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梁甫吟

(漢樂府詩)

編輯 鎖定
《梁甫吟》是三國諸葛亮(存疑)創作的一首樂府詩,從望蕩陰裏見三墳寫起,轉到寫墳中人被讒言遭殺害的悲慘事件,再轉到揭出設此毒計之人。
《梁甫吟》層層推進,語語相銜。作者兩用問答句式,都處在詩的關鍵處,既起醒目作用,又使文氣免於平實。語言雖質樸而少文彩,但句句簡潔,文雅而不艱澀,明白而不淺俗。
作品名稱
梁甫吟
作品別名
梁父吟
創作年代
東漢
作品出處
《樂府詩集》
文學體裁
樂府詩
作    者
諸葛亮(存疑)

梁甫吟作品原文

編輯
梁甫吟
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裏
裏中有三墓,累累正相似。
晏子相齊 晏子相齊
問是誰家墓,田疆古冶子
力能排南山,文能絕地紀。
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
誰能為此謀,國相齊晏子 [1] 

梁甫吟註釋譯文

編輯

梁甫吟詞句註釋

①梁甫吟:據人民文學出版社《樂府詩選》,這篇為齊地土風,可能諸葛亮作。
②齊城:齊都臨淄,在今山東淄博市臨淄城北八里。
③蕩陰裏:又名“陰陽裏”,在今臨淄城南。
④累累:連綴之貌。這二句是説三墳相鄰,墳形大略相似。
⑤田疆古冶子:據《晏子春秋·諫下篇》載,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三人,事齊景公,以勇力聞名於世。晏嬰因他們三人,“上無君臣之義,下無長率之倫,內不以禁暴,外不可威敵,此危國之器也”。他勸景公設計除掉他們,景公同意了他的意見,因將二桃贈給三士,讓他們計功食桃。公孫接自報有搏殺乳虎的功勞,田開疆自報曾兩次力戰卻敵,於是各取了一桃。最後古冶子説:“當年我跟隨君上渡黃河,戰車的驂馬被大黿魚銜入砥柱中流,我年少又不會游水,卻潛行逆流百步,順流九里,殺死了大黿魚。當我左手拉着馬,右手提着黿頭跳出水面的時候,岸上的人們都誤認為是河伯。我可以説最有資格吃桃子,二位何不還回桃子?”公孫接、田開疆二人聽後皆羞愧自刎而死。古冶子見此,悽然地説:“二友皆死,而我獨生,不仁;盛誇己功,羞死二友,不義;所行不仁又不義,不死則不算勇士。”因此,他也自刎而死。
⑥排:推也,這裏是“推倒”的意思。南山:指齊城南面的牛山
⑦絕:畢,盡。地紀:猶“地綱”。“天綱”與“地紀”,指天地間的大道理,如“仁”、“義”、“禮”、“智”、“信”等。這二句是説三士文武兼備,既有排倒南山的勇力,並且深明天地綱紀的真諦。一説,三士以勇力出名,無所謂文,“文”當作“又”。這兩句詩,似本《莊子·説劍篇》:“此劍上決浮雲,下絕地紀。”《莊子》兩句都是説劍,這兩句都是説勇。“地紀”就是“地基”。
⑧一朝:一旦。
⑨晏子:齊國大夫晏嬰,歷事靈公、莊公、景公三朝,乃齊國名相。 [2] 

梁甫吟白話譯文

緩步走出臨淄城的城門,遙望蕭瑟死寂的蕩陰裏。
那裏有三座墳墓緊相連,形狀大小都非常的相似。
請問這裏是誰家的墓地,田開疆、古冶子和公孫氏。
他們的力氣能推倒南山,又能截斷系大地的繩子。
不料他們一朝遭到讒言,兩個小桃竟殺死三勇士。
誰能夠設想出這個奇計?他就是齊國的宰相晏子。 [2] 

梁甫吟創作背景

編輯
此詩為樂府古辭,屬《相和歌·楚調曲》。一作《泰山樑甫吟》。郭茂倩《樂府詩集》解題雲:“按梁甫,山名,在泰山下。《梁甫吟》蓋言人死葬此山,亦葬歌也。”這首古辭從寫墳開始,保留了葬歌痕跡,但從內容看,與葬歌毫不相干,而是一首詠史詩,所詠為齊景公用國相晏嬰之謀,以二桃殺三士的故事。故朱乾《樂府正義》解釋説:“(此詩)哀時也,無罪而殺士,君子傷之,如聞《黃鳥》之哀吟。後以為葬歌。”指出它首先是“哀時”之作,成為“葬歌”是後來的事。 [3] 

梁甫吟文學鑑賞

編輯

梁甫吟文學賞析

詩的前四句,先從位於齊城(今山東淄博)東南蕩陰裏(一名陰陽裏)之三壯士冢寫起。“步出齊城門,遙望蕩陰裏。”“步出”與“遙望”相呼應,人未到而兩眼視野先到,表明了對三墳之專注。“裏中有三墳,累累正相似。”這是已經來到冢前,看清了三墳相連,形狀相似。這三墳相似,也象徵着三位勇士之相似,皆勇力超人,皆有功於君,皆使氣好勝,皆被讒不悟。接下去六句轉而寫墳中三人的遭遇。
“問是誰家墓”,明知故問,是為了突出所詠對象。答曰:“田疆古冶子”,這是以兩人之名代三人之名,其中包括公孫接。“力能排南山,又能絕地紀。”緊承上句,盛讚三人勇力絕倫。排南山,推倒南山(齊城南之牛山)。絕地紀,語出《莊子·説劍篇》:“此劍上決浮雲,下絕地紀。”這裏指折斷地脈。這樣的勇士,結局卻又如何呢?“一朝被讒言,二桃殺三士。”一朝,既言時間之速,也表明此陰謀之輕易得行。“讒言”二字,傾向性極明,既是對三士的同情、惋惜,也是對主謀者的有力譴責。二句寫得斬截有力,使入感到毛骨悚然。二桃,比起三個力能推倒南山、折斷地紀的勇士來,那真是太渺小了,太微不足道了,然而竟能實現殺掉三士的目的。詩句所構成的這一巨大反差,足以使人驚心動魄。詩至此,似可結又實未結,因為還留下一個疑問,這就是“誰能為此謀”?答曰“國相齊晏子”。結尾再一次用問答句式,波瀾突起,把做國相的晏子指名道姓地點出來。二句看似客觀敍述,不着議論,不含感情,實則皮裏陽秋,有深意在。一問,意在提醒讀者注意設此不尋常之謀的人,一答,指名道姓交代出為謀之人。
“國相”,字面上是點明其身份,實際上是譴責這個居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肩負溝通上下、協調文武之責的“國相”,人當以至此。這樣的行為與“國相”的地位、氣度、職責該是多麼的不相稱。“齊晏子”,是直點其名,意在立此存照,永遠展出示眾,使人們知道,這個善機變、巧謀劃的“名相”,竟幹出了這樣的事。關於此詩作意,一般皆取前引朱乾的説法,但也有人持相反的看法,認為朝有悍臣武夫,宰相不能制,就應該有晏嬰這樣的能臣。
從詩的主題和語言看,這首古辭當是出於文人之手。在漢樂府詩作中,此詩顯得樸拙了一些,但結構還是比較嚴謹的,詩從望蕩陰裏、見三墳寫起,轉到寫墳中人被讒言遭殺害的悲慘事件,再轉到揭出設此毒計之人。層層推進,語語相銜。詩中兩用問答句式,都處在詩的關鍵處,既起醒目作用,又使文氣免於平實。語言雖質樸而少文彩,但句句簡潔,文雅而不艱澀,明白而不淺俗,可見是經過一番錘鍊之功的。 [3] 

梁甫吟名家點評

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王炎平:“諸葛亮《梁甫吟》之所寄寓,一為士之道,一為相之體。蓋士之處世,志在行道,而又不能無祿,故進退出處頗費斟酌,亦甚難處理適當。而牢籠制馭之術,即‘二桃殺三士’之類。士惟淡泊可以免禍,亦惟淡泊可以全節。至於為相,當為國惜才,盡其器用,開誠佈公,集思廣益。故諸葛亮‘好為《梁甫吟》’,蓋悲士之立身處世之不易,諷為相之不仁也。此乃諸葛亮碣觀古今之士道與治道,有所感慨而作。其在亂世,能如此讀史並觀世,是其器識甚遠大,而立身甚崇高也。” [4] 

梁甫吟作者簡介

編輯
諸葛亮(181年-234年10月8日),字孔明,號卧龍(也作伏龍),漢族,徐州琅琊陽都(今山東臨沂市沂南縣)人,蜀漢丞相,三國時期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在世時被封為武鄉侯,諡日忠武侯;後來的東晉政權為了推崇諸葛亮的軍事才能,特追封他為武興王。代表作有《前出師表》、《後出師表》、《誡子書》等。 [5] 

  
參考資料
  • 1.    餘冠英注:《樂府詩選》.人民文學出版社,1954年6月第二版,第44-46頁
  • 2.    沈文凡.漢魏六朝詩三百首譯析:吉林文史出版社,2014:21
  • 3.    上海辭書出版社文學鑑賞辭典編纂中心.古詩三百首鑑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2007:89-91
  • 4.    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 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魏晉南北朝史論文集——中國魏晉南北朝史學會第八屆年會暨繆鉞先生百年誕辰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C].四川:四川巴蜀書社,2004.
  • 5.    劉青文.中國古代詩歌散文鑑賞:北京教育出版社,2013年: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