是哭出來的眼中血呀,
不然這青翠的竹子上怎能刻上褐褐的印跡。
那哭是驚天動地的哭,
連玉帝也下了星雲圖卷,
把哭碎了的心撫育;
那哭是翻江蹈海的哭,
連始皇也不得不掏出九龍玉璽,
在君山上蓋上四顆大印,
才留住君山沒能蹦消而去。
君山的竹呀,
你有着青翠碧綠的容顏,
煥發着旺盛的生命;
君山的竹呀,
你有着婆娑迷人的身姿,
在清風中亭亭玉立。
君山的竹呀,
你有着高風亮潔的心胸,
在君山的水霧中光鮮幾許。
若一天我也要化為一枝紫竹,
從普陀山中燻一身的檀香,
生根於君山的土地,
直到我的臉上長出黑色的色斑,
直到我的身上蜕變成紫黑色的竿,
我就做成洞簫,
吹出幽怨的心曲,
天涯海角間來把你尋覓,
我故鄉你那紫色的伊影,
我故鄉你那恬恬的笑顏,
我故鄉咱同窗間的花絮。
是我錯了,
是我錯了呀,
沒能早些向你表白我心中的愛意,
我的愧疚只能令我化做君山上的一隻紫竹,
等着你玲子乘着一葉小舟來向我怨訓,
或十年、或百年、或千年,
我是君,我是君山的君。
玲子,你在那裏呀...?!

梅蘭竹菊黃花崗的菊

《黃花崗的菊》
揚眉
深秋的羊城,
海風徐徐撩着髮絲,
懷一束金秋,
我緩步來到了黃花崗,
這裏埋葬着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
推翻封建帝制的勇士。
黃花瑟瑟,金蕊吐絲;
遒枝託蕾,墨葉扶香,
我撫扣着青石的墓碑,
那冰冷的石頭在低聲泣語,
訴説着肘臂下七十二位英烈的名字。
我仰望着紅紅的朝陽,
朝陽流出片片丹霞,
似那血腥的殺場;
我回首西邊的殘月,
殘月飄曳着縷縷青絲,
似那依門望子的老孃。
桀驁的金菊,
一束束地躺在石板上,
帶去我崇高的敬禮,
也寄託着我的哀思:
一個人的生命是那樣的脆弱,
脆弱的抵不住一片枯葉,
可他的精神卻長存。
為了一個主義,
為了一個信仰,
不惜把青春的熱血拋灑,
不惜把温暖的親情割斷,
不惜把寶貴的生命捐獻。
他知道:
他的故去牽動着是他朋友的哀痛,
他知道:
他的故去蹂躪着是他親戚的肝腸,
他知道:
他的故去撕裂着是他父母的心肺。
可他偏要一無反顧地走向死亡,
偏要把自己拋入無底的深淵,
這需要怎樣的勇氣,
這需要多強的剛烈。
--- 助天下人愛其所愛,
為天下人謀永福,
這鏗鏘的話語時時震響在我耳畔。
黃花崗的菊知道:
知道這錚錚鐵骨的身軀中,
有顆赤誠的富國之心;
這黃花崗的菊知道:
這赤誠的心間,
滾動着是炙熱的民族大義的血;
這黃花崗的菊知道:
這鮮紅的熱血裏,
藴涵着超脱了生命的理想主義精神。

梅蘭竹菊音樂藝術

編輯
團體表達性音樂藝術治療系列之—“梅蘭竹菊”,為音樂治療專家趙小明獨創。
“梅蘭竹菊”四君子,千百年來以其清雅淡泊的形象,一直為世人所鍾愛,同時也成為一種人格品性的文化象徵。
梅,「獨天下而春」,作為傳春報喜、吉慶的象徵,從古至今一直被中國人視為吉祥之物。「梅具四德,初生為元,是開始之本;開花為亨,意味着通達順利;結子為利,象徵祥和有益;成熟為貞,代表堅定貞潔。」此為梅之「元亨利貞」四德。梅開五瓣,象徵五福,即快樂、幸福、長壽、順利與和平。
中國蘭的根是為白芷,白芷象徵人民百姓。蕙芷是自古以來仁義與民政的傳統美德精華, 蕙蘭根系百姓,唐代大詩人李白寫有“幽蘭香風遠,蕙草流芳根”。
竹身形挺直,寧折不彎,曰正直; 竹雖有竹節,卻不止步,曰奮進; 竹外直中通,襟懷若谷,曰虛懷; 竹有花深埋,素面朝天,曰質樸;竹一生一花,死亦無悔,曰奉獻; 竹玉竹臨風,頂天立地,曰卓爾;竹雖曰卓爾,卻不似松,曰善羣; 竹質地猶石,方可成器,曰性堅;竹化作符節,蘇武秉持,曰操守; 竹載文傳世,任勞任怨,曰擔當。
中國是詩的國度,也是花的國度,自古愛花佳話不勝枚舉,諸如陶淵明採菊東籬、李白醉卧花陰、杜甫對花濺淚、林逋子鶴妻梅……詩有精品,花有奇葩,“秋來誰為韶華主,
總領羣芳是菊花。”百花叢中,菊花向以“花中君子”、“花中隱士”而名揚天下。“家家爭説黃花秀,處處籬邊鋪彩霞。”菊花尤其為那些不趨世俗、節操高尚的志士仁人、遷客騷人所鍾愛。
屈原以“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的名句,歌頌菊花高貴品質;以“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表明了潔身自好、永不與惡勢力同流合污的品格。晉代詩人陶淵明讚美菊花:“懷以貞秀枝,卓為霜下傑。”他辭官迴歸故園,“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他以菊為友,其樂陶陶。
由於菊花具有歷史悠久、品種繁多、色澤豔麗、花形多變、品德高尚等特點,而深受古人喜愛,被譽為“梅、蘭、竹、菊”四君子之一。
古人説:“琴棋書畫養心,梅蘭竹菊寄情”。在此,以“梅蘭竹菊”作為一個音樂治療技術的命名,除了考慮到四君子隱喻人的高貴品質之外,同時還考慮到音樂本身就是心靈脩行者不可或缺的伴侶,可見“梅蘭竹菊”和音樂對個人修為、塑造好品格有着十分積極的影響。
梅花國畫 梅花國畫
蘭花國畫 蘭花國畫
竹子國畫 竹子國畫
菊子國畫 菊子國畫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