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邕

(唐代書法家)

編輯 鎖定
李邕(678年—747年),字泰和,鄂州江夏(今湖北武漢市江夏區)人。 [1]  唐朝大臣、書法家,文選學士李善之子。
出身江夏李氏,博學多才,少年成名。起家校書郎,遷左拾遺,轉户部郎中,調殿中侍御史,遷括州刺史,轉北海太守,史稱“李北海”、“李括州”。
交好宰相李適之,為中書令李林甫構陷,含冤杖死,時年七十。唐代宗即位,追贈秘書監。
作為行書碑文大家,書法風格奇偉倜儻,李志敏評價“李北海的《麓山寺碑》,其樸實厚重無疑來自北碑”。 [2]  李後主稱讚“李邕得右將軍之氣而失於體格”。
宣和書譜》“李邕精於翰墨,行草之名由著。初學王右軍行法,既得其妙,乃復擺脱舊習,筆力一新。
傳世碑刻有《麓山寺碑》《李思訓碑》等。
本    名
李邕
別    名
李北海,也稱李括州
泰和
所處時代
唐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江蘇揚州
出生日期
678年
逝世日期
747年
主要作品
《麓山寺碑》
《李思訓碑》

李邕人物生平

編輯
李邕,唐代書法家,廣陵江都(揚州江都區)人,一説江夏(今湖北武昌)人。 [1]  [3] 
唐天寶四年,公元745年,這一年,中國詩壇上的兩位巨星杜甫和李白同在古齊州(即今濟南市),並且遊蹤齊魯,留下了無數膾炙人口的詩篇。 杜甫到來的消息不脛而走,很快傳到北海,即今山東的益都。時任北海太守的李邕坐不住了,連日趕往齊州與杜甫會面。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盛事。時李邕68歲,早已名滿天下,杜甫此時才是個33歲的後生,名聲遠沒有達到詩聖的程度。但李邕慧眼識珠,他已經預見到了這顆新星的萬丈光焰。可惜他沒有看到。 會見的歡宴就安排在新建的歷下亭上。
李邕、杜甫、李之芳在座,可能還有許多齊州的知名人士出來作陪。特別應該提到的是李白這時也在齊州。天寶三年,他與杜甫在洛陽相遇,結伴東遊。他信奉道教,正在紫極宮受道錄,不知是道規使然,還是沒有接到請帖,或許還有其他原因,這位極善飲的詩人沒有來喝這杯酒,否則歷下亭上一定會留下李白的詩作了。
李邕與杜甫把酒長談,論詩論史,也談及了杜甫的祖父杜審言,這讓杜甫十分感激。就在這次歡宴中,杜甫留下了“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佳句。
李邕願意結交名士是出了名的。史載:“邕素負美名,頻被貶斥,皆以邕能文養士。”李邕鬻文獲金,可以用來支付他結友交遊的巨大開銷,可是鬻文的事也不是常有的,總有手頭拮据的時候。
每逢這種時候,他就有挪用公錢之嫌。
杜甫和李白在天寶四年分別見到李邕的時候,他身上剛剛發生了一段死裏逃生的故事。
開元十三年,公元725年,唐玄宗泰山封禪迴歸長安,車駕路過汴州。李邕從陳州趕過來謁見,並接連獻上幾篇辭賦,深得玄宗賞識。於是李邕就有點飄然,自我吹噓憑自己的才華“當居相位”。那時李邕只是陳州刺史,這話説得忒大了點。偏偏這話叫中書令張説聽見了,不久李邕在陳州任上挪用公錢事發,張説將舊賬端出。
兩筆賬一塊算,下獄鞫訊:罪當死。這時候幸虧有個叫孔璋的許州人上書玄宗皇帝要救李邕,那封奏疏寫的真是好,打動了唐玄宗,免去李邕死罪,貶為欽州遵化縣尉。而孔璋流配嶺西(現今廣東)而死。這兩個以生死相交的人始終沒有見上一面。孔璋的奏疏基本概括了李邕的生平功過。這篇情真義切的文字更增加了李邕身上的傳奇色彩,尤其讓仕途失意、蔑視權貴的李白景仰。李白也深懷濟人之心,有着散盡千金的豪爽,來到齊魯之邦,他自然要去拜訪這個傳奇中人。就在天寶四年,他們相見於益都李邕任上。李白時年44歲。
李白在益都聽到了另一個李邕見義而捨己相助的傳奇故事。這裏有一個女子,丈夫被人謀害。女子持刀復仇,刺殺真兇而獲獄,罪當極刑。
這時候李邕奮不顧身上疏朝廷,救下女子,由此李白寫下了敍事樂府《東海有勇婦》:“學劍越處子,超騰若流星。
捐軀報夫仇,萬死不顧生。白刃耀素雪,蒼天感精誠……豁此伉儷憤,粲然大義明。北海李使君,飛章奏天庭。舍罪警風俗,流芳播滄瀛。名在烈女籍,竹帛已榮光。”
送別杜甫和李白後兩年,李邕就遭到奸相李林甫的政治迫害。事情是這樣的,狂傲的李邕並沒有聽從孔璋“率德改行”的忠告,又一次把手伸向了公錢,“奸髒事發”,但這不足以斷送他的性命。真正的原因是,遠在長安京師的左驍衞兵曹柳績與他的岳父杜有鄰不睦,污衊杜有鄰妄稱有占驗之能,交構東宮,指責皇帝。這本是信口開河之談,無憑無據之辭,卻被李林甫抓住,嚴令審訊,查出柳績是禍首,卻莫名其妙地將柳績連同他的岳父杜有鄰一同杖死。審訊中查出李邕曾送給柳績一匹馬,便以“厚相賂遺”受到牽連,又因李邕與淄川太守裴敦復有私交,裴敦復曾薦李邕於北海。裴敦復亦遭到株連。心狠手毒的李林甫立刻責令他的兩個爪牙馳往山東,將李邕、裴敦復“就郡決殺”。李邕已有七十高齡。 這已是天寶六年的事了。
時李唐王朝被李林甫搞得朝野一片白色恐怖。李邕不畏懼死亡,屢出諍諫之言,武則天時他拜左拾遺,在朝堂之上當着則天皇帝的面,就敢於和御史中丞宋璟一同指責則天皇帝的心腹張昌宗兄弟以權謀私。
武則天想發火,但是沒有發作,沉吟了半天,竟應允了宋璟、李邕的批評。這就是孔璋所言,“往者張易之用權,人畏其口,而邕折其角”。可見李林甫為排除異己,絕殺李邕等有識之士的殘酷,甚於武則天之於來俊臣。
對於李邕的死,杜甫悲痛欲絕,他哭道:“坡陀青州血,羌沒汶陽瘞”。
李白憤怒之極,感嘆之極,他大呼:“君不見李北海,英風豪氣今何在?君不見裴尚書,土墳三尺蒿棘居”。 俱往矣,我們講敍一千二百年前發生在齊魯大地上的故事,仍是一歌三嘆!

李邕主要成就

編輯

李邕撰寫碑文

他工文,尤長碑頌。善行書,變王羲之法,筆法一新;並繼李世民晉祠銘》後以行書書寫碑文,名重一時。其書風豪挺,結體茂密,筆畫雄勁。傳世作品有《端州石室記》《麓山寺碑》《法華寺碑》《雲麾將軍李思訓碑》《雲麾將軍李秀碑》等。唐竇蒙在《述書賦注》中説:時議雲:“論詩則曰王維、崔顥;論筆則王縉、李邕;祖詠、張説不得預焉。”李陽冰謂之書中仙手。其為文,長於碑頌,多自書。
唐人説李邕前後撰碑八百首。杜甫詩曰:“干謁滿其門,碑版照四裔。豐屋珊瑚鈎,麒麟織成罽。紫騮隨劍幾,義取無虛歲。”

李邕精通書法

李邕的書法從“二王”入手,能入乎內而出乎其外。李後主説:“李邕得右將軍之氣而失於體格。”恰道出李邕善學之處。《宣和書譜》説:“邕精於翰墨,行草之名尤著。初學右將軍行法,既得其妙,乃復擺脱舊習,筆力一新。”魏晉以來,碑銘刻石,都用正書撰寫,入唐以後,李邕改用行書寫碑。書法的個性非常明顯,字形左高右低,筆力舒展遒勁,給人以險峭爽朗的感覺,他提倡創新,繼承和發揚古代書藝。曾説:“似我者欲俗,學我者死。”蘇東坡,米元章都吸取了他的一些特點,元代的趙孟頫也極力追求他的筆意,從中學到了“風度閒雅”的書法境界。他對後世產生了巨大的影響。2008年7月,浙江省教育廳在小學高年級和初中的寫字課本就採用李邕的書法字體,作為浙江省義務教育教科書《寫字》課本。相信不遠的將來,李字也像王字一樣風靡全國。
法華寺碑 法華寺碑
李邕《法華寺碑》 李邕《法華寺碑》
李邕《出師表》局部 李邕《出師表》局部
李邕端州石室記 李邕端州石室記

李邕北海如象

李邕《晴熱帖》 李邕《晴熱帖》
李邕能詩善文,工書法,尤擅長行楷書。當時的中朝衣冠以及很多寺觀常以金銀財帛作酬謝,請他撰文書寫碑頌。他一生共為人寫了八百篇,得到的潤筆費竟達數萬之多。但他卻好尚義氣,愛惜英才,常用這些家資來拯救孤苦,賙濟他人。李邕撰文書寫的碑文,常請伏靈芝,黃仙鶴和元省己鑴刻。據明代楊慎的《丹鉛錄》考證,這三人很可能也是李邕的化名。他的傳世作品有《葉有道先生碑》《端州石室記》《麓山寺碑》《東林寺碑》《法華寺碑》《雲麾將軍李思訓碑》《雲麾將軍李秀碑》。傳世書跡以《嶽麓寺碑》《李思訓碑》最為世人重視。
李邕曾任北海太守,故人稱“李北海”。李邕的書法藝術,在當時與後世獲得了很高的評價,他的為人和才情更為世人所敬重。他的父親李善是一位正直博學的人,為官遭貶,後專心學術,所注蕭統《文選》六十卷,至今被視為《文選》最主要的注本之一。李邕天資聰慧,幼承家學,少年時以擅長辭章而聞名。但他在仕途上,卻因為人耿介磊落,不畏權貴,屢遭貶謫。晚年在北海太守任上,遭人暗算,被宰相李林甫定罪下獄,竟被酷吏活活打死。

李邕書如其人

唐李邕書臧懷亮墓誌 唐李邕書臧懷亮墓誌
“書如其人”,李邕的書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説是他的人格的寫照。他的書法初學右軍,又參以北碑及唐初諸家楷書及行書筆意,變法圖新,形成了他自己鮮明的風格特徵。《宣和書譜》雲:李邕初學,變右軍行法,頓挫起伏,即得其妙,復乃擺脱舊習,筆力一新。李陽冰謂之“書中仙手”,裴休見其碑雲:“觀北海書,想見其風采。”夫人之才多不兼稱:王羲之以書掩其文,李淳風以術映其學。文章書翰俱重於時,惟邕得之。當時奉金帛而求邕書,前後所受鉅萬餘,自古未有如此之盛者也。觀邕之墨跡,其源流實出於羲之。議者以謂骨氣洞達,奕奕如有神力,斯亦名不浮於實也。杜甫作歌以美之曰:“聲華當健筆,灑落富清制。”為世之仰慕,率皆如是。

李邕巨大影響

這可以説反映了李邕書法的創新風格和在當時所產生的巨大影響。李邕的書法主要以碑版為多,高似孫《緯略》記載他所書碑版達八百通之多。而且,他所書碑版幾乎都是自己撰文,甚至還有説他親自鐫刻的説法(見何良俊《四友齋書論》)。
憶昔李公存,詞林有根底。聲華當健筆,灑落富清制。
風流散金石,追琢山嶽鋭。情窮造化理,學貫天人際。
干謁走其門,碑版照四裔。名滿深望還,森然起凡例。”
杜甫與李邕是同時代人,其詩決非過譽。

李邕個人作品

編輯
李邕有自撰自書碑八百通,但流傳至今的卻只有數種碑帖,影響最大的要數《李思訓碑》和《麓山寺碑》。

李邕《李思訓碑》

李邕書李思訓碑 李邕書李思訓碑
《李思訓碑》全稱《唐故云麾將軍右武衞大將軍贈秦州都督彭國公諡曰昭公李府君神道碑並序》,又稱《雲麾將軍碑》。
唐開元八年(公元720年)立碑在陝西蒲城縣
此碑用筆瘦勁,方圓兼備,字體略呈斜勢,而不失莊嚴,奇險中更見其穩健。這種豪爽雄健之氣是東晉二王以來的行書所沒有表現出來的。

李邕《麓山寺碑》

李邕行楷書《麓山寺碑》 李邕行楷書《麓山寺碑》
《麓山寺碑》又名《嶽麓寺碑》,碑額有陽文篆書“麓山寺碑”四字,原石在長沙嶽麓書院。今有宋拓本傳世,此碑是最能體現李邕成熟的行書風格的代表作。古人有“右軍如龍,北海如象”(明董其昌《跋李北梅縉雲三帖》中語)的説法,這是唐代書法家中惟一一位讓後人將其與書聖王羲之比肩並立的人物。所謂“北海如象”,大概就是指他的《麓山寺碑》這一類行書的風格特徵。如果説《李思訓碑》於豪爽雄健之氣中尚透出一股風流瀟灑之氣;那麼,《麓山寺碑》則可説是雄放蒼老,穩健奇崛。這種風格的形成,得之於他對魏晉南北朝書法藝術的學習和理解,更在於他有大膽創新的精神。他將二王一派行書的靈秀與北碑的方正莊嚴巧妙地糅合起來,吸收南帖的靈活多變,而不取其柔弱的一面;除卻魏碑的呆板,而保留其厚重的一面,在廣泛接受前人成果的同時,或者是不自覺地將他自己的性情和人格外化到筆墨之中。董其昌以“北海如象”來比喻李邕書法的力度,亦可謂形象傳神。
李邕的行書對後世行書的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宋元的幾位大書法家如蘇軾、黃庭堅、趙孟頫等無不受其影響。

李邕人物評價

編輯

李邕唐朝

竇蒙:時議雲:“論詩則曰王維、崔顥;論筆則王縉、李邕;祖詠、張説不得預焉。”(《述書賦注》)

李邕宋朝

歐陽修:餘始得李邕書,不甚好之。然疑邕以書自名,必有深趣。及看之久,遂為他書少及者,得之最晚,好之尤篤。譬猶結交,其始也難,則其合也必久。餘雖因邕書得筆法,然為字絕不相類,豈得其意而忘其形者邪?因見邕書,追求鍾、王以來字法,皆可以通,然邕書未必獨然。凡學書者得其一,可以通其餘,餘偶從邕書而得之耳。(《試筆》)
米芾:李邕脱子敬體,乏纖濃。(《海岳名言》)
《舊唐書》:早擅才名,尤長碑頌。雖貶職在外,中朝衣冠及天下寺觀,多齎持金帛,往求其文。前後所制,凡數百首,受納饋遺,亦至鉅萬。……其《張韓公行狀》《洪州放生池碑》《批韋巨源諡議》,文士推重之。(李)嶠為內史,與監察御史張廷圭薦邕文高氣方直,才任諫淨,乃召拜左拾遺。……邕之文,於碑頌是所長,人奉金帛請其文,前後所受鉅萬計。邕雖詘不進,而文名天下,時稱“李北海”。盧藏用嘗謂:“邕如干將莫邪,難與爭鋒,但虞傷缺耳。”後卒如言。(《新唐書》本傳)
葉夢得:李邕、蘇源明詩中極多累句,餘嘗痛刊去,僅各取其半,方為盡善。(《石林詩話》)
蔡夢弼:《金石錄》曰:唐《六公詠》,李邕撰,胡履靈書。餘初讀杜甫《八哀》詩云:“朗詠《六公》篇,憂來豁矇蔽。”恨不見其詩。晚得石本,其文辭高古,真一代佳作也。六公者,五下各為一章,狄丞相為一章。(《杜工部草堂詩話》)

李邕元朝

劉有定:初行草之書,自魏晉以來,惟用簡札,至銘刻必正書之。故鍾繇正書謂之銘石,虞、褚諸公,守而勿失。至邕始變右軍行法,勁拙起伏,自矜其能,銘石悉以行狎書之,而後世多效尤矣。(《衍極注》)

李邕明朝

項穆:李邕初師逸少,擺脱舊習,筆力更新,下手挺聳,終失窘迫,律以大成,殊越彀率,此行真之初變也。逸少一出,會通古今。李邕得其豪挺之氣,而失之竦窘。(《書法雅言》)

李邕清朝

馮班:董宗伯雲王右軍如龍,李北海如象;不如雲王右軍如鳳,李北海如俊鷹。(《鈍吟書要》)
吳德旋:學趙松雪不得真跡,斷無從下手。即有真跡臨摹,亦先植根柢。昔之學趙者無過祝希哲、文徵仲,希哲根柢在河南、北海二家,徵仲根柢在歐陽渤海。(《初月樓論書隨筆》)
朱履貞:李北海正書筆畫遒麗,字形多寬闊不平;其行書橫畫不平,斯蓋英邁超妙,不拘形體耳。(《書學捷要》)
錢泳:古來書碑者,在漢、魏必以隸書,在晉、宋、六朝必以真書,以行書而書碑者,始於唐太宗之《晉祠銘》,李北海繼之。(《書學》)
阮元:李邕等亦皆北派,故與魏、劉諸碑相似也。(《南北書派論》)
包世臣:降及唐賢,自知才力不及古人,故行書碑版皆有橫格就中。九宮之學,徐會稽、李北海、張郎中三家為尤密,傳書俱在,潛精按驗,信其不謬也。北海如熊肥而更捷。(《藝舟雙楫》
劉熙載:李北海書氣體高異,所難尤在一點一畫皆如拋磚落地,使人不敢以虛憍之意擬之。李北海書以拗峭勝,而落落不涉作為。昧其解者,有意低昂,走入佻巧一路,此北海所謂“似我者俗,學我者死”也。李北海、徐季海書多得異勢,然所恃全在筆力。東坡論書謂“守駿莫如跛”,餘亦謂用跛莫如駿焉。(《藝概》)

李邕軼事典故

編輯

李邕酷濫

唐朝文學家牛肅在其所著的筆記《紀聞》中,為我們披露一件跟日本遣唐使團有關的秘聞:江夏李邕也,日本國使至海州,凡五百人,載國信。有十船,珍貨數百萬。邕見之,舍於館。厚給所須,禁其出入。夜中,盡取所載而沉其船。既明,諷所館人白雲:“昨夜海潮大至,日本國船盡漂失,不知所在。”於是以其事奏之。敕下邕,令造船十艘,善水者五百人,送日本使至其國。邕既具舟具及水工。使者未發,水工辭邕。邕曰:“日本路遙,海中風浪,安能卻返?前路任汝便宜從事。”送人喜。行數日,知其無備,夜盡殺之,遂歸。邕又好客,養亡命數百人,所在攻劫,事露則殺之。後竟不得死,且坐其酷濫也。七十時,為宰相李林甫所忌,含冤杖殺。

李邕鬻文獲財

李邕自刺史入計京師。邕素負才名,頻被貶斥。皆以邕能文養士,賈生、信陵之流。執事忌勝,剝落在外。人間素有聲稱,後進不識。京洛阡陌聚看,以為古人,或將眉目有異,衣冠望風,尋訪門巷。又中使臨問,索其新文,復為人陰中,竟不得進改。天寶初,為汲郡北海太守。性豪侈,不拘細行,馳獵縱逸。後柳績下獄,吉温令績引邕,議及休咎。厚相賂遺,詞狀連引,敕祁順之、羅希奭馳往,就郡決殺之。邕早擅才名,尤長碑記。前後所制,凡數百首;受納饋送,亦至鉅萬。自古鬻文獲財,未有如邕者。(出《譚賓錄》)
【譯文】
李邕自刺史入京聽候考核升遷。邕一向負有才名,卻屢遭貶斥。都認為他既能寫一手好漂亮的文章,又廣為交朋結友,是漢時賈誼、戰國時的信陵君。因此,朝內主事的達官貴人都忌恨李邕,使他被免去官職流落京師之外,一向有很大的名聲,朝中庸碌無識之輩卻不賞識他。李邕入京後每在路上行走,受到很多人的圍觀,以為他是前朝古人,或者認為他相貌不凡。一些士子爭相結納,登門拜訪。又有宦官來拜訪他,索要新的文章。後來他被人暗中中傷,不得升遷。天寶初年,李邕被升為北海太守。他性情豪放好侈華,不拘小節,喜歡騎馬狩獵,縱情享樂。稍後,柳績獲罪被關入牢獄,宰相吉温令柳績誣陷李邕,朝內對他的功過爭議很大。吉温用重金賄賂柳績,使其連續訴狀誣陷李邕,終於使皇帝頒發詔書賜李邕死。羅希奭攜帶詔書馳往北海郡,就地處死李邕。李邕很早就遠播才名,尤其擅長撰寫碑石記文。他一生為人撰寫碑石記文幾百篇,接受饋送達許多萬。自古以來靠賣文致富發財的,沒有人象李邕這樣的啊。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