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徐渭

(明代著名書畫家、文學家、戲曲家、軍事家)

編輯 鎖定
徐渭(1521年3月12日-1593年),漢族,浙江紹興府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初字文清,後改字文長,號青藤老人、青藤道士、天池生、天池山人、天池漁隱、金壘、 金回山人、山陰布衣、白鷳山人、鵝鼻山儂、田丹水、田水月(一作水田月 [1]  )。明代中期文學家、書畫家、戲曲家、軍事家。 [2] 
徐渭曾擔任胡宗憲幕僚,助其擒徐海、誘汪直。胡宗憲被下獄後,徐渭在憂懼發狂之下自殺九次卻不死。後因殺繼妻被下獄論死,被囚七年後,得張元忭等好友救免。此後南遊金陵,北走上谷,縱觀邊塞阨塞,常慷慨悲歌。晚年貧病交加,藏書數千卷也被變賣殆盡,他自稱“南腔北調人”,於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去世,年七十三 [3-4] 
徐渭多才多藝,在詩文、戲劇、書畫等各方面都獨樹一幟,與解縉楊慎並稱“明代三才子”。他是中國“潑墨大寫意畫派”創始人、“青藤畫派”之鼻祖,其畫能吸取前人精華而脱胎換骨,不求形似神似,山水、人物、花鳥、竹石無所不工,以花卉最為出色,開創了一代畫風,對後世畫壇(如八大山人石濤揚州八怪等)影響極大;書善行草,寫過大量詩文,被譽為“有明一代才人”;能操琴,諳音律;愛戲曲,所著《南詞敍錄》為中國第一部關於南戲的理論專著。另有雜劇《四聲猿》《歌代嘯》及文集傳世。
本    名
徐渭
別    名
徐文長
文清,後改字文長
所處時代
明朝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紹興府山陰縣
出生日期
1521年3月12日
逝世日期
1593年
主要作品
畫作《墨葡萄圖》;雜劇《四聲猿》;戲曲理論《南詞敍錄》等
主要成就
青藤畫派鼻祖,創“大寫意花鳥”畫風;助胡宗憲徐海、誘汪直

徐渭人物生平

編輯

徐渭才名早揚

徐渭
徐渭(3張)
徐渭於明武宗正德十六年二月初四日 [5]  (1521年3月12日)出生於紹興府山陰縣觀橋大乘庵東(今屬浙江紹興)一個趨向衰落的大家族。其父徐鏓曾任四川夔州府(治今重慶市)同知。徐鏓的原配童氏,生下徐淮、徐潞兩個兒子;繼娶苗氏,不曾生育。徐鏓晚年納妾才生下徐渭,徐渭自幼由嫡母苗夫人撫養。在徐渭出生百日後,徐鏓便去世。十歲時,徐渭的生母又被苗氏逐出家門,骨肉分離,對他而言刺激頗深。徐渭十四歲時,苗夫人去世,徐渭隨長兄徐淮生活。二人年齡相差三十多歲,又缺乏手足之情,相處得不甚愉快。 [6] 
徐渭青少年時得不到親生父母的疼愛,在家庭生活中地位低下,有寄人籬下之感。 [6]  然而他聰穎異常,文思敏捷,六歲讀書,九歲便能作文,十多歲時仿揚雄的《解嘲》作《釋毀》,享譽遠近。當地的紳士們稱他為神童,將其與東漢的楊修、唐朝的劉晏相提並論。在世態炎涼之中,徐渭形成了既孤傲自賞,又鬱鬱寡歡的性格。 [6] 
徐渭成年後“貌修偉肥白,音朗然如鶴唳”,時常中夜呼嘯,宣泄憤慨。所作的詩文恣露胸臆、奇傲縱誕,有超軼千古的不羈之感。嘉靖二十年(1541年),二十一歲的徐渭入贅紹興富户潘氏,並隨任典史的岳父潘克敬遊宦陽江(今屬廣東),協助辦理公文,對官場情況開始有所瞭解。不久,他又返回山陰,參加鄉試,往返於浙粵兩地。 [6] 
在往返浙粵的途中,徐渭還乘興登南昌滕王閣,遊梅嶺觀音洞。於沿途吟詩賦辭,流露出平生以來少有的樂觀情感。他還與山陰文士沈煉、蕭勉、陳鶴、柳文等結為文社,被時人稱為“越中十子”。在廣交文友的活動中,徐渭轉而博採眾長,文學與藝術的修養得到迅速提高。 [6]  沈煉曾誇獎他説:“關起城門,只有這一個(徐渭)。”

徐渭命運多舛

徐渭《菊竹圖》 徐渭《菊竹圖》
自幼以才名著稱鄉里的徐渭,卻在科舉道路上屢遭挫折。嘉靖十九年(1540年),二十歲的他考中了秀才。此後,徐渭兩次參加紹興府鄉試 [6]  ,直到四十一歲時,經歷了八次考試的他,始終也未能中舉。此外,二十五歲時,徐家財產又被豪紳無賴霸佔,所屬的房產、田園,蕩然無存。二十六歲時,妻子潘氏又得病早逝。 [6]  人亡家破,功名不第,使徐渭不知所措。為了謀生,他離鄉背井來到太倉(今屬江蘇),卻不得要領,只能徒勞而返。 [6] 
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徐渭開設“一枝堂”,招收學童,教私塾以餬口,並且開始追隨季本王畿等人,研習王守仁的學説。 [6]  次年,徐渭不顧世俗偏見,把母親接回自己家中。 [6] 
徐渭在鑽研學問同時,對政局十分關心。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秋,蒙古首領俺答率軍在北京一帶擄掠,史稱“庚戌之變”。徐渭聽聞此訊後,義憤填膺,揮筆創作《今日歌》《二馬詩》等,痛斥權臣嚴嵩誤國。 [6]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徐渭考中鄉試的初試,並受到浙江提學副使薛應旂的賞識,拔為第一,增補為縣學廩膳生。但在複試時,徐渭仍未中舉。 [6] 

徐渭從戎幕到牢獄

徐渭像(清葉衍蘭繪) 徐渭像(清葉衍蘭繪)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倭寇進犯浙閩沿海,紹興府成為烽火之地。平時好閲兵法的徐渭,先後參加了柯亭、皋埠、龕山等地的戰役,並出謀劃策,初步顯示了軍事才能。此時,徐渭引起了浙江巡撫胡宗憲的注意。 [6] 
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冬,升任浙閩總督的胡宗憲,欽慕徐渭的才識。經過多次相邀,胡宗憲終於將徐渭招入幕府,充當幕僚。 [6] 
入幕之初,徐渭為胡宗憲創作了《進白鹿表》,受到明世宗朱厚熜的賞識。自此,胡宗憲對他更為倚重。 [7] 
徐渭不滿於胡宗憲傍依權臣嚴嵩,但欽佩胡宗憲的抗倭膽略,感念他對自己的信任。經過一番猶豫,徐渭還是進入了總督衙署。 [6] 
此後,徐渭隨總督府移駐寧波、杭州、嚴州(今浙江建德)、崇安等地。他“知兵,好奇計”,為胡宗憲謀劃,助其擒獲倭寇首領徐海、招撫海盜汪直 [6]  [8]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嚴嵩被免職,徐階出任內閣首輔。在徐階的策動下,胡宗憲受到參劾,並於次年被逮捕至京(後因平倭有功,只受到免職處分),徐渭便離開了總督府。 [6]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徐渭應禮部尚書李春芳之聘,前往京師。次年,因與李春芳性格不合,便辭歸故里。不料,李春芳不能容忍徐渭的辭聘,威脅徐渭歸復到他的門下。徐渭只得趕回北京,請舊友説項,才算了結此事。 [6] 
徐渭造像 徐渭造像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胡宗憲再次被逮入獄,並死於獄中,他原先的幕僚也有數人受到牽連。徐渭生性本就有些偏激,因連年應試未中,加上精神上很不愉快,此時他對胡宗憲被構陷而死深感痛心,更擔憂自己受到迫害,於是對人生徹底失望,以至發狂。他寫了一篇文辭憤激的《自為墓誌銘》,而後拔下壁柱上的鐵釘擊入耳竅,流血如迸,醫治數月才痊癒。後又用椎擊腎囊,也未死。如此反覆發作,反覆自殺有九次之多。 [6]  [9]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徐渭在又一次狂病發作中,因懷疑繼妻張氏不貞,將其殺死,他因此被關入監牢,服刑七年。 [6]  徐渭在獄中完成《周易參同契》註釋,揣摩書畫藝術。徐渭在獄中七年,其中只在隆慶二年(1568年)生母病故時短期出獄,辦理喪事。 [10] 
徐渭被下獄後,友人紛紛予以援助。其中援助最為有力的,先是禮部侍郎諸大綬,後是翰林編修張元忭(即明末著名散文家張岱的曾祖父),他們都是徐渭的至交,又都是狀元出身,頗有聲望。在這些朋友的解救下,徐渭終於借明神宗朱翊鈞即位大赦之機獲釋。這是萬曆元年(1573年)的事,此時徐渭已經五十三歲。 [10] 
萬曆三年(1575年),徐渭參加張元忭主持的《會稽縣誌》編修工作。 [6] 

徐渭潦倒晚年

出獄後,徐渭先遊覽了杭州、南京、富春江一帶,病體略有恢復 [6]  ,並交結了許多詩畫之友。萬曆五年(1577年),徐渭年輕時代的朋友、此時已經擔負北部邊防重任的吳兑邀他北上,他便欣然前往,赴宣化府充任文書 [6]  。徐渭在宣府的時間不到一年,但留下了不少描寫北地風光、民俗和軍旅生活的詩文。在寫給許多官員的贈序中,他都喜歡議論政事,尤其是關於邊防的策略。
明神宗即位初年,由閣臣張居正主持國政。張居正對蒙古採取撫和的方針,徐渭對此表示讚賞。期間又過居庸關赴塞外,經戚繼光介紹,至遼東尋李成梁,教授其子李如松兵法,並結識蒙古首領俺答的夫人三娘子。徐渭雖受吳兑等人敬重,但因健康不佳,只得於次年春經北京回到家鄉紹興,註釋郭璞葬書》。 [11] 
徐渭畫像 徐渭畫像
徐渭六十歲時,應好友張元忭之招去北京,但不久兩人的關係就惡化了。據張岱的記敍,張元忭是個性格嚴峻、恪守禮教的人,而徐渭卻生性放縱,不願受傳統禮法的束縛。張元忭常常以封建禮教約制徐渭,這使徐渭大為惱火。他曾對張元忭説:“我殺人當死,也不過是頸上一刀,你現在竟要把我剁成肉糜!”由於和老友的交惡,加上與官僚們交往受到不平等的對待,徐渭情緒鬱憤,舊病復發,便於居京三載後重歸家鄉。此後,徐渭便沒有離開過山陰 [12] 
晚年鄉居的日子裏,徐渭越發厭惡富貴者與禮法之士,所交遊的大都是過去的朋友和追隨他的門生。常“忍飢月下獨徘徊”,杜門謝客,據説有人來訪,徐渭不願見,便手推柴門大呼:“徐渭不在!” [13]  張元忭去世時,徐渭往張家弔唁,撫棺慟哭,不告姓名便離去。 [14] 
徐渭一生不治產業,錢財隨手散盡,此時只得靠賣字畫度日。但手頭稍為寬裕,便不肯再作。他的一班門生和晚輩的朋友,或騙或搶,從徐渭手中得到了不少他的作品。徐渭晚年貧病交加,所蓄書籍數千卷變賣殆盡,常至斷炊。但他狷傲愈甚,不肯見富家貴室,低首乞食。有時豪飲酒肆,有時自持斧毀面破頭,精神病也日益嚴重。 [6] 

徐渭抱憤而卒

萬曆二十一年(1593年),徐渭在窮困潦倒中去世,終年七十三歲 [6]  ,葬於紹興城南木柵山。死前,徐渭寫有《畸譜》,記述自己坎坷的人生經歷。當他去世時,身邊唯有一狗與之相伴,牀上連一鋪席子都沒有。 [15] 

徐渭主要影響

編輯

徐渭文學

徐渭的文藝創作所涉及的領域很廣,但它們共同的特徵是:藝術上絕不依傍他人,喜好獨創一格,具有強烈的個性,風格豪邁而放逸,而且常常表現出對民間文學的愛好。
徐渭書畫作品
徐渭書畫作品(42張)
明代的詩壇,由於前七子後七子的提倡,出現了一股擬古的風潮。這種擬古的風氣,在一定意義上有礙於詩歌藝術的發展。徐渭對此深致不滿,並作了尖鋭的批評。 [16]  他説:“鳥學人言,本性還是鳥;寫詩如果一意模擬前人,學得再像,也不過是鳥學人言而已,毫無真實的價值。”徐渭自己的詩歌創作,注重表達個人對社會生活的實際情感,風格略近李賀,問學盛唐,並雜取南朝,出入宋元,而終不失其為自我。這個傾向為稍後主張抒發性靈的公安派所繼承,對改變晚明詩風具有重要意義。公安派的代表人物袁宏道對徐渭的詩有一段精彩的評述:“文長既不得志於有司,遂乃放浪麴櫱,恣情山水……其所見山奔海立。如寡婦之夜泣,羈人之寒起。當其放意,平疇千里;偶爾幽峭,鬼語秋墳。” [6]  [17] 
徐渭的散文,以《自為墓誌銘》一篇最為出色。此外,許多尺牘也很有特色,潑辣機智,幽默多趣,文風遠啓金聖嘆一流。但總的來説,徐渭散文方面的成就不及詩歌。

徐渭書法

徐渭的書法和明代早期書壇沉悶的氣氛對比顯得格外突出,他最擅長氣勢磅礴的狂草,但一般人很難看懂,用筆狼藉,他對自己的書法極為喜歡,自認為“書法第一,詩第二,文第三,畫第四”。 [18] 
徐渭打破了以“台閣體”為主導的明代書壇的寂寞,開啓和引領了晚明“尚態”書風,把明代書法引向了新的高峯。陶望齡認為其書法“稱為奇絕,謂有明一人”。袁宏道則稱:“予不能書,而謬謂文長書決在王雅宜、文徵仲之上,不論書法而論書神,先生者誠八法之散聖,字林之俠客矣!” [6]  [19] 
徐渭花卉圖卷題詩 徐渭花卉圖卷題詩
徐渭的書法及書法觀的產生,與明朝中、晚期的思想、文化、審美觀念巨大變遷相吻合。他的書法也是從吳門書派主張唐法的反叛中出發,繼而吸取北宋蘇軾、黃庭堅、米芾追求藝術個性化的積極因素中走來。徐渭的作品諸如《寄雲嶽子九首冊》《為仰南書六首詩卷》《李白蘇軾九首詩卷》《春園暮雨詩軸》等作品中黃庭堅書法的筆意比比皆是。 [39] 
徐渭在《書季子微所藏摹本蘭亭》中所説的“時時露己筆意” [20]  的審美精神。他的原話是:“非特字也,世間諸有為事,凡臨摹直寄興耳,銖而較,寸而合,豈真我面目哉?臨摹《蘭亭》本者多矣,然時時露已筆意者,始稱高手。予閲茲本,雖不能必知其為何人,然窺其露已筆意,必高手也。優孟之似孫叔敖,豈並其鬚眉軀幹而似之耶?亦取諸其意氣而已矣。”
如果説徐渭的行書已用“己意”實現了對傳統筆法的改變,那麼,最大的改變是那些高頭大軸的中堂行草書。以前説“董其昌破壞了墨法”,在這則要説“徐渭破壞了筆法”。徐渭在書法從卷冊翰札的文房把玩轉向廳堂展示審美的變革中,實現了作品創作中筆法的改造。《代應制詠劍草書軸》和《代應制詠墨草書軸》是其代表作。徐渭這種借鑑於繪畫的點畫表現方法,是對晉唐筆法的創造性破壞。對於書法藝術這種美術化傾向的改變。 [21] 

徐渭繪畫

繪畫風格
明代的水墨寫意畫迅速發展,以徐渭為代表的潑墨大寫意畫非常流行。徐渭憑藉自己特有的才華,成為明代成就極高的寫意畫大師。
徐渭《榴實圖》 徐渭《榴實圖》 [22]
徐渭的潑墨寫意花鳥畫,別開生面,自成一家。其花鳥畫,兼收各家之長而不為所限,大膽變革,極具創造力。其寫意畫,無論是花卉還是花鳥,皆一揮而就,一切盡在似與不似之間,對筆下的四時花木,畫家運用勾、點、潑、皴等多種筆墨形態,將牡丹之雍容、紫薇之雋秀、竹子之蕭疏、霜菊之孤傲、寒梅之挺潔的神韻刻畫的入木三分,分別舒展九尺與五尺的梧桐和芭蕉,直衝畫外,不見首尾,與密如驟雨的葡萄、虯如蟠龍的藤蔓構成了巨大的張力,充溢在畫面中的縱橫之氣和豪放境界更是前所未有。他的水墨葡萄,串串果實倒掛枝頭,水鮮嫩欲滴,形象生動,茂盛的葉子以大塊水墨點成,風格疏放,不求形似,代表了徐渭的大寫意花卉的風格。豐富的運動軌跡與濃淡、徐疾、大小、乾濕、疏密程度各異的筆蹤墨韻,無不具備振筆疾書的即興性和不可重複性,呈現出中國繪畫中最為強烈的抽象表現主義,使其藴含某種內在的氣質、精神,這種氣質、精神又使欣賞者有如臨其境之感。徐渭筆下的南瓜、菊花圖,一氣呵成,驅墨如雲,氣勢逼人,同時又恰如其分的駕馭筆墨,輕重、濃淡、疏密、乾濕極富變化。墨法上既呈隨意浸滲的墨暈,又見控制得宜的濃淡。雖然被徐渭自稱“戲抹”,然而在寫意中仍生動的傳達出了花果的不同秉性和生韻。它的梧桐圖,只以潑墨筆法繪其一小部分,卻有使人聯想到挺拔正直的參天梧桐。正如翁方綱所説:“紙才一尺樹百尺,何以著此青林廬。恐是磊落千丈氣,夜半被酒歌噓唏。” [23]  徐渭以其精湛的筆法,在似與不似之間,為欣賞者營造出一片開闊的審美天地。
徐渭墨葡萄 徐渭墨葡萄
徐渭將自己的書法技巧和筆法融於畫中,正如張岱所言:“今見青藤(徐渭)諸畫,離奇超脱,蒼勁中姿媚躍出,與其書法奇絕略同。昔人謂摩詰之詩,詩中有畫,摩詰之畫,畫中有詩;餘謂青藤之書,書中有畫,青藤之畫,畫中有書。” [24]  他的《墨葡萄圖》,墨的濃淡顯示了葉的質感,題詩的字體結構與行距不規則,如葡萄藤蔓一樣在空中自由延伸,書與畫融為一體。
徐渭的書法造詣很高,其跌宕縱橫的筆法有助於繪畫藝術的巧妙變化,如畫墨荷、葡萄,大刀闊斧,縱橫馳騁,沒有深厚的書法功力是難以做到的。徐渭曾做一幅《梅花蕉葉圖》,將梅花與芭蕉放在一起,並且在畫上題寫道:“芭蕉伴梅花,此是王維畫”,顯示出徐渭與王維在某些構圖上的源流關係。當然,王維畫雪裏芭蕉,更突出一種禪機,即,使得雪的清寒與芭蕉的心空構成畫面的宗教底藴,而徐渭在這樣的畫面組合中,更突出一種超越時空的主體解放性。
徐渭的書法和畫法都極為嫺熟,功底深厚,他的題字,如他的潑墨寫意畫,縱橫不羈,洋洋灑灑;他的潑墨寫意畫,融合了精熟的筆法,意趣橫生,極富韻味。
徐渭晚年悲苦淒涼,形影相弔,他將自己的悲憤和懷才不遇之感融注於筆端,筆下的墨竹,枝淡葉濃,逸筆草草,竹枝氣勢勁健,竹葉俯垂含情,雖屬竹枝而高潔清爽之氣不減。這正是畫家身處下層,懷才不遇,品格高潔,絕世獨立人格的光輝寫照。他的潑墨牡丹,不拘於牡丹的富貴高雅特徵,色彩絢爛,他卻常常以水墨繪之,有意改其本性,其目的是有賦予牡丹清雅脱俗的格調和神韻,所謂“從來國色無裝點,空染胭脂媚俗人。”
後世影響
徐渭的繪畫主觀感情色彩強烈,筆墨揮灑放縱,從而把中國寫意花鳥畫推向了書寫強烈思想情感的最高境界,把在生宣紙上隨意控制筆墨以表現情感的寫意花鳥畫技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成為中國寫意花鳥畫發展中的里程碑,開創了中國大寫意畫派的先河,為文人畫的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其畫風對清代的八大山人石濤揚州八怪以及近現代的吳昌碩齊白石等都產生了深遠影響。

徐渭戲曲

徐渭 徐渭
徐渭既採用北雜劇的形式,又吸收南曲的自然格律,創作有雜劇集《四聲猿 [6]  ,其中包括《狂鼓史漁陽三弄》《玉禪師翠鄉一夢》《雌木蘭替父從軍》《女狀元辭凰得鳳》四個獨立的戲。《狂鼓史漁陽三弄》又稱《陰罵曹》,是有感於嚴嵩殺害沈鍊之事而創作的,表現出狂傲的反抗精神。後兩個戲都是寫女扮男裝建功立業的故事,反映了他對婦女的看法,有一定的反封建意義。這些作品都打破了雜劇固定的格式,為戲劇形式上的多樣化開拓了門津。《四聲猿》,高華爽俊,有着反抗思想與革新精神,對明代中後葉的戲曲創作起到重要的影響。湯顯祖曾説:“《四聲猿》乃詞壇飛將,輒為之演唱數通,安得生致文長,自拔其舌!” [6] 
此外,徐渭對當時流行的輕視南戲之風非常反感。他認為南戲有自己寬鬆自由的格律,受到民間的歡迎,它通俗、多采,“無今人時文氣”,可是卻“無人選集,亦無表其名目者”。為此,徐渭寫下了《南詞敍錄》,首次對南戲加以總結,研究了南戲的藝術特點,著錄了宋元南戲六十種、明初戲文四十七種,以反對戲曲創作的駢麗風尚,扶植新興的俗曲。 [6]  這是中國第一部關於南戲的理論專著,在戲劇史上具有重要意義。雜劇歌代嘯》、小説《雲合奇縱》(即《英烈傳》),據説也是徐渭所作。
在戲劇理論方面,徐渭主張“本色”,即戲劇語言應當符合人物的身份,應當使用口語和俗語,以保證人物的真實性,而反對典雅的駢語,過度的修飾,這些看法都頗有見地。

徐渭軍事

徐渭文自負才略,喜出奇謀,談論行軍打仗的形勢策略大多得其要領。擔任胡宗憲的幕僚時,協助其抗擊倭寇,並參與制定誘降海盜汪直徐海等人的計謀。晚年悉心培養名將李如松,使其建立不朽功勳。 [25-26] 

徐渭歷史評價

編輯
徐渭與解縉楊慎並稱“明代三大才子”。 [25] 
湯顯祖:此牛有千人之力。 [1] 
陶望齡:晚歲詩文益奇,無刻本,集藏於家。予所見者,《徐文長集》《闕編》二種而已。然文長竟以不得志於時,抱憤而卒。 [27] 
袁宏道:①(徐渭書法)筆意奔放如其詩,蒼勁中姿媚躍出。餘不能書,而謬謂(徐)文長書決當在王雅宜(王寵)、文徵仲(文徵明)之上。不論書法,而論書神:先生者,誠八法之散聖,字林之俠客也。 [1]  ②古今文人,牢騷困苦,未有若先生者也。……先生詩文崛起,一掃近代蕪穢之習,百世而下,自有定論,胡為不遇哉? [27]  ③文長眼空千古,獨立一時。當時所謂達官貴人、騷士墨客,文長皆叱而奴之,恥不與交,故其名不出于越。悲夫! [27]  徐文長傳
梅國楨:文長病奇於文,人奇於時,詩奇於字,字奇於畫,無之而不奇,斯無之而不奇也。 [27] 
查繼佐:①渭貌修偉,音朗然如鶴唳,常中夜呼嘯,忽羣鶴應之。 [1]  ②水田月誠所謂鬼才也。不得志於時,事事求死,以為造化無生渭處,而渭卒生。渭畫一物生動,書亦遒出,不飽荒粒。詩自為格,喜不拾七子之餘。 [1] 
徐渭作品 徐渭作品
黃宗羲:豈知文章有定價,未及百年見真偽。光芒夜半驚鬼神,即無中郎豈肯墜?(《青藤歌》
張廷玉:歸有光頗後出,以司馬、歐陽自命,力排李、何、王、李,而徐渭、湯顯祖、袁宏道、鍾惺之屬,亦各爭鳴一時,於是宗李、何、王、李者稍衰。 [28] 
鄭板橋對徐渭非常敬服,曾刻一印,自稱“青藤門下走狗”。 [25] 
齊白石:青藤(徐渭)、雪個(八大山人)、大滌子(石濤)之畫,能橫塗縱抹,餘心極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為諸君磨墨理紙。諸君不納,餘於門之外,餓而不去,亦快事故。
石濤:青藤筆墨人間寶,數十年來無此道。
吳昌碩:青藤畫中聖,書法逾魯公。
錢基博:山陰徐渭字文長、公安袁宏道字中郎以清真藥雕琢,而不免纖窕,則江湖才子之惡調也。 [29] 
黃賓虹:紹興徐青藤,用筆之健,用墨之佳,三百年來,沒有人能趕上他。
白壽彝:徐渭一生,才藝縱橫,在強大的封建勢力壓迫下,力圖追求個性解放,而又難以擺脱自身的傳統意識,八赴科試,敗北以終,惟從詩文書畫創作中尋求個人尊嚴的表露,汪洋恣肆,著作宏富。 [6] 
藝術家木心認為徐渭是“十足的天才”。 [25] 

徐渭主要作品

編輯
徐文長像 徐文長像
徐渭傳世著作有《徐文長集》《徐文長三集》《路史分釋》《徐文長逸稿》《南詞敍錄》及雜劇四聲猿》等,雜劇歌代嘯》、小説《雲合奇縱》(即《英烈傳》)等,據傳也是徐渭所作。 [30]  今人輯有《徐渭集》。 [31] 
徐渭傳世著名作品有《墨葡萄圖》軸、《山水人物花鳥》冊(均藏故宮博物院)、《牡丹蕉石圖》軸,以及《墨花》九段卷(現藏故宮博物院)、《青藤書屋圖》《騎驢圖》等。 [6] 
徐渭生平喜愛藏書,購書有近萬卷,書樓有“青藤書屋”,一稱“榴花書屋”,畫家陳洪綬題匾額,至今猶存。他的藏書、藏畫印章有“文長氏”“石鷗館”“辛卯七十一”華暗子云居”“龍啞大家公”“天池山人”“青藤老人”“秦田水月”等。 [30] 

徐渭軼事典故

編輯

徐渭豪宕不羈

朱麟麒《徐渭小像》 朱麟麒《徐渭小像》
胡宗憲對他更為倚重,對他放任的性格,也格外優容。陶望齡徐文長傳》記載説:徐渭常常與朋友在市井飲酒,總督府有急事找他不到,便深夜開着大門等待。有人報告胡宗憲,説徐秀才正喝得大醉,放聲叫嚷,胡宗憲反而加以稱讚。當時胡宗憲權重威嚴,文武將吏參見時都不敢抬頭,而徐渭戴着破舊的黑頭巾,穿一身白布衣,直闖入門,縱談天下事,旁若無人。 [32] 
徐渭平素生活狂放,不懼權勢,前來求畫者,須值徐渭經濟匱乏時,這時若有上門求畫者投以金帛,頃刻即能得之;若趕在他囊中未缺錢時,就是給的再多,也難得一畫。正如他自撰的《題墨葡萄詩》所言:
半生落魄已成翁,獨立書齋嘯晚風。
筆底明珠無處賣,閒拋閒擲野藤中。

徐渭立斬健兒

徐渭曾在一座酒樓上喝酒,有幾名軍士也在樓下喝酒,酒後不肯付錢。徐渭暗中寫短函迅速告訴胡宗憲,胡宗憲立即下令將幾人綁進衙門,一齊斬首,全軍都極其震駭。 [33] 

徐渭猜妒致禍

徐渭《墨花圖》 徐渭《墨花圖》
馮夢龍所著《情史類略》記載:徐渭擔任胡宗憲的幕僚時,曾出遊至杭州某寺,不被此寺的僧人禮遇。徐渭心中記恨,在一夜睡在歌妓家時,竊取她的一隻睡鞋,欺騙胡宗憲説這隻鞋子得自某寺的僧房。胡宗憲大怒,不再細查,直接下令捉拿此寺的兩三位僧人,在轅門將其斬首。 [34] 
徐渭為人猜妒,在妻子死後續絃,又頗為嫌棄。之後再娶了一位美麗的妻子。一天,徐渭剛從外回家,突然聽到房內傳出嬉笑聲。他隔窗斜視,發現一位二十多歲的英俊僧人將妻子抱在腿上,二人抱在一起嬉鬧。徐渭非常生氣,取來刀杖,想要殺死此僧。等他進房時,僧人卻不見了。徐渭質問妻子,妻子也説不知道。十日後,徐渭又一次發現僧人與妻子竟然在白日同寢。徐渭怒不可遏,大聲呼喊,直取燈檠刺死了妻子。他因此被下獄,直到後來才被朋友救出。 [35] 
徐渭出獄後,一天閒居時,突然悟道英俊僧人的出現是自己以前報復杭州僧人的報應。徐渭感傷妻子死於非命,於是自賦《述夢詩》。自此至死,再不娶妻。 [36] 

徐渭後世紀念

編輯
徐渭墓 徐渭墓
主詞條:徐渭墓
徐渭墓位於浙江省紹興市柯橋區蘭亭鎮裏木柵村姜婆山東北麓的徐氏家族墓地。墓園內還有一處徐渭紀念室,裏面陳列了一些畫像、文字資料和徐渭的作品。門口掛着一副對聯:“一腔肝膽憂天下,滿腹經緯傳古今”,算是對徐渭一生的概括。徐渭墓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併入選紹興市柯橋區第一批地名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37] 

徐渭影視形象

編輯
2001年電視劇《徐文長外傳》:謝君豪飾演徐渭。
2015年電視劇《抗倭英雄戚繼光》:邵峯飾演徐渭。

徐渭史料索引

編輯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 [38] 
參考資料
  • 1.    查繼佐.《明書(罪惟錄)》:齊魯書社,2014-06-01
  • 2.    明代書畫家徐渭:莫把丹青等閒看,無聲詩裏頌千秋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5-04-01]
  • 3.    自殺九次的大畫家徐渭  .新浪[引用日期2015-04-01]
  • 4.    張撝之、沈起煒、劉德重.《中國曆代人名大辭典》: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
  • 5.    《畸譜》:渭生觀橋大乘庵東,時正德十六年,年為辛巳;二月,月為辛卯;四日,日為丁亥;時為甲辰。
  • 6.    白壽彝.《中國通史》: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年4月第1次
  • 7.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為諸生,有盛名。總督胡宗憲招致幕府,與歙餘寅、鄞沈明臣同憲書記。宗憲得白鹿,將獻諸朝,令渭草表,並他客草寄所善學士,擇其尤上之。學士以渭表進,世宗大悦,益寵異宗憲,宗憲以是益重渭。
  • 8.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渭知兵,好奇計,宗憲擒徐海,誘王直,皆預其謀。
  • 9.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及宗憲下獄,渭懼禍,遂發狂,引巨錐剚耳,深數寸,又以椎碎腎囊,皆不死。
  • 10.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已,又擊殺繼妻,論死繫獄,里人張元忭力救得免。
  • 11.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乃遊金陵,抵宣、遼,縱觀諸邊厄塞,善李成梁諸子。
  • 12.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入京師,主元忭。元忭導以禮法,渭不能從,久之怒而去。
  • 13.    《袁中郎全集·卷四》:晚年憤益深,佯狂益甚。顯者至門,皆拒不納。當道官至,求一字不可得。
  • 14.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後元忭卒,白衣往吊,撫棺慟哭,不告姓名去。
  • 15.    徐渭簡介  .中國國學網.2011-09-10[引用日期2015-05-18]
  • 16.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當嘉靖時,王、李倡七子社,謝榛以布衣被擯。渭憤其以軒冕壓韋布,誓不入二人黨。後二十年,公安袁宏道遊越中,得渭殘帙以示祭酒陶望齡,相與激賞,刻其集行世。
  • 17.    《徐文長傳》  .國學大師[引用日期2020-09-08]
  • 18.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嘗自言:“吾書第一,詩次之,文次之,畫又次之。”
  • 19.    《徐渭集四·附錄·徐文長傳》
  • 20.    劉正成.《中國書法全集》:榮寶齋出版社,2005年:411
  • 21.    劉正成·《書法藝術概論》
  • 22.    明 徐渭-榴實圖  .【藝術來啦】[引用日期2013-07-26]
  • 23.    清·翁方綱·《復初齋詩集》
  • 24.    明·張岱·《陶庵夢憶》
  • 25.    青藤書屋不朽藤(名居探訪)  .人民網[引用日期2017-08-05]
  • 26.    《袁中郎全集·卷四》:文長自負才略,好奇計,談兵多中。凡公所以餌汪、徐諸虜者,皆密相議然後行。
  • 27.    明·袁宏道·《袁中郎全集·卷四》
  • 28.    《明史·卷二百八十五·列傳第一百七十三》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28]
  • 29.    《中國文學史·第五編·近代文學·第一章·明文》  .文學史系列書籍合編[引用日期2016-03-21]
  • 30.    李玉安 黃正雨.《中國藏書家通典》:中國國際文化出版社,2005年
  • 31.    徐渭.《徐渭集(全四冊)》:中華書局,1999-01
  • 32.    《袁中郎全集·卷四》:文長為山陰秀才,大試輒不利,豪蕩不羈。總督胡梅林公知之,聘為幕客。文長與胡公約:“若欲客某者,當具賓禮,非時輒得出入。”胡公皆許之。文長乃葛衣烏巾,長揖就坐,縱談天下事,旁若無人。胡公大喜。是時公督數邊兵,威振東南,介冑之士,膝語蛇行,不敢舉頭;而文長以部下一諸生傲之,信心而行,恣臆談謔,了無忌憚。會得白鹿,屬文長代作表。表上,永陵喜甚。公以是益重之,一切疏記,皆出其手。
  • 33.    《袁中郎全集·卷四》:嘗飲一酒樓,有數健兒亦飲其下,不肯留錢。文長密以數字馳公,公立命縛健兒至麾下,皆斬之,一軍股慄。
  • 34.    《情史類略》:山陰徐渭,字文長,高才不售。胡少保宗憲總督浙西,聘為記室,寵異特甚。渭常出遊,杭州某寺僧徒不禮焉,銜之。夜宿妓家,竊其睡鞋一隻,袖之入幕,詭言於少保,得之某寺僧房。少保怒不復詳,執其寺僧二三輩,斬之轅門。
  • 35.    《情史類略》:渭為人猜而妒。妻死後再娶,輒以嫌棄。續又娶小婦,有殊色。一日,渭方自外歸,忽户內歡笑作聲,隔窗斜視,見一俊僧,年可二十餘,擁其婦於膝,相抱而坐。渭怒,往取刀杖,趨至欲擊之,已不見矣。問婦,婦不知也。後旬日,復自外歸,見前少年僧與婦並枕晝卧於牀。渭不勝憤怒,聲如吼虎,便取燈檠刺之,中婦頂門而死,遂坐法系獄。後有援者獲免。
  • 36.    《情史類略》:一日閒居,忽悟僧報。傷其婦死非罪,賦《述夢詩》二章雲……自是絕不復娶。
  • 37.    關於《紹興市柯橋區第一批地名文化遺產保護名錄》的公告  .網易[引用日期2017-08-05]
  • 38.    《明史·卷二百八十八·列傳第一百七十六》  .國學導航[引用日期2016-09-28]
  • 39.    徐渭:寫出自己筆意者,才是高手!  .搜狐[引用日期2021-05-04]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