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庭院深深

(1987年秦漢、劉雪華主演電視劇)

編輯 鎖定
《庭院深深》是劉立立執導的愛情倫理連續劇,由秦漢劉雪華徐乃麟範鴻軒等主演。
該劇由瓊瑤的同名小説改編而成,講述了章含煙和柏霈文之間曲折離奇的愛情經歷。
中文名
庭院深深
類    型
愛情
出品公司
中華電視公司
製片地區
中國台灣
拍攝地點
台灣
首播時間
1987年5月4日
導    演
劉立立
編    劇
林久愉
製片人
平鑫濤
主    演
秦漢
劉雪華
主    演
徐乃麟
範鴻軒
集    數
40 集
每集長度
50 分鐘
主要獎項
1987年法國巴黎第一屆華語影視片“金獅獎”最佳男女主角獎。
在線播放平台
優酷 PPTV 愛奇藝
出品時間
1987年
原    著
瓊瑤
接    檔
煙雨濛濛
被接檔
在水一方

庭院深深劇情簡介

編輯
柏園大茶莊的少爺柏霈文在偶然的機會下認識了摘茶女工章含煙,為她高貴純潔的氣質所折服。於是,經過柏的努力,他們開始了艱苦的戀愛過程。婚後,柏母對曾經做過舞小姐的含煙百般不滿,含煙忍辱負重終於在一次暴雨中出走,下落不明,後來,一場無情大火燒燬了含煙山莊,霈文雙目失明,十年後,含煙舊地重遊回到已成廢墟的含煙山莊,見到了雙目失明的霈文和可愛的女兒,她發現再也離不開他們了 [1] 
……

庭院深深分集劇情

編輯
    第1集
    劇情圖片 劇情圖片

    在美國的教堂裏,方絲縈和鄭亞力正要舉行婚禮,但是,方絲縈突然走出教堂。十年過去了,章含煙雖然改名換姓為方絲縈,但她始終沒有停止過對丈夫柏霈文和女兒亭亭的愛。方絲縈迴到台灣的含煙山莊,但是,以前的含煙山莊已經變成了廢墟;以前的花園也已經變成了荒草地;更讓她不敢相信的霈文已是雙目失明。方絲縈還看到霈文的現任妻子歐艾琳兇惡的樣子,於是她決定留在台灣,並在一間小學當老師。


    第2集
    劇情圖片 劇情圖片

    方絲縈剛好是亭亭的任課老師,其他老師告訴方絲縈,亭亭的現任媽媽是她的繼母,亭亭的親生媽媽已經死了等等。柏霈文聽艾琳的弟弟冠中説,有個叫聽雨軒的茶藝館打着柏家的招牌在做簡家的生意,於是他來到聽雨軒。霈文很佩服聽雨軒的主人簡非凡的才華,也很欣賞他的作風。霈文邀請非凡和他的妹妹簡夢珂到柏園做客,他們在回家的時候,看到柏園旁廢墟的樓頂上有個人影。


    第3集
    劇情圖片 劇情圖片

    當非凡和夢珂來到樓頂時,只聽到有人在唱歌,艾琳在家也聽到廢墟里有歌聲傳出。方絲縈來到柏園,告訴霈文亭亭的手被燙得很嚴重。翠珊一看到方絲縈就叫着姐姐,霈文解釋説,翠珊是他的前妻在11年前收留的智障孤兒,翠珊一直都叫他前妻做姐姐。艾琳對方絲縈前來告狀非常不滿,想叫霈文的媽媽柏老太回柏園為她撐腰,柏老太卻告訴她廢墟里真的有章含煙的鬼魂。


    第4集

    非凡和夢珂都覺得廢墟有鬼的傳説很可疑,他們想來看個究竟,卻在廢墟里撿到一個稿子。霈文聽亭亭説方絲縈病了,於是來到學校看方絲縈,並邀請她到柏園吃飯,算是替艾琳對她的道歉。飯後,霈文提出想方絲縈搬到柏園住,一是做亭亭的家庭教師,二是想找個能真正愛護亭亭、關心亭亭的人。艾琳喝得醉醺醺地來到廢墟跟章含煙的鬼魂“談判”,叫章含煙不要再來找霈文了。


    第5集

    艾琳突然聽見有人説話,把她嚇得大聲尖叫,剛好非凡經過此地並把她送到聽雨軒。方絲縈也來到聽雨軒,還説了亭亭和翠珊的手被燙傷的事,因此與艾琳發生口角。霈文來到廢墟散步,碰巧方絲縈也在廢墟,當霈文聽到有腳步聲時,直叫着含煙的名字,但是,方絲縈沒有承認自己是含煙而是離開了廢墟。霈文又一次來到方絲縈的學校,方絲縈答應了霈文的聘請,答應搬進柏園做亭亭的家庭老師。


    第6集

    方絲縈搬進柏園,亭亭和翠珊都很高興,亭亭還對方絲縈説,她和爸爸都在等她親媽媽的鬼魂。當翠珊看見方絲縈的一件黃色裙子時,馬上想起當年的含煙姐姐,深夜,她穿上方絲縈的黃色裙子、手拿玫瑰花在樓梯上自言自語想念着她的姐姐。艾琳卻責罵翠珊扮成章含煙的鬼魂嚇唬她和柏老太。當霈文聞到方絲縈手上的玫瑰花香時,他想起當年含煙很喜歡黃色玫瑰的情景,並説方絲縈很像他的前妻。


    第7集

    柏老太勸霈文要接納艾琳,否則,就等於不原諒她的過錯,柏老太也很內疚自己曾經害死了朱秋河和含煙。亭亭指着廢墟旁“含煙山莊”的牌子對方絲縈説,含煙就是她親媽媽的名字,亭亭還指着“松竹橋”下的河水説,她親媽媽就是跳下這條河淹死的。亭亭看着擺在聽雨軒裏的,一位母親緊抱着孩子的一尊母子石像,傷心地想念着自己的親媽媽。在和非凡的談話中,方絲縈才知道,非凡也是很早就沒有了母親。


    第8集

    方絲縈和翠珊一起唱歌時,翠珊突然緊緊抓住方絲縈的手不放,並説姐姐真的回來了。方絲縈叮囑翠珊以後記住要叫方姐姐,否則,她就得離開柏園。方絲縈看到翠珊的牀和被子都是濕的,馬上把自己用的被子和枕頭拿給翠珊,自己卻着涼感冒了。方絲縈來到聽雨軒,非凡看到方絲縈咳嗽,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給她穿上。非凡看着方絲縈寫的“庭院深深深幾許”的字跡時,開始懷疑方絲縈就是章含煙。


    第9集

    非凡約方絲縈來到廢墟,故意問方絲縈為什麼經常來廢墟,為什麼對廢墟那麼感興趣。非凡告訴方絲縈,廢墟里還有另外一個鬼魂——朱秋荷。夢珂告訴冠中,她和非凡並非是親兄妹,他們的爸爸是個藝術家,非凡的媽媽在他2歲的時候就死了,而她是現在的爸爸抱養的。霈文再也無法忍受艾琳的無理取鬧,提出要與她離婚,艾琳又找柏老太來為她撐腰,方絲縈沒想到柏老太會突然出現……


    第10集

    方絲縈大驚失色地走出柏園,而非凡已經在柏園門口等她。非凡問絲縈柏老太有沒有認出她時,方絲縈擔心地問非凡到底是誰,非凡告訴她,自己就是朱秋荷的兒子,也就是衝着對母親的死因而來到此地的,並對方絲縈表達了自己的愛意。艾琳為了挽回霈文,開始轉變自己的心態,可是,當翠珊把她為霈文準備的夜宵灑上冷水時,又拿起掃帚朝翠珊打去。


    第11集

    為了挽回自己的婚姻,艾琳決定把翠珊送去醫院,翠珊不願,氣得艾琳對翠珊又打又罵,直到霈文回家才肯停手。翠珊嚇得躲在草地裏,直到絲縈和亭亭安慰了她,才敢回家。冠中帶夢珂到柏老太家吃飯,當夢珂提出送個陶壺給柏老太時,柏老太嚇得把手上的佛珠都掉在地上,並自我安慰説,夢珂絕對不可能與朱秋荷有關。非凡把自己最喜歡的那尊石像——母子像,送到柏園給絲縈。


    第12集

    翠珊看着母子石像不停叫着小亭亭、含煙姐姐。霈文聽後驚奇地追問翠珊到底到底是什麼回事,翠珊馬上改口説不是含煙姐姐,是方姐姐。翠珊手拿黃玫瑰,説要送給含煙姐姐,絲縈怕事情暴露馬上叫翠珊離開。當絲縈也想回避時,霈文激動地抱住她叫含煙,絲縈堅決否認自己是含煙。亞力和葉霜來柏園找絲縈,亞力的出現讓霈文感到很突然。亞力向絲縈提出一起回美國,絲縈因不捨亭亭而拒絕了。


    第13集

    柏老太在秋荷的忌日收到非凡送給她的陶瓷荷花,於是她來到聽雨軒找非凡,並把秋荷的死因告訴非凡。但是,非凡不相信柏老太説的話,並一口咬定他母親是被人謀殺的。柏老太把非凡的身份告訴霈文,霈文也從非凡處得知,非凡也知道章含煙和高立德的故事。霈文開始懷疑絲縈就是含煙,決定叫立德來幫他確認一切事實。亞力來聽雨軒找非凡,非凡卻説自己愛上了絲縈。


    第14集

    艾琳看到翠珊手拿黃玫瑰、身穿絲縈的衣服非常生氣。憤怒地對霈文説,絲縈極力關心亭亭、討好翠珊,目的就是想取替含煙的地位。正當艾琳打亭亭和翠珊時,絲縈嚴厲地對她説,艾琳既不是亭亭的生母,也不是翠珊的監護人,沒有資格打她們。當晚霈文到了廢墟又碰到絲縈,霈文緊緊抓住絲縈不放,説絲縈就是含煙。最後,絲縈還是離開了廢墟,去到聽雨軒。


    第15集

    當絲縈迴到柏園時,看到霈文病得很嚴重。霈文聽到絲縈迴來才肯吃藥,霈文又一次抱着絲縈叫含煙,並苦苦哀求絲縈不要再走了,絲縈始終不敢説出一個字。當艾琳看到絲縈在霈文的房間裏時,非常生氣地説絲縈一直都在假扮含煙的角色。絲縈向亞力道出不回美國是因為自己的親生女兒亭亭。此時,絲縈也拒絕了非凡提出一起離開的要求。


    第16集

    霈文故意要絲縈幫他念“愛妻章含煙遺稿”,傷心的她正想離開霈文時,又看到柏老太,她又驚惶失措地離開柏園。霈文在立德到來之時把絲縈找了回來,當立德和絲縈碰面時兩人都很震撼。絲縈傷心地對立德説,不應該揭穿她就是含煙,含煙早在十年前就已經被河水淹死了。含煙也回想起當年認識霈文的故事……柏園茶莊的老闆柏霈文,一見摘茶女工含煙就對她動心,要求含煙做他的秘書時,被含煙拒絕了。


    第17集

    含煙的乾爹要求含煙與乾哥哥夏雲龍結婚,含煙寧可答應乾爹還他的養育費二百萬元,也不同意與雲龍結婚。霈文終於説服了含煙做他的秘書,含煙的才華,令霈文暗生情愫。霈文跟好友立德説出對含煙心存愛意,但卻對她的身世迷離感到猶豫。立德提醒霈文要對含煙多作了解,霈文也決定要解開含煙的迷。一天,雲龍來到茶場找含煙要錢,霈文知道後馬上為含煙開了一張五萬元的支票。


    第18集

    含煙將認識霈文的事告訴好友葉霜,並説只要一想起自己以前的工作又很傷心。在霈文的追問下,含煙把自己的故事告訴了霈文,但霈文説只在乎她本人。含煙在採茶場看到智障兒餘翠珊被人追打,含煙向霈文提議要翠珊到辦公室當小妹。當霈文向含煙表白自己的愛意時,含煙卻不敢接受他的愛。柏老太聽到身為女工的含煙就感到不屑,並叮囑霈文,娶媳婦一定要經她的同意才能進門。


    第19集

    霈文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告訴含煙,並説,由於自己是獨子,所以柏老太很早就為他找來很多對象,但始終沒有自己所喜歡的。霈文正式向含煙提出求婚,含煙不敢接受。霈文質問含煙拒婚原因時,含煙竟向霈文求饒,要霈文放過她。在霈文的追問下,含煙把曾經在舞廳上過班的事告訴霈文,霈文覺得這個事實對他來説簡直太殘忍了,眼前這位標緻的女孩,曾經也有過這樣的遭遇。


    第20集

    霈文痛苦地來到酒廊喝酒,怪自己當初不夠理智、太幼稚。霈文看着含煙的辭職信,看着含煙一手佈置的辦公室的每一個角落,覺得自己不應該把一切的錯誤歸到含煙身上。含煙把霈文給她的十萬元支票還給霈文,並請求霈文收留翠珊後離開了。立德勸霈文不應該這樣對待可憐的含煙,也不應該以她的過去而否定了她的未來。立德的這番話讓霈文覺悟了,他決定去找回含煙。


    第21集

    霈文來到含煙的住處,看到只剩下空空的房間時很失望。在立德的指引下,霈文在舞廳找到了含煙。一開始含煙以舞女的語氣跟霈文説話,氣壞的霈傷心地向含煙道歉,求含煙原諒他。在霈文的苦苦哀求下,含煙終於答應了霈文的求婚。為了證實自己對含煙的真誠,霈文把自家的“柏家老屋”換名為“含煙山莊”。因為霈文不想再失去含煙,所以決定先和含煙秘密結婚,事後再告訴柏老太。


    第22集

    霈文和含煙舉行完婚禮後高高興興地回到家,霈文在求得柏老太的原諒下,又叮囑她一定不要讓含煙難堪。柏老太雖然答應霈文的請求,但她心裏始終沒有接受含煙。婚後第三天,當柏老太知道含煙曾是舞女時,就吩咐含煙,除了霈文在場時才可以叫媽媽,其它時候只能叫“老太太”。柏老太把秋荷的故事告訴含煙,叫她不要勾引立德,更要挾含煙,她們之間的談話不得向霈文透露半個字。


    第23集

    霈文看到含煙的臉色不好便問她情況,含煙不敢跟霈文説,只敢説老太太是個好母親。一天,雲龍突然闖進柏園,並説含煙是他老婆。柏老太回想起當年自己的丈夫柏雲生與朱秋荷的事,不禁擔心了起來,更自認為現在的霈文和含煙就等於以前的雲生和秋荷。柏老太告誡含煙,柏家已經幫她還了夏家的債,以後別妄想再挖走柏家的一分錢。含煙努力為柏老太做好每一件事,柏老太卻對她百般刁難。


    第24集

    柏老太在霈文的面前假裝很關心含煙的樣子,霈文也真以為母親和含煙的相處很好。含煙買了一條珍珠項鍊送給柏老太,當着霈文的面柏老太好像很高興,第二天,柏老太卻罵含煙是在向她示威,表示自己有辦法敗柏家的錢。柏老太一直監視着含煙的一舉一動,並説含煙對立德有意思。立德把含煙與柏老太之間相處的事告訴霈文,柏老太卻跟霈文説,是含煙不甘寂寞。


    第25集

    含煙終於覺悟到,除非自己死了,否則,柏老太是不會停止對她的折磨。含煙懷孕了,她和霈文都高興極了。含煙本以為柏老太會看在她肚子裏孩子的份上而接受她。不料,柏老太卻説只接受她肚子裏的孩子,令含煙傷心不已,柏老太更説出自己對這孩子身份的懷疑。柏老太處處跟蹤含煙,並告訴霈文,含煙和立德幽會,還利用翠珊替他們把風。霈文也開始懷疑含煙與立德之間的關係。


    第26集

    霈文本想找翠珊問個究竟,卻聽到下人在討論含煙和立德的事。含煙實在不能再忍受柏老太了,説柏老太像是慈禧太后,而她就是珍妃。霈文卻不分青紅皂白地要含煙為此話向他媽道歉。霈文對含煙、立德的誤會愈來愈深了,更對着含煙説自己對她與立德的懷疑。柏老太兇狠地罵含煙,説她肚子裏的孩子是立德的。傷心的含煙冒雨來到松竹橋上,正準備跳下去時,立德及時趕到才把她救回。


    第27集

    柏老太為含煙的事又在霈文面前告狀,説立德護送含煙回家,含煙還當着下人的面依靠着立德的肩膀。立德把含煙想自殺的事告訴了霈文,並叫他不要辜負含煙的一片痴心。立德的這番話似乎化解了霈文對自己與含煙之間的誤會。過了一段時間,含煙的女兒亭亭出生了,可是,霈文對含煙與立德的誤會也又隨之而來了。柏老太和霈文都在懷疑亭亭是立德的。


    第28集

    含煙抱着亭亭本想找葉霜訴苦,葉霜卻説她要去美國了。霈文看到含煙母女和立德在松竹橋上,回家後生氣地質問含煙,亭亭是不是立德的孩子,並説含煙和立德一起背叛他,還埋怨自己瞎了眼,是自己步上了父親的後塵,才會娶了第二個秋荷回家的,然後又把立德趕走。當晚,傷心的含煙留下一封遺信和手稿給霈文後就走向松竹橋……回想到這裏,絲縈的心仍如刀絞般地傷痛,一再説章含煙早已經被淹死了。


    第29集

    立德問含煙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含煙説,松竹橋是在她走過了後才斷的,所以她沒被水沖走,後來她跟葉霜一起去了美國並認識了亞力。霈文為了挽留含煙,不得已答應了含煙提出的條件:不許向任何人説出她的真正身份;除了不準叫她的原名外,也必需與艾琳修好,一切要維持現狀。霈文要求立德回到柏園,助他恢復含煙山莊的全盛時期,他要讓含煙和亭亭母女團聚。絲縈告訴霈文,亞力已經知道了她是含煙的事。


    第30集

    霈文和立德也把含煙離開柏園後的事告訴方絲縈。當時,霈文以為含煙死了,立德也離開了柏園。三年來,霈文每天坐在含煙的靈堂前念着含煙的手稿。直到一天晚上,霈文突然聽到有人嘆氣,且看到窗外有含煙的影子,霈文馬上追出去。這時,靈堂開始着火了,乃至燒燬了整個含煙山莊、燒燬了霈文的雙眼。他們談到這裏,艾琳回來了,艾琳也懷疑他們之間有問題,並把此事告訴非凡,非凡也到柏園説起柏家的故事。


    第31集

    非凡勸絲縈,為了艾琳而應該搬出柏園。霈文卻為了讓絲縈開心,而把玫瑰花插滿整個柏家。艾琳看到滿屋子的玫瑰花已知道是霈文的主意,大發脾氣説絲縈是冒牌的含煙,並以一萬元的補償費要絲縈離開柏園。亞力為了絲縈能得回亭亭的扶養權而去找霈文談判,霈文聽後很傷心,並讓亞力把自己對含煙的懺悔錄了下來。亞力這時才知道,原來霈文至今仍深愛着含煙。亭亭和翠珊為了找絲縈而離家出走。


    第32集

    霈文因找不到兩個孩子而打電話給絲縈,並告訴她亭亭和翠珊因找她而出走的事。絲縈聽後很傷心,並怪自己沒有感受兩個孩子的心情,而狠心地離開了她們。柏老太也來柏園看看兩個孩子找回來沒有,不料,她在養鴿樓上看到了絲縈,把她嚇得魂不附體,她誤以為絲縈是含煙的鬼魂,更向絲縈懺悔自己的過錯,並説自己已經得到應有的報應了,要請求絲縈放過她。


    第33集

    柏老太躲開絲縈後,碰巧又遇到非凡,令惶恐的她不停地向兩人求饒。亭亭和翠珊在外面流浪,不慎被車撞傷。車主把她們送到醫院並通知柏家。絲縈在醫院裏摟着兩個孩子哭成一團,此情此景令大家感慨萬分,亭亭也再次請求絲縈跟她們回家。艾琳開始改變對絲縈和兩個孩子的態度,也要求絲縈留在柏園。艾琳聽到絲縈説出不會與霈文重修舊好時,艾琳內心感到了欣喜。


    第34集

    立德和亞力等人在聽雨軒舉杯暢飲,酒後大家互訴心聲,冠中也在此時正式向夢珂提出求婚。非凡萬萬沒想到,自己來此地開聽雨軒的目的就是要查明母親朱秋荷之死的真相,卻因絲縈的出現而令事情弄得混亂如麻。非凡找到了柏老太替算賬,柏老太向其説出真正身份原是柏沛德,是她丈夫和姨太太朱秋荷所生,也承認當年親手推朱秋荷跳樓的事實。霈文責怪母親為何一直隱瞞此事。


    第35集

    霈文要絲縈以含煙的身份去見母親。同時也將非凡找過母親的事,和非凡的真正身份告訴了她。結果,他們之間的談話被艾琳聽到了。艾琳氣沖沖地去找非凡,説非凡是為爭財產才到此地的,並説夢珂跟冠中談戀愛也是另有目的的,冠中和夢珂也因此而鬧得翻臉。痛心的非凡找絲縈傾訴,並再次對絲縈表白自己的愛意。亞力脱下了絲縈手上的戒指,稱自己不想再套住絲縈了。


    第36集

    亞力鼓勵絲縈應大膽去愛霈文和亭亭,並把上次幫霈文錄的錄音帶交給絲縈。絲縈答應霈文去見柏老太了,柏老太一看到絲縈又被嚇得魂飛魄散,儘管霈文和絲縈怎麼解釋,她還是認為絲縈就是含煙的鬼魂。絲縈也只好第一次在霈文面前一一訴説十年前的冤屈,目的只是想喚回柏老太的神志,要她恢復當年的威風,柏老太終於被絲縈説服了。亞力在回美國前囑咐立德和葉霜要把握機會、珍惜對方。


    第37集

    艾琳説非凡是柏家的二少爺,非凡也生氣地説,自己不但要柏園還要茶園,並要冠中向夢珂認錯。絲縈把自己和柏老太相認的事告訴了非凡,而非凡也對絲縈説出自己決定放棄復仇計劃的打算,並提出大家以朋友的關係離開此處。當霈文聽到絲縈要和非凡離開時,非常傷心、激動地説絲縈是嫌棄他是瞎子、殘廢才不願認他的。絲縈也把她十年來,對霈文和亭亭的思念錄在那盒錄音帶裏。


    第38集

    霈文再以亭亭為藉口請求絲縈留下,但卻遭到絲縈對其造成多年來骨肉分離的責憊,當霈文抱着絲縈時被艾琳看見了。霈文把絲縈就是含煙的事實告訴艾琳,艾琳怎麼也不相信,正當他們爭論不休時柏老太出現了,並證實了絲縈的真實身份。霈文向艾琳提出離婚,艾琳傷心地説霈文自私自利,而霈文也向艾琳説出自己十年來的痛苦,請求艾琳原諒他、成全他們一家團聚。


    第39集

    艾琳不願意接受霈文的離婚要求,氣沖沖地去罵含煙,叫她馬上離開柏園。含煙傷心地走出柏園,霈文和亭亭等一直追到馬路上,不料,霈文被一輛大卡車迎面撞倒而進了急救室。正當霈文急需輸血時,非凡説自己的血型與霈文一樣。柏老太感動了,第一次承認非凡是雲生的兒子,第一次拉着非凡的手叫沛德。霈文終於脱離了危險期。艾琳在含煙的房間裏無意中發現了那盒錄音帶。


    第40集

    霈文終於醒過來了,他不敢相信陪在他身邊就是含煙,含煙也説出這十年來她對霈文和亭亭的思念。含煙請求艾琳只要讓她留下。大家聽到艾琳的錄音後既傷心又感動,柏家終於一家團聚。非凡也把當時在廢墟里撿到的那份手稿還給含煙後離去。


庭院深深演職員表

編輯

庭院深深演員表

    • 李麗鳳 飾 柏老太
    • 徐乃麟 飾 鄭亞力
      備註  含煙在美國認識的朋友,喜歡含煙。
    • 餘晨華 飾 柏亭亭
    • 鄭孝緯 飾 劉校長
      備註  方絲縈執教小學的校長。
    • 宋宜芳 飾 李玉笙
    • 朱慧珍 飾 葉霜
      備註  章含煙的閨蜜型好友,章含煙苦命的見證者。
    • 王利 飾 綵鳳
      備註  柏家的傭人。在老太太身邊。
    • 張寶善 飾 老張
      備註  柏家的老僕人。在老太太身邊。
    • 孫樹芬 飾 亞珠
      備註  柏霈文家的女傭。
    • 於恆 飾 夏全輝
      備註  章含煙乾爹,夏雲龍之父。
    • 許文全 飾 老尤
      備註  柏霈文家的司機。
    • 金超羣 飾 柏雲生
      備註  柏霈文、簡非凡的父親。
    • 劉方英 飾 朱秋荷
    • 李又麟 飾 夏雲龍

庭院深深職員表

製作人 平鑫濤
原著 瓊瑤
導演 劉立立
副導演(助理) 謝燈標
編劇 林久愉
攝影 胡海山、姚琪渭、杜紀忠
道具 黃銘樋、吳國清
服裝設計 陳文婉
燈光 許木旺、許本宏、陳陽龍
展開

庭院深深音樂原聲

編輯
歌曲
作曲
作詞
歌手
備註
庭院深深
剛澤斌
瓊瑤
江淑娜
主題曲 [2] 
深深庭院
張勇強
瓊瑤
洪榮宏
片尾曲
不如歸去
劉家昌
瓊瑤
李碧華
插曲

庭院深深獲獎記錄

編輯
本劇1987年在台灣首播時取得了超過50%的超高收視,創造了80年代瓊瑤劇的巔峯,本劇的兩位主演秦漢劉雪華也憑此劇分別獲得了1987年法國巴黎第一屆華語影視片“金獅獎”最佳男女主角獎。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