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好古

(劉寶瑞作品《連升三級》人物)

編輯 鎖定
本詞條缺少概述图,補充相關內容使詞條更完整,還能快速升級,趕緊來編輯吧!
張好古,系相聲大師劉寶瑞相聲作品連升三級》中的人物,該篇文章曾經被選入語文教材。
中文名
張好古
外文名
ZhangHaoGu
國    籍
中國
民    族
職    業
相聲大師
主要成就
系相聲大師劉寶瑞作品連升三級中的人物,該文章曾被選入語文教材

張好古文學評價

編輯
在該相聲作品中,劉寶瑞先生深刻諷刺了封建社會的科舉制度官僚制度,可謂入木三分。
其中的主人公張好古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依靠家財和運氣步步高昇,可見舊社會官僚制度的昏庸腐敗。
張好古作為那些沒有真才實學,只能靠人情和錢財發跡的紈絝子弟的代表,深入人心。

張好古算命

編輯
張好古軼事:
今天説的這個故事,是明朝時候的事兒。
在山東聊城臨清(山東最西北)有一家財主。家裏有一個少爺,叫張好古。從小就嬌生慣養,也沒念過書。長大了,吃喝嫖賭,無所不為。天天兒吃飽喝足,提籠架鳥,滿街遛。因為這個,大家夥兒都管他叫“狗少”。
有一天,張好古走在街上,看見一個相面的,圍着一圈子人。他想看一看,剛往那兒一站,相面的一眼就看見他了,知道他是狗少,想要奉承他幾句,蒙兩個錢。假裝看了看他,説:“這位老兄,雙眉帶彩,二目有神,可做國家棟梁之材。看閣下印堂發亮,官運昌旺,如要進京趕考,保您金榜題名。到那時我給您道喜。”張好古要是明白,當時能給他一個嘴巴。因為他不認字啊,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上來,上京趕考?拿什麼考呀?可是他這狗少的脾氣沒往那兒想。他想:“我們家有的是錢啊,要想做官那還不容易嘛。”他不但不生氣,反倒挺高興。説:“準能得中嗎?”“決不奉承!保您得中前三名!”“好!給你二兩銀子。真要中了,回來我還多給你。要是中不了,回來我可找你沒完。”相面的心裏説:等你回來我就走了!

張好古發展

編輯
張好古回到家裏,打點行囊包裹,帶了些金銀,還真上北京趕考來了。他也不想想,你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就趕考?這不是渾嗎!可是遇見那樣社會就有那樣事情。他動身那天就晚了,趕到北京正是考場末一天。等到了西直門,城門早就關了。事也湊巧,正趕上西直門進水車。明、清兩代的皇上,都講究喝玉泉山的水,叫老百姓半夜裏由城外頭往進拉水,還得是當天的,水車一到,城門開了。張好古也不懂啊,騎着馬跟着水車就往裏走,看城的也不敢問他,以為他是給皇上押水車的哪,就這樣他進來了。
進了城,他不知道考場在哪兒,騎着馬滿處亂撞,走到棋盤街,看見對面來了一羣人,當中間有個騎馬的,前邊有倆人打着氣死風燈——這是九千歲魏王魏忠賢下夜查街。張好古這匹馬眼神一岔,要驚,他一勒絲繮沒勒住,這馬正撞上魏忠賢的馬。要擱在往日,魏忠賢連問都不問就給殺了,因為他是明僖宗皇上最寵信的太監,有先斬後奏的權力。今天魏忠賢想問問他,一勒馬。説:“你這小子,闖什麼喪啊?”張好古也不知道他是九千歲啊!説:“啊!你管哪!我有要緊的事。”“嗬,猴兒崽子!真橫啊!有什麼要緊的事?”“我打山東來,我是上京趕考的,要是晚了進不去考場,不就把我這前三名耽誤了嗎?”“你就知道你能中前三名?”“啊!沒把握大老遠的誰上這兒來呀!”“現在考場也關了門啦,你進不去呀!”“進不去我不會砸門嗎?”魏忠賢一想:他就知道他能得中前三名,準有這麼大的學問嗎?不能!這是大話欺人,他這是拿學問唬我哪。隨着説:“來呀!拿我張片子,把他送到考場去。”魏忠賢要看看他的學問怎麼樣。可是魏忠賢也渾蛋,你要看看他的學問,你別拿片子送他呀,你就叫他自己去得了。他這一拿片子,張好古倒得了意啦,本來他不認識考場,這一來有了領道兒的了。

張好古考試

編輯
差人帶着張好古來到考場,一砸門,把片子遞進去。兩位主考官看是魏忠賢的片子,趕緊都起來了,這個就説:“這人是九千歲送來的,一定跟他有關係,咱們可得把他收下!”那個説:“不行啊!號房都滿了。”“滿了咱們也得想辦法呀!你想九千歲黑更半夜送來的人一定是他的親戚。依我説,趕緊給他騰間房。實在不行,哪怕咱們倆人在當院蹲一宿哪,也得把他留下。”“好吧!那咱們就在當院蹲一宿吧!”這叫什麼事!兩位主考官把張好古讓進來以後,他們倆人又嘀咕上了。那個就説:“咱們給他送題去。”這個説:“別去!咱們也不知道他温習的什麼書啊?咱們要是給他一出題,他要做不上來,這不是得罪九千歲嗎?”“那麼怎麼辦哪?”“怎麼辦哪?這不是有卷子嗎?乾脆我説你寫!”嘿!他們倆人全給包辦了!寫完了一想:“這要是中個頭名那可太不下去了,得啦!來個二名吧!”張好古一個字沒寫,弄個第二名!

張好古高中

編輯
到了第三天,凡是得中的人,都得到主考官家裏拜老師,遞門生帖。全去了,就是張好古沒去。他不懂啊!兩位主考宮又嘀咕上了。這個説:“張好古太不通人情了。雖然他是九千歲送來的,要沒有咱們哥兒倆關照他,説死他也中不了啊。怎麼着?現在得中了,連老師都不拜,這也太不通人情了。”“別那麼想,咱們得衝着九千歲。你想九千歲黑更半夜拿着片子把他送來,這一定是九千歲的親支近派。將來他要是做了官,咱們還得仗着他關照咱們哪。他不是沒來嗎?沒關係!咱們不會看看他去嗎?”這倒不錯,老師拜徒弟,倒了個兒了!

張好古拜師

編輯
兩位主考官見了張好古説:“那天要沒有九千歲那張片子,這考場你可就進不來了。”張好古也不知道哪兒的事啊,就含糊着答應。等他們倆人走了以後,一打聽,才知道九千歲是魏忠賢。心裏説:哎呀!要沒有這張片子,考場就進不來了。他可沒想他不認字!又一想:我得瞧瞧九千歲去!買了很多的貴重禮物,到了魏王府,把名片、禮單遞進去。魏忠賢一看名片,不認識。有心不見吧,一看禮單,禮物還很貴重。説:“叫他進來吧。”張好古進去一説:“那天要不是九千歲拿片子送我,我還真進不了考場。也是王爺福氣大,我中了個第二名。”魏忠賢一愣,啊!真有這麼大的學問?怪不得那天説那麼大的話哪!既然有這麼大的學問,將來我要是面南背北之時,這人對我有很大的用處啊。當時吩咐設擺酒宴款待。張好古足吃一頓,吃飽喝足,告辭,魏忠賢親自送出府門。這下子,北京城哄嚷動了,文武百官都知道了,大家紛紛議論:“咱們不論多大的官,誰進九千歲府拜見也沒送出來過呀?怎麼新科進士張好古去了,九千歲親自送到門口哪?”那個説:“他是九千歲的親支近派。”“看九千歲把他送出來的時候,還是恭恭敬敬的,説不定張好古許是魏王的長輩。”“既然是九千歲的長輩,咱們應該大夥兒聯名,上個奏摺,保薦一下。將來他要做了官兒,一定對咱們有很大的關照。”“對!”大家聯名保薦新科進士張好古,説他有經天緯地之才,安邦定國之志,是國家的棟樑。皇上一聽,説:“既然有這樣的人材,應該入翰林院啊。”他又入了翰林院了!
到了翰林院,這些翰林都知道他是魏忠賢的人,又聽説他是大家聯名保薦的,大夥兒誰敢不尊敬他呀?有寫的東西也不讓他寫,不但不讓他寫,大夥兒寫好了,反倒給他看:“張年兄!您看這行嗎?”“行!很好!很好!”就會説這麼一句。不管人家問什麼,都是“很好!很好!”就這句話他愣在翰林院混了一年。

張好古賀壽

編輯
轉過年來,魏忠賢的生日,文武百官都送很貴重的禮物。張好古除去送了很多貴重禮物之外,他打四寶齋紙店又買了一副對聯,可沒寫,拿着就進翰林院了,大夥兒一瞧。説:“張年兄,這是給魏王送的壽對兒嗎?”“是啊!”大夥兒打開一看。説:“喲!沒寫哪?”“可不是嗎。”大夥兒説:“您來了一年多了,我們就沒看您寫過字,想不到今天我們要瞻仰瞻仰您的墨寶。”“不!你們寫得很好,還是你們給我寫吧。”大夥兒彼此對推,誰也不寫,其中有一個人聰明。心裏説:張好古別是不認字吧?當時他眼珠兒一轉。説:“我寫!”就編了一副對子,大罵魏忠賢,説魏忠賢要謀朝篡位,寫完了説:“張年兄!您看行嗎?”張好古一看説:“行!很好!很好!”還好哪!
這一天,張好古拿着禮物給魏忠賢去拜壽。魏忠賢把禮物收下,把對子掛上,還沒看明白什麼詞兒哪,皇上的聖旨、福壽字也到了。魏忠賢擺香案接聖旨去了。所有來拜壽的文武百官都看見這副對子了,可是誰也不敢説,因為魏忠賢這人脾氣不好。比如:有人罵他,你要一告訴他,説:“某人罵您哪。”他一聽:“噢!他罵我?殺!——他罵我他一個人知道啊,現在你也知道了,一塊兒殺!”您想這誰還敢告訴他呀!就這樣,這副對子溜溜兒的掛了一天,魏忠賢愣沒看出來!

張好古結局

編輯
又過了幾年,換了崇禎皇帝。在魏忠賢家裏翻出來龍衣、龍冠。魏忠賢犯罪下獄,全家被斬,滅門九族,所有魏忠賢的人一律殺罪。就有人跟皇上説:“翰林院有個學士叫張好古,也是魏忠賢的人。” 皇上説:“那也得殺!”旁邊有一個大臣跪下了,説:“我主萬歲,張好古不是魏忠賢的人。”皇上説:“怎見得呢?”“因為某年某月某日魏忠賢辦生日,張好古送給魏忠賢一副對子,那詞句我還記着哪。上聯‘昔日曹公進九錫’,下聯:‘今朝魏王受禪’。他拿魏忠賢比曹操啦!説他要謀朝篡位,這怎麼能是魏忠賢的人哪?”皇上説:“那不是啊!”“不但不是,這是忠臣啊!”“好!既是忠臣,死罪當免,加升三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