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東北方言

編輯 鎖定
東北方言,屬於漢語方言 [19]  ,主要包括東北官話、北京官話、膠遼官話 [1] 
其使用範圍為東北地區,即: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和內蒙古的東盟五市、承德、秦皇島 [5]  [20]  。華北東北交界處也有晉語區人羣 [13]  ;它們都是東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東北方言的歷史成因是由紅山文化傳承下來,由東北各民族語言文化相互融合發展而產生的
與普通話相比在語音、詞彙、語法方面都有很多不同,尤其是在語音和詞彙方面,其語音高亢、抑揚頓挫、鏗鏘有力,詞彙幽默、生動、詼諧,還略帶有一點兒誇張,這種與普通話的不同形成了東北方言獨有的特色,使之較普通話更為生動、活潑、形象、貼切,極具親和力,語義表達更為精當、凝練。並且其中一些方言詞語在具體語境中使用時,其表達的含義更為深遠。 [11] 
中文名
東北方言
別    名
東北話
地    區
東北地區
使用人羣
東北人
語    系
北方方言
分    類
東北官話、北京官話、膠遼官話
使用人數
約1.2億

東北方言東北方言文化

編輯
中國方言地圖 中國方言地圖
方言是一種社會現象。多數方言的形成,是由於封閉、阻隔、交流不暢、語言發展不同步的原因。東北地區主要存在三大方言:東北官話、北京官話、膠遼官話 [1] 
東北文化發源於五六千年前的紅山文化,語言是文化內涵的外在顯現,東北方言是東北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東北方言是一種歷史的熔鑄和自然的陶冶形成的獨特文化現象,東北方言是一種多元性的文化現象,其簡潔、生動、形象、 富於節奏感,契合了東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社會羣體性格。研究東北方言的形成,有助於瞭解東北方言中藴含着的中華民族文化特色 [2]  。東北方言是發源於紅山文化區幽燕方言的歷史傳承 [3-4] 

東北方言形成

編輯
東北方言是五千多年來以紅山文化為起源、幽燕方言為傳承基礎,形成的東北官話和北京官話 [6]  ,它們都發源於紅山文化的燕遼方言,幽燕地區即使在遼金元清也是東北漢族為主要人口,東北官話和北京官話作為語言文化屬於東北文化範圍的歷史傳承 [5]  ,東北官話與北京官話同根同源的兄弟語音,只是使用範圍不同,也可以説北京官話是東北官話的分支,後來由於行政區劃的變遷、明清民國闖關東大量移民的進入,形成東北官話內部不同片區的差異、東北官話與北京官話的差異,東北官話與北京官話的差異並不比東北官話內部大多少,大部分方言通用,根是相同的;

東北方言分類

編輯

東北方言1.東北官話

是東北地區的主流方言,分佈佔比東北大部分地區,東北官話只是東北方言既東北話的一種,是漢藏語系漢語族的一門聲調語言,分佈於黑龍江省、吉林省全境,遼寧省大部分地區,內蒙古自治區的東部,河北省東北部。170多個市縣旗,使用人口約1.2億。東北官話細分可分為吉沈片、哈阜片、黑松片,每片又可分為幾小片。 [17] 

東北方言2.北京官話

北京官話,是官話的一個分支,雖名稱中有“北京”二字,但並非北京話,更準確的説北京官話是熱河地區的方言,主要分佈於北京市、河北省承德市、廊坊市、涿州市,內蒙古赤峯市,遼寧省朝陽市、葫蘆島市建昌縣、阜新市部分地區。使用人口約1500萬。其中,屬於北京官話區的承德市灤平縣是全國普通話標準音採集地 [17] 
北京官話和東北官話共同起源於古代的幽燕方言 [6]  ,普通話以東北地區河北省承德灤平縣的北京官話為普通話標準音的主要採集地 [7]  ,以北方話基礎方言的普通話的形成有着深刻的歷史根源,這與北京自古是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是密不可分;為促進漢語向統一方向發展,推廣普通話是為了消除方言之間的隔閡,而不是禁止和消滅方言。東北官話和北京官話被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熟悉
東北地區的北京官話分佈在朝陽、赤峯、錫林郭勒盟、承德、葫蘆島興城等地 [12] 

東北方言3.膠遼官話

東北方言中的膠遼官話是近代東北方言和膠東方言相互作用的產物,在發展過程中,膠東方言具有重要的作用,但遼東方言的作用也不能忽略.此外,移民在膠遼官話形成過程中也起到了重要作用.遼金時期,遼東方言逐漸形成,明代的遼民內遷奠定了膠遼官話形成的基礎,而清代“闖關東”催熟了膠遼官話 [14]  ,明代的遼東行政管轄歸山東以及貿易、災荒等原因,膠東人泛海北上使膠遼官話成為東北方言第三層次,所以膠遼官話是東北方言的重要組成部分 [15] 
膠遼官話主要分佈於山東省的膠東半島、遼寧省的遼東半島,吉林省的東南部地區,在黑龍江的二屯、虎林存有方言島。其中膠東話是周王朝的諸侯國之一東夷人的萊國之語“萊語”演變而來,遼東話則是“闖關東”時期演變後的“萊語”從膠東被帶入遼東逐漸跟當地話以及部分殖民時期的詞彙演變而來。歷史上在一些地區如黑龍江省還存在過個別膠遼官話的方言島,但大部分都逐漸消失了。 [17] 

東北方言4.東北華北交界處混合少量其他方言

東北方言中的少量晉語方言,主要在蒙東的赤峯、錫林郭勒盟與華北蒙西交界處的旗縣,以及因為內蒙古自治區首府從東北興安盟搬遷到綏遠省的歸綏市(改名呼和浩特市),距離蒙西近的錫林郭勒盟和赤峯接受蒙西首府呼和浩特晉語區影響大,赤峯和錫林郭勒盟城市內有個別晉語人羣現象 [13]  ,秦皇島和赤峯寧城附近交界處也有部分冀魯官話方言區 [17] 

東北方言5.東北援建全國各地形成的廠話東北方言島

1950-1980東北援建全國各地形成東北方言島 1950-1980東北援建全國各地形成東北方言島
由於解放前東北工業發達,從1950--1980這30多年東北大量人口支援全國各地建設,形成許多東北方言島,從《你好,李煥英》裏湖北廠話東北話説起 [16]  ,襄陽東方化工廠、衞東機械廠,十堰二汽,瀘州挖掘機廠,洛陽軸承廠、大同煤礦、機車廠428、616柴油機廠、貴陽礦燈廠、貴陽特鋼、貴陽鋁廠;重慶煤礦儀器廠等地的機械系統;燕山石化、齊魯石化、九江石化、岳陽石化、金陵石化、寧波鎮海石化、茂名石化、惠州石化、新疆獨山子石化、大港油田等各大油田和石化;山西太原西山、新疆哈密礦務局等煤礦區;山東萊鋼、湖北武鋼、河北舞陽鋼鐵、山西太鋼、包鋼、甘肅酒鋼、四川攀鋼、青海西鋼、青海鋁廠等冶金行業,成飛、西飛、昌飛等三線軍工廠,形成舉不勝數的東北方言島現象,
東北內遷和支援三線的資源居於首位,東北的國防科技、工業農業、科研高教、文化衞生等30多個部門,共計約向三線內遷企事業單位200個、援建項目300個、調出設備3萬台,人員100多萬,加上家屬大約有300萬職工家屬。 [18] 

東北方言多元化融合

編輯
多民族間 300 多年的互相融合,東北是一個漢、滿、蒙、回、赫哲族鄂温克族鄂倫春族達斡爾族錫伯族、朝鮮族等多民族聚居的地區 。 逐漸形成東北地區獨具的風土人情和地方特色,並保管下無數反映少數民族風俗文化的詞語,使東北方言呈現出別具一格的特色。如,東北方言中的“哈喇” (肉和油變質 ) ”,“喇忽”(遇事疏忽 ) 為滿語; 松花(白色)江為女真語;吉林為滿語,吉林烏拉(“吉林”意為“沿”,“烏拉”意為江) 簡稱,因在松花江畔而得名;卡倫(邊防哨卡)湖為錫伯語等等。

東北方言外來語吸收現象

東北官話中也融入滿族等少數民族詞彙,還融入了俄語等外國語。如稱下小上大的水桶為“畏大羅”(ведро)、稱俄羅斯麪包為“列巴”(хлеб來自俄語),等等。東北方言有的來自正字的誤讀。語言的發展是由中原地區向全國擴散開來的,由於發展的不同步和傳輸手段落後造成的差異,有很多正字在傳播中被誤讀,並約定俗成形成方言。

東北方言正字誤讀現象

由於發展的不同步和傳輸手段落後造成的差異,有很多正字在傳播中被誤讀,並約定俗成為方言。如,東北人常説的“母們” (我們)、 “那旮沓”(那個地方)、農村稱呼老夫婦為老姑姆倆、 “幹哈”(幹啥)、 “稀罕”(喜歡)都是誤讀而形成的。

東北方言一字多義現象

一字多義也是東北方言的一種形成方式。如 “賊”,在普通話裏是小偷,在東北方言裏則有“非常”和“特別”的意思。“犢子”在東北方言裏是貶義詞,近於“混蛋”的意思。但是語言環境不同意思也有不同。如“扯犢子”不是扯混蛋,而是閒扯、不幹正經事兒的意思。

東北方言有待考查現象

有一些東北方言很難找到它的出處和來歷,外地人很難理解,但是東北人熟悉、認同、運用它。比如,“埋汰”(髒)、 “整個浪兒”(全部)等。
東北方言與其它方言一樣,其形成不是單一、孤立的,所以我們有必要順着東北方言這條藤,挖掘藴含着的豐富的東北文化現象。 [8] 
一種獨立的語言;方言文學的自身,著名學者錢玄同曾説:方言的自身 。 一種獨立的文學,自己發達,永遠存在祈願東北方言和文化能以其獨有的魅力創出精品,繼續為豐富中華民族的語言、文化添磚加瓦,為弘揚民族文化做出應有的貢獻,讓民族語言、文化之魂發揚光大 。
一種語言根基,東北方言自身不只僅是一種文化 。 也是一種情結,一種社會需要,具有獨特的使用價值和文化價值。
這些年來,東北方言突破地域侷限 , 逐步走向全國,説明東北方言有很強的感染力。小品演員趙本山就是媒體傳達東北方言的領軍人物。1990 年趙本山小品登上央視春晚,緊接着黃宏和宋丹丹的《超生游擊隊》與觀眾見面,東北方言通過春晚成為各方言中最讓觀眾喜聞樂見的一種。小品《賣枴》獲得 2001 年 “最喜歡的春節聯歡晚會節目” 小品類一等獎。接着,東北方言劇《劉老根》央視一套播出,立刻奠定了東北方言劇的萬人迷身份,“忽悠” 之後,全國一片 “咋整” 聲 …
通過方言表示人物形象,這些作品體現着濃厚的東北文化底藴 。 給人以全新的感覺 : 東北人感到熟悉親切,南方人感到新鮮有趣,南方人能看得懂聽得懂。文藝百花園中又多了一朵奇葩,也為民族語言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融合、創新提供了新的機遇。同時也壯大了我國現實主義題材電視劇的聲勢和影響,弘揚了地域特色,促進了文化交流,並進一步激發了民營節目製作機構的電視劇創作熱情,極大地推進了農村題材電視劇的市場化運作和產業化發展。
展望東北農村題材小品劇和電視劇的健康發展之路,為此 ,必需鍥而不捨地走現實主義的創作道路,與時俱進,緊扣時代的脈搏,更密切地關注現實,更深刻地反映生活,這一原則下,繼承優秀激進地域文化,恰當融入東北特有的詼諧、風趣、幽默元素,這樣才幹多出精品,進而取得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重回報。 [8] 
中國自古就是泱泱大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進入封建社會後,經濟上、政治上都不能保持統一的局面,這就在地域上形成分化,各地區使用的本來相同的語言,共同點不斷減少,不同點不斷增加,於是共同語就在各個地區形成了變體,出現了方言。漢語方言形成以後,社會仍然處於不充分統一的狀態中,方言就一方面保持自己的特點,一方面又服從漢語共同語的發展趨勢,東北方言也是遵循着這樣的一個規律發展着。

東北方言語言特點

編輯

東北方言聲母

1.平翹舌混用
這裏所指的是z—zh c—ch s—sh 三組有對應關係的舌尖前音,又稱平舌音。zh、ch、sh都是舌尖後音,又稱翹舌音。在東北方言中,平舌音和翹舌音都有,只是在使用上與普通話體系不相一致,主要表現為二者混用。
2.改換r聲母
在東北方言中,有些地方的語音系統中幾乎沒有翹舌音聲母r,普通話中的r聲母音節分別被n、l和y(零聲母)聲母取代了。n取代r只涉及一個字“扔(rēnɡ)”,l取代r的音節也不多,大都部分是r聲母音節被y(零聲母)音節取代的。東北方言區部分地方這種改換普通話r聲母的現象是有一定規律可尋的,一般來説改換成n、l或y(零聲母)這幾個聲母與韻母有關:普通話r與u、ui等韻母構成的音節,東北方言將r換成l,例如,“腐乳”東北方言讀“腐乳(lǔ)”;r與其它韻母構成的音節,r都被改換成y,例如,“吵嚷(rǎnɡ)” 東北方言讀 “吵嚷(yǎnɡ)”、“悶熱(rè)” 東北方言讀 “悶熱(yè)”、“肥肉(ròu)” 東北方言讀 “肥肉(yòu)”;當y遇到不能與之相拼和的韻母時,韻母則發生變化,例如,“人(rén)民” 東北方言讀 “人(yín)民”。東北方言區沒有r聲母音節的地方雖然不多,但影響卻很大,有些有r聲母音節的地方也常常出現將r聲母改換的問題。成系統的改換還比較容易糾正,個別音節的偶爾改換則就不容糾正了。
3.多加聲母n
在普通話語音系統中,絕大部分韻母是可以自成音節的,不用聲母,所以稱為零聲母音節。只有-i(前)、-i(後)、onɡ、enɡ等4個韻母不能構成零聲母音節。在東北方言區,有些地方零聲母音節要少一些。普通話中的e、ɑi、ɑo、ou、ɑn、en、anɡ等7個開口稱零聲母音節,常常被加上個聲母n,變成了n聲母音節。例如,“餓(è)了” 東北方言多讀成 “餓(nè)了”、"棉襖(ǎo)"東北方言中讀 “棉襖(nǎo)”等等,這類語音現象具有典型性。
4.個別字聲母變換
在東北方言中,有些音節的聲母發音與普通話不一致。這種不一致不是表現為一個音節對應的所有字上,而是反映在該音節所屬的個別字上,有些甚至是個別字的個別詞上。這類字往往都是一些常用字。東北方言對個別字聲母的改換一方面是不成系統,另一方面是不嚴格對應,但也不是雜亂無章的。有些是將不送氣聲母發成送氣聲母,例如,“同胞(bāo)” 東北方言讀 “同胞(pāo)”;或將送氣聲母發成不送氣聲母,例如,“扒(pá)手” 東北方言讀 “扒(bā)手”;也有些是將擦音聲母發成塞擦音聲母,例如,“機械(xiè)” 東北方言讀 “機械(jiè)”;或將塞擦音聲母發成擦音聲母,例如,“剎(chà)那” 東北方言讀 “剎(shà)那”;或將塞擦音聲母發成塞音聲母,例如,解釦兒(jiě)東北方言讀成解釦兒(ɡǎi);還有些是將塞音聲母發成塞擦音聲母,例如,來客了(kè),東北方言讀來客了(qiě)。還有一些特殊的詞,例如尾巴(wěi),東北方言讀成尾(yǐ)吧、這類個別字聲母改換問題,在東北方言區普遍存在,只是各地方所涉及的字的多少有些不同。

東北方言韻母

在普通話音節的聲、韻、調三大要素中,東北方言在韻母上同普通話比較產生的差異最小,主要存在以下問題:一是以e代o;二是iɑo代üe;三是多加鼻輔音nɡ;四是個別韻母變換。
1.以e代o的現象 在普通話中,雙唇音聲母唇齒音聲母直接與圓唇音的單韻母o相拼,不與扁唇的單韻母e相拼。而東北方言恰恰不是這樣的,雙唇音聲母和唇齒音聲母都只和e相拼,不和o相拼。東北人不習慣發圓唇音,甚至是把o給取消了,是東北方言語音特點中一個很普遍的特點。這種以e代o的現象是成系統出現的,而且是很顯著的。東北方言中沒有bo、po、mo、fo音節,有的是be、pe、me、fe音節,例如,“胳膊(bo)” 東北方言讀 “胳膊(be)”、“衣服破(pò)了” 東北方言説成 “衣服破(pè)了”、“撫摩(mō)” 東北方言讀 “撫摩(mē)”、“樂山大佛(fó)” 東北方言讀 “樂山大佛(fé)”。在這裏我還要特別指出的是普通話雙唇音聲母m可以和e相拼,就是在“什麼”的“麼”音節中可以與e相拼,構成輕音的me,而且這個音節只有這一個字。
2.以iɑo代üe的現象 東北方言區部分地方的語言系統中,少有或沒有üe韻母音節,而是用iɑo韻母音節代替。由於普通話的普及使得這一特點,21世紀看來已經不是很突出了,只有一部分老年人體現的嚴重一些。就像我們在家裏經常會聽到隔輩人教育我們要 “好好學(xué)習”,但是他們説出來的往往是 “好好學(xiáo)習”,“學”這個字是最能體現出以iɑo代üe的這一特點的,此外常用的還有 覺着,東北話一般讀成覺着(jiao3zhe) “雀躍(yuè)”東北方言一讀成 “雀躍(yào)”,由於普通話中üe韻母的音節本來就不多,加之普通話教育的開展東北方言的這一發音特點正在逐漸的消失。
3.多加鼻韻母nɡ的現象
普通話中有一部分零聲母音節,其中齊齒呼、合口呼和撮口呼音節規定了用y、w隔音的辦法,而開口呼音節在發音時沒有明顯的輔音特性的起始方式,東北方言區部分地方習慣在這類音節前面增加一個明顯的鼻輔音來起始。在東北方言區,除一部分人習慣在開口呼音節前加一個前鼻輔音n外,還有一部分人喜歡在這一類音節前加一個後鼻輔音nɡ。這一特點很難通過一個詞或是一個短語做例子來解釋,它是東北人在平時説話中時不時表現出來的,甚至在這句中有所體現,在別的語句中就不明顯了。
4.個別字韻母變換
在東北方言中,有些音節的韻母發音與普通話不一致。這種不一致不是表現為一個音節對應的所有字上,而是反映在該音節所屬的個別字上,有些甚至是個別字的個別詞上,而不是反映在該音節的所有字上。東北方言相對於普通話在韻母方面的變換是有規律的,也有一部分是沒有什麼規律的。
以ɑo帶ou。東北方言中,雙唇音唇齒音聲母b、p、m、f不與圓唇單韻母o相拼,由此,以o做韻腹複韻母ou與雙唇音聲母和唇齒音聲母相拼也為東北人所不習慣。於是,普通話中ou韻母與雙唇音聲母和唇齒音聲母構成的音節在吉林話中就變成了ɑo韻母與雙唇音聲母和唇齒音聲母構成的音節。例如:“剖(pōu)” 東北方言讀成 “pāo”;“謀(móu)” 東北方言讀成 “máo”;“否(fǒu)” 東北方言讀成 “fǎo”。
丟掉韻頭和改換韻頭。普通話韻母可細分為韻頭、韻腹和韻尾三部分。有的韻母三部分俱全,有的韻母只有其中的一部分。韻頭是介於聲母和韻母的主要元音(韻腹)之間的部分,所以又叫做介音。在普通話音節中可以用來充當韻頭的有i、u、ü三個高元音。韻頭的發音雖然較短促,但並不模糊,不是能忽略和改換的。而東北方言中,有些音節恰恰是把普通話音節的韻頭丟掉或改換了。這種情況在東北方言區並不普遍存在,但卻比較典型。例如:“温暖(nuǎn)” 東北方言丟掉了韻頭讀 “温暖(nǎn)”;“產卵(luǎn)” 東北方言丟掉了韻頭讀 “產卵(lǎn)”;“挑釁(xìn)” 東北方言中改換韻頭i為ü,讀為 “挑釁(xùn)”。
其他類型的韻母變換。還有一些字的韻母對於普通話韻母發生變換,但並沒有什麼規律可言,是由於長時間的習慣性使用而固定下來的,甚至有的字詞是隨意而言的。例如,“剝(bāo)皮” 東北方言讀 “剝皮(bē)”;“胳臂(bei)” 東北方言讀 “胳臂(bo)”;“厲(lì)害” 東北方言讀 “厲(liè)害”;“塑(sù)料” 東北方言讀 “塑(suò)料”;“幹啥(ɡànshá)” 東北方言讀 “幹啥(ɡàhá)”,等等。以上這些字詞的改讀從普通話讀音的角度來看就是錯讀,但在東北方言口語的實際應用中是廣泛被人民大眾所使用的,這是經過歷史的沿襲而日漸穩定下來的方言讀法。

東北方言聲調

我們説話時,音節總是有些或升或降或平或曲的變化,這種貫穿整個音節的高低升降變化就是聲調。聲調是音節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個音節它可以沒有聲母韻頭韻尾,卻不能沒有聲調和韻腹。聲調也具有區別意義的作用。東北方言的聲調和普通話音節的聲調作用相同,調值系統也相同,其差別主要表現為調類的調值不盡相同和一部分字的調類不同。
1.調值不到位
與普通話相比,東北方言説出來顯得平淡、含混,不夠響亮、清晰,聽起來缺乏起伏變化,不富抑揚頓挫。這種情況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調值不到位。
東北方言聲調調值的基本形狀與普通話聲調相同,但每類聲調的起止點卻不同。普通話的陰平是高而平的“55”調值,東北方言的陰平調值一般只相當於“44”度;普通話的陽平是高升的“35”調值,東北方言的陽平調值一般只相當於“24”度;普通話的上聲是低降升的“214”調值,東北方言的上聲調值一般只相當於“213”度;普通話的去聲是全降的“51”調值,東北方言的去聲調值一般只相當於“42”度。總體看來,東北人説話有點高低、升降、長短不分明。
2.字調不一致
東北方言與現代漢語普通話除了在調值上存在差異,有一部分字的“調”也不一樣,這就不僅是調值不足或太過的差別了,而是一種聲調的改讀:
普通話是陰平,東北方言是陽平。例如,“剽(piāo)竊” 東北方言讀成 “剽(piáo)竊”;普通話是陰平,東北方言是上聲。例如,“潑(pō)辣” 東北方言讀成 “潑(pě)辣”;普通話是陰平,東北方言是去聲。例如,“氛(fēn)圍” 東北方言讀成 “氛(fèn)圍”;普通話是陽平,東北方言是陰平。例如,“貓(máo)腰” 東北方言讀成 “貓(māo)腰”;普通話是陽平,東北方言是上聲。例如,“符(fú)合” 東北方言讀成 “符(fǔ)合”;普通話是陽平,東北方言是去聲。例如,“愉(yú)快” 東北方言讀成 “愉(yù)快”;普通話是上聲,東北方言是陰平。例如,“悄(qiǎo)然” 東北方言讀成 “悄(qiāo)然”;普通話是上聲,東北方言是陽平。例如,“請貼(tiě)” 東北方言讀成 “請貼(tiē)”;普通話是上聲,東北方言是去聲。例如,“可惡(kě)” 東北方言讀成 “可惡(ké)”;普通話是上聲,東北方言是去聲。例如,“卑鄙(bǐ)” 東北方言讀成 “卑鄙(bì)”;普通話是去聲,東北方言是陽平。例如,“瞭(liào)望”東北方言讀成 “瞭(liáo)望”;普通話是去聲,東北方言是上聲。例如,“開闢(pì)” 東北方言讀成 “開闢(pǐ)”。

東北方言歷史來源

編輯
東北方言隸屬漢語官話方言的分支,説話腔調接近現代漢語普通話,其他漢語方言區的人大體上能夠聽明白,這就為近些年來東北方言在全國範圍內的廣泛傳播提供了必要條件。 [9] 

東北方言特殊性

東北方言,是漢語方言。這種方言的特殊性,就體現 為它源頭的特殊性。
第一,東北方言在古東北地理構成的三個時期 [9] 
中國古代雖以漢語言漢字為主體,但漢語言的各地域的發音和稱謂也不盡相同。按楊雄所著《方言》中劃分十二大方言區,東北屬於“燕代方言區”。“燕曰幽州”。古代北燕方言是漢語的一種方言。燕人活動區域很廣,從燕山以東到遼東半島到朝鮮半島北部、松花江南岸,都是燕地人活動的區域。1983年,考古隊在二龍湖北岸發現一座燕城,從出土的繩紋陶器,確認是燕城址。人是語言的載體,方言的形成在於人的流動。經過兩千年的艱苦歷程,燕地人不斷與逐漸流入東北,不同地域的語言既有輸出,也有接納,逐漸形成東北穩固的漢語方言第一時期。
後漢書東夷列傳》稱箕子朝鮮“其後四十餘世,至朝鮮侯凖,自稱王。漢初大亂,燕、齊、趙人往避地者數萬口。而燕人衞滿擊破凖而自王朝鮮。”在朝鮮設漢四郡。實際早在秦漢時期,從陸上和海上到北燕朝鮮來的漢人相當多,其中燕人、趙人主要從陸路到遼東一帶,齊人則乘船從海上前往,而且“八世而不改華風”,這樣長期以來形成漢語方言。秦漢、魏晉、唐宋,也不斷地有魯、冀、豫、晉等南方各省人口流入東北。在黑龍江省三江地區近些年發現了多處漢城漢墓;在通化縣境內發現秦漢長城的關堡一座、烽燧11處遺址,秦漢長城東端可能在通化;2011年又在通化縣境內發現赤柏松漢城遺址,2011年又在大安附近後套木噶發現戰國—西漢的墓葬遺址,以上史實也打破吉林省乃秦漢“遼東外徼”的説法,“是漢中央政權經略東北的重要實證”,説明漢人民居及漢文化的影響已經覆蓋整個東北,又經魏晉、隋唐幾千年的疊壓,形成第二個東北漢語方言時期。
元明清以來,漢民族及少數民族南北流動,特別明清以來關內失業的農民大量流入東北,又促成漢滿融合的良好局面,形成東北第三個漢語方言歷史時期。
第二,東北方言是東北四千年曆史的活化石 [9] 
東北方言是以五千多年來漢族土著的語言及漢字為基礎的語言文化。沿着方言的來路去尋根,可以追溯到上古沒有文字的時代。當時只有語言交流,沒有文字,到後來雖有文字記載了語言,強化了記憶,由於文字普及得較慢,特別在邊遠的窮鄉僻壤,語言很難與文字相對應。所以在上古時代民間有許多有音無字的語言。“這嘎達”就屬於無確切文字的語言,“嘎達”、“砢磣(寒磣)”,“犄角”、“嘎啦(旮旯)”屬於只可意會不可以文字言傳之類。如“鬼道”,聰明,有智慧,很鮮明體現古文字的活用。“鬼道”與“神道”可以通用;再如“你起(讀qie第三聲)這嘎達”,本不識字的農民説這話時的意思是明白的,意思是“你起身離這裏遠點”,究竟用哪個字對應,“且”,按其動作意思可以和“起”相對應,但與“起”又有所不同,大有“離開”的意味;也有有字無音的,如“毽子”,本是漢代就有的玩具,只是東北方言用以借代,讀“犍兒”。
最説明歷史久遠的一個方言,就是對小孩的稱謂,江浙方言稱小女孩為“囡”,小男孩為“囝”,而東北方言對小孩統稱“小嘎”,女孩稱“小尕”,男孩稱“小玍”,按象形文字解釋,人沒留髪之前稱“小玍”,留髪之後稱“小生”,常叫“禿小子”,而“尕”則正像披一頭秀髮的女孩。而“尕”、“玍”恰是古文字,至少在漢代就有了。這個方言正是歷史的活化石。
第三,東北方言是東北各民族文化融合的大熔爐
有史以來,東北就是漢族與多民族共同開發、共同爭奪生存空間的大舞台,開發與爭奪的過程,就是語言交流與融合的過程。民族間的融合,第一是民俗與風俗的融合。隨着風俗的融合,必然帶來語言的融合。歷史上漢族土著民與女真族契丹族、扶余族、高句麗族,以及蒙古族、滿族等的融和,這些融合體現 為文化層次疊壓的方言。在東北方言這塊活化石的層面上,清晰地看到漢滿風俗融合的痕跡,如“幹棒楞子”,意為清一色,吉林九台有其塔木鄉,其塔木,滿語站杆樹,清一色枯乾的樹,就是幹棒楞子。“疙瘩溜秋”,意為不光滑,有結節,大圓包,引申為“疙瘩話”。“嚼果(咕)”,好吃的精美的東西。不只是餑餑或水果,滿族過年準備年嚼果。“摘你嘎拉哈”,由玩具引代。“靰鞡”,由達斡爾蒙語引申為鞋的稱謂。“扎古”,這是借用於蒙古族語,本意是請醫生看病,引申為打扮,裝飾。
在東北,漢人與俄羅斯人、日本人曾長達半個世紀混合居住,語言的借用,體現殖民文化的滲透。如“沙咯楞的”,意思加快速度,就是借用俄語的“沙”;“喂噠羅”(裝水的小桶)、“布拉吉”(連衣裙),“騷韃子”(士兵)就是俄語的譯音;“火烈拉”(一種急性腸道傳染病),後來採用英語或其他外來語的詞“霍亂”,等等。

東北方言藝術特點

第一,生動形象性,由靜態的語言,轉化為動態的語言,將抽象的語言,轉化為形象生動的語言。它的生動性來自於勞動,將許多非動性的詞語都取動性表達。以“扒瞎”、“掰扯”、“拔犟眼子”為例,三者都是辯解人的精神狀態非常抽象的詞彙。將人們編排沒有根據的謊言,方言稱作“扒瞎”,“扒瞎”來自於農村秋收勞動扒苞米,扒出來沒長粒兒的空棒子,稱“瞎苞米”。用“扒瞎”來指責並替代扯謊,不僅生動準確,而且帶有很濃的感情色彩。同樣,“掰扯”也是得益於扒苞米的勞動,苞米葉子需要一層一層地剝去,到最後方見分曉,用來形容刨根問底、辨別真偽,也是非常形象的;再如“八竿子撥弄不着”,用來形容關係相當疏遠,來自農村的打鳥活動。常在一片空地上撒下少許糧食,裝上轉動的竹竿撥弄來打鳥。八竿子都打不住一個鳥,可謂過於疏遠了。
第二,東北方言有着巨大豐富性。如喝酒,不説喝,説“掫”、“整”、“捫”、“倒”、“抿”等。“感情深,一口捫;感情淺,舔一舔”。在酒桌上,猜拳行令,最顯性格。頂屬“打”、“揍”;“鬧”、“搞”、“抓”、“整”等內涵最豐富。常見的“這嘎達”,“那嘎達”。
第三,幽默感,東北人的語言中飽藏着“苦中作樂”的調侃、幽默、滑稽的歇後語、俏皮嗑、疙瘩話,經過遊戲化、詩化處理。
陳功範是善於運用方言土語的一個作家。我們從他的單出頭《真人假相》中摘出幾句:
“愣沒辨出誰的語聲”——(用“愣”或“硬”’來強化。)
“你咋就不怕把眼珠子睡捂了呢 ”——(是説睡的太多了。)
“二兩茶葉沏一壺——你瞅那老色”
再從他的《窗前月下》摘一段唱詞:
誰不知我拙嘴笨腮説話不記甩,裉勁上吭哧癟肚嘴還直跑排。越趕上着急上火那還越添彩,倆眼睛瞪一般大啥也説不出來。哪趕上你伶牙俐齒小話來得快,着緊繃子嘁哧咔嚓真能叫得開。這段唱詞,不用特殊標明出自哪個人物之口,就能鮮亮地見出人物性格,見出地方韻味,那種幽默、詼諧、俏皮的語言風格溢於言表。

東北方言差異

編輯
1.兒化音較多。
2.調值不夠。尤其陰平調值為5—5調值,而東北地區基本停留在3—3調值;上聲調值為4—1—2,而東北地區基本上是4—1
3.東北方言大部分地區平翹舌區分不清
4.平直中有波瀾,東北人(尤其遼寧人)説話有彎兒。
東北方言有的來自正字的誤讀。語言的發展是由中原地區向全國擴散開來的,由於發展的不同步和傳輸手段落後造成的差異,有很多正字在傳播中被誤讀,並約定俗成形成方言。東北人常説的“母們”是“我們”的誤讀。典型的東北話“那嘎噠”是“那個地方”的誤讀。農村稱呼老夫婦為“老姑姆倆”是“老公母倆”的誤讀。“幹哈”是“幹啥”的誤讀。“稀罕”是“喜歡”的誤讀。
東北方言有的來自一字多意。在這一點上和普通話十分一致。“賊”在普通話裏是小偷,在東北方言裏還有“非常”和“特別”的意思。“賊好”是“非常好”的意思。“賊漂亮”是“特別漂亮”的意思。
“犢子”在東北方言裏是貶義詞“混蛋”的意思(犢子一詞源於牛的幼崽,東北話稱之為“牛犢子”,用作貶義詞跟混蛋雖然相近,但是比混蛋程度要嚴重,有罵人為牲畜的意思)。但是在不同的語言環境裏卻有完全不同的意思。絕大多數“犢子”的用法和“蛋”類似, 完犢子=完蛋, 滾犢子=滾蛋, 扯犢子=扯蛋。但是部分地區扯犢子一詞也可指不正當的男女關係。
東北方言有的無從查考。有一些東北方言很難找到它的出處和來歷,外地人很難理解,但是東北人熟悉它、認同它、運用它。東北方言以形容詞居多,重音多放在前面的字上。比如,“埋汰”是髒的意思。“的瑟”是不務正業或臭美的意思。“整個浪兒”是全部的意思。
東北話在語調上天然是幽默的,這就不難解釋東北人的響聲小品藝術在全國都那麼受歡迎的原因了。受水平侷限在語音方面我只能發掘這麼多。當然這是東北話與普聽話不同的地方,值得申明的是,東北話無論在語音詞彙還是語法方面都是與普通話最近的,對普通話的掌握會起到鳥瞰東北話的作用。
詞彙方面,東北人有其自己的地域特點,東北話有很多獨特的詞,比如東北人稱電燈的"開關"為"閉火"。稱"聊天"為"嘮嗑",稱"囂張"為"詐唬",稱"散步"為"溜達",如此等等。東北話在詞彙方面的另一特點是作為量詞"個"在很多場合都可用,以致我在小學考試時,填量詞的空都填"個"錯的幾率就很少,這一點不同於非官話方言。另外,東北方言中有表意豐富的副詞,例如,同是表示“非常”、“很”的程度意義,有“賊”,例如“賊好”就是“非常好”的意思,同樣表示程度的又有了“鋼鋼(讀作gánggáng)”、“嘎嘎(讀作gágá)”、“傲傲(讀作áoáo)”,這些詞用在語句中,再配上東北人講話時對這些詞加重、加強、拉長的發音方式,更加地繪聲、繪色、繪形,盡顯東北人的爽快與豪放。
東北方言中的魅力還表現 為表達風格的誇張及誇張帶來的幽默。例如:“腳打後腦勺兒”、“兩腳不沾地兒”形容人忙。其實人再忙也不會跑起來兩腳不沾地甚至因甩開大步而腳打到後腦部位,可見這是一種誇張。“八了杆子打不着”是説彼此關係不甚密切。這種説法及其形象直觀,八杆子都夠不到的關係那還不疏遠嗎“拽着貓尾巴上炕”是説人極度勞累,這也顯然是言過其實,小貓的力量都要借,極言疲勞無力。“初一打的十五還顫悠呢”形容人胖脂肪多。想想得有多少脂肪才能夠顫顫悠悠地持續半個月哇;此外,東北方言中有很多熟語,表意都十分形象生動。“褶子了”表示事情辦糟了;“扭頭別膀(bang)”是説意見不合見面不説話;或不聽話,故意頂撞。“橫踢馬槽”是説不講理胡攪蠻纏。“抓心撓肝”,是説內心煩躁或痛苦。“溜光水滑兒”,是説儀表堂堂。“着貓兒鬥狗”是説“愛惹事”。

東北方言舉例

編輯
第一組
1,老麼卡哧眼兒 例:瞧你長的那樣,老麼卡哧眼兒,那個能看上你,形容又老又醜的人
2,皮兒片兒:亂七八糟的 例:老王家那小子把家裏造的皮兒片兒的,同皮皮片片。
東北老太 東北老太
3,魂兒畫兒 =魂畫:指出去玩兒回來的孩子臉上和身上很髒 例句:你這臉上抹啥了,造的魂兒畫兒的
4,破馬張飛例:你這是嘎哈啊,破馬張飛的,能不能消停點兒
6,舞馬張槍 例:同上
7,毛愣三光例:你能不能穩當點兒啊,別成天毛愣三光的讓人不放心
8,七吃咯嚓 例:麻利,乾淨利落
9,得兒喝的 例:你別成天得兒喝的行不,正經點兒吧-----注:髒話罵人,得兒特指男性生殖器官。
10,甩(水)襠尿褲/不立正:指不整潔 例:你看看你兒子,整天甩襠尿褲地,你媳婦也不好好整整
11,披了撲籠:指聲音,也形容做事的樣子。【例】當有人經過的時候,河邊那些小青蛙全都披哩撲籠地跳進了水裏。
12,提(dí)溜算卦 意思是説不整潔整齊,亂七八糟的意思。 例:你看你收拾的行李,~的,怎麼拿啊
13,暴土揚長 例:前兩天大風颳的我家前面暴土揚長的,都出不了門兒了。或者説 灰土暴塵。
14,楊了二正 例:你也別成天楊了二正的搖哪兒爛走了,趕緊找點正經事幹
15,博兒摟瓦塊 例:那傢伙臉長的,博兒摟瓦塊的 ,棵磣死了。(注:博兒樓是音譯,具體字估計沒有,特指額頭)。
16,老天扒地例:我現今都老天扒地了,還結啥婚啊,一個人過吧。
17,那旮旯(那兒嘎達):指一個地方【例】你説的那個東西藏在那旮得兒了
18,急了拐彎:指地方難找路難走 【例】那道也成難走了,急了拐彎的
19,禿嚕反帳 :指做事沒按照答應的做【例】他做事突魯反仗的,把這事交給他還真讓人不放心。
20,傻了吧嘰 =虎了吧嘰【例】幹啥玩意呢傻了吧嘰的 虎啊,虎了吧嘰:同二虎八嘰
21,嘶嘶哈哈 【例】這外面老冷了,凍得我嘶嘶哈哈的。
22,鼻涕拉瞎 【例】你還記得你小時候鼻涕拉瞎的樣子,成天跟在我後面要糖吃。
23,得(dè)得瑟瑟(sē) =得(四聲)了巴搜 :顯得自己怎樣【例】就你好,那天還得得瑟瑟的跑到精神病院去做演講去了。或者説 得得嗖嗖。
24,埋了咕汰=埋了巴汰= 埋汰【例】你這幾個月沒洗澡了,埋了粑汰的。
25,吭吃癟肚 :磨磨唧唧【例】你可別在那兒吭吃癟肚地浪費大家時間了,沒準備好的話趕緊下來吧
26,急(jī)頭白(bāi)臉 :着急【例】你這人咋回事的,一説話就雞頭掰臉
老東北 老東北
27,虛頭八腦 :做表面功夫【例】你別跟我虛頭八腦的了,要借錢就直説。
28,嗚(wǔ)嗚喳喳 :過度炫耀,的瑟,招人煩的意思。或者説 捂捂宣宣。
29,疙不溜秋【例】那天他疙不溜秋的就把幾個小流氓給收拾了。
30,犄角旮旯:角落【例】那天我找丟的東西,把家裏的犄角旮旯都找了,還是沒找到。
31,稀(xí)了馬哈 (稀里馬哈):馬虎【例】別和他做事了,他小子稀里馬哈的,別把你自己的事耽誤了
32,吊兒郎當【例】老李家那小子成天啥也不幹,一天吊兒郎當的
33,五脊六獸【例】老舍《四世同堂》:“這些矛盾在他心中亂碰,使他一天到晚的五脊六獸的不大好過。”意思是説閒着不知道該做什麼好。實為古代漢族建築屋脊上,置放瓦質或陶質的獸形裝飾。
34,五迷三道 【例】那幾天喝得我五迷三道的,錢包丟了都不知道。五迷三道:迷迷糊糊
35,費勁扒拉 【例】這回考試也忒難了 費勁扒拉的還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36,不頂楞:不起作用。【例】你也太~了,這麼點事都沒辦法明白
38,不打喯兒 :説話很流暢。【例】用什麼買什麼,要説花錢那真是連‘錛兒’都不打……
39,不斷溜(liù)兒:連續不斷【例】遊行的隊伍~一隊接一隊兒
40:不賴:不錯,不壞。【例】“老胡頭説起來人也~,大夥都愛和他逗個笑話
老東北遊戲 老東北遊戲
41:別(biè)腳:交通不便。【例】你村建的真不是個地方,太~了
42,別介:不要那樣。【例】別介,瞧你那眼瞪的我不説了還不行嗎,
43,憋屈 :煩悶,心裏不痛快。【例】他爹總沒個笑模樣,整天~着,不説話
44,八杆子撥拉不着:互不相干毫無聯繫【例】好好唸書,是正經,別成天弄那些~的事
45,八字沒一撇:指事物尚無頭緒【例】別聽他瞎扯,那事~呢
46,叭叭的:説話侃快、脆生。【例】那丫頭説話~,就是做起事來糊塗
47,笆籬子:監獄【例】韓老六告了狀,他被抓去蹲了三個月~
48,扒(bā)瞎:撒謊【例】二老歪,你尋思我~哪
49,拔尖兒:居首位【例】他在班級裏學習~了 咬尖兒:指做什麼都想要第一個去做,指人不管不顧
50,拔犟眼子:脾氣執拗;説極端的話【例】李二最能~,誰也犟不過他
51,掰扯:説話,講道理【例】楊大叔,讓我把破沙發拉回家去,~~看到底是誰跟我過不去
52,白眼兒狼:指忘記別人情份或心意狠毒的人【例】那小子是個~,你可不能理他
53,幹仗:打架
54,忽悠:這個不用解釋了
跳皮筋 跳皮筋
55,急眼:發火 生氣
56,嘰咯:搔癢,撓癢(應為“記個”),指的是倆人爭吵且沒完沒了,或者説 “記個浪”;還有“咯嘰”一詞(咯 二聲),指的是呵人癢,咯吱
57,砢磣:難看,丟人砢磣(寒磣):意為"丟臉","難看"。
58,嘮嗑:聊天
59,末了兒:最後了 或者説“末了歸終”(了 liao三聲)。
60,磨嘰:形容辦事説話拖泥帶水不痛快,反覆重複不必要的事抓不到重點。
61,pià嘰:硬紙片做的兒童遊戲工具,一片放在地下,用手裏的一片去扇,扇翻個就算贏
62,水了巴察:差勁
63,禿嚕:失敗,放開,(繩子之類)變鬆。或者説“禿嚕扣”【例】:這事整禿嚕了個屁的了;這繩子掛時間長了就禿嚕扣了;這螺絲太舊了,都禿嚕扣了。
64,鐵子=老鐵:哥們,好朋友
65,尋(xín)思:思考,想
66,咋整:怎麼辦
67,一整(就):總是,動不動(就)……指脾氣容易改變
68,作(zuō)死:尋死
69,老娃子:烏鴉
70,喀啦:什麼都做不好,被人看不起
71,上學:上學xué東北讀上學xiáo
72,彪呼呼:東北大連方言就是傻的意思--注:大連説話嚴格意義不屬於東北方言,應屬膠東方言。
117,得(dè)了巴搜:同“得瑟”、“得嗖”。只要是兩個字的形容詞基本都能在中間加“了巴”
118,布拉吉:連衣裙。[俄платье] [10] 
凍豆包 凍豆包
119,滾犢子:意為滾蛋
120,隔路:貶義,意為"特別,與眾不同",可以理解為"特立獨行"
121,浮溜浮溜:特別滿",形容水要溢出的樣子
122,稀(xiē)罕(hen):意為喜歡
123,解嘎吱:意為"過癮"。例:你給我撓後背沒撓準地方,一點兒都不解嘎吱。
124,禿嚕皮:受傷了出血了,蹭破皮了
125,武武玄玄:形容好鬥,虛張聲勢,貶義。【例】你別跟我倆武武玄玄的,小心我削你嗷
126,㨤(kuǎi):用勺子類的工具,使液體充滿勺子。你把它~出來。
127,薅(hāo):拔的意思。 例:白頭髮薅一根長十根。
第二組
1,喇子:塑料水桶
2,喂得羅:下小上大的水桶
3,棒槌:人蔘,以前洗衣服用的棒子
4,苞米:玉米
5,被垛:疊起來的被子,成羅的被子
6,哈喇:肉和油變質,或者是它們變質的味道
扭秧歌 扭秧歌
7,石砬子:陡峭的石頭山
8,喝咧:唱歌
9,喇忽:遇事疏忽 不夠細心
10,列巴:一種俄羅斯特色麪包
11,母們:我們
12,那嘎噠:那個地方
13,幹哈(há):幹啥
14,稀罕:喜歡
15,賊:非常和特別,很
16,犢子:混蛋
18,埋汰:髒,不乾淨
19,得瑟:不務正業或臭美
20,整個浪兒:全部
嘮嗑 嘮嗑
21,隨份子:隨禮,隨人情
22,松明子:含松脂的木柈
23,水筲:雪花鐵做的上下一樣粗的水桶
24,雙棒兒:雙胞胎
25,甩劑子:“一甩劑子走了”,意為很不高興的走了,不管了。
26,上外頭:上廁所
27,上趕着:主動
28,善茬子:指軟柔可欺的人
29,傻得呵的:痴呆的樣子
30,傻拉吧唧:傻拉吧登,憨傻,痴呆
31,條帚疙瘩 :磨殘的掃帚
32,賽臉(上臉):小孩不聽話,給點陽光就燦爛。越不讓幹什麼,就越幹什麼
33,隔路:泛指人的個性強,不願與人交流,不合羣。
34,得瑟:泛指人不穩重,做事愛出風頭。
35,膈應:討厭 特別不喜歡
36,嘎咕:泛指做事與與眾不同。
悠車子 悠車子
37,小嘎:就是指十多歲的小孩。
38,半拉子:未成年的勞動力,只能頂半個成年人。
39,假假咕咕:不實在,辜負了別人的熱情。
40,土鱉了(圖意):被騙或被耍了,還不知道,有有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錢的意思。
41,波稜蓋:膝蓋
42,做喔:立刻
43,麻溜兒地:快點地
44,扒拉:用手或工具挪開物體。撥弄
45,撓啃:泛指很久沒有沾油水,或相關的東西。
46,得意:喜歡。
47,掰扯:理論、研究,分析,計算,説道理
48,白唬(白話):就是説不着邊際的話,能説,通常指能瞎説
49,備不住:有可能,也許
50,刺撓:身上癢。
51,呲毛乎:眼屎。
52,打狼/坐椅子:落後,最後一名。
53,才剛:剛才。
54,哈拉(lá)子:比較多而且向下流的口水。
55,嫉葛浪兒:起糾紛,爭吵。
56,老鼻子了:很多。
57,螞蛉:蜻蜓 ,種品有:大黑,大黃,紅辣椒,青茄子,
58,毛愣三光:不穩重,做事毛草
59,尿性:牛逼,厲害。
60,念秧:反覆唸叨、叨咕一件事以表達自己的訴求。
61,欠兒登:泛指哪裏有事情那裏到的人,給人賤賤的感覺。
62,屈咕:兩個人小聲的互相嘀咕。曲咕:小聲説
63,且:客人。戚兒
64,老懞咔吃眼:形容人年級大了,相貌醜陋,其貌不揚的意思
65,別楞 :泛指叫人感覺不自在。
66,得勁兒:舒服。
67,噶點啥=噶東:賭點什麼。
68,盯把(bà)(盯蹦):總是。總。例:她盯把看我,鬧我一大紅臉
69,二倚子:不男不女。
70,吭哧癟肚:泛指做事不麻利,説話不利落。形容説話吞吞吐吐
71,爛叁:泛指人不行為做事不利落,尤其是指婦女。
72,打腰:很吃香。
73,撒(sá)摸(mo)(學麼/尋麼):找、尋的意思。例:你四處撒摸啥, 四處張望。
74,豁愣:攪和,意在其中攪事。
76,老報子:孵蛋的老母雞。
77,逾作:很舒服。
78,抽冷子:趁人不備,突然做某件事。
79,呲噠:不是好氣的責備別人。訓斥。也叫呲兒乎
80,嗯呢:是,答應。嗯:是
81,果:吸。
82,日日的:形容速度快。
農閒幹小活 農閒幹小活
83,虎拉巴幾(虎了吧唧) :(二虎八雞)形容人IQ比較低 傻乎乎
84,鬧停:泛指心裏有事,比較鬧心鬧聽;鬧心
85,碼人:打電話叫人。
86,向着:偏袒。
87,海了:非常多、大。
88,抓瞎:沒有依靠,毫無辦法,無法解決
89,體動了:毀了。
90,耐排:按順序排列。
91,彪 :性情魯莽。
92,跐溜:腳下一滑。
93,呲拉:穀物或物品被陽光或風洗禮。刺啦:指菜下到油鍋的聲音,也指被鍋裏的蒸汽燙到。
94,突魯:泛指物品比較滑,沒有把住。
95,柴火妞:農村的姑娘。
96,神神叨叨:比較神經質。
97,橫扒拉豎擋着:特指某人極力阻撓某人做某種事情。
98,張鬥:比較愛出風頭。
99,胡鐵烙(胡鐵兒):一種蝴蝶的叫法。
100,約(yāo):稱量物品的重量。
101,叨愣七咕:泛指自言自語。
102,黃了:指事情沒有辦成。
103,扭頭別棒:本來已有矛盾,還要在一起。
老東北記憶 老東北記憶
104,撕吧:打仗之前的前奏,互相撕扯對方。
105,沾包:指做了事情有嚴重的後果,或連帶責任。
106,削你:暴打。
107,老疙瘩:家中排行最小的男孩。兄弟姐妹裏最小的那位
108,嫌(xiáo)乎:嫌棄,厭惡
109,扒瞎:説謊話
110,扯大彪:漫無邊際的和別人吹噓。
111,邪呼:特別的厲害。厲害
112,悶頭兒:人起的一種疙瘩。
113,疙扔:垃圾物。戈能
114,捂車:掩蓋或擺平。
115,蛄(gù)蛹(yong):慢慢的移動。
116,夜個兒(昨兒個):昨天。
117,老蒯老伴
118,淶旋:特別誇張、不着邊際的講説。
119,賴大彪:使用了大量的粗俗的語言。
120,乾打壘:一種土坯房屋的建築形式。
121,鼓動:等同於煽動。
122,撩騷(撩側):泛指閒着沒事找事。
123,囊囊膪(chài):本義是豬胸腹部肥而松的肉,後用以形容人性格懦弱,膽小怕事;也指人腹部、臀部的贅肉。
124,大仰巴殼子:四腳朝天。
126,偏廈子:正房旁邊裝雜物的小房(棚子)
127,禿嚕反張:特製做人、做事反覆無常不利索。
128,嘶嘶哈哈:特指很冷。
130,魂兒畫兒:特指臉部不規律的髒。
132,草眯:躲起來了,有指人縮頭烏龜的意思。
133,打誤(誤了):車陷在泥裏。
134,藏貓兒捉迷藏,小孩玩的一種遊戲
135,掰白呼(白話):能説,能扯淡
136,賣呆兒:看熱鬧 ,賣單兒,發呆
137,鼻涕嘎:鼻屎
138,耳纏:耵聹,就是耳屎
139,包圓兒:全部,全包了
141,撮(cuō)子:裝垃圾的容器
142,打奔兒(bēnr):1,接吻 2,停頓,卡殼
143,點兒高(背) :運氣好(壞)
144,旮旯兒:角落
145,疙不溜丟脆:十分流利地
146,嘎:1,小氣,吝嗇 ,2,蠻不講理3,超過,比下去
147,嘎拉:貝殼
148,嘎拉哈:牛羊等動物關節去筋肉後做成的玩具
149,槓槓(gáng gáng)的:形容程度大,可以修飾一切形容詞
150,咋整:怎麼辦,例:龍泉山莊給封了,這可咋整
151,解嘎吱:意為"過癮"。例:你給我撓後背沒撓準地方,一點兒都不解嘎吱。
152,扯哩咯兒楞:意為"扯淡"例:你別跟我扯哩咯兒楞,説點正事兒
153,閒嘎嗒兒:意為"閒扯",可以理解為用閒扯來消磨時光。例:沒事兒就到網上閒嘎嗒兒
154,老燈:貶義,意為"老頭子"。 發音:正常發音。 舉例:你這個老燈,真礙事兒。
155,幹不拉瞎的:形容某種東西很乾的,也指人長得偏瘦沒有肉。
156,磨嘰:大家不用説都知道了吧
157,貓腰弓肌:形容身體不直流,。
158,摳裏摳氣:形容為人小氣
159,起根、乍根:原來、原先、開始。
160,唱蹦蹦:指唱二人轉(地方戲)。
161,誒嗎 、誒嗎親(四音) :誒呀的意思
162,成績:非常的意思 “誒嗎,這玩意成績像樣了 ”
163,尿秋、尿性:很厲害的意思 。
164,起開:躲開、讓開的意思。邊拉去(邊兒去):靠一邊站着。
165,腦瓜子:頭的意思。
166,鼻嘎:鼻屎的意思。
167,波稜蓋:膝蓋的意思。
168,腦門子、大奔兒(bénr)嘍(奔兒摟頭):額頭
169,胳(gǎ)肢(ji)窩:腋下腋窩。。
170,卵(lǎn)子:睾丸的意思。
180,迂拙:做事很舒服 順暢
181,起開:靠邊的意思
182,雕像:缺心眼
183,歪歪:形容人説話做事鑽牛角尖,指人不正,把好事當壞事。
184,禿魯皮:蹭破皮的意思
185,起幺蛾子:沒事找事,乾的事兒別人不看好。
186,苞米蓋子:玉米的莖,一種燃料。
187,柴火垛:指燒火用的柴禾堆積起來。把苞米該子摞起來,就成了柴禾垛。
188,捂了嚎風:形容人癲狂到發瘋,或者形容樣子像發瘋。【例】母們家孩子把腦瓜子插灶坑裏把頭髮整的捂了嚎風的,一臉苞米該子。
189,觀觀:形容長相俊美。【例】:誒嗎我大外孫子長得真觀觀。
190,滴了哆嗦(滴了哆嗦):形容凍得渾身發抖。
191,儈貨:泡妞,勾搭年輕女性。
120,借壁兒:鄰居,左鄰右舍。
121:包楞的:形容一個人臉部長得不規則。【例】:看這個人長的包楞的。
122:熬(nāo):燉的意思。【例】:白菜~土豆子。意:白菜燉土豆。
123,哈拉巴子:大約肩膀處的一塊骨頭
124,馬葫蘆蓋兒:井蓋
125,嗓葫蘆:嗓子眼
126,嚏噴(fen):噴嚏
127,後腦海:腦袋的後面
128,冷不丁的(冷丁):突然,沒有預料
參考資料
  • 1.    歐陽國亮.遼寧方言六十年研究概述[J].華中師範大學研究生學報,2010,(04):50.
  • 2.    關越.東北地域文化在現代文化中的作用研究[J].北方音樂,2016,(16):36
  • 3.    王媛.幽燕方言研究[D][碩士學位論文].大連:遼寧師範大學,2015:1-58.
  • 4.    楊春宇.遼寧方言語音研究[J].遼寧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0,(5):93-99.
  • 5.    郭大順.東北文化區的提出及意義[A].陳亮.邊疆考古研究(第1輯),2002:172-180.
  • 6.    王媛.從幽燕史料看幽燕方言發展脈絡[J].金田(歷史哲學),2014,(8):177-178.
  • 7.    灤平人咋沒地方口音  .民主與法制網.2016-10-15[引用日期2020-07-18]
  • 8.    王冰.東北方言與民族文化的多元性特色[J].時代文學,2009,(14):82-83.
  • 9.    田子馥.感情“賊”重的東北方言[N].吉林日報,2012-04-26.
  • 10.    現代漢語詞典.《商務印書館》.北京:商務印書館,2002年
  • 11.    王洪傑.東北方言文化.長春:吉林大學出版社,2015-04-01:11
  • 12.    張世方.也談北京官話區的範圍[J].北京社會科學,2008,(4):88-92.
  • 13.    許麗.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漢語語音調查與分析[J].語文學刊,2009,(16):175-176.
  • 14.    王臨惠.再論膠遼官話的形成與發展[J].河北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3):119-125.
  • 15.    鄒德文.歷史事件與東北方言的形成及其層次問題[J].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2014(6):184-194.
  • 16.    鄧龍.從《你好,李煥英》裏湖北廠房的東北話説起[N].人民日報.2021-02-21
  • 17.    張振興.《中國語言地圖集》第2版.北京:商務印書館,2012:B1-4
  • 18.    周長明.東北支援與三線城市發展[J].開放時代,2018,(2):12-29.
  • 19.    于丹.東北方言歸屬問題研究綜述及對漢語方言分區標準的思考[J].參花,2014,(012):126-127.
  • 20.    劉光明.中國自 然地理圖集(第三版).北京:中國地圖出版社,2010-06-01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