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道宗

(唐朝宗室將領)

編輯 鎖定
李道宗(600年—653年) [15]  ,字承範,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人。唐朝初年的宗室、重要將領,唐太祖李虎曾孫,北周梁州刺史李璋之孫,東平王(追封)李韶之子,唐高祖李淵堂侄。
李道宗起家左千牛備身,受封略陽郡公。一生功勳卓著,參與攻打劉武周王世充東突厥吐谷渾高句麗等諸多戰役,為大唐王朝的統一和開疆拓土立下赫赫戰功,在唐初宗室人物中與趙郡王李孝恭並稱為賢王。唐太宗晚年,評價李道宗是與李勣薛萬徹二人齊名的名將。
後來李道宗因身體不適,轉任太常卿。永徽元年(650年),授特進,實封六百户。永徽四年(653年),捲入房遺愛謀反案,流放象州,病死於途中,後來追復官爵,以禮改葬。
本    名
李道宗
別    名
江夏王
承範
所處時代
隋末唐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隴西成紀(今甘肅省天水市秦安縣)
出生日期
600年 [15] 
逝世日期
653年
主要成就
大破吐谷渾,擊滅薛延陀,隨徵高句麗
官    職
茂州都督、晉州刺史、禮部尚書
封    爵
任城王—江夏王
身    份
唐高祖李淵堂侄

李道宗人物生平

編輯

李道宗早年經歷

李道宗為唐高祖李淵的堂侄。唐武德元年(618年)五月二十日,李淵在長安稱帝,建立唐朝。李道宗的父親李韶被追封東平王,贈户部尚書。李道宗則封為左千牛備身、略陽郡公。
武德二年(619年)十一月,秦王李世民率軍自龍門關(今山西河津西北)乘堅冰過黃河,屯兵柏壁(今山西新絳西南),與劉武周主力宋金剛軍對峙,並同固守絳州(今山西新絳)的唐軍形成犄角之勢,進逼宋金剛軍。李道宗時年十七歲,隨李世民前去抵抗。李世民登玉壁城(今山西稷山西南)觀察軍情,回頭問李道宗:“賊人恃眾想邀我決戰,你認為該怎麼辦?”李道宗答道:“劉武周乘勝,其兵鋒勢不可擋,正好應當用計加以摧敗。況且烏合之眾不能持久,如能堅守壁壘以挫折其鋭氣,待其糧盡力屈,可以不戰而擒獲其眾。”李世民説:“你的意見與我相合。”後來劉武周軍果因糧盡連夜退走,唐軍追至介州(今山西晉城介休),一戰而勝。唐軍奪回河東要地,對鞏固關中,爾後爭奪中原具有重要意義,李道宗功不可沒。
武德三年(620年)七月至武德四年(621年)五月,秦王李世民又率軍於洛陽虎牢(今河南滎陽汜水鎮西)地區,先後擊破鄭帝王世充、夏王竇建德軍兩大勢力。李道宗在此次作戰中又屢建戰功。 [1] 
武德四年(621年),竇建德舊部劉黑闥依靠突厥率部起兵反唐。
武德五年(622年)正月,劉黑闥自稱漢東王。李道宗再次隨李世民出征。雙方相持60餘日,劉黑闥暗中率軍襲擊李世勣軍,李道宗隨李世民率軍襲擊劉黑闥軍側後以救援李勣,結果被劉黑闥包圍,此時尉遲敬德率勇士衝入包圍,李道宗與李世民趁勢脱險。

李道宗守邊名將

武德五年(622年)十一月,唐封宗室李道宗等十八人為郡王,李道宗為靈州(今寧夏吳忠市境內) [2]  總管。朔方割據勢力梁師都夏州(今陝西靖邊東北白城子),遣其弟梁洛仁帶幾萬突厥兵包圍靈州。李道宗據城固守,並尋隙出擊,大敗突厥軍。唐高祖聞訊後,稱道不已,並對左僕射裴寂中書令蕭瑀説:”如今道宗鎮守邊陲,以寡制眾。從前魏朝任城王曹彰有退敵之功,道宗勇敢,與之相似。“遂封李道宗為任城王。
當時突厥與梁師都相勾結,派鬱射設進駐五原(今陝西定邊)故地,李道宗率軍將鬱射設趕出五原,振耀威武,並向北開拓疆土千餘里。此戰,李道宗採取據城固守,待敵懈怠的策略,一舉擊敗突厥,併為大唐開疆拓土。 [3] 
武德八年(625年)七、八月,突厥分路南下攻擾唐邊境。八月廿三日(9月29日),李道宗率軍擊敗來犯靈州的突厥軍。 [4] 
貞觀元年(627年),李道宗徵拜鴻臚卿,歷左領軍、大理卿。唐太宗將經略突厥,又拜李道宗為靈州都督
貞觀三年(629年)十一月,突厥軍進擾涼州。唐太宗以此為藉口,詔命任城王李道宗為大同道行軍總管,率所部反擊突厥。同時以幷州都督李勣為通漢道行軍總管,兵部尚書李靖為定襄道行軍總管,華州刺史柴紹為金河道行軍總管,檢校幽州都督衞孝傑為恆安道行軍總管,靈州大都督薛萬徹為暢武道行軍總管,共率兵十餘萬,皆受李靖節度,分六路共同反擊突厥。十一月二十八日,李道宗在靈州擊敗突厥兵。
貞觀四年(630年)二月,李靖率所部大破頡利可汗部,頡利可汗逃往靈州西北的沙缽羅部,欲投奔吐谷渾。三月,李道宗領軍進逼,讓蘇尼失交出頡利。俘頡利可汗送回長安,蘇尼失舉兵投降,至此漠南之地遂空,北部邊境數十年無大戰事。李道宗因功賜實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書
貞觀五年(631年)四月,靈州(治今寧夏吳忠市境內)斛薛部反叛,李道宗率部追擊,將其擊破。

李道宗西滅吐谷渾

貞觀八年(634年),吐谷渾伏允可汗依其臣天柱王之謀,進襲唐廓(今青海化隆西南)、蘭州,使唐通往西域的咽喉涼州受到威脅。六月,唐遣左驍衞大將軍段志玄率軍反擊,追至青海湖後班師。十一月吐谷渾再次寇擾涼州(治姑臧,今甘肅武威)。唐太宗大為震怒,下決心大舉征伐吐谷渾。十二月初三,起用已致仕的右僕射李靖為西海道行軍大總管,以李道宗和兵部尚書、積石道行軍總管侯君集為副將,同時出征的還有涼州都督、且末道行軍總管李大亮岷州都督、赤水道行軍總管李道彥利州刺史、鹽澤道行軍總管高甑生和歸唐的東突厥契苾何力等軍。吐谷渾聞唐軍將至,退走嶂山(今甘肅舊寧夏府),已距唐軍幾千裏。諸將商議準備回軍,李道宗則堅持追擊,得到李靖的同意,李道宗遂率偏師急行軍十日,在庫山(今青海湖東南)追上吐谷渾部。吐谷渾部憑險殊死作戰,李道宗派千餘騎逾山襲其後,吐谷渾腹背受敵,大敗而逃。伏允可汗燒盡野草,輕兵入磧。李靖分兵兩路追擊,自李大亮、薛萬徹等部由北路切斷其通往祁連山的退路,並迂迴至伏俟城;李道宗和侯君集等部由南路追截南逃的吐谷渾軍。在無人的苦寒之地行軍二千餘里,在烏海(今青海苦海)追上伏允可汗,大破其眾,俘其名王驍將。
貞觀十一年(637年),李道宗遷禮部尚書,改封江夏郡王,同時被封的還有河間郡王李孝恭。不久便因貪贓入獄。唐太宗因此事對侍臣們説:“朕擁有四海之富,士馬如林,如使車轍之跡周遍天下,遊觀而不止息,採取絕域之奇玩,海外之珍饈,難道不能得到嗎?只因勞累民眾而自我作樂,因而不為。人心不知滿足,應當以義加以節制。如今道宗已封王爵,稟賜甚多而貪求不止,豈不令人鄙棄!”於是罷免李道宗的官職,削其封邑,以郡王身份歸家。 [5] 
貞觀十三年(639年),李道宗又被起用,為茂州都督,還未上任,又轉為晉州刺史。
貞觀十四年(640年),再拜為禮部尚書。多彌可汗再次發兵進犯夏州。十二月二十五日,唐太宗詔令李道宗徵發朔、並、汾、箕、嵐、代、忻、蔚、雲9州兵馬鎮守朔州(治善陽,今山西朔縣);右衞大將軍代州都督薛萬徹、左驍衞大將軍阿史那社爾,徵發勝、夏、銀、綏、丹、延、鄜、坊、石、隰十州兵馬鎮守勝州(治榆林,今內蒙古準格爾旗東北黃河南岸十二連城);勝州都督宋君明、左武侯將軍薛孤吳,徵發靈、原、寧、鹽、慶5州兵馬鎮守靈州(治今寧夏靈武西南);又命執失思力征發靈、勝二州的突厥兵,與李道宗等人相互呼應。薛延陀軍入塞,見唐軍已有防備,未敢貿然進攻。
侯君集擊破高昌返回後,心中頗為怨恨不滿。道宗曾從容上奏説:“君集智小而言大,必為禍首。”唐太宗問為什麼説他必會謀反,李道宗回答説:“見其忌嫉而矜其功勳,恥其位在房玄齡與李靖之下,官為尚書,而常懷鬱鬱不平之氣。”唐太宗説:“君集確實有功,也有才幹,我怎會吝惜爵位呢?只是還未輪到他。你不應該隨意猜測,讓人猜疑自危。”不久君集謀反事發,唐太宗笑着説:“正如你所推測的那樣。” [6] 

李道宗東擊高句麗

貞觀十八年(644年)二月,唐太宗出兵征討高句麗,先派營州都督張儉率輕騎渡過遼河偵察形勢,張儉畏敵,不敢深入其境。道宗奏請率百騎前往,唐太宗表示同意,與他商討返回的日期,他説:“臣請用二十天奔走於路,留駐十天觀覽山川形勢,然後還見天子。”隨即餵飽戰馬備好行裝,沿南山深入賊地,觀察險易地勢,測度紮營佈陣便利之處。將要返回時,恰遇高麗軍隊絕斷歸路,道宗另走小路,按期謁見唐太宗。唐太宗説:“孟賁、夏育之勇何以過此!”賜予黃金五十斤,絹帛一千匹。
李勣採用疑兵之計,秘密北上直趨甬道,於四月初一從通定鎮(今遼寧新民西北遼河西岸)渡過遼水(即遼河),到達玄菟。高麗大駭,各城皆閉門自守。初五,李道宗率數千人馬到達新城(今遼寧瀋陽東北),派折衝都尉曹三良率十餘騎兵逼近城門,守軍不敢出戰。十五日,李道宗與李勣合兵攻打蓋牟城(今遼寧撫順),至二十六日攻取該城,俘虜二萬餘人,獲糧食十餘萬石。
唐軍進至遼東城(今遼寧遼陽)下,初八,高句麗步騎兵四萬餘人救援,李道宗率四千騎兵迎擊。軍中士兵都認為眾寡懸殊,不如挖深濠溝加高壁壘堅守,等候大軍到來時在戰。李道宗説:“不可。賊人赴急遠來,其兵必定疲憊,我軍定能一鼓而摧。從前耿..不把賊寇留待君父掃除,我等既為前軍,就應當掃清道路以迎大駕,還等待什麼呢?”李勣也認為有道理,遂與高麗軍展開激戰,行軍總管張君乂接戰不利,敗退。李道宗收集散兵,登高觀察敵陣,見高麗軍陣形混亂,遂率領幾十名驍勇騎兵衝擊敵陣,左進右出,右進左出。李勣又領兵助陣,大敗高麗軍,斬首千餘級。初十,唐太宗御駕渡過遼水,駐紮在馬首山(即今遼寧遼陽西南首山),對李道宗大為讚賞,賜奴婢四十人。
唐軍進至安市城時,唐軍久攻不下。李道宗率部在安市城東南筑土山,逼近城牆。士卒輪番作戰,每日達六七次,唐軍用衝車和發射石塊,撞開城牆垛,城中隨即立木柵欄以堵塞缺口。李道宗腳部受傷,太宗親自為他針灸,並賜給他御膳。唐軍晝夜不停地加築土山,共用60餘日,土山頂離城只有幾丈,可以向下俯瞰城內。此時李道宗讓果毅都尉傅伏愛領兵駐守在山頂以防備高麗兵突襲。不巧的是土山坍毀,壓向城牆,城牆也崩塌,正趕上傅伏愛擅離職守,使數百名高麗兵從城牆缺口處出來迎戰,乘混亂之機搶佔了土山,挖溝塹守護。唐太宗大怒,將傅伏愛斬首示眾(一説李道宗失於部署,歸罪於傅伏愛),命諸將攻城,但唐軍連攻三天未能奪回。李道宗光著腳到唐太宗的麾旗下請罪,唐太宗説:“你的罪按律應當處死,但朕認為漢武帝殺掉王恢,不如秦穆公赦免孟明視。況且你有破蓋牟、遼東的功勞,所以特赦你。” [7] 

李道宗北破薛延陀

貞觀二十年(646年),李道宗被任命為瀚海道安撫大使,與其他幾路唐軍一起討伐薛延陀。薛延陀的多彌可汗見勢不妙,逃到阿史德時健部落,卻被回紇兵圍攻,多彌可汗被殺。部眾擁立咄摩支為伊特勿失可汗,伊特勿失可汗向大唐朝廷上書請和,要求駐留在鬱督軍山(今蒙古國境內杭愛山東支)北麓,唐太宗表示同意,派李勣和崔敦禮前往安撫。李勣發現伊特勿失可汗並非真心歸附,而是暗中圖謀不軌,就和李道宗一起,在鬱督軍山北痛擊薛延陀,斬首五千餘級,俘虜薛延陀男女三萬餘人。李道宗渡過沙漠,追擊薛延陀,與數萬餘眾激戰,斬首千餘級,追出了兩百里,滅薛延陀之戰取得了完勝,咄摩支被帶回京城獻俘。

李道宗晚年冤獄

貞觀二十一年(647年),李道宗因身體不適請居閒職,轉為太常卿。
永徽元年(650年),李道宗加授特進,增實封並前共六百户。永徽四年(653年)二月,房遺愛(房玄齡之子)、薛萬徹柴令武(柴紹之子)因謀反被殺。房遺愛高陽公主謀反一案牽連了眾多的皇親國戚,其中包括長孫無忌一向忌憚的吳王李恪,還有與長孫無忌、褚遂良有宿怨的江夏郡王李道宗。在這場血淋淋的權利鬥爭中,駙馬都尉房遺愛薛萬徹柴令武被斬首示眾,荊王李元景、吳王李恪巴陵公主高陽公主都被賜死,李道宗持身再正,也逃不出報復式的清洗,他被流放象州(今廣西柳州東南),在路上就病逝了,享年五十四歲。權利鬥爭週而復始,武則天得勢,長孫無忌褚遂良重蹈李道宗的命運,李道宗又被追復爵邑。 [8] 

李道宗軼事典故

編輯
貞觀八年(634年),吐蕃贊普松贊干布聽説突厥及吐谷渾均娶唐朝公主,也遣人隨唐使馮德遐入唐,多帶金寶,奉表求婚,唐太宗未許。使者回報系吐谷渾王離間所致。松贊干布大怒,即發兵擊敗吐谷渾、党項、白蘭諸羌。
貞觀十二年(638年)八月,吐蕃軍號稱20餘萬進屯唐松州(治嘉城,今四川松潘)西境,遣使進貢金帛,聲稱來迎娶公主。後為唐軍所敗,松贊干布遣使到長安謝罪,並再次請求通婚。唐太宗應允。松贊干布十分歡喜,立即準備了豐厚的聘禮,黃金五千兩,珠寶珍玩數百件,命大論祿東贊到長安納聘。
貞觀十四年(640年)十月,祿東贊到達長安,朝見了唐太宗,向唐太宗述説松贊干布仰慕大國,殷切請求結親的願望和誠意,得到了唐太宗的信任。十五年正月,唐太宗以宗室之女文成公主嫁松贊干布,唐太宗決定由李道宗前往護送。行至大城鄯城(今西寧)時,大隊作了停留。然後前行二百餘里到險峻的赤嶺(今青海日月山),下車換乘馬,進入吐谷渾境內。在此一行人受到河源郡王諾易缽和弘化公主的熱烈歡迎,住在早已建成的行館。經過一個多月的休息,解除旅途疲勞以後,又繼續西行。在吐谷渾和吐蕃邊界的柏海(今青海鄂陵湖扎陵湖),松贊干布率軍按約早已到此等候迎接。見到前來護送的李道宗,松贊干布非常恭敬,執子婿之禮。行過親迎禮後,李道宗告別文成公主和松贊干布,回朝覆命,勝利完成了他的歷史史命。文成公主入藏後,為漢藏兩族的友好關係作出了重大貢獻,這一切和李道宗都是密不可分的。 [2] 

李道宗人物評價

編輯

李道宗總評

李道宗晚年頗為好學,敬慕賢士,從不以勢凌人,在唐初宗室之中,只有他和河間郡王李孝恭最受時人的稱讚。有一件事情足以證明他的心胸,貞觀六年的某一天,李世民大擺酒宴,尉遲敬德也在邀請之列。尉遲敬德發現有人的席位排在自己之上,大為不悦。任城王李道宗出面勸解,尉遲敬德一拳打在他的臉上,差點把李道宗的一隻眼睛打瞎,但是李道宗並未與尉遲敬德計較。李世民非常生氣,事後嚴厲警告尉遲敬德,“我以前一直認為劉邦對功臣做得太絕,自己當上皇帝后,希望君臣能夠和睦相處。但是看到你如此無法無天,才知道當年劉邦殺韓信,實在是迫不得已。這次我可以原諒你,你以後一定要自我約束,不要日後追悔不及”。
李道宗作為大唐的皇親國戚,猶如漢朝的衞青霍去病,征戰四方,功勳顯赫,深受敬仰,唐初的輝煌戰果,與軍中存在一個關隴貴族集團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正是這一堅強核心的表率作用,李道宗作為關隴貴族集團的一員,衝鋒在前,奮不顧身。

李道宗歷史評價

  • 李淵:“道宗今能守邊,以寡制眾。昔魏任城王彰臨戎卻敵,道宗勇敢,有同於彼。”
  • 李世民:“賁、育之勇何以過!” [9]  “當今將帥,惟李勣、道宗、薛萬徹。勣、道宗用兵不大勝亦不大敗;萬徹若不大勝即須大敗。” [10] 
  • 舊唐書》:“道宗晚年頗好學,敬慕賢士,不以地勢凌人,宗室中唯道宗及河間王孝恭昆季最為當代所重。”“河間節貫神明,志匡宗社,故妖不勝德明矣。道宗軍謀武勇,好學下賢,於羣從之中,稱一時之傑。” [11] 
  • 新唐書》:“道宗晚好學,接士大夫,不倨於貴。國初宗室,唯道宗、孝恭為最賢。”“景、元子孫,當草昧之初,乘運而奮,方高祖攘除四方,所以宣力,皆顯顯為世豪英。至河間之功,江夏之略,可謂宗室標的者也。” [9] 

李道宗家族成員

編輯

李道宗影視形象

編輯
1993年電視劇《唐太宗李世民》:郭軍飾演李道宗;
1999年電視劇《文成公主》:郭連文飾演李道宗;
2000年電視劇《文成公主》:張志忠飾演李道宗;
2001年電視劇《錦繡良緣》:蔡國慶飾演李道宗;
2002年電視劇《大唐情史》:高宏亮飾演李道宗;
2006年電視劇《薛仁貴傳奇》:張鐵林飾演李道宗。
參考資料
  • 1.    《舊唐書》:江夏王道宗,道玄從父弟也。父韶,追封東平王,贈户部尚書。道宗,武德元年封略陽郡公,起家左千牛備身。討劉武周,戰於度索原,軍敗,賊徒進逼河東。道宗時年十七,從太宗率眾拒之。太宗登玉壁城望賊,顧謂道宗曰:“賊恃其眾來邀我戰,汝謂如何?”對曰:“羣賊乘勝,其鋒不可當,易以計屈,難與力競。今深壁高壘,以挫其鋒;烏合之徒,莫能持久,糧運致竭,自當離散,可不戰而擒。”太宗曰:“汝意暗與我合。”後賊果食盡夜遁,追及介州,一戰滅之。又從平竇建德,破王世充,屢有殊效。
  • 2.    白述禮.走進靈州:中國文化出版社,2009年:第12-27頁
  • 3.    《舊唐書》:五年,授靈州總管。梁師都據夏州,遣弟洛仁引突厥兵數萬至於城下。道宗閉門拒守,伺隙而戰,賊徒大敗。高祖聞而嘉之,謂左僕射裴寂、中書令蕭瑀曰:“道宗今能守邊,以寡制眾。昔魏任城王彰臨戎卻敵,道宗勇敢,有同於彼。”遂封為任城王。初,突厥連於梁師都,其鬱射設入居五原舊地,道宗逐出之。振耀威武,開拓疆界,斥地千餘里,邊人悦服。
  • 4.    《新唐書》卷一《本紀第一·高祖》:“(武德八年八月)甲申,任城郡王道宗及突厥戰於靈州,敗之。”
  • 5.    《舊唐書》:貞觀元年,徵拜鴻臚卿,歷左領軍、大理卿。時太宗將經略突厥,又拜靈州都督。三年,為大同道行軍總管。遇李靖襲破頡利可汗,頡利以十餘騎來奔其部。道宗引兵逼之,徵其執送頡利。頡利以數騎夜走,匿於荒谷,沙鈐羅懼,馳追獲之,遣使送於京師。以功賜實封六百户,召拜刑部尚書。吐谷渾寇邊,詔右僕射李靖為昆丘道行軍大總管,道宗與吏部尚書侯君集為之副。賊聞兵至,走入嶂山,已行數千裏。諸將議欲息兵,道宗固請追討,李靖然之,而君集不從。道宗遂率偏師並行倍道,去大軍十日,追及之。賊據險苦戰,道宗潛遣千餘騎逾山襲其後,賊表裏受敵,一時奔潰。十二年,遷禮部尚書,改封江夏王。尋坐贓下獄。太宗謂侍臣曰:“朕富有四海,士馬如林,欲使轍跡周宇內,遊觀無休息,絕域採奇玩,海外訪珍羞,豈不得耶?勞萬姓而樂一人,朕所不取也。人心無厭,唯當以理制之。道宗俸料甚高,宴賜不少,足有餘財,而貪婪如此,使人嗟惋,豈不鄙乎!”遂免官,削封邑。
  • 6.    《舊唐書》:十三年,起為茂州都督,未行,轉晉州刺史。十四年,復拜禮部尚書。時侯君集立功於高昌,自負其才,潛有異志。道宗嘗因侍宴,從容言曰:“君集智小言大,舉止不倫,以臣觀之,必為戎首。”太宗曰:“何以知之?”對曰:“見其恃有微功,深懷矜伐,恥在房玄齡、李靖之下。雖為吏部尚書,未滿其志,非毀時賢,常有不平之語。”太宗曰:“不可億度,浪生猜貳。其功勳才用,無所不堪,朕豈惜重位?第未到耳。”俄而君集謀反誅,太宗笑謂道宗曰:“君集之事,果如公所揣。”
  • 7.    《舊唐書》:及大軍討高麗,令道宗與李靖為前鋒,濟遼水,克蓋牟城。逢賊兵大至,軍中僉欲深溝保險,待太宗至徐進,道宗曰:“不可。賊赴急遠來,兵實疲頓,恃眾輕我,一戰必摧。昔耿弇不以賊遺君父,我既職在前軍,當須清道以待輿駕。”李靖然之。乃與壯士數十騎直衝賊陣,左右出入,靖因合擊,大破之。太宗至,深加賞勞,賜奴婢四十人。又築土山攻安市城,土山崩,道宗失於部署,為賊所據。歸罪於果毅傅伏愛,斬之。道宗跣行詣旗下請罪,太宗曰:“漢武殺王恢,不如秦穆赦孟明,土山之失,且非其罪。”舍而不問。道宗在陣損足,太宗親為其針,賜以御膳。
  • 8.    《舊唐書》:二十一年,以疾請居閒職,轉太常卿。永徽元年,加授特進,增實封並前六百户。四年,房遺愛伏誅,長孫無忌、褚遂良素與道宗不協,上言道宗與遺愛交結,配流象州。道病卒,年五十四。及無忌、遂良得罪,詔復其官爵。道宗晚年頗好學,敬慕賢士,不以地勢凌人,宗室中唯道宗及河間王孝恭昆季最為當代所重。
  • 9.    新唐書 列傳第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06]
  • 10.    《唐太宗與李靖問對》
  • 11.    舊唐書 列傳第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3-01-06]
  • 12.    《新唐書》:道宗弟道興,武德初,爵廣寧郡王,以屬疏降封縣公。貞觀九年,為交州都督,以南方瘴厲,恐不得年,頗忽忽憂悵,卒於官,贈交州都督。
  • 13.    《舊唐書》:道宗子景恆,降封盧國公,官至相州刺史。
  • 14.    《舊唐書》:貞觀十五年,太宗以文成公主妻之,令禮部尚書、江夏郡王道宗主婚。
  • 15.    莊漢新,郭居園.《中國古今名人大辭典》:警官教育出版社,1991年:第399頁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