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文禮

(後梁成德節度使)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張文禮(?-921年),燕人也。初為劉仁恭裨將,性兇險,多奸謀,辭氣庸下,與人交言,癖於不遜,自少及長,專蓄異謀。及從劉守文之滄州,委將偏師。 [1]  後梁成德節度使
本    名
張文禮
所處時代
唐末五代
民族族羣
漢族
出生地
逝世日期
921年
職    業
後梁成德節度使
性    別

張文禮人物簡介

編輯
守文省父燕薊,據城為亂。及敗,奔於王鎔。察鎔不親政事,遂曲事當權者,以求炫達。每對鎔自言有將才,孫、吳、韓、白,莫己若也。鎔賞其言,給遺甚厚,因錄為義男,賜姓,名德明,由是每令將兵。自柏鄉戰勝之後,常從莊宗行營。素不知書,亦無方略,惟於懦兵之中萋菲上將,言甲不知進退,乙不識軍機,以此軍人推為良將。

張文禮生平事蹟

編輯
初,梁將楊師厚魏州,文禮領趙兵三萬夜掠經、宗,因侵貝郡。師厚先率步騎數千人,設伏於唐店。文禮大掠而旋,士皆卷甲束兵,夜凱歌,行至唐店,師厚伏兵四面圍合,殺戮殆盡,文禮單騎僅免。自爾猶對諸將大言,或讓之曰:“唐店之功,不須多伐。”文禮大慚。在鎮州既久,見其政荒人僻,常蓄異圖;酒酣之後,對左右每泄惡言,聞者莫不寒心。惟王鎔略無猜間,漸為腹心,乃以符習代其行營,以文禮為防城使,自此專伺間隙。及鎔殺李宏規,委政於其子昭祚。昭祚性逼戾,未識人間情偽,素養名持重,坐作貴人,既事權在手,朝夕欲代其父,向來附勢之徒,無不族滅。
初,李宏規、李藹持權用事,樹立親舊,分董要職,故奸宄之心不能搖動,文禮頗深畏憚。及宏規見殺,其部下五百人懼罪,將欲奔竄,聚泣偶語,未有所之。文禮因其離心,密以奸辭激之曰:“令公命我盡坑爾曹,我念爾十餘年荷戈隨我,為家為國,我若不即殺爾,則得罪於令公;我若不言,又負爾輩。”眾軍皆泣。是夜作亂,殺王鎔父子,舉族灰滅,惟留王昭祚妻朱氏通梁人;尋間道告於梁曰:“王氏喪於亂軍,普寧公主無恙。”文禮徇賊帥張友順所請,因為留後,於潭城視事。以事上聞,兼要節旄,尋亦奉箋勸進,莊宗姑示含容,乃可其請。
文禮比廝役小人,驟居人上,行步動息,皆不自安。出則千餘人露刃相隨,日殺不辜,道路以目,常慮我師問罪,奸心百端。南通朱氏,北結契丹,往往擒獲其使,莊宗遣人送還,文禮由是愈恐。是歲八月,莊宗遣閻寶史建瑭及趙將符習等率王鎔本軍進討。師興,文禮病疽腹,及聞史建瑭攻下趙州,驚悸而卒。其子處瑾、處球秘不發喪,軍府內外,皆不知之,每日於寢宮問安。處瑾與其腹心韓正時參決大事,同謀奸惡。初,文禮疽未發時,舉家鹹見鬼物,昏瞑之後或歌或哭,又野河色變如血,游魚多死,浮於水上,識者知其必敗。
十九年三月,閻寶為處瑾所敗,莊宗以李嗣昭代之。四月,嗣昭為流矢所中,尋卒於師,命李存進繼之。存進亦以戰歿,乃以符存審為北面招討使,攻鎮州。是時,處瑾危蹙日甚。昭義軍節度判官任圜馳至城下,諭以禍福,處瑾登陴以誠告,乃遣牙將張彭送款於行台。俄而符存審師至城下。是夜,趙將李再豐之子衝投縋以接王師,故諸軍登城,遲明畢入,獲處瑾、處球、處琪,並其母及同惡人等,皆折足送行台,鎮人請醢而食之。又發文禮之屍,磔之於市。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