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瀚章

編輯 鎖定
李瀚章(1821年-1899年),字筱泉,一作小泉,晚年自號鈍叟,諡勤恪,後人多尊稱其李勤恪公,安徽省合肥縣(今合肥市瑤海區磨店鄉祠堂郢村)人。其父李文安,曾官刑部郎中,與曾國藩為戊戌(道光十八年,1838年)同年進士
李文安有六子,李瀚章居長,李鴻章居次,以下依次為李鶴章李藴章李鳳章李昭慶。有《合肥李勤恪公政書》等傳世。
中文名
李瀚章
別    名
筱泉,小泉,鈍叟
國    籍
中國
出生日期
1821年
逝世日期
1899年
職    業
清朝兩廣總督
出生地
安徽省合肥縣(今合肥市瑤海區磨店鄉祠堂郢村)
弟    弟
李鴻章

李瀚章人物生平

編輯
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以拔貢朝考出曾國藩門下,籤分湖南。咸豐元年(1851),署永定縣知縣。咸豐二年(1852),署益陽縣知縣,因太平軍進犯長沙,所以沒有成行,湖南巡撫駱秉章命其駐守南門天心閣,李瀚章力戰得保。長沙解圍,獎六品銜。咸豐三年(1853),署善化縣知縣。
李瀚章像 李瀚章像
曾國藩建湘軍之初,即奏調瀚章至江西南昌綜理糧秣。咸豐四年(1853),因功任補湖南直隸州知州。咸豐五年(1854),總理湘軍後路糧草,攻克義寧州,保知府,賞戴花翎。
咸豐七年(1857年),曾國藩奔父喪回籍,李瀚章相繼回合肥守制。次年,曾國藩奉旨復出督師,仍召李瀚章回南昌總核糧台報銷。瀚章遂偕其母、弟輩移家於南昌。 咸豐九年(1859),因功補湖南道員。咸豐十年(1860),任江西吉南贛寧道道員,襄辦江西團練。
同治元年(1862),曾國藩派其襄辦廣東税務,調廣東督糧道。同治二年(1863),擢廣東按察使。同治三年(1864),擢廣東布政使。同治四年(1865),擢湖南巡撫。同治六年(1867),調江蘇巡撫,署湖廣總督。同年十二月,調浙江巡撫,賞一品頂戴。同治七年(1868),任湖廣總督,與長江水師提督黃翼升一起整頓長江水師。同治十三年(1874),兼任湖北巡撫
光緒元年(1875),調四川總督。光緒二年(1876),調湖廣總督。光緒十年(1884),任漕運總督,加兵部尚書銜,賜西苑乘船。光緒十五年(1889),調兩廣總督。光緒二十年(1894),賞太子少保銜。光緒二十一年(1895),告老還鄉。光緒二十五年(1899),卒。

李瀚章人物關係

編輯
有子十一人:
長子李經畲,曾任翰林院編修光祿大夫,二品頂戴。
次子李經楚交通銀行首任總經理。
三子李經滇,李國瑊生父
四子李經湘
五子李經沅
六子李經澧
七子李經灃
八子李經湖
九子李經淮,李國瑊過繼到九房
十子李經粵
十一子李經淦
李國瑊,字壬仲,曾執教於台灣清華大學,省立法商學院教授、教務長。生子三,家振,家同,家衍。
李家同,出生於上海市,曾任國立清華大學代理校長、靜宜大學以及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校長、暨大資訊工程學系及資訊管理學系教授。於2008年5月31日卸下暨南大學教授職務退休。2009年獲中國台北地區台灣當局領導人幕僚機構聘為無給職資政。如今在國立清華大學擔任教職。2011年1月6日獲教育部頒予一等教育文化獎章。

李瀚章人物軼事

編輯

李瀚章官場得道

李瀚章(右)與其弟李鴻章 李瀚章(右)與其弟李鴻章
淮系大員中有幾個著名貪官,被人編了口訣,曰:“塗宗瀛偷竊;劉秉璋搶掠;潘鼎新騙詐;惟李瀚章取之有道”。同是貪污受賄,塗、劉、潘要錢不要臉,手法拙劣,就被人瞧不起,而瀚章卻得了個“君子愛財,取之有道”的優評,可見,“盜亦有道”這句話還真不是隨便説説的。
瀚章是鴻章他哥哥,入湘軍幕府,猶早於鴻章。早年以“臨事縝密,所為公牘簡潔得要,”大為曾、胡欣賞,不過十餘年,便從知縣升到總督。戰爭時期,他管理湘軍後勤,軍隊那會兒正缺錢,他沒好意思搞腐敗。和平時期,任職所在地都是川、粵等富裕之區,再不往家拿點兒,就説不過去了。只是,憋了這麼久,猛一放鬆對自個兒的要求,下手不免失了輕重。入川為督,途經彭山——眉山屬下小縣——他要求縣令置辦灰鼠皮帳蓋四頂、燕窩若干盒。小縣哪能辦出這麼高級的“供應”?縣令“哭乞”減免,瀚章愣不應允,最終還是拿了筆鉅額現金走人。
貪官也要慢慢歷練,不斷成熟,調任兩廣總督後,瀚章便摒棄了“如盜賊然”的風格,走上“取之有道”的“正路”。其時,廣東巡撫是滿洲人剛毅,背景深,後台硬,“任官多自專”——買官賣官最具效益——瀚章不敢得罪他,無奈,只得退而求其次,“盡鬻(售)各武職”。某年,瀚章生日,有楊某者送禮金一萬兩;楊某,原系李鴻章家廚子,“積軍功保至提督”,然徒有空銜,並無實任,聽説李家大老爺可安排補缺,趕緊湊足銀子到廣州來“跑官”。瀚章二話不説,給他補了個欽防統領。楊某到任,一打聽,此職月薪不過三百,且無油水;欲收回投資,至少在三年以外,回報率如此之低,早知道做什麼官啊!楊某跑到督府訴苦,瀚章一聽,罵了聲“蠢材”,便不理他,令門丁去開導。門丁將他叫到一旁,説:“大老爺讓你做官,可沒説讓你靠薪水生活。你手下不有那麼多管帶之職麼?我告訴你,如今想作管帶的人可海了去了。你那榆木腦袋就不能開開竅?”楊某一聽,大徹大悟,回營,便將現有管帶全部開革,所有空缺職位“競標”上崗。不幾天工夫,不但收回成本,還淨賺三千。
行賄買官如楊某者甚多,瀚章都讓他們“未嘗有虧耗”,由此獲得“取之有道”的美譽。瀚章又能將心比心,任官三十年,從未以“貪酷”參劾過任何人,人送外號“官界佛子”雲。 [1] 

李瀚章愛擺架子

李瀚章愛擺架子,人稱“李大架子”。當年在清朝的官場,上級登門會見下級,上級端起茶要喝時,下級要馬上快跑到儀門外候着。這儀門,就是府第的大門之內的門,也指官署的旁門,這樣是表示對上級的尊重。而作為上級,當然要謙虛點,不會大大咧咧地享受這種禮節,而是馬上過去拉着下級的手,叫對方不要這麼謙卑,免禮免禮。
李瀚章則不然,面對下屬的謙恭,他是半點也不客氣。他每次去下屬府邸,當下屬敬茶時,他不緊不慢地喝着茶,居然還讓僕人上一根煙鬥,慢條斯理地“吸半時之久”,然後才“蹣跚而出。”“李大架子”的名聲就是這麼來的。 [2] 
李瀚章像 李瀚章像
光緒朝御史譚鍾麟,即譚文卿,某年下放到浙江地方當知府,李瀚章當時是浙江的最高長官,按常規,新到的知府是要去拜會李瀚章的。譚鍾麟這天去拜見李瀚章,譚先跪拜,李瀚章卻還是那副做派,大大咧咧地坐着不回禮。譚鍾麟大怒,呼地一下站起來,很大膽地問:“大人您的腳有毛病嗎?”李瀚章回答:“沒有。”譚鍾麟又問:“大人您眼睛瞎了嗎?”李瀚章又回答:“沒有。”譚鍾麟老大不客氣地説:“既然大人您腿腳也好,眼也不瞎,那麼在下拜大人,大人有什麼理由不回禮呢?今天我譚某人官可以不做,但你李大人不可不回禮。”然後,拂衣而出。 [2] 
清代李伯元的《南亭筆記》卷十對此事是這樣記載的:譚文卿以御史授浙江遺缺知府,赴轅謁李,譚跪拜而李不答禮,譚怒,起曰:“大人有足疾乎?”李曰無,又曰:“大人目盲乎?”李仍曰無,譚曰:“若然,卑府拜大人,大人胡不拜耶?卑府今日官可不做,大人禮則不能不答。”言已,拂衣而出。 [2] 
李瀚章最終還是反省了一下自己,他思來想去覺得自己有點過分,於是上門向譚鍾麟道歉,還給了譚鍾麟一個美差——杭州知府。
李瀚章和其弟李鴻章一樣,也是跟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起義開始發家的。他曾在曾國藩辦公室當幕僚,公文寫得還不錯,所寫公牘“簡潔得要”,據説曾國藩和胡林翼都很賞識他。
不過,對一個人的評價,也是多角度多方面的,當時也有人説李瀚章沒什麼本事,就領薪水吃飯而已,被戲稱為“吃飯師爺”。有一回,大清早,曾國藩有文件要寫,李鴻章卻不巧出去了,沒奈何只好叫李瀚章寫。李瀚章正寫着,李鴻章回來了,拿起文件一看,大笑:“哥,你也會寫這個嗎?”然後揮手要李瀚章站一邊去,自己坐下來三下五除二就寫完了,“吮毫伸紙,頃刻而成”。李瀚章在旁邊只能驚愕地看着弟弟大展才華,“李惟愕視”。 [2] 

李瀚章石獅咬人

李瀚章,綽號李麻子,六任總督巡撫,家產數百萬。他出任兩廣總督時,見當地蓮花山上的石獅子造型別致,竟令人裝運回鄉。當石獅子運到瀚章的家鄉店埠時,船户氣不過,抬運時故意失手,砸傷了瀚章的腳,時人便造《血子》歌諷之:蓮花山石獅子,兩廣總督李麻子,船户兄弟使點子,石獅子咬傷李麻子。 [3] 

李瀚章史籍記載

編輯
《清史稿·列傳二百三十四·李瀚章傳》
李瀚章與孩子們 李瀚章與孩子們
李瀚章,字筱泉,安徽合肥人,大學士鴻章兄也。瀚章以拔貢生為知縣,銓湖南,署永定,調益陽,改善化。曾國籓出治軍,檄主餉運,累至江西吉南贛寧道,調廣東督糧道,就遷按察使、布政使。同治四年,擢湖南巡撫。時粵逆李世賢等聚福建,分犯贛南,窺兩楚,貴州苗匪、教匪又闌入楚界,而霆軍潰卒復竄湖、湘,三路告警。瀚章至,則遣前江蘇按察使陳士傑壁郴州防閩賊,前雲南按察使趙煥聯壁嶽州防叛卒,閩賊旋引去。叛卒犯江西不得逞,則折入湘,犯攸縣,陷安仁、興寧、副將張義貴擊走之;士傑率軍會剿,遁入粵,卒就殲焉。先是瀚章遣總兵周洪印敗黔匪於邊界,又越境解銅仁圍,因奏言:“懸軍深入,兵家所忌,請敕新任貴州布政使兆琛緩赴任,專治軍事,與楚軍合。”從之。遂遣已革知府李元度進剿思南、石阡教匪,兆琛、洪印進剿清江、台拱苗匪,所向克捷。苗、教復蟻結,連竄晃州鳳凰廳,各軍躡擊,皆大破之,黔匪遂不敢窺楚境。自盜起,國籓及胡林翼治師不主畫疆自守。瀚章久習楚軍,既受任,即出境討賊,亦其風類也。 [4] 
六年,調撫江蘇。未至,署湖廣總督。七年,調浙江,再署湖廣總督,旋實授。光緒元年,調四川。明年,還督湖廣。瀚章性簡靜,更事久,習知民情偽,務與休息。其督湖廣最久,前後四至,皆與弟鴻章更迭受代,其母累年不移武昌官所,人以為榮。尋遭憂去官,家居六年,再起授漕運總督。未幾,移督兩廣。粵俗舊有闈姓捐,四成助餉,巡撫馬丕瑤議革之。會日本構釁,瀚章請循舊收繳備海防,時論大譁,遂以疾歸。又數年,卒,諡勤恪。子十人,經畲,翰林院侍講。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