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新軍事革命

編輯 鎖定
新軍事革命是特指在工業社會走向信息社會的時代,以信息技術為核心並得以廣泛應用,從而引起軍事領域武器裝備、軍事理論和組織體制等一系列的根本變革,導致徹底改變戰爭形態和軍隊建設模式的一場革命。
中文名
新軍事革命
外文名
new revolution in military affairs
定    義
信息時代軍事領域的重大變革
領    域
社會軍事

新軍事革命發展過程

編輯
新軍事革命是一個長期的發展過程。從軍事技術形態的發展及其影響來看,新軍事革命的發展過程主要是:
①起步階段。開始於20世紀60年代末期,持續到20世紀80~90年代。主要標誌是精確制導武器、超視距探測跟蹤系統、指揮自動化系統等武器裝備的出現,作戰方式上超視距精確打擊。世界主要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已先後進入了這一階段,其中美國已基本上完成了這一階段的任務,英、法、德、日等發達國家在許多方面取得了進展,俄羅斯開始積極籌劃和實施新軍事革命,中國、印度、巴西等發展中國家也開始了本國的新軍事革命。
②展開階段。大致起始於20世紀90年代,將持續到21世紀30年代。主要標誌是信息技術和其他高新技術大力發展,武器裝備更新換代的步伐加快,新的軍事理論層出不窮,軍隊規模縮小、結構優化,敵對雙方的較量從超視距精確打擊逐步轉變為信息控制。
③完成階段。估計要持續到21世紀下半葉。主要標誌是機器人部隊和新概念兵器的出現,武器裝備、軍事理論、軍隊編成等都將發生根本性變革,全新的智能化軍事體系將完全取代機械化軍事體系,整個軍事系統將發生全面的根本性變革。 [1] 

新軍事革命形態改造

編輯
新軍事革命是要把工業時代的機械化軍事形態改造成信息時代的信息化軍事形態。表現在軍隊形態上,就是把工業時代的機械化軍隊改造成信息時代的信息化軍隊;表現在戰爭形態上,就是由機械化戰爭形態轉變為信息化戰爭形態。因此,新軍事革命的基本內容就是對構成軍事系統的一系列要素進行革新,包括:①軍事技術的革新。主要是軍事微電子技術、軍事計算機技術、數字通信技術、網絡技術、軍事光電子技術、軍事航天技術、人工智能技術等的革新。②武器裝備的智能化發展。主要是作戰平台信息化、制導武器精確化、指揮控制自動化、電子戰裝備系統更加完善等。③軍隊體制編制的根本性變革。包括組建成立網絡部隊、機器人部隊、航空航天軍、信息戰部隊等新的軍種、兵種;提高軍隊技術含量,縮小軍隊規模;軍隊編組實行跨軍種、兵種合成;指揮體制向“扁平網絡化”發展;部隊編制小型化、一體化和多能化等。④軍事理論的創新。包括國家安全觀內涵擴大到軍事安全之外的經濟安全、政治安全、文化安全等;戰爭的動因更加複雜、戰爭目的更加有限、戰爭持續時間縮短、戰爭的毀傷減小、戰爭的一體化程度提高等信息化戰爭理論出現;聯合作戰、非線性作戰、非對稱作戰、信息戰、癱瘓戰、重心打擊等新的作戰理論出現等。一般地説,在軍事革命中,先是有以科學技術進步為基礎的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的革新,並很快會顯示出其革命性的力量,然後才會有軍隊編制、軍事理論等方面的革新,而且軍隊編制、軍事理論的革新通常不可避免地具有相對滯後性。只有構成軍事革命的諸要素都發生了根本變革,新軍事革命才能實現。 [1] 

新軍事革命主要影響

編輯
新軍事革命無論對軍事領域本身,還是對國際戰略格局和安全環境,都有着深刻而重大的影響,主要表現為:促使世界各國加大戰略調整的力度,以及國際戰略格局進行新的整合;加劇戰略力量對比的失衡,使各國已存在的差距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有可能擴大;為運用軍事手段達到政治目的,提供了低風險、高效能、多樣化的可能選擇,從而刺激新幹涉主義進一步抬頭,給世界和平與安全帶來新的威脅;使發展中國家的戰略選擇處於進退兩難的地步;等等。新軍事革命總的發展趨勢是由機械化軍事形態向信息化軍事形態演變,並由此沿着以下方向發展:軍事技術由軍事工業革命走向軍事信息革命;軍事人員由技能型向智能型轉變;軍事理論由機械化向信息化發展;軍隊的機械化武器裝備體系被信息化武器裝備體系所代替;工業時代適於打機械化戰爭的軍事結構被改造成信息時代的適於打信息化戰爭的軍事結構等。研究和把握新軍事革命的基本內容、深刻影響及發展趨勢,對於積極應對世界新軍事革命的挑戰,大力推進中國特色軍事變革以及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的跨越式發展,努力實現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戰略目標,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1] 

新軍事革命主要內容

編輯
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已進入深入發展階段。主要國家一方面積極消化前期軍事改革和轉型所取得的成果,軍隊建設進入相對穩定期和調整適應期;另一方面,不斷總結反思,調整糾偏,整合資源,準備推動新一輪軍事改革。

新軍事革命主要標誌

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發展的主要標誌:主要國家紛紛提出軍隊建設新的發展目標。美軍提出了“二次轉型”目標,要求建設更精幹、更靈敏、更先進、戰備程度更高的新型聯合部隊。俄軍“新面貌”改革進入調整完善階段,力求實現“精幹高效、機動靈活、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建軍方針。日本提出了“機動防衞力量”構想,力求建設快反、機動、靈活、持續的多能型自衞隊。歐盟主要國家提出了“建立一支規模小、裝備精、輕型化、機動靈活、快速反應能力較強的實戰型軍隊”的建軍方針 [2] 

新軍事革命基本內涵

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發展的基本內涵:
體制編制的聯合化、小型化、自主化趨勢更加明顯;
武器裝備呈現出向數字化、精確化、隱形化、無人化的發展趨勢;
聯合作戰形態向“四非”(非接觸、非線性、非對稱和非正規)和“三無”(無形、無聲、無人)作戰方向發展;
軍隊指揮形態更加扁平化、自動化、網絡化、無縫化,一體化聯合作戰指揮體系逐步形成;現代國防管理體制不斷完善 [2] 

新軍事革命突出特點

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發展的突出特點:
一是深刻性。主要國家軍事改革正在從軍事技術層面、軍事組織層面、作戰理論層面,深入到軍事文化層面,提出了軍事轉型文化、聯合文化和理論創新文化等。
二是全面性。世界主要國家軍事改革和軍事轉型不僅涉及信息化軍事技術形態、聯合化組織形態和高效化管理形態,而且包括了軍事理論形態、作戰形態、保障形態、教育形態等各個領域。
三是務實性。美軍着力提升指揮控制能力、情報能力、火力打擊能力、機動能力、防護能力、保障能力、信息能力、國際交流能力。俄軍着眼於提高應對各種安全威脅的能力,尤其是提高應對大規模空天襲擊和地區戰爭的能力。
四是不平衡性。美國始終處於領先地位;英、法等其他發達國家緊隨其後,積極跟進,加快推進軍事轉型;俄羅斯開展“新面貌”軍事改革,現已完成軍事組織形態的轉型;印度、巴西等新興國家以改善武器裝備為重點,正在進行有選擇的軍事改革 [2] 
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加速發展,各主要國家加緊推進軍事轉型、重塑軍事力量體系,這將對國際政治軍事格局產生重大影響 [3] 

新軍事革命發展趨勢

編輯

新軍事革命技術形態

軍事技術形態正在向智能化、網絡化、微型化、高超聲速的方向發展。主要國家着力發展各種新型武器裝備。美軍計劃到2030年左右全面完成C4KISR系統建設。俄軍計劃到2020年前建成全軍統一的自動化數字通信網絡系統。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等國都在研製人工智能作戰系統,包括無人飛行器、地面機器人、水面和水下機器人作戰系統。一些國家已正式把網絡空間作為繼陸海空天電之後的第六維作戰空間。美國正在研發各種網絡偵察、網絡防禦和網絡進攻等武器系統。俄羅斯網絡攻防武器研製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目前,全球有100多個國傢俱有開發網絡武器的能力。美國已成功進行50多次導彈攔截試驗和數次電磁軌道炮試射,正在研製可攻擊敵方衞星的XSS-11微型衞星。俄羅斯加緊研製空天飛行器。英法等國均有空天飛行器研製計劃。日本和韓國加緊部署導彈防禦系統 [4] 

新軍事革命組織形態

軍事組織形態正在向優化結構、減員增效、模塊組合、“去重型化”的方向發展。一是優化結構,完善聯合作戰效能。美國將聯合作戰層級由旅戰鬥隊下沉至營戰鬥隊;俄羅斯建立了4個聯合戰略司令部;日本成立了聯合參謀部,形成了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印度成立了聯合國防參謀部和三軍聯合的戰區司令部。二是壓縮規模,增加基本作戰單位數量。主要國家軍隊在減少員額的同時增加基本作戰單位數量。美陸軍基本戰術行動單位從33個增加到73個作戰旅。俄陸軍基本戰術兵團從36個增加到113個常備旅。三是“去重型化”,提升作戰部隊的機動能力。美軍斯特賴克旅成為其陸軍數字化程度最高、機動性最強、可遂行多種任務的主要作戰部隊。俄軍實行新編制,按照不同任務分類建設輕型、中型和重型常備旅。英軍和德軍裁減了陸軍重型裝甲部隊,組建了更加機動、靈活、輕便的,可遂行多樣任務的新型作戰旅 [4] 

新軍事革命作戰力量

作戰力量正在向一體化、無人化、網絡化、太空化的方向發展。美俄等國軍隊正在大力發展新型作戰力量,並在實戰中運用和檢驗新的作戰方式和方法。一是無人化作戰部隊應運而生。目前,世界主要國家十分重視發展無人武器系統,正在積極着手建設無人作戰力量。2013年底,全球在機器人方面的防務開支超過134億美元。美國國會明確要求到2015年戰場無人化作戰系統達到50%。俄軍預測,到2025年左右,人工智能機器人武器裝備將成為未來戰場上的主戰武器裝備,將徹底改變傳統作戰方式,帶來軍事領域的真正革命。二是網絡攻防部隊成為重要作戰力量。美國防部宣佈組建40支網絡部隊,其中13支用來攻擊對手。俄羅斯也建立了網絡作戰部隊,其破網技術取得了突破性進展。目前,全球網絡軍備競賽掀起高潮,超過40個國家組建了網絡戰力量。三是新型特種作戰行動作用增大。新型特種作戰部隊在規模數量、職能任務、作戰方式和行動樣式上發生了很大變化,成為可達成戰略目的的新型作戰力量。四是空天作戰部隊正在醖釀建立。美國正在研製可攻擊敵方衞星的微型衞星和空天飛機,到2020年前將可實施反導反衞星等太空攻防作戰行動。俄羅斯擁有相當規模的太空武器,並明確將空天戰略性戰役作為在未來戰爭中首先實施的戰略性戰役之一。其他一些國家紛紛建立太空兵和太空司令部,積極準備實施空天作戰行動。世界50多個國家擁有空間飛行器。主要大國基於時代前沿戰略技術形成了特定戰略能力。空間已經成為國際戰略競爭的制高點 [4] 

新軍事革命國防管理

國防管理正在向注重戰略規劃、提高軍費使用效益、增強科研創新能力、提高軍隊職業化水平的方向發展。主要國家十分重視國防改革,積極轉變國防管理方式。一是提高戰略規劃水平。美國不斷推動戰略管理制度化、標準化和程序化建設,提高國防管理運行效率和國防投入效益。俄羅斯制定了《2020年前俄聯邦武器裝備發展綱要》等一系列戰略規劃文件。法國國防部制定了“六年軍事規劃法”和軍隊發展中期和長期計劃。二是提高國防投入效益。美國更加強調優化軍費投向投量,對關鍵地區、關鍵領域和關鍵力量的投入不減反增。俄羅斯近五年軍費預算平均增長率為20%左右,裝備採購費比重不斷加大。三是提高科技創新能力。美國不斷加強對軍事前沿技術、高技術裝備和高風險項目進行總體規劃及跟蹤研究。俄聯邦積極調整優化國防科技佈局和軍工體系,提升國防科技競爭力。四是提高軍隊職業化水平。法軍暫停義務兵役制,實行全面職業化。德國從混合兵役制轉向全志願兵役制。俄軍始終把職業化作為軍隊建設的發展方向,其合同兵比例不斷提升 [4]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