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幾內亞

編輯 鎖定
幾內亞共和國(英語:The Republic of Guinea;法語:La République de Guinée),簡稱幾內亞,位於西非西岸,北鄰幾內亞比紹、塞內加爾和馬裏,東與科特迪瓦、南與塞拉利昂利比里亞接壤,西瀕大西洋。 [1] 
幾內亞系最不發達國家之一。 [16]  經濟以農業、礦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糧食不能自給。自然資源豐富,有“地質奇蹟”之稱。鋁、鐵礦儲藏大、品位高,其中鋁礦探明儲量居世界第一。此外還有鑽石、黃金、銅、鈾、鈷、鉛、鋅等。水利資源豐富,是西非三大河流發源地,有“西非水塔”之稱。可耕地600萬公頃,其中80%未開墾,農業發展條件得天獨厚。 [1] 
中文名
幾內亞共和國
外文名
The Republic of Guinea
簡    稱
幾內亞
所屬洲
非洲
首    都
科納克里
主要城市
康康
國慶日
1958年10月2日
國    歌
《解放》(Liberté)
國家代碼
GIN
官方語言
法語
貨    幣
幾內亞法郎
時    區
UTC
政治體制
總統制共和制
國家領袖
過渡總統:馬馬迪·敦布亞;過渡總理:穆罕默德·貝阿沃吉(過渡總統)
人口數量
1280 萬(2019年) [1] 
人口密度
53.4 人/平方公里(2020年) [11] 
主要民族
富拉尼族、馬林凱族、蘇蘇族
主要宗教
伊斯蘭教
國土面積
245857 km²
GDP總計
146 億美元(2020年) [1] 
人均GDP
1141 美元(2019年,國際匯率) [1] 
國際電話區號
00224
國際域名縮寫
.gn
道路通行
靠右行駛
外匯儲備
3.31億美元(截至2017年底)
主要學府
科納克里大學

幾內亞歷史沿革

編輯
幾內亞兒童 幾內亞兒童
公元9至15世紀,為加納王國和馬裏帝國的一部分。
15世紀,葡萄牙殖民者入侵。
1885年,被柏林會議劃為法國勢力範圍。
1893年被命名為法屬幾內亞。
19世紀後期,薩摩利·杜爾建立了烏拉蘇魯王國,堅持抗法鬥爭。
20世紀初,阿爾法·雅雅領導了大規模反法武裝起義。
1958年9月28日,通過公民投票,拒絕留在法蘭西共同體內。同年10月2日宣告獨立,成立幾內亞共和國,塞古·杜爾任總統。
幾內亞首任總統塞古·杜爾 幾內亞首任總統塞古·杜爾
1984年3月,塞古·杜爾病逝。同年4月,蘭薩納·孔戴上校發動兵變,成立幾內亞第二共和國。
1992年,幾內亞改行多黨制。孔戴總統在1993年12月舉行的首次多黨民主總統選舉中當選,並於1998年和2003年兩次連任。
2008年12月,孔戴總統病逝。次日,部分軍人發動政變並於2009年1月組建過渡政府。
2010年,幾內亞軍政權宣佈還政於民。並於當年6月和11月,先後舉行2輪總統選舉,幾內亞人民聯盟主席阿爾法·孔戴勝出。孔戴總統於12月21日宣誓就職。 [3] 
2019年4月22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宣佈,亞投行理事會已經批准科特迪瓦、幾內亞、突尼斯烏拉圭為新一批成員。 [2] 
2019年4月22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宣佈,亞投行理事會已經批准幾內亞為新一批成員。 [2] 
2021年9月5日幾內亞突發軍事政變。政變軍人宣佈扣押總統孔戴、廢除憲法並解散政府。 [12] 

幾內亞自然環境

編輯

幾內亞區域位置

位於西非西岸,北鄰幾內亞比紹、塞內加爾和馬裏,東與科特迪瓦、南與塞拉利昂利比里亞接壤,西瀕大西洋。海岸線長約352公里。 [1] 

幾內亞地形地貌

地形複雜,全境分4個自然區:西部(稱下幾內亞)為狹長的沿海平原。中部(中幾內亞)為平均海拔900米的富塔賈隆高原,西非3條主要河流——尼日爾河塞內加爾河岡比亞河均發源於此,被稱為“西非水塔”。東北部(上幾內亞)為平均海拔約300米的台地。東南部為幾內亞高原,有海拔1752米的寧巴山,為全境最高峯。 [4] 

幾內亞氣候特徵

幾內亞沿海地區為熱帶季風氣候,內地為熱帶草原氣候。年平均氣温為24-32℃。 [1] 

幾內亞自然資源

編輯
幾內亞自然資源豐富,有“地址奇蹟”之稱。鋁、鐵礦儲藏大、品位高,其中鋁礦探明儲量居世界第一。此外還有鑽石、黃金、銅、鈾、鈷、鉛、鋅等。水利資源豐富,是西非三大河流發源地,有“西非水塔”之稱。 [3] 

幾內亞行政區劃

編輯

幾內亞政區

幾內亞行政區劃分為大區、省、專區三級,共有7個大區和1個首都科納克里市(與大區同級)、33個省、304個專區。 [1] 
幾內亞行政區劃 幾內亞行政區劃

幾內亞首都

科納克里(Conakry),人口220萬。 [1] 

幾內亞國家象徵

編輯

幾內亞國名

從前,一位法國航海家到達西非海岸,他上岸後問一當地的婦女:“這是什麼地方?”那位婦女不懂法語,用土語説了聲“幾內亞”,表明自己是婦女。航海家誤認為是地名,因此,就傳開了。
也有一種説法:“幾內亞”一詞來源於柏柏爾語,意思大約是“黑人的國家”。

幾內亞國旗

幾內亞國旗啓用於1958年11月10日。國旗呈長方形,長寬之比為3:2。由三個平行相等的豎長方形組成,從左至右依次為紅、黃、綠三色。紅色象徵為自由而鬥爭烈士的鮮血,還象徵勞動者為建設祖國而作出的犧牲;黃色代表國家的黃金,也象徵普照全國的陽光;綠色象徵該國植物。另外,紅、黃、綠三色也是泛非顏色,幾內亞人視之為“勤勞、正義、團結一致”的標誌。

幾內亞國徽

幾內亞國徽 幾內亞國徽
幾內亞國徽中央的黃色後面上交叉着一把劍和一杆槍,發出了人民用武力保衞國家獨立和自由的鋼鐵誓言;一束稻穗與兵器交織着戰爭與和平,稻穀是幾內亞最主要的農產品,它顆粒飽滿,象徵着生活的殷實。盾徽下端繪有與國旗色彩一致的紅、黃、綠色塊,幾內亞的兒女們堅信這三種顏色分別代表“勤勞、正義、團結”,這正是國徽底部飾帶上的箴言。幾內亞的國徽充滿着獨立的尊嚴和自由的驕傲。國徽頂部一隻飛翔的白鴿將和平友愛撤遍人間大地。 [6] 

幾內亞人口民族

編輯

幾內亞人口

幾內亞全國共有人口1270萬(2017年)。 [1] 

幾內亞民族

幾內亞全國有20多個民族,其中富拉族(又稱頗爾族)約佔全國人口的40%以上,馬林凱族約佔30%以上,蘇蘇族約佔20%。 [1] 

幾內亞政治

編輯

幾內亞概況

孔戴執政以來,實施“變革新政”,推行行政、司法和安全機構改革,政局總體保持穩定。2013年9月,幾立法選舉順利舉行。執政的幾內亞人民聯盟及其盟黨贏得議會114席中的59席,反對黨聯盟獲得52席,其餘政黨分獲剩餘3席。2014年1月,幾新一屆國民議會成立。2015年10月,幾總統選舉順利舉行。孔戴獲得57.85%的選票,連任總統,12月,孔戴舉行總統就職儀式。2016年1月,孔戴簽署總統令,宣佈成立新一屆政府。2018年2月舉行地方選舉,此後反對黨多次遊行示威。5月,孔戴改組政府,任命易卜拉希馬·卡索裏·福法納為總理。 [1] 
2014年3月,幾爆發埃博拉病毒疫情,給幾政治、經濟、社會各領域造成巨大沖擊。2015年12月29日,世界衞生組織宣佈幾埃博拉疫情結束。在隨後90天強化監測期中,幾再次報告7例埃博拉確診感染病例和3例疑似病例。2016年6月1日,世界衞生組織宣佈幾第二次埃博拉疫情結束。此次疫情共造成超過3700人感染,2000餘人死亡。 [1] 
2021年10月6日,據幾內亞新聞網報道,幾內亞過渡總統馬馬迪·敦布亞在通過幾內亞國家電視台宣佈的一項法令中,任命幾內亞外交官穆罕默德·貝阿沃吉為過渡政府總理。 [15] 

幾內亞憲法

2008年12月幾軍事政變後,幾軍政權中止實施1990年憲法。2010年5月,幾軍政權領導人、代總統科納特署令實施經幾全國過渡委員會(代議會)修改的過渡期憲法,規定總統任期為5年,最多隻能擔任2個任期。 [1] 

幾內亞議會

幾內亞實行一院制,共114席,議員任期5年。本屆議會成立於2014年1月,各黨在議會中席位分配為:人民聯盟—彩虹聯盟53席,民主力量同盟37席,共和力量同盟10席,全國發展希望黨2席,進步同盟2席,其餘10個小黨各得1席。議長克洛德·科裏·昆迪亞諾(Claude Kory KOUNDIANO),2014年1月當選。 [1] 

幾內亞司法

幾內亞分普通法院和特別法院兩類。普通法院包括最高法院、上訴法院、初審法院和治安法院。最高法院下設憲法和行政,民事、刑事、商務和社會事務,以及審計三個法庭。特別法院包括特別最高法庭、軍事法庭和勞動法庭。 [1] 

幾內亞政府

幾內亞前總統孔戴 幾內亞前總統孔戴
幾內亞本屆政府成立於2018年5月,成員名單如下:總理易卜拉希馬·卡索裏·福法納(Ibrahima Kassory FOFANA),總統事務和國防國務部長穆罕默德·迪亞內(Mohamed DIANE),司法和掌璽國務部長謝赫·薩科(Cheick SAKO),旅遊、旅館和手工業國務部長蒂亞諾·奧斯曼·迪亞洛(Thierno Ousmane DIALLO),工業、中小企業國務部長蒂布·卡馬拉(Tibou CAMARA),交通國務部長阿布—巴卡爾·西拉(Aboubacar SYLLA),衞生國務部長愛德華·尼昂科耶·拉馬(Dr Edouard Nyankoye LAMAH),環境、水域和森林國務部長奧耶·吉拉沃吉(Oyé GUILAVOGUI),國土管理和權力下放部長佈雷馬·孔戴(Bouréma CONDE),外交和海外僑民部長馬馬迪·杜爾(Mamadi TOURE),計劃和國際合作部長坎妮·迪亞洛(Kanny DIALLO,女),經濟和財政部長馬馬迪·卡馬拉(Mamadi CAMARA),公民意識和國家團結部長卡利法·加薩馬·迪亞比(Kalifa Gassama DIABY),公共工程部長穆斯塔法·奈特(Moustapha NAITE),能源和水電部長謝赫·塔利比·西拉(Cheick Talibé SYLLA),高等教育和科研部長阿卜杜拉耶·耶羅·巴爾德(Abdoulaye Yéro BALDE),礦產和地質部長阿卜杜拉耶·馬加蘇巴(Abdoulaye MAGASSOUBA),城市和國土整治部長易卜拉希馬·庫魯馬(Ibrahima KOUROUMA),體育、文化和歷史遺產部長塞努西·邦塔馬·索烏(Sanoussy Bantama SOW),青年和青年就業部長莫克塔·迪亞洛(Mouctar DIALLO),郵政、電信和數字經濟部長穆斯塔法·馬米·迪亞比(Moustapha Mamy DIABY),公職、國家改革和行政現代化部長比伊·南庫馬·敦布亞(Billy Nankouma DOUMBOUYA),預算部長伊斯梅爾·迪烏巴特(Ismaël DIOUBATE),安全和民事保護部長阿爾法·易卜拉希馬·凱拉(Alpha Ibrahima KEIRA),貿易部長阿布—巴卡爾·巴里(Aboubacar BARRY),社會行動、婦女和兒童促進部長迪亞比·瑪麗亞馬·西拉(Diaby Mariama SYLLA,女),國民教育和掃盲部長莫里·桑加雷(Mory SANGARE),技術教育、職業培訓、就業和勞工部長蘭薩納·科馬拉(Lansana KOMARA)、投資和公私夥伴關係部長加布裏埃爾·屈爾蒂斯(Gabriel CURTIS),合作和非洲一體化部長傑內·凱塔(Djené KEITA,女),農業部長馬麗亞馬·卡馬拉(Mariama CAMARA,女),漁業、水產和海洋經濟部長弗雷德裏克·洛瓦(Frédéric LOUA),信息和新聞部長阿馬拉·松帕雷(Amara SOMPARE),石油天然氣部長迪亞卡里亞·庫利巴利(Diakaria KOULIBALY),畜牧業部長羅歇·帕特里克·米利莫諾(Roger Patrick MILLIMONO)。 [1] 
2021年10月6日,據幾內亞新聞網報道,幾內亞過渡總統馬馬迪·敦布亞在通過幾內亞國家電視台宣佈的一項法令中,任命幾內亞外交官穆罕默德·貝阿沃吉為過渡政府總理。 [15] 

幾內亞政黨

1992年4月實行多黨制。現有124個合法政黨。主要政黨情況如下:
  • 幾內亞人民聯盟
幾內亞人民聯盟(Rassemblement du Peuple de Guinée):執政黨。始建於1963年。1992年4月3日註冊登記,成為合法政黨。成員多為馬林凱族人。政黨宗旨:將幾內亞人民從一切形式的壓迫中解放出來,團結全體人民,以平等、博愛為基礎,建設民主自由社會,實現國家統一、民族獨立、經濟繁榮和社會公正。該聯盟候選人阿爾法·孔戴(Alpha Condé)於2010年11月當選總統。2012年4月,幾內亞人民聯盟聯合44個政黨組成執政聯盟幾內亞人民聯盟-彩虹聯盟(RPG-Arc-en-Ciel)。現任總書記薩盧姆·西塞(Saloum CISSÉ),2013年9月當選國民議會議員,2014年1月當選副議長。
  • 幾內亞民主力量同盟
幾內亞民主力量同盟(Union des Forces Démocratiques de Guinée):反對黨。成立於1991年9月。政黨宗旨:在實現社會團結和民族和解的基礎上,建立民主和法制國家,使國家擺脱貧困,實現可持續發展,保障全體公民的合法權利和自由。主席塞盧·達蘭·迪亞洛(Cellou Dalein DIALLO),曾於2004年至2006年任總理。在2010年6月首輪總統選舉中獲43.69%的選票,但在第二輪選舉中敗選。2013年9月當選國民議會議員。
  • 幾內亞共和力量同盟
幾內亞共和力量同盟(Union des Forces Républicaines):反對黨。成立於1992年。政黨宗旨:實現民族和解,建立民主、多元化社會,改變國家政治、經濟和社會三重落後面貌。主席西迪亞· 杜爾(Sidya Touré),曾於1996年至1999年任總理。2013年9月當選國民議會議員。
  • 幾內亞進步復興聯盟
幾內亞進步復興聯盟(Union du Progrès et du Renouveau):參政黨。由原反對黨新共和同盟和復興進步黨於1998年9月15日合併而成。成員多為頗爾族人。政黨宗旨:在尊重自由、保障多黨民主的基礎上,建立三權分立的法制國家,加強民族團結和社會凝聚力,反對一切形式的種族中心主義和地方主義,以實現人的可持續發展和全民福祉的目標,全面推進經濟、社會和文化建設。主席奧斯曼·巴(Ousmane BAH),現任總統府部長級特別顧問。

幾內亞政要

過渡總統:馬馬迪·敦布。2021年10月1日,幾內亞政變軍人領導人馬馬迪·敦布亞在首都科納克里宣誓就任幾內亞過渡總統。其在就職演講中表示,他將與“全國團結和發展委員會”一起致力於重建幾內亞社會公平正義,實現國家政權平穩過渡。他還表示,將遵守幾內亞此前與國際夥伴達成的共識。據報道,敦布亞此前是幾內亞特種部隊主要負責人。他同時還將擔任幾內亞軍隊最高領導人。 [14] 
過渡總理:穆罕默德·貝阿沃吉。1953年出生於幾內亞馬木的波雷達卡,曾任聯合國助理秘書長、聯合國國際農業發展基金(IFAD)主席高級顧問;2015年1月,被任命為非洲風險能力機構(ARC)總幹事。2021年10月6日,幾內亞過渡總統馬馬迪·敦布亞任命其為過渡總理。 [15] 

幾內亞經濟

編輯

幾內亞概況

幾內亞系最不發達國家之一。 [16]  經濟以農業、礦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糧食不能自給。自然資源豐富,有“地址奇蹟”之稱。鋁、鐵礦儲藏大、品位高,其中鋁礦探明儲量居世界第一。此外還有鑽石、黃金、銅、鈾、鈷、鉛、鋅等。水利資源豐富,是西非三大河流發源地,有“西非水塔”之稱。可耕地600萬公頃,其中80%未開墾,農業發展條件得天獨厚。 [1] 
孔戴政府重視增加主要城市的水、電供應,大力發展農業,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對資源開發的管理與控制,經濟恢復增長。孔戴總統第二任期制定《2016—2020年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對內加強宏觀經濟調控,對外積極尋求國際支持。 [1] 
2020年主要經濟數據
國內生產總值(GDP)
146億美元
人均國內生產總值
1141美元
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
4.0%
貨幣名稱
幾內亞法郎(Franc guinéen)
通貨膨脹率
10.6%
匯率(2013年09月30日)
1美元=9641幾內亞法郎
資料來源:2021年第一季度《倫敦經濟季評》 [1] 

幾內亞工業

工業基礎薄弱,製造業不發達。2010年工業產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57.6%。主要工業部門是農副產品加工、紡織、傢俱等。礦業是較為重要的經濟部門,主要礦業公司有:博凱、弗里亞、金迪亞三大鋁礦和阿雷多爾黃金鑽石開採公司等。力拓、必和必拓、淡水河谷等國際礦業公司先後進入幾內亞,與幾方開展鐵礦開發合作。2011年9月,幾全國過渡委員會批准了新政府修訂的《礦業法》,其中規定國家將無償獲得新礦業項目15%的股權,另有出資增股20%的權利。2012年2月,幾成立國家礦產委員會,負責在新礦產法基礎上參與礦權證簽發、延期、更新、吊銷等材料的審查工作。2012年5月,孔戴總統任命阿布杜勒·拉馬內·辛庫恩·卡馬拉(Abdoul Ramane Sinkoun Camara)為該委員會主席。

幾內亞農業

幾內亞是農業國,農業人口占總人口的80%。幾內亞地形、氣候多樣,土壤肥沃,雨量充沛,河流眾多,發展農業條件得天獨厚。2006年,農村勞動人口占全國勞動人口的三分之二。2010年,農業產值佔國內生產總值的22%。糧食不能自給。2010年主要糧食作物大米、木薯、玉米的產量分別為149.9萬噸、103.1萬噸、58萬噸。全國森林面積65440平方公里,森林覆蓋率26.6%。2010年工業用圓木產量65萬立方米,出口15萬立方米。2010年漁產品總產量11萬噸。
2013年,幾內亞政府利用國際財政援助繼續大力支持發展農業。2013年,幾內亞糧食總產量約為486萬噸,比上年淨增19萬噸。其中稻米203萬噸,增長8%;玉米67萬噸,增長4%,佛尼奧(一種穀類)45萬噸,增長5%;小米25萬噸,增長1.7%。幾內亞糧食生產不能滿足本國需求,2013年進口大米53.1萬噸。 [7] 
2013年,幾內亞畜牧業生產持續增長。生產牛肉72302噸,牛肉10957噸,豬肉1661噸,雞蛋22465噸。 [7] 
由於幾內亞海域漁業資源逐年減少,2013年工業捕魚產量繼續下降,年產1.19萬噸,較上年減少16.3%。 [7] 

幾內亞礦業

幾內亞的礦業是國民經濟的支柱,是幾內亞財政和外匯收入的最主要來源。2013年,幾內亞礦業整體減產3%。礦產品出口9.66億美元,比2012年減少36.1%,主要礦藏有:
(1)鋁礬土。截止2011年底,幾內亞政府頒發採礦證9個,頒發159個勘探許可證。
(2)鐵礦。儲藏量90多億噸,品位37-70%,可露天開採。
(3)黃金。儲量約1000噸,分佈廣泛,南部相對集中。2011年底,幾內亞政府頒發了2個採礦證,頒發300個勘探證。2013年,幾內亞黃金產量58.88萬盎司,同比增長13.4%。 [7] 

幾內亞旅遊業

旅遊資源較豐富。全國共有旅遊景點201個。位於幾內亞與利比里亞交界的寧巴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自然文化遺產。受次地區局勢不穩等因素影響,幾旅遊資源未得到有效開發。幾年入境遊客數量約為3萬人。 [7] 

幾內亞財政金融

近年財政收支情況(單位:億美元)
年份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收入
16.37
15.28
13.96
支出
19.14
17.15
16.64
資料來源: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別情況報告和經濟季評 [1] 
截至2017年底,幾外匯儲備約為3.31億美元。 [1] 

幾內亞對外貿易

近年對外貿易情況(單位:億美元)
年份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出口額
18.3
19.7
16.2
18.6
31.5
進口額
18.6
23.5
21.9
21.4
49.7
資料來源:2018年5月經濟季評 [1] 
主要出口產品為黃金、鋁礬土、鑽石、氧化鋁等。主要進口商品為化工產品、機械設備、石油製品、農產品、食品、煙草等。2016年,向中國出口佔幾齣口總額28.5%, 加納20.9%、瑞士11.7%;從荷蘭進口占幾進口總額7.3%,中國6.8%,印度6.3%,比利時4.4%。 [1] 

幾內亞外國資本

2011年,外國直接投資額為3.67億美元。 [1] 

幾內亞外國援助

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統計,2010和2011年,幾分別獲得外援2.18億和2.08億(美元,下同),其中歐盟提供6300萬,國際開發協會(IDA)5600萬,美國8400萬(含法國開發署3200萬),法國2000萬,英國1400萬,全球基金1100萬,伊斯蘭開發銀行1000萬,聯合國兒童基金會800萬,加拿大600萬。2012年9月26日,幾達到重債窮國完成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巴黎俱樂部分別免除幾政府21億美元、3.56億美元債務。2014年12月,世界銀行行長金墉訪問幾內亞,表示將繼續助幾抗擊埃博拉疫情並支持幾疫後經濟恢復。2015年4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宣佈,以向幾提供2980萬美元贈款的形式免除其等額債務。世界銀行宣佈在未來12至18個月內,向幾內亞、利比里亞、塞拉利昂三國提供6.5億美元資金支持,世行援非抗疫總金額達到16.2億美元。此外,世行還免除三國21.7億美元債務,其中幾內亞10.985億美元。5月,西非經濟共同體宣佈免除幾2000萬美元債務,支持其疫後經濟重建。10月,法國在“抗擊埃博拉經驗”會議上宣佈,法將在未來三年為幾疫後重建提供1.74億歐元援助,用於衞生體系、教育和人力資源培訓、供水供電設施等領域。法開發署年內向幾提供1100萬歐元援助,用於2015-2017年幾教育事業發展。2017年11月,幾在法召開《2016—2020年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籌資會,共獲約200億美元資金承諾,其中世界銀行約16億美元,伊斯蘭開發銀行約14億美元、非洲開發銀行約7.25億美元。2018年9月,世界銀行宣佈本年度向幾提供6000萬美元預算支持,幫助幾提高行政管理能力,改善投資環境;2018至2023年將向幾提供15億美元,優先推動農業、工業、基礎服務、青年就業、技術、金融等領域發展。2018年,聯合國向幾提供各類支持約1億美元。 [1] 

幾內亞文化

編輯

幾內亞概況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公佈的《2013年人類發展報告》,幾人類發展指數在全球187個國家中排名第178位。53%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240萬居民無法解決温飽問題,出生嬰兒和5歲以下兒童死亡率分別為81‰和131‰。全國有國家級醫院2所,行政大區醫院7所,省級醫院26所,衞生中心349所,衞生站2987個,私人診所142個。平均約每1萬人擁有1名醫生。2012年人均壽命54.5歲。2010年全國共有固定電話1.8萬部,移動電話400萬部,因特網用户9.5萬個。

幾內亞語言

官方語言為法語。各民族均有自己的語言,主要語種有蘇蘇語、馬林凱語和富拉語(又稱頗爾語)。 [1] 

幾內亞宗教

全國約85%的居民信奉伊斯蘭教,5%信奉基督教,其餘信奉原始宗教。 [1] 

幾內亞風俗

按伊斯蘭教的教規和當地習俗,男性可取妻四房,最後一房可隨意休換。幾內亞人無論受過何種教育,一般均能言善辯。對外國人,尤其對中國人熱情大方,願意主動幫忙且期望值較高,敢於提出要求也不羞於被拒絕。索要禮品和消費的現象在全社會普遍存在。同其他伊斯蘭國家一樣,在幾內亞也應儘量避免談論豬及其製品;不主動敬煙酒;應特別尊重穆斯林的清真飲食和工間祈禱習慣;不向正在祈禱的人問話;不得擅自進入清真寺。當地無特殊法規。 [7] 

幾內亞民俗

幾內亞人一般都不準談論有關豬的話題,也十分忌諱使用豬鬃、豬皮和豬內臟製成的物品,如毛刷、皮革、皮箱等。他們對公雞有特殊的感情,視作力量和美麗的象徵,因而男子們常喜愛將其頭梳成高高的雞冠狀,而四周卻剃得光光的,遠遠望去猶如一個突出的雞冠立在頭上,頗為獨特。幾內亞人能歌善舞。鼓在幾內亞的運用十分廣泛,他們常以變幻莫測的鼓點來表達其悲歡離合和喜怒哀樂的感情。每逢傳統節日,公眾集會,男女舉行婚禮,孩子出生和命名,在集體歌舞的歡樂場面中,總少不了以鼓為主器作歡樂的合奏。可以説,在幾內亞幾乎無處聽不到鼓聲。
在幾內亞,常常可以看到穿古時候那種白衣和斗篷的女性。這些白衣、斗篷,是貞節純潔的象徵。這一身打扮,具有傳統宗教上的意義。男士們一看到這種打扮的異性,無不敬重有加。也就是説女性觀光的旅遊者,若以這樣的打扮出入,會倍受尊敬。
幾內亞人常以大米、甜薯、玉米等為食,又習慣以羊肉為主要的副食品,如羊肉大米飯,串烤羊肉、全烤羊肉等都是他們的佳餚。加外,有雞冠的公雞頭也是他們喜愛的佳餚。他們還常駐以全羊來款待貴賓,以表示特別的尊重。他們的口味偏重,喜愛香、不怕油膩。他們一般都習慣吃大塊的羊肉、牛肉,不愛吃肉片、肉丁之類的菜餚。 [7] 

幾內亞軍事

編輯
1958年11月成立人民軍,後改稱幾內亞武裝力量。總統是最高軍事統帥,行使任免軍事人員、對外宣戰等權力。國防部作為軍事行政主管,直接隸屬總統府。
幾武裝力量由野戰軍、憲兵和共和國衞隊組成。野戰軍總兵力2萬人,其中陸軍1.8萬人、海軍1500人、空軍500人。憲兵1800人,共和國衞隊1600人。現任三軍總參謀長納莫里·特拉奧雷(Namory Traoré)准將(2013年2月就職)。 [1] 

幾內亞交通

編輯
內陸交通不發達,以公路運輸為主。交通運輸情況如下:
鐵路:有4條鐵路幹線,總長1,046公里。其中3條為通往礦區的專用線,1條為民用運輸線,長661公里。
公路:總長1. 4萬公里。其中全天候公路4500公里(其中瀝青路面1300公里),支路9450公里。
水運:科納克里港為西非最大海港之一,2010年貨物吞吐量為700萬噸。卡姆薩深水港為博凱鋁礦專用港,年吞吐量約1000萬噸。
空運:科納克里機場為國際機場,2006年運送旅客35萬人次。全國另有12個國內機場。幾內亞航空公司於2002年7月交由私人經營。主要有法國、比利時、摩洛哥和塞內加爾等國航空公司經營國際和地區航班。 [7] 

幾內亞社會

編輯

幾內亞通訊

電信
幾內亞 幾內亞
幾內亞電信市場發展滯後,固定電話及移動電話普及率都很低。只有幾內亞電信公司有固網運營牌照,全國只有2.6萬個固定電話用户,只有首都和幾個大城市的部分地區固話能正常使用。
互聯網
幾內亞互聯網發展迅速,資費大大下降。除原來葱絲網絡業務的AFRIBONE、AFRIPA TELECOM GUINEE、ETI SA、UNIVERSAL、LA SOTELGUI和LE GGROUPE MOUNA等六家運營商外,法電幾內亞公司,AREEBA公司和CELCOM公司也推出了更便捷、更便宜的3G網絡服務。
郵局
幾內亞郵電局為自主經營的國企,全國郵局和郵電所總數205個,主要通過法國郵政,與世界各地通聯。 [7] 

幾內亞教育

科納克里大學 科納克里大學
1984年5月起實行教育改革,規定法語為教學語言,允許私人開辦學校。2004年,全國共有小學6140所,教員2.5萬人,學生114.7萬人,入學率為77%;中學615所,教員 8886人,在校學生34萬人,入學率估計為20.1%;高等院校13所,在校生2.2萬人,教員853人。2011至2014年,幾共新建教室5098間,修繕400間,新招收教師1447人。2010至2014年,幾小學註冊率從82%提高至88%,入學率提高至86%。
科納克里大學是幾最高學府,1962年建立,分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和生物科學3個學科。 [1] 

幾內亞衞生

幾內亞的各種疾病發病率很高,主要是瘧疾、急性呼吸道感染、各類寄生蟲、腹瀉、皮膚病、外傷和性病等。其中危害最大的以瘧疾為甚,高發季節主要在換季和雨季期間。幾內亞惡性腦瘧較少,只要及時預防,及時治療,瘧疾並不可怕。此外,腸道血吸蟲病、蟠尾腺蟲病、腦膜炎霍亂等流行病及肝炎、結核、麻風等傳染病還很多。據瞭解,全國艾滋病人近一萬人,女性多於男性,20-39歲年齡段佔75%。
全國有國家級醫院2所,行政大區醫院7所,專區與省級醫院26所,衞生中心349所,衞生站2987所。此外,另有企業醫院兩所,美國人開辦的國際醫療中心一所,私人藥房181所,私人診所142個。全國已經形成了一個以國家醫院、大區醫院、專區與省級醫院、衞生中心與衞生站三級醫療衞生防治網。
幾內亞衞生部部屬醫院為亞斯丁醫院,駐幾內亞的中國醫療隊即在這家醫院工作。東卡醫院也是首都規模較大的一家。
幾內亞沒有醫藥工業,所需藥品,醫療器械完全依靠進口。市場上流通的藥品主要來自法國、德國、瑞士等歐洲國家。中國藥品也隨處可見,但多為私人販售,通過幾衞生部審核的只有為數不多的幾家醫藥公司。
幾內亞藥品很貴,所以可隨身攜帶適合自己身體狀況的藥品。由於幾內亞醫院條件有限,消毒觀念差,所以有病可先找中國醫療隊診治。
在幾內亞無法辦理醫療保險。 [7] 

幾內亞人民生活

根據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公佈的《2017年人類發展報告》,幾人類發展指數在全球188個國家中排名第183位。53%的人口生活在貧困線以下,240萬居民無法解決温飽問題。全國現共有884所衞生服務站,412所衞生中心,43所公立醫院,344所私營衞生醫療機構及329傢俬營藥店,母嬰死亡率分別為0.61%和11.7%。平均約每1萬人擁有1名醫生。2012年人均壽命54.5歲。2010年全國共有固定電話1.8萬部,移動電話400萬部,因特網用户9.5萬個。 [1] 

幾內亞媒體

幾內亞有250多種新聞出版物,10餘種報紙定期出版,基本上是週刊。《自由報》為官方法文報刊。發行量較大的私營報紙有《猞猁》、《寧巴報》、《外交官報》、《觀察家報》、《獨立報》等。
幾內亞國家電台為官方電台,每天用法語、富拉語、馬林凱語和蘇蘇語等對內廣播,用英語和法語等對外廣播。
幾內亞國家電視台為官方電視台,1977年開播。 [1] 

幾內亞外交

編輯

幾內亞外交政策

幾內亞奉行睦鄰友好、不結盟、全面開放和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強調外交為發展服務。願在平等互利和相互尊重的基礎上與世界各國發展友好合作關係。主張加強非洲國家之間的團結與合作,積極參與非洲聯盟建設。重視發展同歐盟、美國等西方國家關係,以爭取國際支持和援助。注重發展同中國等亞洲國家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現為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不結盟運動、伊斯蘭合作組織、法語國家組織、非洲聯盟(非盟)、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共體)、西非經濟貨幣聯盟、馬諾河聯盟等組織成員。同110多個國家建有外交關係。孔戴總統現為“非洲可再生能源倡議”協調人。 [1] 

幾內亞對外關係

  • 與中國的關係
雙邊政治關係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幾內亞共和國於1959年10月4日建交。幾是第一個同中國建交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建交以來,兩國關係發展順利。
中方重要往訪有:國務院總理周恩來(1964年1月)、 國務院副總理兼外長陳毅(1964年1月和1965年9月)、國務院副總理耿飈(1978年10月)、國務院副總理兼外長黃華(1981年11月)、國務院總理趙紫陽(1982年12月)、國務委員兼外長錢其琛(1992年1月)、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1995年11月)、外交部長唐家璇(1998年6月)、全國政協副主席陳錦華(2000年7月)、國務院副總理黃菊(2005年11月)、外交部部長助理翟雋(2007年7月)、國土資源部長徐紹史(2008年10月作為胡錦濤主席特使出席幾獨立50週年慶典)、外交部長楊潔篪(2011年2月)、外交部長王毅(2015年8月)、國務委員楊潔篪(2017年3月)等。
幾方重要來訪有:總統塞古·杜爾(1960年9月和1980年5月)、總統蘭薩納·孔戴(1988年7月和1996年6月)、總理拉明·西迪梅(2000年9月)、經濟和社會理事會主席米歇爾·卡馬諾(2000年3月)、總統府外交合作部長卡馬拉·哈賈·瑪哈瓦·邦古拉(2000年10月來京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2000年部長級會議,2001年8 月)、外交部長馬馬迪·孔戴(2004年10月、2006年8月、2006年11月來華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峯會)、國民議會議長阿布巴卡爾·松帕雷(2008年7月)、總理蘇瓦雷(2008年8月來華出席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總統阿爾法·孔戴(2011年9月來華出席第5屆夏季達沃斯論壇並訪華、2016年10月對華進行國事訪問、2017年9月來華出席新興市場國家與發展中國家對話會、2018年9月來華出席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峯會)、外長愛德華·尼昂科耶·拉馬、國際合作部長穆斯塔法·庫圖布·薩諾(2012年7月出席中非合作論壇第五屆部長級會議)、外交部長法爾(2015年2月作為伊斯蘭組織巴勒斯坦和耶路撒冷問題部長聯絡小組成員來華參會)、經社理事會主席迪亞洛(2016年7月)。 [3] 
雙邊經貿關係和經濟技術合作
建交以來,中國為幾援建了廣播電視中心、人民宮、金康和丁基索水電站、自由電影院、捲煙火柴廠、總統府、醫院等。自1985年起,中國公司進入幾勞務市場。1995年11月,兩國成立雙邊混合委員會,迄已召開5次會議,最近一次於2011年在科納克里舉行。2015年9月,中國承建的卡雷塔水電站順利竣工併發電,大大緩解幾電力緊缺狀況。
1960年9月,中幾簽訂貿易與支付協定。1988年7月,兩國簽訂貿易協定。2017年,雙邊貿易額為27.57億美元,同比增長55.33%。其中我出口12.41億美元,同比增長8.40%,進口15.16億美元,同比增長140.57%。中方主要出口機電產品、鞋類、摩托車等,進口鐵礦砂、鋁礦石、木材等。 [3] 
文化、教育、衞生、軍事等方面的雙邊交往與合作
中幾簽有文化合作協定。兩國文化藝術團組多次互訪。2009年5月,幾內亞非洲舞蹈團來華訪問演出。10月,中國“東方魅力”藝術團赴幾訪問演出。2016年,幾內亞4名武術學員來華在少林寺參加“非洲武術學員培訓班”。2018年12月,幾體育、文化和歷史遺產部長索烏率政府文化代表團訪華,與中方簽署兩國政府文化協定2018-2021年執行計劃。
中國自1973年開始接受幾留學生。截至2016年,共接收552人。2016年幾內亞在華留學生670名,其中獎學金生123名。
1967年12月,中幾簽訂關於中國向幾派遣醫療隊議定書。中國自1968年6月起向幾派遣醫療隊,迄今共派26批,累計642人次。中國在幾有19名醫療隊員。中國援建的中幾友好醫院已於2012年4月正式啓用。
2014年,幾爆發埃博拉疫情後,中國政府率先馳援,先後向幾提供4輪物資、糧食、現匯等緊急人道主義援助,並用包機將抗疫物資第一時間送抵疫區。中方還派出公共衞生和醫療專家協助抗擊疫情和培訓當地醫護人員。
中幾軍事合作始於1961年。幾方重要來訪主要有:國防部長阿卜杜赫曼·迪亞洛(1992年,1993年)、總參謀長依布拉依馬·迪亞洛上校(1999年)、國防部辦公廳主任康代·杜爾中校(2000年)、領土管理、權力下放和安全部長穆薩·索拉諾(2001年)、總參謀長卡馬拉准將(2003年)、國防部辦公廳主任康代·杜爾上校(2006年)。中方重要往訪主要有:蘭州軍區司令員劉精鬆上將(1995年)、總後勤部政委周坤仁上將(2000年7月)、國防大學外訓系主任姜普敏少將(2001年)、濟南軍區司令員陳炳德上將(2002年)、國防大學防務學院院長朱成虎少將(2007年6月)、總後司令部副參謀長劉衞平少將(2007年9月)等。 [3] 
重要雙邊協議及文件
1959年10月4日,陳毅副總理兼外長與幾內亞教育部長巴里·迪亞瓦杜簽署兩國建交聯合公報。 [3] 
  • 同法國的關係
1963年同法建交。1965年幾政府指責法與“反幾陰謀”有牽連,雙方宣佈斷交。1975年兩國復交。法為幾最大援助國,多年來向幾提供了大量投資和援助。2008年12月幾軍事政變後,法表示希幾遵守憲法,並與軍政權保持一定交往。2010年11月幾總統選舉後,法宣佈恢復與幾正常合作。12月法負責外交、歐盟和合作的部長德蘭古出席孔戴總統就職儀式。2011年3月,孔戴總統訪法,與法總統薩科齊會談,法向幾提供了500萬歐元的援助。5月,孔戴總統作為薩科齊總統特邀嘉賓,赴法出席八國集團(G8)峯會有關活動。2012年7月,孔戴總統訪法並與法總統奧朗德舉行會談,奧表示支持幾經濟、社會改革。2013年12月,孔戴總統赴法出席法非峯會。2014年11月,法國總統奧朗德訪幾,是埃博拉疫情爆發後到訪的首位非洲以外國家元首。孔戴總統就職以來訪問法國10餘次。2017年5月,孔戴總統向法新當選總統馬克龍致賀電。11月,孔戴總統赴法出席幾內亞《2016—2020年國家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籌資會。2018年11月,孔戴總統赴法出席紀念一戰結束100週年活動。
幾爆發埃博拉疫情後,法國承諾向幾提供1.4億歐元援助,完成幾首都東卡醫院改造並運營管理,另在幾建成巴斯德實驗室、兩個埃博拉治療中心、一個轉運中心和一個培訓中心。 [1] 
  • 同美國的關係
美是幾主要援助國之一。1998年以來,美對幾援助總額逾2億美元。2008年12月幾軍事政變後,美國予以譴責並一度中止對幾援助。2010年初,美向幾提供了價值600萬美元的各種援助用於籌備大選, 並在大選期間派員觀察。2010年底幾順利完成政治過渡後,美幾恢復正常往來。2011年7月,孔戴總統應邀赴美訪問。2012年12月,美國與幾方簽署協議,免除所有幾對美雙邊債務總計9300萬美元。2014年8月,孔戴總統赴美出席首屆美非領導人峯會。2015年4月,孔戴總統對美國進行工作訪問,同塞拉利昂、利比里亞總統一同會見奧巴馬總統,介紹了埃博拉疫情形勢和疫後重建規劃。2017年5月,孔戴總統赴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出席美國—伊斯蘭國家安全峯會。2018年11月,孔戴總統會見來訪的美國負責非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納吉。 [1] 
同非洲聯盟關係
非洲聯盟(非盟)和平與安全理事會2021年9月10日宣佈,即日起暫停幾內亞的非盟成員國資格。 [13] 
同西共體關係
西共體成員國2021年9月8日召開線上特別會議,決定暫停幾內亞成員國資格。 [13] 
  • 同日本的關係
近年來,幾日關係發展迅速。1978年至2005年,日累計向幾提供各類援助約5.55億美元。2006年,日本政府援幾220億幾郎用於實施科納克里市政供水項目。2007年,日本向幾提供援助約1000萬美元。幾政治過渡期間,日向幾提供了1.3萬個投票箱,並同聯合國婦女兒童基金會簽訂協議,提供130萬美元用於改善幾婦女兒童健康。2010年、2011年,日本分別向幾提供了580萬美元和100萬美元糧食援助。2012年4月、8月,日本兩次分別向幾提供200萬美元糧食援助。2014年6月,日本為聯合國系統在幾援助項目提供總額為280萬美元的資金支持。2013年和2016年,孔戴總統分別赴日本和肯尼亞出席第五屆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2017年6月,孔戴總統對日進行首次正式訪問。
  • 同鄰國的關係
重視發展同鄰國的友好合作關係,並在西共體、尼日爾河流域組織、馬諾河聯盟、岡比亞河開發組織和塞內加爾河流域開發組織中發揮積極作用。
2012年6月,馬諾河聯盟(科特迪瓦、塞拉利昂、利比里亞、幾內亞)第21屆首腦會在幾首都科納克里召開。2014年5月,該聯盟第23屆峯會在科納克里召開,四國就促進地區一體化、防控埃博拉疫情等問題進行了磋商,孔戴並當選輪值主席,任期一年。2016年6月24日,馬諾河聯盟第24峯會在幾內亞科納克里舉行。會議審議了聯盟有關工作報告,並就聯盟秘書處改組、埃博拉疫後發展計劃、地區安全形勢等問題進行了討論。
2006年,幾加入塞內加爾河流域開發組織。2015年3月,塞內加爾河流域開發組織第16屆成員國首腦峯會在科納克里召開,孔戴總統出任新的輪值主席,任期2年。
1986年,幾同塞拉利昂、利比里亞簽訂了互不侵犯和安全合作的馬諾河聯盟條約。1999年4月起,幾與利、塞交界地區武裝衝突不斷,幾、塞同利相互指責對方支持本國反政府武裝,幾利關係一度不睦。利內戰結束後,幾利關係逐步好轉。幾同塞拉利昂一直保持良好關係。2010年12月,塞總統科羅馬、利總統瑟利夫均赴幾齣席了孔戴總統就職儀式。2011年7月,孔戴總統訪問利比里亞並出席第20屆馬諾河聯盟首腦會議。2011年10月和2013年2月,塞總統科羅馬對幾進行友好工作訪問。2012年1月,孔戴赴利出席瑟利夫總統的就職儀式。8月,利比里亞總統瑟利夫訪幾。2013年4月30日,孔戴總統赴利比里亞出席馬諾河聯盟第22屆首腦會。2015年3月,孔戴總統率外交、衞生、預算等部長訪問利比里亞,與利總統瑟利夫進行會談。
1978年,幾分別與塞內加爾和科特迪瓦重新互派大使並簽訂友好合作條約。2010年12月,塞總統瓦德赴幾齣席孔戴總統就職儀式。2011年1月,孔戴總統訪塞。2012年2月,塞總理恩迪亞耶訪幾。4月,孔戴赴塞出席新總統薩勒的就職儀式。12月,塞總統薩勒訪幾。2015年8月,孔戴總統訪塞,會見薩勒總統。薩勒總統並授予孔戴總統塞內加爾十字勳章。
2011年5月,孔戴總統赴科出席瓦塔拉總統的就職典禮。12月,瓦塔拉總統對幾進行工作訪問。2012年2月,科總理索羅訪幾。同月,孔戴總統赴科出席西共體特別峯會。2013年2月,孔戴赴科出席西共體第42屆首腦會議。2015年5月,孔戴總統到訪幾科邊境城市,與瓦塔拉總統一起為新建的“博愛橋”揭幕。
2014年3月和10月,馬裏總統凱塔兩次訪幾,受到幾方熱烈歡迎。2015年5月,孔戴總統訪問馬裏,出席馬裏全國和平和解協議簽署儀式。2017年2月,幾總統、非盟輪值主席孔戴赴馬出席薩赫勒五國特別峯會。2018年9月,孔戴總統赴巴馬科出席馬裏總統凱塔就職儀式。
2012年4月,幾內亞比紹軍方發動政變後,孔戴總統作為西共體調解人積極參與斡旋。2014年6月,孔戴總統出席幾內亞比紹新當選總統若澤·馬里奧·瓦斯就職儀式,此後積極促成幾比各方達成解決國內政治危機的《科納克里協議》。2017年5月,幾比總統瓦斯訪幾,雙方就協議落實情況交換意見。
2015年1月,尼日爾總統伊素福、貝寧總統亞伊聯合訪幾,以示對幾抗擊埃博拉疫情的支持。同月,南非總統祖馬訪幾。2月,多哥總統、西共體抗擊埃博拉疫情地區協調人福雷率領西共體代表團訪幾,支持孔戴總統抗擊埃博拉疫情。8月,孔戴總統訪問尼日爾,會見尼總統優素福,就西非地區安全和後埃博拉時期發展進行交流。2017年1月,孔戴總統赴岡比亞調解選後危機。 [1] 
  • 同其他國家的關係
寧巴山 寧巴山
幾重視發展同阿拉伯國家的關係。2007年6月,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訪幾。同月,幾總理庫亞特訪問摩洛哥。2009年1月,利比亞領導人卡扎菲訪幾,對幾軍政權表示支持。2011年1月,孔戴總統訪利。2012年8月,孔戴總統應邀訪問沙特阿拉伯並出席伊斯蘭合作組織第四次特別首腦會議。10月,孔戴總統再次訪問沙特並赴麥加朝覲。2013年12月,第40屆伊斯蘭合作組織外長會議在幾首都科納克里召開。2014年3月,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率團訪幾。2014年11月,孔戴總統赴摩洛哥出席第五屆全球企業家峯會並會見摩企業家。2017年3月,摩國王穆罕默德六世訪幾。2015年1月,毛里塔尼亞總統對幾進行5小時的工作訪問。9月,孔戴總統訪問阿聯酋。2017年5月,孔戴總統對埃及進行工作訪問。
2016年6月16日至18日,幾內亞總統孔戴訪問俄羅斯,出席第20屆聖彼得堡國際經濟論壇,分別會見了俄總統普京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並出席“俄羅斯與非洲”圓桌對話會。11月14日至19日,孔戴總統赴摩洛哥出席第22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2),會見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主持非洲可再生能源倡議大會(IAER),並出席第一屆非洲行動峯會。12月25日至28日,孔戴總統訪問土耳其,同土總統埃爾多安會談,會見議長卡赫拉曼和負責經濟的副總理希姆謝克。2017年4月,孔戴總統赴土耳其出席土耳其—非洲農業論壇。 [1] 

幾內亞同索馬里的關係

2019年7月4日,索馬里外交與國際合作部部長阿瓦德在摩加迪沙宣佈,索馬里同幾內亞斷絕外交關係。 [8] 

幾內亞旅遊

編輯

幾內亞景點

科納克里 科納克里
幾內亞主要旅遊景點為科納克里、寧巴山自然保護區。
科納克里(法語:Conakry或Konakry,Malinké人稱為Kɔnakiri),位於大西洋沿岸,是幾內亞的首都。全國最大城市。位於幾內亞西南沿海,瀕臨大西洋東側,由羅斯羣島、卡盧姆半島和與半島相連的沿海陸地組成,是幾內亞的最大海港,也是西非的最大海港之一。屬熱帶雨林氣候,1月盛行北風,7月為南風。年平均氣温最高為34℃,每年5至11月為雨季,年均降雨量約3000mm。 [9] 
寧巴山自然保護區(英文:Mount Nimba Strict Nature Reserve)座落於幾內亞和象牙海岸之間的寧巴山,高高的聳立在環繞其周圍的一片熱帶草原之上,草原腳下的山坡被濃密的森林所覆蓋,擁有特別豐富的動植物,還有一些當地特殊的動物種類,如胎生蟾蜍和以石頭當工具的黑猩猩。 [10] 

幾內亞治安

在特別提醒中已提到,2014年幾首都科納克里市夜間治安情況差,白天相對較好,但小偷小搶經常發生。有時也會遇到幾公務人員以檢查為名,攔路索取物品的現象,語言不通的中國人是他們的對象。如隨身帶有皮包經過鬧市時更需小心。建議初到人員儘量避免單獨外出,不要將大量現金及護照等重要證件放在身上。帶上一定數額的幾郎用於盤查(駐幾居留證、身份證等)。如遇到意外情況,儘快通知當地警局。 [7] 

幾內亞失去聯合國投票權

編輯
2022年1月,幾內亞因未繳納聯合國會費而失去在聯合國大會的投票權。 [17]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