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廣陵散

(中國古曲)

編輯 鎖定
廣陵散 [3]  》,又名《廣陵止息》。它是中國古代一首大型琴曲,中國音樂史上非常著名的古琴曲,著名十大古琴曲之一。
即古時的《聶政刺韓傀曲》,魏晉琴家嵇康以善彈此曲著稱,刑前仍從容不迫,索琴彈奏此曲,並慨然長嘆:“《廣陵散》於今絕矣!” [5] 
今所見《廣陵散》譜重要者有三,以《神奇秘譜》的《廣陵散》為最早,也較為完整,是今日經常演奏的版本。全曲共45段。全曲貫注一種憤慨不屈的浩然之氣,“紛披燦爛,戈矛縱橫”。 [6] 
《廣陵散》的來歷:據《晉書》記載,此曲乃嵇康遊玩洛西時,為一古人所贈。而《太平廣記》裏更有一則神鬼傳奇,説的是嵇康好琴,有一次,嵇康夜宿月華亭,夜不能寢,起坐撫琴,琴聲優雅,打動一幽靈,那幽靈遂傳《廣陵散》於嵇康,更與嵇康約定:此曲不得教人。公元263年,嵇康為司馬昭所害。臨死前,嵇康俱不傷感,唯嘆惋:"袁孝尼嘗請學此散,吾靳固不與,《廣陵散》於今絕矣!"。
中文名
《廣陵散》
別    名
《廣陵止息》
名    史
十大古曲之一
典    故
《聶政刺韓王曲》
最早版本
《神奇秘譜》
表    達
憤慨不屈的浩然之氣
琴譜名稱
撰刊年代
琴曲簡介
神奇秘譜
1425
慢商調凡四十一拍
西麓堂琴譜
1525

風宣玄品
1539

琴苑心傳全編
1667
慢商調
琴學叢書
1910
蕉庵刻本凡十段
琴學叢書
1910
凡四十五段

廣陵散漢語詞彙

編輯

廣陵散基本信息

條目:廣陵散 [4] 
拼音:guǎng língsǎn
注音:ㄍㄨㄤˇ ㄌㄧㄥˊ ㄙㄢˇ [1] 

廣陵散引證解釋

《廣陵散》是琴曲名。三國·魏·嵇康善彈此曲,秘不授人。後遭讒被害,臨刑索琴彈之,曰:“《廣陵散》於今絕矣!”見《晉書·嵇康傳》。後亦稱事無後繼、已成絕響者為“廣陵散”。
北齊書·徐之才傳》:“長子林,字少卿,太尉司馬。次子同卿,太子庶子。之才以其無學術,每嘆雲:‘終恐同《廣陵散》矣!’”
前蜀·韋莊贈峨嵋山彈琴李處士》詩:“《廣陵》故事無人知,古人不説今人疑。”
·陸游九月一日夜讀詩稿有感走筆作歌》:“放翁老死何足論,《廣陵散》絕還堪惜。”
宋·文天祥《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賦》之四:“萬里風沙知己盡,誰人會得《廣陵》音?”
明·張煌言《序》:“獨從前樂府歌行,不可復考,故所訂幾若《廣陵散》。”亦省稱“廣陵”。
金一《文學上之美術觀》:“虞淵未薄乎日暮,《廣陵》不絕於人間。” [1] 

廣陵散內容簡介

編輯
今存《廣陵散》曲譜,最早見於明代朱權編印的《神奇秘譜》(公元1425年),譜中有關於“刺韓”、“衝冠”、“發怒”、“報劍”等內容的分段小標題,所以古來琴曲家即把《廣陵散》與《聶政刺韓傀曲》看作是異名同曲。
趙西堯等著《三國文化概覽》的描述,《廣陵散》樂譜全曲共有四十五個樂段,分開指、小序、大序正聲、亂聲、後序六個部分。正聲以前主要是表現對聶政不幸命運的同情;正聲之後則表現對聶政壯烈事蹟的歌頌與讚揚。正聲是樂曲的主體部分,着重表現了聶政從怨恨到憤慨的感情發展過程,深刻地刻畫了他不畏強暴、寧死不屈的復仇意志。全曲始終貫穿着兩個主題音調的交織、起伏和發展、變化。一個是見於“正聲”第二段的正聲主調, 另一個是先出現在大序尾聲的亂聲主調。 正聲主調多在樂段開始處,突出了它的主導體用。亂聲主調則多用於樂段的結束,它使各種變化了的曲調歸結到一個共同的音調之中,具有標誌段落,統一全曲的作用。
廣陵散
廣陵散(2張)
《廣陵散》的旋律激昂、慷慨,它是我國現存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殺伐戰鬥氣氛的樂曲,直接表達了為父報仇的精神,具有很高的思想性及藝術性。或許嵇康也正是看到了《廣陵散》的這種反抗精神與戰鬥意志,才如此酷愛《廣陵散》並對之產生如此深厚的感情。
《廣陵散》在清代曾絕響一時,建國後我國著名古琴家管平湖先生根據《神奇秘譜》所載曲調進行了整理、打譜,使這首奇妙絕倫的古琴曲音樂又回到了人間。
近代琴學家楊時百,在其所編《琴學叢書》的《琴鏡》中就認為此曲源於河間雜曲《聶政刺韓王曲》。
“廣陵”是揚州的古稱,“散”是操、引樂曲的意思,《廣陵散》的標題説明這是一首流行於古代廣陵地區的琴曲。這是我國古代的一首大型器樂作品,它萌芽於秦、漢時期,其名稱記載最早見於魏應璩《與劉孔才書》:“聽廣陵之清散”。到魏、晉時期它已逐漸成形定稿。隨後曾一度流失,後人在明代宮廷的《神奇秘譜》中發現它,再重新整理,才有了我們今天聽到的《廣陵散》。琴曲的內容據説是講述戰國時期聶政為報嚴仲子知遇之恩,待母親去世守孝結束後,替恩人嚴仲子刺殺韓國宰相俠累的故事。
嵇康 嵇康
嵇康是一位偉大的藝術大師,他寫的《聲無哀樂論》、《難自然好學論》、《太師箴》、《明膽論》、《釋私論》、《養生論》千秋相傳,並且他彈得一手好琴,尤其善於演奏《廣陵散》,倍受人們關注。當時與他齊名的還有比他大十三歲的阮籍,音樂史上常有“嵇琴阮嘯”的説法,但在思想和人格上,嵇康要比阮籍更高出一籌。
嵇康 嵇康
嵇康對那些傳世久遠、名目堂皇的教條禮法不以為然,更深惡痛絕那些烏煙瘴氣、爾諛我詐的官場仕途。他寧願在洛陽城外做一個默默無聞而自由自在的打鐵匠,也不願與豎子們同流合污。他如痴如醉地追求着他心中崇高的人生境界:擺脱約束,釋放人性,迴歸自然,享受悠閒。熊旺的爐火和剛勁的錘擊,正是這種境界絕妙的闡釋。所以,當他的朋友山濤向朝廷推薦他做官時,他毅然決然地與山濤絕交,並寫了文化史上著名的《與山巨源絕交書》,以明心志。
不幸的是,嵇康那卓越的才華和逍遙的處世風格,最終為他招來了禍端。他提出的“非湯武而薄周孔”、“越名教而任自然”的人生主張,深深刺痛了統治階級的要害:嵇康如此藐視聖人經典、痛恨官場仕途,長久下去,豈不危害我太平江山的統治,此人非殺無以正民風、清王道,這裏不是現成有個呂安的案子嗎?將他牽連進去,既可殺之,又不會施人以柄,豈不妙哉。於是,在一些仇視嵇康的小人的誹謗和唆使下,公元262年,統治者司馬昭下令將嵇康處以死刑。在刑場上,有三千太學生向朝廷請願,請求赦免嵇康,並要拜嵇康為師,這正是向社會昭示了嵇康的學術地位和人格魅力,但這種“無理要求”當然不會被當權者接納。而此刻嵇康所想的,不是他那神采飛揚的生命即將終止,卻是一首美妙絕倫的音樂後繼無人。他要過一架琴,在高高的刑台上,面對成千上萬前來為他送行的人們,彈奏了最後的《廣陵散》,錚錚的琴聲,神秘的曲調,鋪天蓋地,飄進了每個人的心裏。彈畢之後,嵇康從容地引首就戮,時年僅三十九歲。

廣陵散題解

編輯
據《琴操》記載:戰國聶政的父親,為韓王鑄劍,因延誤日期而慘遭殺害,聶政立志為父親報仇,入山學琴十年,身成絕技,名揚韓國。韓王召喚他進宮演奏,聶政終於實現了刺殺韓王的報仇夙願,自己毀容而死(注:《史記》則言為嚴仲子與韓相俠累有睚眥之怨,嚴仲子聞聶政之名,聶政以母在,不從;母死喪畢,聶政懷之,遂報嚴仲子,刺韓相俠累,自己毀容以不連累親友,韓人暴屍街頭,無人識;其姊聞之,以為乃其弟,赴認之,大哭而死。見於《史記·刺客列傳》)。後人根據這個故事,譜成琴曲,慷慨激昂,氣勢宏偉,為古琴著名大麴之一。
《神奇秘譜》:臞仙按琴史曰。“晉書載:廣陵散者,嵇康,字叔夜,譙國之人也。嘗遊會稽,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分,忽有客詣之,稱是古人,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辨,因索琴彈之,為廣陵散曲,聲調絕倫,遂以授康,仍誓不傳人,亦不言其姓字。時司馬懿為大將軍,康與鍾會為長史。會每與康交,而康不為禮,會以此憾火,因譖康欲助毋丘儉。司馬懿既暱信會,遂害之。康將刑東市,顧視日影,索琴彈之曰,‘昔袁孝已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時年四十。海內之士莫不痛之。帝尋悟而悔焉”,又琴書曰“嵇康廣陵散本四十一拍,不傳於世。惟康之甥袁孝己能琴,每從康學靳惜不與,後康靜夜鼓琴彈廣陵散,孝己竊從户外聽之。至亂聲小息,康疑有人,推琴而止,出户果見孝己,止得三十三拍。後孝己會止息意,續成八拍,共四十一拍,序引在外。世亦罕知焉。”然廣陵散曲,世有二譜。今予所取者,隋宮中所收之譜。隋亡而入於唐,唐亡流落於民間者有年,至宋高宗建炎間,復入於御府。經九百三十七年矣,予以此譜為正。故取之。
《西麓堂琴統》:晉譙國嵇康善琴,嘗遊會稽宿華陽亭。有異人夜詣康,授以廣陵散曲,使秘勿傳。嵇康受而秘之。後司馬懿將刑康東市,復取琴彈之曰,“廣陵散絕矣。”先是,其甥袁孝己從康學琴,每叩是曲,輒靳不許。康夜彈琴,孝己竊從户外聽之,至亂聲小息,康覺而止。曲本四十一拍,去引外,孝己所聞止三十三拍,後續成八拍,總四十一拍。其名曰廣陵散者,揚州本廣陵地,言魏散亡,自廣陵始也。韓皋聞鼓琴至止息,嘆曰,“美哉,嵇康之為是曲!”即此。
琴苑心傳全編》:按琴史、晉書載,廣陵散曲者,嵇康,字叔夜,譙國之人也。嘗遊會稽,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分,忽有客詣之,稱是古人,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辨,因索琴彈之,為廣陵散曲,聲調絕倫,遂以授康,仍誓不傳。又琴書曰:“嵇康廣陵散曲。本四十一拍,不傳於世,惟康之甥袁孝己能琴,每從康學,靳惜不與。後康靜夜鼓琴,彈廣陵散,孝己竊從户外聽之。至亂聲小息,康疑有人,推琴而止,出户果見孝己,止得三十三拍。後孝己會止息意,續成八拍,共四十一拍,序引在外。世亦罕知焉”。臞仙曰:“廣陵散曲有二譜,今予所取者,隋宮中所收之譜。隋亡而入於唐,唐亡流落於民間者有年,至宋高宗建炎間,復入於御府。經九百三十七年矣,予以此譜為正。故取之”。
希韶閣琴瑟合譜》:此操鐵笛道人云:“得自神授”。按紫霞洞譜雲:“嵇中散嘗遊洛西,暮宿華亭,夜分,引琴而彈,忽有客詣之,與康共談音律,詞致清辨,因索琴彈廣陵散一曲,聲調絕倫,遂以授中散,韓皋謂中散琴曲有廣陵散者,以王陵、毋邱儉輩皆自廣陵散敗,言魏之散亡,自廣陵始,故名其曲曰廣陵散”。王幼學雲:“散乃曲名,如操、弄、引、吟之類”。
《醒心琴譜》:據《晉書》所載,嵇康嘗遊於會稽,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分忽有客諧之,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辨,因索而彈之,為《廣陵散》曲。其聲調絕倫,授之予康。康誓不傳人。其客不言己姓名,只説為“古人”。時嵇康為司馬氏所忌,藉故害之,殺康於東市。康顧視日影,索琴彈《廣陵散》。曰:昔袁孝己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海內之士莫不痛之。
又琴書曰:嵇康《廣陵散》本四十一段,不傳於世。唯康之甥袁孝己能琴。每從康學靳惜不與。康靜夜鼓琴,彈《廣陵散》。孝己竊從户外聽之,後被康所覺,只得三十三段。後孝己會止息意,續成八段,共四十一段,序引在外。世亦罕知此曲。後至隋,此曲傳於宮中。隋亡而入於唐宮。唐亡,其譜流落民間。至宋高宗時,御府復收此曲。明朱權《神奇秘譜》所載,即此譜本也。
《廣陵散》者,敍事曲也。昔戰國時,聶政之父為韓王鑄劍,因誤期被殺。聶政成年,誓報父仇,故入宮行刺,未遂而出逃。後於山中遇仙人授予琴藝。政不欲連累家人,漆面而變其形,吞炭而變其聲,學習七年,欲往行刺。然路遇其妻,識得其齒。故政以石擊碎牙齒,復學三年,而琴藝精絕。而後鼓琴於闕下,路人皆驚其藝。韓王聞之,招其入宮鼓琴。政藏劍於琴內,入於宮中,於鼓琴時刺死韓王,而欲不露身份,遂自剝面皮而自盡。宮廷欲知其身份,故曝屍於市,懸賞識者。政姊聞之,念政為父報仇,已舍其身,自復何惜己之性命,使弟之名埋沒,遂往相認,述政為父報仇之事,揚聶政之名,而後自盡。《廣陵散》曲,即述此聶政刺韓王之事也。
此傳譜者,全本共四十三段,分為《開指》一段,《小序》一段,《大序》五段,《正聲》十八段,《亂聲》十段,《後序》八段。竊以為有過冗長,略嫌繁複,故重作節本,分為《開指》一段,《小序》一段,《大序》一段,《正聲》十五段,《後序》三段,共二十一段。
《廣陵散》後記
《琴學初津》:
原評:
(二段)平淡深遠,緩緩彈去,細細審之,如元人一幅氣運筆墨,若不細心領略,自覺無味。
(三段)操弦不諳斯曲,如入山陰道上,而不視其美也。
(五段)靜中消遣,真是一大骨董。
(六段)幾帶起,幾撥刺,臞仙作秋鴻,竊而用之。
(七段)妙在不疾不離,就入亂後,一收痛快。
(九段)輕描淡寫,趣味無窮深遠。
按是曲,嵇康於孤館清夜彈琴,而遇神人世間所授,調用黃鐘慢二,仍借林鐘宮音,調亦神奇,意亦深遠,音取宏厚,指取古勁。彈宜和緩,撥刺尤宜平靜,抑揚頓挫,起伏虛靈,細心靜作,自有神奇之韻,非泛曲與其比例也。至於用調,實法古而非立異也。古詩云:“側商調裏唱伊州”,又有側楚,側蜀,餘以此語推之,而調之類此者,抑系側調,誠不謬哉。然是調相傳散失無存,今得之蕉庵譜中,是否原曲,莫能審辨,聽其節奏,宮商從容高古,取用之奇,得示曾有,惜其原譜,指法徽分,錯訛殊多,但他譜示經遇目,惟與古齋曲目之中,亦經收錄,譜示行世,深為憾事,茲依蕉庵譜,細加釐正,聚其氣韻,則不致逆指抗音疏散之弊。
十一弦館琴譜》:嵇叔夜廣陵散絕傳於世,固人人所得而知也。嵇叔夜廣陵散實未絕傳於世,則非人人所得而知也。晉書嵇康傳:“臨刑東市,顧視日影,索琴彈之,曰,‘昔袁孝己當從吾學廣陵散,吾固靳之,廣陵散於今絕矣。’此廣陵散絕傳之證也。太平御覽引文士傳,嵇康臨死,顏色不變,謂其兄曰,‘以琴來否?’兄曰‘已至。’康取調之,為太平引。曲成,嘆息曰,‘太平引絕於今日耶?’此絕傳者是太平引,非廣陵散之證也”。......唐以前各家琴書俱載有廣陵散,其果未絕傳之又一證也。......袁孝尼從中散學琴為一事、中散臨刑鼓太平引為又一事。史書誤合為一耳。
《琴學叢書》:廣陵散非嵇康作也,聶政剌韓王曲也一二絃宮商同音,亦非君臣同位之説也。嵇康琴賦雲,廣陵止息東武太山。李善注云,古有此曲,今並猶存未詳所起應。璩與劉孔才書曰,聽廣陵之清散。傅玄琴賦曰,馬融譚思於止息,又云引此以證明古有此曲,非謂康之言出於此也,可知以廣陵散為嵇康作者皆無稽之談也。廣陵太山皆以地名曲。左思齊都賦注曰,東武,太山齊之土風歌謠,謳吟曲名。安知廣陵非揚州土風古歌曲,韓皋乃謂叔夜因魏之忠臣散殄於廣陵痛憤寫之於琴,以廣陵名其曲,失之遠矣。蔡邕琴操聶政刺韓王曲雲,聶政作,政父為韓王所殺,政學塗,入宮,刺王不得,去太山,遇仙人學鼓琴,七年而琴成。鼓琴闕下,觀者成行,馬牛止聽,以聞韓王召見使彈琴,政援琴而歌,琴中出刀刺王。張崇序廣陵散雲,琴譜中有井裏,別姊,辭卿,報義,取韓相,投劍,之類,皆刺客聶政事。意叔夜微示其意,而終畏晉禍,假聶之事為名。崇知有聶政刺韓王事,何以不知有聶政刺韓王曲,仍以為稽康作甚無謂也。耶律晉卿彈 廣陵散詩序 更謂,叔夜作此曲,晉尚未受禪,慢商與宮同聲,臣行君道,指司馬父子,權侔人主,以悟時君。然何以又託為鬼神所授,秘不與人,雖其甥求之亦不得耶。餘前刻琴學隨筆,錄近人雜著,前明京師李近樓,幼瞽能琴,作八尼僧修佛事,經咒鼓鈸笙簫之屬,酷似其聲。並有清光宣間,瞽者玉玉峯,以三絃作戲曲,洋鼓洋號操兵步伐聲。餘因論聶政刺韓王,學七年而琴成,其技必類乎此。時餘未見此廣陵散譜,今按譜彈之,覺指下一片金革殺伐激刺之聲,令人驚心動魄,忘其為琴曲。世以當日鼓琴闕下,觀者成行,馬牛止聽,足徵餘前説不謬。更以知曲中各段命名曰,取韓,呼幽,亡身,返魂,衝冠,皆與聶政刺韓王為父報仇之旨相合,其為聶政刺韓王曲,毫無疑義。即非聶政自作,亦必為彼時曾聽聶政彈琴者摹擬之作。不然何能咄咄逼人如此。但何以改名廣陵散,惜其説不傳耳。至於一二絃同聲之理,因段句之末多用潑刺滾拂指法,收一弦宮音,非慢二絃同聲,常有異音犯指,無所謂君臣也。韓,張諸人穿鑿傅會,造成千古疑案,可怪甚矣。嵇康琴賦,古曲名甚多,廣陵,止息,在變用雜起之列,可知決非康作,亦非康獨有,不然袁孝尼雖聰明天亶,何能一聽即得三十三拍。特康專精此曲,不欲示人,是以假託鬼神,如果鬼神既令誓不傳人,何以臨終自居於靳,且若有悔不與孝尼意耶。予所見大略如此。李君伯仁,因廣陵散古譜,減字指法,徽分節奏,疑誤過多,使人不能下指,屬予以琴鏡譜例,註明唱弦拍板及聲字,付之剞劂,俾此後人人可彈,不致有譜與無譜等。譜成,並書所見於此,不自知其是且非也。丁卯六月 望日九疑山人識
《桐鄉馮水廣陵散譜》
序:廣陵散琴操,見晉書嵇叔夜傳,叔夜東市臨刑雲,“悔不將此曲傳袁孝己”。元耶律晉卿雲,“此曲傳自唐王遨”。是此曲之傳皆在叔夜已死之後,是否果為原作,不可考。然後世言琴家恆思見此曲而不得,他譜存者不過數段,蓋偽託也。惟臞仙神奇秘譜列於道卷都,據云傳自隋宮,明郎仁保(瑛)七修續稿曾敍其事,而列其詞句。晉卿亦有彈廣陵散詩序,其詞名略有不同處,或臞仙時傳抄之誤。晉卿稱棲嚴老人於此曲最擅長,棲嚴苗姓,名秀實,金泰和時供奉也。據此二端,雖不敢斷為原作,要亦隋唐間之譜矣。頃見嘉靖本明藩徽邸風宣玄品為撰刻琴譜、列是曲於卷五中,其詞名及拍,皆與七修續稿相同。是必藩徽邸採諸臞仙者也。風宣譜世亦不易觀,爰照原本重梓,以廣其傳,予非矜“廣陵散”之奇,實欲存隋唐間之聲調耳。今世所傳琴譜至古為明刊宋譜,且不數見,更遑論隋唐!臞仙譜作於永樂,既雲傳自隋宮,當必有據。更證以晉卿之詩,至近亦唐宋譜也。處今之世,能得唐宋之聲,不亦大可實貴哉?原譜或有可疑,缺落處以及詞名之異同,特為逐條辯正。並將晉卿序七修續稿附錄於後以次參考。
後記:嵇叔夜能作廣陵散,史氏謂嵇叔夜宿華陽亭,夜中有鬼神授之。韓皋以為“揚州者,廣陵故地,魏氏之季,毋丘儉輩皆都督揚州,為司馬懿父子所殺。叔夜悲憤之懷,寫之於琴,以名其曲、言魏之忠臣散殄於廣陵也。蓋避當時之禍,乃託於鬼神耳。”叔夜自雲,“靳固其曲,不以傳袁孝己。”唐乾符間待詔王遨,為季山甫鼓之。近代大定間汴梁留後完顏光祿者命士人張研一彈之,因請中議大夫張崇為譜序。崇備敍此事,渠雲,“驗於琴譜,有井裏、別姊、辭卿、報義、取韓相、投劍之類,皆剌客聶政為嚴仲子剌殺韓相俠累之事,特無與揚州事相近者。意其叔夜以廣陵散名曲,微示其意,而終畏晉禍。其敍其聲,假聶之事為名耳。韓皋徒知託於鬼物以避難,而不知其序其聲皆有所託也。”崇敬之論似是而非。餘以為叔夜作此曲也,晉尚未受禪,慢商與宮同聲,臣行君道,指司馬懿父子權侔人主,以悟時君也。又序聶政之事以譏權臣之罪,不俠累,安得仗義之士以誅君側之惡?有所激也。不然,則遠引聶政之事,甚無謂也。泰也間,待詔張器之亦彈此曲,每至沈思、峻跡二篇緩彈之;節奏支離,未盡其善。獨棲嚴老人混而為一,士大夫期其精妙。其子闌亦得棲嚴之遺意焉。
《琴操》:聶政剌韓王者,聶政之所作也。政父為韓王治劍,過期不成,王殺之,時政未生。及壯,問其母曰,“父何在?”母告之。政欲殺韓王乃學塗入王宮,撥劍剌王,不得。逾城而出,去入太山,遇仙人,學鼓琴。漆身為厲,吞炭變其音。七年而琴成,欲入韓,道逢其妻,從置櫛,對妻而笑,妻對之泣下。政曰“夫人何故泣?”妻曰,“聶政出遊,七年不歸,吾嘗夢想思見之。君對妾笑,齒似政齒,故悲而泣。”政曰,“天下人齒,盡政若耳。胡為泣乎?”即別去,復入山中,仰天而嘆曰,“嗟乎!變容易聲,欲為父報仇,而為妻所知。父仇當何時復報?”援石撃落其齒。留山中三年習操,持入韓國,人莫知政。政鼓琴闕下,觀者成行,馬牛止聽。以聞韓王,王召政而見之,使之彈琴,政即援琴而歌之。內刀在琴中,政於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剌韓王,殺之。曰,“烏有使者生不見其父,可得使乎?”政殺國君,知當及母,即自犂剝面皮,斷其形體,人莫能識,乃梟磔政形體,市系金其側,“有知此人者,賜金千斤。”遂有一婦人往而哭曰,“嗟乎!為父報仇邪?”顧謂市人曰,“此所謂聶政也。為父報仇,知當及母,乃自犂剝面。何愛一女之身,而不揚吾子之名哉?”乃抱政屍而哭。冤結陷塞,遂絕行脈而死。故曰聶政剌韓王。(作聶政剌韓王曲)
北堂書鈔》:廣陵散:晉書,嵇康傳雲,“初,康嘗遊乎洛西,暮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分,忽有客詣之,稱是古人,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辯,因索琴彈之,而為廣陵散。聲調絕倫,遂以授康,仍誓不傳人,亦不言其姓字。後康將刑樂市,索琴彈之曰,‘昔袁孝尼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
《太平御覽》:聶政剌韓王都,聶政之所作也。聶政父為韓王治劍,過時不成,韓王殺之,時政未生。及壯問母曰,“父何在?”母告之。政欲殺韓王,乃學塗入王宮,撥劍剌韓王,不得志,政逾城而出,去入太山,遇仙人,學鼓琴,漆身為厲,吞炭變其音,七年而琴成,欲入韓國。道逢其妻,妻對之泣下。對曰“夫人何故泣?”妻曰,“聶政出遊七年不歸,吾嘗夢相思見。君對妾笑,齒似政齒,故我心悲而泣也。”政曰,“天下人齒,盡相似耳,胡為泣乎?”即別去,復入山中,仰天而嘆曰,“嗟乎!變容易聲,欲為父報仇,而為妻所知。父仇當何時復報?”援石撃落其齒,留山中三年,習琴,持入韓國,人莫知政。政鼓琴闕下,觀者成行,馬牛止聽,以聞韓王。王召政而見之,使之彈琴,政即援琴而鼓之。內刀在琴中,政於是左手持衣,右手出刀以剌韓王,殺之。曰,“烏有使者生不見其父,可得死乎?”政殺國君,罪當及母,即自犂剝面皮,斷其形體,人莫能識,乃梟磔政形體,市,系金其側,“有知此人者,賜金千斤。”遂有一婦人往而哭之曰,“嗟乎!為父報仇邪?”顧謂曰,“此所謂聶政也。為父報仇,知當及母,乃自犂剝面。何愛一女之身,而不揚吾子之名哉,”乃抱政屍而哭。冤結陷塞,遂絕行脈而死。故曰,聶政剌韓王。(作聶政剌韓王曲)
《琴史》:杜夔,字公良,河南人。邃於聲律,聰思過人,絲竹八音,靡所不能,為魏太樂令,紹復先代古樂,皆自夔始。帝嘗對賓客,欲使吹笙鼓琴,夔有難色。帝怒,以他事黜之。或雲,夔妙於廣陵散,嵇康就其子孟求得此聲。(杜夔)
《琴史》:嵇康,字叔夜,譙國之人也。有冠偏之才,韜世之量。導生以存道,居正以待時,而卒不見容於衰世,古今所悼愍者也。博綜技藝,特妙絲竹;以為物有盛衰,而此無變,滋味有厭而此不倦,可以導養神氣,宣和情志,處窮獨而不悶者,莫近於音聲也。嘗著琴賦,......於琴德備矣,嘗為中散大夫。時晉將篡魏,叔夜不樂仕近,鍾會以康負德望,勸司馬誅之。康臨刑,顧日景索琴彈之,曰,“昔袁孝尼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時年四十。或雲,康遊於洛西,暮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久,忽有客詣之,自雲古人,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辯,因索琴彈之,為廣陵散,聲調絕倫,遂以授康,仍誓不傳,亦不言姓字,此説已怪,不足據也。知叔夜之意者,惟唐之李勉乎。(嵇康)
《琴史》:袁準,字孝尼。陳郡人。少好琴,未嘗一日徹去。嘗學廣陵散於嵇叔夜,叔夜靳而不傳,臨終悔之。官至給事中。或傳孝尼乃叔夜之甥,嘗竊傳其曲,謂之止息,然據叔夜琴賦已有廣陵止息,豈自古已立此名,而叔夜孝尼復潤色之耶?(袁準)
《琴史》:廣陵之作,叔夜寓深意於其間,故其將死猶恨不傳。後之人雖粗得其音,而不知其意,更歷千載而後得韓皋,可以無憾矣。然叔夜知魏晉之禍,而不知身之禍,命矣夫!或雲,叔夜傳廣陵於杜夔之子,蓋與論樂耳,非授此曲也。(韓湟及其子皋)
《通志》:河間雜弄二十章:廣陵散,嵇康死後,此曲遂絕。往往後人本舊名而別新聲也。
《潛確居類書》:廣陵散:(晉書)嵇康嘗遊洛西,暮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夜分,忽有客詣之,稱是古人。與康共談音律,辭致清辯。曰,“君試以琴見與。”乃彈廣陵散。聲調絕倫,遂以授康。仍誓不傳人,亦不言其姓字。後康臨弄東市,顧視日影,索琴彈之曰,昔袁孝尼嘗請學廣陵,吾靳固不與,廣陵散於今絕矣。謝靈運詩,“悽悽明月吹,惻惻廣陵散。”明月吹,亦琴曲名,悽惻哀聲也。
《廣陵散》小標題
《神奇秘譜》:慢角調,開指;
小序:止息;
大序:井裏第一,申誠第二,順物第三,因時第四,干時第五;
正聲:取韓第一,呼幽第二,亡身第三,作氣第四,含志第五,沉思第六,返魂第七,徇物(一名移燈就座)第八,衝冠第九,長虹第十,寒風第十一,發怒第十二,烈婦第十三,收義第十四,揚名第十五,含光第十六,沉名第十七,投劍第十八;
亂聲:峻跡第一,守質第二,歸政第三,誓畢第四,終思第五,同志第六,用事第七,辭鄉第八,氣衝第九,微行第十;
後序:會止息意第一,意絕第二,悲志第三,嘆息第四,長吁第五,傷感第六,恨憤第七,計亡第八。
《西麓堂琴統》第一譜:
一,無開指;二,小序分三段,“止息”注於第一段之下,三,餘同《神奇秘譜》。
《西麓堂琴統》第二譜:
一,無“開指”,但曲前另加“慢商品”一段;
二,“小序”作“小引”,也是三段,但無“止息”的小標題;
三,“大序”五段的小標題與神奇,風宣同;
四,“正聲”第一段“取韓”作“取韓相”,第十三段“烈婦”用“別秭”,第十四段“收義”作“報義”第十五段“揚名”作“揚明”;
五,“亂聲”作“契聲”,但“亂聲”十段的十個小標題均與神奇,風宣同;
六,“後序”第五段“長吁”作“長呼”,餘與神奇,風宣同。
《琴苑心傳全編》:與《神奇秘譜》同。
《琴學叢書》:與《風宣玄品》同。

廣陵散史籍記載

編輯
《七修類稿·續稿·卷五》
○廣陵散
《晉書》載:嵇康嘗遊會稽,宿華陽亭,引琴而彈。忽客至,自稱古人,與談音律,辭致清辨,索琴而彈曰:“此《廣陵散》也。”聲調絕倫,遂授於康,誓不傳人,不言姓而去。及康將刑東市,顧日影曰:“昔袁孝尼嘗從吾學《廣陵散》,吾每靳,而今絕矣。”海內至今,莫不痛惜。又《琴書》曰:嵇康《廣陵散》本四十一拍,不傳於世。惟便康之甥袁孝尼能琴,每從康學而不與,後康靜夜鼓之,孝尼竊從外聽。至亂聲,小有間息。康疑有人,推琴出户,果見孝尼。止得三十三拍。後孝尼會止息之意,續成八拍,共四十一拍。序引在而世亦罕聞焉。予少曾學琴,亦聞其無傳也。嘉靖己巳,宿尚書顧東橋書室,見有《神奇秘譜》三卷,乃明?瞿仙所纂,首列《廣陵散》,共該四十四拍。序其原出隋宮,傳唐、宋之御府者,共有六段,段各有題並譜。餘曲六十有一,若世所傳《顏回雙清》之類絕少也。惜譜多難抄,今止錄其《廣陵》一曲,詞名則具,而音譜亦略之也。曲名《廣陵散》者,因時晉乘魏際,王陵、毌丘儉、文欽、諸葛誕,繼為揚州都督,鹹有興復之謀,俱為司馬所殺。揚地名廣陵,散言魏散亡自廣陵始也。止息名篇者,由音哀傷痛息,客稱古人者,乃伶倫也。皆他書所考雲耳。
《嵇中散孤館遇神》
晉·葛洪
廣陵散 廣陵散
“紀年曰:東海外有山曰天台,有登天之梯,有登仙之台,羽人所居。天台者,神鰲揹負之山也,浮游海內,不紀經年。惟女媧鰲足而立四極,見仙山無着,乃移於琅琊之濱。後河上公丈人者登山悟道,授徒昇仙,仙道始播焉。
有嵇康者,師黃老,尚玄學,精於笛,妙於琴,善音律,好仙神。是年嘗遊天台,觀東海日出,賞仙山勝景,訪太公故地,瞻仙祖遺蹤,見安期先生石屋尚在,河上公坐痕猶存。至女巫之墓,墓與屋相連,人與鬼同居,乃嘆曰:“陰陽兩界,實一牆之隔耳”。遂夜宿仙台,見月光瀉瀉,清風徐徐,碧波盪蕩,仙島渺渺,天台巍巍,星漢迢迢。贊曰:大美不言,真人間仙境也!忽聞谷中琴聲幽幽,玄樂綿綿。尋聲覓去,至一茅舍。屏息靜聽,恐亂仙音也。曲終,一清麗女子開門曰:“先生光臨寒舍,不勝榮幸。請入內稍坐”。康喜遇知音,欣然入室。備茶對坐,方知是谷中女巫。雖人鬼殊途,竟一見如故,徹夜長談。或論天地自然生死輪迴之法,或證詩詞音律琴棋書畫之妙。談至興濃,康曰“敢問神女所彈何曲?”神巫曰:“情之所至,信手而彈耳,無名之曲”。康請教再三,始授之,今《孤館遇神》是也。神巫曰:“見先生愛琴,吾另有《廣陵散》相贈。此乃天籟之音,曲中丈夫也,不可輕傳”。康問“何人所為?”對曰:“廣陵子是也。昔與聶政山中習琴,形同骨肉也”。康恍然大悟,恭請神女賜之,習至天明方散。
康畢生獨愛此二曲,必擇雅靜高崗之地,風清月朗之時,深衣鶴氅,盥手焚香,方才彈之。雖有達官貴人求教,概不相傳。及康將刑東市,三千太學生“請以為師”,終不得許。康刑前索琴而扶。玄起處風停雲滯,人鬼俱寂,唯工尺跳躍於琴盤,思緒滑動於指尖,情感流淌於五玄,天籟迴盪於蒼天,仙樂嫋嫋如行雲流水,琴聲錚錚有鐵戈之聲,驚天地,泣鬼神,聽者無不動容。曲畢慨然長嘆:“袁孝尼嘗請學此散,吾靳固不與,《廣陵散》於今絕矣!”,竟慷慨赴死。海內之士,莫不痛之。”
開指一段,小序三段,俱名止息。
大序五段(井裏、申誠、順物、因時、干時)。
正聲十八段(取韓、呼幽、亡身作氣、含志、沉思、返魂、狥物、衝冠、長虹、寒風、發怒、烈婦、收義、揚名、含光、沉名、投劍)。
亂聲十段(峻跡、守質、歸政、仇畢、終思、同志、用事、辭卿、氣銜、微行)。
後序八段(會止息意、意絕、悲志、嘆息、長吁、傷感、恨憤、亡計)。

廣陵散作品失傳

編輯
嵇康除在文學,思想上取得重要成就外,還在音樂方面為後人留下了寶貴財富。
嵇康從小喜歡音樂,並對音樂有特殊的感受能力,有極高的天賦。《晉書·嵇康傳》雲,嵇康“學不師受,博覽無不該通”,這與其思想上的狂放不羈、不受禮法約束有很大關係。
嵇康可謂魏晉奇才,精於笛,妙於琴,還善於音律。尤其是他對琴及琴曲的嗜好,為後人留下了種種迷人的傳説。據《太平廣記》三百十七引《靈鬼志》説:"嵇康燈下彈琴,忽有一人長丈餘,著黑衣革帶,熟視之。乃吹火滅之,曰:“恥與魑魅爭光。”嘗行,去路數十里,有亭名月華。投此亭,由來殺人。中散(嵇康曾任曹魏的中散大夫)心中蕭散,了無懼意。至一更,操琴先作諸弄,雅聲逸奏,空中稱善。中散撫琴而呼之:"君是何人?”答雲;“身是故人,幽沒於此,聞君彈琴,音曲清和,昔所好,故來聽耳。身不幸非理就終,形體殘毀,不宜接見君子。然愛君之琴, 要當相見,君勿怪惡之。君可更作數曲。”中散復為撫琴擊節曰:“夜已久,何不來也?形骸之間,復何足計?”乃手擊其頭曰:“聞之奏琴,不覺心開神悟,況若暫生。”邀與共論音聲之趣,辭甚清辨,謂中散曰:“君試以琴見與。” 乃彈《廣陵散》,便從受之,果悉得。中散先所受引,殊不及。與中散誓:不得教人。天明語中散:“相遇雖一遇於今夕,可以遠同千載。於此長絕,不能悵然。”
嵇康有一張非常名貴的琴,為了這張琴,他賣去了東陽舊業,還向尚書令討了一塊河輪佩玉,截成薄片鑲嵌在琴面上作琴徽。琴囊則是用玉簾巾單、縮絲製成,此琴可謂價值連城。有一次,其友山濤乘醉想剖琴,嵇康以生命相威脅,才使此琴免遭大禍。
嵇康-廣陵散 嵇康-廣陵散
嵇康創作的《長清》、《短清》、《長側》、《短側》四首琴曲,被稱為“嵇氏四弄”,與蔡邕創作的“蔡氏五弄”合稱“九弄”,是我國古代一組著名琴曲。隋煬帝曾把彈奏《九弄》作為取士的條件之一,足見其影響之大、成就之高。面對司馬氏的黑暗統治,嵇康是憤然不平。為表示反抗,他經常逃入山林,與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等人相與邀遊。袁顏伯《竹林七賢傳》雲:“嵇叔夜嘗採藥山澤,遇之於山,冬以被髮自覆,夏則編草為裳,彈一弦琴,而五聲和。”正因嵇康這種憤世嫉俗的表現,使他在音樂創作與演奏上才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
嵇康所彈奏的《廣陵散》是這一古代名曲經嵇康加工而成的一首曲子,在長期的流傳過程中,正像一首民歌一樣,凝聚着歷代傳頌者的心血。據《世説新語·雅量》載:"嵇中散臨刑東市,神氣不變。索琴彈之。奏《廣陵》。 曲終曰:“昔袁孝尼嘗從吾學《廣陵散》,吾靳固之,《廣陵散》於今絕矣!” 正因為嵇康臨刑索彈《廣陵散》,才使這首古典琴曲名聲大振,一定程度上,《廣陵散》是因嵇康而“名”起來的。但所謂“於今絕矣”則非指曲子本身而言,它主要反映了嵇康臨刑時的憤激之語。由於具有“譜簡腔繁”特點的記譜法,嵇康所奏《廣陵散》在節奏上的處理無法標於譜面流傳後世。事實上,琴曲《廣陵散》經《神奇秘譜》保存,一直流傳到今天。
正因為嵇康有着很深的音樂功底,所以,他臨刑前,有三千太學生共同向司馬氏要求“請以為師”,但未被允許,使“海內之士,莫不痛之”(《晉書》本傳)。因此,嵇康的名字始終與《廣陵散》聯繫在一起。

廣陵散作品賞析

編輯
嵇康 嵇康
《廣陵散》,又名《廣陵止息》,是一首曲調較為激昂的古琴曲。根據劉東昇的《中國音樂史略》,《廣陵散》大約產生於東漢後期。據説,《廣陵散》這一曠世名曲,因聶政刺韓相而緣起,因嵇康受大辟刑而絕世。因而古曲《廣陵散》的背後,實際上包含了聶政和嵇康的兩個典故。
《廣陵散》的各曲段分為井裏(聶政故鄉)、取韓、亡身、含志、烈婦、沉名、投劍、峻跡、微行,與聶政刺殺韓相的整個過程大致相切合。
聶政刺韓王 聶政刺韓王
史記·卷八十六·刺客列傳第二十六》中記載,聶政是春秋戰國時期齊國著名的勇士。當時韓國大臣嚴遂(字仲子)與韓相韓傀(字俠累)產生了仇隙。嚴仲子花重金試圖收買聶政去刺殺俠累。聶政原本為一市井“屠狗輩”,因要贍養老母,故拒絕了嚴仲子的厚禮。後來聶政的母親離世,聶政在安葬母親之後,對嚴仲子説自己本來是市井之徒,而嚴仲子作為“諸侯之卿相”,不遠千里,驅車前來以重金邀請,此番禮遇,聶政自然要回報,因此他“將為知己者用”,誓死報答嚴仲子。嚴仲子説自己的仇人是韓相俠累。他一直想請刺客去刺殺俠累。但俠累是韓國國君的叔父,宗族盛多,周圍防衞森嚴,恐不易得手。聶政隨即答應了嚴仲子的請求。
聶政仗劍隻身前往韓國邑都。到了邑都後韓相俠累正在府中。俠累雖然有大量侍衞層層保護,但聶政還是如探囊取物般刺殺了俠累。《史記》中只用了簡略的語言描述了驚心動魄的刺殺場面,“聶政直入,上階刺殺俠累,左右大亂”。聶政大呼不止,又連殺數十人。聶政最後把劍指向了自己,割面,剜眼,剖腹。聶政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有人認出自己而連累嚴仲子。後聶政被暴屍於市,可無人認得他。韓國國君以百金懸賞提供線索的人。
後來聶政的姐姐聶榮聽説有刺客刺殺了韓相而被暴屍街頭,就懷疑是自己的弟弟聶政所為,於是聶榮立即動身到韓國去探詢究竟。聶榮到達聶政的暴屍之處後,認出了自己的弟弟,大哭。聶榮對圍觀者説:“這是我的弟弟聶政,他受了嚴仲子重託來刺殺俠累。為了避免株連我,竟然自破面相。我不能連累聶政的聲名啊。”然後聶榮哀慟而死。根據索隱對《史記》的註解,聶榮顯然誤會了聶政的意圖。聶政這麼做的目的是保護嚴仲子,而聶榮以為是為了避免連累自己。但聶榮這麼做的主要目的是“以列其名”,以避免聶政成為無名刺客。
聶政刺殺俠累應該是當時非常有影響的政治事件。晉﹑楚﹑齊、衞等國的人聽説此事後,讚賞聶政“士為知己者死”的無畏氣概,又讚揚聶榮是烈女,一個弱女子,不惜“絕險千里”,從而使聶政得以名揚天下。同時又稱讚嚴仲子“知人能得士”。偏偏無人對俠累的死表示惋惜和同情。
買兇殺人的嚴仲子,是整個事件的幕後主謀。無論是《史記》還是《戰國策》都很中立的提到嚴仲子與俠累之間的矛盾衝突。例如《史記·卷八十六》裏這樣説,“濮陽嚴仲子事韓哀侯,與韓相俠累有卻”。《戰國策·韓策二》提到,“韓傀相韓,嚴遂重於君,二人相害也。嚴遂政議直指,舉韓傀之過。韓傀以之叱之於朝。嚴遂拔劍趨之,以救解。於是嚴遂懼誅,亡去遊,求人可以報韓傀者。”可見當時兩人已經水火不能相容。但孰是孰非,誰也不知。
以現代人的標準來看,刺殺一國政要是非常嚴重的罪行,聶政也許是最兇殘的恐怖主義分子之一。根據《戰國策·韓策二》的記載,聶政當時還刺傷了正在俠累府中的韓國國君韓哀候。《史記·表》中提到這一事件時,僅一句,“賊殺韓相俠累”。不提聶政的名字,而簡略為“賊”,明顯帶有貶抑刺客行為的意思。然而太史公刺客列傳裏則對聶政的事蹟基本上採取了一種正面的肯定態度。另外,《戰國策·唐睢不辱使命》中提到,唐睢稱讚聶政是“士之怒”,氣概絲毫不弱於秦王的“天子之怒”。唐睢還説:“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當時天現晴空彩虹的景象,弦外之音即是,聶政刺韓相是順應天命。可見,聶政的行為在當時被看作是英雄義士的行徑。
《廣陵散》琴曲最早出現的年代大約為東漢後期。在東漢蔡邕的《琴操》裏,這次刺殺變成了一則民間故事。在這則故事裏,聶政殺的不是韓相,而是韓王。聶政也不是為嚴仲子而行刺,而是為父報仇。原來聶政的父親為韓王鑄劍,由於不能及時交付而被殺。於是聶政成了遺腹子。長大後聶政在山中遇到了仙人,學會了鼓琴的絕藝。聶政還掌握了異容術,變得無人認識自己。一天聶政在鬧市鼓琴,“觀者成行,馬牛止聽”。韓王聽説後立即召見了聶政,命聶政當眾鼓琴。這時聶政取出琴中藏匿的劍,一舉刺殺了韓王,為父親報了仇。後來伏在聶政屍體上慟哭不止的不是聶榮,而是聶政的母親。這個故事被蔡邕取名為“聶政刺韓王”。
這個“聶政刺韓王”的故事反而成了《廣陵散》的曲情。雖然故事情節與史書的記載有太多出入,但《廣陵散》一曲主要表現的內容,如取韓、亡身、含志、烈婦、沉名、投劍等,並未因故事的走樣而減色。
嵇康曾被鍾會指責為“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他的獨立不羈,讓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世説新語·雅量第六》中記載,“嵇中散(嵇康)臨刑東市,神氣不變,索琴彈之,奏《廣陵散》。曲終,曰:‘袁孝尼嘗請學此散,吾靳固不與,《廣陵散》於今絕矣!’太學生三千人上書,請以為師,不許。文王亦尋悔焉。”即便有三千太學生上書“請以為師”,司馬昭也不允。為了剷除異己,司馬氏早已族滅了曹爽何晏等八家名門望族,如何會對嵇康這個名士下不了手呢?
千年後重聽此曲,不能不念及聶政,不能不遙想嵇康 [2] 

廣陵散相關文獻

編輯
嵇康除以彈奏《廣陵散》聞名外,在音樂理論上也有獨到貢獻,這就是其《琴賦》與《聲無哀樂論》。 《琴賦》主要表現了嵇康對琴和音樂的理解,同時也反映了嵇康與儒家傳統思想相左的看法。 《聲無哀樂論》是作者對儒家“音樂治世”思想直接而集中的批判。其中閃爍着嵇康對音樂的真知灼見。
據《琴操》記載:戰國聶政的父親,為韓王鑄劍,因延誤日期,而慘遭殺害。聶政立志為父親報仇,入山學琴十年,身成絕技,名揚韓國。韓王召他進宮演奏,聶政終於實現了刺殺韓王的報仇夙願,自己毀容而死。後人根據這個故事,譜成琴曲,慷慨激昂,氣勢宏偉,為古琴著名大麴之一。漢魏時期嵇康因反對司馬氏專政而遭殺害,臨刑前曾從容彈奏此曲,現有琴譜最早見於《神奇秘譜》。
從民國開始就流傳這樣的説法。《廣陵散》全曲共有45個樂段,描寫的是勇士聶政刺殺韓王的故事。當年聶政的父親給韓王鑄劍,違了期限,為韓王所殺。聶政聽説韓王喜歡聽琴,就想扮作琴師接近韓王。在山裏,他請了位老師教他彈琴。為了通過關卡不讓人認出,他用漆塗臉頰,用石頭砸掉牙齒;為了改變聲音,他吞火炭把嗓子弄啞,年深月久他終於彈得一手好琴。一天,他在京城門樓下彈琴,“觀者如堵,馬牛止聽”,韓國人都被他琴藝征服了。韓王得知有這樣一位彈琴高手,就派人把他帶進宮裏獻藝。進宮時,聶政把匕首藏在琴腹。他彈的琴曲博得韓王和羣臣的讚揚。就在這時,聶政突然拔出匕首,把韓王刺死。然後他割下自己的眼皮、嘴唇、鼻子、耳朵,徹底毀壞了面容,自刎而死。韓人將他暴屍於街頭,懸千金,徵聞這刺客的姓氏和籍貫。
東漢蔡邕的《琴操》談到與該曲相關的歷史故事:聶政是戰國時期韓國人,其父因為韓王鑄劍,違了期限,被韓王所殺。聶政為父報仇行刺失敗,但他知道韓王好樂後,遂毀容,入深山,苦學琴藝10餘年。身懷絕技返韓時,已無人相識。於是,找機會進宮為韓王彈琴時,從琴腹內抽出匕首刺死韓王,他自己當然也是壯烈身亡了。近代琴家楊時百,其所編《琴學叢書》的《琴鏡》中就認為此曲源於河間雜曲《聶政剌韓王曲》。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