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春賦

(楊威作品)

編輯 鎖定
《春賦》是楊威的作品,文學體裁是。讚美了春的生意盎然。
作品名稱
春賦
作    者
楊威
創作年代
當代
作品出處
春賦
文學體裁

春賦作品原文

編輯
春賦 楊威
青女匿倩影,玉龍遁長空1。元陰已隨舊歲盡,霄宇還從新年清2。白日遲遲吐晶輝,東風煦煦播暄氣3。千丈山頭雪乍融,百里湖心冰初釋4。皚雪融兮溪澗湧,素冰釋兮河川馳5。斗柄轉東向,幽都收寒威6句芒玄冥,大昊更玄帝7太簇應律移節候,緹室列管飛葭灰8。正陰陽之代謝,欣芳春之統時9
新雷震平野,千里播靈潤10。羣植莩甲之始,萬物權輿之辰11。蟄蟲驚以出幽壤,卉木感而發原隰12。桃花源裏紅頻濃,青楓浦上綠爭密13。千堤有柳千堤翠,萬户依桑萬户菲14宜春苑中花馥馥,鸚鵡洲邊草萋萋15。草承露而騰文,花被風而舞枝16。河陽一縣照繁英,金谷滿園映葱蔚17。蜂蝶競飛錦叢中,煙條垂滿長安地18。北流文鱗躍,南岸沙禽飛19。衡陽雁去紫塞北,吳宮燕鳴畫堂西20會稽箭筍長,昌谷苔絮滋21。江中棹歌喧,江涘蘆芽齊22。野青青而雉鳴,山葱葱而木蔚23。生氣盈九州,欣榮連萬里24。識春德之浩蕩,將何遠而不及25
乃有五陵豪戚,皇都華族26。惜陽春之嘉月,縱上巳之勝遊27青驄黃金勒,銀鞍錦繡軸28。朱軒交馳御溝側,香車並騖宮槐路29。翡帷開錦霞,連驥趨樂遊30。輪蹄盡日滿綺陌,文繡繽紛耀春錦31。四望景物新,坐看渭水濱32五陵翠氣鬱氤氲,秦漢宮殿入煙雲33。慈恩一夜傳天香,玄都千枝滴紅雨34。嘯侶入慈恩,鳴儔向玄都35。爭道慈恩牡丹嬌,還説玄都桃花豔36。紅塵拂面飛紫陌,花香歸來滿衣衫37。孔雀蓋轉曲江池,七寶鞭指紅杏園38。曲江池裏泛金觴,紅杏園中張玉筵39。觴盈新豐之酒,筵羅珠翠之珍40。除卻朱紱紫綬客,盡是新科仙籍人41。良辰樂事都佔取,莫道此際不銷魂42。杏園紅香日日減,渭城柳色年年新43。春花逡巡逐流水,芳年彈指生霜鬢44。暫惜春花共芳年,且對春花揮芳尊45。百憂千愁皆拋盡,春花春酒最宜人46

春賦作品註釋

編輯
1. 青女:神話傳説中的霜雪之神。《淮南子·天文訓》:“青女乃出,以降霜雪。”倩影:俏麗的身影。黃鈞宰《金壺遁墨·吳逸香》:“仙魂招取,把亭亭倩影描。”玉龍:喻雪。呂岩《劍畫此詩於襄陽雪中》:“峴山一夜玉龍寒,鳳林千樹梨花老。”長空:指天空。天空遼闊無垠,故稱。辛棄疾《太常引》:“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看山河。”
2. 元陰:謂冬天陰霾之氣。姚鼐《感冬》:“元陰蔽朝日,堅冰嗣微霜。”舊歲:過去的一年。去年。蘇軾《次韻劉景文路分上元》:“新年消暗雪,舊歲添絲縷。”霄宇:謂天地之間。宋明帝《郊廟歌辭·昭德凱容樂》:“訓形霄宇,武彰宸宮。”新年:一年之始,指元旦及其後的幾天。庾信《春賦》:“新年鳥聲千種囀,二月楊花滿路飛。”吳自牧《夢粱錄·正月》:“正月朔日,謂之元旦,俗呼為新年。一歲節序,此為之首。”
3.白日:太陽。《南史·蘇侃傳》:“青關望斷,白日西斜。”晶輝:指光輝。杜甫《前苦寒行》:“楚人四時皆麻衣,楚天萬里無晶輝。”東風:指春風。李白《春日獨酌》:“東風扇淑氣,水木榮春暉。”煦煦:温暖貌。張養浩《擬四時歸田樂·冬》:“負暄坐晴檐,煦煦春滿袍。”暄氣:指和暖之氣。牛肅《紀聞·牛應貞》:“照晴光於郊甸,動暄氣於梅柳。”
4.千丈:極言其高。庾信《終南山義谷銘》:“壁立千丈,峯橫萬仞。”乍:剛,初。于謙《偶題》:“山雨乍晴時。”湖心:湖水的中間。劉禹錫《洞庭秋月行》:“洞庭秋月生湖心。”釋:消溶。《老子》:“渙兮若冰之將釋。”
5. 皚雪:白雪。溪澗:謂山間水流。方朝《由臨川北道抵餘幹山行》:“暮投漁樵煙,朝拂溪澗藻。”素冰:潔白的冰。梁武帝《子夜四時歌·春歌》:“朱日光素冰,黃花映白雪。”河川:河流。
6. 斗柄:北斗柄。指北斗的第五至第七星,即玉衡、開陽、搖光。《鶡冠子·環流》:“斗柄東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幽都:謂北方之地。《淮南子·修務訓》:“北撫幽都。”寒威:嚴寒的威力。方幹《歲晚言事寄鄉中親友》:“寒威半入龍蛇窟,暖氣全歸草樹根。”
7.句芒:古代傳説中的主木之官。又為木神名。張碧《遊春引》:“句芒愛弄春風權,開萌發翠無黨偏。”玄冥:古代傳説中的冬神。張可久《一枝花·冬景》:“玄冥不出權獨佔,青女三白勢轉嚴。”大昊:即大皞。傳説中的上古帝王。《禮記·月令》:“(孟春之月)其帝大皞,其神句芒。”玄帝:傳説中的北方之帝。即顓頊。《管子·幼官》:“非玄帝之命,毋有一日之師役。”尹知章注:“玄帝,北方之帝。”《淮南子·天文訓》:“北方,水也,其帝顓頊,其佐玄冥,執權而治冬。”
8.太簇:十二律中陽律的第二律。由於音律與一年中的月分恰好都定有十二個,於是在上古時代,人們便把十二律和十二月聯繫起來。《禮記·月令》:“孟春之月,律中太簇。”應律:應合樂律。呂純《憶江南》:“萬蕊初生將比類,黃鐘應律始歸家。”節候:時令氣候。劉商《重陽日寄上饒李明府》:“重陽秋雁未銜蘆,始覺他鄉節候殊。”緹室:古代察候節氣之室。該室門户緊閉,密佈緹縵,故名。《後漢書·律曆志上》:“候氣之法,為室三重,户閉,塗釁必周,密佈緹縵。室中以木為案,每律各一,內庳外高,從其方位,加律其上,以葭莩灰抑其內端,案歷而候之。氣至者灰動。”葛立方《蝶戀花·冬至席上作》:“緹室羣陰清曉散,灰動葭莩,漸覺微陽扇。”管:律管。葭灰:葭莩之灰。古人燒葦膜成灰,置於律管中,放密室內,以佔氣候。某一節候到,某律管中葭灰即飛出,示該節候已到。蘇軾《內中御侍已下賀皇太后冬至詞語》:“伏以候氣葭灰,喜律筒之已應。”
9.陰陽:指冬春。代謝:指新舊更迭,交替。《文子·自然》:“象日月之運行,若春秋之代謝。”芳春:春天。陳子昂《送東萊王學士無競》:“孤松宜晚歲,眾木愛芳春。”
10.新雷:最初的春雷。徐璣《新春喜雨》:“昨夜新雷催好雨,蔬畦麥壠最先青。”平野:平坦廣闊的原野。鮑照《送盛侍郎餞候亭》:“高墉宿寒霧,平野起秋塵。”靈潤:雨露的美稱。
11.羣植:謂眾多植物。莩甲:猶萌芽。《後漢書·章帝紀》:“方春生養,萬物莩甲。”權輿:發生,新生。《晉書·戴若思傳》:“今天地告始,萬物權輿。”
12.蟄蟲:藏在泥土中過冬的蟲豸。徐陵《在北齊與梁太尉王僧辯書》:“同冰魚之不絕,似蟄蟲之猶蘇。”幽壤:猶地下。《晉書·禮志上》:“若埋之幽壤,於情理未必鹹盡。”卉木:草木。《詩·小雅·出車》:“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原隰:泛指原野。王安石《得子固書因寄》:“重登城頭望,喜氣滿原隰。”
13.桃花源:指陶潛所作《桃花源記》中的桃花源。李白《古風》:“一往桃花源,千春隔流水。”青楓浦:長滿楓林的水邊。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
14.菲:謂茂盛貌。
15.宜春苑:古代苑囿名。秦時在宜春宮之東,漢稱宜春下苑。即後所稱曲江池者。庾信《春賦》:“宜春苑中春已歸,披香殿裏作春衣。”馥馥:形容香氣很濃。蘇武《別友》:“燭燭晨明月,馥馥秋蘭芳。”鸚鵡洲:在今湖北省武漢市西南長江中。相傳東漢末江夏太守黃祖長子射在此大會賓客,有人獻鸚鵡,禰衡作《鸚鵡賦》,故名。崔顥《黃鶴樓》:“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萋萋:草木茂盛貌。《詩·周南·葛覃》:“維葉萋萋。”
16.騰文:呈現文采。江淹《別賦》:“日出天而耀景,露下地而騰文。”
17.河陽:指河陽縣。庾信《春賦》:“河陽一縣並是花,金谷從來滿園樹。”繁英:繁盛的花。劉琨《重贈盧諶》:“朱實隕勁風,繁英落素秋。”金谷:指晉石崇所築金谷園。李白《宴陶家亭子》:“若聞弦管妙,金谷不能誇。”葱蔚:草木青翠貌。劉祁《歸潛志》:“桂椒葱蔚兮,松柏青蒼。”
18.錦叢:謂豔麗的花叢。煙條:煙柳枝條。王涯《遊春詞》:“曲江綠柳變煙條,寒谷冰隨暖氣消。”
19.文鱗:指魚。柳宗元《登蒲州石磯望橫江口潭島深迥斜對香零山》:“浮暉翻高禽,沉景照文鱗。”沙禽:沙洲或沙灘上的水鳥。劉長卿《卻歸睦州至七里灘下作》:“江樹臨洲晚,沙禽對水寒。”
20.衡陽:地處南嶽衡山之南,因山南水北為“陽”,故得此名。因北雁南飛,至此歇翅,故雅稱“雁城”。《漁家傲·秋思》:“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紫塞:指長城。鮑照《蕪城賦》:“南馳蒼梧漲海,北走紫塞雁門。”吳宮:指春秋吳王的宮殿。吳宮分東西宮。據漢袁康《越絕書·外傳記吳地傳》載:“西宮在長秋,週一裏二十六步,秦始皇帝十一年,守宮者照燕,失火燒之。”劉禹錫《武陵觀火》:“晉庫走龍劍,吳宮傷燕雛。”畫堂:謂華麗的殿堂。
21.箭筍:箭竹嫩筍。毛晉《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廣要·唯筍及蒲》:“凡筍類惟箭筍為美,故會稽竹箭有聞焉。”昌谷:李賀生於福昌縣昌谷。李賀辭官回鄉居住昌谷家中期間,曾作《南園》十三首。其中一首中有“自履藤鞋收石蜜,手牽苔絮長蓴花”之句。苔絮:水中青苔。
22.棹歌:行船時所唱之歌。丘遲《旦發漁浦潭》:“棹歌發中流。”江涘:江邊。高啓《秋懷》:“弭棹望江涘,日落青楓林。”
23.青青:茂盛貌。姜夔《揚州慢》:“過春風十里,盡薺麥青青。”葱葱:草木青翠茂盛貌。黃庭堅《奉和文潛贈無咎》:“庭柏鬱葱葱。”
24.生氣:活力,生命力。欣榮:謂欣欣向榮。范成大《雪後雨作》:“瑞葉飛來麥已青,更煩膏雨發欣榮。”
25.春德:指春天之德。謂其能化育萬物。浩蕩:廣大曠遠。元好問《西樓曲》:“去年與郎西入關,春風浩蕩隨金鞍。”
26.五陵:長陵、安陵、陽陵、茂陵、平陵五縣的合稱。均在渭水北岸今陝西咸陽市附近。為西漢五個皇帝陵墓所在地。漢元帝以前,每立陵墓,輒遷徙四方富豪及外戚於此居住,令供奉園陵,稱為陵縣。《漢書·遊俠傳·原涉》:“郡國諸豪及長安五陵諸為氣節者,皆歸慕之。”豪戚:指豪門貴戚。《後漢書·應奉傳》:“糾舉奸違,不避豪戚,以嚴厲為名。”皇都:京城,國都。這裏指長安。華族:高門貴族。《晉書·外戚傳·王遐》:“少以華族,仕至光祿勳。”
27.陽春:春天。温暖的春天。酒肆布衣《醉吟》:“陽春時節天氣和,萬物芳盛人如何。”嘉月:美好的月份。多指春月。謝惠連《西陵遇風獻康樂》:“成裝候良辰,漾舟陶嘉月。”上巳:舊時節日名。漢以前以農曆三月上旬巳日為“上巳”。魏晉以後,定為三月三日。吳自牧《夢粱錄·三月》:“三月三日上巳之辰,曲水流觴故事,起於晉時。唐朝賜宴曲江,傾都禊飲踏青,亦是此意。”勝遊:快意的遊覽。元好問《探花詞》:“美酒清歌結勝遊,紅衣先為渚蓮愁。”
28.青驄:毛色青白相雜的駿馬。孔尚任《桃花扇·迎駕》:“趁斜陽南山雨收,控青驄煙驛水郵。”黃金勒:用黃金製成的銜勒。何遜《擬輕薄篇》:“白馬黃金勒。”銀鞍:銀飾的馬鞍。《花月痕》:“這幾家銀鞍駿馬。”錦繡軸:指掛有錦繡車簾的車輛。
29.朱軒:紅漆的車子。古為顯貴所乘。鮑照《代陽春登荊山行》:“奕奕朱軒馳,紛紛高衣流。”交馳:交相奔走,往來不斷。戴叔倫《行路難》:“長安車馬隨輕肥,青雲賓從紛交馳。”御溝:流經宮苑的河道。崔豹《古今注·都邑》:“長安御溝謂之楊溝,謂植高楊於其上也。”香車:泛指華美的車輛。韋應物《橫吹曲辭·長安道》:“寶馬橫來下建章,香車卻轉避馳道。”並騖:並馳。班固《西都賦》:“方舟並騖。”宮槐:槐樹。王維《宮槐陌》:“仄徑蔭宮槐,幽陰多綠苔。”
30.翡帷:飾以翡翠羽毛的車帷。錦霞:色彩鮮豔的雲霞。韋渠牟《步虛詞》:“雲屏列錦霞。”樂遊:“樂遊苑”(又名樂遊原)的省稱。指漢宣帝所建者。唐時,為長安士女遊賞的勝地。韓愈《酬司門盧四兄雲夫院長望秋作》:“樂游下矚無遠近,綠槐萍合不可芟。”
31.輪蹄:車輪與馬蹄。代指車馬。韓愈《南內朝賀歸呈同官》:“綠槐十二街,渙散馳輪蹄。”綺陌:指風景優美的郊野道路。柳永《訴衷情近》:“綺陌遊人漸少。”文繡:刺繡華美的衣服。《墨子·節葬下》:“文繡素練。”繽紛:謂色彩繁盛貌。春錦:形容豔麗的春花。蘇味道《詠井》:“桐落秋蛙散,桃舒春錦芳。”
32.四望:眺望四方。《楚辭·九歌·河伯》:“登崑崙兮四望,心飛揚兮浩蕩。”坐看:坐着觀看。
33.翠氣:青綠色的雲氣。王安石《懷吳顯道》:“江光凌翠氣,洲色亂黃雲。”氤氲:迷茫貌。煙雲:煙靄雲霧。張可久《折桂令·次酸齋韻》:“遠樹煙雲渺茫,空山雪月蒼涼。”
34.慈恩:慈恩寺的省稱。唐代寺院名。舊寺在長安東南曲江北,寺中多牡丹。天香:指牡丹的花香。方文《送春日偕束茹吉等看牡丹》:“信有天香亦傾國,金罍在手莫辭乾。”玄都:指玄都觀。長安唐道觀名。劉禹錫《戲贈看花諸君子》:“玄都觀裏桃千樹,盡是劉郎去後栽。”紅雨:落在紅花上的雨。孟郊《同年春宴》:“紅雨花上滴,綠煙柳際垂。”
35.嘯侶:呼叫同類,召喚同伴。曹植《洛神賦》:“爾乃眾靈雜遝,命儔嘯侶。”鳴儔:謂呼朋喚侶。曹植《名都篇》:“鳴儔嘯匹侶,列坐竟長筵。”
36.嬌:嫵媚可愛。杜甫《宿昔》:“花嬌迎雜樹。”
37.紅塵:車馬揚起的飛塵。班固《西都賦》:“紅塵四合,煙雲相連。”紫陌:指京師郊野的道路。王粲《羽獵賦》:“濟漳浦而橫陣,倚紫陌而並徵。”
38.孔雀蓋:以孔雀羽毛裝飾的車蓋。泛指華麗的車輿。曲江池:唐時著名宴遊勝地。在唐長安城東南隅,因水流曲折得名。唐代曲江池作為長安名勝,定期開放,都人均可遊玩,以中和、上巳最盛。七寶鞭:以多種珍寶為飾的馬鞭。黃景仁《隴頭行》:“折斷珊瑚七寶鞭,未曾回首只行前。”紅杏園:指杏園。園名。在長安大雁塔南。唐代新科進士賜宴之地。
39.金觴:金制的酒杯。指精美珍貴的酒杯。張華《遊獵篇》:“燔炙播遺芳,金觴浮素蟻。”玉筵:豐盛的筵席。《樂府詩集·雜曲歌辭九·長相思》:“詎知玉筵側,長掛銷愁人。”
40.新豐:縣名。在陝西臨潼西北,是出產美酒的地方。王維《少年行》:“新豐美酒鬥十千,咸陽遊俠多少年。”珠翠之珍:朱翠,指蚌和翠鳥。曹植《七啓》:“珠翠之珍。”張銑注:“珠翠之珍,謂蚌肉及翠鳥肉,以為珍好也。珠生於蚌。”珠翠之珍,泛指水陸所產的美味食物。
41.除卻:除去。曹唐《哭陷邊許兵馬使》:“除卻陰符與兵法,更無一物在儀牀。”朱紱:古代禮服上的紅色蔽膝。後多借指官服。徐陵《東陽雙林寺傅大士碑》:“黑貂朱紱,王侯滿筵。”紫綬:紫色絲帶。古代高級官員用作印組,或作服飾。李白《門有車馬客行》:“空談霸王略,紫綬不掛身。”新科:謂本年科舉中式。沈德符《野獲編·科場二·進士給假》:“近來新科進士選期未及者,多以給假省親省墓為辭,得暫歸裏。”仙籍:古以科舉及第為登仙,因稱及第者的資格與名姓籍貫為仙籍。李滄《及第後宴曲江》:“紫毫粉壁題仙籍,柳色簫聲拂御樓。”
42.良辰:美好的時光。阮籍《詠懷》:“良辰在何許,凝霜沾衣襟。”樂事:歡樂的事。謝靈運《擬魏太子鄴中集詩序》:“天下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者難並。”佔取:猶佔有。晏幾道《臨江仙》:“爭如南陌上,佔取一年春。”此際:此時,這時候。李漁《奈何天·密籌》:“生平絕少皺眉時,此際偏教愁絕。”銷魂:形容極其歡樂。
43.紅香:謂色紅而味香。韓琦《北堂春雨》:“風前芳杏紅香減,煙外垂楊綠意多。”這裏指杏花。渭城:地名。本秦都咸陽,漢高祖元年改名新城,後廢。武帝元鼎三年復置,改名渭城。東漢併入長安縣。治所在今陝西咸陽東北二十里。王維《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柳色:柳葉繁茂的翠色。何遜《落日前墟望贈範廣州雲》:“輕煙澹柳色,重霞映日餘。”
44.逡巡:頃刻。形容極短的時間。賈仲名《金安壽》:“正是春天,又臨夏暑,頃刻秋霜,逡巡冬雪。”芳年:美好的年歲。青春年華。劉鑠《擬行行重行行》:“芳年有華月,佳人無還期。”彈指:比喻時間短暫。穀子敬《城南柳》:“年光彈指過,世事轉頭空。”霜鬢:白色鬢髮。蘇軾《浣溪沙·贈閭丘朝議時還徐州》:“霜鬢不須催我老,杏花依舊駐君顏。”
45.芳尊:精緻的酒器。劉敞《獨行》:“卻謝芳尊酒,悠悠誰與歡。”
46.百憂:謂種種憂慮。劉琨《答盧諶書》:“負杖行吟,則百憂俱至。塊然獨坐,則哀憤兩集。”千愁:謂眾多憂愁。柳永《女冠子》:“好天良夜,無端惹起千愁萬緒。”宜人:謂合人心意。韓琦《重九會光化二園》:“菊花萸子更宜人。” [1] 

春賦作者簡介

編輯
楊威古文集《紹熙古澤<一>》 楊威古文集《紹熙古澤<一>》
楊威,當代古文名家;字逸驎,號山澤故人,1985年生,安徽碭山人,中國礦業大學畢業。作品涉及序、賦、論、記、傳、墓誌銘等多種古代文體,出版有個人古文作品集《紹熙古澤》。2011年,作品《松江賦》在上海市松江區人民政府解放日報報業集團、東方網聯合舉辦的《松江賦》全國徵文比賽中,從來自22個省、市、自治區的159篇作品中勝出,榮獲最高獎;同年,作品《長治賦》在長治市委宣傳部、長治市文聯聯合舉辦的《長治賦》全國徵文比賽中,從來自15個省、市、自治區的60篇作品中勝出,榮獲最高獎。楊威以“紹前修之遺軌”為創作宗旨,以“振百代之墜緒”為畢生追求,為文“崇駢儷之靈裁,重詞句之雕析,章法謹嚴,辭藻贍麗,襲屈馬之餘風,播八代之流韻”,被譽為“一時之健筆,復古之表倡”。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