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常熟話

編輯 鎖定
常熟話,俗稱“常熟説話”,是吳語的一種,屬吳語太湖片-蘇滬嘉小片,和北吳其他方言如蘇州話上海話等相近,基本能互通。
常熟話中清濁、尖團音、平翹判然有別,有整齊的八聲調,是一種較為獨特而又頗具代表性的吳語方言,也是吳語中保留古音最完整的重要方言。
常熟話有33個聲母、50個韻母、8個聲調。
中文名
常熟話
外文名
Changshu dialect
所屬方言
吳語
分    片
吳語-太湖片-蘇滬嘉小片
吳語拼音
zhan/jan zhoh sheh wu
地    區
常熟市全境、張家港東南部等地
特    點
八聲調;清濁尖團音、平翹分明
俗    稱
常熟説話

常熟話音韻系統

編輯

常熟話聲母

常熟話有33個聲母

常熟話韻母

常熟話有50個韻母

常熟話聲調

常熟話有8個聲調:

常熟話歷史文化相關概念

編輯

常熟話常熟與蘇州

蘇州話指的是吳縣(舊時附郭縣)方言,更狹義時僅指通行於蘇州城區的方言,即為大家熟知的“蘇白”。
歷史上常熟一直歸屬蘇州管轄(含秦漢的會稽郡吳郡以及宋代的平江府等),常熟話與蘇州話的淵源尤為深厚,但差異也尤為明顯。從聽感上講,常熟話可能是舊蘇州府吳虞昆嘉諸縣中離府城音最為疏遠者。然而在詞彙上,除人稱代詞外,常熟話與蘇州話有着很高的一致性。

常熟話區劃沿革

唐朝之前的常熟縣並不是設在虞山鎮的,唐武德七年(624年),常熟縣治移至海虞城即現之虞山鎮,隸於吳郡。 元代元貞元年(1295年),常熟縣升為常熟州,隸於平江路。明代洪武二年(1369年),復降為縣,隸於蘇州府。 清雍正四年(1726年),劃常熟縣東境置昭文縣,兩縣治同城。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是年11月,常熟、昭文兩縣合併為常熟縣。1949年4月27日,常熟解放。同年5月以縣城設常熟市,縣、市合署辦公。1951年,常熟市隸於蘇南行政區蘇州專區。1954年11月,常熟市升為江蘇省轄市。1958年撤常熟市,仍統一為常熟縣。1983年3月撤縣建市,以縣境設常熟市。
常熟縣行政區劃的三次重要調整:
1、明弘治十年(1497年)割嘉定、崑山、常熟三縣置太倉州。
2、1962年,常熟劃出14個公社和一個國營常陰沙農場,江陰劃出9個公社,建立沙洲縣,隸屬蘇州地區,1986年9月,國務院批准撤銷沙洲縣,設立張家港市。
3、崑山石牌、無錫羊尖、江陰顧山、太倉鹿河、太倉歸莊、張家港(江陰)西塘市(西唐墅)等舊時皆屬跨界鎮,解放後劃歸今屬地。

常熟話東鄉、西鄉、高鄉、低鄉

清朝分治的常熟、昭文兩縣以琴川為界,方塔一邊為常熟縣,另一邊為昭文縣。常熟縣、昭文縣也由此被稱作“西鄉”和“東鄉”。常熟方言可分為西鄉、東鄉兩大片。
另外,又以鹽鐵塘為界,鹽鐵塘以東北稱為“高鄉”,鹽鐵塘西南稱為“低鄉”。高鄉地勢偏高,低鄉地勢偏低。在以農業經濟為主的時代,低鄉因為種植價值高的水稻、油菜等而遠遠比種植棉花等農作物的高鄉來的發達。西鄉包括了大部分低鄉和一小部分高鄉,東鄉包括了絕大部分高鄉和一部分低鄉。 [2]  彼時,東鄉的女子以吃白米飯、説西鄉話為榮。

常熟話定義“常熟話”的方式

對於“常熟話”這個概念,可以有兩種理解。一是從行政區劃上來定義,常熟市範圍內各地的方言都是“常熟話”。二是從人們的聽感、語音的特徵上來定義,將蘇州口音明顯的辛莊、楊園、張橋方言排除在外,而把常熟市外接近常熟話的方言包含在內,這樣,常熟話的範圍就不僅包括了常熟大部(除辛莊、楊園、張橋 [3]  等鄉鎮),還包括了張家港的半數鄉鎮、太倉西北部(鹿河、王秀、歸莊)以及崑山北部(馮橋村)、無錫東北部(羊尖、港下、東湖塘) [4] 江陰東南部(顧山、北漍)等地,使用人口在180萬左右。 [5-6] 
臨近蘇州市轄區(吳縣)的辛莊、楊園等鄉鎮偏向蘇州口音。除了語調軟,辛莊部分地區的第三人稱甚至不説常熟典型的“渠”[gᴇ],而是同蘇州市轄區的“俚”[li]。
任陽鎮地處常、昆、太交界,境內語音亦不盡相同。東南地區雜有太倉語音,西南部富有崑山話韻味。 [7]  舊時有移民自東台等地遷入,其口音也略有差異。

常熟話語言特點

編輯
蘇州評彈音一樣,常熟話保留了平翹的分別,再加上常熟話的音調與周邊流行的蘇州音、上海音有一定區別,人稱代詞也很不一樣,這使得常熟話在蘇滬嘉小片中較為“另類”。從聽感上講,常熟話可能是舊蘇州府吳虞昆嘉諸縣中離府城音最為疏遠者。然而在詞彙上,常熟話與蘇州話有着很高的一致性(人稱代詞除外)。
常熟方言語音上的主要特徵有以下幾點:
1、談韻見系、覃韻、寒韻疑母(如“岸”)、仙韻合口日母字(如“軟”)與痕韻、登韻字押韻,讀[əŋ]韻母,不同於寒韻見系、桓韻幫端系字的[ɤ]韻母和桓韻見系字的[uɤ]韻母。 “含”=“痕”≠“寒”,“男”=“能”。
2、凡韻、元仙先韻幫組合口、談寒韻端系、銜鹹刪山韻幫見知系開口字讀[æ]韻母,其中知系字聲母平舌。刪山韻見系合口字讀[uæ]韻母。
3、添韻泥母字(如“念”)讀[iæ]韻母。嚴鹽添韻幫端見系(除泥母)、元仙先韻幫端見系開口、元仙先韻端系合口字讀[ie]韻母。元仙先韻見系合口字讀[iɤ]韻母。嚴鹽添元仙先韻知系(除合口日母)字讀[ɤ]韻母(東部為[ᴇ])。
4、江韻(除見系文讀)字讀[ɒ̃]韻母,其中知系字聲母翹舌。江韻見系字文讀音讀[iɒ̃]韻母(歸入陽韻見系合口字)。
5、唐韻幫端系、唐韻見系開口、陽韻幫系字讀[ɒ̃]韻母。唐韻見系合口字讀[uɒ̃]韻母。陽韻知組(除娘母)字讀[ã]韻母,聲母翹舌。陽韻章組(除日母)字白讀音讀[ɒ̃]韻母,聲母平舌,文讀音則與知組同。陽韻莊組讀[ɒ̃]韻母,聲母翹舌。陽韻端系及娘日母、陽韻見系開口字讀[iã]韻母。陽韻見系合口字文讀音讀[uɒ̃]韻母,白讀音讀[iɒ̃]韻母(如“旺”)。“張”[tʂã]≠“莊”[tʂɒ̃]“≠章”[tsɒ̃]="髒”[tsɒ̃]≠“睜”[tsã]≠“蒸”[tʂəŋ]。
6、蒸真諄臻侵韻知系(除日母白讀)字讀[əŋ]韻母,知章組字聲母讀翹舌,莊組字聲母讀平舌。蒸真諄臻侵韻日母字讀[iŋ]韻母。登韻幫端見系、蒸韻精組、痕韻見系、魂韻幫端系、文韻幫系字讀[əŋ]韻母(“朋”“鵬”兩個登韻字讀[ã]韻母除外)。魂韻見系字讀[uəŋ]韻母。真欣侵韻端見系開口、蒸韻幫見系及來母字讀[iŋ]韻母。真文韻見系合口字讀[ioŋ]韻母。“燻”=“兄”。
7、灰韻幫端知系字讀[ᴇ]韻母,其中知系字聲母平舌。灰韻見系字讀[uᴇ]韻母。尤韻端見系及明母字讀[iɯ]韻母。尤韻知章組字讀[ɯ]韻母,聲母翹舌。尤韻莊組字讀[ᴇ]韻母,聲母平舌。侯韻、尤韻幫並母字讀[ᴇ]韻母,與灰韻字押韻。“豆”=“隊”。
8、模麻戈歌韻字的分異如下:
① 見系(除疑母)字中:模韻、麻韻字讀[u]韻母,戈韻、歌韻字讀[ɯ]韻母。“湖”=“華”≠“和”=“河”。
② 疑母字中:模麻戈歌韻字都讀[ɯ]韻母。“梧”=“鵝”。
③ 端系字中:模韻、戈韻、歌韻字讀[ɯ]韻母,麻韻字讀[iɑ]韻母。“盧”=“螺”=“羅”。
④ 幫系字中:戈韻、虞韻、麻韻字讀[u]韻母。
⑤ 知系字中:麻韻字白讀音讀[u]韻母(有些資料記為[o]),聲母平舌,但“扯”讀[ɑ]韻母,聲母翹舌;麻韻知莊組二等字文讀音讀[ɑ]韻母,聲母平舌;麻韻章組字文讀音讀[ɤ]韻母(東部為[ᴇ]),聲母翹舌。
9、魚虞韻見系及娘母字讀[y]韻母(有些地方、有些字為[i])。“渠”“去”“鋸”“魚”“許”“虛”“居”“裾”八個魚韻字白讀音讀[ᴇ]韻母。魚虞韻端系字讀[i]韻母。魚虞韻知章組(除娘母)字讀[ʮ]韻母,聲母翹舌。魚虞韻莊組字讀[ɯ]韻母,聲母平舌。
10、上述為中部地區的語音特徵。中部讀翹舌音聲母的字,在南部讀平舌音聲母。中部讀翹舌音聲母且非[əŋ][əʔ]韻母的字,在北部讀舌面音聲母,韻母也相應地多一個[i]介音。中部讀[ʮ]韻母的字,在北部讀[i]韻母,在南部讀[ɿ]韻母。需注意的是,中部讀翹舌音且韻母為[əŋ]或[əʔ]的字,在北部亦讀翹舌音,韻母亦相同。 [8] 

常熟話內部差別

編輯
相對於周邊的無錫、江陰、張家港等縣市方言內部差異之大,總體上常熟話內部統一性較強。
1、主要可以分為東西兩大片。東片“扇”與“扣”押韻,西片“扇”與“看”押韻 [9]  。大體上看,第三人稱“渠”,在西片及東片的周行、王市地區讀[gᴇ],而在東片(除周行、王市)讀[ɦᴇ](同“猴”音)。
2、也可分為南北中三大片。北片的特點是將“豬”、“張”等字讀作“雞”、“姜”等。南片(橫涇、唐市)有不分平翹的現象。
綜合以上兩項特徵,常熟話主要可以分為東西兩大片,也可分為南北中三大片,大體分割成六片。再根據其他一些特徵,分割成九片。 [10] 
3、謝橋、福山、大義地區,效攝三四等字的韻母,逢幫系、端系讀[iɤ](如“表”“笑”“小”“鳥”),逢知系、見系讀[iɔ]。其他片區,效攝三四等字的韻母,不論逢什麼聲母都讀[iɔ]或[ɔ]。
4、冶塘、王莊、羊尖、港下、東湖塘、任陽地區,罕有甚至沒有[dʐ][dz]兩聲母,故而陳[ʐəŋ]=辰[ʐəŋ]。其他片區陳[dʐəŋ]≠辰[ʐəŋ]。 [11] 
5、城區有撮口呼韻母[y]。周邊有的地區有撮口呼韻母[y],有的地區已併入[i],故“語”、“區”等字讀作“擬”、“欺”等。這一特徵在地理分佈上沒有明顯特徵。

主要集鎮
“船”的發音
“陳”的發音
“鳥”的發音
北片
謝橋,福山,大義,港口,西徐市,西張,塘市,塘橋,妙橋,鹿苑,乘航,顧山,北漍
[ʑiɤ]
[dʐəŋ]
[tiɤ]
西片
冶塘,王莊,羊尖,港下,東湖塘
[ʐɤ]
[ʐəŋ]
[tiɔ]
中片
虞山,莫城,練塘
[ʐɤ]
[dʐəŋ]
[tiɔ]
西南片
橫涇
[zɤ]
[dzəŋ]
[tiɔ]
東北片
周行,王市
[ʑie]
[dʐəŋ]
[tiɔ]
東片
藕渠,古裏,白茆,淼泉,九里,圩港,梅李,珍門,董浜,支塘,何市,徐市,碧溪,滸浦,吳市,東張,鹿河,王秀,歸莊
[ʐᴇ]
[dʐəŋ]
[tiɔ]
東南片
唐市
[zᴇ]
[dzəŋ]
[tiɔ]
任陽片
任陽
[ʐɤ]
[ʐəŋ]
[tiɔ]
[10] 

常熟話語言傳承

編輯
在常熟,老中青三代的常熟話水平有很大不同。例如讀書面上的文字時,老年人能很自然地讀出來,而青年人會愣一下才能讀出,有時候甚至讀錯。比如姓氏“呂”,在常熟話中和“李”同音,可是好多年輕人都會發成近於普通話的音。吳,在常熟話中有念“洪”的一種白讀音,不少年輕人卻不知道。
常熟市民要更加關注母語的傳承。使用普通話和常熟話並不矛盾。熱愛、使用方言是傳承本土文化的途徑,應該以開放積極的態度對待方言。特別是知道了它是一個這麼古老、這麼優雅的語言,常熟人更應該為之驕傲,好好使用。
參考資料
展開全部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