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朱曰藩

編輯 鎖定
朱曰藩,字子價,號射陂,寶應人(今江蘇省寶應縣),朱應登之子。生卒年不詳,約明世宗嘉靖三十年前後在世。
中文名
朱曰藩
出生地
寶應人(今江蘇省寶應縣)
職    業
九江府知府
代表作品
《山帶閣集》,《四庫總目》
子階
射陂

目錄

朱曰藩生平

編輯
登嘉靖二十三年(公元一五四四年)進士。歷官九江府知府。曰藩雋才博學,以文章名家。

朱曰藩著作

編輯
朱曰藩草書 朱曰藩草書
有《山帶閣集》三十三卷,《四庫總目》行於世。
【竹西】
望望行宮地,遙遙大業年。山光連古寺,水調尚遺篇。
軟纜千花妓,迷樓五色煙。繁華何可吊,高樹起秋蟬。
【贈子長二首】
澤國魚龍氣,征途冰雪文。悲歌過燕趙,一吊望諸君
萬柳圍團殿,飛花引御舟。棹歌雙綵女,催過洗妝樓。
【寄程自邑】
一代空同子,人人願執鞭。贈君詩滿篋,恨我見無緣。
綠水蓬池上,黃華艮嶽顛。平生高李遇,徒感昔遊篇。
【寄程自邑淮上】
梁苑沙墩路幾千,客情冷落逼殘年。兔園賓酒樊樓妓,一曲琵琶欲雪天。
【湖上送友人還吳門】
湖上桃花瞥眼嬌,鴟夷舟穩卧吹簫。誰能載得西施去,卻弄吳王送女潮。
孟夏二十七日行田雜歌三首】
草閣南東霽海煙,萬家耒耜雨余天。更憐村婦多新餉,潮落平沙蛤蚌鮮。
雨過青坪不見人,剪茸新鹿白如銀。數聲鼓笛叢祠近,知是祈年賽水神。
田田荷葉大湖西,千隊鴛鴦掠水低。卻似吳娘機上見,綠羅初{⺮聶}錦茸齊。
【雞籠山房雨霽】
客樓睡起西日曛,鐘山曳曳擁歸雲。鏡中島嶼後湖出,花外池台上苑分。
何處攀龍光祿宴,當年怨鶴草堂文。殘英盡及東林醉,莫遣流鶯醒後聞。
【枕流橋避暑口號】
竹牀花簟坐蕭閒,好是儂家銷夏灣。誰道屏風無九疊,彩雲飛作洞庭山。
【樓鴉】
年年銀漢橋成後,樓上昏鴉接翅歸。御史府中棲未穩,倡家樹裏聽應稀。
綠垂槐穗藏朝雨,紅入蓮衣浴晚暉。春去秋來渾底事,只輸鴻雁塞門飛。
【橋上納涼即事口號】
上林獻賦恨空回,水驛冰鮮夜半催。枕上笙簫聽漸近,楊梅盧橘過江來。
【中元日齋中作】
陶枕單衾障素屏,空齋獨卧雨冥冥。輞川舊擬施為寺,內史新邀寫得經。
窗竹弄秋偏寂歷,盂蘭乞食信飄零。年來會得逃禪理,長日沈冥不願醒。
【對雨柬徐楊二先輩】
長安飛雨灑輕埃,萬户千門畫裏開。霧樹稍迷蓬閣觀,煙絲猶嫋建章台。
故園紅藥誰同賞,旅榻青苔客不來。莫怪殘春倍惆悵,一山風景各銜杯。
【清明揚州道中憶王端公】
江花江草淨春煙,北望空懷乘興船。水國人家種楊柳,清明士女競鞦韆。
客廚未乞龍蛇火,旅食頻催犬馬年。遙想風流王柱史,西台銀燭柘枝顛。
【送陸子還洞庭】
五月江門暑氣鮮,水祠簫鼓賽龍船。最憐別權當官路,不礙歸雲入洞天。
樓閣兩山搖碧落,楊梅千澗瀉紅泉。葛裙紗帽吟長夏,莫擬平原赴洛篇。
【飲罷逍遙館作】
沙溪雨過漸通潮,新漲朝來拍小橋。九曲湖堂藏窈窕,數株門柳伴逍遙。
時魚饌客烹蘆筍,海鶴驚人起稻苗。飲罷中庭不成寐,夜闌河漢正寥寥。
【七夕雨】
閣道中宵急雨鳴,遙憐牛女渡河情。吳台驚鵲飛來重,長信流螢洗後明。
不謂金壺能續漏,祇緣玉箸剩沾纓。江湖亦有佳期隔,愁見蘭濤混太清。
【寄答王子新】
兩家父子擅風流,江左相看三十秋。徐庾爭吟玉台體,王謝久闊烏衣遊。
客夜紅燈何處酒,病山黃葉隔年樓。西洲風惡船難系,空遣多情怨莫愁
【秋閨怨】
合歡樹上烏欲棲,空房織錦竇家妻。遙遙夜夜誰能奈,三三五五並相攜。
鏡花對影慚雙笑,燭淚分行伴獨啼。莫道迴文能妙絕,陽台雲雨隔安西。
【隋堤柳】
興道里前楊柳新,蕭娘攀望獨傷神。憐儂正好留儂住,若個沄他遭個春。
紅頰忍拋妝罷淚,翠蛾常帶睡餘顰。龍舟風起花如雪,三月揚州夢裏春。
【家園種壺作】
春柳半含荑,春鳩屋上啼。弱苗何日引,長柄得誰攜。
瓠落非無用,鴟夷愛滑稽。揮鋤不覺倦,新月在樓西。
【秋髮】
秋髮不盈握,秋蓬仍苦飛。何須五日沐,自信九陽晞。
病覺星星改,心從種種違。漢家方尚少,素領愧朝衣。
【箏】
日者西園宴,雲和獨未收。弦張鵾轉急,柱促雁相求。
靡靡縈懷惡,纖纖繞指柔。多情如有待,庭樹莫先秋。
【七月望夜亭上】
城外重湖已合圍,雙流分月瀉青輝。積陰遂見秋風起,行潦休驚海水飛。
嫋嫋銀河低案户,塗塗玉露稍沾衣。季鷹元不營當世,豈為鱸魚始憶歸。
【夏日閒居作】
雙樹蒼蒼玉不如,牽風弄日庇閒居。牀前竹冷新鋪簟,架上梅過自曝書。
散騎直廬誰偃息,平津客館久丘虛。種瓜莫道東門近,肯為鳴騶暫倚鋤。
【玉河堤見新月】
垂楊東下轉金溝,忽訝纖纖並馬頭。班殿未秋寧似扇,秦樓初晚正如鈎。
雙蛾映水遙傳恨,一掬當窗不攬愁。謾道南州歌蕙草,薄情元不為封侯。
【臨春曲】
閣上張星舊在天,閣中璧月夜仍圓。雲欹宿鬒初臨鏡,風砑乾紅未襞箋。
兩臂舞釵金阿那,一聲歌樹玉嬋娟。君王萬歲歡無極,肯信江花易夕煙。
【贈沐太華兼憶升庵楊公
濯錦江邊霞滿天,博南山下草如煙。相逢偷把刀環視,腸斷孤臣謫九年。
【燕薁引】
上林苑西重陰垂,漢家馬乳秋累累。羣臣未拜金盤賜,正是文園病渴時。
嘗言逾淮橘為枳,淮南亦種燕薁子。一朝偶患齊後瘧,七日方寤趙簡樂。
起來燔極華池幹,菱藕堆盤懶咀嚼。何人旋摘此逼側,冰丸入口生顏色。
不用玄珠罔象求,翻疑舍利菩提得。淮南隴右限川梁,燕薁蒲萄味各長。
底事千金通大宛,空勞斗酒博西涼。詔中但見誇珍味,席上誰能延樂方。
樂方久甗樽罍燥,親故仳離那可道。流年時物感《豳風》,拘方服食依農草。
憶曾弱冠客安西,醉裏親嘗掩露時。囊盛莫致敦煌種,浪説天南生荔枝。
【感辛夷花曲】
昨日辛夷開,今朝辛夷落。辛夷花房高刺天,卻共芙蓉亂紅萼。
小山桂樹猶連卷,五湖荷花空綽約。連卷綽約宜秋日,端居獨養徵君疾。
高枝朵朵豔木蓮,密葉層層賽盧橘。山鬼已見駕香車,文人應是夢彩筆。
辛夷辛夷何離奇,照水偏宜姑射姿。蕭晨東海霞光爛,玄夜西園露氣滋。
檀心倒卷情無限,玉面低迴力不支。見説東都便露坐,惟應御史沄風吹。
此花愛逐東風暖,故人逸韻嵇中散。山陽聞有合歡齋,石湖亦築辛夷館。
嫋嫋巖櫳碧樹圓,紛紛澗户香花滿。塢裏王孫舊路長,卷中裴迪新詩短。
新詩已舊不堪聞,江南荒館隔秋雲。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贈君。
【過陳思王墓】
美人曾感魚山響,千古高情寄白楊。洛浦錦衾徒爛熳,鄴宮銅爵久荒涼。
詩成獨贈同門友,勢去潛悲異姓王。隧道風填飛藿滿,爭教來者不心傷。
【寒食】
水滿春湖花滿城,況逢寒食雨初晴。花深不礙鞦韆山,水闊從教舴艋行。
午憩旗亭分杏酪,夜歸餳市有簫聲。多情一樹山梨白,小立柴門待月明。
【滇南七夕歌憶升庵楊公因寄】
(子少日遊滇南,見其土風每歲七夕前半月,人家女郎年十二三以上者,各分曹相聚,以香水花果為供,連臂踏歌,乞巧於天斧,詞甚哀婉。暇日因採其意為《滇南七夕歌》三首,末首有懷升庵楊公,因並系之。曹子桓雲:"爾獨何辜限川粱。"悲夫!誰則為之動念哉!)
一宵爭抵一年長,猶度金針到繡牀。天下真成長會合,昆明池上兩鴛鴦。
彩袖飛來山上山,小樓金馬墮雲鬟。柰花滿地無人掃,二十年前菩薩蠻。
錦窠何必奪丘遲,畢竟還他蜀錦奇。近日錦官空擅巧,博南山下乞蠻姬。
【廣心樓絕句為楊升庵賦】
樓西鸚哥樹,單棲鐵鸚哥。兒童作蠻語,花鳥入滇歌。
停雲獨倚闌,扣門問來使。雲是張公子,永昌送詩至。
【涇西杏花雜興】
張村趙村與吳村,千古空牽豔客魂。牆東一樹穠如錦,莫怪先生獨閉門。
成都才子玉堂仙,一謫南中三十年。錦樹烘春枝嫋月,夜來新夢到連然。
【涇上夕眺柬友人】
台下平池池上花,春風無日不山家。紅藏塢壁攀危磴,綠浸闌干系短查。
小市漸沽寒食酒,中林長隔美人車。夕曛也戀西枝好,不管城頭已暮鴉。
【次韻何元朗罷官之作】
千古鐘山擁晉京,門前淮水為誰清。即看江令還家日,不作平原羈宦情。
異代風流草市宅,故園離亂柘林鶯。東田見説堪行樂,莫怪經旬懶入城。
【涇上西齋書懷寄吳興一庵唐丈】
連朝零雨掩柴關,樹色蒼蒼別院間。倦倚小童呼鹿鹿,戲拋殘果乞山山。
淹留出岫雲心懶,拓落當窗石性頑。惟是採真秋興逸,白蘋長夢霅溪灣。
【無題和王子新】
葱菁玉樹宮槐陌,婀娜纖腰楊柳枝。多病心情寒食後,小樓風雨落花時。
陽台永夜難為夢,洛浦微波可寄詞。何許鑑儂心獨苦,朝來青鏡有垂絲。
【雲中樂】
塞門楊柳未經霜,錦帕貂裘馬上妝。帶得相思出關去,銀釵嶺上斷人腸。
附見人日草堂詩
(引曰:升庵先生在江陽,以畫象寄我白下,揭於寓齋,日夕虔奉,如在函文。嘉靖己未人日,西域金子大輿、東海何子良俊、吳門文子伯仁、黃子姬水、郭子第、秣陵盛子時泰、顧子應祥,相約過餘,觴之齋中。齋南向,先生象在壁間,諸君不肯背之坐,各東西席,如侍側之禮。比丘圓瀾罌中冷泉見餉,覓得陽羨貢茶一角,烹泉為供,以宣甌注之,焚沉水香於壚,作禮畢就坐,各嘖嘖嘆曰:"幸甚!今日乃得睹升庵先生。"文子曰:"今日之會奇矣,予當作《人日草堂圖》以寄先生。"予欣然拊掌,因歌"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之句,作八鬮,散諸君,請各賦一篇,並寄先生,見吾輩萬里馳仰之懷。越二日,文子圖告成。又二日,諸君詩次第成。予乃為之引。餘按己未歲,先生年七十二,以是年六月卒於永昌,則詩畫郵致之時,先生已不及見矣。是舉也,論交之真,敬長之愨,樂善之誠,胥於此徵焉。先輩風流,真可以寬鄙惇薄。名不虛立,士不虛附,用修何以得此於諸賢哉?亦可以感矣。傳之後世,不獨為藝苑之美譚也。)
黃姬水得遙字】
一勺名泉手自調,石筵香燼夜遙遙。半生寤寐虛雙鯉,萬里容輝挹片綃。
學海競誇天閣秘,春心欲託帝巫招。芳樽潦倒郎官舍,江芷皋蘭雨未消。
郭第得鄉字】
先朝金馬重文章,三十餘年適瘴鄉。共羨史遷飈石室,誰憐賈傅老瀟湘。
披圖月就金陵墮,飛夢雲牽玉壘長。方外遊蹤元不繫,欲將瓢笠問江陽。
【盛時泰得題字】
人日寒多雨意低,冶城春色柳條齊。梅開東閣斜穿檻,潮過西州亂入溪。
天末丰神勞夢寐,壁間丘壑有詩題。碧雲回首人千里,巴水東流猿夜啼。
【金大輿得憐字】
人日梅花自可憐,折來誰為寄西川。八行欲附銅魚使,四海爭謠白雪篇。
滇水山川增氣色,錦江花柳隔風煙。何時一棹穿巴峽,得就揚雄問《太玄》。
【朱曰藩寄升庵先生一首】
亭花落盡鷓鴣飛,吉甫台邊春事稀。錦水毓華添麗藻,禺山金碧有光輝。
僰中僮隸傳書至,煎上人家沽酒歸。笑挈一壺江浦去,輕紅剛值荔枝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