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李憙

(魏晉時期大臣)

編輯 鎖定
李憙(xǐ)(生卒年不詳),字季和。上黨郡銅鞮縣(今山西省沁縣)人。東漢大鴻臚李牷之子,三國曹魏西晉時期大臣。 [1] 
李憙少有品行,屢拒徵召,後任幷州別駕。司馬師掌權時,曾任大將軍從事中郎、司馬、右長史。其後任御史中丞。他居官正直,使百官震肅。歷官寧北司馬、涼州刺史、冀州刺史、司隸校尉等職,頗著功績。魏元帝曹奐禪讓於司馬炎時,李憙代理司徒,作為太尉鄭衝的副手奉持策書。西晉建立後,官至光祿大夫特進,封祁侯。去世後獲贈太保諡號“成”。
本    名
李憙
字    號
字季和
所處時代
魏晉
民族族羣
晉人
主要成就
在涼州,綏御華夷,甚有聲績
籍    貫
上黨銅鞮
官    職
特進、光祿大夫
封    爵
祁侯
諡    號
追    贈
太保

李憙人物生平

編輯

李憙少有高行

李憙年輕時有好品行,廣博地研習、精深地研究典籍,曾與著名隱士、北海人管寧一起被徵召為賢良,但他沒有前往。幾次被三府徵召任職,他都不就任。太傅司馬懿又徵召李憙任太傅掾屬,被他以有病為藉口堅決推辭,郡縣官吏扶他登車上路。當時李憙的母親病重,李憙於是偷偷翻越泫氏城牆而徒步回家,於是趕上了母親的喪事,議論此事的人都讚美他的志氣節操。 [2] 

李憙勸止畢軌

後來,李憙擔任幷州別駕。驍騎將軍秦朗路過幷州時,幷州刺史畢軌對他很是恭敬,讓秦朗乘車到官署。李憙勸諫畢軌,堅持認為不能那樣做。畢軌不得已,才依從了他。 [3] 

李憙頗受器重

嘉平三年(251年),司馬懿去世,司馬師執掌魏國軍政大權,任命李憙為大將軍從事中郎,李憙到任後被引見,司馬師對李憙説:“過去先公(司馬懿)徵用您而您不答應,如今我任命您您就來了,為什麼呢?”李憙回答道:“先君以禮對待我,我得以依照禮決定進仕或退身。明公用法來約束我,我畏懼法就來了。”司馬師很是器重他。後來轉任大將軍司馬,不久官拜右長史 [4] 
正元二年(255年),李憙在隨從司馬師平定“淮南三叛”中的毌丘儉文欽後回朝,調任御史中丞。他居官正直,不畏權貴,百官因懾於威猛之政而風氣肅然。他舉薦的樂安人孫璞,也因有道德而顯赫,當時的人稱讚他能識別人才。不久,調任大司馬掾屬 [5]  ,因公事被免職。 [6] 

李憙涼州立勳

南安亭侯司馬伷任寧北將軍(一作寧朔將軍 [7]  ),奉命鎮守鄴城時,任命李憙為自己的軍司馬。不久,朝廷任命李憙為涼州刺史,加職揚威將軍假節,兼任護羌校尉,他安定華夏、抵禦蠻夷,很有聲望和業績。羌人進犯邊塞,李憙趁着有機可乘時,來不及奏報,就適時出兵深入,於是取得大勝,因功勞大而免遭朝廷譴責,當時的人們把他比為西漢馮奉世甘延壽。李憙請求回京,朝廷答應了他。 [8] 

李憙兩朝司隸

李憙住在家中一個多月,被授職冀州刺史,逐漸升任司隸校尉 [9] 
鹹熙二年十二月甲子(266年),魏元帝曹奐向晉武帝司馬炎禪讓,李憙以本職代理司徒,作為太尉鄭衝的副手,奉持禪讓策書 [10] 西晉泰始(266年—274年)初年,李憙被封為祁侯。 [11] 
不久,李憙上疏説:“過去的立進縣令劉友、前任尚書山濤、中山王司馬睦以及已故的尚書僕射武陔各佔公家三更稻田,請求免去山濤、司馬睦等人官職。武陔已死,請求貶損他的諡號。”武帝下詔説:“法律這種東西,天下以它為準繩,不迴避皇親貴族,這之後能實行,朕怎能在其間放縱邪枉呢!然而考察此事是劉友做的。侵犯剝削百姓,迷惑朝廷官員,奸臣居然敢做這樣的事,當刑訊追究劉友來懲邪佞。山濤等如不再出過失,都不可問罪。《易經》説‘王臣忠誠,是因為沒有私心’。如今李憙堅持一心在公的志向,按照責任辦事,可以説是‘國家的司直’啊。光武帝説過:‘皇親國戚尚且收斂自己來回避二鮑’是否就是這樣呢!告戒眾官吏,各自慎重對待自己的職務,寬大原宥的恩典,是不會多次遇上的。”李憙任兩朝的司隸校尉,朝廷內外稱讚他。後因公事被免官。 [12] 
泰始三年(267年),武帝冊立司馬衷為皇太子,任命李憙為太子太傅。自魏明帝時代後,東宮長久空曠,制度荒廢缺損,官員不完備,詹事、左右率、庶子中舍人等官職都沒有設置,只設置了衞率令讓他主管兵馬,太傅、少傅共同代理眾事。李憙在任上多年,教訓道義,盡心謀劃。 [13]  羊祜被任命為車騎將軍時,便推辭給李胤魯芝和李憙。 [14] 

李憙遜位去世

後調任尚書僕射,當時禿髮樹機能大破晉軍,李憙倡議起兵討伐。羣臣認為出兵不易,敵人不足以造成禍患,最終不聽從李憙的建議。後來敵人果然極端放肆,涼州覆沒,朝廷深感後悔。 [15]  後授職特進光祿大夫,因年老遜位。武帝下詔加李憙為金紫光祿大夫,為他設置官騎十人,並賜錢五十萬,李憙的地位、俸祿,如同三司一樣,在府前設置行馬 [16] 
朝廷因李憙清廉樸素節儉,賜絹百匹。 [17]  太康四年(283年),武帝聽信讒言,命齊王司馬攸出外鎮守,李憙上疏諫爭,言辭懇切。 [18]  李憙去世時,朝廷追贈他太保諡號“成”。 [19] 

李憙人物評價

編輯

李憙總評

李憙自入仕以來,雖然不是清廉的與眾不同,然而他家中沒有積蓄,與親朋好友甚至共享衣食,未曾利用朝廷官員身份為己謀私。 [20] 

李憙歷代評價

司馬炎:①今憙亢志在公,當官而行,可謂‘邦之司直’者矣。光武有云:“貴戚且斂手以避二鮑”。豈其然乎! [21]  ②光祿大夫、特進李憙,杖德居義,當升台司。毗亮朕躬,而以年尊致仕。 [21] 
羊祜:且臣雖所見者狹,據今光祿大夫李憙執節高亮,在公正色;光祿大夫魯芝潔身寡慾,和而不同;光祿大夫李胤清亮簡素,立身在朝,皆服事華髮,以禮終始。 [22] 
房玄齡等《晉書》:①季和切問近對,當官正色。②舒言不矜,憙對千乘。 [21] 
王夫之讀通鑑論》:李憙、劉毅、傅鹹忠直為當時之領袖,而不能取前讒後賊為宗社效驅除,晉之廷,不可謂有人矣。 [23] 

李憙親屬成員

編輯

李憙父親

李牷,在東漢官至大鴻臚 [21] 

李憙後代

  1. 李贊,世襲李憙爵位。 [24] 
  2. 李儉,李憙幼子,字仲約,歷官左積弩將軍、屯騎校尉 [25] 
李弘,李儉之子,字世彥,少有清節永嘉(307年—313年)末年曆任給事黃門侍郎散騎常侍 [26] 

李憙史料記載

編輯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 [21] 
參考資料
  • 1.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李憙,字季和,上黨銅鞮人也。父牷,漢大鴻臚。
  • 2.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憙少有高行,博學研精,與北海管寧以賢良徵,不行。累闢三府,不就。宣帝復辟憙為太傅屬,固辭疾,郡縣扶輿上道,時憙母疾篤,乃竊逾泫氏城而徒還,遂遭母喪,論者嘉其志節。
  • 3.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後為幷州別駕,時驍騎將軍秦朗過幷州,州將畢軌敬焉。令乘車至閣。憙固諫以為不可,軌不得已從之。
  • 4.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景帝輔政,命憙為大將軍從事中郎,憙到,引見,謂憙曰:“昔先公闢君而君不應,今孤命君而君至,何也?”對曰:“先君以禮見待,憙得以禮進退。明公以法見繩,憙畏法而至。”帝甚重之。轉司馬,尋拜右長史。
  • 5.    《晉書·李憙傳》作大司馬。《晉書·校勘記》按:大司馬,三公,不得以御史中丞轉,蓋為大司馬掾屬。
  • 6.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從討毌丘儉還,遷御史中丞。當官正色,不憚強禦,百僚震肅焉。薦樂安孫璞,亦以道德顯,時人稱為知人。尋遷大司馬,以公事免。
  • 7.    《晉書·卷三十八·列傳第八》:早有才望,起家為寧朔將軍,監守鄴城,有綏懷之稱。
  • 8.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司馬伷為寧北將軍,鎮鄴,以憙為軍司。頃之,除涼州刺史,加揚威將軍、假節,領護羌校尉,綏御華夷,甚有聲績。羌虜犯塞,憙因其隙會,不及啓聞,輒以便宜出軍深入,遂大克獲,以功重免譴,時人比之漢朝馮、甘焉。於是請還,許之。
  • 9.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居家月餘,拜冀州刺史,累遷司隸校尉。
  • 10.    《晉書·卷十九·志第九》:魏元帝鹹熙二年十二月甲子,使持節侍中太保鄭衝、兼太尉司隸校尉李憙奉皇帝璽綬策書,禪位於晉。
  • 11.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及魏帝告禪於晉,憙以本官行司徒事,副太尉鄭衝奉策。泰始初,封祁侯。
  • 12.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憙上言:“故立進令劉友、前尚書山濤、中山王睦、故尚書僕射武陔各佔官三更稻田,請免濤、睦等官。陔已亡,請貶諡。”詔曰:“法者,天下取正,不避親貴,然後行耳,吾豈將枉縱其間哉!然案此事皆是友所作,侵剝百姓,以繆惑朝士。奸吏乃敢作此,其考竟友以懲邪佞。濤等不貳其過者,皆勿有所問。《易》稱‘王臣蹇蹇,匪躬之故’。今憙亢志在公,當官而行,可謂‘邦之司直’者矣。光武有云:‘貴戚且斂手以避二鮑’。豈其然乎!其申敕羣僚,各慎所司,寬宥之恩,不可數遇也。”憙為二代司隸,朝野稱之。以公事免。
  • 13.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其年,皇太子立,以憙為太子太傅。自魏明帝以後,久曠東宮,制度廢闕,官司不具,詹事、左右率、庶子、中舍人諸官並未置,唯置衞率令典兵,二傅並攝眾事。憙在位累年,訓道盡規。
  • 14.    《晉書·卷三十四·列傳第四》:後加車騎將軍,開府如三司之儀。祜上表固讓曰:“臣伏聞恩詔,拔臣使同台司。臣自出身以來,適十數年,受任外內,每極顯重之任。常以智力不可頓進,恩寵不可久謬,夙夜戰悚,以榮為憂。臣聞古人之言,德未為人所服而受高爵,則使才臣不進;功未為人所歸而荷厚祿,則使勞臣不勸。今臣身託外戚,事連運會,誡在過寵,不患見遺。而猥降發中之詔,加非次之榮。臣有何功可以堪之,何心可以安之。身辱高位,傾覆尋至,願守先人弊廬,豈可得哉!違命誠忤天威,曲從即復若此。蓋聞古人申於見知,大臣之節,不可則止。臣雖小人,敢緣所蒙,念存斯義。今天下自服化以來,方漸八年,雖側席求賢,不遺幽賤,然臣不爾推有德,達有功,使聖聽知勝臣者多,未達者不少。假令有遺德於版築之下,有隱才於屠釣之間,而朝議用臣不以為非,臣處之不以為愧,所失豈不大哉!臣忝竊雖久,未若今日兼文武之極寵,等宰輔之高位也。且臣雖所見者狹,據今光祿大夫李憙執節高亮,在公正色;光祿大夫魯芝潔身寡慾,和而不同;光祿大夫李胤清亮簡素,立身在朝,皆服事華髮,以禮終始。雖歷位外內之寵,不異寒賤之家,而猶未蒙此選,臣更越之,何以塞天下之望,少益日月!是以誓心守節,無苟進之志。今道路行通,方隅多事,乞留前恩,使臣得速還屯。不爾留連,必於外虞有闕。匹夫之志,有不可奪。”不聽。
  • 15.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初,憙為僕射時,涼州虜寇邊,憙唱義遣軍討之。朝士謂出兵不易,虜未足為患,竟不從之。後虜果大縱逸,涼州覆沒,朝廷深悔焉。
  • 16.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遷尚書僕射,拜特進、光祿大夫,以年老遜位。詔曰:“光祿大夫、特進李憙,杖德居義,當升台司。毗亮朕躬,而以年尊致仕。雖優遊無為,可以頤神,而虛心之望,能不憮然!其因光祿之號,改假金紫,置官騎十人,賜錢五十萬,祿賜班禮,一如三司,門施行馬。”
  • 17.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以憙清素貧儉,賜絹百匹。
  • 18.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及齊王攸出鎮,憙上疏諫爭,辭甚懇切。
  • 19.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及卒,追贈太保,諡曰成。
  • 20.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憙自歷仕,雖清非異眾,而家無儲積,親舊故人乃至分衣共食,未嘗私以王官。
  • 21.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2-20]
  • 22.    《晉書·卷三十四·列傳第四》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6-18]
  • 23.    《讀通鑑論·卷十一》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4-06-18]
  • 24.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子贊嗣。
  • 25.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少子儉,字仲約,歷左積弩將軍、屯騎校尉。
  • 26.    《晉書·卷四十一·列傳第十一》:儉子弘字世彥,少有清節,永嘉末,歷給事黃門侍郎、散騎常侍。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