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平凡的世界

(路遙著長篇小説)

編輯 鎖定
《平凡的世界》是中國作家路遙創作的一部全景式地表現中國當代城鄉社會生活的百萬字長篇小説。全書共三部。1986年12月首次出版。
該書以中國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中期十年間為背景,通過複雜的矛盾糾葛,以孫少安孫少平兩兄弟為中心,刻畫了當時社會各階層眾多普通人的形象;勞動與愛情、挫折與追求、痛苦與歡樂、日常生活與巨大社會衝突紛繁地交織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時代歷史進程中所走過的艱難曲折的道路。
1991年3月,《平凡的世界》獲中國第三屆茅盾文學獎
2019年9月23日,該小説入選“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説典藏”。 [1] 
作品名稱
平凡的世界
作品別名
《普通人的道路》 [17] 
作    者
路遙
創作年代
當代
文學體裁
長篇小説
首版時間
1986年
字    數
1040000
主要人物
孫少平、孫少安、田曉霞、田潤葉

平凡的世界內容簡介

編輯
第一部
1975年初農民子弟孫少平到原西縣高中讀書,他貧困,自卑;後對處境相同的地主家庭出身的郝紅梅產生情愫,在被同班同學侯玉英發現並當眾説破後,與郝紅梅關係漸變惡劣,後來郝紅梅卻與家境優越的顧養民戀愛。少平高中畢業,回到家鄉做了一名教師。但他並沒有消沉,他與縣革委副主任田福軍女兒田曉霞建立了友情,在曉霞幫助下關注着外面的世界。少平的哥哥少安一直在家勞動,與村支書田福堂的女兒——縣城教師田潤葉青梅竹馬。少安和潤葉互有愛慕之心,卻遭到田福堂反對。經過痛苦的煎熬,少安到山西與勤勞善良的秀蓮相親並結了婚,潤葉也只得含淚與父親介紹的一直對她有愛慕之情的李向前結婚。這時農村生活混亂,又遇上了旱災,田福堂為了加強自己的威信,組織偷挖河壩與上游搶水,不料竟出了人命。為了“農業學大寨”,他好大喜功炸山修田叫人搬家又弄得天怒人怨。生活的航道已到了非改變不可的地步。 [2] 
第一部 第一部
第二部
1979年春,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百廢待興又矛盾重重,田福堂連夜召開支部會抵制責任制,孫少安卻領導生產隊率先實行,接着也就在全村推廣了責任制。頭腦靈活的少安又進城拉磚,用賺的錢建窯燒磚(大部分為貸款),成了公社的“冒尖户”。少平青春的夢想和追求也激勵着他到外面去“闖蕩世界”,他從漂泊的攬工漢成為正式的建築工人,最後又獲得了當煤礦工人的好機遇,他的女友曉霞從師專畢業後到省報當了記者,他們相約兩年後再相會。潤葉遠離她不愛的丈夫到團地委工作,引起鍾情痴心的丈夫酒後開車致殘,潤葉感到內疚回到丈夫身邊,開始幸福生活。她的弟弟潤生也已長大成人,他在異鄉與命運坎坷的郝紅梅邂逅,終於兩人結為夫妻。往昔主宰全村命運的強人田福堂,不僅對新時期的變革牴觸,同時也為女兒、兒子的婚事窩火,加上病魔纏身,弄得焦頭爛額。
第二部 第二部
第三部
1982年孫少平到了煤礦,盡心盡力幹活,從學生成了一名優秀工人。可是,就在孫少平與田曉霞產生強烈感情的時候,田曉霞卻因在抗洪採訪中為搶救災民光榮犧牲了,後來田福軍給孫少平發了封電報,少平悲痛不已。少安的磚窯也有了很大發展,他決定貸款擴建機器制磚,不料因技師根本不懂技術,磚窯蒙受很大損失,後來在朋友和縣長的幫助下再度奮起,通過幾番努力,終於成了當地社會主義建設的領頭人。卻沒想到,少安的妻子秀蓮,在歡慶由他家出資一萬五千元擴建的小學會上口吐鮮血,確診肺癌。潤葉生活幸福,生了個胖兒子,潤生和郝紅梅的婚事也終於得到了父母的承認,並添了可愛的女兒。27歲的少平在一次事故中為救護徒弟也受了重傷,英俊面容盡毀,卻遇少時玩伴金波之妹表白,少平為她的前途與自己的感情選擇拒絕;他們並沒有被不幸壓垮,少平從醫院出來,面對了現實,又充滿信心地回到了礦山,迎接他新的生活與挑戰。 [3] 
第三部 第三部

平凡的世界創作背景

編輯
《平凡的世界》是從1975年開始創作的,小説手稿原名為《普通人的道路》 [17]  。而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的文化背景是各種文學新思潮風起雲湧,現代派、意識流等文學觀念風靡一時,文學創作在形式和技巧上的求變求新令人目不暇接。與此相反,傳統現實主義創作卻受到“冷落” 。甚至有批評家認為,路遙的另一部小説《人生》的現實主義創作手法是落伍的,但路遙仍然堅持創作完成了這部小説。
路遙三年準備、三年創作,為了擴充視野、掌握資料,他進行了大量的閲讀,包括近百部長篇小説,前後近十年的報紙以及其他相關書籍,過着“早晨從中午開始”的生活,同時,他還奔波於社會各階層體驗生活。第一部初稿的寫作是在一個偏僻的煤礦醫院開始的,從他的創作隨筆《早晨從中午開始》可以看到他對文學事業執着的信心和付出的代價:“寫作整個地進入狂熱狀態。身體幾乎不存在;生命似乎就是一種純粹的精神形式,日常生活變為機器人性質”。第二部初稿的寫作是在黃土高原腹地的一個偏僻小縣城進行的,因為生活沒有規律,路遙身體嚴重透支,最後病倒了。後來吃了百餘副湯藥,身體略有恢復,他依靠一股精神力量,繼續寫作。第三部的初稿改在榆林賓館進行。1988年5月25日,路遙終於完成了《平凡的世界》的全部創作。 [4] 

平凡的世界人物介紹

編輯
孫少平
路遙憑藉《平凡的世界》獲得茅盾文學獎 路遙憑藉《平凡的世界》獲得茅盾文學獎
一個窮困的農村青年,然而他又是有知識的農村青年。務實,勇於聽從精神的召喚。無論是吃着高粱面饃、喝着剩菜湯的高中生活,還是下地務農的農民生活,甚至走出土地後的打工生活,孫少平身上都昂揚着精神的高傲、揮灑着靈魂的矜持。物質的匱乏和精神的充盈讓孫少平的生活始終五味雜陳。而生活考驗的不斷加劇和知識視野的不斷拓展,也造就了孫少平保爾般的工作熱情和聖徒般的道德修養。面對歧視他忍辱負重,看到不平他拔刀相助,關鍵時刻不計前嫌等等,自身的物質窮困根本沒有成為他道德修養的束縛,反倒映襯出他人格的完善。而他的愛情選擇也顯示了他的個性特徵。面對高幹子女、大學生田曉霞,他沒有逃避,也沒有感到自卑,他的精神高度足以和她站在一起。而最終他拒絕金秀的愛情回到惠英的身邊,同樣是他聖徒精神的延伸,強大的責任意識和擔當感促成了他的選擇。 [5] 
孫少安
哥哥孫少安是奮鬥精神的另一個代表,與孫少平追求飛揚的生活不同。他的沉穩和精明都是內斂的。長子的家庭責任和過早的承擔世事,使得孫少安難以走出土地和家族的束縛,變成了農村變革的先覺者。然而,他的愛情和婚姻都遭遇了挫折。最終,孫少安在初嘗成功滋味的時候不得不面對妻子的去世,正如孫少平在享受愛情甜蜜的時候不得不接受田曉霞的突然死亡一樣,唾手可得的完美生活消失殆盡。 [5] 
田潤葉
田潤葉同樣是一個農民的女兒,所不同的是,她生活在城市,這裏的文明與開放程度較高,所以在潤葉身上脱離了世俗的偏見,敢於追求自己的愛情。對於孫少安這個從小生活在一起的人,潤葉一直是喜歡的,她並不認為門第有多重要,在她看來,“門當户對不如兩個人有情意”,所以她並不介意孫少安貧寒的家境,更沒有看不起孫少安的農民身份。止因如此,她主動向孫少安表白,告訴少安自己願意一輩子跟他好。但孫少安偏偏又是一個極為理性的人,他明白彼此之間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礙和巨大的反差,所以少安選擇了秀蓮。 [6] 
田曉霞
田曉霞天真爛漫、單純、善良、勇敢,當她與孫少平偶遇以後,漸漸地發展成志同道合的好朋友。田曉霞的家庭條件比較優越,從小在城市中長大,沒有經受過陝西農村的艱苦生活,但是她絲毫沒有城市嬌小姐的樣子,反而非常的樸實、堅強。田曉霞從小受父親田福軍的影響,形成了正確的價值觀,具有較高的文化修養和道德覺悟,她很希望自己能夠遊覽祖國的大好山川,領略人們的豪情壯志,她很欣賞孫少平的膽量,不止一次地向孫少平吐露自己的志向。 [7] 
賀秀蓮
賀秀蓮是孫少安從山西娶回來的媳婦,她沒有什麼文化,與温柔知性的潤葉形成鮮明的對比。她自從嫁給孫少安以後就成為孫少安的賢內助。賀秀蓮身強體壯,吃苦耐勞,家裏家外是一把好手。賀秀蓮的加入,讓孫家的日子逐漸好轉,孫少安的事業也逐漸步入正軌。賀秀蓮有不服輸的精神,她堅信,只要踏實肯幹,一定能夠過上好日子,她也把這種信念傳遞給孫少安,給孫少安強有力的精神支持和物質支持,讓孫少安安心地在外而忙事業,自己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條,從而促使家中的光景逐步發生改變。 [7-8] 

平凡的世界作品鑑賞

編輯

平凡的世界作品主題

《平凡的世界》是用温暖的現實主義的方式來謳歌普通勞動者的文學作品。與《人生》相比,《平凡的世界》更具有人性的高度,作家把苦難轉化為一種前行的精神動力。描寫苦難的新時期作家不乏其人,但真正把苦難轉化為一種精神動力的作家卻並不多,路遙當屬其中之一。這部小説在展示普通小人物艱難生存境遇的同時,極力書寫了他們克服重重困難的美好心靈與堅韌不拔的奮鬥精神。作品中的主人公孫少安、孫少平是掙扎在貧困線上的青年人,但他們自強不息,依靠自己的頑強毅力與命運抗爭,追求自我的道德完善。其中,孫少安是立足於鄉土矢志改變命運的奮鬥者;而孫少平是擁有現代文明知識、渴望融入城市的“出走者”。他們的故事構成了中國社會普通人人生奮鬥的兩極經驗。
《平凡的世界》手稿 《平凡的世界》手稿
《平凡的世界》還傳達出一種温暖的情懷。一是作者對作品中的人物寄予了同情心,對普通百姓的生活方式做到了極大的尊重和認同。不要説作品的主人公,就是作品中的一些消極人物,如鄉土哲學家田福堂,遊手好閒的王滿銀,善於見風使舵的孫玉亭,甚至傻子田二的身上,都直接或間接地折射出人性的光彩。二是作品處處展現温暖的親情與友情,是一部温暖人心的小説。小説中有大量關於人間親情的描寫,其中最典型的莫過於孫玉厚一家了——孫玉厚勤勞樸素、忍辱負重;他的兒女孫少安、孫少平、孫蘭香等自強自立、善解人意、善於幫助別人。小説還書寫了美好的同學之情、朋友之情、同事之情、鄉鄰之情等人間美好的情感。三是作品中的愛情寫得很美,被賦予無比美好的內涵和想象空間。這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無性不成書”的長篇小説創作風氣中是難能可貴的。如孫少平和田曉霞在杜梨樹下近乎柏拉圖式的戀愛,就寫得很純美,讓人為之感動。
這部小説所傳達出的精神內涵,正是對中華民族千百年來“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精神傳統的自覺繼承。這樣的小説對底層奮鬥者而言,無疑具有“燈塔效應”。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路遙的《平凡的世界》能產生如此廣泛而深刻的社會影響的原因。 [9] 

平凡的世界藝術特色

結構
雙水村地圖 雙水村地圖
作品的時間跨度從1975年初到1985年,它全景式地反映了這十年間我國城鄉社會生活的巨大歷史性變遷。如此龐大的工程,路遙採用了“三線組合法”,即在情節的發展和人物的活動上安排了三條線索,三條線索都以時間為序,並將這十年間我國所發生的一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也列入其中。
第一條線索以孫少平為中心,寫了由於城鄉差別和腦力勞動與體力勞動的差別,孫少平、金波、蘭香、金秀等農村青年渴求知識,渴望現代社會城市的文明和豐富的精神生活與物質生活。他們千方百計以各種方式拼命走出農村,進入城市,由此反映了這些由鄉而城的青年在追求現代文明的過程中的各種矛盾心態,既有他們與社會或自然環境的矛盾,又有與周圍其他人的矛盾或是自身的矛盾,反映了“交叉地帶”的社會生活及城鄉文化的巨大差別。第二條線索以孫少安為中心,以雙水村、石屹節、原西縣為主要地點。主要寫了極“左”路線給雙水村人造成的貧困,以及三中全會後雙水村人奔富裕之路的艱難歷程。透視了“左傾”政治給農村的政治、經濟生活帶來的複雜現象——農村“專職政治家”的認識意義。揭示了這種畸形政治是農民長期貧困的原因。表現了三中全會後,農村經濟改革、土地承包對“政治家”田福堂,孫玉亭和孫少安這類普通農民受到衝擊後的不同表現,揭示了改革大潮是任何人也阻擋不了的真理,也指出了農村改革中存在的一些隱患和危機。第三條線索以田福軍的升遷為序,展示了由村到縣、地、省的政治鬥爭和路線鬥爭,這條鬥爭線索時明時暗,一直貫穿於作品的始終。它反映了不同歷史時期的政治鬥爭和路線鬥爭在黨內不僅激烈,而且總是那麼壁壘分明。歌頌的是正確路線鬥爭的代表人物,表現了他們為推動歷史前進而貢獻自己的力量,否定和批判錯誤路線,並通過一些幹部隊伍中存在的問題,展開正面描寫,指出潛在的弊端。三條線索的人物不同,所反映的主題也不完全相同,這就保持了一種相對的獨立性。
封面賞析
封面賞析(17張)
但是,如果作品僅僅為了保持相對的獨立性,而忽略將三條線索進行交叉匯合,那麼作品就會顯得零散而單調。反之,一味交叉匯合而無獨立性,又會變得呆板、拘謹,不能各顯其志。可見“獨立”與“匯合”的關係需要作家認真處理。《平凡的世界》將三條線索同時展開,平行發展,利用人物間的關係,情節的相聯,選擇了一個最恰當的地點作為紐帶來聯繫三條線索,使它們時而交叉直至完全融合。三條線索上的人物相互間都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或是親緣關係,或是戀愛婚姻,或是政治鬥爭的對立面,這就由人物之間的關係構成了一個完整的整體。路遙善於用歷史的眼光去觀照現實,也同樣善於用現實的眼光去觀照歷史,他總是將社會生活的內容放在一個長長的歷史過程中去加以考慮,所以三條線索反映的生活內容都被他放在了時代的、社會的大背景和大環境中加以描寫,因此作品裏各情節的構成和聯繫往往前後相聯,疏密相間,錯綜變化。另外,作者還選定雙水村為紐帶,聯繫着孫氏兄弟和田福軍,並由人物在雙水村的活動而使展開情節的地點不斷改變。因此,三條線索在作品裏就像三條河流,而雙水村就像這三條河流的源頭活水,它們時而分別流動,時而交叉匯合一起流動,體現了它們之間除相對獨立之外的有機聯繫和相互照應。這種聯繫和照應,共同為表現主題服務,反映的社會生活面不僅寬廣,而且內涵豐富。 [3] 
人物形象
《平凡的世界》以傳統的價值觀念及現實主義的創造手法為主,注重故事的連貫性,注重完整人物形象的塑造,同時又不放過情節上的浪漫主義因素,是一部通俗易懂的小説。路遙是抱着巴爾扎克式的“時代的書記官”的態度來寫作的,這一點尤其體現在對於以田福軍為代表的領導層的描寫上,客觀、準確、真實,由細節捕捉到了當時時代的脈搏和人們觀念轉變的艱難程度。正如路遙所説:“作家最大的才智應是能夠在日常細碎的生活中演繹出讓人心靈震顫的巨大內容。”因而,單是驚心動魄的情節還不夠,還要有對於生活的深刻體察和洞察,然後用現實主義的筆法將這種體會整合到情節中去。這樣,小説就兼具了恢弘的構架和飽滿韻細節。
秉筆直書的現實主義筆法和路遙“為人民”的創作哲學相結合,形成了小説雄渾壯麗的美學格局。《平凡的世界》彷彿一部恢弘的史詩,凝聚着雄渾的社會交響、寬闊的人性胸懷、絢麗的人生色彩和豐厚堅實的苦難底藴,老輩人厚重而沉實的人生苦難,年輕人浪漫瑰麗的人生想象和朝氣蓬勃的行動能力,以及從生活中得來的人生思考都構成了這種美學格局的一部分,成就了這樣一個猶如黃土高原般起伏變化、又如大河般壯闊雄渾的文本。
同時,路遙非常注重人物性格的典型化。且不説孫少平等主要人物,就連次要人物也非常典型。比如農村“革命家”孫玉亭,就是特殊年代的特殊產物,還有支書田福堂,他的自命不凡和謹小慎微,是農村幹部的典型。還有區委書記苗凱、秘書張生民等等。這些人物都帶着他們身份的標籤,一舉一動都讓人一眼看出他們的職業特點和由職業特點所形成的行為方式特徵,從而探索各式人物的性格心理和文化心態,傳導時代的律動。 [5] 
語言
小説的語言樸實厚重,滲透着作家強烈的感情色彩。在流暢的故事敍述中,經常會出現有關生活意義和價值的點睛之筆出現,比如:“人生就是永不休止的奮鬥!只有選定目標並在奮鬥中感到自己的努力沒有虛擲,這樣的生活才是充實的,精神也會永遠年輕。”“人的生命力正是在這樣的煎熬中才強大起來的。想想看,當沙漠和荒原用它嚴酷的自然條件淘汰了大部分植物的時候,少女般秀麗的紅柳和勇士般強壯的牛蒡卻頑強地生長起來——因此滿懷激情的詩人們才不厭煩高歌低吟讚美它們”!這些至理名言,都是筆之所至,水到渠成,它們甚至被許多讀者銘記在心,成為他們的生活指南。同時,陝北信天游古樸憂鬱的情緒和單純明朗的表達方式,以及他們豐富的日常語言,都成為小説的語言素材,賦予了書面語具體可感的形象,也增添了濃郁的地方特色。 [5] 

平凡的世界作品影響

編輯
《平凡的世界》是路遙嘔心瀝血之作。小説完成後不久,作者便去世了,但作品卻在之後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連播了《平凡的世界》,在許多城市,還出現了排隊購買這部作品的現象;人們對路遙也舉行了各種悼念活動,全國發來的唁函唁電有一尺多厚,像雪片一樣,陝西電視台還拍了路遙的專題片。 [10] 
2018年9月27日,《平凡的世界》入選由中國作協《小説選刊》雜誌社、中國小説學會、人民日報海外網主辦,青島市作家協會承辦的中國改革開放四十週年最有影響力小説。 [11] 
2020年4月,列入《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教材發展中心首次向全國中小學生髮布閲讀指導目錄》。 [12] 
2022年5月,入選中國藝術研究院發佈的在“講話”精神的照耀下百部文藝作品榜單 [18] 
衍生作品
年份
名稱
備註
導演
1990年
《平凡的世界》
電視劇
潘欣欣
2014年
《平凡的世界》
電視劇
毛衞寧
2017年
《平凡的世界》
話劇
宮曉東
資料來源: [13-14] 

平凡的世界作品評價

編輯
《平凡的世界》是茅盾文學獎皇冠上的明珠,激勵千萬青年的不朽經典,最受老師和學生喜愛的新課標必讀書。(陳忠實評價 [15] 

平凡的世界作者簡介

編輯
路遙先生像 路遙先生像
路遙(1949—1992),原名王衞國,中國當代農村作家。1949年12月23日生於陝西榆林市清澗縣石咀驛鄉王家堡村一個貧困的農民家庭,7歲時因為家裏困難被過繼給延川縣農村的伯父;1969年回鄉務農。1973年進入延安大學中文系學習,其間開始文學創作。大學畢業後,任《陝西文藝》(今為《延河》)編輯。1980年發表《驚心動魄的一幕》,獲得第一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説獎,1982年發表中篇小説《人生》。
1992年11月17日上午8時20分,路遙因肝病醫治無效在陝西西安英年早逝,年僅42歲。 [16]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