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性交易

(社會現象)

編輯 鎖定
性交易通常指為了物質利益(金錢、食物、毒品、住所等)而提供性行為的一種非正式物物交換 [1] 
中文名
性交易
外文名
The sex trade
別    名
賣淫
性    別
男性和女性
從    事
主要是從事色情交易
信    仰
金錢主義、物質主義、開放主義
產生根源
性觀念的轉變

性交易歷史起源

編輯
在中國,有明確記載的性交易歷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戰國時期《戰國策.東周策記載:“齊桓公宮中七市,女閭七百”,在這裏“女閭”相當於國營的妓院。清人褚學稼《堅瓠續集》:“管子治齊,置女閭七百,徵其夜合之資,以充國用”。周亮工《書影》:“女閭七百,齊桓徵夜合之資,以佐軍興。”大多學着都認為齊桓公或管仲開辦國家大妓院的目的在於賺取營業收入,用於補充政府支出尤其是軍費。春秋晚期,“軍妓”作為一種新的性交易方式,開始興起。《吳越春秋》記載:“越王勾踐輸有過寡婦于山上。使士之憂思者遊之,以娛其意。” [2]  無獨有偶,《越絕書》也記載:“句踐將伐吳,徙寡婦致獨山上……蓋句踐所以遊軍士也。” [3]  或許是受勾踐逆襲滅吳的影響,軍妓制度被後來的統治者競相效尤,沿襲至近代。在古代,民間的性交易行為可以追溯到原始社會末期,但形成產業則較遲。不由政府登記管理的所謂“私妓”,具體起源時間已不可考,但至少可追溯到南北朝時期。私妓是市民隊伍日益壯大、城市經濟不斷髮展的產物,活躍於各城鎮商業區,為市民、遊客、商人等服務。新中國成立後,大陸地區的性產業被迅速肅清。到1951年底,各地取締娼妓工作基本結束 [4]  。改革開放以後,性產業雖然捲土重來並達到相當規模(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估計,中國大約有600萬性工作者) [5]  ;但在國家層面,政府嚴禁色情業的姿態沒有絲毫的動搖,官方媒體一再表示色情業在中國永無合法化之日。
從世界歷史來看,性交易多於宗教不可分離。古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在《歷史》中記載:4500多年前的古埃及,胡夫法老為了給自己修建人類歷史上最宏大的陵墓———吉薩大金字塔,用盡了一切生財之道,其一便是命令自己的女兒去充當妓女 [6]  。而在稍晚一些的古巴比倫,《歷史》中的記載更為詳細:“巴比倫人有一個最醜惡可恥的習俗,這就是生在那裏的每一個婦女在她的一生之中必須有一次到阿普洛狄特的神殿的聖域內去坐在那裏,並在那裏和一個不認識的男子交媾。……在塞浦路斯的某些地方也可以看到和這相似的風俗”[6]。在古巴比倫《漢謨拉比法典》中,多次出現“廟妓”“神妓”等詞語,並有專門的條文保護其繼承遺產、收養子女等權益,足見其不僅普遍存在,而且享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7]  。英國哲學家羅素也認為:“古代娼妓制度絕不如今日之為人所鄙視。其原始固極高貴。最初娼妓乃一男神或女神之‘女巫’,承迎過客為拜神之表示。印度一隅娼妓制度,由宗教性質蜕變為商業之程序,尚未完成。”如其所言,這種古老的“廟妓”,時至今日在印度猶有遺存。2011年,英國《衞報》報道:“以信仰的名義讓女孩變成妓女的南印度地區的神妓制度,在1988年被法律禁止之後,現在仍在繼續。”

性交易賣淫

編輯
賣淫是性交易的主要組成部分,賣淫行為通常發生在妓院、客户的賓館房間、停放的汽車中或街上。賣淫涉及向客户提供商業性服務的妓女或性工作者 [8]  。在某些情況下,妓女可以自由決定她或他是否會從事某種特定類型的性活動,但世界上某些地方確實存在強迫賣淫和性奴役 [9]  。個人可能從事賣淫活動的原因多種多樣。激進女權主義者將貧困、壓迫性資本主義進程和基於種族和階級邊緣化人們的父權社會列為賣淫持續存在的原因,因為這些方面共同作用以維持壓迫 [10]  。其他原因包括因衝突和戰爭而流離失所,而美國的制度化種族主義被認為是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性工作者盛行的一個原因 [11] 
賣淫和其相關活動(拉客、妓院、拉皮條)的合法性因地區而異。然而,即使在非法的情況下,由於需求量大且皮條客、妓院老闆、販運者等可以獲得高額收入,地下性質的性交易業務通常也會蓬勃發展 [12] 
妓院是一個商業機構,人們可以在其中與妓女進行性活動 [8]  , 儘管出於法律或文化原因,他們可能將自己描述為按摩院、酒吧、脱衣舞俱樂部等。不過妓院的性交易通常被認為比街頭賣淫更安全。
賣淫和妓院的經營在一些國家是合法的,但在另一些國家是非法的。例如,由於該州某些地區賣淫合法化,美國內華達州有合法妓院。在賣淫和妓院合法的國家,妓院可能受到許多不同的限制。強迫賣淫通常是非法的,未成年人賣淫或與未成年人一起賣淫也是非法的,儘管年齡可能會有所不同。在一些國家,妓院受到嚴格的規劃限制,在某些情況下僅限於指定的紅燈區. 一些國家禁止或規範妓院如何宣傳其服務,或者他們可能禁止在場所內銷售或消費酒精。在一些經營妓院合法的國家,一些妓院經營者可能會選擇非法經營 [13] 
賣淫在亞洲極為普遍,尤其是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 [14]  。由於許多這些國家的經濟長期不穩定,越來越多的婦女被迫轉向那裏的性行業工作。國際勞工組織官員曾進行了一項關於東南亞賣淫的研究,“在製造業和其他服務業失去工作並且家庭需要經濟來源的女性很可能會被迫進入性部門。 [14]  ” 一些國家的性產業因此發展成為他們的主要商業部門。由於東南亞對賣淫的寬鬆政策,該地區也已成為性旅遊的温牀,該行業的大部分客户來自北美或歐洲。
賣淫行為通常也會與性病產生聯繫,在之前的一項調查中,在調查南方某省1292名賣淫婦女中,有性病患者達到833名,佔其總人數的64.5% [15]  ;在國外的一項調查中,賣淫女性患性病的概率也達到了68% [16] 

性交易男性性工作者

編輯
性工作者不僅僅限於女性,男性性工作者也是性交易的常客。龐大的男男性接觸人羣使得同性“賣性”存在巨大買方市場。此外,隨着社會發展,出現了部分對性生活有需求卻無法通過一般渠道滿足的女性從而產生了一個特殊人羣——男性性工作者(Male sex worker,MSW),即向男性或女性提供性服務,從而獲得金錢或其他物質報酬的男子。該人羣為極邊緣羣體,通常擁有 數個商業性伴。同時這種行為存在多種其他艾滋病病毒和性病病毒易感的相關危險行為。MSW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存在,人口總數很難估計。Dandona 等 [17]  研究發現6661名 MSM 中有1776人(26.7%)曾向男子賣淫。Chris等 [18]  研究發現,所有MSW 中2/3只向男性賣淫。
參考資料
  • 1.    Berg Rigmor C,Molin Sol-Britt & NanavatiJulie.(2020).Women Who Trade Sexual Services from Men: A Systematic Mapping Review.. Journalof sex research(1)
  • 2.    潘遠斌.(2013). 管仲的公娼制度研究. 淄博師專學報(2), 6
  • 3.    林仕謀.(2009). 性壓迫下的歷代娼妓. 文史天地(2), 6
  • 4.    孫士東.(2005). 新中國取締妓院前後. 湖北檔案, 000(006), 44-45
  • 5.    何顯兵.(2007). 論性工作者的人權保障. 中國性科學, 16(4), 4
  • 6.    王敦書.(1965). 希羅多德《歷史》選. 商務印書館
  • 7.    W. G. KETT.(1941).THE CODE OF HAMMURABI. TheAustralasian Journal of Optometry(2)
  • 8.    Bennachie, C. ,  Pickering,A. ,  Lee, J. ,  Macioti, P. G. ,  Mai, N. , &  Fehrenbacher, A. E. , et al. (2021).Unfinished decriminalization: the impact of section 19 of the prostitutionreform act 2003 on migrant sex workers' rights and lives in aotearoa newzealand. Social Sciences, 10
  • 9.    Horning, A. , Thomas, C. , Marcus, A. , &  Sriken, J. .(2018). Risky business: harlem pimps' work decisions and economic returns. DeviantBehavior, 1-26
  • 10.    Monroe, & Jacquelyn. (2005). Women in street prostitution: theresult of poverty and the brunt of inequity. Journal of Poverty, 9(3),69-88
  • 11.    Edlund, L., & Korn, E. . A theory of prostitution. SocialScience Electronic Publishing
  • 12.    Horning, A., Thomas, C., &Jordenö, S. (2019). Harlem Pimps’ Accounts of Their Economic Pathways andFeelings of Insiderness and Outsiderness. Journal of Qualitative CriminalJustice & Criminology
  • 13.    Rebecca Hayes-Smith & Zahra Shekarkhar.(2010).Why is prostitutioncriminalized? An alternative viewpoint on the construction of sex work. ContemporaryJustice Review(1)
  • 14.    The Sex Sector: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bases of prostitution in SoutheastAsia edited by Lin Lean Lim, InternationalLabour Office, Geneva, 1998. ISBN 92-2-109522-3. Price: 35 Swiss francs
  • 15.    塞冬. (2003). 賣淫與性病. 家庭醫學:上半月
  • 16.    Katie M. Hemphill.(2017).Prostitution, Venereal Disease, and EnduringAnxieties. Journal of Women's History(4)
  • 17.    Dandona Lalit,Dandona Rakhi,Kumar G Anil... & BertozziStefano.(2006).How much attention is needed towards men who sell sex to men forHIV prevention in India?. BMC Public Health(1)
  • 18.    Chris, E., Rissel, Juliet, Richters, & Andrew, et al. (2007). Sex inaustralia: experiences of commercial sex in a representative sample of adults. Australianand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7(2)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