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徐母罵曹

編輯 鎖定
《徐母罵曹》是依據古典小説《三國演義》改編的京劇傳統劇目,敍述劉備得徐庶,曾將曹操打敗。曹操料想劉備必有能人相助,探知新得謀士單福,謀略很大,就用計將單福賺來。
曹操謀士程昱知道單福是徐庶化名,又知道徐庶侍母極孝,遂請老母去信召回。徐母不允,大罵曹操奸惡;拿起硯台,砸向曹操曹操激怒,欲殺徐母,程昱勸止,用計假冒字跡,寫信將徐庶賺來。徐母見兒子被賺,責罵兒子不聰,自盡而死。 [1] 
中文名
徐母罵曹
出    自
《三國演義》
類    別
京劇傳統劇目
主要角色
俆母,曹操

徐母罵曹故事梗概

編輯
三國時期,劉備得徐庶,打敗曹操。曹操料想劉備有能人相助。多方探聽,知他新得一個謀士叫單福,謀略很大。就想用計將單福賺來,收為己用,於是和程昱商量如何用計。程昱知道單福是徐庶的化名,又知道他的母親在潁州。所以程昱就獻一計,教曹操先將徐母賺到許昌,教她寫信去招徐庶。以為徐庶極孝,接到母親書信,必定前來。曹操一聽此計大妙,就教人趕到潁州,説是徐庶已在許昌,特來請老母前去。徐母一到許昌,不見徐庶,知中奸計。及至曹操請她寫信去招徐庶,她就大罵曹操奸惡不臣;劉備乃帝室宗親,兒子在那裏輔助他,正是臣得其主,怎肯轉來事你奸臣?罵完之後,拿起硯台,向曹操打來。本想激怒曹操,把自己殺死,反可以教兒子一心一意輔助劉備。曹操被罵,果然大怒,就要殺她。程昱在旁勸止,將徐母軟禁起來,假冒她的字跡,寫了一封假信,將徐庶賺來。後來徐母見兒子被賺而來,深深責罵兒子不明,自己到後面,自盡而死。

徐母罵曹京劇劇目

編輯
《徐母罵曹》根據《國劇大成》第三集整理。 [2] 

徐母罵曹主要角色

徐母:老
曹操:淨
徐庶:老生
程昱:末

徐母罵曹全劇劇本

【第一場】
(眾將引曹操同上。)
徐母 徐母 [3]
曹操 (引子) 執掌威權,收天下,文武英賢。
(念) 漢室江山氣運終,羣雄四方各爭鋒。老夫坐鎮許昌地,蒐羅天下眾英雄。
(白) 老夫曹操,漢室為臣。只因曹仁、李典,失守樊城,聞得劉備軍中有一單福劃策,不免請程昱進帳,問明來歷。
來,請程謀士進帳。
眾將 (同白) 請程謀士進帳。
(程昱上。)
程昱 (念) 胸藏三墳五典,才能調將遣兵。
(白) 參見丞相。
曹操 (白) 先生少禮。請坐。
程昱 (白) 謝坐。喚卑人進帳,有何軍情?
曹操 (白) 聞得劉備軍中,有一單福劃策。先生可知單福何人也?
程昱 (白) 丞相容稟:
(二簧原板) 單福家住在潁州,
其中必有細根由:
字表元直徐門後,
單名徐庶有名頭。
如今落得劉備手,
丞相興兵實堪憂。
曹操 (二簧原板) 此人智高才量有,
丞相我憐才早設計謀。
既與玄德為好友,
要想收他我也無計求。
(白) 此人既與劉備相投,恐無外人能下手,真乃可惜了。
程昱 (白) 丞相有心要用此人,卻也不難。
曹操 (白) 怎見得?
程昱 (白) 卑人素聞徐庶極孝。只消丞相差人,將徐母賺至許昌,令其修書元直,諒無不來之理。
曹操 (白) 此計甚好。後堂擺宴,與先生同飲。
(眾人同下。)
【第二場】
(徐母上。)
賺來徐母 賺來徐母
徐母 (引子) 悶坐草堂,自淒涼,怎不慘傷。
(念) 大兒四海訪良朋,次子一命赴幽冥。可嘆老身無伺奉,淒涼孤苦在家中。
(白) 老身,徐庶之母。所生二個孩兒:長子徐庶,在外訪友;次子徐康,不幸身亡。撇下老身獨守家中,好不傷感人也!
(二簧正板) 老身生來命不強,
不幸中年居了孀。
不盼我兒歸家往,
但望我兒把名揚。
生養二字全不講,
怕人説我教子無方。
(徐母下。)
【第三場】
(家將上。)
家將 (西皮搖板) 丞相差我潁州往,
迎接徐母進許昌。
(白) 俺,曹府家將是也。奉丞相之命,迎接徐庶之母進京。就此馬上加鞭。
(西皮搖板) 催馬加鞭朝前闖,
抬頭只見一村莊。
(白) 借問一聲,此地可有個徐老太太?
路人 (內白) 哪個徐老太太?
家將 (白) 徐庶、徐康之母——徐老太太。
路人 (內白) 前面合脊門樓便是。
家將 (白) 多謝多謝。
來此已是。
徐老太太開門來。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搖板) 門外有人把話講,
莫非徐庶轉回鄉。
(徐母開門。)
徐母 (白) 你是哪裏來的?
家將 (白) 京都來的。
徐母 (白) 到此則甚?
家將 (白) 奉了我家主人之命,迎接徐老太太進京。
徐母 (白) 你可認識?
家將 (白) 不相認。
徐母 (白) 老身正是。
家將 (白) 原來是徐老太太。小人叩頭。
徐母 (白) 不消。你奉何人所差?
家將 (白) 小人奉程大老爺與徐大老爺所差。
徐母 (白) 程大老爺——他是何人?
家將 (白) 我家老爺姓程名昱,與徐大老爺同殿為官,結拜弟兄。
徐母 (白) 他二人官居何職?
家將 (白) 俱是議郎。
徐母 (白) 因何接我進京?
家將 (白) 二位老爺,聞聽徐二老爺亡故,恐老太太無人伺奉,特差小人接老太太進京,同享榮華。
徐母 (白) 可有書信?
家將 (白) 無有。
徐母 (白) 為何無有書信?
家將 (白) 官差榮耀,修書不及。
徐母 (白) 如此,備車輛伺候。
家將 (白) 遵命。
(家將下。)
徐母 (白) 好啊!
(西皮搖板) 我兒官居為議郎,
迎接老身進許昌。
(徐母下。)
【第四場】
徐母與曹操 徐母與曹操
(家將上。)
家將 (西皮搖板) 門前備下車一輛,
有請老太太上京城。
徐母 (內白) 來了。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搖板) 家將引路將車上,
想起徐康兩淚汪。
(白) 哎呀,兒啊。你哥哥接為娘進京享榮華,你是怎的不來?徐康,苦命兒啊啊……
(徐母、家將同下。)
【第五場】
曹操 (內西皮搖板) 漢室衰危天地蕩,
(眾將引曹操同上。)
曹操 (西皮原板) 各路煙塵起四方。
老夫時刻將士訪,
但願徐母到許昌。
將身且坐二堂上,
為國求賢日夜忙。
(家將上。)
家將 (西皮搖板) 相府門前住車輛,
見了丞相説端詳。
(白) 丞相在上,小人叩頭。
曹操 (白) 徐母可曾接到?
家將 (白) 現在府外。
曹操 (白) 命眾將前去迎接。
眾將 (白) 得令。
(眾將同下。)
曹操 (西皮搖板) 適才家將對我講,
(西皮流水板) 他説徐母到許昌。
徐母到此修書往,
徐庶必定來許昌。
幫助老夫把寇蕩,
箇中哪有孫、劉做帝王?
將身且坐我的二堂上,
徐母到來作商量。
徐母 (內西皮導板) 一路思姣兒淚兩行,
(眾將引徐母同上。)
徐母 (西皮原板) 有勞將軍列兩旁。
我與那曹丞相無有來往,
聘請老身為哪樁?
眾將 (同白) 丞相有大事相商。
徐母 (西皮原板) 舊理根由全不像,
不見徐庶在哪廂。
一路上心急催車輛,
眾將 (同白) 太夫人到。
徐母 (西皮搖板) 見了那曹丞相我細問端詳。
眾將 (同白) 徐母到。
曹操 (白) 有請。
眾將 (同白) 有請。
徐母 (念) 未見姣兒面,總然心不安。
(白) 丞相在上,老身萬福。
曹操 (白) 太夫人少禮,請坐。
徐母 (白) 謝坐。
曹操 (白) 太夫人一路之上,多受風霜,身體可好?
徐母 (白) 老身承問。請問丞相,我兒徐庶,他往哪裏去了?
曹操 (白) 徐元直現在新野。
徐母 (白) 但不知他在新野依佐何人?
徐母責曹 徐母責曹
曹操 (白) 在新野幫着讒臣劉備,如美玉陷在淤泥,明珠埋於塵垢。太夫人修書一封,招他回來。老夫奏聞天子,定有封賞也。
(西皮搖板) 徐元直本是一英豪,
幫助劉備為哪條?
太夫人修書將他叫,
保管位列壓羣僚。
人來看過文房寶——
徐母 (西皮搖板) 此事其中有蹊蹺。
(白) 我聞家將言道,我兒在朝,官居議郎之職。如今又命我修書招他,其中是何道理?
曹操 (白) 恐太夫人不允前來,故言在京為官,以安太夫人之心。
徐母 (白) 原來你等用的詭計!丞相,你知道劉備是何種人物?
曹操 (白) 他乃涿郡小輩,妄稱皇叔,所謂外君子而內小人也。
(西皮搖板) 老夫一番美言講,
莫把恩情當禍殃。
徐母 (白) 呀!
(西皮搖板) 聽他言來心好惱,
才知中你計一條。
(白) 曹丞相,我有幾句言語,你且聽了。
曹操 (白) 太夫人講來。
徐母 (白) 老身久聞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後,孝景皇帝玄孫。屈身下士,恭己待人。義氣傳於四方,仁聲著於天下。雖黃童白叟,牧子樵夫,誰不稱他為仁人君子,真乃蓋世英雄、超羣豪傑。吾兒若果附之,正是如魚得水。我徐氏三代宗親,萬千之幸。想汝雖託名漢相,實為漢賊。內懷謀朝篡位之心,外逞欺主專權之計。漢都遷駕,百姓流離,眾官切齒。辱禰衡為鼓吏,名士寒心;殺太尉於市朝,忠臣思烈。甚而斬貴妃於宮掖,佔甄氏為兒媳。你種種謀逆,彰明昭著。市上三尺童子,未有不想殺爾之頭,食爾之肉,挖爾之心,碎爾之骨。汝今日又離間我的母子,拆散劉備的謀臣。曹操啊曹操,你真乃名教中的罪人,衣冠中的禽獸!
(西皮二六板) 劉備本是英雄將,
義氣仁聲著四方。
吾兒附他如臂膀,
仁明之主遇賢良。
你不是那曹嵩的親胞養,
你本是夏侯族中拋棄的兒郎。
明在朝中為宰相,
內懷篡逆亂朝綱。
許田射獵欺主上,
無故遷都赴許昌。
藉手殺人禰衡喪,
最可嘆吉平他在劍下亡。
帶劍常把宮門闖,
(西皮快板) 勒死了貴妃實可傷。
你比那當年賊王莽,
你比那董卓更猖狂。
無故差人家中往,
誆騙老身進許昌。
欲使吾兒歸你掌,
你這曹,賊妄想痴心你就枉費心腸!
曹操 (西皮快板) 老夫當朝一首相,
惡言惡語把我傷。
相府如同虎口樣,
霎時叫你一命亡。
徐母 (白) 住了!
(西皮快板) 聽他言來氣上闖,
大罵曹操聽端詳:
老身既來不思往,
休將虎口嚇老孃。
文房四寶桌案放——
(西皮搖板) 擊死奸賊赴無常。
(徐母舉硯向曹操擲去,未擊中。)
曹操 (白) 反了啊!
(西皮搖板) 人來與我上了綁,
推出斬首一命亡。
(白) 大膽惡婦,敢擊打老夫。武士推出斬了。
(眾人押徐母同下,程昱上。)
《徐母罵曹》劇照 《徐母罵曹》劇照
程昱 (白) 刀下留人。
(西皮搖板) 將身且把二堂上,
見了丞相説端詳。
(白) 丞相因何將徐母斬首?
曹操 (白) 惡婦百般叫罵,故而將她斬首。
程昱 (白) 斬了徐母,恐大事不利。
曹操 (白) 怎見得?
程昱 (白) 丞相若將她斬首,她子徐庶在彼,聞聽此事,必然盡心相助劉備。
曹操 (白) 依你之見?
程昱 (白) 將她放回,派人侍奉,每天伺候。套她筆跡修書,差人送至新野。徐庶乃是大孝之人,必然隨書前來。
曹操 (白) 哈哈哈,此計甚好。
來,將徐母放回。
(徐母上。)
徐母 (西皮散板) 欲借曹操帳下刀,
全我半世美名標。
忽聽堂上傳赦詔,
反使老身我的心內焦。
(白) 曹操,要殺就該開刀,為何又將老身放回,真真豈有此理!
曹操 (白) 非是老夫不殺於你,程先生言道,他與你子有八拜之交,斬了你,如斬他母親一般,故而放回。
徐母 (白) 程先生為何多事?
程昱 (白) 伯母啊!
(西皮搖板) 我與元直曾交好,
豈肯叫伯母吃一刀。
徐母 (西皮搖板) 先生只顧將我保,
我兒新野住不牢。
曹操 (白) 先生,將徐母小心伺候。
掩門。
(曹操下。)
徐母 (白) 正是:
(念) 久聞曹操多奸詐,今日一見果不差。
程昱 (白) 伯母,隨小侄來啊。
(笑) 哈哈哈。
(徐母、程昱同下。)
【第六場】
(徐母上。)
徐母 (念) 曹賊用計將我禁,倒叫老身不安寧。
(程昱、徐庶同上。)
程昱 (白) 啓伯母:元直兄來了。
徐庶 (白) 孩兒叩見母親。
徐母 (白) 啊!你為何不在新野,扶助劉使君,到此則甚?
徐庶 (白) 因奉母親書信,故而前來。
徐母 (白) 書信在哪裏?
徐庶 (白) 在這裏。母親請看。
徐母 (白) 呸!大膽的奴才!想當年你為人報仇,打傷人命,塗面改裝,逃出在外。為娘因你是一番義氣,並不責備於你。以為兒飄蕩江湖,學業定有進益,何以反不如初?你既讀書,須知忠孝不能兩全。豈不知曹操本欺君罔上之賊,劉玄德仁義佈於四海,況又是漢室之胄。今既事之,得其主矣。怎麼,你竟憑這一紙偽書,不加詳察,遂棄明投暗,自取惡名,辱沒祖先。即老身死在九泉,也無面目,見徐氏三代宗親。你真氣死為娘也!
(徐母急下。)
徐母罷書 徐母罷書
徐庶 (白) 母親息怒。
程昱 (白) 元直兄,令堂怒氣衝衝,去往後堂去了。
徐庶 (白) 你我同到後堂觀看。
(徐庶拉程昱同下。徐母上。)
徐母 (白) 且住。吾兒徐庶,被曹賊用假書,將他誆至許昌。我母子中了奸計,何日才能出得曹營。也罷!待我懸樑自盡了罷!
(西皮搖板) 曹賊用計心毒狠,
害得我母子落惡名。
倒不如懸樑來自盡……
(徐母閉門自縊。程昱、徐庶同上,踢門,解救。徐庶哭。)
徐庶 (西皮搖板) 一見母親把命喪,
(程昱暗下。)
徐庶 (西皮搖板) 好叫我徐庶慟肝腸。
哭一聲先孃親我不能奉養,
老孃親啊!
我不孝名兒萬古揚。
(程昱、曹操同上。)
曹操 (白) 徐先生,莫要悲傷,請起。
來。
(眾將暗同上。)
龍套 (同白) 有。
曹操 (白) 速備上等棺木,將徐母承殮起來。待老夫明日,啓奏聖上,加封旌表。
徐先生,隨老夫後堂敍談。
(曹操拉徐庶同下,眾人隨下。)
(完)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