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愛在有情天

(2004年馬景濤、陳秀雯主演電視劇)

編輯 鎖定
《愛在有情天》是香港亞視大連廣播電視台聯合制作出品的民初電視劇 [1]  ,2004年首播,由馬景濤陳秀雯陳展鵬馬蘇主演,監製楊紹鴻。該劇講述的不僅是一個愛情故事,也是一個大家族興亡與榮哀的故事。
中文名
愛在有情天
外文名
Love In A Miracle
類    型
民國愛情
出品公司
亞洲電視大連廣播電視台
製片地區
中國香港
首播時間
2004年5月24日
導    演
李慧珠
編    劇
陳十三
主    演
陳秀雯
馬景濤
陳展鵬
馬蘇
集    數
40 集
在線播放平台
愛奇藝
監    製
楊紹鴻

愛在有情天劇情簡介

編輯
影視愛在有情天 劇照
影視愛在有情天 劇照(30張)
故事發生在日寇侵華前夕,一段平靜中隱伏着萬丈波瀾的時空,這時候,中國人的封建思想已走到了盡頭,在喪鐘響起前作出垂死的張牙舞爪,不單把人性、親情和愛情變得矛盾扭曲,把不合理變成理所當然,更握殺了人世間數不盡的真情至愛… 本故事的男主角沈悠然,他雖不是屠龍的勇士,更曾甘心屈服於封建的魔爪之下,但,悠然的心卻有着夢,一個對愛情鍥而不捨的夢,一個對理想不離不棄的夢,終於,悠然遇上了女主角阮曼清,心內的夢想瞬間化作烈焰,毅然向那傳統巨獸作出挑戰。雖然,悠然並沒有改寫中國近代那滿是血淚的歷史,卻留下了跨越百年的基業,見證着悠然對愛情和理想的堅持,也訴説着他和曼清那繾綣動人的愛情故事…

愛在有情天別了豔陽

其他愛在有情天 劇照
其他愛在有情天 劇照(13張)
廣東大户孫家,家業遍佈中國各地,但孫家掌舵人孫二老爺孫立年事已高,病魔纏身,家中大權實由孫二奶奶緊握,二奶奶雖是女流之輩,外表慈和,但辦事作風之狠辣卻更勝鬚眉,孫家家業在她手上日益昌盛。可是孫家男丁單薄,二奶奶只生育一對子女,豈料兒子竟於父親大壽前意外身亡。從此香燈無繼,二奶奶有愧於列祖列宗,於是作了當時最合理的一個抉擇,就是招婿入贅。沈悠然便是這樣的“嫁”入了孫家豪門,也揭起了本故事的序幕…
沈悠然的家鄉本在廣東偏遠的心泉小鄉,那裏亦是孫家田地,而悠然的家族藉助小鄉中特有的“心泉”泉水,再以獨特手法釀製出遠近馳名的“心泉清酒”,令鄉民得以藉造酒業而安居渡日,可惜就在悠然八歲的那年,“心泉”不知為何突然乾涸,“心泉清酒”沒了“心泉”,也失去了只此一家的清醇口感,銷量一落千丈。到了悠然長大當家後,小鄉已完全依靠務農為生,而在性格開朗、感染力強的悠然帶領下,鄉民努力開闢貧瘠土地,雖然農產僅足餬口及繳納地租,但依然窮得快樂。 可是上天無情的考驗又再一次降臨在心泉小鄉之上,這一年蝗蟲成災,農作盡失,悠然終無路可走,被逼往見孫二奶奶,希望減收地租,二奶奶看着壯健而充滿陽光的悠然,竟提出以“入贅”作條件,換取小鄉永遠的免收地租…
悠然眼看鄉民的未來系在自己的身上,毅然把對情愛的希冀和夢想埋在心底,在豔陽之下,別過鄉民和家人,放棄沈姓,跟二奶奶的女兒秀冬成親,從此認作孫家人…入贅孫家後,雖然連管家也可以對他大呼小喝,但悠然還是欣然地接受下來,還盡心盡力地為孫家打理家業,可是在悠然心中,小時候偷喝“心泉清酒”的那種美妙迷醉感覺仍是清晰非常,每晚總是夢到“心泉”再次湧出泉水,潤澤着小鄉每個鄉民的心靈…

愛在有情天借腹延香

雖然悠然和秀冬從沒有過感情已成了夫婦,但悠然還是希望能帶給秀冬愛和幸福,可是秀冬自小雖被孫二奶奶溺愛,但卻因不是男丁而被視作孫家負累,因此心理有着極大的不平衡,故對悠然喜怒無常,而最大的打擊是成親一年依然未有所出,最後往廣州檢查後,竟證實患有不育之症,秀冬恍如晴天霹靂,情緒更是惡劣,時孫二奶奶為掩家醜,想出了一個理所當然,在那個時候合情合理的做法,就是“借腹產子”,逼令悠然和一不認識的女子行房,然後把兒子當作是秀冬所出…悠然即時大力反對,但這個時候,悠然的家人和心泉小鄉的鄉民已在孫家的安排下,生活得到前所未有的穩定,再加上秀冬的精神和身體越來越差,悠然終無奈再次接受命運的擺佈…

愛在有情天黑暗中的心火

在孫家下人的監視下,悠然步進了一間漆黑的房間,只要房中人敢説半句話,點起半點燈火,孫家下人便會闖進房間把那名不知名的少女活活打死…悠然默默地和那女子進行着極度不情願的事…曼清生於農村小鎮,父親阮懷文開辦平民私塾,生活雖清苦但滿足。而曼清從小因得父親薰陶,對封建思想絕對抗拒,理想藉教育來令國家改革富強。但可惜因母親惹禍,欠下鉅款,危及生命,終被迫答應作此不人道的交易…在黑暗中,悠然從曼清僵硬的軀體中深深地感受到無盡的厭惡和控訴,那份倔強而又無助的感覺,竟引發了悠然心內的愛火,不知不覺間,悠然對這名連樣貌和名字也不知道的女子產生了一份莫名的愛念…如是者,七個黑夜過去了,一切似是終止,但也是悠然和曼清動人故事的新開始…

愛在有情天再遇曼清

十個月過後,曼清誕下了一對龍鳳胎,可憐曼清連兒子和女兒的相貌也未看清,便已被孫家下人帶走,時二奶奶和秀冬完全把男嬰當作己出,歡天喜地為孩子改名叫天柱,而那可憐的女嬰,卻被二奶奶下令拋棄,但幸為孫家忠僕古叔救起偷偷撫養,並改名叫小蓉… 歲月飛快流逝,轉眼天柱已是六歲,深受二奶奶和秀冬溺愛,變得頑劣無比,悠然的話全聽不入耳,欲教無從。因利用價值已過,二奶奶隨即要悠然長期出差湖南山區。悠然只好黯然到湖南為孫家打理煤礦生意,時當地的礦工要罷工,悠然深入瞭解下,才知一切竟是一名女教師阮曼清所煽動…悠然當然不知道曼清便是那名曾燃起他心火的神秘女子,但站在孫家立場,只好和曼清對立,可是當了解狀況後,他竟不期然的站在曼清的那一方去。
採煤是極危險的工作,意外頻生,當地的精壯男丁亦因此死傷無數,但為了生計,連小孩也被孫家逼到礦坑工作。而受到借腹產子一事,為了逃避心靈創傷的曼清,隨着慈善機關來到此地辦義學,眼看孩子的無助,基於義憤,不惜和有財有勢的孫家對抗,策動礦工反抗…悠然被曼清的所為感動,不理孫家反對,決定把煤礦暫時關閉。而曼清亦因此對悠然心生好感,但在心中卻還是記着七年前那個在黑暗之中奪去他貞操的男子,在最後一夜,分手前的一剎,在黑暗中輕輕抹去曼清眼中的淚,帶着憐惜和歉疚輕撫曼清秀髮的感覺…於是悠然和曼清,雖近在咫尺,心念對方,但偏偏情感卻不能交通。

愛在有情天還我本姓

本港台粵語版字幕顯示為亞視與大連台出品 本港台粵語版字幕顯示為亞視與大連台出品
礦坑下陷,為救童工而入坑的悠然和曼清被困,孫二奶奶並不着急,但秀冬卻為了丈夫的安危而決心帶了天柱到湖南一行。自從悠然到了湖南後,秀冬雖有兒子天柱在旁,卻總是不期然地念記悠然,此刻終發現悠然才是自己一生所愛…
時悠然和曼清的感情日漸增長,但當秀冬帶着兒子來到,發現秀冬的改變和對自己的依戀,終強把對曼清的情意收起。而頑劣不堪的天柱不知是否血緣關係,竟被曼清漸漸收服,變得懂得關心別人,更和採煤童工玩成一片,而秀冬藉着天柱關係,也和曼清成為好友,亦被兩人打動,暫時關閉煤礦,並出資建立義學校舍,但條件是要曼清到孫家當家庭教師。
於是曼清便來到了孫家,雖然二奶奶因煤礦之事不喜曼清,但看着秀冬和天柱的份上,還是讓她留下,而悠然則為了止住對曼清的愛意,欲把曼清和好友莊寧撮合,造成了一段錯綜複雜的四角關係…但曼清的反封建思想深深影響着悠然,而悠然在得到秀冬的支持下,亦對孫家上下進行了徹底的改革,惹來二奶奶的極度不滿,新舊思想在孫家形成了絕對的對立。就在此時,深藏多年的炮彈終於爆炸,悠然終於知道曼清就是那個借肚產子的可憐女子,對曼清的愛一發不可收拾,反而曼清卻一時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實。
當秀冬得知悠然竟愛上自己的好友曼清,變得瘋了似的,恨不得要把曼清殺之而後快,二奶奶為了女兒,也泯滅人性地直指悠然和曼清是姦夫淫婦要浸豬籠,此時秀冬方知大勢已去,為了不再造成大錯,將天柱交回給兩人,毅然要他們和孫家脱離關係。悠然至此終回覆沈氏本姓,帶同曼清、天柱返回心泉小鄉重新開創自己的人生!

愛在有情天心泉情湧

悠然和曼清帶天柱回到心泉小鄉,古叔更帶了小蓉來交回給他們。一家四口終得團聚,且得到鄉民的支持,再次掘出心泉,釀出“心泉清酒”。可是,泉已乾涸,要再開掘談何容易,加上二奶奶見悠然走後,秀冬痴呆渡日,心中難受,誓要把悠然逼回孫家,於是對心泉小鄉百般迫害,但悠然無論多大艱難,在曼清的支持下,還是盡力發掘,加上粵北煤礦的礦工突然來助,終於泉水再次從地下湧出,“心泉清酒”再次重現,眾鄉民終有力償還地租,擺脱了孫家財力上的迫害。但日軍侵華,山賊橫行,小鎮被炸、孫家被洗劫一空,孫二奶奶拼死保護二爺,但秀冬卻受重傷。

愛在有情天百載見豔陽

獲知秀冬受傷,曼清表現出至高的情操,要悠然把秀冬接來小鄉共住,令秀冬最終可死在悠然的懷裏。可惜上海北京先後淪陷,日軍鐵蹄更直逼廣東廣西…
歷史巨輪輾過了染血的中華土地,埋沒了多少有情人,也創出了更多動人的故事。“心泉清酒”雖然再次生產,但小鄉的人卻被戰火所迫而流離失所。曼清和悠然更因此而再次分離。和平的日子總算來到,孑然一身的悠然被炮火所創,帶着永遠的傷殘,找到他跟曼清約定的石屋。豔陽下,兩人聚首,啖着新釀的清酒,前塵往事有如惡夢初醒,一切都仍清晰,但一切都很遙遠… [2] 

愛在有情天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由肇慶向南行,經過白樺樹林、妃子湖,再向日落的方向行一日,就可以見到心泉小鄉,小鄉的村長沈悠然,正揹着行動不便的母親斤嫂,跟弟弟沈自然、四叔公、十三叔公、只八歲的廿七叔公、眾男鄉民,鬥快的往山坡上跑去,最後悠然勝了。沈家祠外空地上,舉行祭祖儀式。眾村民舉起火把,跳舞唱歌,還喝最後一酲心泉小鄉的特產心泉清酒。喝罷清酒,就抽老婆籤,雖然六十歲的四叔公抽中了,但他卻讓給村長悠然。媒婆蘭來提親,就是岐山村的私塾女教師阮曼清,二人素未謀面,悠然託煤婆蘭帶了一封信給曼清,曼清看過信後,對想像中的悠然蠻有興趣,決定連夜趕路,帶同弟弟翰滔,前往心泉小鄉見悠然一面。曼清來到小鄉時,剛碰到蝗蟲來襲,悠然帶眾村民用火驅蟲,怎料稻田卻給全燒光了。曼清想見悠然,悠然為了不想連累曼清捱窮,叫人對曼清説,把婚事取消,曼清心有不甘,擾攘不休,廿七叔公趕她走,若堅持要嫁的話,就嫁四叔公好了。


    第2集

      曼清無奈地走了,悠然想親自和曼清道歉,追了上去,二人雖然近在咫尺,卻無緣相見,在近距離擦身而過。悠然同弟弟自得來到六合鎮,準備以蕃薯作利息,望孫家能將田租拖延I時間,此時正是孫家二老爺孫立六十大壽。孫家下人慶龍,將大小姐孫秀冬用木桶偷運出外,準備私奔,卻被孫家舅老爺江亮仁發覺,押着他們去見孫家當家二奶奶,二奶奶給了慶龍一筆錢,打發他走了。秀冬推了未婚夫寶軍落樓梯,被悠然親眼看到,秀冬要悠然守口如瓶。劉省長大興問罪之師,因孫二爺祝壽時辰剛到,二奶奶許諾,事後會給劉省長一個滿意交待。二爺因早年中風,痊癒後變得有點痴呆;二奶奶正領着眾人向二爺祝賀之時,下人忽然傳來噩號,孫家長子孫秀風,在歸家途中,被賊匪所殺,屍體正在門外。玄天居士指出,要將秀風葬在岐山村的風水地,二奶奶着亮仁去辦,賠錢將岐山村的居民遷走。孫家大老爺孫鴻,要立戲子陸世康為繼子,代替死去的秀風,二奶奶只道一切都要等過了尾七再算。


    第3集

      亮仁帶着手下來到岐山村,要眾人三天之內遷出,每户賠償五個銀元,以作搬遷之用,曼清與之辯論,只得五個銀元委實太小,又所有人如何能在三天內搬得走,亮仁通通不理,三天後若然還留在岐山村的話,一定會用武力來趕他們走;曼清和父親商量過後,決定自己帶領着一班村民,走去六合鎮孫家,直接和二奶奶對話,辯之以理,感之以民情,望二奶奶通容一下。曼清與村民來到孫家靈堂內,與二奶奶講道理,為何只給五個銀元那麼少,叫那班村民如何去處理日後生活,二奶奶瞥了亮仁一眼,原來二奶奶之前曾説過,會給五十銀元,作每户的賠償,這時下人又來報,秀冬逃走了。秀冬逃離孫家,遇上岐山村村民,被擄走時,剛巧悠然自得經過,便跟着去了;悠然自得跟到一間石屋來,偷偷潛入石屋,將秀冬救了出來;悠然揹着秀冬回到孫家,二奶奶大喜,望着二人,似有所感。孫大爺談及孫家後裔的事,二奶奶決定替秀冬入贅夫婿,大爺追問找何人入贅,二奶奶淡淡然的説道,她自有分數。


    第4集

      孫二奶奶找來悠然,要他與秀冬成親,入贅孫家,改姓孫,以後所生的子女,均為孫家的人,悠然大愣不已,二奶奶承諾,只要他肯入贅,只要有孫家一日,心泉小鄉世世代代,每家必會豐衣足食,悠然需要時間考慮。悠然心情忐忑不已,回到心泉小鄉,卻見廿七叔公因飢不擇食,誤吃有毒草菇,正在發熱發病,又沒錢找大夫,悠然只有整夜陪着廿七叔公,希望他能渡過難關,而其他村民亦正在繼續捱肚子,苦不堪然,悠然這時想起了二奶奶的説話,心內更為惆悵。廿七叔公捱到天明時死去,悠然悲痛莫明,這時古叔帶着大量美味食物來到心泉小鄉,送給小鄉村民吃,村民當然欣喜若狂,再沒有食物的話,就會活活餓死,悠然為了全村村民的生命,遂應承入贅孫家。悠然在沈家祠堂向眾村民告別,放棄祖姓,眾人泣不成聲,悠然母親斤嫂更是哭成淚人。古叔帶悠然來到孫家,二奶奶着悠然先住下來,習慣一下,各人都對悠然冷言冷語,秀冬更加是毫不理睬,唯一對悠然好的就是大爺的妻子思雨。


    第5集

      悠然對曼清退婚之事有愧,遂親自前往岐山村,欲向曼清説聲對不起;曼清此時,正趕往六合鎮,去見清華大學的教援,就在途中,和悠然遇上,曼清駕着的單車,飛快的經過悠然,二人近距離互望了一眼,又再擦肩而過。悠然來到岐山村,見到曼清父親阮懷文,才知道曼清剛走了;而曼清往六合鎮途中,遇見媒婆蘭,才又知悠然去了岐山村找她,二人始終無緣相見。孫家舉行悠然入贅的婚禮,進行了一連串隆重儀式之後,夜裏孫家大排宴席,眾親屬賓客藉故向悠然灌酒,怎料悠然酒量驚人,眾人折服,二奶奶面上有光,此時孫大爺卻追打思雨而出,大爺怒不可歇,直指思雨與人私通,有了身孕,思雨豁了出去,拆穿大爺原來是太監的身份,一場婚宴幾成鬧劇收場。秀冬叫悠然寬衣洞房,待悠然脱光衣服就趕了悠然出房,還關上了房門,不許悠然入去,下人報知二奶奶,二奶奶吩咐上下,誰都不要理;悠然光着身子,在後花園遊蕩之際,來到大爺的住所清心齋外,忽然聽到思雨慘叫聲,遂尋聲而去。


    第6集

      悠然來到清心齋,聽到慘厲的叫聲,遂聲找去,見到大爺正在毒打思雨,悠然忙上前阻止,卻被大爺逐離;這晚悠然無處可去,就在大廳睡了一晚。翌晨,孫家各人急往大爺住處清心齋,見思雨已然W吊死去,二奶奶臉色鐵青,大爺若無其事,徒剩悠然為思雨而悲。悠然見二爺胡言亂語,又説籠中雀給放了,要去追,就這樣走了,悠然追着二爺去。悠然幾經辛苦,終於追到二爺,循着二爺的目光,悠然看到思雨被曝屍荒野,二爺大哭,悠然悲不忍睹,二人合力把思雨埋葬;英姑和洪權來到,便把二人拉了回去。曼清正在學校教書之際,失蹤多年的母親戚綺花竟然回來,懷文開心不已,曼清和翰滔反而對這個母親有些不悦,因當年一聲不響,綺花就拋下他們一家三口,遠走去了。秀冬以為悠然帶了二爺出走,弄得二爺害了病,更加對悠然不揪不睬,悠然忍無可忍,竟將秀冬趕出房外,這間房悠然是有份兒的,秀冬可選擇留與不留,卻不可不讓悠然在房中睡,秀冬大發脾氣,竟將花盤擲向悠然。


    第7集

      秀冬對悠然一貫冷漠,悠然最後只有決定離開孫家了,他拿着行李,在六合鎮街上,剛遇上正為綺花事鬱鬱寡歡的曼清,二人這次被此相認了。這是悠然和曼清第一次見面,二人互道衷情,各有各表達心中的不快,二人同時釋懷,便各自歸去各自原本要行的路。悠然回到孫家,秀冬竟想悠然帶她去見思雨的墓;秀冬來到墓前,禁不住流下眼淚來,悠然明白秀冬心情,還説大家既成夫妻,不如想辦法開開心心生活下去,秀冬伏在悠然身上飲泣起來。綺花去了河邊,欲投河自盡,懷文、曼清和翰滔來到河邊,和眾村民合力,把綺花救回,一家人終和解團聚,冰釋前嫌。孫家早飯的時候,秀冬對悠然態度已經完全改變,二奶奶知道秀冬終於肯接受悠然,和二人成為了真正的夫妻,當然開懷極了,且希望二人早生貴子,二奶奶更讓悠然在孫家的生意上,做一點差事。春去秋來,已過了一年,一天,丫鬟興奮來報,説道秀冬已有身孕,孫家上下都高興莫名,但秀冬卻憂從中來,悠然奇怪問她何以如此擔心呢?


    第8集

      原來秀冬的身孕是中了空寶,秀冬大發脾氣。大夫來為悠然診治,大夫不敢武斷悠然不育,提議送悠然往廣州找西醫檢查,還暗示秀冬也一起檢查,二奶奶有些明白了。曼清在學校正在教學生,忽有三個流氓虎、威、成來到,原來是綺花的債主找了上門,要捉綺花走,幸其他村民也來幫手,才將流氓趕走。懷文為免連累村民,着曼清和綺花遠走廣州,暫時避一下風頭。來到廣州,悠然已被扒了銀包,英姑介紹她的得力助手莊寧給悠然認識,莊寧拍心口保證,一定幫他找回的。西醫幫悠然檢驗完畢之後,護士又叫秀冬去驗,秀冬愕然,但英姑和古叔極力提議秀冬去驗身,秀冬不勝其煩,答允入內檢查。眾人回到旅館,莊寧已替悠然找回銀包,悠然佩服莊寧之能事,莊寧説帶他們四處遊玩,秀冬當然雀躍。曼清和綺花來到廣州沒多久,已被虎、威、成遇上,追逐一番,二人終被捉着,還飽嘗了拳腳。二奶奶收到電報,原來不育的竟是秀冬,二奶奶在二爺面前訴苦之餘,還立下決心,不會給這頭家散的。


    第9集

      二奶奶知道秀冬不育,隨即決定,要親自去廣州一趟;來到廣州後,找着英姑,已有打算,叫英姑去找一個身家乾淨的女子,二奶奶的打算,正是要借腹生子!莊寧替英姑找來了剛被流氓捉着的曼清,二奶奶十分滿意,就要借曼清的肚,來替孫家繼後香燈,莊寧便利用毆打綺花,來迫曼清就範,雖然曼清被綁上雙眼,但仍聽到綺花被流氓們打得死去活來,曼清百般無奈之下,只有答應。英姑找來悠然,二奶奶向他講,真正不孕是秀冬,現在要悠然和另外一個陌生女子結合,生下孫家的後代,承繼孫家,悠然只覺太過荒謬,奪門而去。悠然本來準備和秀冬去旅行,也藉此避開二奶奶的迫逼,但二奶奶搶先一步,跟秀冬説出她不育的真相,秀冬開始時沒多大反應,只是不想旅行,要返旅館休息。夜蘭人靜的時候,秀冬真的傷心了,是一個女人不能生育,發自內在的傷心,悠然只有緊擁着秀冬,盡力的安撫她,還應承會帶一個孩子回來給她。莊寧來到一間荒僻的石屋,正是安置着曼清的地方。


    第10集

      石屋內,曼清卻吃不下嚥,只求能發一封電報回岐山村,向爹及弟報平安。悠然終於要屈服,在一個冷雨晚上,瞞着秀冬,跟隨古叔離去,開始承受封建下安排的七個借腹生子的晚上。黑暗的石屋房間內,悠然和曼清同樣被綁着雙眼,二人都不準開聲和揭開眼布,就這樣,兩個本有夫妻緣份的一對男女,共處一室,卻是對面不相逢。這時,悠然手剛觸着曼清,曼清已經怕得要命,悠然不敢再進一步,第一晚未能成事;第二晚悠然入到房中,才用手撫摸曼清面部,就知道她被打傷了,悠然大怒,衝出房外,跟流氓們推撞喝罵,曼清心下一動。二奶奶得悉悠然未依計行事,竟找來斤嫂和自得以作要脅,悠然即使滿腔悲憤,卻是無可奈何,被迫屈服。第三晚,悠然替曼清搽藥酒,曼清感激;悠然回到旅館,秀冬竟然大發脾氣,變得橫蠻無理,悠然對秀冬失望,更思念石屋中的女子。斤嫂臨別時給了悠然一瓶心泉清酒,悠然就在第四晚,給曼清喝這酒,曼清對悠然已經不再那麼抗拒,二人就在此晚,成其好事。


    第11集

      悠然和曼清就在酒精的催促下,好事已成,曼清忍不住哭了,悠然也覺得心中有愧,便在牆角上刻了“對不起”三個字。悠然走後,曼清也看到這三個字,這一份歉疚和心意,卻把兩人的感情再推進一步。二奶奶知道悠然和曼清已成好事,開心不已,此時秀冬常常因為小小事情,就對悠然大發脾氣,二奶奶勸她,以後要好好注意夫妻關係。孫家內,世康來到糧倉,説要接管大部份賬目,亮仁當然不允,大爺來到,要世康查帳,果然發現賬目有異,亮仁心虛,會盡快追回所欠債項之事,而孫家管帳之權,順理成章落入了世康之手。孫家三姑娘孫美娥,知道大哥孫大爺可能會手握大權,便主動巴結,希望大爺給多一些工作給她的丈夫賀永年去做,大爺卻説已全由世康接管,美娥大感沒趣。第五晚,曼清捉着悠然的手去觸摸牆角,摸到“明白”二字,悠然心下釋然,二人這晚忘情的再次發生關係。二奶奶警告悠然,七晚過去之後,不能再記掛着石屋那個女子,若再糾纏落去的話,二奶奶是不會放過她的。


    第12集

      不知對方身分的悠然和曼清,在石屋內第六晚,已經打破所有隔膜,忘我盡激情。剩下最後一晚,終歸包不住火,借腹生子的事終於被秀冬知道了,秀冬激動得無以復加,悠然正往石屋途中,二奶奶只得派快馬追截悠然。悠然回到旅館,秀冬二話不説,便上前怒摑悠然!另一邊廂,曼清就在石屋內,空等了一晚;七晚雖已過去,但曼清已是心中受創,一直食不下咽,就算勉強吃了下去,都全部嘔吐出來,綺花心痛不已,莊寧也怕這樣下去,會影響曼清懷孕,便把曼清帶到一處花街柳巷的地方,叫三元里,莊寧找着一個叫喬姨的老太婆,請求她收留曼清,還希望能在這處生仔。二奶奶剛回到六合鎮外時,已經見到被大爺辭退的老帳櫃茂叔,他在此等候着二奶奶,二奶奶愠怒,帶茂叔回孫家,和大爺再來一次角力。秀冬不在眾人面前揭發悠然的醜事,算是給足了面子,但和悠然獨處時,怨恨之情就表露無遺,悠然百般勸解亦沒有用處,剛巧世康經過見到,秀冬又和悠然像演戲般,扮成恩愛夫妻一樣。


    第13集

      世康佈下天仙局,使亮仁輸了大錢,迫使亮仁回孫家偷取地契來扺押,美娥、永年和洪權帶着手下,伏擊着剛從賬房內出來的亮仁,還大叫大嚷捉賊,孫家上下都被驚動而出來,大爺和世康直指着亮仁手上的地契為證,二奶奶不發一言,亮仁狡辨,不是偷東西,只是拿來看看而已,二奶奶扮無知。亮仁一事,最後雖然不了了之,可是大爺已成功令世康取代亮仁地位,在賬房掌權。大爺險勝一着,二奶奶只得伺機再動。莊寧將曼清交給喬姨,不斷迫曼清進食,曼清苦不堪言。但喬姨豈是尋常輩,一番手段,曼清肯乖乖的進食,隨即又迫曼清幹苦活,此時曼清這才驚覺,喬姨竟是個盲的!曼清心緒不寧,常打爛東西,喬姨將一樽打胎藥交給她,不想要孩子的話,不如打掉算了,曼清心神恍惚,終決定放下打胎藥。這時一個雛妓美鳳逃到曼清這裏,曼清想救她,但喬姨一杖就打斷了美鳳的手肘,還把美鳳帶回妓院。喬姨在妓院拿了賞錢,便往賭場走去,結果將賞錢全都輸掉了。


    第14集

      世康往找二爺,欲想將二爺的印章哄騙到手,二爺不肯,世康辱罵二爺,被秀冬經過聽到,雙方吵罵聲,驚動了眾人,但二爺口齒不清,無法指證世康,秀冬氣極,但也讓秀冬明白到,若再坐視不理,大權一旦落入世康手中,將不堪想像。秀冬決定還擊,假裝已有身孕,亦即是孫家終於有了真正血脈,二奶奶喜上眉頭。另一邊,大夫替曼清把脈,曼清果真有孕,英姑將此消息告知二奶奶,二奶奶大悦,亦將這個消息,説給悠然聽,卻要悠然守秘密,暫時不可讓秀冬知道,免生枝節,悠然答允,但心裏面,卻更是思念這個共渡六晚,同病相憐及從未謀面的女子。曼清時常與喬姨鬧氣,每日還要讀報給她聽,這次讀到上海富商杜金榮兒子交通意外受傷的新聞,喬姨卻萬分緊張,還獨自出門去了。等了一整天仍不見喬姨回來,曼清出去找她,找到一間觀音廟,原來喬姨正在為親人祈福,曼清問喬姨與杜金榮的關係,喬姨面色大變,與曼清繼而口角起來,喬姨叫曼清不要多管閒事。


    第15集

      曼清在觀音廟內和喬姨吵架,不歡而走,在廟外初遇莊寧,曼清只道莊寧是喬姨的朋友,卻不知道莊寧正是借腹生子的幕後黑手,攀談之下,莊寧還説出喬姨身世,喬姨曾是花國名妓,曾與富商杜金榮相好,奈何遭富商妻子阻撓,喬姨為了富商和兒子,甘願犧牲,且弄瞎自己的一對眼睛,曼清這才知道喬姨竟是重情重義的一個女子。大爺雖然半生和二奶奶爭權奪勢,但始終心繫孫家,秀冬若有了孫家血脈,其實是一件好事,於是世康便失寵了,無法接受冷待的世康,竟憤而把秀冬推落樓梯,秀冬暈倒地上,美娥經過,看到一切,世康一不做,二不休,把美娥打暈,跟着立刻就走去清心齋,偷了大爺的錢,準備遠走高飛,這時美娥已醒來,帶了洪權及一眾手下來,將世康當場捉住;孫家眾人公審世康,大爺怒不可遏,用棍打斷了世康的手,將他逐出孫家。喬姨聽到收音機播出,中國之光杜狄偉將會蒞臨廣州,為居民免費醫眼,曼清知道此事,去找莊寧,請他幫忙,去廣州醫院拿一個看眼病的籌來。


    第16集

      曼清帶喬姨來到醫院,見到杜狄偉,他替喬姨檢查雙眼,告之無法可醫,但喬姨欲要求想摸一下狄偉的面,摸完後就靜靜的離去。再見親兒,喬姨更添神傷,曼清好心做了壞事,喬姨且説出賣仔莫摸頭的道理。這番話使到曼清心裏一動,有所決定,寫了一封信,託喬姨代交給那個共渡六夜的男人。悠然收到一封信,照着信上地址找到一間屋內,果然有一個女人的背影出現,悠然向那女子表白思念之情後,那女子現身,竟是秀冬,悠然頓時百辭莫辯,秀冬傷心絕望而走。曼清對綺花説,不想把肚內孩子給別人,綺花明白,二人便乘虎、威在門外不覺,拆開牆上磚頭,逃走去了。虎、威追了出去,喬姨用枴杖打了房內木箱幾下,叫曼清二人出來,原來她們並未逃走,只躲在木箱內,綺花跪地求喬姨放她們走,喬姨遂帶她們離去;來到廣州市郊,喬姨向她們道別,叫她們走得愈遠愈好,曼清對喬姨真是萬般感激,此時別過,盡是依依不捨。悠然拿着一封信,以為又是秀冬戲弄他,來質問秀冬。


    第17集

      曼清兩母女在山間走着,曼清忽地腹痛,以為是作動,綺花急忙去找人來,留了曼清在原地,時虎、威又來到,曼清走避開去,慌不擇路,奔進叢林中,曼清開始有些支持不住,茫茫不知路向的她,此時竟給她看到一顆偌大的樹根下,恭奉着一尊小菩薩,虎及威的叫聲已在後面傳來,曼清已不理那麼多,立刻跪在菩薩面前,閉上眼睛,心內不停請求菩薩,助她逃出生天,過了大約一刻鐘的時份,曼清已聽不見虎、威的聲音,張開眼一看,竟不見了二人的蹤影,曼清慶幸萬分,便回去找綺花,但已經再找不到綺花,母女二人失散了。秀冬知道悠然對借腹女子思念未忘,氣得瘋了,且用自己性命去要脅二奶奶,不能再留那女人在世上,二奶奶只有答應。曼清來到石屋,虎、威、成已追到,剛巧曼清要臨盤,虎、威便急出屋外,曼清生了一男一女,隨即被成抱走。時悠然終於來到,卻被虎、威攔阻,且聲言曼清已難產而死!大爺在秀冬房外,嚷着帶大夫來,要看秀冬,危急之間,嬰兒聲向,眾人不禁一愕。


    第18集

      英姑抱了一個男嬰走出秀冬房外來,大爺一見到男嬰,頓時軟化了下來,二奶奶舒了一口氣。秀冬要男嬰,不要那女嬰,悠然被家丁們拉着,欲救無從;英姑把那女嬰棄於荒野,罪疚合什,不願再看,轉身就走了。六年後,悠然的兒子長大了,名叫天柱,這天正是天柱六歲生辰,孫家上下聚集在孫家祠堂外,觀看着天柱上香,自得、四叔公和十三叔公也來賀天柱的生日,自得送天柱由斤嫂做的棉襖給他,但天柱不肯穿,還拋在地上用腳踏,悠然正要發作,二奶奶幫着天柱,悠然也無辦法。自得見到亮仁和月影之獨女江憶珊,自得問憶珊婚後生活如何,憶珊直説不好,自得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天柱竟去火燒四叔公的須,悠然要嚴加管教他,天柱不聽,還摑了悠然一巴,悠然大怒,正欲要打天柱之際,二奶奶又來到阻止,天柱頓時撒嬌,悠然想教天柱,亦苦無辦法。悠然和二奶奶理論,要嚴厲教導天柱,二奶奶不悦,剛巧孫家在湖南的礦場發生事故,就派悠然前往辦理,第二天就要起程,悠然有被孤立的感覺。


    第19集

      悠然來到礦場,得悉事情始末,原來是礦洞穴設施不足,導致死傷無數,是以工人堅持在安全措施未準備好之前,不肯採煤。悠然肩負重任,便自告奮勇親自和工人們談判,卻不料到,竟再次重遇義務為礦工爭取權益的曼清。經過了多年的磨練,悠然已學會孫家那套為人做事的方法,懂得在礦場以強硬手腕要礦工復工,令曼清與之斡旋倍感吃力。眾礦工感謝曼清為他們出力,遂問她的出身,曼清頓時百感交集,回憶起當年生下一雙兒女之後,已經昏迷不醒,待得轉醒過來,一雙孩兒已被抱走;及後曼清回去找喬姨,想打探一下兒女的下落,但連喬姨也不知道。亮仁認為曼清即岐山村那頑強的女教師,但已改姓喬,惟悠然並不介意;反倒是礦工自倒塌的煤礦坑內掘出屍體,令悠然久已消失的同情心再起。原來礦場安全設施不足,亮仁一味拖延,連坑內的屍體都不肯挖掘。當亮仁知道曼清對悠然有影響力時,就不惜買兇劫走曼清。喬姨因罹絕症,自知命不久矣,便常到觀音廟贈醫施藥,希望在有生之年,積一點陰德。


    第20集

      喬姨與莊寧在賭檔內,賭曼清子女的下落,莊寧輸了。喬姨帶了美鳳來礦區找曼清,且更從綁匪手中救出曼清。小孩阿寶入礦坑未幾,即生塌坑意外,曼清聞訊飛奔入洞,悠然隨後,他們把阿寶找到,並將他送出洞後,礦洞隨即塌下。洞口被封,喬姨向礦工呼籲,一定要救出曼清,更讀出曼清寫給她的信,告訴眾人曼清一直在為礦工的生活吃苦努力。她留在礦區,因為她想見他們有個安全的工作環境。礦工們深受感動,於是努力挖掘。悠然和曼清也在洞內挖掘。悠然想放棄,因他對回到孫家去的意欲並不大,但曼清斥悠然不再是沈悠然而是孫悠然,這令悠然大受剌激,終於發奮跟曼清挖洞。且説孫家,收到電報知道礦坑塌了,秀冬知道後,堅持要帶天柱去找悠然,此時不但秀冬才知自己對悠然有情,連二奶奶都驚覺,原來秀冬與悠然果然有夫妻情。洞內空氣漸稀,曼清和悠然生命危在旦夕,為了維持生存下去的意識,互相以思念心中至愛推動生機,且不約而同地想起那七夕情人,直至昏死過去。


    第21集

      被封的洞口終於被挖開,所幸曼清和悠然被及時抬出救治,二人都沒有生命危險。亮仁要求工人依合約所限,在一個月內交足三百斤煤。悠然提出反對,堅持先把安全措施做好才可開工。曼清當然和悠然站在同一陣線,但二人卻因有心疏遠對方而刻意講話都客客氣氣。曼清為喬姨和美鳳安排住處,問喬姨為何會來礦區,喬姨不肯説。但入夜,喬姨卻和礦工開賭,曼清責喬姨在礦區這麼苦的地方搞破壞,喬姨卻語重心長的説,真正苦的地方是充滿笑聲的三元里,反而礦區的苦只是窮,所以她才能為他們化作歡笑。悠然面對孫家的壓力和亮仁的阻力甚是煩惱,故喬姨要悠然陪她去礦區小鎮,即欣然前往。並向喬姨吐露婚姻不如意及有意中人等,更喝得酩酊大醉而回。曼清不滿喬姨和悠然去喝酒,還弄得悠然醉了,喬姨勸曼清做人要多一點女人味,才會有男人喜歡的,怪不得這麼大還嫁不出去,做女人一生起碼要令一個男人為她醉倒,才算是不枉此生的,曼清辯説如果她遇到心中所愛,她就會妝扮的。


    第22集

      喬姨明白悠然和曼清心中正相愛,但苦於沒有機會跟他兩人説明,就在礦工為她舉行的餞別宴上,喬姨吐血,但她臨死都未能把實情告訴二人,終於,喬姨在看到曼清和悠然共舞之後含笑而逝。大家都為喬姨的去逝傷感,曼清更是難以釋懷,悠然只有陪着她看着日出想着當年,就當悠然和曼清經過思念喬姨而將彼此的距離愈拉愈近時,風塵僕僕的秀冬突然來到,把曼清和悠然拉回了現實。但也正是緣份,秀冬並未發現曼清和悠然有何不妥,她更因見到曼清能收服天柱而跟曼清投緣。天柱既無知又任性,在喬姨的靈堂追狗吵鬧,曼清用戲法收服天柱,要天柱向喬姨靈位鞠躬和道歉,令因天柱吃盡苦頭的秀冬大為佩服。秀冬因天柱的問題,而跟悠然夫妻關係改進,並支持悠然要關閉礦場的提議。她更為天柱的前途而提出請曼清回六合鎮辦學,悠然只有把心中情感收起,跟曼清保持一個好朋友的關係。莊寧在賭場嬴了一間公司,就在接收之際,收到喬姨死訊,勾起他當年被喬姨營救的往事。


    第23集

      莊寧在趕往礦場的途中,不禁回憶當年往事,莊寧自幼已是孤兒,無依無靠,後得孤兒院收留才得以活命,長大后辛辛苦苦才賺了點錢,便買了一部黃包車來拉,自食其力,卻遭到地痞流氓的壓榨,生活無以為計,更被打成重傷,莊寧自覺生無可戀,準備輕生之際,喬姨此時出現,用負面的態度與語氣,幫助莊寧重新站立起來,莊寧有今日的成就,喬姨在他的心目中,是再生的父母及恩人。莊寧趕到礦區迎接喬姨的靈骨,才發現曼清竟然在場,當年安排借腹生子的英姑和莊寧理論,責莊寧留下手尾要跟,被莊寧以不講就沒人知為由帶過。然而,此番重遇,也燃起莊寧對曼清的愛火。短短時間內,天柱竟被曼清教得對人接物都甚有禮貌,秀冬直覺曼清和天柱有緣,而且還可以教好天柱,便邀曼清到孫家作天柱的私人教師,條件是會請求二奶奶不要關閉煤礦場,曼清只有答應。賀永年第一次負責押貨,還找了洪權保鏢,但半路仍遇土匪,整車盤尼西林被洗劫一空,此事傳到二奶奶耳中,二奶奶大愕。


    第24集

      二奶奶聽永年説土匪有紋身,想起秀風被殺,土匪也有紋身,於是重賞追緝。志恆找莊寧幫忙,莊寧正遇陌生刀客兜售盤尼西林,知是同一夥,但二奶奶又懸重賞引土匪出洞,只有出招買通記者發假消息,稱南洋發生瘟疫,急需大量盤尼西林,這才引土匪上釣。土匪為求脱手無風險,於是中了莊寧圈套。二奶奶親自拷問,證實果然是殺秀風的那夥雷氏三兄弟,下令殺之而後快,莊寧一力應承。孫家已知秀冬、悠然因火車延誤而要在心泉小鄉附近停留,大爺、二爺都覺得家中人少冷清,但已嫁出去的憶珊,卻和丈夫司徒少遊又打又吵。少遊仗着有個省長父親,婚後生活一樣隨便,令憶珊大為不滿。本已任性的憶珊,見少遊討好月影,月影對她又施加壓力,更是吵鬧得如火上加油。家無寧日的同時,志恆卻已和莊寧鋪下與孫家合作生意的大計,首先以南洋作餌!莊寧原來是要來向孫家討債的,當他來到被孫大爺害死的妻子思雨墳前,喃喃自語,他就是當年思雨的男人,他要向孫家仇。


    第25集

      悠然與眾人回到心泉小鄉,自是喜不自勝,英姑為了要回去向二奶奶報告而提前離去。將近小鄉時,全體村民都湧出來歡迎,令悠然十分感動。只是秀冬和天柱卻不習慣鄉下人的好奇撫摸,也無法忍受鄉下的茅廁和居屋。曼清不斷為秀冬解説鄉下人的習慣和生活方式,好教想做好悠然妻子的秀冬可以漸漸投入,也教天柱融入鄉村生活。同時,悠然的母親斤嫂也因自知病入膏肓,跟秀冬相處,不由得長話短説,力求能在有生之日,把心中想講的都講出來。終於在一次跑山的遊戲中,為秀冬分析夫妻之道及小鄉村民的做人道理。斤嫂的教導,令秀冬明白事理,她特?已入孫家門的悠然,以沉姓人的身份入內拜祭祖先。村民為表達謝意,取出最後一酲心泉清酒來慶祝,但大家都不捨得喝,最後決定由秀冬帶回孫家珍藏。曼清失去由清酒認出悠然的機會,古叔勸曼清回岐山村跟父親一起教書,也被曼清以教育天柱比較重要為由拒絕。斤嫂對秀冬語重深長,秀冬明白為人妻子的道理,斤嫂心願已了,安然與世長辭。


    第26集

      亮仁回孫家報告礦場事後,英姑又向二奶奶請罪,因當年莊寧未曾將曼清剷除,擔心秀冬要請曼清任天柱家教,問二奶奶怎麼做,二奶奶不置可否,英姑只有在六合鎮口等悠然等人回,搶先要古叔將她送回岐山村。曼清不知內情,回到岐山村,與懷文緬懷往事不勝唏噓,又因見到古叔的侄孫女小蓉,不單隻覺得投緣,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親切感,便想留下來,心想並不一定要到孫家任教的。古叔以為大事化小,不意天柱不喜歡二奶奶代選的前朝舉人範明鏡,還對範老師搗蛋,竟走去燒光範老師的須,二奶奶向範老師賠個不是,秀冬此時又提起曼清來,但二奶奶堅決不肯讓曼清當天柱的老師,寧願送天柱去寄宿。送天柱去寄宿,秀冬百般不願,叫二爺裝病,被二奶奶看穿,怎料下人來報天柱又病了;這次天柱竟真的生起病來,秀冬在旁幫口,天柱只為想念曼清,二奶奶無奈,只有答應請曼清回來當教師。曼清當着眾人面前,和範老師較量,範老師力有不及,還被天柱揶揄要變走他。


    第27集

      曼清在孫家教導天柱,天柱學習得很快,秀冬高興之餘,還自責自己不懂去教天柱,曼清安慰及提議,送天柱到岐山學校讀書,好讓有其他小朋友陪天柱學習,秀冬贊成。莊寧探大爺,感懷思雨的死,但在被二奶奶質問為何不殺曼清時,推説不知何故未死。反問二奶奶若不再信他可拆夥。二奶奶因生意正在賺錢,只有啞忍。悠然因知曼清怕黑,命丫環為她送燈油,令曼清感動,但憶珊以為曼清是少遊情婦,酒後突闖入客房掌摑曼清,被曼清擋住。曼清忍不住出花園透氣,見悠然也在。悠然這次回到孫家,正感百感交集,二人不由約定一切從頭開始。美娥和月影因都是孫家外眷,所以互不相讓,連拜神都要單打,令二奶奶大感無趣。趁着南洋生意賺錢,二奶奶決定年前大派紅包,希望大家有了錢就可開心過年。美娥跟永年説,二奶奶當年二話不説,就收容他們至今,想好好送份禮給二奶奶。而月影和亮仁亦有鑑於此,感動於二奶奶要忙家族生意還要作和事佬,太辛苦了,所以商量着要送禮給二奶奶。


    第28集

      在亮仁和永年二人買禮物途中,美娥見到亮仁與一美婦走入珠寶店,而月影又見永年偷偷入賭檔。天柱在曼清的教導下,已很有規矩,但二奶奶卻因曼清的嚴格而對曼清有些不滿,只是有口難言。而自得因思念母親,在小鄉住得不開心,終於來投靠悠然,但跟丈夫吵架而搬回孃家來住的憶珊卻堅持要自得替她畫像,自得怕當年他畫思雨而思雨自殺死的歷史重演,故畫一團黑,以示憶珊黑口黑臉。憶珊忽躲起來哭,自得安慰,憶珊不準自得跟人説她哭過。孫家往年都為六合鎮舉辦元宵燈謎大會,謎題由二爺包辦。其後因二爺老人痴呆,二奶奶獨力支撐,加上秀風之死,所以已停辦。但今年因生意好,二奶奶要重開,只是謎題不容易想出來,秀冬知二奶奶最後一定會找曼清幫手,果然,二奶奶不斷想到題目就要曼清先猜,曼清一猜中,二奶奶就又要再去想過一題。曼清在孫家已住定下來,但悠然因見莊寧事業如日中天,惟仍孤家寡人,就趁莊寧找二奶奶談公事,安排他和曼清相會,令曼清啼笑皆非。


    第29集

      美娥和月影抓了自得來替她們去跟?老公,自得果見永年去賭,亮仁則與美婦同行。美娥找到賭檔抓到永年;月影也親眼見到亮仁和美婦人一起。兩個女人分頭跟老公理論,才知永年一心想嬴了錢帶美娥搬出去﹔而亮仁找的美婦,其實是珠寶商,亮仁要買珠寶給月影。孫家上下忙元宵,二奶奶派人到處找曼清,因曼清答應代出最後一個謎。古叔第一次帶小蓉到孫家,小蓉跟天柱一起找二爺,令本無心機的二爺心情大好。興致高張的大爺和二爺等不及曼清已將燈謎推出要眾人競猜﹔原來曼清和自得正設計以酒為題的燈謎,自得畫出除酒餅外所有釀酒的工具和材料,要人猜少了甚麼。眾被難倒,二奶奶着眾出去玩,晚上回來吃飯時再猜。大家都去賞燈,悠然和秀冬要曼清去酒館,曼清知二人又要拉攏她和莊寧而婉拒。美娥負責煮飯,永年相陪,被美娥趕,回房卻見永年在等,並剖白在孫家的心情,兩夫妻終能言好。大爺買給天柱一盞大花燈,天柱卻將花燈轉送給小蓉,小蓉開心不已。


    第30集

      月影要少游來,但少遊沒來,憶珊失望之餘難免添恨,曼清強邀她賞燈散心,憶珊始終都是悶悶不樂,曼清未能替憶珊釋懷,就在此時,憶珊竟巧遇到自得,自得見到憶珊如此這般,便邀她往附近河邊。儘管自得説盡好話,卻未能打動憶珊鬱悶的心,忽然之間,憶珊眼前一亮,漆黑的河邊,竟見無數點點星光,由遠而近,飄然而來,自得解釋,原來是每逢元宵佳節,眾村民都會將一支支燃點的蠟蠋,放在無數紙船上,帶着村民的願望,任意飄洋,憶珊竟嫣然一笑。曼清與莊寧在酒館相遇,互喝了幾杯,曼清走後,莊寧覺孤獨,想起自己身世,原來因水災,英姑妹妹小芬來投靠,卻跟二爺相好,更懷了身孕,就是現在的莊寧。二爺給錢了事,小芬不甘,遺下莊寧自殺而死。莊寧長大後,邂逅大爺妻思雨,沒想到思雨被迫上吊,令莊寧誓要報復。小鄉來人急找自得説四牛出事,自得忙走,憶珊本要回夫家,但見自得走得?忙,竟到小鄉一探究竟,始知原來四牛是自得自小照顧的一隻母雞。


    第31集

      憶珊見小鄉純樸温馨,竟不想離去,跟自得去聽山風樹語、挖蕃薯、飼四牛,穿斤嫂的衣服扮鄉下女人。莊寧發現曼清對害苦了她的母親全無恨意,更聽曼清説要懂得去關懷他人,莊寧感動,但當他想寬恕出賣他的阿成時,阿成卻在背後暗算他,令他大失所望。曼清終得悉過去七年間一直照顧她的人是莊寧時,大為驚愕,莊寧坦言喜歡她,要曼清放開過去,曼清反要求莊寧先放下心中仇恨,莊寧猶疑。憶珊在夜裏回孫家,便説要和少遊離婚,孫家上下譁然,二奶奶誤會她妒嫉秀冬,其實她只是不想做秀冬,還覺秀冬可憐,令二奶奶大怒。憶珊被軟禁,曼清知孫家不講理,想悠然秀冬出面相救,二人反勸曼清勿理,曼清一氣,往找莊寧,不料莊寧反而要曼清嫁給他,遠走高飛離開是非地,曼清坦言自己心中已有人了。翌日,憶珊表示要回少遊家,眾人以為她回心轉意,沒想到她卻説因孫家不出面去提出離婚,所以自己去,更透露之前那晚並未回夫家,大爺於是一口咬定憶珊必有姦夫,要嚴加拷問。


    第32集

      憶珊被二奶奶囚困在景德閣,苦不堪言,秀冬去找二奶奶求情也不果,大爺下令施以杖刑,打到人人聞聲掉?,月影和亮仁更是心如刀割。自得求助於曼清,坦言憶珊只是在小鄉住了一宿。曼清再次找莊寧幫忙,莊寧仍然要曼清跟他走,氣得曼清只有跟自得去想辦法。就在大爺把憶珊關到景德閣,且連窗都用磚封起時,悠然終悄悄答應幫手。司徒省長帶少游來孫家要人,亮仁求二奶奶不要送憶珊去受死,二奶奶明言不能得罪司徒省長,並着下人替憶珊梳洗好上路,因司徒要在兩小時後來接人。原來就在這兩小時間,司徒是應莊寧之約。莊寧介紹永年給司徒,同時又編造憶珊是非,要司徒為兒子來休妻。正在梳洗的憶珊,因丫鬟忽然打破了東西,觸動情緒而突然崩潰,自殺未遂,二奶奶趕來,命洪權將憶珊綁起,以便司徒回來帶走。沒想到司徒回來説為兒休妻,且明言以後兩家互不往來,生意上不作支持。永年於是趁機要二奶奶跟莊寧合作,並加大額以抗衡失去司徒的勢力,二奶奶騎虎難下,終於答允。


    第33集

      古叔因鑑曼清介入太多孫家事務,提醒她不要好心做壞事,曼清終決心向二奶奶請辭,但想教完手中這幾課,明言不會再生事,二奶奶答允。永年介入後令二奶奶對合夥的事多了信任,但莊寧見永年報復心態漾上臉,不由生厭,決定找曼清一訴。但曼清卻因已提出要走,悠然依依不捨。莊寧等到曼清和悠然從外回來,毅然拉曼清去思雨墓前,向曼清道出思雨是他的至愛,而悠然則是曼清七夜情的男人,令曼清震驚!曼清回到孫家,來到觀音閣,找着正在拜神的二奶奶,她極度痛恨眼前這個毀了她一生的人,這時二奶奶參拜完畢,卻因年老而無力站立起來,曼清見狀,竟上前去扶她起身,畢竟痛恨他人不是曼清的本性,二奶奶只是以為,多給她工資,打發她走就算了,最後還問曼清有何需要,曼清冷冷的道,想到就會説,二奶奶不禁心中一懍。


    第34集

      曼清知道了八年前七夜之事後,內心震慟不已,自己困在房裏,難以平伏心情,就連秀冬找她去喝糖水她也推卻不去。憶珊搬出孫家自己去住旅館,以前的男友送她回去,想一親芳澤,卻她所被拒,獨自出去找吃的,卻見自得在等她,自得為她煮粥,又跟她共宿,但翌日,憶珊還是自己走了,她要自得不要再愛她,因為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已經因為知道真相而不能面對悠然的曼清,突然帶着天柱離開了孫家,原來她忍不住想帶天柱走,但在共處的時間,她發現天柱心中的母親是秀冬,令她不忍心讓天柱失去〔孃親〕,最後還是把天柱帶了回孫家。二奶奶因天柱和曼清出去而不放心,竟在永年遞上的合同上隨便就簽了名,見天柱回來,也責備曼清不應自作主張帶天柱出門,但曼清不以為已。莊寧又安排悠然,在曼清面前表現對當年七夜情的緬懷,令曼清知道悠然跟自己一樣仍有心。為了不想破壞悠然和秀冬的婚姻,她終於答應嫁給莊寧。


    第35集

      曼清和莊寧的婚訊傳出,令到二奶奶放心,秀冬可更是開心,只有悠然覺曼清有所改變。莊寧令二奶奶信任他,連志恆替二爺做新圖章?文件都不虞有詐。永年富貴到令亮仁羨慕,終於也被誘而學他們買股票。懷文因曼清結婚趕來才知莊寧未訂婚期,懷文覺莊寧沒誠意,莊説容後自知。莊寧託詞送禮給曼清,要秀冬作伴放進曼清房時卻故意令秀冬發現悠然的玉墜及文件,令秀冬對二人關係生疑。秀冬偷翻曼清行李,見寫給七夜情人的信,知她就是那女人,不由錯愕。二奶奶跟南洋回來的朋友説起橡膠園,始知有詐,加上大批債主臨門,方知一切是騙局。亮仁賣股票發了小財,二奶奶見親弟弟都不可信,與之大吵,亮仁終離家而去。莊寧寫信給悠然及曼清,着他們去河邊會面,秀冬竟然也出現,責問悠然,是否一直都記着八年前七夜情的那個女人,曼清卻搶着回答,她不是和悠然在一起,她會切底去忘記這件事,這時悠然才恍然大悟,原來七夕之人就在眼前,二奶奶卻帶了人馬來,捉了二人回去。


    第36集

      二奶奶要將悠然和曼清浸豬籠,而此時秀冬因為見天柱的全家福圖畫後面,曼清寫有「永遠是你的阮老師」的字句,才知曼清心意,毅然帶了虎、威去把悠然和曼清從水中救出,並把天柱一巴掌打到曼清身邊,要他跟他們離開六合鎮。虎、威半路為悠然曼清鬆綁,併發還入贅紙,悠然及曼清始知秀冬心意。回小鄉陳述事件,悠然還了本姓,仍是小鄉村長。古叔交回小蓉,悠然及曼清始知小蓉原來是自己的女兒。但曼清不得天柱諒解,反而小蓉較能接受。悠然和曼清終能在心泉小鄉拜堂成親,但卻在深夜裏,漫步山野之間,在這一刻二人世界裏,曼清卻忽地流下?來,因她感受到悠然過去多年在孫家的痛苦。二人來到田間,曼清提起,悠然當日就是在這裏向她退婚,説着感觸,怕好事多磨,但悠然很有信心,説他們經歷過去這麼多劫難後,有重聚一天,來日就算再有幾多困難,也不用怕,命運要給他們甚麼考驗都即管過馬過來!悠然帶曼清來到酒廠,終於在荒廢了的酒廠,找回他們一直都追尋着的七夜深情。


    第37集

      永年去找大爺,要大爺分家和照顧美娥,大爺欣然認同,二奶奶只有着古叔、茂叔把全部家當與大爺對分。家當一分,大爺即刻遷出,揚言要在西關買大屋。四婢之外更帶洪權保鏢!二奶奶這邊被人追數始知志恆做的新印章令她血本無歸。二奶奶仍不知莊寧另有企圖,親自去銀莊借錢填數被拒,方知大勢已去。日軍入侵,家道頹敗,秀冬精神崩潰,二奶奶錢財盡失。亮仁想找殺手殺莊寧,反被莊寧的人痛打,不由得與二奶奶相擁痛哭。二奶奶將「團聚居」牌匾掛在「清心齋」位置,喻意希望全家可以團聚一堂,掛新牌匾時,志恆竟同永年、莊寧、律師一起來收樓,美娥大責志恆反骨仔,連自己孃親的外家都反,志恆卻揶揄美娥,她姓孫又如何,那個二奶奶,寧願找個外姓人來入贅,承繼孫家,也不要他這個有孫家血統的侄子來過繼,志恆提醒美娥,她在孫家是全沒有地位可言,美娥無言怒極,二奶奶氣定神閒要古叔自大爺牀下抬出一口木箱,裏面全是金子,原來二奶奶的最後一着。


    第38集

      孫家分家產,二奶奶將下人全體遣散,而大爺則帶着丫鬟婢女、護院洪權、金銀財物,浩浩蕩蕩,向着西關出發,在山路卻又遇上雷氏三兄弟,原來當日莊寧並沒有殺他們,還留為今日之用,三兄弟搶去四婢、奪走錢財、燒光地契之外,還搶去了大爺的寶貝錦盒,令大爺人財兩空、痛不欲生。酒廠重開,悠然發動找尋新的水源,全村士氣高昂。古叔因收數被劫,受傷遇救,道出孫家景況和時局動盪,甚至秀冬已是對甚麼事都不感興趣,悠然明白秀冬的感受,曼清亦希望他去孫家一趟,悠然便決定帶天柱探望秀冬。大爺被劫後,孑然一身,行經茶店,更被莊寧戲謔,眾人起鬨,要脱大爺褲子,替他驗明太監身份,危急之際,幸得悠然出來打救,還不記前嫌,背大爺回孫家。大爺承認自己的錯,當初淨身,只是拿了廿多元回來給孫家,而後來二爺為孫家是賺了廿多萬元,孫家的財產是完全不關大爺的事,但悠然卻為大爺辯白,大爺是用一生幸福來換取孫家的今日,大爺感激,二奶奶卻不認悠然,也不準悠然見秀冬。


    第39集

      美娥不滿永年欺騙孫家,要永年還錢,永年不肯。志恆、永年更要落去香港,悠然求永年回孫家幫手,卻被志恆拒絕。下人來報説二爺失蹤,原來二爺就在六合鎮大街上行乞,還被無良街坊戲弄,幸得悠然相救,二奶奶見狀傷心欲絕。莊寧來找大爺,出示大爺寶貝錦盒,大爺知道土匪是經他安排的,莊寧要來報思雨的仇,終於逼得大爺懸樑吊頸自盡。莊寧更在二爺等人面前,道出自己身份,竟是二爺與丫鬟私通的私生子,令眾人都大為驚詫。土匪闖入六合鎮,悠然要古叔英姑帶二爺二奶奶逃命,自己去救秀冬,土匪來到,洗劫孫家,下人爭相逃命,哀嚎哭聲處處。悠然帶住秀冬逃命,混亂人潮中,悠然秀冬遇上美娥,美娥帶着天柱,正趕回孫家,美娥得知二奶奶與二爺已離開孫家,擔心二人,遂把天柱交回悠然,便獨自去找二奶奶和二爺去了。秀冬雖然終與天柱重逢,卻在逃亡之際,三人被突然而來的人潮衝開,秀冬與悠然、天柱一再失散,悠然帶着天柱尋找秀冬,卻再遇土匪,更遭槍擊受傷。


    第40集

      時日軍壓境,心泉小鄉村民只得棄鄉逃難,曼清和悠然也從此失去音訊。六合鎮土匪去後,卻又日寇攻來,戰火中,各人離散,莊寧家恨已報,國仇未赴,慷慨從軍,終於就義殉國。虎、威得到莊寧的金錢,忽地心念一轉,廣做佈施,望能洗脱以往罪孽。二奶奶和二爺死在孫家大宅內,而英姑長伴青燈古佛,綺花下落未明。在日軍集中營內,披上面紗的悠然,有少年天柱相扶相依,二人竟是未死,在戰火留住了性命,且在日軍投降後,無人看管集中營,悠然和天柱逃出生天。另一邊,曼清等返回六合鎮孫家探望,見永年已是乞兒,美娥是唯一留在孫家的人。憶珊在心泉小鄉生了小得,也盼到自得回來,一家團聚。時心泉再有泉水溢出,在曼清領導下,心泉清酒終於重新問世,一時間小鄉回覆舊觀,卻只欠悠然。這時長大了的天柱回來了,卻還未見悠然。曼清誓要尋回悠然,她從悠然往日的書信之中,看出悠然身在何處,於是又再一次孤身上路,曼清來到她和悠然第一次開始的地方,果然見着悠然……


以上資料來源 [3] 

愛在有情天演職員表

編輯

愛在有情天演員表

    • 江毅 飾 孫鴻
      備註  孫大爺
    • 曾瑋明 飾 江亮仁
      備註  孫二奶奶親弟
    • 戴春榮 飾 苗月影
      備註  江亮仁妻子
    • 黃小燕 飾 江憶姍
      備註  亮仁、月影之女
    • 呂有慧 飾 孫美娥
      備註  孫家三姑娘,大爺和二爺之妹
    • 黃允材 飾 馬永年
      備註  孫家三姑爺,美娥丈夫
    • 宋嘉其 飾 沈自得
      備註  沈悠然弟弟
    • 吳沅儀 飾 斤嫂
      備註  沈悠然、自得之母
    • 江圓 飾 阮懷文
      備註  阮曼清之父
    • 謝雪心 飾 戚綺花
      備註  阮曼清之母
    • 黃耀東 飾 阮翰滔
      備註  阮曼清弟弟
    • 黃樹棠 飾 沈力健
      備註  十三叔
    • 鄭恕峯 飾 沈力行
      備註  四叔公
    • 關偉倫 飾 古贊祥
      備註  古叔
    • 梁愛 飾 英姑
    • 侯祥玲 飾 陸世康

愛在有情天職員表

監製 楊紹鴻
導演 李慧珠、蔡興平
編劇 葉世康陳十三
以上資料來源 [4] 

愛在有情天角色介紹

編輯
  • 沈悠然
    演員 馬景濤

    樂天知命,寬宏大量。出身於以“心泉清酒”遠近馳名的小鄉,八歲那年,全村賴以釀製的泉水突然乾涸,全村人的希望亦告幻滅!但鄉民受悠然樂天性格感染,都苦拼下去,但正當全村準備慶祝大豐收之際,竟又遇蝗蟲之禍。村民走投無路,悠然被迫求孫二奶奶暫緩收取田租。二奶奶竟提出要悠然入贅孫家。為了村民不願亦應承。可惜妻子秀冬不育,二奶奶決定借腹產子,刻意安排悠然與曼清在黑暗中共度七夜。其後悠然又被迫出差湖南。甫到埠便面對煤礦工人罷工,帶領工人的竟是曼清。但悠然未知曼清便是當晚令他燃起心火的神秘女子。悠然為遏止對曼清的感情,乃刻意撮合曼清和莊寧,卻又親手造成一段錯綜複雜的四角關係。

  • 阮曼清
    演員 陳秀雯

    爽直,倔強,愛恨分明,渴求知識,不畏強權,抗拒封建守舊的思想。八歲時,母親綺花因受不了赤貧離家,自此與父親和弟弟相依為命。但在二十歲生辰那天,綺花忽然出現,原來綺花賭債累累,打算看望親人後便自殺了事。曼清一片孝心與母逃到廣州以避債主逼害。後為救母還債,答應莊寧與悠然借腹產子,更產下龍鳳胎,可是孫家只要男丁。此事對曼清打擊極大,更痛恨自己竟未能忘懷與她共枕七天的男子,迷失得要以死求解脱。其後在罷工事件中與悠然重遇,更與秀冬成了知己。最後曼清得知悠然就是那夜的神秘男子,一時難以接受,決意離去;可是悠然對曼清的愛一發不可收拾,毅然與孫家脱離關係。但孫二奶奶不肯放過他們

  • 孫秀冬
    演員 馬蘇

    孫家二小姐,心地善良,但受傳統思想壓抑,以致有點喜怒無常。雖受到母親寵愛,但身為女子諸事仍不能自主,包括終身大事。及至兄長秀風死去,要肩負孫家重擔,招婿入贅,悠然讓她開闊眼界。其後發現不育而精神極受打擊。借腹產子後,便延續其母重男輕女的作風,只對龍鳳胎的男嬰寵愛有加,但夫妻始終相敬如賓。機緣巧合下,秀冬與曼清成為好友,並將兒子給曼清管教。當她得悉悠然愛上曼清,變得幾近瘋狂,但因深愛悠然,也知非兩人之錯,反代二人開脱,令二人可回小鄉生活。可惜山賊來襲、日軍入侵,孫家在動盪中也不保,悠然不忍心秀冬受苦,冒死把秀冬救出,但秀冬還是因受重傷,最後死在悠然懷中。

  • 莊寧
    演員 陳展鵬

    因自幼在孤兒院成長,性格極其獨立,長大後隻身走遍大江南北,見聞廣博,更有多技傍身,結交黑白二道上朋友,人生目標自是利字當頭。唯一親人是喬姨。藉與英姑關係,以促成與孫家的生意,從中取利;就如撮合悠然與曼清的七夕之情,曼清有孕又安排去喬姨家待產,之後要兒不要女等等變化,莊寧最為清楚;而悠然卻是莊寧唯一不以利字而交心的好友;當悠然希望撮合曼清與他時,莊寧百般推辭,更説出七夕之事。另外莊寧一直想將孫家拖垮,期間揭發原來莊寧是思雨腹中塊肉的經手人,他對孫家的狠辣,皆因他要為思雨報仇和“原來他是孫二爺和英姑之妹的私生子,當年二爺只想用錢打發了事,但小芬不允,終將兒子生下,之後跳河自盡”。

愛在有情天音樂原聲

編輯
曲目名稱
作曲
作詞
主唱
備註
註定
鄭雋詠
粵語主題曲
愛在有情天
楊紹鴻
國語主題曲

愛在有情天播出信息

編輯
時間
檔期
播出平台
2004年5月24日 [5] 
每晚黃金檔
ATV本港台與內地同步上映

愛在有情天評價

編輯
《愛在有情天》愛情纏綿,人物命運跌宕,其中更是描盡大家族芸芸眾生百態相,再加上動盪不安的時代背景,使得該劇將繼續帶着觀眾感受一段刻骨銘心的“苦戀故事”(今晚報評) [6]  。該劇既是一部“言情劇”,同時也展示了一個大家族興亡榮衰的“宅門戲”。馬景濤陳秀雯在劇中談了一場有緣無分,催人淚下的“生死戀情”(北京晚報評) [7]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