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鏈接
請複製以下鏈接發送給好友

左寶貴

編輯 鎖定
左寶貴(1837-1894年),字冠廷,回族,山東臨沂平邑縣人, [30]  祖籍山東德州齊河縣左三里村, [28]  著名愛國將領,民族英雄 [1]  甲午戰爭“三英”之一。
出生於貧農家庭,幼時父母雙亡,家無恆產。清咸豐六年,投效軍營,歷任千總遊擊副將、廣東高州鎮總兵等職,並以提督記名。治軍嚴肅,重文愛勇,多次參與鎮壓農民起義。清政府頒賞獎武金牌,賜賞穿黃馬褂,頭品頂戴,賞戴雙眼花翎,予“鏗色巴圖魯”勇號,封建威將軍。參與修築了關外鐵路,開辦多處金礦,並捐資建學,設置慈善衞生機構,深受民眾愛戴。 [2] 
1894年7月,日本發動侵朝戰爭,向中國軍隊挑釁。9月15日,在平壤牡丹台對日作戰中,壯烈犧牲。 [29]  入祀昭忠祠,光緒帝贈太子少保銜,諡號“忠壯”,事蹟付國史館立傳。 [30]  1895年(清光 緒二十一年),清廷撥款在其故里地方集修建了衣冠冢 [4] 
中文名
左寶貴
別    名
字冠廷
國    籍
中國
民    族
回族 [1] 
出生日期
1837年
逝世日期
1894年 [1] 
職    業
將領
主要成就
率軍援朝,參與平壤戰役
出生地
山東費縣地方鎮(今屬平邑縣)
信    仰
伊斯蘭教
官    職
建威將軍
追    贈
太子少保
封    號
騎都尉兼一雲騎尉
諡    號
忠壯

左寶貴人物生平

編輯

左寶貴早期經歷

左寶貴將軍畫像 左寶貴將軍畫像
左寶貴,字冠廷,山東省費縣地方鎮(今平邑縣地方鎮)人。1837年10月18日生於一個貧苦的回族農民家庭。父名左世榮,母楊氏,皆早年逝世。他孤無所依,又沒有家產來維持基本的生活,不得不與其二弟左寶賢、三弟左寶清依附鰥叔左世宏生活,飽嘗了人間疾苦。稍長,因得罪本村惡少不得不背井離鄉,靠擺地攤當皮匠掙錢餬口,過着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1856年,左寶貴因打傷縫馬靴不給錢的官兵,被迫攜兩弟投效江南軍營,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 [5] 
1856年,隸屬於江南大營,參加平定太平天國。1865年,從僧格林沁討伐捻軍起義。1868年,補天津鎮遊擊。捻軍失敗,以功晉參將,並賞加副將銜。 [6]  1872年,奉檄往熱河朝陽剿辦“馬賊”,積功以副將盡先補用,並賞加總兵銜。1875年,率部從刑部尚書崇實赴奉、吉兩省查辦案件,詔以總兵記名簡放,賜鏹色巴圖魯勇號。自是以客軍駐防奉天。 [7]  1880年,奉命統領奉軍,並總理營務翼張。因治軍嚴肅,先後經將軍慶裕、大學士李鴻章以“勤明忠實,驍果耐勞,曉暢軍事,謀勇兼優”入奏,得旨以提督總兵記名簡放。1889年,授廣東高州鎮總兵,仍留駐奉天。 [8] 
左寶貴駐軍奉天20年,不僅“曉暢兵事,謀勇兼優”,而且熱心地方公益事業,重視教育,設義學數處。還設立賑災粥廠、同善堂、棲流所等慈善機構。 [9] 
1891年秋,因參加鎮壓熱河朝陽金丹道教起義(參見:金丹道起義)有功,賞穿黃馬褂, [10]  並賞給頭品頂戴。1894年,因慈禧太后60壽典,賞戴雙眼花翎。 [8] 

左寶貴進軍平壤

參見:甲午戰爭
甲午戰爭 甲午戰爭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戰爭爆發,朝鮮事急。清廷令左寶貴率兵入朝,進駐平壤。7月20日,左寶貴率軍由奉天出發,29日到達九連城,他以平壤米價較廉,將餉銀全行解去,想用錢在當地購入米糧,保證軍糧供應。又派人回奉天取回冬季衣物,以安定軍心,並作持久戰的準備。1894年8月6日到平壤。與左寶貴同時奉檄到平壤的還有毅軍馬玉昆部,盛軍衞汝貴部以及豐升阿所部奉天練軍盛字營、吉林練軍等四支部隊,計29營13000餘人。史稱四大軍入朝。 [11] 
四大軍入朝後,清朝中國中央政府的帝后兩黨在攻守問題上發生嚴重分歧,光緒帝諭令入朝各軍“星夜前進,直抵漢城”,“迅圖進剿,先發制人”;李鴻章卻主張“先定守局,再圖進取”,若進攻漢城,“必須添卒3萬人,步步穩慎,乃可圖功”。在攻守問題上,左寶貴堅決主張主動進攻。8月初,他曾與眾將商議南下進剿,以便與先期進駐牙山的葉志超、聶士成部南北配合,夾擊日軍。旋接盛宣懷電,知牙山葉志超部已於成歡戰敗,北退平壤。由於南北夾擊之勢已失,南進之議遂止。8月下旬,葉志超率殘部到達平壤,他飾敗為勝,虛報戰功,被任命為駐平壤諸軍總統。 [12]  敗將升官,“一軍皆驚”。葉志超為人庸劣無能,怯懦畏敵,毫無抗敵決心,對平壤戰守漫無佈置,諸將不服調遣。這樣,夙伏威望的左寶貴成為了實際上的平壤諸軍總統。 [8] 

左寶貴激戰日軍

左寶貴 左寶貴
1894年9月4日,左寶貴向距平壤東北約40公里的成川派出騎探,偵知日軍已分路向平壤圍攻,兵力分散,每路日軍兵力均較單薄。7日,左寶貴集合馬步15營計7000餘人,分左、中、右三路向平壤南中和、黃州方向出擊,以3000人北進向元山方向出擊,準備集中優勢兵力,打擊敵軍一路,以收各個擊破之效。這一主張得到諸將贊同。“各統領奮勇爭先,均挑八成隊,前赴中和”。7日晚,向元山方向出擊的部隊已達江東縣,8日晨,南進部隊也已出發。這時葉志超突探聞另路日軍已進入成川,平壤後路吃緊,急將南北出擊部隊調回,放棄了主動進攻敵人的有利戰機。關於這一點,日本軍事評論家譽田甚八曾認為:清軍集中兵力出擊的“計劃果能成功否,不能斷定,但若實施之,則使當時分離日軍之行動 ,不能在同一時期出現在平壤城下,因是至少可緩平壤陷落之期。當時日軍包圍攻擊運動,殊為危險,若清軍正當行動,拒止一方,向他方舉首力轉取攻勢,則可得逐次各個擊破之機會。然清將不能取如斯果敢之策及其軍隊缺乏移動性,遂唯見其實施之端緒,未見遂行。其南下邀擊之頓挫,實清軍之不幸也”。從這些評論可以看出,連日本軍人也為中國軍人未能實現主動出擊,喪失對日軍各個擊破的有利戰機表示惋惜。
進攻平壤的日軍前後到達平壤外圍。9月12日至14日,當進攻平壤日軍完成對平壤合圍之勢時,葉志超、衞汝貴等人主張棄城逃走,左寶貴極為憤慨,對葉、衞等人“怒罵曰:若輩惜死,可自去,此城為吾冢矣”。 [13]  14日,日軍完成了對平壤的合圍。少數貪生怕死的清軍將領,見日軍來勢洶洶,主張棄城逃走。左寶貴十分氣憤,怒罵道:你們這些人要是怕死的話可以自行離去,此城就是我的墓冢”,堅決表示了與平壤共存亡的決心。當晚,葉志超召集諸將會議,想要退守璦州。當時諸將依違參半,唯左寶貴力言:“敵人懸軍而來,正宜出奇兵痛擊,讓他來而無返,不敢再正視中原。朝廷設機器,養軍兵,每年消耗金錢數百萬,正是為了今天,若不戰而退,何以對朝鮮而報國家?大丈夫建功立業在此一舉,至於成敗利鈍暫時不必計較。”慷慨直陳,力持異議,再次堅決反對棄城逃跑,並密令親兵監視葉志超以防其逃遁。 [14-15]  於是葉志超的威信全無,其號令不行。 [16] 
為表示死守平壤決心,在戰鬥打響前,左寶貴遵守回族禮儀,先期沐浴,誓臨陣死節,會戰期迫,左寶貴翎頂輝煌身先士卒。有人勸其脱去翎頂,免為眾矢之的,左寶貴説:我穿朝服,是想要士卒知道我身先士卒,這樣他們就能前赴後繼了,敵人注目我有什麼好害怕的!”最終也沒有脱去翎頂。 [17] 

左寶貴平壤戰役

參見:平壤戰役
日軍對平壤發起總攻,平壤保衞戰開始打響,左寶貴率奉軍防守平壤北面的牡丹台、玄武門一線。
日軍雖然從南、西南、北等幾個方面同時向平壤發起進攻,但城北的牡丹台、玄武門一線是其主攻方向。其他方面僅是佯攻,目的為吸引清軍注意,以便於北面的進攻。
左寶貴 左寶貴
進攻平壤北面一線的日軍是第五師團的朔寧支隊和第三師團的元山支隊,兵力佔進攻平壤日軍的三分之一以上,因而是平壤保衞戰最激烈的戰場。
守衞平壤的清軍在玄武門外築壘五處,分兩重。內重牡丹台,牡丹台外重自東北向西北方向沿丘陵構築外壘四處。1894年9月15日凌晨5時5分開始,日本元山支隊集中炮火向牡丹台外側西北方兩個堡壘開始了猛烈炮擊,以掩護步兵衝鋒。守衞堡壘的清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左寶貴親自到城上指揮,清軍奮力抵抗,日軍死傷無數。日軍在軍官的督戰下,拼死突進。6時20分左右,戰鬥益趨激烈。元山支隊為了打開突破口,集中全部炮火向西北最外一壘猛轟。堡壘被毀,守壘清軍被迫於6時50分撤退。不久,第二壘也在日軍炮火環攻下失守。7時15分元山支隊佔領玄武門外西北外側二壘後,按既定部署直抵牡丹台下。
牡丹門 牡丹門
在元山支隊進攻西北二壘的同時,朔寧支隊也向牡丹台外東北方向的兩個清軍堡壘發起進攻。日軍首先以兩個中隊的兵力在旅團副官桂大尉的指揮下,向最東北方外側的堡壘發起猛衝。清軍憑壘拒守,以連發毛瑟槍進行還擊。擊傷敵指揮官桂大尉和兩個中隊長小倉中尉和本間中尉。但日軍在炮火支援下連續發起猛衝,戰至7時半左右,清軍不支,終於棄守東北方的外一壘。這樣餘下的外重最後一個堡壘,便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日軍集中全部炮火向外重最後一個堡壘傾瀉,山炮榴霰彈頻頻在壘上爆炸。但清軍“仍堅陣應戰”,一直堅持到8時才最後撤出堡壘。至此,從外側掩護牡丹台的清軍四處堡壘,全部落於日軍之手。日軍元山支隊與朔寧支隊會合,從東、北、西三個方向包抄牡丹台,開始對牡丹台守軍“三面合擊”。牡丹台是平壤玄武門外的一個制高點,據全城形勝。牡丹台失守全城將遭到威脅。日軍早已注目此地,企圖一舉攻佔。因此,在佔領外圍堡壘後,立即立炮於壘上,用排炮集中向牡丹台守軍轟發。守軍在左寶貴指揮下,憑險據守,“以全力持之”,用速射炮向進攻之敵步兵迅猛還擊,日軍步兵在清軍強大炮火攻擊下,傷亡慘重,無法前進,“戰鬥頗為困難”。為了援助步兵衝鋒,日軍集中元山、朔寧兩個支隊的全部炮火專注牡丹台壘排轟。牡丹台外城連中數發榴霰彈,堡壘胸牆被毀,速射炮也被擊壞,士兵傷亡甚重。日軍乘勢發起衝鋒,蟻附而上。在日軍步炮夾攻下,牡丹台壘最終陷落。

左寶貴壯烈犧牲

左寶貴戎裝照 左寶貴戎裝照
正在玄武門指揮作戰的左寶貴,見牡丹台失守,“知勢已瓦解,志必死”,於是穿上御賜衣冠,登督戰,往來觀察指揮。營官楊某見城上危險,欲挽左寶貴下城躲避,左寶貴將其推開,並親燃大炮向敵軍轟擊,先後“手發榴彈巨炮三十六顆”。部下感奮,拼死抗禦,給予日軍以重大殺傷。正酣戰間,忽一炮彈飛來,將清軍火炮擊碎,彈片擊穿左寶貴肋下。左寶貴負傷不退,裹創再戰,血染征衣。不久,又一彈飛至,左寶貴中彈撲地,將士趕去看時,左寶貴的身體已被炮彈擊穿。當時尚能説話,下城後隕歿。 [3]  [18]  左寶貴是甲午戰爭中清軍高級將領血戰沙場,壯烈殉國的第一人。
左寶貴犧牲後,奉軍失去主帥,無人指揮,日軍乘勢佔領了玄武門。營官楊建勝挾左寶貴屍體欲自玄武門衝出,可是日軍已進城,“塞滿街巷,楊某亦死亂軍中。”兩人忠骸,均不知下落。 [19] 
左寶貴在平壤戰死後,屍骨無存,清軍將士冒着炮火硝煙,只覓得他的一領血衣和一隻朝靴,從平壤護送回淮安。左夫人陶氏及其親屬,遵奉朝廷旌表和按照回族葬禮,在河下墓地為他舉行衣物下葬儀式,並建造了“左忠壯公祠”。全城老幼婦孺,人人掩面慟哭,對這位抗日民族英雄表示深切的哀悼。
左寶貴犧牲的消息傳到北京,光緒帝給予他太子少保,諡忠壯,予騎都尉兼一雲騎尉”等封號,將其事蹟交付國史館立傳,讓其生前立功省份建立專祠,以褒揚忠烈。 [20-21] 

左寶貴軼事典故

編輯

左寶貴將軍顯聖

在朝鮮平壤,還流傳着一個“雨夜七星門外左將軍顯聖”的故事。傳説平壤戰役三年後的1897年9月15日,同樣是一個雨夜,住在平壤七星門內的一個叫林善華的朝鮮老人正在七星門外行走,突然聽見馬嘶叫的聲音,又混雜着軍靴和劍的音響,老人走上七星門,看見有個軍人跨着白馬,高揮着在暗淡中發着白光的軍刀,向北方走去。他想起了這騎白馬的將軍就是大清將領左寶貴,認為是他的英靈顯聖,並説給眾人聽,此後每當9月15日夜晚下雨的話,平壤七星門就會出現左寶貴騎馬的身姿。 [22]  這一傳説雖然蒙上一層神話色彩,但反映了朝鮮人民對左寶貴的懷念。

左寶貴捐建寺院

左寶貴是愛國將領,同時也是個回族穆斯林,在做官之後多次捐建清真寺,主要修復地方村清真寺,前後計有700兩銀子。東北、江南等地清真寺也得到他熱情捐助,受到父老鄉親讚揚。 [23] 

左寶貴歷史評價

編輯
地方鎮清真寺有碑文稱頌左寶貴,“從來天下事非誠好焉不欲為,非有力焉亦決不能為。當今之世,誠於好義而力足有為者,其惟吾左冠廷軍門乎?”又曰:“惟其為人也,貴不忘本,富而好施”。 [24] 
亡後評價
噩耗傳來,朝野震驚!清廷降旨:“……左寶貴著照提督陣亡例,從優賜卹。任內一切處分,悉予開復,加恩予諡,入祀昭忠祠。所有戰跡及死事情形,付國史館立傳。準於立功省分建立專祠。”並責令李鴻章查明左寶貴子嗣,準其來京候旨施恩。”據鄉里耆老傳説,當時老太后慈禧在金鑾殿召見了左國楫兄弟三人,見他弟兄三人年紀尚少,憐憫之心頓生,竟老淚縱橫,把弟兄三個攬在懷裏,撫慰説:“你的爺老子為我大清出了力,朕不能忘了他的孩子!”遂一一封賜。
清史稿》:中東之戰,陸軍皆遁,寶貴獨死平壤;海軍皆降,世昌獨死東溝。中外傳其壯節,並稱“雙忠”。及日兵入奉,永山獨死鳳城,敵遂長驅進矣。旅、大既失,威海勢孤,步蟾、宗騫皆先後誓死。士氣如此,豈遂不可一戰?此主兵者之責。五人雖敗,猶有榮焉! [24-25]  時人評價他“曉暢兵事,謀勇兼優”。 [23] 

左寶貴後世紀念

編輯

左寶貴衣冠冢

左寶貴衣冠冢
左寶貴衣冠冢(2張)
左寶貴衣冠冢位於臨沂市平邑縣地方鎮西約一公里處。左寶貴陣亡的消息傳到他的家鄉今山東省平邑縣地方鎮,1895年在其祖瑩地為他營建一座衣冠冢,埋葬了他生前穿過的一隻靴子。左寶貴衣冠冢為一方形圓頂墳,規模宏大,墓前建築有石牌坊、石獅、華表、御製碑等。華表南北兩面刻有輓聯,南面是時任兵部左侍郎楊頤的輓聯:“孤軍支柱窮邊,傷哉為國捐軀,萬里未能收戰骨;幾輩逍遙海上,恨不藁街懸首,中原何以謝忠魂。”北面是時任駐藏幫辦大臣、內閣大學士、禮部侍郎銜尚賢的輓聯:“經百戰勇冠諸軍,常開平天下奇男子。守孤城心拼一死,張睢陽古之烈丈夫”。 [5] 
但衣冠冢在文革期間被破壞,其石料成了建造水利工程的材料。現今在其家鄉有雕塑數座,以表達家鄉人民對他的敬仰和紀念。

左寶貴祠堂

奉天人民自動捐資在盛京南門外修建一座祠堂,在同善堂內雕鑄一座2米多高的左寶貴銅像。

左寶貴紀念碑

英國旅行家伊莎貝拉·伯德·畢曉普也曾在平壤看見日軍為他立的紀念碑,上面寫着“奉軍統領左寶貴戰歿之地”。 [26] 
朝鮮文獻《平壤續志》對這塊紀念碑有更詳細的記載:“日本陸軍大佐水野勝毅立清國左統領之表忠之木碑於箕子陵北,碑面大書曰‘勇冠三軍,忠顯千古’。” [27]  目前該碑似已不存。
參考資料
  • 1.    臨沂古代廉政故事選編——左寶貴:為民興利 勇抗倭寇  .臨沂市紀委監委網[引用日期2020-05-05]
  • 2.    左寶貴  .中國臨沂網[引用日期2016-12-05]
  • 3.    平壤激戰時,左寶貴小腿被榴霰彈擊傷,見管理火炮之軍校學生肩部中彈倒地,即親自指揮火炮。這時,左胸部又中槍彈跌倒。跟隨其後的傳令侍從官見之大驚,將左馱於馬上護衞之,到軍營時左已經死亡。《日清戰爭實記選譯》,《中日戰爭》叢刊續編,第8冊,第58頁。關於左寶貴之死,另據易順鼎《盾墨拾餘》中記載:平壤之戰時,“左寶貴守城內,見賊勢已逼,登山開放巨炮,傷賊頗多,而賊殊死鬥,槍彈如雨。我軍不支,寶貴下台, 取黃馬褂頂領服之,仍登山自行開炮。營官楊某挽寶貴下,寶貴擊以掌。無何,我炮為賊炮擊碎,鐵穿寶貴脅下。寶貴裹創督戰,忽一彈飛至,中其咽喉,撲台上,登時陣亡。楊某挾其屍欲自北門出,而賊兵已入城,塞滿街巷,楊某亦死亂軍中矣。”(《中日戰爭》叢刊,第1冊,第110頁。)姚錫光記載説:牡丹台失陷後,“寶貴知勢已瓦解,志必死,乃服黃馬褂頂 帶登城指揮,遂連中炮,受傷墜地,猶能言,下城始殞。”(《東方兵事紀略》,《中日戰爭》叢刊,第1冊,第22頁。)《直隸總督李鴻章奏平壤諸軍退至安州情形並自請嚴議折》稱:左寶貴為“胸前中槍陣亡”,(《清光緒朝中日交涉史料》(1649), 《中日戰爭》叢刊,第3冊,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16頁)。《費縣誌》載:“寶貴親登北山炮台燃炮擊賊,忽飛子中其項。營員勸其暫下,寶貴叱之,又連受槍傷,洞脅穿喉而殞。”(《中日戰爭》叢刊續編,第12冊,第416頁)。《瀋陽縣誌》載:“是日,寶貴督戰,手發榴彈巨炮三十六彈。至末彈炮鳴,寶貴忽僕。將士趨視之,已中脰矣。”(《中日戰爭》 叢刊續編,第12冊,第417頁)。
  • 4.    左寶貴  .平邑縣政府[引用日期2016-12-05]
  • 5.    左寶貴祖籍為什麼説是臨沂平邑 左寶貴祖父時就遷到了這  .今日臨沂[引用日期2017-04-12]
  • 6.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後以遊擊從僧格林沁討捻,積勳至副將。
  • 7.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光緒初,尚書崇實巡視奉天、吉林,奏自隨。既至,斬高希珍於土門,誅宋三好於石砬子。邊外東北廟溝金宮四構黨圖大舉,復捕治之,餘燼悉平,賜號鏗色巴圖魯,晉記名提督。授高州鎮總兵,仍留奉天。
  • 8.    [名人]臨沂文化名人:左寶貴  .山東理工大學 .2013-05-22[引用日期2013-12-23]
  • 9.    回族愛國將領左寶貴   .民族博物館[引用日期2013-12-23]
  • 10.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平朝陽教匪,賞黃馬褂、雙眼花翎,駐瀋陽。
  • 11.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二十年,朝鮮亂起,日本進兵。朝議既決戰,衞汝貴、馬玉昆、豐紳阿各率所部往御之,寶貴自奉天來會,是為四大軍。
  • 12.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是時葉志超虛飾戰勝狀,電李鴻章入告,遂拜總統諸軍命。
  • 13.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時寶貴扼玄武門,日軍大隊至。志超將潰圍北歸,寶貴不從,以兵守志超勿令逸。
  • 14.    欒述善:《楚囚逸史》,《中日戰爭》叢刊續編,第6冊,北京:中華書局,1993年,第180頁
  • 15.    《瀋陽縣誌·左寶貴傳》,《中日戰爭》叢刊續編,第12冊,北京:中華書局,1996年,第417頁
  • 16.    見關捷等主編:《中日甲午戰爭全史》第2捲上,第394頁。
  • 17.    《清朝野史大觀·清人逸事》卷8,轉引自孫克復、關捷主編:《甲午中日戰爭人物傳》,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4頁:遵回禮,先期沐浴,誓臨陣死節。會戰期迫,寶貴翎頂輝煌,為士卒先。或勸去其翎頂,免為敵矢之的。寶貴曰:‘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競為之死也,敵之注目,吾何懼乎!
  • 18.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寶貴狃於捕馬賊之功,頗輕敵。日軍轝炮散置山巔,諜者以告,若弗聞。登城指麾,中炮踣,猶能言,及城下,始殞。
  • 19.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其部將負屍開城走,遇日軍,又棄之,於是諸軍皆潰。
  • 20.    《清史稿》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事聞,贈太子少保,諡忠壯,予騎都尉兼一雲騎尉世職,子國楫襲。
  • 21.    王蘄新:《為左忠壯公書衣冠墓門坊》,轉引自戚其章:《甲午戰爭史》,第123頁
  • 22.    八田己之助.《樂浪と傳説の平壤》:平壤研究會,1934年:第294—297頁
  • 23.    未能收戰骨 何以謝忠魂  . 大眾網.2004-06-16[引用日期2013-12-23]
  • 24.    重新發現清末民族英雄左寶貴  .大眾日報.2011-09-13[引用日期2014-02-08]
  • 25.    卷四百六十 列傳二百四十七  .國學網[引用日期2014-02-09]
  • 26.    Isabella Bird Bishop.Korea and Her Neighbors:Fleming H. Revell Company,1898:p.316
  • 27.    李承載:《平壤續志》下卷,甲午新續。
  • 28.    左寶貴  .德州市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22-03-05]
  • 29.    左寶貴  .臨沂市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22-03-05]
  • 30.    左寶貴  .遼寧省地方誌[引用日期2022-03-05]
展開全部 收起