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張儀

(戰國時期縱橫家)

編輯 鎖定
張儀(?-公元前309年),魏國安邑(今山西萬榮縣王顯鄉張儀村)人。戰國時期著名的縱橫家外交家和謀略家。
早年入於鬼谷子門下,學習縱橫之術。出山之後,首創“連橫”的外交策略,遊説六國入。得到秦惠文王賞識,封為相國,奉命出使遊説各國,以“橫”破“縱”,促使各國親善秦國,受封為武信君。
公元前311年,秦惠文王死後,秦武王繼位。張儀失去寵信,出逃魏國,擔任相國。
公元前309年,張儀去世。 [1] 
本    名
張儀
所處時代
戰國
民族族羣
華夏族
出生地
魏國安邑(今山西萬榮縣王顯鄉張儀村
逝世日期
公元前 309年
主要成就
兩為秦相,以連橫之術破合縱之策
官    職
丞相
師    承
鬼谷子
同    門
蘇秦

張儀人物生平

編輯

張儀受辱投秦

張儀是魏國人,當初曾和蘇秦一起師事鬼谷子先生,學習遊説之術,蘇秦自認為才學比不上張儀。張儀和蘇秦完成學業之後,就去遊説諸侯 [2] 
後來,蘇秦説服趙肅侯,而得以去遊説各國諸侯實行合縱的聯盟,但他擔心秦國趁機攻打各諸侯國,盟約還沒結締之前就遭到破壞。蘇秦考慮再三,找不到一個能派往秦國為他工作的合適人選,於是他派人去悄悄勸説張儀來投奔他 [3] 
張儀(左) 張儀(左)
於是張儀前往趙國,呈上名帖,請求會見蘇秦。但是,蘇秦卻對張儀不理不睬,招待張儀的時候也只是用給僕人和侍女所吃的飯食,並且還當眾羞辱張儀,説張儀那麼有才能,竟弄得窮愁潦倒到這種地步,是不值得收留的,説完就把張儀打發走了。張儀這次來見蘇秦,本以為是舊交,可以求得好處,誰知反而受到羞辱,一氣之下,想到各國諸侯中只有秦國才能威脅趙國,於是便前往秦國 [4] 
蘇秦在張儀離去後,暗中派人資助張儀到達秦國,並且幫助他見到秦惠文王。秦惠文王用張儀為客卿,與他共商攻打各國諸侯的大計。這時,幫助張儀的人才説是蘇秦故意激怒他,為的是張儀今後有更好的發展。張儀説:“唉呀,這些權謀本來都是我研習過的範圍而我卻沒有察覺到,我沒有蘇先生高明啊!況且我剛剛被任用,又怎麼能圖謀攻打趙國呢?請替我感謝蘇先生,蘇先生當權的時代,我張儀怎麼敢奢談攻趙呢?” [5] 

張儀秦國任相

秦惠文君十年(前328年),秦惠文王派遣公子華和張儀圍攻魏國的蒲陽,攻打併佔領了蒲陽。張儀趁機勸説秦惠文王把蒲陽歸還魏國,而且派公子繇到魏國去作人質。張儀又趁機勸説魏王道:“秦國對待魏國如此地寬厚,魏國不可不以禮相報。” [6] 
魏國因此就把上郡十五縣和少梁獻給秦國,用以答謝秦惠文王。於是,秦惠文王就任命張儀為相(古代官名),位居百官之首,參與軍政要務及外交活動 [7] 
秦惠文君十三年(公元前325年)農曆四月,魏惠王韓宣惠王為了對抗秦國,互尊為王。於是,秦惠文王派張儀為將討伐並佔領了魏國的陝(今河南陝縣),把那裏的魏人全部交歸魏國。秦惠文王命張儀修築了上郡要塞。 [8] 
秦惠文君十四年(公元前324年),張儀擁戴秦惠文王正式稱王,更年號為秦惠文王元年。 [9] 
秦惠文王二年(前323年),秦惠文王派張儀和齊、楚兩國的相國在齧桑(地名)會盟。 [10-11] 

張儀魏國任相

秦惠文王三年(前322年),張儀從齧桑回到秦國,被免去相位。為了秦國的利益,張儀去魏國擔任國相,打算使魏國首先臣事秦國而讓其它諸侯國效法它。魏惠王不肯接受張儀的建議,秦惠文王大發雷霆,立刻出動軍隊攻克了魏國的曲沃、平周,暗中給張儀的待遇更加優厚。張儀覺得很慚愧,感到沒有什麼可以回敬來報答秦惠文王 [12] 
秦惠文王六年(前319年),魏惠王去世,魏襄王即位 [13]  。張儀又勸説魏襄王,魏襄王也不聽從。於是,張儀暗中讓秦國攻打魏國。魏國和秦國交戰,魏國戰敗 [14] 
秦惠文王七年(前318年),韓國、趙國、魏國、燕國、齊國率領匈奴人一起進攻秦國,秦國還擊打敗了韓國申差的部隊,斬首八萬二千,諸侯們震驚慌恐 [15] 
秦惠文王八年(前317年),張儀再次遊説魏王退出合縱盟約,臣事秦國。於是,魏國宣佈退出南北合縱,請張儀擔任中間人與秦國和解;張儀回到秦國,重新出任國相。次年,魏國重新臣事秦國。 [16-17] 
秦惠文王九年(前316年),秦惠文王派遣張儀、司馬錯救援苴國和巴國,趁機吞併了蜀國。張儀貪圖巴國和苴國的富饒,又攻取了巴國,擒獲了巴王,設立巴郡、蜀郡和漢中郡,將三郡土地分為三十一縣。並在江州築城。 [18] 
秦惠文王十一年(前314年),魏國又背棄了秦國加入合縱盟約。秦國就出兵攻打魏國,奪取了曲沃 [19] 

張儀張儀戲楚

秦惠文王更元十二年(前313年),秦國想要攻打齊國,但憂慮齊、楚兩國已經締結了合縱聯盟,於是便派張儀前往楚國遊説楚懷王。 [20-21] 
楚懷王聽説張儀來,空出上等的賓館,親自到賓館安排他住宿。説:“這是個偏僻鄙陋的國家,您用什麼來指教我呢?”
張儀(左)欺楚 張儀(左)欺楚
張儀遊説楚懷王説:“大王若能聽從我的意見,就請和齊國斷絕往來、解除盟約,我願意奏請秦王獻出商於一帶六百里的土地,讓秦國的女子作為服侍大王的侍妾,秦、楚之間娶婦嫁女,永遠結為兄弟國家,這樣向北可削弱齊國而西方的秦國也就得到好處,沒有比這更好的策略了。”
楚懷王非常高興地應允了張儀。大臣們來向楚懷王祝賀,唯獨陳軫勸諫楚懷王不要輕信張儀。楚懷王説:“我不費一兵一卒即可獲得秦國六百里地,滿朝臣子都在(為這一消息感到)慶賀,唯獨你在阻止我,你想幹嘛?”
陳軫回答:“不是這樣的。以臣看來,商於一帶的土地非但不能得到,反而會換來秦國和齊國聯合起來。秦、齊二國一旦聯合,屆時必定會禍患臨頭。”
楚王要他繼續説下去,陳軫則説:“秦國之所以對我楚國如此謹慎,只因為齊楚二國。如今大王,則會使楚國孤立無援。秦國又怎麼會偏愛一個孤立無援的國家,而白送商於六百里地呢?張儀回到秦國之後一定會背棄對大王的承諾,若是向北與齊國斷絕關係,只會招來西邊秦國的禍患,兩國的軍隊一定會一起攻打楚國。我替大王想了下對策,倒不如我們在與齊國暗中合作、表面斷交,派人跟隨張儀去秦國。假如秦國把土地割讓給我們,再與齊國徹底斷交也不算晚。若他們不將土地割讓出來,那也符合我們的策略。”
楚王卻説:“希望陳先生閉上嘴,不要再講話了,等着我得到土地便是。”
於是,楚國和齊國斷絕了關係,廢除了盟約,楚懷王把楚國的相印授給了張儀,還饋贈了大量的財物,派了一位將軍跟着張儀到秦國去接收土地。
張儀回到秦國,假裝沒拉住車上的繩索,跌下車來受了傷,一連三個月沒上朝,楚懷王聽到這件事,説:“張儀是因為我與齊國斷交還不徹底吧?”就派人去往宋國,借了宋國的符節到齊國辱罵齊宣王,齊宣王一氣之下斬斷符節,轉而與秦國結交。
秦國、齊國建立了邦交之後,張儀開口便説:“我有秦王賜予我的六里封地,願把它獻給楚王。”張儀才上朝。楚國使者則説:“我奉楚王的命令,來接收商於之地六百里,從來沒聽説要收什麼六里土地。”
楚國的使臣只得返回楚國,把張儀的話告訴楚懷王,楚懷王一怒之下,興兵攻打秦國。結果秦、齊兩國共同攻打楚國,奪取了丹陽、漢中的土地。楚國又派出更多的軍隊去襲擊秦國,楚軍大敗,於是楚國又割讓兩座城池和秦國締結和約,結束戰爭狀態。 [22] 

張儀被囚楚國

張儀 張儀
秦惠文王十四年(前311年),秦國要挾楚國,想得到黔中一帶的土地,要用武關以外的土地交換它。 [23] 
楚懷王説:“我不願意交換土地,只要得到張儀,願獻出黔中地區。”
秦惠文王想要遣送張儀,又不忍開口説出來。張儀卻主動請求前往。秦惠文王説:“那楚王惱恨先生背棄奉送商於土地的承諾,這是存心報復您。”張儀説:“秦國強大,楚國弱小,我和楚國大夫靳尚關係親善,靳尚能夠去奉承楚國夫人鄭袖,而鄭袖的話楚王是全部聽從的。況且我是奉大王的命令出使楚國的,楚王怎麼敢殺我。假如殺死我而替秦國取得黔中的土地,這也是我的最高願望。”
於是,張儀出使楚國。楚懷王等張儀一到就把他囚禁起來,要殺掉他。
靳尚對鄭袖説:“您知道您將被大王鄙棄嗎?”
鄭袖説:“為什麼?”
靳尚説“秦王特別鍾愛張儀而打算把他從囚禁中救出來,如今將要用上庸六個縣的土地賄賂楚國,把美女嫁給楚王,用宮中擅長歌唱的女人作陪嫁。楚王看重土地,就會敬重秦國。秦國的美女一定會受到寵愛而尊貴,這樣,夫人也將被鄙棄了。不如替張儀講情,使他從囚禁中釋放出來。”
於是鄭袖日夜向楚懷王講情説:“作為臣子,各自為他們的國家效力。現在土地還沒有交給秦國,秦王就派張儀來了,對大王的尊重達到了極點。大王還沒有回禮卻殺張儀,秦王必定大怒出兵攻打楚國。我請求讓我們母子都搬到江南去住,不要讓秦國像魚肉一樣地欺凌屠戮。”
楚懷王后悔囚禁了張儀,於是赦免了張儀,像過去一樣優厚款待他。 [24] 

張儀遊説諸國

  • 遊説楚王
秦惠文王十四年(前311年),張儀從囚禁中放出來不久,沒有立即離開楚國,而是又去遊説楚懷王。
屈原(右)怒斥張儀(左) 屈原(右)怒斥張儀(左)
張儀向楚懷王提出:他可以向秦王建議不要黔中之地,但請秦王派太子來楚國作人質,楚國派太子到秦國作人質,把秦國貴女作為侍候楚懷王的姬妾,兩國永結兄弟鄰邦,不相互打仗的策略。
此時,楚懷王雖已得到張儀,卻又難於讓出黔中土地給秦國,想要答應張儀的建議。
屈原反對説:“前次大王被張儀欺騙,張儀來到楚國,我認為大王會用鼎鑊(古代兩種烹飪器鼎和鑊)煮死他,如今釋放了他,不忍殺死他,還聽信他的邪妄之言,這可不行。”
楚懷王説:“答應張儀的建議可以保住黔中土地,這是美好有利的事情。已經答應了而又背棄他,這可不行。”
楚懷王最終答應了張儀的建議,背離了“合縱”與秦國結盟親善。 [25] 
  • 遊説韓王
張儀離開楚國,就藉此機會前往韓國,遊説韓宣惠王説:“韓國地勢險惡,大王不歸附秦國,秦就會發兵佔據宜陽,截斷韓國的上黨地區,再東取成皋、滎陽,那麼鴻台之宮、桑林之苑就不再屬於大王所有了。要是阻塞了成皋,截絕了上黨地區,那大王的國土就要被分割了。早歸附秦國就安全,不歸附秦國就危險。如果製造的是禍端卻要想得到福報,計慮粗淺,結怨很深,違背秦國而順從楚國,要想國家不亡,那是不可能的啊。所以我替大王謀劃,還不如替秦國效勞。秦最大的希望是削弱楚國,而最能削弱楚國的就是韓國。不是因為韓國比楚國強大,而是由韓的地勢所決定的。現在大王向西臣事秦國,進攻楚國,秦王必然高興。攻打楚國有利於韓國擴大領土,轉移了禍患,取悦了秦國,沒有比這更好的主意了。”
韓宣惠王聽從了張儀的主意。張儀回到秦國作了彙報,秦惠文王賜給張儀五座城邑,並封他為武信君。 [26] 
  • 遊説齊王
秦惠文王十四年(前311年),秦惠文王又派張儀向東遊説齊國的齊湣王説:“天下強大的國家沒有超過齊國的,大臣及其父兄興旺發達、富足安樂。然而,替大王出謀劃策主張合縱的人,都為了暫時的歡樂,不顧國家長遠的利益。如今秦、楚兩國嫁女娶婦,結成兄弟盟國。韓國獻出宜陽,魏國獻出河外,趙國在澠池朝拜秦王,割讓河間來奉事秦國。假如大王不臣事秦國,秦國就會驅使韓國、魏國進攻齊國的南方,趙國的軍隊全部出動,渡過清河,直指博關、臨菑,即墨就不再為大王所擁有了。國家一旦被進攻,即使是想要臣事秦國,也不可能了,因此希望大王仔細地考慮它。”
齊湣王説:“齊國偏僻落後,僻處東海邊上,不曾聽到過國家長遠利益的道理。”就答應了張儀的建議。 [27-28] 
  • 遊説趙王
張儀離開齊國,向西到趙國遊説趙武靈王説:“如今秦國相約齊國、韓國、魏國的軍隊,準備進攻趙國。所以我不敢隱瞞真實的情況,先把它告訴大王左右親信。我私下替大王考慮,不如與秦王在澠池會晤,面對面,口頭作個約定,請求按兵不動,不要進攻。希望大王拿定主意。”
趙武靈王答應了張儀的建議,張儀才離去。 [29] 
  • 遊説燕王
張儀又向北到了燕國,遊説燕昭王説:“大王最親近的國家,莫過於趙國。趙襄子兇暴乖張,六親不認,大王是有明確見識的,那還能認為趙國可以親近嗎?趙國出動軍隊攻打燕國,兩次圍困燕國首都來劫持大王,大王還要割讓十座城池向他道歉。如今,趙國已經獻出河間一帶土地臣事秦國。如今,假如大王不臣事秦國,秦國將出動軍隊直下雲中、九原,驅使趙國進攻燕國,那麼易水長城,就不再為大王所擁有了。所以希望大王仔細地考慮它。”
燕昭王聽信了張儀的建議,説:“我就像蠻夷之徒一樣處在落後荒遠的地方,這裏的人即使是男子大漢,都僅僅像個嬰兒,他們的言論不能夠產生正確的決策。如今,承蒙貴客教誨,我願意向西面奉事秦國,獻出恆山腳下五座城池。” [30] 

張儀回到秦國

秦惠文王十四年(前311年),張儀返回秦國報告,還沒走到咸陽的時候,秦惠文王就去世了,秦武王即位 [31] 
秦武王從做太子時就不喜歡張儀,等到繼承王位,很多大臣説張儀的壞話:“張儀不講信用,反覆無定,出賣國家,以謀圖國君的恩寵。秦國一定要再任用他,恐怕被天下人恥笑。” [32] 
諸侯們聽説張儀和秦武王感情上有裂痕,都紛紛背叛了連橫政策,又恢復了合縱聯盟 [33] 
秦武王元年(前310年),大臣們日夜不停地詆譭張儀,而齊國又派人來責備張儀。張儀害怕被殺死,就趁機對秦武王獻策:“為秦國國家着想,必須使東方各國發生大的變故,大王才能多割得土地。如今,聽説齊王特別憎恨我,只要我在哪個國家,他一定會出動軍隊討伐它。所以,我希望讓我這個不成才的人到魏國去,齊國必然要出動軍隊攻打魏國。魏國和齊國的軍隊在城下混戰而誰都沒法回師離開的時候,大王利用這個間隙攻打韓國,打進三川,軍隊開出函谷關而不要攻打別的國家,直接挺進,兵臨周都,周天子一定會獻出祭器。大王就可以挾持天子,掌握天下的地圖户籍,這是成就帝王的功業啊。” [34] 
秦武王認為他説的對,就準備了三十輛兵車,送張儀到魏國。 [35-36] 

張儀重返魏國

齊湣王聽説張儀在魏國,果然出動軍隊攻打魏國,魏襄王很害怕。
張儀説:“大王不要擔憂,我讓齊國罷兵。”就派遣他的門客馮喜到楚國,再借用楚國的使臣到齊國,使臣對齊湣王説:“大王特別憎恨張儀;雖然如此,可是大王讓張儀在秦國有所依託,也做得夠周到了啊!”
齊湣王説:“我憎恨張儀,張儀在什麼地方,我一定出兵攻打什麼地方,我怎麼讓張儀有所依託呢?”使臣回答説:“這就是大王讓張儀有所依託呀。張儀離開秦國時,本來與秦王約定説:‘替大王着想,必須使東方各國發生大的變故,大王才能多割得土地。如今齊國特別憎恨我,我在哪個國家,他一定會派出軍隊攻打哪個國家。所以我希望讓我這個不成才的人到魏國,齊國必然要出動軍隊攻打魏國,魏國和齊國的軍隊在城下混戰而誰都沒法回師離開的時候,大王利用這個間隙攻打韓國,打進三川,軍隊開出函谷關而不要攻打別的國家,直接挺進,兵臨周都,周天子一定會獻出祭器。大王就可以挾持天子,掌握天下的地圖户籍,這是成就帝王的功業啊。’秦王認為他説的對,所以準備了兵車三十輛,送張儀去了魏國。如今,張儀去了魏國,大王果然攻打它,這是大王使國內疲憊睏乏而向外攻打與自己建立邦交的國家,廣泛地樹立敵人,禍患殃及自身,卻讓張儀得到秦國的信任。這就是我所説的‘讓張儀有所依託’呀。”
齊湣王贊同使者的説法,就下令撤軍 [37] 

張儀去世

張儀出任魏國相國一年以後,於秦武王二年(前309年)死在了魏國。 [38-40] 

張儀歷史評價

編輯
三國志12歷史武將的張儀 三國志12歷史武將的張儀
蘇秦:張儀,天下賢士,吾殆弗如也。 [41] 
景春: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 [42] 
孟子: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子未學禮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門,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無違夫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42] 
甘茂:始張儀西並巴蜀之地,北開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多張子而以賢先王。 [43] 
李斯: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制鄢、郢,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從,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 [44] 
司馬遷:三晉多權變之士,夫言從衡強秦者大抵皆三晉之人也。夫張儀之行事甚於蘇秦,然世惡蘇秦者,以其先死,而儀振暴其短以扶其説,成其衡道。要之,此兩人真傾危之士哉! [41]  [45] 
太史公自序》:六國既從親,而張儀能明其説,復散解諸侯。 [46] 
劉向:蘇秦為縱,張儀為橫,橫則秦帝,縱則楚王,所在國重,所去國輕。 [47] 
揚子《法言》曰:或問:“儀、秦學乎鬼谷術而習乎縱橫言,安中國者各十餘年,是夫?”曰:“詐人也。聖人惡諸。”曰:“孔子讀而儀、秦行,何如也?”曰:“甚矣鳳鳴而鷙翰也!”“然則子貢不為歟?”曰:“亂而不解,子貢恥諸。説而不富貴,儀、秦恥諸。”或曰:“儀、秦其才矣乎,跡不蹈已?”曰:“昔在任人,帝而難之,不以才矣。才乎才,非吾徒之才也。” [48] 
諸葛亮:蘇、張長於馳辭,不可以結盟誓。 [49] 
左思:四海齊鋒,一口所敵,張儀、張祿亦足雲也。(李周翰注:四海諸侯雖齊鋒攻秦,一言以説,乃能敵之。)
司馬貞:儀未遭時,頻被困辱。及相秦惠,先韓後蜀。連衡齊魏,傾危誑惑。陳軫挾權,犀首騁欲。如何三晉,繼有斯德。 [41] 
徐夤:荊楚南來又北歸,分明舌在不應違。懷王本是無心者,籠得蒼蠅卻放飛。 [50] 
温會:危軒重疊開,訪古上裴回。有舌嗟秦策,飛樑駕楚材。 [51] 
姚向:秦相駕羣材,登臨契上台。查從銀漢落,江自雪山來。
司馬光:儀與蘇秦皆以縱橫之術遊諸侯,致位富貴,天下爭慕效之……而儀、秦、衍最著。 [48] 
蘇軾:孟子曰:“我善養吾浩然之氣。”是氣也,寓於尋常之中,而塞乎天地之間。卒然遇之,則王公失其貴,晉、楚失其富,良、平失其智,賁、育失其勇,儀、秦失其辯。
邵雍:“廉頗白起善用兵,蘇秦張儀善縱橫。” [52] 
徐鈞:再攻再相梁不悟,六百六里楚云何。蘇秦反覆何須道,反覆如君事更多。 [53] 
陳普:虎狼縱暴互奔馳,狐魅紛紜擅肆欺。三二百年天地裹,十棚木偶弄嬰兒。 [54] 

張儀人物爭議

編輯
  • 蘇秦張儀年輩問題
兩千多年來,蘇秦和張儀一直被説成是戰國合縱連橫鬥爭中的對手,蘇秦大搞合縱,而張儀堅持連橫。但1973年出土的長沙馬王堆漢基帛書《戰國縱橫家書》卻表明:蘇秦的年輩比張儀晚,蘇秦死於公元前284年,張儀死於公元前310年,蘇秦的主要活動均在張儀身死之後。張儀在秦國任相時,蘇秦還沒踏入政壇。不同於《史記》與《資治通鑑》所言。 [55] 

張儀軼事典故

編輯

張儀張儀折竹

典出《拾遺記》。張儀是戰國時縱橫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年輕時替人家抄書,遇到沒有見過的好句子就寫在掌中或腿上,晚上回到家中,就折竹刻寫,久而久之,就集成冊子。後人遂以“折竹”或“張儀折竹”形容勤奮刻苦學習。 [56] 

張儀張儀受笞

張儀完成學業,就去遊説諸侯。他曾陪着楚國國相喝酒,席間,楚相丟失了一塊玉璧,門客們懷疑是張儀拿的,就説:“張儀貧窮,品行鄙劣,一定是他偷去了宰相的玉璧。”
於是,大家一起把張儀拘捕起來,拷打了幾百下。可是張儀始終沒有承認,大家只好釋放了張儀。
張儀的妻子又悲又恨地説:“唉!您要是不讀書遊説,又怎麼能受到這樣的屈辱呢?”張儀對他的妻子説:“你看看我的舌頭還在不在?”他的妻子笑着説:“舌頭還在呀。”張儀説:“這就夠了。” [57] 
張儀出任秦國國相以後,寫信警告楚國國相説:“當初我陪着你喝酒,我並沒偷你的玉璧,你卻鞭打我。你要好好地守護住你的國家,我反而要偷你的城池了!” [58] 

張儀中傷陳軫

陳軫,是遊説的策士,和張儀共同侍奉秦惠文王,兩人都得到國君的賞識,於是兩人紛紛爭寵。
張儀在秦惠文王面前中傷陳軫説:“陳軫用豐厚的禮物隨便地來往於秦楚之間,應當為國家外交工作。如今楚國卻不曾對秦國更加友好反而對陳軫親善,足見陳軫為自己打算的多而為大王打算的少啊。而且陳軫想要離開秦國前往楚國,大王為什麼沒聽説呢?”
秦惠文王很生氣,找來陳軫問是怎麼回事。陳軫巧妙地運用講故事的方式化解。
陳軫在秦國過了一整年,秦惠文王最終還是任用張儀做宰相,而陳軫投奔楚國。 [59] 

張儀墓地

編輯
張儀墓位於開封市區東北七公里新曹門遺址邊宴台河村,在村南北街中段西側,原為長方形高台,其土質堅硬,經年被人掘土使用竟成凹坑,1994年仲秋,市有關部門重修張儀墓,並立有《整修張儀墓碑記》一通。
張儀墓長方形,似硯(古墓不似今墓圓形,大皆為長方形),故墓附近村落(原為張儀後代守墓所居)乃稱“硯台”,復因其南三公里的張耳墓亦似硯台,為示區別,張耳墓稱南硯台,張儀墓稱北硯台,位於今開蘭公路北側。
明清時期,黃河南移,靠近開封城垣,且屢次決口,北硯台村北被衝出一大河口,羣眾遂改稱為北硯台河。復因村西北一公里處系宋宴台遺址,硯、宴諧音,傳來傳去硯台河就成了宴台河了。 [60] 

張儀藝術形象

編輯
  • 影視形象
年份
影/視劇
片名
飾演者
圖冊
1977
電影
《屈原》
張錚
喻恩泰飾演的張儀 喻恩泰飾演的張儀
1997
電視劇
《東周列國·戰國篇》
林京來
刁勇
1999
電視劇
《屈原》
舒耀瑄
2013
電視劇
《大秦帝國之縱橫》
2015
電視劇
《羋月傳》
趙立新
2016年
電視劇
思美人
參考資料
  • 1.    (宋)司馬光《資治通鑑》卷三
  • 2.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者,魏人也。始嘗與蘇秦俱事鬼谷先生,學術,蘇秦自以不及張儀。張儀已學遊説諸侯。
  • 3.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蘇秦已説趙王而得相約從親,然恐秦之攻諸侯,敗約後負,念莫可使用於秦者,乃使人微感張儀曰:“子始與蘇秦善,今秦已當路,子何不往遊,以求通子之原?”
  • 4.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於是之趙,上謁求見蘇秦。蘇秦乃誡門下人不為通,又使不得去者數日。已而見之,坐之堂下,賜僕妾之食。因而數讓之曰:“以子之材能,乃自令困辱至此。吾寧不能言而富貴子,子不足收也。”謝去之。張儀之來也,自以為故人,求益,反見辱,怒,念諸侯莫可事,獨秦能苦趙,乃遂入秦。
  • 5.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蘇秦已説趙王而得相約從親,然恐秦之攻諸侯,敗約後負,念莫可使用於秦者,乃使人微感張儀曰:“子始與蘇秦善,今秦已當路,子何不往遊,以求通子之原?”張儀於是之趙,上謁求見蘇秦。蘇秦乃誡門下人不為通,又使不得去者數日。已而見之,坐之堂下,賜僕妾之食。因而數讓之曰:“以子之材能,乃自令困辱至此。吾寧不能言而富貴子,子不足收也。”謝去之。張儀之來也,自以為故人,求益,反見辱,怒,念諸侯莫可事,獨秦能苦趙,乃遂入秦。蘇秦已而告其舍人曰:“張儀,天下賢士,吾殆弗如也。今吾幸先用,而能用秦柄者,獨張儀可耳。然貧,無因以進。吾恐其樂小利而不遂,故召辱之,以激其意。子為我陰奉之。”乃言趙王,發金幣車馬,使人微隨張儀,與同宿舍,稍稍近就之,奉以車馬金錢,所欲用,為取給,而弗告。張儀遂得以見秦惠王。惠王以為客卿,與謀伐諸侯。蘇秦之舍人乃辭去。張儀曰:“賴子得顯,方且報德,何故去也?”舍人曰:“臣非知君,知君乃蘇君。蘇君憂秦伐趙敗從約,以為非君莫能得秦柄,故感怒君,使臣陰奉給君資,盡蘇君之計謀。今君已用,請歸報。”張儀曰:“嗟乎,此在吾術中而不悟,吾不及蘇君明矣!吾又新用,安能謀趙乎?為吾謝蘇君,蘇君之時,儀何敢言。且蘇君在,儀寧渠能乎!”
  • 6.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秦惠王十年,使公子華與張儀圍蒲陽,降之。儀因言秦復與魏,而使公子繇質於魏。儀因説魏王曰:“秦王之遇魏甚厚,魏不可以無禮。”魏因入上郡、少梁,謝秦惠王。惠王乃以張儀為相,更名少梁曰夏陽。儀相秦四歲,立惠王為王。居一歲,為秦將,取陝。築上郡塞。
  • 7.    《史記·秦本紀》:(秦惠文君)十年,張儀相秦。魏納上郡十五縣。
  • 8.    《史記·秦本紀》:十三年四月戊午,魏君為王,韓亦為王。使張儀伐取陝,出其人與魏。
  • 9.    《史記·秦本紀》:十四年,更為元年。
  • 10.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其後二年,使與齊、楚之相會齧桑。
  • 11.    《史記·秦本紀》:(秦惠文王)二年,張儀與齊、楚大臣會齧桑。
  • 12.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東還而免相,相魏以為秦,欲令魏先事秦而諸侯效之。魏王不肯聽儀。秦王怒,伐取魏之曲沃、平周,復陰厚張儀益甚。張儀慚,無以歸報。
  • 13.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二年壬寅……魏惠王薨,子襄王立。
  • 14.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留魏四歲而魏襄王卒,哀王立。張儀復説哀王,哀王不聽。於是張儀陰令秦伐魏。魏與秦戰,敗。
  • 15.    《史記·秦本紀》:韓、趙、魏、燕、齊帥匈奴共攻秦。秦使庶長疾與戰修魚,虜其將申差,敗趙公子渴、韓太子奐,斬首八萬二千。
  • 16.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而張儀復説魏王曰:“魏地方不至千里,卒不過三十萬。地四平,諸侯四通輻輳,無名山大川之限。從鄭至梁二百餘里,車馳人走,不待力而至。梁南與楚境,西與韓境,北與趙境,東與齊境,卒戍四方,守亭鄣者不下十萬。梁之地勢,固戰場也。梁南與楚而不與齊,則齊攻其東;東與齊而不與趙,則趙攻其北;不合於韓,則韓攻其西;不親於楚,則楚攻其南:此所謂四分五裂之道也。“且夫諸侯之為從者,將以安社稷尊主彊兵顯名也。今從者一天下,約為昆弟,刑白馬以盟洹水之上,以相堅也。而親昆弟同父母,尚有爭錢財,而欲恃詐偽反覆蘇秦之餘謀,其不可成亦明矣。“大王不事秦,秦下兵攻河外,據卷、衍、酸棗,劫衞取陽晉,則趙不南,趙不南而梁不北,梁不北則從道絕,從道絕則大王之國欲毋危不可得也。秦折韓而攻梁,韓怯於秦,秦韓為一,梁之亡可立而須也。此臣之所為大王患也。“為大王計,莫如事秦。事秦則楚、韓必不敢動;無楚、韓之患,則大王高枕而卧,國必無憂矣。“且夫秦之所欲弱者莫如楚,而能弱楚者莫如梁。楚雖有富大之名而實空虛;其卒雖多,然而輕走易北,不能堅戰。悉梁之兵南面而伐楚,勝之必矣。割楚而益梁,虧楚而適秦,嫁禍安國,此善事也。大王不聽臣,秦下甲士而東伐,雖欲事秦,不可得矣。“且夫從人多奮辭而少可信,説一諸侯而成封侯,是故天下之遊談士莫不日夜搤腕瞋目切齒以言從之便,以説人主。人主賢其辯而牽其説,豈得無眩哉。“臣聞之,積羽沈舟,羣輕折軸,眾口鑠金,積毀銷骨,故原大王審定計議,且賜骸骨闢魏。”哀王於是乃倍從約而因儀請成於秦。張儀歸,復相秦。
  • 17.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張儀説魏襄王曰:"梁地方不至千里,卒不過三十萬,地四平,無名山大川之限,卒戍楚、韓、齊、趙之境,寧亭、障者不下十萬,梁之地勢固戰場也。夫諸侯之約從,盟洹水之上,結為兄弟以相堅也。今親兄弟同父母,尚有爭錢財相殺傷,而欲恃反覆蘇秦之餘謀,其不可成亦明矣。大王不事秦,秦下兵攻河外,據卷衍、酸棗,劫衞,取陽晉,則趙不南,趙不南而梁不北,梁不北則從道絕,從道絕則大王之國欲毋危,不可得也。故願大王審定計議,且賜骸骨。"魏王乃倍從約,而因儀以請成於秦。張儀歸,復相秦。
  • 18.    《華陽國志》卷一“巴、蜀世戰爭。周慎王五年,蜀王伐苴侯,苴侯奔巴,巴為求救於秦。秦惠文王遣張儀、司馬錯救苴、巴,遂伐蜀,滅之。儀貪巴、苴之富,因取巴,執王以歸,置巴、蜀及漢中郡,分其地為三十一縣。儀城江州。”
  • 19.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三歲而魏復背秦為從。秦攻魏,取曲沃。明年,魏復事秦。
  • 20.    《史記·秦本紀》:(秦惠王)十二年,王與梁王會臨晉。庶長疾攻趙,虜趙將莊。張儀相楚。
  • 21.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二年戊申……秦王欲伐齊,患齊、楚之從親,乃使張儀至楚,説楚王曰……
  • 22.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秦欲伐齊,齊楚從親,於是張儀往相楚。楚懷王聞張儀來,虛上舍而自館之。曰:“此僻陋之國,子何以教之?”儀説楚王曰:“大王誠能聽臣,閉關絕約於齊,臣請獻商於之地六百里,使秦女得為大王箕帚之妾,秦楚娶婦嫁女,長為兄弟之國。此北弱齊而西益秦也,計無便此者。”楚王大説而許之。羣臣皆賀,陳軫獨吊之。楚王怒曰:“寡人不興師發兵得六百里地,羣臣皆賀,子獨吊,何也?”陳軫對曰:“不然,以臣觀之,商於之地不可得而齊秦合,齊秦合則患必至矣。”楚王曰:“有説乎?”陳軫對曰:“夫秦之所以重楚者,以其有齊也。今閉關絕約於齊,則楚孤。秦奚貪夫孤國,而與之商於之地六百里?張儀至秦,必負王,是北絕齊交,西生患於秦也,而兩國之兵必俱至。善為王計者,不若陰合而陽絕於齊,使人隨張儀。苟與吾地,絕齊未晚也;不與吾地,陰合謀計也。”楚王曰:“原陳子閉口毋復言,以待寡人得地。”乃以相印授張儀,厚賂之。於是遂閉關絕約於齊,使一將軍隨張儀。張儀至秦,詳失綏墮車,不朝三月。楚王聞之,曰:“儀以寡人絕齊未甚邪?”乃使勇士至宋,借宋之符,北罵齊王。齊王大怒,折節而下秦。秦齊之交合,張儀乃朝,謂楚使者曰:“臣有奉邑六里,原以獻大王左右。”楚使者曰:“臣受令於王,以商於之地六百里,不聞六里。”還報楚王,楚王大怒,發兵而攻秦。陳軫曰:“軫可發口言乎?攻之不如割地反以賂秦,與之並兵而攻齊,是我出地於秦,取償於齊也,王國尚可存。”楚王不聽,卒發兵而使將軍屈匄擊秦。秦齊共攻楚,斬首八萬,殺屈匄,遂取丹陽、漢中之地。楚又復益發兵而襲秦,至藍田,大戰,楚大敗,於是楚割兩城以與秦平。
  • 23.    《資治通鑑·卷三》:公元前三一一年,秦惠王使人告楚懷王,請以武關之外易黔中地。
  • 24.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秦要楚欲得黔中地,欲以武關外易之。楚王曰:“不原易地,原得張儀而獻黔中地。”秦王欲遣之,口弗忍言。張儀乃請行。惠王曰:“彼楚王怒子之負以商於之地,是且甘心於子。”張儀曰:“秦強楚弱,臣善靳尚,尚得事楚夫人鄭袖,袖所言皆從。且臣奉王之節使楚,楚何敢加誅。假令誅臣而為秦得黔中之地,臣之上原。”遂使楚。楚懷王至則囚張儀,將殺之。靳尚謂鄭袖曰:“子亦知子之賤於王乎?”鄭袖曰:“何也?”靳尚曰:“秦王甚愛張儀而不欲出之,今將以上庸之地六縣賂楚,美人聘楚,以宮中善歌謳者為媵。楚王重地尊秦,秦女必貴而夫人斥矣。不若為言而出之。”於是鄭袖日夜言懷王曰:“人臣各為其主用。今地未入秦,秦使張儀來,至重王。王未有禮而殺張儀,秦必大怒攻楚。妾請子母俱遷江南,毋為秦所魚肉也。”懷王後悔,赦張儀,厚禮之如故。
  • 25.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既出,未去,聞蘇秦死,乃説楚王……於是楚王已得張儀而重出黔中地與秦,欲許之。屈原曰:“前大王見欺於張儀,張儀至,臣以為大王烹之;今縱弗忍殺之,又聽其邪説,不可。”懷王曰:“許儀而得黔中,美利也。後而倍之,不可。”故卒許張儀,與秦親。
  • 26.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去楚,因遂之韓,説韓王……韓王聽儀計。張儀歸報,秦惠王封儀五邑,號曰武信君。
  • 27.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使張儀東説齊湣王曰:天下強國無過齊者,大臣父兄殷眾富樂。然而為大王計者,皆為一時之説,不顧百世之利。從人説大王者,必曰‘齊西有強趙,南有韓與梁。齊,負海之國也,地廣民眾,兵強士勇,雖有百秦,將無奈齊何’。大王賢其説而不計其實。夫從人朋黨比周,莫不以從為可。臣聞之,齊與魯三戰而魯三勝,國以危亡隨其後,雖有戰勝之名,而有亡國之實。是何也?齊大而魯小也。今秦之與齊也,猶齊之與魯也。秦、趙戰於河、漳之上,再戰而趙再勝秦;戰於番吾之下,再戰又勝秦。四戰之後,趙之亡卒數十萬,邯鄲僅存,雖有戰勝之名而國已破矣。是何也?秦強而趙弱。今秦、楚嫁女娶婦,為昆弟之國。韓獻宜陽;梁效河外;趙入朝澠池,割河間以事秦。大王不事秦,秦驅韓、梁攻齊之南地,悉趙兵渡清河,指博關,臨菑、即墨非王之有也。國一日見攻,雖欲事秦,不可得也。是故願大王孰計之也。齊王曰:“齊僻陋,隱居東海之上,未嘗聞社稷之長利也。”乃許張儀。
  • 28.    《史記·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十二年……客有言曰魏王謂韓馮、張儀曰……
  • 29.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去,西説趙王曰:敝邑秦王使使臣效愚計於大王。大王收率天下以賓秦,秦兵不敢出函谷關十五年。大王之威行於山東,敝邑恐懼懾伏,繕甲厲兵,飾車騎,習馳射,力田積粟,守四封之內,愁居懾處,不敢動搖,唯大王有意督過之也。今以大王之力,舉巴、蜀,並漢中,包兩週,遷九鼎,守白馬之津。秦雖僻遠,然而心忿含怒之日久矣。今秦有敝甲凋兵,軍於澠池,願渡河逾漳,據番吾,會邯鄲之下,願以甲子合戰,以正殷紂之事,敬使使臣先聞左右。凡大王之所信為從者恃蘇秦。蘇秦熒惑諸侯,以是為非,以非為是,欲反齊國,而自令車裂於市。夫天下之不可一亦明矣。今楚與秦為昆弟之國,而韓、梁稱為東藩之臣,齊獻魚鹽之地,此斷趙之右臂也。夫斷右臂而與人鬥,失其黨而孤居,求欲毋危,豈可得乎?今秦發三將軍:其一軍塞午道,告齊使興師渡清河,軍於邯鄲之東;一軍軍成皋,驅韓、梁軍於河外;一軍軍於澠池。約四國為一以攻趙,趙(服)[破],必四分其地。是故不敢匿意隱情,先以聞於左右。臣竊為大王計,莫如與秦王遇於澠池,面相見而口相結,請案兵無攻。願大王之定計。趙王曰:“先王之時,奉陽君專權擅勢,蔽欺先王,獨擅綰事,寡人居屬師傅,不與國謀計。先王棄羣臣,寡人年幼,奉祀之日新,心固竊疑焉,以為一從不事秦,非國之長利也。乃且願變心易慮,割地謝前過以事秦。方將約車趨行,適聞使者之明詔。”趙王許張儀,張儀乃去。
  • 30.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北之燕,説燕昭王曰:大王之所親莫如趙。昔趙襄子嘗以其姊為代王妻,欲並代,約與代王遇於句注之塞。乃令工人作為金斗,長其尾,令可以擊人。與代王飲,陰告廚人曰:‘即酒酣樂,進熱啜,反斗以擊之。’於是酒酣樂,進熱啜,廚人進斟,因反斗以擊代王,殺之,王腦塗地。其姊聞之,因摩笄以自刺,故至今有摩笄之山。代王之亡,天下莫不聞。夫趙王之很戾無親,大王之所明見,且以趙王為可親乎?趙興兵攻燕,再圍燕都而劫大王,大王割十城以謝。今趙王已入朝澠池,效河間以事秦。今大王不事秦,秦下甲雲中、九原,驅趙而攻燕,則易水、長城非大王之有也。且今時趙之於秦猶郡縣也,不敢妄舉師以攻伐。今王事秦,秦王必喜,趙不敢妄動,是西有強秦之援,而南無齊、趙之患,是故願大王孰計之。”燕王曰:“寡人蠻夷僻處,雖大男子裁如嬰兒,言不足以採正計。今上客幸教之,請西面而事秦,獻恆山之尾五城。”燕王聽儀。
  • 31.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儀歸報,未至咸陽而秦惠王卒,武王立。
  • 32.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秦)武王自為太子時不説張儀,及即位,羣臣多讒張儀曰:“無信,左右賣國以取容。秦必複用之,恐為天下笑。”諸侯聞張儀有卻武王,皆畔衡,複合從。
  • 33.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諸侯聞張儀有卻武王,皆畔衡,複合從。
  • 34.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五年辛亥……張儀説秦武王曰:"為王計者,東方有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得地也。臣聞齊王甚憎臣,臣之所在,齊必伐之。臣願乞其不肖之身以之梁,齊必伐梁,齊、梁交兵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挾天子,案圖籍,此王業也。"王許之。
  • 35.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諸侯聞張儀有卻武王,皆畔衡,複合從。秦武王元年,羣臣日夜惡張儀未已,而齊讓又至。張儀懼誅,乃因謂秦武王曰:“儀有愚計,願效之。”王曰:“奈何?”對曰:“為秦社稷計者,東方有大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得地也。今聞齊王甚憎儀,儀之所在,必興師伐之。故儀願乞其不肖之身之梁,齊必興師而伐梁。梁、齊之兵連於城下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出兵函谷而毋伐,以臨周,祭器必出。挾天子,按圖籍,此王業也。”秦王以為然,乃具革車三十乘,入儀之梁。
  • 36.    《史記·卷十·秦本紀第十》:惠王卒,子武王立。武王元年……張儀、魏章皆東出之魏。
  • 37.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齊王果伐梁,梁王恐。張儀曰:"王勿患也。請令齊罷兵。"乃使其舍人之楚,借使謂齊王曰:"甚矣,王之託儀於秦也!"齊王曰:"何故?"楚使者曰:"張儀之去秦也,固與秦王謀矣,欲齊、梁相攻而令秦取三川也。今王果伐梁,是王內罷國而外伐與國,以信儀於秦王也。"齊王乃解兵還。
  • 38.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齊果興師伐之。哀王恐。張儀曰:“王勿患也,請令罷齊兵。”乃使其舍人馮喜之楚,借使之齊,謂齊王曰:“王甚憎張儀;雖然,亦厚矣王之託儀於秦也!”齊王曰:“寡人憎儀,儀之所在,必興師伐之,何以託儀?”對曰:“是乃王之託儀也。夫儀之出也,固與秦王約曰:‘為王計者,東方有大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得地。今齊王甚憎儀,儀之所在,必興師伐之。故儀願乞其不肖之身之梁,齊必興師伐之。齊、梁之兵連於城下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出兵函谷而無伐,以臨周,祭器必出。挾天子,案圖籍,此王業也。’秦王以為然,故具革車三十乘而入之梁也。今儀入梁,王果伐之,是王內罷國而外伐與國,廣鄰敵以內自臨,而信儀於秦王也。此臣之所謂‘託儀’也。”齊王曰:“善。”乃使解兵。張儀相魏一歲,卒於魏也。
  • 39.    《史記·秦本紀》:(秦武王)二年,初置丞相,”醿裏疾、甘茂為左右丞相。張儀死於魏。
  • 40.    《資治通鑑·卷三·周紀三○慎靚王》:張儀相魏一歲,卒。
  • 41.    《史記·張儀列傳第十》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42.    《孟子·滕文公章句下》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43.    《史記.樗裏子甘茂列傳》“甘茂至,王問其故。對曰:“宜陽,大縣也,上黨、南陽積之久矣。名曰縣,其實郡也。今王倍數險,行千里攻之,難。昔曾參之處費,魯人有與曾參同姓名者殺人,人告其母曰‘曾參殺人’,其母織自若也。頃之,一人又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尚織自若也。頃又一人告之曰‘曾參殺人’,其母投杼下機,逾牆而走。夫以曾參之賢與其母信之也,三人疑之,其母懼焉。今臣之賢不若曾參,王之信臣又不如曾參之母信曾參也,疑臣者非特三人,臣恐大王之投杼也。始張儀西並巴蜀之地,北開西河之外,南取上庸,天下不以多張子而以賢先王。”
  • 44.    《諫逐客疏》“惠王用張儀之計,拔三川之地,西並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漢中,包九夷,制鄢、郢,東據成皋之險,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國之眾,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
  • 45.    三晉出了很多權宜機變的人物,那些主張合縱、連橫使秦國強大的,大多是三晉人。張儀的作為比蘇秦有過之,可是社會上厭惡蘇秦的原因,是因為他先死了而張儀張揚暴露了他合縱政策的短處,用來附會自己的主張,促成邊橫政策。總而言之,這兩個人是真正險詐的人。
  • 46.    《太史公自序》:六國既從親,而張儀能明其説,復散解諸侯。作張儀列傳第十。
  • 47.    劉向·《戰國策序》
  • 48.    《資治通鑑·卷三》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8]
  • 49.    《諸葛亮文集》  .子夜星網站[引用日期2015-12-26]
  • 50.    張儀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51.    奉陪段相公晚夏登張儀樓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52.    《伊川擊壤集卷之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9-08]
  • 53.    張儀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54.    公孫衍張儀  .文獻網[引用日期2014-08-31]
  • 55.    周鵬飛,蘇秦張儀年輩問題考辨(J),人文雜誌,1985年06期
  • 56.    王子年《拾遺記》曰:張儀、蘇秦二人同志,遞剪髮以相活,或傭力寫書。行遇聖人之文,無題記,則以墨畫於掌內及股裏;夜還,更折竹寫之。
  • 57.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已學遊説諸侯。嘗從楚相飲,已而楚相亡璧,門下意張儀,曰:“儀貧無行,必此盜相君之璧。”共執張儀,掠笞數百,不服,醳之。其妻曰:“嘻!子毋讀書遊説,安得此辱乎?”張儀謂其妻曰:“視吾舌尚在不?”其妻笑曰:“舌在也。”儀曰:“足矣。”
  • 58.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張儀既相秦,為文檄告楚相曰:“始吾從若飲,我不盜而璧,若笞我。若善守汝國,我顧且盜而城!”
  • 59.    《史記·卷七十·張儀列傳第十》:陳軫者,遊説之士。與張儀俱事秦惠王,皆貴重,爭寵。張儀惡陳軫於秦王曰:“軫重幣輕使秦、楚之間,將為國交也。今楚不加善於秦而善軫者,軫自為厚而為王薄也。且軫欲去秦而之楚,王胡不聽乎?”王謂陳軫曰:“吾聞子欲去秦之楚,有之乎?”軫曰:“然。”王曰:“儀之言果信矣。”軫曰:“非獨儀知之也,行道之士盡知之矣。昔子胥忠於其君而天下爭以為臣,曾參孝於其親而天下願以為子。故賣僕妾不出閭巷而售者,良僕妾也;出婦嫁於鄉曲者,良婦也。今軫不忠其君,楚亦何以軫為忠乎?忠且見棄,軫不之楚何歸乎?”王以其言為然,遂善待之。居秦期年,秦惠王終相張儀,而陳軫奔楚。楚未之重也,而使陳軫使於秦。過樑,欲見犀首。犀首謝弗見。軫曰:“吾為事來,公不見軫,軫將行,不得待異日。”犀首見之。陳軫曰:“公何好飲也?”犀首曰:“無事也。”曰:“吾請令公厭事可乎?”曰:“奈何?”曰:“田需約諸侯從親,楚王疑之,未信也。公謂於王曰:‘臣與燕、趙之王有故,數使人來,曰無事何不相見,願謁行於王。’王雖許公,公請毋多車,以車三十乘,可陳之於庭,明言之燕、趙。”燕、趙客聞之,馳車告其王,使人迎犀首。楚王聞之大怒,曰:“田需與寡人約,而犀首之燕、趙,是欺我也。”怒而不聽其事。齊聞犀首之北,使人以事委焉。犀首遂行,三國相事皆斷於犀首。軫遂至秦。韓魏相攻,期年不解。秦惠王欲救之,問於左右。左右或曰救之便,或曰勿救便,惠王未能為之決。陳軫適至秦,惠王曰:“子去寡人之楚,亦思寡人不?”陳軫對曰:“王聞夫越人莊舄乎?”王曰:“不聞。”曰:“越人莊舄仕楚執珪,有頃而病。楚王曰:‘舄故越之鄙細人也,今仕楚執珪,貴富矣,亦思越不?’中謝對曰:‘凡人之思故,在其病也。彼思越則越聲,不思越則楚聲。’使人往聽之,猶尚越聲也。今臣雖棄逐之楚,豈能無秦聲哉!”惠王曰:“善。今韓、魏相攻,期年不解,或謂寡人救之便,或曰勿救便,寡人不能決,願子為子主計之餘,為寡人計之。”陳軫對曰:“亦嘗有以夫卞莊子刺虎聞於王者乎?莊子欲刺虎,館豎子止之,曰:‘兩虎方且食牛,食甘必爭,爭則必鬥,鬥則大者傷,小者死,從傷而刺之,一舉必有雙虎之名。’卞莊子以為然,立須之。有頃,兩虎果鬥,大者傷,小者死。莊子從傷者而刺之,一舉果有雙虎之功。今韓、魏相攻,期年不解,是必大國傷,小國亡,從傷而伐之,一舉必有兩實。此猶莊子刺虎之類也。臣主與王何異也。”惠王曰:“善。”卒弗救。大國果傷,小國亡,秦興兵而伐,大克之。此陳軫之計也。
  • 60.    李良學,王宴春,張儀墓查考(J),尋根,1994年02期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