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布魯斯·韋恩

編輯 鎖定
布魯斯·韋恩(Bruce Wayne)即“蝙蝠俠”(Batman),是美國DC漫畫旗下的超級英雄,初次登場於《偵探漫畫》(Detective Comics)第27期(1939年5月),由鮑勃·凱恩(Bob Kane)和比爾·芬格(Bill Finger)聯合創造,是漫畫史上第一位不具備超能力的超級英雄
布魯斯出身於哥譚四大家族的韋恩家族中。在他幼年時期,布魯斯與父母去電影院觀看電影,回家途中,他的父母在小巷遭到槍殺。這次事件徹底改變了布魯斯,他決心迎戰這個城市最深的罪惡,讓其他人不再遭受如自己般的悲劇,從此遊歷世界各地,學得一身格鬥技巧,於多年後返回哥譚,利用財力製造的高科技裝備和體能打擊犯罪,化身為哥譚的黑暗騎士。
中文名
布魯斯·韋恩
外文名
Bruce Wayne
別    名
Batman(蝙蝠俠)、The Dark Knight(黑暗騎士)、老爺、布魯西、火柴馬龍、B
飾    演
亞當·威斯特蝙蝠俠
亞當·威斯特《超級英雄傳奇》
大衞·馬佐茲哥譚
邁克爾·基頓蝙蝠俠歸來
瓦爾·基爾默永遠的蝙蝠俠展開
配    音
凱文·康瑞《蝙蝠俠大戰幻影人》
性    別
登場作品
《蝙蝠俠》《偵探漫畫》《正義聯盟》等
生    日
2.19
身    高
188 cm
體    重
95 kg
職    業
超級英雄/韋恩企業集團董事長、慈善家
能    力
精通127種格鬥術、超越常人的智商及偵探能力
主要成就
成為哥譚市的守護者
正義聯盟創始人之一

布魯斯·韋恩創作背景

編輯
《偵探漫畫#27》,蝙蝠俠初登場
《偵探漫畫#27》,蝙蝠俠初登場(9張)
1938年,National Allied Publications(DC漫畫公司的前身)在《動作漫畫》創刊號上推出了世界上第一個超級英雄——超人,並大獲成功。於是DC決定再為另外一份刊物《偵探漫畫》(Detective Comics)創造一位英雄,以求同超人匹敵。
當時《偵探漫畫》已創刊兩年多,刊登過多種破案和冒險故事,卻仍未誕生一個能夠處於靈魂地位的角色。畫家鮑勃·凱恩(Bob Kane)接下了這項任務,最後與比爾·芬格一起創作了蝙蝠俠這一角色。1939年5月,蝙蝠俠誕生於《偵探漫畫》第27期。一經推出就極受歡迎,次年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同名漫畫系列。就此,《蝙蝠俠》和《偵探漫畫》成為幾十年來蝙蝠俠漫畫的兩大主要刊物。
1940年,少年助手羅賓(Robin)作為蝙蝠俠的助手被創造,他被稱作神奇小子(Boy Wonder),這一角色的創造不僅滿足了青少年市場的需求,也為蝙蝠俠增添了長輩面,促進了角色形象的立體化。在後來的幾十年裏,蝙蝠俠的故事中又分別引入了敏捷的蝙蝠女孩、父親般的老管家阿爾弗雷德、母親般的醫生萊斯莉,並進一步補充和完善了蝙蝠俠的來歷和性格。
隨着時間的演進,對蝙蝠俠的詮釋也紛紛湧現。角色不僅在形象和裝備上發生變化,風格也有很大差異。30年代他是黑夜中的偵探,40年代他是温和的家長,50年代他在進行科幻冒險,60年代後期的蝙蝠俠電視系列劇則採用了誇張滑稽的戲劇處理方式,使電視劇結束後的數十年間蝙蝠俠以滑稽喜劇化的風格呈現。
直到80年代,超英漫畫開始關注社會現實。弗蘭克·米勒(Frank Miller)受丹尼斯·奧尼爾(Dennis O'Neil)為代表的左翼現實派漫畫編劇影響,創造了短篇漫畫集《蝙蝠俠:黑暗騎士歸來》(Batman: The Dark Knight Returns)與《蝙蝠俠:元年》。而後蒂姆·伯頓執導的真人版電影的成功,又讓蝙蝠俠迴歸了晦暗的基調。
由此至今,蝙蝠俠故事更加側重角色的現實性,敵人也越發強大、狡猾與瘋狂。他的精神創傷被一再強調,變得越來越彷徨和孤獨,日益走向偏執和黑暗。 [1] 

布魯斯·韋恩曾用名

編輯
現用及曾用名字、代號、頭銜、暱稱等

英文
中文
使用範圍
Bruce
布魯斯
暱稱
Bruce Wayne
布魯斯·韋恩
常用名、正式名
Batman
蝙蝠俠
代號
The Caped Crusader
披風斗士
頭銜
The Dark Knight
黑暗騎士
稱號
The World's Greatest Detective
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
頭銜
The Dark Knight Detective
黑暗騎士偵探
頭銜
Gotham Knight
哥譚騎士
頭銜
Detective
偵探
頭銜
Bats
蝙蝠
頭銜
The Bat
蝙蝠
頭銜
Master Wayne
韋恩少爺/老爺
頭銜
Knight of Vengeance
復仇騎士
頭銜
The Goddamn Batman
該死的蝙蝠俠
頭銜
Jack Shaw
傑克·肖
化名
God of Knowledge
知識之神
新神化名
Insider
局內人
——
Mordecai Wayne
哈曼·韋恩
化名
Archivist
檔案管理員
稱號
Mayor Wayne
韋恩市長
尊稱
Bruno Diaz
布魯諾·迪亞茲
化名
Bruce Thomas Wayne
布魯斯·托馬斯·韋恩
法律名

布魯斯·韋恩人物形象

編輯

布魯斯·韋恩個人形象

蝙蝠俠 蝙蝠俠
在誕生初期,與其説蝙蝠俠是一名英雄,不如説他是一名偵探。除了身穿蝙蝠衣以外,蝙蝠俠故事同當時偵探題材的通俗小説相差並不大。早期蝙蝠俠無論其人物性格還是外形方面都與後期有很大不同。當時的蝙蝠俠漫畫,在情節上還沒有走出佐羅故事的影子,還不時充滿了美式幽默的插科打諢。
Joe Kubert接手後,對蝙蝠俠進行了大膽改造。在延續經典人物形象的同時,增加了更多的黑色、懸疑和驚悚的元素。雖然同期的超英漫畫中,主人公大多都有超自然的力量,但蝙蝠俠則基於超英漫畫的主題,加入了許多現代偵探的元素。這種超級英雄漫畫和偵探漫畫的結合,讓蝙蝠俠漫畫同時擁有了兩類漫畫的底藴,又增加了現代精神。
因此,蝙蝠俠既是一名打擊犯罪的黑暗鬥士,也是一名“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

布魯斯·韋恩聯盟形象

從1958年正義聯盟誕生以來,為了配合其他超級英雄的“超能力”,作為普通人的蝙蝠俠的能力得到了顯著提升。這種影響主要來自於當時執筆《正義聯盟》的傳奇性編劇格蘭特·莫里森,以及開風氣之先的米勒的《黑暗騎士歸來》——他首先讓蝙蝠俠依靠智慧和謀略戰勝了超人。
他長期扮演着正義聯盟的大腦的角色,統籌正義聯盟的管理和作戰指揮、對普通人和政府的輿論戰爭。蝙蝠俠對正義聯盟的成員往往帶有懷疑,憂慮他們可能的危險脱軌,併為此針對正聯成員制訂了防止他們出事的嚴密計劃。但在內心深處,他依舊將自己視為正義聯盟的成員,並相信着正聯所信奉的價值和精神的正確性。

布魯斯·韋恩布魯斯的經歷

起源
布魯斯·韋恩(Bruce Wayne)出生在哥譚市的富豪家族韋恩家族中。一天晚上,年幼的布魯斯和父母看完電影(該部電影原為《小鹿斑比》,後改為《佐羅》)回家,途經小巷時,遭遇歹徒喬·齊爾搶劫,對方當着布魯斯的面殺害了他的父母。這一畫面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影響,就此,布魯斯產生了親手鏟除罪惡的強烈願望,並決心不讓其他人遭受到與他同樣的悲劇。
他將十幾年的少年光陰用來遊歷世界各地,拜訪東西方頂級或傳説中的格鬥大師,學習各流派格鬥術,而後返回哥譚,利用強大的財力製造了各種高科技裝備。在白天,他是外人眼中輕浮但是也熱愛着哥譚的富二代、花花公子;夜晚,他化身為了令罪犯聞風喪膽的黑暗騎士——蝙蝠俠(Batman)。
1939-1949
古早漫畫中的蝙蝠俠
古早漫畫中的蝙蝠俠(11張)
第一個蝙蝠俠故事發表於《偵探漫畫》27期(1939.05)。編劇比爾·芬格表示“蝙蝠俠最初的編劇方向是打擊犯罪的硬漢小説風格”,系列漫畫一推出便極為轟動,《偵探漫畫》的銷售量急速攀升,從1940年起,蝙蝠俠開始有專屬於自己的同名漫畫。
隨着最初幾本蝙蝠俠漫畫的推出,許多新的元素開始逐漸出現,而鮑勃·凱恩對蝙蝠俠的描繪也開始演變。
在凱恩的訪談中曾經提到,在六期漫畫中,他將人物的下巴和蝙蝠裝的耳朵逐步加長。蝙蝠俠著名的配件腰帶出現於《偵探漫畫》第29期,第31期中介紹了蝙蝠鏢與第一部蝙蝠造型的車輛,而蝙蝠俠的由來則描繪於1940年出版的《偵探漫畫》第38期中。
1號地球的蝙蝠俠與羅賓
1號地球的蝙蝠俠與羅賓(4張)
因小男孩助手羅賓的出現,蝙蝠俠的形象開始軟化,這名角色的創造誕生於芬格的建議,他認為蝙蝠俠需要一個類似福爾摩斯小説中華生的角色,讓角色可以在劇情中對談。雖然凱恩更喜愛獨行的蝙蝠俠,但他接受了這一建議,羅賓的出現讓當時蝙蝠俠漫畫銷售量幾乎增長了一倍,羅賓這一形象也帶動了當時漫畫人物“少年助手”的風潮。 [2] 
到1942年,蝙蝠俠漫畫的編劇畫家已經建構完成大部分的蝙蝠俠設定。
隨着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超英漫畫熱度急劇下降,為了拯救市場,DC漫畫公司決心採用“戰後的編輯走向,減少社會評論,改求輕鬆的少年幻想故事”的編輯導向,這對蝙蝠俠漫畫影響極為明顯,1940年代初期漫畫中描寫的“嚴峻且危險的世界”已不復存在,蝙蝠俠被塑造成一位值得敬慕的公民與父輩人物,身處在“明亮且多姿多彩的環境”中。 [1] 
1950-1963
世界最佳拍檔 世界最佳拍檔
在20世紀50年代,美國漫畫進入低谷期,蝙蝠俠是仍持續出版的少數幾位超級英雄。在1952年6月出版的《超人》第76期“世上最強組合”(The Mightiest Team in the World)故事中,蝙蝠俠首次與超人合作,兩人互相發現對方的真實身份。鑑於此故事廣受歡迎,1954年,《世界最佳拍檔》(World's Finest)雜誌第71期開始連載兩位超級英雄合作的故事,取代原本該系列漫畫中蝙蝠俠與超人分別當主角的故事形式。兩位人物的搭檔組合成為“在漫畫產業蕭條時期中少見的財務成功”。自此,超人和蝙蝠俠開始了長達幾十年的長期搭檔,被視為友誼與合作的典範。
1954年,心理學家魏特漢出版了《Seduction of the Innocent》一書,宣稱孩童會模仿漫畫書中的犯罪行為,導致道德觀的腐化,批評蝙蝠俠漫畫中存有同性戀的暗示,並認為蝙蝠俠與羅賓被描繪為愛人的關係。部分學者認為蝙蝠女俠蝙蝠女等人物的出現有部分原因是為了避開蝙蝠俠與羅賓是同性戀者的指控。
他的書籍促使大眾用嚴厲審視的目光看待超英漫畫,並促使了漫畫審議局(CCA)的成立。戰後,“較開朗”的蝙蝠俠基調在漫畫審議法生效後變得更加明顯,蝙蝠俠的故事變得更加誇張滑稽,風格亦更趨輕鬆。
1950年後期,蝙蝠俠的故事開始轉變為科幻取向,這是為了效仿因改走科幻路線而成功的其他DC漫畫人物。這一時期,蝙蝠女俠、蝙蝠犬艾斯(ACE)以及小蝙蝠俠等新角色陸續出現,蝙蝠俠的冒險常與詭異的變形奇遇、奇妙的外星生物有關。
1960年出版的《英勇無畏》(The Brave and the Bold)第28期中,蝙蝠俠首次成為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 of America / JLA)的成員,並數次在同年的正義聯盟漫畫中出現。在此之後,蝙蝠俠成為正義聯盟七巨頭之一。 [1] 
1964-1985
早期漫畫中的蝙蝠俠
早期漫畫中的蝙蝠俠(5張)
1964年,蝙蝠俠漫畫的銷售量急劇下滑,凱恩指出“DC漫畫公司原本計劃將蝙蝠俠漫畫全面休刊”。朱利葉斯·施瓦茨(Julius Schwartz)被指派為蝙蝠俠漫畫的編輯並主導全面性的重整。
由1964年5月出版的《偵探漫畫》327期開始,漫畫封面標示了“新面貌”,施瓦茨將蝙蝠俠改動得更加符合當代潮流,並回歸原本的偵探故事走向,包括重新設計蝙蝠俠的裝備、蝙蝠車,以及蝙蝠俠的服裝(蝙蝠俠標誌下的黃色橢圓形首次出現),施瓦茨採用畫家卡麥恩·英凡提諾(Carmine Infantino)進行此次重整更新的工程。太空生物與20世紀50年代中如蝙蝠女俠、蝙蝠犬、小蝙蝠俠等角色不再出現;甚至連蝙蝠俠過去的管家阿爾弗雷德都被刪除,由哈莉姑媽取代。
1966年蝙蝠俠電視劇 1966年蝙蝠俠電視劇
1966年開始首播的蝙蝠俠電視劇(共計3季120集)對蝙蝠俠角色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電視劇的成功連帶提升了漫畫的銷量,蝙蝠俠漫畫的發行量在當時逼近90萬份。劇中蝙蝠女的角色與誇張滑稽的風格被帶入了漫畫之中,也帶回了阿爾弗雷德。雖然電視劇與漫畫均成功了一段時間,但滑稽誇張的風格難以經得起考驗,該劇在1968年播出第三季後就不再有下文,蝙蝠俠漫畫也再次失去人氣。施瓦茨指出:“當電視劇成功時,我被要求漫畫也必須走誇張滑稽的風格;當電視劇不再受歡迎時,漫畫也理所當然的難逃同樣的命運”。
自1969年起,編劇丹尼斯·奧尼爾(Dennis O'Neil)、畫家尼爾·亞當斯(Neil Adams)與完稿畫家迪克·佐丹奴(Dick Giordano)努力將蝙蝠俠與1960年代電視劇中誇張滑稽風格的詮釋作明顯的切割,讓蝙蝠俠重回他原本“暗夜中的無情復仇者”的根源。奧尼爾表示他的理念就是“單純將一切迴歸起點”。這幾位作者的作品造成了極大的影響。佐丹奴説“我們迴歸到較冷酷,較黑暗的蝙蝠俠,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這些漫畫受歡迎的原因……即使仍繼續採用奧尼爾筆下有着飄逸長披風與修長尖耳的蝙蝠俠。”儘管奧尼爾與亞當斯的作品受到漫畫迷的好評,卻無法挽救持續下跌的銷售量;蝙蝠俠漫畫的銷量由1970年到1980年不停下滑,到1985年跌至史上最低點。 [1] 
1986-2010
蝙蝠俠
蝙蝠俠(21張)
1986年出版的《蝙蝠俠:黑暗騎士歸來》(The Dark Knight Returns)由弗蘭克·米勒創作,是一個同以往所有的蝙蝠俠漫畫都截然不同的故事。這部漫畫把目光投向黑暗騎士退休十年後,塑造了一個激進而強硬的老年蝙蝠俠,同時也為蝙蝠俠的世界塗上了極度黑暗的悲劇色彩。書中描寫了一個無比灰暗沉痛的未來:多年以後,哥譚市的犯罪變本加厲,50歲的蝙蝠俠不得不重披戰袍,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戰鬥。超人奉政府之命前來緝拿被視為罪犯的蝙蝠俠,兩人展開生死決戰。
書中強調英雄暮年的孤獨、冷戰時代的恐慌、人與人的冷漠、同體制的對抗以及對信念的執著。《黑暗騎士歸來》不僅獲得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更贏得了廣泛的好評,包括《紐約時報·書評週刊》、《滾石》在內的媒體都給予了嚴肅認真的評論和稱讚。這是主流英雄漫畫的一大殊榮。此係列故事促使蝙蝠俠人氣的重大回升,也成為漫畫歷史上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蝙蝠俠與布魯斯·韋恩 蝙蝠俠與布魯斯·韋恩
在此時期,丹尼斯·奧尼爾接任蝙蝠俠漫畫的編輯一職,他負責設計無限地球危機之後蝙蝠俠的基本描繪藍本。奧尼爾試圖為蝙蝠俠漫畫注入前所未見的新風格,其成果之一就在《蝙蝠俠》404-407期連載的“蝙蝠俠:元年(Year One)”故事線,在此故事中,弗蘭克·米勒與畫家大衞·馬索伽利(David Mazzucchelli)合作為蝙蝠俠這個人物的起源作重新的設定。這是蝙蝠俠出版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的里程碑式作品。
阿蘭·摩爾(Allan Moore)與布萊恩·柏蘭(Brian Bolland)搭檔的《致命玩笑》(The Killing Joke)承續了這樣的黑暗風格,故事中小丑為了逼瘋戈登局長,將他女兒芭芭拉·戈登雙腳弄殘,綁架了戈登本人,並折磨他的精神與肉體。在作品中,蝙蝠俠與小丑面對了他們的背向同異二面性。
這些故事與其他同類型的作品,強調了主題的晦暗,且風格成熟,促進了漫畫升格,讓漫畫不再只侷限於兒童和報刊亭旁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隨意的娛樂(雖然阿蘭·摩爾此後多次對漫畫的這類改變表示後悔和厭惡)。
1989年上映的蒂姆·波頓執導的蝙蝠俠電影讓蝙蝠俠更受矚目;除了數百萬美元的獲利與周邊商品的營收外,近五十年來第一部全新的以蝙蝠俠為主角的漫畫系列《暗夜騎士傳奇》(Batman: Legends of the Dark Knight)創刊號亦賣出近一百萬冊。
1993年的《騎士殞落》(Knight fall)故事中出現了一位新的反派人物貝恩,他將蝙蝠俠重傷成癱瘓;死亡天使尚·保羅·範雷在布魯斯·韋恩復健期間受託穿上蝙蝠裝代替成為新的蝙蝠俠。編劇道格·芒什(Doug Moench)與艾倫·格蘭特(Alan Grant)在“騎士殞落”時期合作,並在1990年代一同貢獻了許多蝙蝠俠的跨界作品。
1998年的“鉅變”(Cataclysm)故事線是1999年“無人之地”(No Man's Land)故事線的開場,“無人之地”是一個長達一年橫跨所有蝙蝠俠相關漫畫期刊的故事線,講述受地震襲擊後的哥譚市的故事。在“無人之地”故事結束後,奧尼爾卸下主編一職,由包柏·謝瑞克繼任。
2003年,編劇Jeph Loeb與畫家吉姆·李(Jim Lee)合作為期12期的“緘默”(Hush)故事線,此故事成為自1993年出版的蝙蝠俠第500期後首次登上鑽石漫畫發行公司銷售冠軍的蝙蝠俠漫畫。吉姆·李隨後與弗蘭克·米勒合作推出《全明星蝙蝠俠與羅賓》(All-Star Batman and Robin),創刊號成為2005年的年度漫畫銷售冠軍,且打破2003年以來的漫畫最高銷量記錄。 [1] 
蝙蝠俠 蝙蝠俠
蝙蝠俠在DC漫畫2005年的跨界大事件“身份危機”(Identity Crisis)與2006年的“無限危機”(Infinite Crisis)中都擔任了重要角色。自2006年以後,《蝙蝠俠》與《偵探漫畫》的常任作家更換為格蘭特·莫里森(Grant Morrison)與保羅·迪尼(Paul Dini)。在這一時期,莫里森創造出大名鼎鼎的”蝙蝠俠傳奇“故事。
在2009年出版的蝙蝠俠單行本第681期開始連載中篇故事《願汝安息》(Batman: R.I.P.),之後,《偵探漫畫》以《最後儀式》把《願汝安息》的故事銜接到《最終危機》的故事線。兩冊的《最後儀式》提到其實蝙蝠俠並不是在直升機墜毀時死亡,而是游泳回到了蝙蝠洞,並且被傳輸到正義聯盟在太空的總部,幫助聯盟調查奧利安(Orion)之死,繼而發展出《最終危機》的故事線。蝙蝠俠在《最終危機》第六冊被達克賽德的Omega射線擊中,而他所有的朋友和敵人都認為他死了,但其實這種射線把布魯斯打入了一段未知的時間流中。
2010年出版的《布魯斯韋恩歸來》(Batman: The Return of Bruce Wayne)是一個相當複雜的時間旅行故事:世界上最偉大的英雄,最合適的人選,將憑藉他的巧思和技巧迎接至高的挑戰。這是布魯斯用盡諸般智慧從遠古回到現代的故事。在布魯斯離開期間,為蝙蝠俠身份的繼承糾紛展開了披風爭奪戰,最終初代羅賓迪克·格雷森成為蝙蝠俠,布魯斯之子達米安·韋恩成為羅賓,繼續在哥譚市戰鬥。
布魯斯歸來後出現兩個蝙蝠俠並存的局面。他把故鄉交給迪克,自己周遊世界,並以布魯斯·韋恩的身份公開承認自己為蝙蝠俠提供後勤支持,號召世界各地的英雄俠士加入他的反犯罪聯合體蝙蝠俠羣英會(Batman Inc),由他提供資金和援助,從而將蝙蝠俠的理念推向全球。
2011年-至今
新52蝙蝠俠
新52蝙蝠俠(5張)
2011年5月,DC推出大事件“閃點”(Flashpoint)。“閃點”之後,重新發行旗下主世界漫畫,所有刊數作廢,從第1期算起,這次企劃被稱為“新52”。此次重開甚至包括蝙蝠俠的主刊《偵探漫畫》。這本漫畫自1937年出版以來,雖歷經多次重啓,但刊數從未被重計過。官方否認“重啓”這個説法。重開的漫畫依然繼承原來的劇情,但部分過去的情節、設定會被改寫。這次的變動主因是為了使各個人物能更貼近現代。
《蝙蝠俠V2》第二卷自2011年11月開始發行,其主筆編劇為施耐德·斯科特,作品獲得了廣泛好評,同期以蝙蝠俠為主線的漫畫還包括《偵探漫畫》、《蝙蝠俠:暗夜騎士傳奇》、《蝙蝠俠:暗夜騎士》、《蝙蝠俠羣英會》、《蝙蝠俠與羅賓》、《蝙蝠俠與超人》等。 [1] 
在DC進入重生宇宙後,《蝙蝠俠》漫畫也進入V3時期,這一時期的漫畫先後由Tom King和JT4主筆。

布魯斯·韋恩自身能力

極限體能 極限體能
終極體能:布魯斯從11歲開始進行體能和智力的訓練。經過嚴酷的體能訓練、特定的飲食結構和生物反饋訓練,布魯斯代表了正常人類體能的最高水平。他的力量、速度、耐力、反應速度、靈活性均超越同時期的奧運會冠軍。為保持身體總是處在最好的狀態,他從不喝酒(社交場合偷偷用薑汁替代香檳)。 [1] 
人類力量極限:挺舉800磅(300公斤左右)
人類反應速度極限:他具有極高的判斷和反應能力。
人類速度極限:匹敵最好的人類短跑健將
人類抗擊打能力極限:主要依靠堅定的意志和凱夫拉護具
人類耐力極限:堪比人類十項全能冠軍,水下憋氣5分15秒
人類靈活性極限:比得上中國雜技演員和奧運會體操冠軍
博學多識:布魯斯的智慧使他成為了一名優秀的偵探、戰略家、科學家、戰術家和指揮官。他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善於分析問題的人,經常以智取勝。布魯斯研修過生物學、物理學、數學、工程學、地理、神學、歷史學等。21歲時獲得犯罪學、法學、計算機、化學、工程學學位。23歲時他掌握了適應一切環境的能力,並且熟悉安保系統,並且會使用各種障眼法。
25歲時他進修獲得生物學、物理學、高級化學和工程學的更高學位。26歲時,布魯斯學習了法學、醫學、高級計算機工程學、掌握了高級個人裝備系統,並掌握了一個犯罪分子信息的秘密數據庫。並且還學習掌握了材料科學和微型裝置製造技術,以便於製造他的秘密裝甲設備。
不屈意志:雖然布魯斯沒有超能力,但是他擁有所向披靡的不屈意志。這使他成為了很多罪犯眼中的剋星。這種意志也使他克服了生理的痛苦極限,並且對精神控制和心靈感應有很強抵抗力。
武術大師:作為地球上最強的人類武術大師,他精通世界上127種格鬥術:泰拳拳擊巴西柔術以色列格鬥術馬伽術)、桑搏西斯特瑪、法國踢腿術、巴頓術、摔角摔跤自由搏擊擊劍菲律賓魔杖跆拳道空手道極真空手道柔道合氣道相撲忍術劍道散打、班卡蘇拉、卡波耶拉(巴西戰舞)、詠春截拳道太極拳少林功夫和所有流派的中國武術等。他最常使用的格鬥術是泰拳、拳擊、跆拳道、柔道、忍術、巴西柔術的混合體。同時他也是武器專家,精通世界上所有種類的暗器、冷兵器;此外還是潛行專家,狙擊專家。
偵探大師:布魯斯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好的偵探。他善於觀察、善於研究法律,懂得推理演算,人類直覺在他身上運用的淋漓盡致,一點小線索也能讓他揪出一件大秘密來。
戰術大師:他擅長以智取勝,是團隊戰略佈局的不二人選。
恐嚇達人:蝙蝠俠擅長用恐懼感對付對手。
審訊大師:蝙蝠俠是最好的審訊大師,他將法律和威逼利誘的手段發揮到極致。通常他最愛使用製造恐怖感來擊垮對手的心理防線。他説過“恐懼是最好的推動力”。
技巧大師:體操和技巧專家。
遁逃大師:他的遁逃能力僅次於奇蹟先生
偽裝大師:擅長各種身份的偽裝。
追蹤大師:在非洲學習了獵人的追蹤技術。 [1] 
武器裝備
蝙蝠頭盔:使用抗衝擊的合成石墨外型及防彈纖維鍍層,使其免受輕兵器傷害,並含鉛以防輻射和透視。頭盔下配置有夜視儀、熱像儀、聲納儀、防毒面具、微型無線電接收器和對講機系統。並暗藏一些小機關,可以放出催淚瓦斯或電火花等,防止有人試圖摘掉頭盔。 [1] 
蝙蝠制服:凱夫拉材料與金屬鈦為原材料製造。蝙蝠制服防彈、防爆、防衝擊、防割刺,並且防火絕緣。手套和靴子專門強化,有利於保護蝙蝠俠在拳腳攻擊時不受反作用力傷害。手套邊緣帶有金屬利刃。斗篷材質輕便有利於滑翔。並帶有温度調節,可以保持體温,在作戰時肌肉不會凍僵。
蝙蝠護臂手套:具有吸附力的蝙蝠手套可幫助蝙蝠俠更方便的攀爬和移動。在戰鬥中,護臂旁邊有一個機關,只要一按下,護臂旁邊的三張刀片會立刻彈出,飛向目標。護臂上還有一系列的按鍵,可以召喚他的移動載體和打開頭盔上的功能裝置。
多功能腰帶:這條黃色腰帶裝載了蝙蝠俠的主要戰術設備。腰帶裏藏有:塑膠炸彈、神經毒氣、蝙蝠迴旋鏢、煙霧彈、指紋匣、切割器、吊鈎槍、呼吸輔助設備。腰帶上還裝有兩個按鈕,一個用來召喚他的車,一個用來使用聯盟設備進行瞬間傳送。甚至有氪石
蝙蝠靴:用於保護腳部,小腿上覆蓋有盔甲,以防禦外來的攻擊。靴底下放置有一個蝙蝠發信器,還有一個機關,可彈出溜冰用的刀片。
蝙蝠發信器:這種發信器可以定時發送出某種特定的信號,對人和其它動物來説毫無影響,但卻可以把蝙蝠吸引過來。開啓系統後,一大羣蝙蝠飛來,立即在場地中產生巨大噪音。蝙蝠俠藉助這件裝備,可以讓敵人苦不堪言,還能戲劇性地脱離現場。
蝙蝠披風:採用尼龍材質的特殊記憶纖維,可以像任何纖維一樣飄動。但是向纖維充電後,它會迅速變硬,呈現出蝙蝠翼的形狀,可以減緩降落,甚至可以讓蝙蝠俠進行短距離飛行。蝙蝠披風外還覆蓋有一層類似薄膜的防火物質,通電後能夠膨脹,進而達到防火的功能。
“是的,父親,我將成為蝙蝠。” “是的,父親,我將成為蝙蝠。”
蝙蝠鏢:蝙蝠俠常用的遠程攻擊武器,除了可以投擲使用外,還可以與其它裝備組合使用,比如與蝙蝠爪鈎槍組合使用可以加大傷害程度。甚至可以改裝成跟蹤型蝙蝠鏢。
蝙蝠爪鈎槍:可以發射出爪鈎的爪鈎槍,是蝙蝠俠常用的行動裝備,內部可以射出繩索,繩索的另一端有爪鈎,一旦碰到目標物就會緊緊的鈎住。按下爪鈎槍上的另一個開關,槍會把鈎索抽回,通過反作用力自動將蝙蝠俠拉上去。另外,蝙蝠爪鈎還可以鈎住敵人或其它較輕的物體。
蝙蝠纜繩發射器:與爪鈎槍不同,纜繩發射器是從兩頭各發射出有爪鈎的繩索,然後從一方滑翔到另一方。按下另一個開關,兩邊的繩索自動抽回。
交通工具:蝙蝠車、蝙蝠飛機、蝙蝠摩托、蝙蝠船、蝙蝠噴氣機、蝙蝠直升機、蝙蝠艇、蝙蝠水上摩托。蝙蝠俠的陸地、水上和空中移動載體。通過其中內置的電腦控制終端,這些移動載體可以打開裝甲,並通過在夜晚中吸收部分光的反射而達到所謂“隱形”的效果。除了外形有蝙蝠設計外,還配備了發射爪鈎、炸彈、煙霧彈、閃光、機槍、榴彈等武器。 [1] 

布魯斯·韋恩人際關係

編輯

布魯斯·韋恩家庭成員

主世界
祖先:Matches Malone
阿爾弗雷德 阿爾弗雷德
管家: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
曖昧對象:塔利亞·艾爾·古爾(長期曖昧,有一子)、塞琳娜·凱爾(長期曖昧)、扎塔娜(青梅竹馬,關係已中斷)等等
兒子:達米安·韋恩(與塔利亞所生,現任羅賓)
被監護人(不一定為養子女關係):迪克·格雷森提姆·德雷克傑森·託德卡珊德拉·該隱
忠實盟友:詹姆斯·戈登
寵物:蝙蝠牛蝙蝠狗、蝙蝠貓(阿爾弗雷德
平行宇宙
女兒:海倫娜·韋恩(地球-2)、阿薩納西亞(漫畫不義聯盟2
兒子:泰瑞·麥金尼斯(未來蝙蝠俠宇宙)
孫女:夜星(天國降臨宇宙) [1] 

布魯斯·韋恩助手

蝙蝠俠的少年助手。
第一任羅賓迪克·格雷森。馬戲團的雜技演員,父母遇害後被布魯斯收養。他同蝙蝠俠合作時間最長,也是最瞭解他的一個。隨着迪克漸漸長大,他與布魯斯間的裂痕越來越深。最終他以“夜翼”的身份自立門户。在布魯斯需要的時候,仍會前來給他提供幫助。 [1] 
第二任羅賓傑森·託德。自幼父母雙亡,流落街頭淪為小偷,後來得到布魯斯的關懷,成為他的養子。擔任羅賓不到兩年,傑森在尋找親生母親的冒險中被她出賣,於中東被小丑炸死。布魯斯只得以面對他死去的場面,他長期為這次事件自責,把傑森的制服保存在蝙蝠洞,一度決定再也不收任何助手。後來傑森以“紅頭罩”的身份復活。
第三任羅賓提姆·德雷克。一名天資聰穎的中學生。他一直希望成為“全世界最好的偵探”,靠自己分析發現了蝙蝠俠的真實身份,併為了治癒布魯斯的苦痛而主動成為羅賓。他聰明、冷靜、長於計算,被譽為”世界第二偵探“。在《披風爭奪戰》後是唯一不相信布魯斯已死的蝙蝠家族成員,以“紅羅賓”的名號尋找布魯斯、打擊犯罪。
第四任羅賓斯蒂芬妮·布朗。提姆的女友,在提姆曾經短期放棄擔任羅賓的期間,自願替代他成為羅賓,是正史上的女羅賓。
父子情深 父子情深
第五任羅賓達米安·韋恩。布魯斯·韋恩的親生兒子,母親是刺客聯盟首領拉爾斯·艾爾·古爾之女塔利亞·艾爾·古爾(Talia Al Ghul),被作為”世界未來的領袖”培養,精通輕重火力、肉搏、劍術、戰術、軍略術等等,擁有數門學科博士等級的學識,對繪畫等藝術也具有極高才能。雖然布魯斯將他留在身邊的原因是防止他成為惡棍,但在日常相處中,他將達米安視為宛如生命的骨肉,在《蝙蝠俠羣英會》達米安被母親和克隆體所殺後,布魯斯為了他的復活傾盡全力。
其他助手還有蝙蝠少女(共6代有四代做過蝙蝠俠助手)、杜克·托馬斯等。 [1] 

布魯斯·韋恩曖昧對象

塔利亞·奧古 塔利亞·奧古
塔利亞·艾爾·古爾:她是蝙蝠俠宿敵拉爾斯·艾爾·古爾的女兒,和蝙蝠俠生有一子達米安·韋恩。在不義聯盟2官方漫畫中有一女阿薩納西亞。
娜塔莉亞:閃點前名叫Natalia Knight 。新52名字為Natalia Mitternacht 。是來自烏克蘭的鋼琴家,二人關係非常密切,布魯斯告訴了她自己就是蝙蝠俠,並開着蝙蝠機帶她兜風、逛蝙蝠洞。但好景不長,後被瘋帽匠抓住,在逼供不成後,將她從直升機上扔了下去,活活摔死在蝙蝠燈上。 [3] 
朱莉·麥迪遜(Julie Madison):布魯斯·韋恩的初戀 [4] 
維可·瓦麗(Vicki Vale):女記者
凱茜·凱恩(Kathy Kane):初代蝙蝠女俠
茜爾沃·聖克勞德(Silver St. Cloud):哥譚名媛
Linda Page:黃金時代主角
朱莉婭·潘尼沃斯(Julia Pennyworth):又名Julia Remarque,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的女兒
其他短暫出場或短暫曖昧關係的角色:Amina Franklin、April Clarkson,Midnight、Bekka、黛娜·羅瑞爾·蘭斯黑金絲雀)、夏洛特·裏弗斯、Dawn Golden、哈莉·奎茵小丑女)、吉安娜·哈德森白兔)、Jezebel Jet、Jillian Maxwell、Lorna Shore、Mallory Moxon、Natalya Trusevich、帕米拉·莉蓮·艾斯利毒藤女)、Rachel Caspian、Sasha Bordeaux、Shondra Kinsolving、Vesper Fairchild、戴安娜·普林斯神奇女俠)、扎坦娜·扎塔拉(Zatanna Zatara)。

布魯斯·韋恩影響者

喬·齊爾(Joe Chill):在公園街(事件後被稱為犯罪巷)殺死了韋恩夫婦托馬斯·韋恩和瑪莎·韋恩,從而深刻影響了布魯斯的一生,讓他決心從此化身為打擊犯罪的鬥士。

布魯斯·韋恩隊友

布魯斯·韋恩繼承者或冒充者

曾使用蝙蝠俠作為頭銜的其他人,包括:
Jean-Paul Valley(死亡天使,蝙蝠俠斷背期間擔任)
迪克·格雷森(Dick Grayson)(重啓前,即P52後期)
詹姆斯·戈登(dcyou期間)
達米安·韋恩(未來漫畫,平行宇宙《英雄死劫》)
泰瑞·麥金尼斯(平行宇宙未來蝙蝠俠 [1] 
貝恩(邪惡永恆
提姆·福克斯(未來態)

布魯斯·韋恩主要反派

哈莉·奎茵(Harley Quinn)
貓頭鷹法庭(The Court of Owls)
利爪(Talon)
拉爾斯·艾爾·古爾(Ra's al Ghul)
塔利亞·艾爾·古爾(Talia al Ghul)
斯萊德·約瑟夫·威爾遜(Slade Joseph Wilson)
貝恩(Bane)
貓女(Catwoman)
企鵝人(Penguin)
雙面人(Two-Face)
稻草人(Scarecrow)
謎語人(Riddler)
毒藤女(Poison Ivy)
急凍先生(Mr.Freeze)
殺手鱷(Killer Croc)
羅曼·西恩尼斯(Roman Sionis)
緘默(Hush)
泥臉(Clayface)
腹語者(Ventriloquist)
瘋帽匠(Mad Hatter)
人蝠(Man-Bat)
小弗洛伊德·勞頓(Floyd Lawton, Jr)
豬面教授(Professor Pyg)
所羅門·格蘭迪(Solomon Grundy)
雨果·斯特蘭奇(Hugo Strange)
螢火蟲(Firefly)
殺手蛾(Killer Moth)
馬克西·宙斯(Maxie Zeus)
維克多·扎斯(Victor Zsasz)
日曆人(Calendar Man)
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
托馬斯·布萊克(Thomas Blake)
黑蜘蛛(Black Spider)
西瓦女士(Lady Shiva)
銅虎(Bronze Tiger)
兄弟眼(Brother Eye)
笑點(Punchline)
風箏人(Kite-Man)
白兔(White Rabbit)
克格勃野獸(KG Beast)
安納奇(Anarky)
大衞·該隱(David Cain)
弗拉明戈(Flamingo)
電刑者(Electrocutioner)
捕鼠者(Ratcatcher)
阿爾貝託·法爾科內(Alberto Falcone)
卡邁恩·法爾科內(Carmine Falcone)
磷博士(Doctor Phosphorus)
紅頭罩(Red Hood)

布魯斯·韋恩平行世界

編輯
平行宇宙
地球編號
介紹
地球1
《蝙蝠俠:一號地球》講述在哥譚市,是敵是友難以分辨,布魯斯·韋恩通往成為黑暗騎士的道路充滿了謎團和比以往更多的阻礙。一心只想要懲罰害死他父母的真兇,以及使得他們逃脱法律制裁的腐敗警方,布魯斯·韋恩對於復仇的渴望驅動着他近乎瘋狂地與罪惡鬥爭,沒有人能夠阻止他,甚至阿爾弗雷德也不能。(注:地球1在《無限地球危機》前為主世界,《危機》後地球1併入新地球,地球。《無限危機》後又出現了地球1,但是和《危機前》的地球1並無任何關係)
罪惡鬥爭 罪惡鬥爭
地球2
20世紀30—50年代活躍在漫畫故事中的蝙蝠俠,在50年代後被設定為平行世界地球2的蝙蝠俠。隨後一度在《無限地球危機》中刪除並在2005年的《無限危機》迴歸、新52後《地球2》故事也隨之重啓
《新52地球2》中 蝙蝠俠布魯斯·韋恩死亡。但是他的父親還活着。在地球2,托馬斯年輕時和黑幫大佬法爾科尼是好友,常一同經手毒品生意。在擁有了家庭後托馬斯萌生了退意,但法爾科尼卻不想讓他這麼簡單的對出,便派人準備謀殺韋恩一家。在犯罪巷裏托馬斯挺過了那場謀殺,但他因為過度悲傷買通醫院偽造了他的死亡躲了起來,在布魯斯成為蝙蝠俠後才找到他,當時他正服用一種叫神奇素的藥物增強自己的力量向當年的兇手們復仇。但是布魯斯卻不願承認這個沒用的男人是他的父親,托馬斯之後只能在一旁遠遠的注視這着自己的兒子成家和自己孫女海倫娜(女獵手)的誕生。在布魯斯在對抗達克賽德的戰爭中身亡後由於對兒子的愧疚,托馬斯披上戰服,用神奇素損耗生命來強行增強自己的力量,以克服衰老成為蝙蝠俠。之後闖入阿卡姆地下監獄後釋放了水行女和吉米·奧爾森,並槍殺了小丑。接着聯合眾人解放了被政府秘密關押的氪星遺孤佐德將軍的兒子法爾·佐德,開始對抗達克賽德的再一次入侵,而這次他們將面對的則是世界末日。
在《多元熔爐》中托馬斯·韋恩也戰死了。地球2的迪克·格雷森成為新的蝙蝠俠。
在《地球2:會社》結尾迪克·格雷森因為癱瘓,於是成為神諭。地球2的海倫娜·韋恩繼承了蝙蝠俠。
蝙蝠俠 蝙蝠俠
地球3 地球3是顛倒宇宙 這個世界的蝙蝠俠對應夜梟
地球9 地球9的蝙蝠俠是一個迷失了時間的精神體
地球10 即納粹宇宙 蝙蝠俠對應這個世界的革翼
地球11 即性轉宇宙,蝙蝠俠對應蝙蝠女俠
狂笑之蝠(The Batman Who Laughs)(黑暗多元宇宙地球-22)
蹂躪者(The Devastator)(黑暗多元宇宙地球-1)
無憫鐵腕(The Merciless)(黑暗多元宇宙地球-12)
紅色死神(The Red Death)(黑暗多元宇宙地球-52)
破曉詭燈(The Dawnbreaker)(黑暗多元宇宙地球-32)
溺亡怨魂(The Drowned)(黑暗多元宇宙地球-11)
殺戮機器(The Murder Machine)(黑暗多元宇宙地球-44)
殘破騎士(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蝙蝠法師(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蝙弗天(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黑暗天父(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原子蝙(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蝙蝠怪車(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蝠霸龍(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羅賓王(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蝙蝠城堡(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寶寶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收藏家(黑暗多元希宇宙未知地球)
蝙託希塔斯(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夜滑者(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惡魔艾崔根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稻草人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塑料人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喪鐘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泥臉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曼哈頓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貝恩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黃燈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人蝠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戰爭蝙蝠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蝙魔卓(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獵心人(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翼手魔(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方舟(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珍珠(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黑色星期一(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淘殺(黑暗多元宇宙未知地球)
[3] 

布魯斯·韋恩漫畫刊物

編輯

布魯斯·韋恩漫畫作品

連載中
蝙蝠俠的誕生
蝙蝠俠的誕生(6張)
偵探漫畫》(Detective Comics)
第一卷共計881期+12本年刊+第0期+第1000000期。第二卷(即重啓後)自2011年11月開始發行。
1937年創刊,仍在出版的最老牌漫畫,也是DC名稱的由來。自第27期蝙蝠俠登場後逐漸成為蝙蝠俠專屬漫畫。
蝙蝠俠》Batman
第一卷共計714期+28本年刊+第0期+第1000000期。第二卷自2011年11月開始發行。
1940年創刊,最初為季刊,後來變成月刊。蝙蝠俠的專屬漫畫。
《蝙蝠俠:暗夜騎士傳奇》(Batman: Legends of the DarkKnight)
第一卷於1989-2007年連載。共計215期+7本年刊+3個萬聖節特別篇。第二卷自2012年6月開始發行。
這個系列最初的目的是“時間設定在蝙蝠俠初出道的幾年間,講述蝙蝠俠早年單獨冒險的故事,沒有羅賓之類閒雜人等”,並且“故事屬於傳説,可能不算正史”。但是後期這些原則已經被廢止了,蝙蝠家族的其他人紛紛出現,不少故事的時間也與正傳同步了。 [1] 
蝙蝠俠與羅賓》Batman and Robin
第一卷2009-2011年連載,共計26期。第二卷自2011年10月開始發行。
布魯斯的兒子達米安成為羅賓之後的故事。第一卷裏的蝙蝠俠是迪克,第二卷是布魯斯。
《蝙蝠俠:暗夜騎士》Batman: The Dark Knight
2011年第一卷出了5期後遇到重啓。第二卷自2011年11月開始發行。
布魯斯歸來之後的冒險故事。
蝙蝠俠羣英會》Batman, Incorporated
2011年第一卷出了8期之後遇到重啓。第二卷自2012年1月開始發行。另有特別篇《Leviathan Strikes》,作為第一卷到第二卷的承上啓下之作。
布魯斯歸來之後,在全世界招攬人才建立“蝙蝠俠羣英會”的故事。
蝙蝠俠與超人》Batman/Superman
2013年6月開始連載。
已完結
《蝙蝠俠:蝙蝠之影》Batman: Shadow of the Bat
1992-2000年連載。共計96期+5本年刊。
宗旨是“從其他人的角度描寫蝙蝠俠”。一般有“蝙蝠之影落在XX上”的副標題。
《蝙蝠俠編年史》Batman Chronicles
1995-2001年連載。共計23期。
季刊,內容是短篇集。前四大蝙蝠俠系列一般每週輪流出版,但有的月份有5周,所以這個系列的目的就是填補“沒有蝙蝠俠漫畫的周”。
《蝙蝠俠:高譚騎士》Batman: Gotham Knights
2000-2006年連載。共計74期。
繼承《蝙蝠之影》的連載。致力於描寫蝙蝠家族的其他人物。第50期後方針有所改變,改為描寫反派。
超人與蝙蝠俠》Superman/Batman
2003-2011年連載。共計87期+5本年刊。
《蝙蝠俠機密檔案》Batman Confidential
2007-2011年連載。共計54期。
繼承《黑暗騎士傳説》的連載。
注:以上不包括正義聯盟的連載刊物;以羅賓蝙蝠女蝙蝠女俠、高譚警方、反派角色等為中心的連載刊物;迷你係列刊物(Limited series);動畫衍生刊物。

布魯斯·韋恩最佳漫畫

2010年,CBR網站投票評選出讀者最喜愛的蝙蝠俠漫畫。
No.1 《蝙蝠俠:元年》Batman Year One(1987)Frank Miller/David Mazzucchell
劃時代意義的里程碑式作品。一切傳奇由此開始。多年來蝙蝠俠的來歷被講述過無數次,而本作是最現實、最黑暗的一個故事,也成為此後的故事所遵循的設定。
No.2 《蝙蝠俠:黑暗騎士歸來》The Dark Knight Returns(1986)Frank Miller
黑暗系蝙蝠俠漫畫的開山之作。故事發生在黑暗騎士退休十年後的近未來,栩栩如生的講述了一個黑暗的世界和一個更黑暗的人。
No.3格蘭特·莫里森的《蝙蝠俠》系列Grant Morrison's Batman Run(2006-2009,2010)
善與惡,紅與黑,生與死。格蘭特·莫里森用四年時間完成的一部關於探索、追尋、堅守與拯救的跨越無盡時空與輪迴的壯闊史詩。
蝙蝠俠漫畫
蝙蝠俠漫畫(3張)
No.4 《蝙蝠俠:致命玩笑》The Killing Joke(1988)Alan Moore/Brian Bolland
首次講述小丑的來歷。黑暗系蝙蝠俠漫畫的代表作之一。
No.5 《漫長的萬聖夜》The Long Halloween (1996-1997)Jeph Loeb/Tim Sale
黑幫的衰落,超級罪犯的崛起,哈維·丹特的死亡,雙面人的誕生。
No.6 《蝙蝠俠:緘默》Batman: Hush(2002-2003)Jeph Loeb/Jim Lee
一樁兒童綁架案引出一連串陰謀,一切似乎都有人在暗中操縱。隨着案情的發展,各路反派紛紛走進視野,卻又一個個被排除在主犯名單之外。正當調查進行到關鍵時刻,真兇卻突然現身,繃帶之下竟然是……
No.7 《阿克漢姆瘋人院》Arkham Asylum A Serious House on Serious Earth(1989)Grant Morrison/Dave Mckean
小丑控制了阿克漢姆瘋人院上下,要挾蝙蝠俠陪他玩一個“遊戲”。陰暗詭譎的大樓內,蝙蝠俠獨自走向瘋狂與死亡……蝙蝠俠題材的漫畫從不缺乏瘋狂的作品,這是最瘋狂的一部。
No.8 《瘋狂的愛》Mad Love(1994)Paul Dini/Bruce Timm
小丑女哈莉·奎因的誕生和一段瘋狂而悽婉的愛情悲劇。“卡通風”蝙蝠俠漫畫之代表。
No.9 《全明星蝙蝠俠與神奇小子羅賓》All Star Batman & Robin the Boy Wonder(2005-2008)Frank Miller/Jim Lee
彪悍的劇情+同樣彪悍的畫風,弗蘭克·米勒與吉姆·李強強聯手,打造出了一部與主線劇情不一樣的Dynamic Duo誕生記。
No.10 《哥特》Gothic(1990)Grant Morrison/Klaus Janson
神秘兇手肆虐高譚市,黑幫頭目屢遭殺戮,蝙蝠俠前往調查,卻喚醒了兒時一段噩夢般的記憶…… [1] 

布魯斯·韋恩人物解讀

編輯
布魯斯·韋恩 布魯斯·韋恩
夜空總是陰雲密佈,怪異的哥特式建築高高聳立,表面的浮華之下,暗巷裏藏污納垢。這就是哥譚市,美國犯罪率最高的城市之一。
然而這是他的城市。“他“的城市。
他就像他所守護的城市一樣,黑暗,冷酷,堅韌。他是這個都市裏的一個傳説,這個絕望城市中一點黑色的希望。,蝙蝠俠。二十多年前的那次不幸事件改變了他的一生——那個晚上,高譚市最富有的豪門韋恩夫婦帶着他們八歲的獨生子一起去看那孩子期盼已久的電影《佐羅的面具》。當他們從電影院出來,途經一條小巷的時候,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他們……
從茫然地跪在父母的血泊中,看着母親的珍珠項鍊由純白變成赤紅,聽着父親喉頭含混的聲音逐漸消失的那一刻開始,幼小的布魯斯也和父母一同死去了。儘管坐擁萬貫家財,但那個夜晚將永遠烙印在他的精神上,成為他永恆的噩夢。少年布魯斯決定復仇。他的目標不是當年的那個兇手,而是這個奪走了他父母的罪惡之都。他開始鑽研犯罪學,遠涉歐洲、東方接受偵探和功夫的各種訓練。
布魯斯自認為已經學成歸來,不料第一次獨自走上街頭、展開打擊犯罪的行動就慘敗收場。他想要救的雛妓反而幫着皮條客襲擊他;收了保護費的警察也開槍將他打傷。在他瀕臨死亡的時候,一隻蝙蝠撞破窗户飛了進來,給了他靈感:身為凡人的他,需要一種能夠威懾敵人的東西。就在那個時候,蝙蝠俠誕生了。
白天他是散漫富有的花花公子,夜晚化身黑衣鬥士。儘管金錢可以為他的聖戰提供武器裝備,但他並不是超人類。他並非刀槍不入,沒有超能力,只依靠艱苦訓練而得的力量和智慧,以一己之力挑戰“犯罪”這個瀰漫在高譚市每個角落,卻無形無體的概念。 [1] 
在這座罪惡之都,官僚是黑幫的朋友,警察是罪犯的幫兇,而法律不過是一紙空文。他不是沒有尋求過合法的途徑:在成為蝙蝠俠之前,布魯斯曾經一度加入FBI,除了槍械之外各項成績都是優秀,然而充斥着公文和事務工作的FBI無法滿足他真正的懲罰欲。他開始自己執法,成為黑夜的化身。
從街頭的小小毛賊到黑幫老大,還有高層的貪官污吏,都是蝙蝠俠的目標。但是,他最著名的那些敵人,卻都是一些精神變態的罪犯,比如雙面人企鵝人稻草人毒藤女等等。而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小丑。
小丑原是一名竊賊,在遭到蝙蝠俠追捕時掉入酸液,從此頭髮變綠、臉色變得慘白,精神也由此變得瘋狂,屢次從精神病院逃亡。除了一般的犯罪活動以外,他還先後打殘蝙蝠少女、虐殺第二任羅賓、殺害警察局局長戈登的妻子……成為蝙蝠俠當之無愧的畢生宿敵。最可怕的是,在他看來,這些殺戮不過是他和蝙蝠俠兩人之間的一場遊戲。不僅是小丑,蝙蝠俠的敵人幾乎全是身心受到創傷後向社會、向他人展開報復的變態罪犯。他們也同樣是這個罪惡世界的受害者,也同樣選擇了極端的方式——只不過立場和方法不同。
作為一個把懲罰的權力握在自己手中的黑俠,蝙蝠俠並不真正信任法律——從蝙蝠俠生涯的第一天開始,他就是警方追捕的對象。經過戈登的努力,蝙蝠俠和警方站在了同一陣線上,但高譚市警方的內心,對這個強大神秘的俠客仍不抱好感——高譚市需要依靠法外黑俠的幫助,這本身就證明了警察的失敗。而在市民們眼中,這個出沒於罪惡中的黑暗騎士並不被自己為之犧牲的市民信賴:多數善良的市民甚至不確定他的存在,只把他當作街頭流傳的都市傳説。
儘管蝙蝠俠遊走於法律邊緣的行為常常受到市民和政客的質疑,但是警察局長詹姆斯·戈登總是儘自己的最大努力為蝙蝠俠提供幫助,設立蝙蝠信號燈,並向公眾掩飾他的存在。戈登和蝙蝠俠從相互利用到成為至交,並不容易——在立場上,戈登有身為警察的責任,面對“蝙蝠俠是否越過界限”的指責,他作為警方人員是無法反駁的;同時他也不贊同蝙蝠俠的方式。但是在他們的內心,都對彼此懷着深深的敬意。他們之間的默契與無言的友情,成為蝙蝠俠傳説中動人的一環。
雙重身份 雙重身份
在夜復一夜的蝙蝠俠生涯中,布魯斯·韋恩的自我意識越來越淡漠,生活越來越虛假,蝙蝠俠彷彿佔據了他的全部,他自己原本的身份反倒變成了面具。他身邊的人一個個離他而去;他不僅被敵人們追殺,也多次遭到國家機器的背叛。這種事情發生得太多,他已經習慣了——習慣用冷漠把自己隔離起來。即使是他的同伴、正義聯盟的英雄們,也無法完全理解他;在他們看來,蝙蝠俠是個傲慢自大、脾氣古怪的傢伙,卻又智慧超羣,不得不服;他們甚至一度辜負了蝙蝠俠的信任,將他洗腦,結果蝙蝠俠為了防備他們,開發出幾乎導致世界毀滅的監視衞星。
在“無限危機”爆發前夕,蝙蝠俠已經徹底走進了死衚衕,完全把自我封閉起來,和其他所有人的關係都岌岌可危,本身的精神狀態也瀕臨崩潰。危機後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進行心理建設,終於擺脱了自我毀滅的深淵。布魯斯開始走出偏執狂的形象,重新回到關愛養子的布魯斯的立場上,以白天和夜晚的雙重身份繼續守護着他所深愛着的城市。
布魯斯·韋恩 布魯斯·韋恩
蝙蝠俠知道他是在打一場沒有希望的戰爭,永遠無法真正勝利。在他面前的只有下一次戰鬥和更多的痛苦。但是他從不放棄每一個夜晚,只要能帶來一點點不同……他的腰椎一度骨折,他坐着輪椅仍然力圖解救無辜的人;全國都拋棄了遭受震災的高譚市的時候,他留下了,留在一個沒有希望的地方——但他仍然在為理想而戰。
儘管在別的英雄面前,蝙蝠俠並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而是老奸巨猾的謀略大師;但在他的內心,仍然是一個八歲的孩童。他被稱做“黑暗騎士”,永遠活在陰影之中。一次次的創傷使他變得冷酷、孤僻、偏執,但是當他解開心結,重新向家人展露出笑容時,他讓愛他的人看到,不管有着怎樣黑暗的外表,他的內心依然燃燒着不滅的光明。
他是超級英雄裏最黑暗的角色,黑夜中的偵探和“黑暗騎士”;他並非刀槍不入,沒有超能力,只有艱苦訓練而得的力量和智慧。他把恐懼灌輸給敵人,讓他們為夜空中的蝙蝠之影而顫抖。他從來不用槍械,從不殺人,他認為罪行應該受到懲罰,而生命是貴重的。
他總有一天會老,如果幸運的話。但是他永遠不會放棄。也許有那麼一天,當他終於慢了一步,一顆小小的子彈就能結束整個神話。是的,沒有人能取代。無論如何,他的傳説總會留在人間,永遠繼續下去。 [1] 
他用自己的一切告訴已經近乎絕望的哥譚市民們:是的,邪惡永遠會在那裏;沒錯,黑暗很難被驅散。但總會有人會在那裏用自己的全部與其鬥爭。
而在追尋正義的道路上,永遠不會孤獨。

布魯斯·韋恩影視形象

編輯

布魯斯·韋恩動畫

1997年動畫《蝙蝠俠動畫版:絕對冰封》
1998年動畫《蝙蝠俠與超人
2000年動畫電影《未來蝙蝠俠:小丑的逆襲》中由Will Friedle凱文·康瑞配音 [1] 
2003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女蝙蝠俠之迷》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05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大戰吸血鬼》中由Rino Romano配音
2008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哥譚騎士》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08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新的邊際》中由傑瑞米·西斯托配音
2009年動畫電影《超人與蝙蝠俠:公眾之敵》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0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兩面夾擊》中由威廉·鮑德温配音
2010年動畫電影《超人與蝙蝠俠:啓示錄》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0年動畫電影《蝙蝠俠:紅頭罩之下》中由布魯斯·格林伍德配音
2011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元年》中由本傑明·麥肯錫配音
2012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毀滅》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2年動畫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歸來(上)》中由彼得·威勒配音
2013年至2014年動畫系列《當心蝙蝠俠》中由Anthony Ruivivar配音
2013年動畫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歸來(下)》中由彼得·威勒配音
2014年動畫電影《樂高大電影》中由威爾·阿奈特配音
2014年動畫電影《蝙蝠俠:突襲阿卡姆》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4年動畫電影《蝙蝠俠之子》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4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戰爭》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5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大戰羅賓》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5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神明與怪物》中由邁克爾·C·豪爾配音
2016年動畫電影《蝙蝠俠:血脈恩仇》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6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大戰少年泰坦》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6年動畫電影《蝙蝠俠:致命玩笑》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7年動畫電影《樂高蝙蝠俠大電影》中由威爾·阿奈特配音
2017年動畫電影《黑暗正義聯盟》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7年動畫電影《蝙蝠俠與哈莉·奎茵》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7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大戰雙面人》中由亞當·威斯特配音
2018年日系動畫電影《忍者蝙蝠俠》中由山寺宏一羅傑·克雷格·史密斯分別配音日語版和英語版
2018年動畫電影《超人之死》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9年動畫電影《超人王朝》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19年動畫電影《樂高大電影2》中由威爾·阿奈特配音
2019年動畫電影《蝙蝠俠大戰忍者神龜》中由特洛伊·貝克配音
2019年動畫電影《正義聯盟大戰致命五人組》中由凱文·康瑞配音
2019年動畫電影《蝙蝠俠:緘默》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2020年動畫電影《黑暗正義聯盟:天啓星戰爭》中由傑森·奧瑪拉配音

布魯斯·韋恩電視劇

1966-1968年電視劇《蝙蝠俠》中由亞當·威斯特飾演 [3] 
大衞·馬佐茲版蝙蝠俠
大衞·馬佐茲版蝙蝠俠(3張)
1979年電視劇《超級英雄傳奇》(Legends of the Superheroes)中由亞當·威斯特飾演;
2014-2019年電視劇《哥譚》中,由大衞·馬佐茲飾演 [5]  。講述了少年布魯斯·韋恩是如何一步步經歷生死考驗,成為黑夜中的英雄。
2018年開播的流媒體平台DC宇宙劇集《泰坦》中,蝙蝠俠於第一季季終在三宮魔創造的幻想世界裏出現,由阿蘭·莫西和Maxim Savarias以替身形式出演。在幻想世界,蝙蝠俠開始殺死他的敵人們,使得迪克結束蝙蝠俠的生命。第二季中由伊恩·格雷飾演。這一版本的布魯斯被描繪得比大多數版本都要年老。擊敗三宮魔後,迪克拜訪了布魯斯,他允許迪克在二代羅賓加入的情況下重新啓動泰坦。布魯斯也在迪克的幻象裏,當其由於交戰喪鐘的失敗結果而感到內疚時。星火、渡鴉、唐娜·特洛伊和白鴿被布魯斯引誘到埃爾科餐廳,目的是在迪克被關進監獄後使團隊重聚 [6]  。季終,布魯斯到泰坦塔出席唐娜的葬禮。當星火感謝布魯斯把他們聚在一起時,布魯斯卻不知道埃爾科一事並斷言她們把他和別人搞混了 [7] 
CW電視台綠箭宇宙中,布魯斯·韋恩或蝙蝠俠被多次提及與涉及。
①2018年聯動事件“異世界”,證實蝙蝠俠存在於綠箭宇宙的地球1(《綠箭俠》和《閃電俠》)和地球38(《女超人》)。在地球38,他是超人的朋友 [8]  。在地球1,布魯斯·韋恩和蝙蝠俠已在此次事件前失蹤三年。哥譚此時受到他表姐凱特·凱恩/蝙蝠女俠保護。蝙蝠俠被綠箭認為是一個神話,因為其堅稱自己是最早的義警,直到蝙蝠女俠的出現證實哥譚的存在。
②2019年開播的《蝙蝠女俠》裏,布魯斯·韋恩/蝙蝠俠被提到。在首集的倒敍片段,由一位未知演員扮演。
③2019年聯動事件“無限地球危機”,由凱文·康瑞飾演地球99蝙蝠俠。他被描繪為佩戴機械骨骼的老人,自從他的凱特死後,他殺死他的敵人和超人。另外,這一世界的盧克·福克斯為他服務。地球1凱特·凱恩和地球38女超人前來拜訪。他企圖也殺死她們,結果他自己觸電而死。 [9] 

布魯斯·韋恩電影

波頓/舒馬赫時期
1989年電影《蝙蝠俠》中由邁克爾·基頓飾演;
1992年電影《蝙蝠俠歸來》中由邁克爾·基頓飾演;
1995年電影《永遠的蝙蝠俠》中由瓦爾·基爾默飾演;
1997年電影《蝙蝠俠與羅賓》中由喬治·克魯尼飾演;
黑暗騎士三部曲
2005年電影《蝙蝠俠:俠影之謎》中由克里斯蒂安·貝爾飾演;
DC擴展宇宙系列電影
2016年電影《自殺小隊》中由本·阿弗萊克飾演;
2017年電影《正義聯盟》中由本·阿弗萊克飾演;
Worlds of DC
2019年電影《小丑》中由但丁·佩雷拉-奧爾森飾演【幼年時期】的布魯斯·韋恩; [10] 
2021年電影《蝙蝠俠》中由羅伯特·帕丁森飾演; [2] 
2022年電影《閃電俠》中由波頓時期的邁克爾·基頓以及拓展宇宙的本·阿弗萊克雙人共同出演
流產電影
2007年由喬治米勒執導《正義聯盟:凡人》中由艾米·漢莫飾演;

布魯斯·韋恩遊戲

編輯

布魯斯·韋恩以蝙蝠俠為主角的遊戲

蝙蝠俠:復仇》(2001)
《蝙蝠俠:俠影之謎》(2005)
《蝙蝠俠:英勇無畏電子遊戲》(2010)
《蝙蝠俠:秘密系譜》(2016)

布魯斯·韋恩樂高蝙蝠俠系列

樂高蝙蝠俠》(2008)
樂高DC超級反派》(2018)

布魯斯·韋恩蝙蝠俠:阿卡姆系列

《蝙蝠俠:阿卡姆之城禁閉》(2011)
《蝙蝠俠:阿卡姆起源》(2013)
《蝙蝠俠:阿卡姆VR》(2016)

布魯斯·韋恩蝙蝠俠作為主角之一的遊戲

《真人快打vsDC宇宙》(2008)
《DC超級英雄 Online》(2011)
《無限危機》(2015)
《超級英雄:武力對決2》(2017)
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