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朋克音樂

編輯 鎖定
朋克是一種音樂範疇,它誕生於英國,最早出名的是70年代大放光彩的,被譽為“英國朋克革命急先鋒”的“性槍手”樂隊。緊隨其後的還有:碰撞、詛咒、洛克西、褻瀆神靈等等。他們的音樂風格可能不大一樣,但音樂的特點卻同出一轍,那就是:反叛、反叛、再反叛! 反叛傳統、反叛制度、反叛日漸枯燥毫無激情和意義的生活。
中文名
朋克音樂
外文名
Punk Music

朋克音樂基本信息

編輯

朋克音樂興起原由

朋克是一種音樂形式,一種文化,不如就把它看成一場對目前生存狀態的革命。
搖滾樂經歷了存在與虛無的盛世,依靠柏拉圖式的理想和藥物生存的年代,人們生活得太壓抑,太木訥。隨着一大批頂尖樂隊曲高和寡的音樂的路線,年輕的一代發現沒有適合自己的音樂,同時憤怒,空虛又在一天天的增長。
七十年代,朋克這樣一種音樂燃遍了英倫三島和美利堅大地。幾乎每處都可以聽到憤世嫉俗的吶喊。直至七十年代末,朋克的熱潮過去了。
八十年代,重金屬替代了朋克,成了這一時期音樂的主宰。而朋克依然在地下積蓄力量,等待一次徹底的爆發。
九十年代,Grunge火山終在美利堅爆發,幾支樂隊一夜之間成了萬眾矚目的偶像。可惜好景不長,Kurt Cobain寓所裏的一聲槍響,結束了一代Grunge偉人的生命,也結束了一個Grunge時代的輝煌。此時,大洋彼岸的英倫亦興起了“朋克復興”運動,一批新生代的樂隊共同分割着日漸衰敗的朋克市場。

朋克音樂朋克文化

他們的每一個人身上都帶有一種強烈的革命意識,事實上,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在七、八十年代平庸的歐洲大陸掀起一場深入生活的各個角落的大革命,以便在人類通向未來的旅途上添上些色彩。 朋克音樂家們的創作往往直指人類的苟且,以挑戰一切既成的規則。他們用簡單的和絃,表達簡單的情感,用粗俗明瞭的語言,訴説人性的美醜。他們歌頌大麻,也歌頌上帝;他們崇尚亂交,也呼喊着要社會關注那些單親的孩子;他們詛咒戰爭,卻在生活中濫用暴力;他們生活靡亂,但對未來充滿嚮往,他們在顛覆舊有的糜費文化同時也創造新的糜費。總之,同文學上的“垮掉的一代”、美術上的“達達主義”一樣,他們代表着人類發展方向的一種可能性和多種可選擇性,是人類多重矛盾集於一身的直接反映。
繼而,朋克文化從舞台走向生活,他們開始在表演以外的各個層面表現他們徹底革命的決心:穿上磨出窟窿、畫滿骷髏和美女的牛仔裝;男人們梳起酷斃了的雞冠頭,女人則把頭髮統統剃光,露出青色的頭皮;鼻子上穿洞掛環;身上塗滿靛藍的熒光粉,似乎非得讓你對他們側目而視才滿意,其實他們什麼也不為,只是要以此表現他們的與眾不同,表現他們的叛逆,表現他們對這個現實社會的不滿罷了。
如果你以為他們是為了表現自己是朋克而如此裝扮,那就錯了,用朋克的話來説:“我朋克所以我朋克,如果是為了讓人認識到我是朋克,而把自己裝扮得像朋克的話,那就一定不是真的朋克。”如今這個社會似乎什麼都有假的,假冒名牌商品的;假冒警察罰款的;假冒瞎子要飯的,當然也有假冒朋克的。這些假的朋克們不斷的自我標榜為朋克、自詡為鬥士,“我只會三個和絃!”天知道是不是第四個和絃苦練未遂才這麼説的,其實,他們骨子裏不過是比俗人更加虛偽的俗人。 有假裝朋克的俗人就有假裝俗人的朋克,前者為滿足慾望和虛榮而後者卻為了滿足內心和精神需要。 [1] 

朋克音樂妥協

朋克的革命性在於其絕對不會向周圍的任何事物妥協,儘管在大多數時候,對立面總是顯得那麼強大。
朋克在音樂上的不妥協性表現為與商業的勢不兩立。自從商業界入藝以後,庸俗、流行毒瘤,充斥了藝術界。力圖用藝術為自己貼金,將藝術貼上標籤放在貨櫃。商業的界入從來沒有為朋克的發展提供一絲一毫的幫助,反而扼殺了眾多才華橫溢的樂人。
美國Grunge火山噴發之時,Kurt Cobain依靠一張《Never MIND》登上巔峯。其實那張銷量最大的專輯並非十分出色,面對歌迷對人不對音樂的瘋狂,他也曾失去方向。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終於推出了名垂朋克的《In Utero》,而這張專輯的命運是叫好不叫座。面對熱愛的音樂,被糟蹋的現也不會像朋克一樣擁有如此眾多的地下樂隊。被市場拋棄了朋克依舊在憤怒的燃燒。這時候商業與朋克實,Cobain選擇離開這個咒罵了多次的世界。一個朋克天才在商業的逼迫下夭折了。
商業對朋克這朵帶刺的玫瑰已無所適從,另外朋克在市場中漸漸已淪為“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最終的結果是商業悄悄遠離了朋克。任何音樂之間幾乎斷絕了任何的來往。獨立音樂的出現預視着一條嶄新的朋克道路的出現。Do it yourself,成為許多朋克樂隊的出專輯模式。在地下有我們的希望,在地下有一個真實的世界,朋克在地下跨入新一個千年。

朋克音樂發展

朋克從產生的那天就沒有向現實妥協過,正是由於社會的壓迫才使得克樂人大多出身在社會的底層,自幼對底層的黑暗、貧窮、暴力有很深的感受,並在他們的心靈留下了不可撫平的創傷。他們企圖用音樂摧毀整個讓其失望的現實,顛覆許多業已存在的習慣、紀律、規則,打破舊傳統的禁錮,去尋找真正屬於自由的天性,去尋一批人成了朋克的創造者。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不公正,醜惡已經生了鏽,發了黴的條條框框,常常使得我們不得不心甘情願接受,在一次次的接受過程中,生命的光芒被世俗的陰雲掩蓋,良知的鎧甲被偽善的污穢所鏽蝕,僅存的希望被無情的現實所壓垮。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在不計其數的機械重複以後,我們被迫離開這個世界。可是朋克卻讓我們要敢於與人鬥,與天鬥,與顛覆束縛人性的一切,拋開世俗,獲得人性的自由。“真正的勇士敢於面對慘淡的人生”,可能為此付出的代價不僅是名譽、時間、甚至是前途和生命,朋克對當代文明的嘲諷,對一切既定事物的否定和破壞,這不是朋克摧枯拉朽的驚人力量。
權威對於朋克而言只是一個天大的笑話。朋克從來不需要權威,不需要主流文化的肯定,更不需要由幾個知名人物的讚揚而一步登天。朋克找一個明潔的空間,讓其能夠真實的生活,真實的死去。很高興看到,有許多樂隊正籍於此,而艱苦的奮鬥着。一些樂隊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我們無法聽到他們的作品,有朝一日他們的作品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時候,可能就是我們朋克期待以久的聲音。
朋克的發展似乎走入了一條死衚衕,許多樂隊的音樂可以説是髒、亂、差,模糊的聲音,不可分辨的器樂,就像一鍋不可下嚥的豬食。也有幾個無所事事的小混混,從時裝店購入幾件另類的衣物,掛滿亂七八糟的金屬零件,滿嘴吐着髒話,瞧誰誰不順眼,忽然拿起了吉它,煞有介事的稱“我們是朋克”。事實上,我們中的許多人亦苟同了這樣的區分標準,這樣的“朋克復興”給朋克帶來的只能是滅亡。朋克需要反叛,但不是輕浮。如果只是為了展示自己的前衞,標榜自己的另類,朋克請這些人滾開。深入的剖析朋克,看到的是朋克靈魂最深處的本質,那是一顆乾乾淨淨淌血的良心。讓朋克迴歸久違的真誠,迴歸良知吧!

朋克音樂朋克樂隊

朋克誕生於七十年代中期,一種源於六十年代車庫搖滾和前朋克搖滾的簡單搖滾樂
朋克樂隊以the Velvet Underground、the Stooges、New York Dolls等樂隊的簡樸音樂為藍圖,試圖通過簡單的三和絃搖滾樂質樸的本性。朋克音樂不太講究音樂技巧,更加傾向於思想解放和反主流的尖鋭立場,這種初衷在當時特定的歷史背景下在英美兩國都得到了積極效仿,最終形成了朋克運動。
儘管朋克樂隊大多驚人地相似,作品也過於單調,但許多著名的朋克樂隊都有自己的顯著個性特點,比如the Ramones的泡泡糖流行樂、the Sex Pistols的Face(面容)式的強力和絃Buzzcocks(嗡嗡雞的)流行感覺、the Clash(衝撞)的雷鬼元素、Wire(電線)的藝術試驗特色等。此後朋克逐漸過渡成後朋克、新浪潮、硬核等風格,在八十年代中期,朋克運動整體陷入低潮。

朋克音樂朋克類別

編輯

朋克音樂原始朋克

原始朋克(Proto-Punk)又叫前朋克!前朋克發生在美國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期,當時的一些樂隊在簡約主義的思緒下,開始嘗試創作粗糙的搖滾樂。當時以the Velvet Underground為代表的這種樂隊,並非有意識地扮演“重建搖滾樂,還搖滾樂質樸本質,推翻被美化的搖滾樂”這一好鬥的角色,很顯然,他們所做的一切只是出於一種下意識的反應。儘管他們的音樂並未全面帶出日後朋克的影子,但至少他們已開始關注朋克文化的最深層精髓,只是不夠反叛罷了,朋克最終發現並延伸了前朋克含糊的樸素精神,並把徹底的造反精神融入前朋克粗糙的音樂,創造出一種挑戰社會、否定美化搖滾的時代強音,並被無數的青年接受,得以開創朋克王朝。
原始朋克是一羣同60年代晚期和70年代初期的主流搖滾圈子格格不入的藝術家們組成的鬆散聯盟.從地下絲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聲音實驗和假裝文雅的民謠搖滾,到狂野,熱衷於性內容的紐約妞(The New York Dolls),以及音樂詩人Patti smith,原始朋克涵蓋了一大批不同的聲音和風格,但他們都被一條共同的紐帶聯繫到一起,那就是一種躁動,附庸風雅的力圖顛覆,無視甚至改寫搖滾樂現有規範的嘗試.在這一過程中,這些藝術家的精神--有時候反倒不總是音樂--為日後70年代晚期的朋克革命撥下了種子.
現在有不少人總是將原始朋克和70年代中晚期出現的英美朋克混為一談,認為他們是一種類型的音樂,都簡單地一語蔽之曰"朋克",這種觀點是有些欠妥的.儘管從音樂的表面看他們之間的確有不少相似之處,而且的確彼此之間也存在深厚的聯繫,再説這種聯繫只能使他們可以歸入同一系統,而並不意味着他們就成了一種風格.這兩者之間聯繫是有的,可差別也不小.且如上文所言,原始朋克和朋克之間的這種聯繫首先是一種精神氣質上的,其次才是音樂形式上的.從精神氣質上講,對比原始朋克和後來的朋克音樂作品我們會清楚地看到在前者的身上更多的傾向於一種帶有玩世不恭色彩的技術家氣質,甚至是詩人氣質;而後者身上更多表現出的則是一種充滿碰撞性,破壞性,毀滅性和造反意識的反問化精神,有時甚至表現為囂張的"流氓氣焰"(尤其是The Sex Pistols).音樂上,前者帶有更多實驗性,先鋒色彩,即興的成分非常多;而後者則是迴歸早期搖滾樂本源的同時又毀滅它,音樂結構上也顯得簡單和直接得多.當然,朋克的重要性也正在於音樂從來沒有這麼簡單和直接過,這也是它對傳統搖滾觀念帶來的巨大沖擊與震撼.因此這兩者之間的文化價值取向和音樂審美取向是存在不小差異的.

朋克音樂硬核朋克

硬核朋克(HARDC0RE Punk,又譯做核心朋克)硬核朋克是朋克搖滾中最強硬個極端的一個變種.屬於極端搖滾。
硬核朋克誕生於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它把朋克搖滾進一步引向極端--更快、更噪、更僵硬的演奏,喊叫式的演唱、邋遢骯髒的錄音效果(有時也包括專輯封套)。這種音樂極其之快速,旋律簡單,錄製質量水平不高,歌手簡直就是在叫喊,疊句很簡單,作品看起來(或者聽起來)就像是在在什麼人家的地下室裏錄製的.大多數這類樂隊相互之間聽起來都相似得令人難以置信,但也多少有一些帶有與眾不同的聲音拋在身後,而僅僅保留其觀念.
硬核朋克最初產生於美國,主要是一種美國的現象,並且主要集中在洛杉磯和紐約地區,但在美國的全境內還有一些小規模的零星分佈,先後湧現了BlackFlag、HuskerDu、Descendents、MeatPuppets、DeadKennydys、BadBrains等著名的硬核樂隊。
硬核在整個領域的影響面之廣,是很少有風格可以望其項背的。
硬核的發展甚至影響了整個八十年代的金屬圈子,啓發了整個黃金時代。當時幾乎每種風格的發展都滲透着HardCore的影子,儘管有的很多喜歡技術派的人不願意承認,可激流金屬本身就是硬核與傳統金屬的結合產物。啓發了激流金屬的元老VENOM的,早期激流金屬樂隊EXODUS,甚至荷蘭死亡金屬元老THANATOS,美國老派死亡金屬樂隊Nunslaughter等一干早期樂隊,都在接受採訪時承認他們曾受到過硬核的影響。
甚至一些激流金屬樂隊乾脆加強了自己編曲中的硬核成分,造就了Crossover這一激流金屬中非常重要的風格。
代表樂隊有D.R.I.、ATTITUDE、ADJUSTMENT、EXCEL、SIEGE、早期C.O.C.
Witches Hammer這樣的加拿大地下硬核樂隊也曾經坦言,80年代早期你能在加拿大羅斯灣看到身着Slayer服裝的雞冠頭,激流金屬演出現場也經常聚集一些喜歡硬核的人。因為有着同樣瘋狂的Riff。在現場音樂界限很模糊。而金屬和硬核的分家直到1986年才開始。
.核心朋克繼續出現在90年代,而且繼續沒有匯入主流圈子,可是一些受到"核心朋克美學"影響的樂隊包括Nirvana為代表的一批新人成為90年代主要的搖滾明星,而早期的那些核心朋克樂手如Bob Mould,Henry Rollins,Mike Watt,Ian McKaye和Dinosaur Jr.樂隊的J Mascis卻轉變成了另類音樂的偶像,核心朋克的不少觀念和特點也被其他不少同時代的風格吸收和轉化(如重金屬和電子樂領域).另外,核心朋克還有一個更加快速,吵鬧,非旋律性,有暴力傾向和白人至上主義傾向的分支--"Oi".
硬核朋克雖然對以後眾多的搖滾風格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但一直沒有主流化,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了今天。
代表樂隊:Converge,Hatebreed,Sick of It All,Black Flag,Dead Kennedys...

朋克音樂後朋克

1977年的朋克革命之後,有一大批的新樂隊組建.他們都從朋克搖滾獨立自主的精神和樸實的聲音中得到了靈感.為了避免複製The Sex Pistols的聲音,不少這樣的樂隊進入了更加實驗化的音樂領域,將朋克搖滾以外如Roxy Music,David Bowie和T.Rex的影響吸收了進來.結果導致了一由反主流文化精神和挑戰公認搖滾傳統的旗幟聯繫在一起的樂隊羣體的出現.很多像Joy Division 或The Cure這類樂隊創造出了一種黑暗,陰冷的音樂氛圍,他們同時使用了電子合成器和吉他兩件主要樂器;另一些樂隊則在音樂上選取了更加輕快一些的路線,儘管他們的歌詞和聲音之間顯得有些脱節,但顛覆了傳統流行搖滾的歌曲結構.後朋克最終發展成了80年代的非主流音樂.
代表樂隊:Gang of Four、Siouxsie & the Banshees、Joy Division、The Cure

朋克音樂新浪潮

(New Wave)
朋克搖滾流行的時間雖然很短(約1977-1980),有人卻把它與普萊斯利、"披頭士"並列,認為是搖滾樂歷史上強調反叛精神的第三次"革命"。不管怎麼説,朋克搖滾的表現的確太極端了。可能為了逃避別人的指責,使自己不那麼被人討厭,緊接着朋克,出現了搖滾樂的一個新名?新浪潮"。新浪潮的概念是模糊的。它可以看作是從朋克派生出來的一種搖滾樂,但其目的是為了區別於那些朋克樂隊,而且力求在材料和演奏方面更具專業性。於是到了70年代末,英國很多朋克樂隊,包括"衝撞"都變成了新浪潮樂隊。英國的新浪潮代表人物是埃爾維斯·科斯特洛(Elvis Costello,生於1955年),他將多種風格與搖滾樂相結合,剔除了朋克中極端的成份,使音樂聽起來不顯得那麼喧鬧。同時他也為朋克時期英國的搖滾樂走向專業化道路(使其具有音樂性)作出了很大的貢獻。新浪潮的概念在美國用得更為廣泛,只要不是明顯的朋克或帶有先鋒派特點的都稱作新浪潮。其中,最重要的樂隊是"傳聲頭像"(Talking Heads),他們帶領其他樂隊從朋克走向新浪潮。"傳聲頭像"由領隊戴維·伯恩(David Byrne,生於1952年)建立於1975年。他們避免奇裝異服和舞台上的古怪行為,從現代的嚴肅音樂中吸取材料,產生一種更加複雜的風格,歌詞經常強調個人與社會的矛盾衝突。專輯《永不熄滅》(Remain in Light,1980)採用一種來自"簡約派"創作原則的搖滾樂風格。在器樂伴奏中,使用了非洲的複合節奏,持續不斷的音型貫穿始終,聽起來就像是巨大的機器穩定而連續地生產出音樂來一樣。在他們的作品中,有時還可感覺到雷蓋音樂(Reggae,見下文)和其他黑人音樂的影子.
代表樂隊:Talking HeadsElvis CostelloBlondieDuran Duran、B-52's、The Cure、Eurythmics、The Cars、Bauhaus

朋克音樂斯卡朋克

這是同第三次斯卡復興浪潮緊密相關的一個概念,因為大多數後一類型的樂隊都是建立在斯卡朋克基礎之上的.顧名思義,他是源自牙買加的斯卡音樂同朋克搖滾的一個混種.
Ska-Punk最明顯的表現特徵是,不加失真(亦或失真很淺)的吉他音色,在弱拍上進行節奏鋪底,而貝司進行和聲旋律的走向。加之明快的節奏,音樂感覺很跳躍。在演出中,很多觀眾自發的跳起自編的無名舞蹈,隨意、歡快!之後,出現了Ska舞。
斯卡(Ska) 牙買加的一種本土流行音樂形式(屬於雷鬼樂族羣),50年代產生,60年代早期非常流行,是後來風行一時的雷鬼樂(Reggae)的直接祖先.它受到新奧爾良節奏布魯斯,爵士樂,非洲古巴黑人音樂,早期搖滾樂以及其他多種音樂形式的影響.這是一種輕快的音樂,蜻蜓點水般的吉他演奏和切分節奏是它的鮮明特色.從某種程度上講,我們可以認為它是牙買加人用自己的方式演繹出的節奏布魯斯.
朋克復興Punk Revival(朋克復興): 九十年代初期,美國朋克迎來了第二個春天。Green Day和the Offspring的Punk Pop(朋克流行樂)開始使朋克進入主流搖滾,或許受到八十年代末硬核轉變為速度金屬的啓發,朋克復興樂隊的音樂不僅保持了簡潔的音樂線條和飛快的速度,而且音樂愈發沉重起來。另一方面,強力流行樂討好的形象和更加圓滑的音效、講究的編排使聽眾在感受朋克力量的同時同樣可以感受到優美的音樂,這也正是朋克得以復興的法寶。Punk Pop被視為Post-Grunge(後垃圾樂,即温和商業化的Grunge)重要組成部分。

朋克音樂流行朋克

90年代朋克搖滾依然是一個熱門主題,儘管這種宿求有時候是以其他方式表現出來的,流行朋克便是這種性質上的一種"朋克復興",期間Green Day樂隊商業上的成功是一個很大的推動力.但這一"復興"已經失去了很多朋克的本色,因為它有大公司操縱的商業運作背景,朋克"憤世嫉俗"也正在被"健康向上"的商業流行因素索取代。

朋克音樂與反民謠

編輯

朋克音樂釋義

反民謠是一種融合了民謠和朋克的音樂形態,他繼承朋克音樂那尖刻的社會價值。

朋克音樂歷史背景

説到它的起源,不得不説一説1983年的那點兒破事。一個叫Lach的小青年帶着自己的夢想來到了傳説中的Folk City,渴望能夠尋找到演出的機會。然而,老闆在聽了他的演出後,卻説,你的音樂太朋克了。第二年,Lach自己在紐約東城區開了家名為the Fort的俱樂部。由於開業恰好撞上了紐約民謠藝術節,這個天生反骨的傢伙就把the Fort的開業稱為紐約反民謠藝術節。一年後,警方關閉了the Fort,於是the Fort就變成了一個流動性很強的反民謠演出場所。在1993年,反民謠已經得到了國際上的認可,併成為了多個藝人的墊腳石。Beck, Regina Spektor, 以及the Moldy Peaches,都是反民謠的代表人物。《紐約時報》曾在一篇報道中寫道,他們(即以上提到的藝人)都有個共同的特徵,那就是用顛覆傳統且毫無懼怕的態度去創作。
到了2000年左右,反民謠的概念傳入英國,並迅速在倫敦,曼徹斯特以及布萊頓的地下音樂圈中傳播開來。直到2006年八月,在當月的Timeout雜誌中,反民謠已經被認為是倫敦最熱門的亞文化之一了。
從音樂來源看,反民謠主要來自於民謠與朋克。它繼承了民謠的和緩和木吉他的伴奏,同時也吸收了朋克的激進,節奏以及大膽。它不再只拘泥於民謠對人生對世界亦或是對政治的憂鬱和哀嘆,它更多的是像朋克一般集中於自我以及自我與世界的關係。反之,它拋棄了朋克的簡陋,無畏和大汗淋漓,而是採取了民謠的平靜,冷眼旁觀整個世界。而在歌詞創作方面,反民謠大約可以分為兩類。一類向流行靠近,另一類則向獨立靠近。前者我們看到的是Regina Spektor,後者我們看到的是Kimya Dawson。歌詞大多以簡單的東西來表現歌曲的基調。在留給聽者更多想象空間的同時,又不至於像聽Bright Eyes似的消耗自己的腦細胞。而且,最要命的是,常常在這些簡單哼唱的歌詞中,我們聽到的是更多更純粹乾淨的温暖。
Lach在接受《紐約時報》的採訪時曾説,剛開始的時候,我們是用民謠化朋克的方式來搖滾(When we started, we were to folk what punk was to rock.)。而當讀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想到去年聽Sonic Youth的新磚The Eternal時,曾讀到過這樣幾句話,“民謠和朋克都對現狀極度不滿,兩者以不同的方式逃避:民謠懷舊,通過退行到童年稚嫩、無辜、乾淨的狀態,來維持起碼的生存願望;朋克破壞,通過否認仇視並破壞一切,在毀滅之後涅磐。”
可以説,民謠和朋克是音樂史上最激進的兩種音樂。前者把一切都悶在心裏,後者卻毫無保留地表現出來。音樂史上從朋克轉型到民謠,從民謠轉型到朋克的音樂人都大有人在,諸如,Feist, Tony Dekker等。而反民謠,作為民謠與朋克的混合產物,讓我們看到了其中和作用的奇妙反應物。或許少了民謠的內斂與深刻,少了朋克的張揚與無懼,但是反民謠的存在,卻的確為這個世界上所不可缺少的。

朋克音樂代表人物

Feist本名Leslie Feist,她於1976年出生在加拿大的一個寧靜小城卡爾加利,自幼喜歡音樂,後來她便用自己的姓氏Feist給自己取了這樣一個藝名。起初先是在高中,她和幾個同樣喜歡搖滾樂的朋友組建了一支朋克樂隊 - Placebo,有意思的是這和現在英國十分走紅的那支朋克樂隊有着相同的名字。後來Feist率領她的樂隊在當地一系列的搖滾比賽中取得了優勝,小有名氣的他們後來成為了The Ramones在加拿大演出的開場樂隊。也就是在這個時候,Feist選擇了音樂作為畢生的事業,她開始艱苦而毫無希望可言的生活,在之後的五年中,Feist開始在加拿大的各個地方演出,也正是這個時候,她結交了很多著名的音樂人士。可是正當Feist準備有更進一步的發展之時,她的嗓子卻音樂莫名的疾病不能發聲了,面對這個打擊Feist幾乎放棄了她的音樂人生涯。後來她四處尋醫,終於在多倫多找到了一位醫生並治好了她的病,於是她決定離開家鄉卡爾加利並搬來多倫多開始全新的生活。在多倫多Feist租來的小小的寢室中,她開始利用一台破舊的四軌機為自己錄音,而此時她所演繹的音樂已經有了很多的改變。一把吉他,還有簡單的歌聲,這就是來自Feist的新嘗試,做一個民謠歌手。
後來Feist加入了當地的By Divine Right樂隊並且開始逐漸被更多的人知道,她和樂隊為加拿大老牌搖滾樂隊The Tragically Hip做北美巡演嘉賓。在1999年她錄製了第一張屬於自己的專輯——《Monarch (Lay Down Your Jeweled Head)》,清新的民謠歌曲,彷彿重獲新生。2000年,她幫助Peaches製作了專輯《Teaches of Peaches》;兩年之後她又加入了By Divine Right的後身樂團——後搖滾風格的Broken Social Scene,並且憑藉專輯《You Forgot It in People》一鳴驚人。2004年的《Let It Die》是Feist精心打造的一張清新民謠風格的專輯,其中包括了她翻唱本國民謠歌手Sexsmith以及Bee Gees的歌曲。《Let It Die》專輯中的Mushaboom被Lacoste的香水廣告選用。
蕾吉娜·史派克特(Regina Spektor),儘管曾與前段時間排行榜上火爆一時的“敲擊”樂隊(The Strokes)一起做過巡演,此外,在過去的幾年中,於紐約的“反傳統民謠”(anti-folk)圈子中也已小有名氣,但是這個名字對於很多人來説顯然還是頗為陌生。史派克特已經自發行了3張專輯作品,但卻很少能夠進入人們的視線,不過隨着互聯網絡對於藝人自我宣傳的愈發顯着的支持,蕾吉娜·史派克特也逐漸開始為一些人所知。
Rgina Sektor的音樂會讓你不禁然地聯想到一個很有古怪靈秀氣質的女孩,事實上,在她所演繹的大部分音樂中,富於冷峻而詭異變化的鋼琴是唯一的伴奏樂器,這讓我們想起了另一位現在已身為人母、可當年卻以怪異鋼琴氣質而獨步樂壇的女唱作人Tori Amos。但是,如果僅僅給Regina Spektor冠以“怪異風格唱作人”的頭銜則無形中大大削減了她音樂中具有的多元化音樂色彩。
“他是從天而降的怪人”,説這句話人的是The Strokes的主唱Julian Casablancas,“他”指的是另一位紐約獨立音樂人Adam Green,前Moldy Peaches的主唱之一兼吉他手,目前最主要的Anti-Folk 領軍人——假如這種音樂確實有一定規模的話。 忍不住八卦一下這個人做過的怪事:巡演的時候穿成羅賓漢造型,唱描述網絡色情業的歌,採訪的時候談論樂隊成員的小便味道如何……呃,不想影響你的胃口;所以説,這個人的音樂是自私的,跟所有單飛音樂人一樣,他的歌詞更加着重抒發個人看法,針砭時事(似乎是美國音樂人的特色之一)更加肆無忌憚,最近的一次是在新專輯的歌裏把Jessica Simpson涮了一道。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