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江寧

(中國空軍工程師)

編輯 鎖定
工程師李江寧與平常人相比,空軍某航材倉庫工程師李江寧的雙手膚色蠟黃,格外粗糙。這,是油封工作烙在他身上的印記。入伍32年,李江寧從一名只有初中文化的戰士成長為我軍航材油封界的頂級專家。先後油封20多個機型的發動機3000多台,研製革新油封設備56台(套),為國家節省軍費近4億元。
中文名
李江寧
國    籍
中國
民    族
性    別
政治面貌
黨員
職    稱
中國空軍工程師

李江寧個人簡介

編輯
工程師李江寧與平常人相比,空軍某航材倉庫工程師李江寧的雙手膚色蠟黃,格外粗糙。這,是油封工作烙在他身上的印記。入伍32年,李江寧從一名只有初中文化的戰士成長為我軍航材油封界的頂級專家。

李江寧人生經歷

編輯
先後油封20多個機型的發動機3000多台,研製革新油封設備56台(套),為國家節省軍費近4億元。
談起這些成績,李江寧淡然地説:“這是我的工作。”
“即使重新給我機會,我依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油封,是對航空器材內腔、外表實施特殊處理,確保裝機質量可靠、提高飛機完好率的一項關鍵性工作。
幹油封,很危險。車間裏終日瀰漫的航油揮發物,不僅刺激皮膚、傷害身體,而且稍有不慎就會引起爆炸和火災。
幹油封,很辛苦。油封發動機工序繁多、耗時長,就像醫生站在手術枱上一樣,中間不能休息,要一氣呵成。
在這樣一個工作崗位上,李江寧一干就是32年。
作為發動機的主油封員,李江寧只要往油封台上一站,經常要連續工作近10個小時。每次批量油封發動機,短則一週,長則一個月。長期如此,他患上了靜脈曲張、胃潰瘍。無論再苦再累,他都咬牙堅持,絲毫沒有降低工作標準。
2008年春節前,父親給李江寧打來電話:“我已經70多歲了,你回來陪我過個年吧,過一個少一個啦。”他買好了車票,準備回家。誰知,一批航材需要緊急油封。他只能讓老父親失望。
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李江寧再次在油封台上度過,大年初二才和妻兒一起吃了個團圓飯。
有人説,選擇一種職業就是選擇一種生活方式。
這些年,李江寧有很多次機會可以重新選擇,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可每一次,他都選擇堅守在油封這個平凡的崗位上。
1991年底,作為志願兵,李江寧服役期滿準備轉業回湖南老家。資興市城建局領導看中他,讓他到城建局負責一個科室的工作,並許諾分給他一套兩室一廳的住房,把他的妻子調入城建局。
多年的辛苦總算熬出了頭,長期分居的妻子何泗竹得知消息喜出望外。
誰知,此時部隊因有100多台飛機發動機急需油封,一連3封急電:希望他超期服役2年。
“好不容易盼到一家人能在一起安穩過日子,你怎麼能忍心再走呢?”面對妻子的淚水,他解釋説:“部隊讓我回,説明部隊需要我。”李江寧硬着心腸,背起軍用挎包,踏上了北上的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