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朱自清散文)

編輯 鎖定
《春》是現代散文家朱自清的作品。《春》是朱自清的散文名篇,最初發表於1933年7月,此後長期被中國中學語文教材選用。 [1]  在該篇“貯滿詩意”的“春的讚歌”中,事實上飽含了作家特定時期的思想情緒、對人生及至人格的追求,表現了作家骨子裏的傳統文化積澱和他對自由境界的嚮往。1927年之後的朱自清,始終在尋覓着、營造着一個靈魂深處的理想世界——夢的世界,用以安放他“頗不寧靜”的拳拳之心,抵禦外面世界的紛擾,使他在幽閉的書齋中“獨善其身”併成就他的治學。《春》描寫、謳歌了一個蓬蓬勃勃的春天,但它更是朱自清心靈世界的一種逼真寫照。
作品名稱
作    者
朱自清
創作年代
1933年左右
作品出處
《朱自清全集》
文學體裁
散文
字    數
630多字

作品原文

編輯

版本一

盼望着,盼望着,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漲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
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着,躺着,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軟綿綿的。
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着甜味兒;閉了眼,樹上彷彿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着,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風裏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着青草味兒,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醖釀。鳥兒將窠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這時候也成天在嘹亮地響。
雨是最尋常的,一下就是三兩天。可別惱。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着,人家屋頂上全籠着一層薄煙。樹葉子卻綠得發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時候,上燈了,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鄉下去,小路上,石橋邊,有撐起傘慢慢走着的人;還有地裏工作的農夫,披着蓑,戴着笠的。他們的草屋,稀稀疏疏的,在雨裏靜默着。
天上風箏漸漸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裏鄉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他們也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出來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擻抖擻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剛起頭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他生長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壯的青年,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他領着我們上前去。 [2-3] 

版本二

盼望着,盼望着,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山朗潤起來了,水長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
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坐着,躺着,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風輕悄悄的,草軟綿綿的。
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花裏帶着甜味;閉了眼,樹上彷彿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地鬧着,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花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
“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風裏帶來些新翻的泥土的氣息,混着青草味,還有各種花的香,都在微微潤濕的空氣裏醖釀。鳥兒將窠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着。牛背上牧童的短笛,這時候也成天在嘹亮地響着。
雨是最尋常的,一下就是三兩天。可別惱。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着,人家屋頂上全籠着一層薄煙。樹葉子卻綠得發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傍晚時候,上燈了,一點點黃暈的光,烘托出一片安靜而和平的夜。鄉下去,小路上,石橋邊,撐起傘慢慢走着的人;還有地裏工作的農夫,披着簔,戴着笠的。他們的草屋,稀稀疏疏的在雨裏靜默着。
天上風箏漸漸多了,地上孩子也多了。城裏鄉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他們也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出來了。舒活舒活筋骨,抖擻抖擻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一年之計在於春”;剛起頭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
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他生長着。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春天像健壯的青年,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他領着我們上前去 [4] 

創作背景

編輯
該文創作時間大約在1933年間。此時作者朱自清剛剛結束歐洲漫遊回國,與陳竹隱女士締結美滿姻緣,而後喜得貴子,同時出任清華大學中國文學系主任,人生可謂好事連連,春風得意 [5] 

作品鑑賞

編輯

主題思想

該文的主題思想即對自由境界的嚮往。朱自清當時雖置身在污濁黑暗的舊中國,但他的心靈世界則是一片澄澈明淨,他的精神依然昂奮向上。朱自清把他健康高尚的審美情趣,把他對美好事物的無限熱愛,將他對人生理想的不懈追求熔鑄到文章中去。熔鑄到詩一樣美麗的語言中去。從而使整篇文章洋溢着濃濃的詩意,產生了經久不衰的藝術魅力
《春》——在這篇“貯滿詩意”的“春的讚歌”中,事實上飽含了作家特定時期的思想情緒、對人生及至人格的追求,表現了作家骨子裏的傳統文化積澱和他對自由境界的嚮往。1927年之後的朱自清,始終在尋覓着、營造着一個靈魂深處的理想世界——夢的世界,用以安放他“頗不寧靜”的拳拳之心,抵禦外面世界的紛擾,使他在幽閉的書齋中“獨善其身”併成就他的治學。《春》描寫、謳歌了一個蓬蓬勃勃的春天,但它更是朱自清心靈世界的一種逼真寫照。朱自清筆下的“春景圖”,不是他故鄉江浙一帶的那種温暖潮濕的春景,也不是北方城郊的那種壯闊而盎然的春景,更不是如畫家筆下那種如實臨摹的寫生畫,而是作家在大自然的啓迪和感召下,由他的心靈釀造出來的一幅藝術圖畫。在這幅圖畫中,隱藏了他太多的心靈密碼。

寫作手法

修辭藝術
朱自清的散文《春》充滿了敍不完的詩情、看不盡的畫意。他將人格美的“情”與自然美的“景”水乳交融在一起,創造了情與景會、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朱自清在這篇僅僅30個句子的簡短散文中。運用了二十多處修辭手法,頻率之高,令人驚詫。作品是以“春”貫穿全篇,由盼春、繪春、頌春三個部分組成,逐層深入、環環相扣。而作者正是以修辭格來作為《春》的“顏料”,淋漓盡致地描繪出那幅五彩繽紛的早春圖。 [6] 
1、殷切盼春歸
“盼望着,盼望着,東風來了,春天的腳步近了。”作品一開頭,作者就用了一個反覆修辭格。“盼望”這一動詞的反覆使用。突兀、有力、急切地反映出人們期盼春天來臨的迫切心情。緊接着,用一個“擬人”辭格,來傳遞春天的訊息。春,是人們所心儀的,是可感可知的,可愛可親的。春天的腳步聲,更是人們極為熟悉的。來了,近了,它是人們在歷經三九寒冬之後所殷切期盼的。在此。作者寫出了人們對春天的翹首企盼之情和迎接春天的萬分欣喜之情。 [6] 
2、熱情繪春景
“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欣欣然張開了眼”用了“擬人”辭格。在作者的筆下,春風輕拂,大地回暖,萬物復甦,彷彿一個“剛睡醒”的人,“欣欣然張開了眼”。初春,好一種淡淡的氣息;初春,好一派朦朧的景像。“山朗潤起來了,水漲起來了,太陽的臉紅起來了。”其中,“太陽的臉紅起來了”用了“擬人”辭格,將太陽人格化,既抓住了春天太陽的特徵,表現了春陽的温暖,更展示出春陽內在的神韻。整個句子又構成排比句,“擬人”、“排比”的套用,從大處着筆,對山、水、太陽進行了粗線條的描畫,簡明地勾勒出初春的總輪廓。為下文深層次、多視角地描繪春景圖做鋪墊。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朱自清用“朗潤”描寫的山,使山富有光澤、格外的灑脱。
“小草偷偷地從土裏鑽出來,嫩嫩的,綠綠的”用了“疊音”和“擬人”修辭格。“偷偷”、“鑽”等詞語將小草頑強的生命力傳神地表現出來,正所謂,“一歲一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而這也像徵了人類社會世世代代繁衍生息,且總是向着更美好、更高級的社會進化、演變。“園子裏,田野裏,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用的是“反覆”(重複)修辭格。嫩綠的小草“一大片一大片”的,長滿了園子和田野,視線所及之處都是這綠的世界,讓讀者感受到這春草綠得多麼誘人,而且具有很強的層次感。“坐着,躺着,打兩個滾,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用的是“排比”修辭格。值此大地回暖時節。人們告別封凍了一冬的粉妝玉砌的世界,來到滿是綠色的草坪“坐着,躺着”,沐浴着春陽,甚是愜意。和着和煦的微風,開展各種户外活動。鍛鍊身體,增強體質。使人得以保持精神飽滿的狀態。
“桃樹、杏樹、梨樹,你不讓我,我不讓你,都開滿了花趕趟兒”是“排比”、“連環”及“擬人”幾種修辭格連用,將桃花、杏花、梨花的競相開放描繪得非常生動、非常形像。“紅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將三個“比喻”修辭格連着使用。而這三個比喻句又組成排比句。作者從色彩的角度,將桃花、杏花、梨花描繪得多姿多彩,鮮豔奪目,而且非常逼真。確是花卉爭榮,各不相讓。這些個花兒,充滿了生命的芬芳,也使整幅春景圖的色彩更為豐富、潤澤。
“花裏帶着甜味,閉了眼,樹上彷彿已經滿是桃兒、杏兒、梨兒”用的是“通感”和“排比”修辭格。“花”是視覺,作者把它移植到味覺,説是“帶着甜味”。看着春華想到秋實——滿樹的“桃兒、杏兒、梨兒”,着實讓人過足了喜獲水果豐收之癮。這樣的想像不僅拓寬了描繪的視野,更從另一角度渲染了春花的可愛。“花下成千成百的蜜蜂嗡嗡的鬧着。大小的蝴蝶飛來飛去”用的“擬人”修辭格。一個“鬧”字。將蜜蜂人格化,非常貼切。這樣的描寫既表現出聲響。隱含着一片喧鬧沸騰,更寓意着一派春意盎然、生機勃勃的景像。“野花遍地是:雜樣兒,有名字的,沒名字的,散在草叢裏,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是“比喻”的連用及“比喻”、“擬人”修辭格的套用。草叢裏的野花“像眼睛,像星星,還眨呀眨的”,非常生動。正是這些小野花,與別的花兒一起組成春花大家族,將春天大地裝扮得分外靚麗妖繞。
“‘吹面不寒楊柳風’,不錯的,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是“引用”與“比喻”修辭格的套用。句子先引用了南宋志南和尚的詩句,用以狀寫春風的温暖、柔和,非常親切可感。
春風“像母親的手撫摸着你”用了“比喻”修辭格,這個比喻讓人覺得非常親切、非常生活化,容易勾起人們兒時的回憶,倍感母愛的温暖和偉大。“鳥兒將窠巢安在繁花嫩葉當中,高興起來了,呼朋引伴地賣弄清脆的喉嚨,唱出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着。”此句用的是“擬人”修辭格。鳥兒都來“賣弄”歌喉,它們宛轉的曲子“與輕風流水應和着”。作者以“鳥唱”等鳥兒歡快的表現,襯托出人們愉悦的心情,反映出春天給人們、鳥兒、大地上的一切生靈帶來了歡愉。
“看,像牛毛,像花針,像細絲,密密地斜織着,入家屋頂上全籠着一層薄煙”用了“比喻”、“排比”和“擬人”修辭格。作者將連綿春雨比作牛毛、花針、細絲,這三個比喻連用構成了排比。接着,用一個“織”字,將春雨人格化,也將春雨描繪得異常的濕潤。“樹葉子卻綠得發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是寬式的(非嚴格意義的)“對偶”。作者通過這種修辭手法,加深了春景圖中樹葉的“綠”和小草的“青”,使整幅圖更加濃墨重彩。圖中所描繪的樹、草及其它植物,都呈現出一派生機和活力。
“鄉下去,小路上,石橋邊,撐起傘慢慢走着的人;還有地裏工作的農夫,披着蓑,戴着笠的。”其中,“小路上,石橋邊”“披着蓑.戴着笠”用的是“對偶”修辭格,將鄉間的各式人等的活動描繪出來。撐起傘,走在小路上、石橋邊的人,心情放鬆.正慢慢地體會着初春的細雨“斜織”;而農夫則為了當年的好收成,藉着大好的春光,“披着蓑,戴着笠”在地裏忙着。
“他們的房屋,稀稀疏疏的,在雨裏靜默着”用了“疊音”和“擬人”修辭格。此處的“疊音”體現了聲音美和語感美。房屋“在雨裏靜默着”是將房屋人格化,將蟄伏了一冬的房屋描繪得更富有靈性,裝點着煙雨初春的鄉村。
“城裏鄉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他們也趕趟兒似的,一個個都出來了”共用了三個“疊音”修辭。作者通過聲音的繁複增進語感的繁複,借聲音的和諧增強語調的和諧。
“舒活舒活筋骨,抖擻抖擻精神,各做各的一份事去”用了兩個“反覆”修辭格和一個“對偶”修辭格。“舒活”、“抖擻”兩個詞語的重複出現使前兩個語段構成“排比”,有意識地突出“蟄伏”了一冬的人們不願辜負大好的春光,正大步邁進春天,以十二分的熱情,聚集十二萬分的潛能,全身心地投入到各項工作中。“‘一年之計在於春’,剛起頭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是“引用”修辭格和“雙關”修辭格的套用。農民抓住農時,忙於春耕春種,以使來年衣食無憂。其他行業的人們也抓住春天這一大好時機,通過一番努力,實現生活的美好願景。
朱自清在貼近大自然、感悟大自然、描繪大自然的同時,讚美那些在大好春光裏辛勤勞作、奮然向前的人們的思想情感。 [6] 
3、春之禮讚
“春天像剛落地的娃娃,從頭到腳都是新的。它生長着”將春天比作“娃娃”,是“比喻”和“擬人”兼用。春天原非像別的事物那樣可知、可感、可觸摸,但作者把它比作新生的娃娃後,就賦予了它新的生命。
“春天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此句兼用“比喻”和“擬人”,將春天比作“小姑娘”。春天漸漸長大,變成“花枝招展的”小姑娘。她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笑着,走着”,着實招人喜愛。社會的發展、進步,將會使更多的少年兒童健康成長,這是人類社會的美好願望。“春天像健壯的青年,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領着我們上前去”是“比喻”和“擬人”兼用,將春天比作“有鐵一般的胳膊和腰腳”的“青年”,有理想,有勇氣,有作為,敢擔當。春天這個“健壯的青年”,“領着我們上前去。”在此,作者縱情讚美春天。並迸一步揭示出:春天有着不可遏制的創造力和無限美好的希望。因此,應當踏着矯健的春天步伐,去創造更加美好幸福的新生活。
三個比喻句組成了“排比”修辭格。作者用三個形像化的比喻,漸次排比,謳歌春天,使作品氣勢迭起,也使整幅春景圖更加豐潤。作者還要以此印證:春天是新鮮、美麗、歡快、具有強大生命力的。作品以這三個比喻句收束全文,言簡意賅,節奏明快,生動活潑,表現力極強。
縱觀全篇,《春》鮮明地表現出田園牧歌式的清新格調和歡快情緒。它是一曲讚歌,唱出了春的美妙旋律;它是一首熱情的詩,抒發了對春的企盼和眷戀;它是一幅優美的圖畫,展示出春的氣息與魅力。 [6] 

名家點評

編輯
現代散文家朱自清的白話散文對“五四”以後的散文作家產生過一定的影響。朱自清的散文可以説是詩的變體,具有詩的藝術特徵。其中,《春》更是詩意盎然,以明快婉轉的詩化語言、善於運用側面烘托的詩歌表現手法、情景交融的詩化意境譜寫了一曲春之讚歌。 [7] 
——殷玉香

作者簡介

編輯
朱自清(1898年11月22日—1948年8月12日),原名朱自華,字佩弦,號實秋。原籍浙江紹興,出生於江蘇省東海縣。現代散文家、詩人、學者、民主戰士 [8-9]  。散文有《匆匆》《春》《你我》《》《背影》《荷塘月色》《倫敦雜記》等,著有詩集《雪朝》,詩文集《蹤跡》,文藝論著《詩言志辨》《論雅俗共賞》等。
參考資料
  • 1.    王立英. 貯滿詩意的春之歌——讀朱自清的散文《春》[J]. 時代文學,2009,(3): 96-97.
  • 2.    教育部組織編寫.義務教育教科書語文七年級上冊.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2-4.
  • 3.    朱自清著. 背影[M]. 長沙:湖南文藝出版社, 2019.01.51頁
  • 4.    朱喬森編.中國現代作家選集:朱自清[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85:121-122.
  • 5.    劉世林. 敢遣春温上筆端——朱自清散文《春》賞析 [J]. 科教文匯,2012,(14): 87-88.
  • 6.    吳崇新. 好修辭着色春更美——朱自清散文《春》的修辭藝術賞析[J]. 廣西青年幹部學院學報,2012,22(4): 82-84.
  • 7.    殷玉香. 詩意盎然春之歌——摭談朱自清詩化之《春》[J]. 文教資料,2011,(1): 16.
  • 8.    感動中國的作家 朱自清腹有詩書氣自“清”  .人民網.2004-01-14[引用日期2015-03-24]
  • 9.    朱自清的姓、名、號  .新浪網[引用日期2022-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