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

編輯 鎖定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是金代詞人王寂創作的一首詞。這首情詞寫早年和一少女“眼約心同”,眉眼傳情,兩心相通,可是“空有”靈犀一點通,不能結合。日後相逢,已經各自成家,於是有着無窮的懊惱,不盡的惆悵。這首詞句式參差交錯,讀起來朗朗上口,節奏感強烈,加之語言哀婉動人,淒涼蕭索,產生了強烈的藝術效果。
作品名稱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
作    者
王寂
創作年代
金代
作品出處
《拙軒集》
文學體裁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作品原文

編輯
採桑子1
十年塵土湖州夢2,依舊相逢。眼約心同,空有靈犀一點通3
尋春自恨來何暮,春事成空。懊惱4東風,綠盡疏陰落盡紅5 [1]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註釋譯文

編輯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詞句註釋

1.採桑子,詞牌名,以和凝採桑子·蝤蠐領上訶梨子》為正體,雙調四十四字,前後段各四句三平韻。
2.湖州夢:《麗情集》: “杜牧遊湖州,刺史崔君素悉致諸妓,牧視之,殊不愜意。曰:願張水嬉,使州入畢觀,冀於此際,或有閲焉。刺史如言,至日,兩岸觀者如堵,竟無所得。忽有老姥引壁髻女,年十餘歲,牧熟視曰:‘此真國色也。’接至舟中,姥女皆懼,牧曰: ‘且不即納,當為後期,吾十年後,必為此郡,十年不來,乃從所適。’ 以重幣結之。牧歸朝,以官卑職小,不敢發,後會周墀入相,乃並上三箋,乞守湖州。比至郡,已十四年矣,亟使召之,其母見曰:‘向約十年不來,而後嫁,嫁已三年,生三子矣。’牧俯首曰:‘其詞直,強之不祥。’乃禮而遣之,因賦詩自傷曰:‘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葉成陰子滿枝。”此句湖州夢即借用此典,作者當別有所指。湖州,今浙江吳興縣。
3.靈犀一點通:靈犀,古人把犀牛角中心有一條白紋道貫通的叫作通天犀,看作是神奇靈異之物。李商隱《無題》詩: “心有靈犀一點通。”
4.懊惱:悔恨煩惱。
5.綠盡疏陰落盡紅:即杜牧“綠葉成蔭子滿枝”詩意。 [2]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白話譯文

漫遊風塵十年一覺湖州夢,仍像舊時一樣久別重逢。四目相對心意相同,卻空有靈犀一點通。
尋春時恨自己為什麼來晚,芳豔的春事盡已成空。惱恨這無情的春風,吹得疏蔭綠遍吹盡了奼紫嫣紅。 [3]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創作背景

編輯
王寂的這首《採桑子》是以杜牧的情感故事為題材而創作的。
據載:唐文宗大和(公元827年~835年)末年,詩人杜牧客遊湖州,遇一少女,十餘歲,天姿國色,因與其母相約,謂當求守此郡,屆時迎娶此女,待十年不來,乃聽其另嫁。遂筆於紙,盟而後別。後十四年,始得授湖州刺史,然其所約之女嫁已三載,有子二人矣。杜牧惆悵之餘,贈詩以別,詩曰:“自是尋春去較遲,不須惆悵怨芳時。狂風落盡深紅色,綠樹成陰子滿枝。”(高彥休闕史》引用杜牧詩事)。
此詞就是以這段情感故事為背景來寫的。 [4]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作品鑑賞

編輯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文學賞析

王寂,善寫情詞,善寫他人故事。該詞即隱括杜牧故事而成。
與杜牧原詩《遣懷》:“落魄江南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相比,此詞全篇含有杜牧故事,又有杜牧詩意。杜牧用絕句,句式整齊,音節瀏亮,表現的意緒略顯輕微,其妙於比興,但只提供了一個大的情境。而此詞則用長短句,參差交錯,富有樂感,更顯哀感頑豔,悽惻動人,且情感更深內容更詳,“眼約心同”更為此詞畫龍點睛,神、情、意頓時畢現。
上片,“十年塵土湖州夢,依舊相逢”“湖州夢”似仿杜牧“十年一覺揚州夢”之句。作者把“一覺”換成“塵土”更顯含蓄朦朧。回首十年人生路,重返湖州,但見塵土滿衣襟,難喜相逢。”眼約心同,空有靈犀一點通。“後一句中化用李商隱“身無綵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而詞意頓改。李詩言雖相隔兩地,但情感相通,此則近在咫尺,卻不能相親相愛,一個“空”字表達了多少惆悵,多少怨恨。句中前日“依舊”,繼言“空有”,對比轉折,準確而強烈地傳達了那種沉重的失落感,那種對時乖命蹇、陰差陽錯的詛咒和無可奈何的情緒,好像一下子從情感的波峯跌到浪谷,從美好的夢幻跌落到無情的現實中來,一種沉重的失落感頓上心頭。
下片“尋春自恨來何暮,春事成空。”感慨命運無情,時光空度,只留下一種深深的怨憤。“懊惱東風,綠盡疏陰落盡紅。”“東風”、“落紅”句,遺憾之氣十足,意味悠遠彌永。重情的人,偏有坎坷的愛情經歷,情到深處,讓人倍嘗辛苦,十年之愁,凝鑄了佳篇。作者直接化用杜牧詩句,更是表達作者對“綠盡疏陰落盡紅”的無奈,只能懊惱東風的無情。
在這首詞中,作者寫男女情事,不是像前代詞人那樣,詠離別,寄相思,而是選擇了一種比較特殊的情境,寫由重逢帶來的感傷。久別重逢,理應使人驚喜歡欣,可是這首詞所寫的卻是一種令人痛苦難堪的重逢。經歷了長期的相思之苦以後,滿懷着美好的憧憬而來,卻因相逢而撕碎了霓虹般的夢影。舊情雖在,人事已非,咫尺相對,只能眉目含情而已。這種情境本身,就具有強烈的藝術衝擊力。
作者引用杜牧詩事,遣詞用意似有同感。字裏行間既述説杜牧往事,又寄託了自身無限情感。這首詞寫久別(十年)重逢,不見些許歡歡,滿是一種痛苦傷懷之情。 [5-7]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名家點評

蘇北師範專科學校中國古典文學助教徐應佩《愛情詞與散曲鑑賞辭典》:王寂此詞的藝術生命不在於“改寫”,也不在於語言、構思上有什麼精到之處,而在於道出了大多數人都會有的一種感情歷程。 [8] 
徐州工程學院中國古代文學專業教授張仲謀《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前曰“依舊”,繼言“空有”,對比轉折,準確而強烈地傳達了那種沉重的失落感,那種對時乖命蹇、陰差陽錯的詛咒和無可奈何的情緒,好像一下子從情感的波峯跌到浪谷,從美好的夢幻跌落到無情的現實中來。這些細膩而準確的情感表述,最能見出作者的工力與匠心。 [1] 

採桑子·十年塵土湖州夢作者簡介

編輯
王寂(1128—1194),字元老,號拙軒,薊州玉田(今河北玉田)人,金天德三年(公元1151年)進士。世宗朝,歷祁縣令、真定府少尹兼河北西路兵馬副都總管,通州刺史兼知軍事。大定二十六年(公元1186年)冬十月,由户部侍郎貶為蔡州防禦使。大定二十九年(公元1189年)提點遼東等路刑獄。明昌二年召還。任中都路轉運使。明昌五年卒,年六十七,諡文肅。《金史》無傳。著有《拙軒集》、《鴨江行部志》、《遼東行部志》等。其《拙軒集》久佚,四庫館臣從《永樂大典》輯為六卷。《繮村叢書》輯為《拙軒詞》一卷,凡三十五首。 [2] 
參考資料
  • 1.    唐圭璋等著.唐宋詞鑑賞辭典·南宋、遼、金: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08月第1版:2394-2395
  • 2.    張璋選編, 黃畲箋註.歷代詞萃.河南:河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04月:280-281
  • 3.    鄭竹青,周雙利主編.中華詩詞經典 第五卷:學習出版社,2011.01:3161
  • 4.    王樹海主編.通賞中國曆代詞:長春出版社,2014.01:47
  • 5.    夏承燾等著.宋詞鑑賞辭典(下):上海辭典書出版社,2013.08:2262
  • 6.    林力,肖劍主編.宋詞鑑賞大典 (上、中、下卷):長征出版社,1999年11月第1版:1819
  • 7.    楊敬敬編著.最美古詩詞全鑑 典藏版.北京:中國紡織出版,2017:145
  • 8.    錢仲聯主編.愛情詞與散曲鑑賞辭典:湖南教育出版社,1992.09: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