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淑賢

(溥儀的第五任妻子)

鎖定
李淑賢(1924年9月4日—1997年6月9日),女,漢族,浙江杭州人。是清朝最後一位皇帝宣統帝愛新覺羅·溥儀的第五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
1962年,37歲的她經人民出版社編輯沙曾熙介紹認識了溥儀,她那時還是一名護士。在這之前,李淑賢有過兩次婚姻。溥儀那時很想再婚,於是,兩人結成姻緣。兩人婚後恩愛有加,彼此呵護,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1997年6月9日,李淑賢因肺癌逝世,享年72歲。
中文名
李淑賢
外文名
Li Shuxian
別    名
李茹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漢族
出生日期
1924年9月4日
逝世日期
1997年6月9日
職    業
護士
出生地
浙江省杭州市
代表作品
溥儀與我
我的丈夫溥儀
丈    夫
愛新覺羅·溥儀

李淑賢人物生平

合併圖冊
合併圖冊(2張)
李淑賢是漢人,浙江杭州人,從小失去父母,住在北京市朝陽區吉市口三條。曾經擔任景山診所護士、北京朝陽區關廂聯合醫院(今北京市朝陽區中醫醫院)護士。在關廂醫院工作時,在1962年經朋友沙曾熙(時任人民出版社編輯)介紹後,李淑賢與得到特赦的溥儀結婚,而她自己之前曾結過兩次婚,那年她三十七歲。婚後兩人相親相愛,幾乎達到不能分離的地步。溥儀曾向李淑賢説:“以前我在宮中時,根本不懂夫妻之間應有的相互關係,妻子是我的玩物和擺設,高興了就去玩一會兒,不高興就幾天不理。我是從來不知愛情為何物的,只是遇見你,才曉得人世間還有這樣甜蜜的東西存在。”
溥儀無微不至地關懷妻子,1963年夏季北京暴雨如注公共交通一時受阻,溥儀下班後,急忙從家中取了一把傘,冒雨趟水去接李淑賢。他等了半天,不見李淑賢的人影,只得往回走。突然,他發現路上有個沒上蓋的水道口,溥儀生怕妻子路過那裏踩了進去,於是,就在那裏直挺挺地守了好一會兒。
李淑賢和溥儀受到周恩來總理的接見
李淑賢和溥儀受到周恩來總理的接見(2張)
溥儀和李淑賢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了5年。1967年10月17日凌晨2時30分,溥儀因患腎癌而逝世。溥儀逝世時,正處於“文化大革命”期間,李淑賢在周總理和政協的關懷下,生活一直很好。
溥儀的骨灰安放於八寶山革命公墓,後遷於清西陵崇陵(光緒陵)附近的華龍皇家陵園。1980年5月29日,即溥儀去世13年後,黨和政府為溥儀舉行了追悼會。在1995年的1月26日,溥儀的骨灰入葬位於清西陵內崇陵(簡稱清崇陵、光緒陵)附近的華龍皇家陵園,這也是李淑賢女士親自主持辦理的。溥儀逝世整整30年後的1997年6月9日,李淑賢因肺癌逝世,享年72歲。
他們沒有子女。在其夫溥儀於1967年逝世後,李淑賢從公眾視野隱退。
李淑賢著有回憶錄溥儀與我》《我的丈夫溥儀》。

李淑賢婚姻生活

“皇帝”談戀愛
李淑賢與溥儀
李淑賢與溥儀(7張)
對於溥儀與李淑賢的婚姻,流傳最多的一種説法是:周恩來總理給他倆當的“大媒”。其實,溥儀與李淑賢的這樁婚姻純屬偶然,介紹人是人民出版社編輯沙曾熙和政協文史資料委員會專員周振強。1962年的一天,周振強來政協上班時,拿來一張女子照片,大家好奇地傳着看。一問才知道,這是周振強的朋友沙曾熙拿來讓周振強幫忙給介紹對象的一張照片。傳來傳去,照片傳到了溥儀手中,他忙問:“照片上的女子是幹什麼的?”當他得知照片上的女子是醫務工作者時,立即對照片上的李淑賢表示感興趣。溥儀在撫順戰犯管理所裏的時候,就想當個醫生,出了監獄,還想當醫生,是周總理給他潑了一盆涼水:“你不懂醫,治死了人可怎麼辦?那影響可就大了。”溥儀雖然沒當上醫生,但總想找一個醫務人員做妻子。見了李淑賢的照片,溥儀就跟周振強提出來,想見一見面。1962年正月初七那天下午3點,李淑賢由沙曾熙陪同來到了全國政協文化俱樂部。當時,周振強已經陪着溥儀到了那兒。溥儀很大方地伸過手來跟李淑賢握手,一眼看上去,溥儀很樸實。他向服務員要了兩杯咖啡、牛奶,又和氣地問李淑賢:“李同志,不知道你能不能喝得慣?你嚐嚐。”那天,李淑賢的手裏頭正拿着一本醫學書,溥儀拿過去瞧了瞧,然後對她説:“我在改造時也學過中醫,我對醫學一直感興趣,看過不少醫書,還幫着醫務室做過護理工作呢。西醫嘛,我也懂一點兒,量血壓也會……”李淑賢覺得挺好笑,溥儀坐在那裏根本不管你願聽不願聽,一直喋喋不休地説個沒完。溥儀又主動問起了李淑賢的年齡,李淑賢説:“我今年37歲了。”“可是我已經55歲啦……”溥儀遺憾地嘆道。李淑賢脱口而出説道:“只要感情好,年齡不應該有什麼問題。”聽了這話,溥儀很認真地對她説:“你要考慮一下,咱倆年齡有一定差距,是否今後對婚姻有影響啊……”
溥儀見過李淑賢沒幾天,就向全國政協領導同志彙報了這件事。全國政協派人調查了李淑賢的情況:李淑賢,現年37歲,在朝外醫院當護士。事實上,李淑賢不僅結過婚,而且不止一次。李淑賢又名李茹,漢族,原籍浙江杭州。她一直自稱高小畢業,其實,她小學只念過幾年,連寫一封信都很困難。李淑賢10歲時母親去世,16歲時父親去世,在後母的逼迫下,曾一度嫁人。據記載,1943年,李淑賢曾與一個北平偽警察局的警察劉連升正式登記結婚。1955年劉連升被政府逮捕,後被查明是反革命分子,遂被政府槍決。1957年,李淑賢又與一個叫陳慶之的人結婚。這位陳先生是人民銀行的一個普通會計,婚後,兩人始終感情不和,於1960年10月離婚。1962年4月30日晚上7點,在全國政協文化俱樂部——歐美同學會舊址,溥儀與李淑賢舉行了結婚典禮。 [1] 
離婚風雲
婚後一個星期,李淑賢發現溥儀的生活習慣怪異。溥儀夜裏往往不睡覺,直到凌晨兩三點鐘以後,他仍然亮着100瓦的燈,在燈下翻來覆去地看書。有時候,李淑賢夜裏睡着了,一睜眼醒來,看見溥儀正亮着燈,戴着眼鏡,仔細地端詳着她的臉。她一看鐘,已經是凌晨3點多了。他不碰李淑賢的身子,只聞聞她的頭髮和脖子,直到把她驚醒為止。每到這時,李淑賢總是沒好氣地説:“您這是幹嗎呢?還不睡覺?”溥儀只是笑笑,然後又轉身看他的書……李淑賢是個結過婚的人,知道夫妻生活是怎麼一回事,她心裏頭雖然納悶兒,可也實在張不開口——沒法問呀。就這樣,他們這對新婚夫妻過了一星期的“特殊生活”。
溥儀和李淑賢 溥儀和李淑賢
一天早晨,溥儀跟李淑賢説,他要到醫院去。於是,他倆一起到了人民醫院。誰知,溥儀根本沒看病,直接就進了注射室。趁着溥儀正打針的時候,李淑賢走了進去,溥儀立時慌了神——她過去一看,原來他打的針竟是荷爾蒙。李淑賢當了多年護士,自然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下真相大白了。李淑賢氣憤地跑回家,抱頭痛哭了一場。沒過一會兒,溥儀也耷拉着腦袋回了家。半晌,他也沒説一句話。李淑賢實在憋不住了,厲聲責問他:“你為什麼打這種針?”溥儀臉上一陣白一陣黃,無奈地開了腔:“我實在對不起你。當時,我不能告訴你。那麼多女人我不喜歡,就是喜歡你,這事只得瞞着你……”溥儀説到這兒,突然跪在地上,不斷地掉下眼淚:“你要和我離婚,我也不活了。你要什麼條件都可以提。你還年輕,我同意你交朋友,我不管你,我不能給你帶來一生的痛苦。”起初,李淑賢一聲不吭,到最後,李淑賢的心軟了,她拉溥儀起來,説:“現在生米做成熟飯了,也就這樣了。”瞧着可憐巴巴的溥儀,她落淚不止。
生活中的不和諧依然存在,兩人時常鬧矛盾,李淑賢又説到了離婚。那是1963年11月10日下午3點多鐘,一輛車接溥儀和李淑賢來到了人民大會堂。走進福建廳,遠遠地瞧見杜聿明夫婦早已到了,衝着他倆直招手。約摸下午4點鐘,周恩來總理滿面春風地走進大廳,親切地和溥儀握手,十分關切地詢問溥儀:“你近來身體好吧?”周總理和藹的目光掃向了李淑賢,對溥儀説:“祝賀你啊,成立了温暖的家庭。”周總理的一句話使李淑賢感到心情特別緊張,因為這段時間他倆正鬧矛盾呢。周總理一邊和李淑賢握手,一邊指着她對溥儀説:“你娶了我們杭州姑娘啦。”在場的人聽了周總理的話都笑了起來,總理也笑了,他那特有的爽朗笑聲在大廳中久久迴盪。這次,是周總理接見全國政協文史專員和夫人。下午6點多鐘,周總理又和他們步入新疆廳共進晚餐。臨別時,周總理特意跟溥儀和李淑賢説:“你們夫妻要互敬互愛,互相幫助。聽説你倆身體不是太好,不能生小孩兒。我不是也沒有小孩兒嗎?”稍稍停頓了一會兒,他又幽默地説:“全中國的小孩兒都是我的小孩兒嘛。”聽得出來,周總理對他倆的家庭現狀十分清楚。回到家裏,李淑賢的心情久久難以平靜。自從周總理接見以後,李淑賢再不好提起離婚了。 [1] 
最後的生活
1964年9月底,溥儀主動去北京植物園參加勞動。原本計劃勞動兩天,可只幹了一天的活兒,溥儀就出現了尿血。李淑賢趕緊陪他去人民醫院看病。醫生初步判斷他是前列腺炎,當時只是給溥儀打了止血針——維生素K之後,他倆就回了家。這麼一直拖到11月,溥儀尿血十分嚴重了,才住院診治。專家初步診斷髮現溥儀腎區出現了兩個小瘤子,而且“病灶”已經轉移。後經過進一步診斷,溥儀被確診患了腎癌,切掉了左腎。這次手術進行得比較順利。住了幾個月的院,溥儀出院了。但沒過多久,因勞累過度,他又尿血了。實際上,溥儀的右腎這時也發生了癌變。1965年12月,身體虛弱的溥儀又住進了醫院。真是禍不單行,住院沒幾天,他又得了尿毒症。因病情持續惡化,醫院請了許多北京的名專家來會診,這次連周恩來總理的醫生蒲輔周也趕來了。蒲輔周給溥儀開了幾服中藥,溥儀吃過幾天中藥後,病情才有所減輕。又過了幾天,經過治療,溥儀的病情漸漸有了好轉,脱離了危險。溥儀雖然出院了,但身體再也恢復不到以往。後來“文革”開始了,溥儀的心情也愈加不好。不久,又一次住進了協和醫院。住了幾個月的醫院,溥儀的病情有些好轉,並於1967年4月29日出院回家。打這以後,溥儀在家裏艱難地度過了他生命中最後5個月的時光。
後悔嫁溥儀
晚年的李淑賢
晚年的李淑賢(2張)
溥儀在家養病期間,走路已經非常困難了,幾乎是一步一挪。在生活上他也無法自理,洗臉都費勁,洗澡得由李淑賢來幫忙才行。他不斷地吃藥、看病,幾乎天天奔醫院。溥儀不願看外邊那些複雜的世事。他確實老了,老得不太關心院子外邊所發生的事了。那段日子,溥儀特別愛喂螞蟻。見到廚房裏有螞蟻,他便用棒子麪作誘餌,把螞蟻從廚房裏引到院子裏來。他一邊曬着太陽,一邊喂螞蟻。當時,他的腿腫得非常厲害,走路已經挺困難了,他就搬一把椅子坐在上面,逗螞蟻玩,直到把院裏的螞蟻幾乎都招到身邊。除了吃飯,他能整整一天都在喂螞蟻。溥儀從來不弄死螞蟻,李淑賢聽他説過,小時候他就曾在宮裏跟螞蟻玩個沒完。如今,他到了暮年居然又回到童年的遊戲裏來了。這時距他逝世只有幾個月的時間。溥儀病重這段時間,李淑賢時常悶坐在家裏,想想自己跟溥儀結婚的這幾年,她後悔了。原國民黨“軍統”少將董益三的夫人宋伯蘭女士,曾一度是李淑賢的好友。據她回憶:“‘文革’那些日子,李淑賢沒事就到我家去串門,大部分是發牢騷。原來她不太講過去的婚姻歷史,如今倒翻來覆去地講她的一嫁、二嫁、三嫁的故事。一邊説—邊哭,哭她今後怎麼辦?哭她的命苦——到現在落得這樣的一個結果……十分悲痛的樣子。在李淑賢和我的談話中,她挺後悔嫁了溥儀,説連一天福也沒享過。”溥儀是在1967年10月17日夜裏逝世的。中國末代皇帝的最後一次婚姻,隨着溥儀的蓋棺論定而告終結。然而,冥冥之中的溥儀永遠也不會獲知自己最後一次婚姻背後的內幕故事了。 [1] 

李淑賢影視形象

2002年電視劇《非常公民》:陳瑾飾演李淑賢;
2013年電視劇《末代皇帝傳奇》:覃文靜飾演李淑賢。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